久久小说网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三十四)诱导 - 一步步迈入算命师的陷阱(祐祐)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7 出处:网络 作者:tor20206编辑:@春色满园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 作者:tor20206 2016/3/20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
作者:tor20206
2016/3/20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首发于四合院,本人不拟转贴至其它地方,若有其它地方看到本篇,一律是
未经批准。
***********************************

       (三十四)诱导 - 一步步迈入算命师的陷阱(祐祐)

  隔天,祐祐一同小鱼步出家门走向公司,由于前晚的事情小鱼有些赌气的快
步且不发一语的走着,而祐祐则是因为不断的高潮导致现在双腿有点软的缓慢追
在后面。

  虽然是快步走着,但是小鱼还是控制在祐祐能够勉强追上的速度,就以这样
的状态一路到了公司,一到公司之后小鱼就一如往常的交代祐祐去準备等等会用
到的资料。

  交代完之后小声的对祐祐说:「没事了啦,我只是还有点闷而已,今天要好
好的认真工作喔」说完就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在知道小鱼气消了之后祐祐也稍微鬆了口气,于是就去处理刚刚交办的事情
,也悄悄在心里认为获得小鱼的原谅就消除了算命师所说的业障,因此也不打算
今晚在去地下街一趟了。

  但总是事与愿违的,今天一整天公司里的男同事们时常有意无意的贴近祐祐
偷吃豆腐,有些更是像在性骚扰般的在身上抚摸,一开始祐祐也认为只是难以避
免的肌肤接触,加上自己本来算是大而化之的个性,在过去就偶而会与同事们有
所碰触。

  直到下午与其他助理讨论资料时,被一名男同事直接在腰部上抚摸又滑向臀
部贴揉着,祐祐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一脸若无其事的带着微笑回望,
祐祐只好尴尬的傻笑说服自己只是多想了,继续跟助理们讨论手上多如繁星的A
4纸资料。

  到了接近下班时间,助理的工作基本上也都完成的差不多了,于是祐祐走进
小鱼的办公桌前,一边看着小鱼作业一边小声的对她说今天下午感觉诡异违心的
一些事情。

  小鱼瞪大眼惊讶的看向祐祐「真的假的!?之前不是都好好的没事吗…难不
成跟算命师说的有关,妳最近总是会遇到这类的事情,我看今晚就快点去问问看
算命该怎么办好不好」?

  祐祐早上才打消要去的念头下午就遇到这种事,心里也总是不舒服的,加上
小鱼现在的劝说也就决定下班就过去一趟「呃…也只能够这样了,心里有个疙瘩
也总是不舒服的…」。

  两人下了班之后就往地下街走去,在路上随便找了个餐馆随意吃一吃继续往
算命师的所在前进,走到地下街远远看向算命师的摊位依旧是感觉不起眼、黯淡
无光,且乏人问津的样子。

  走近摊位后算命师一见到祐祐跟小鱼两位便开始热烈欢迎的模样:「哦哦,
两位美女来啦,来来来~这边坐下来吧」说着还拉出两张椅子示意要她们两个直
接坐着。

  祐祐跟小鱼都坐下来后,算命师率先开口问:「怎么样,回去之后有没有讲
开了?两位一起来的话也应该是多少得到些许的原谅了吧」?

  坐在算命师正面前的祐祐转头看向身旁的小鱼「嗯…算是有讲开了啦,不过
我也不确定小鱼有没有原谅我…」。

  算命师随着祐祐也把视线转向小鱼,看见两个人一起望向自己的小鱼这才开
口说:「…如同你所说的啊,我多少有稍微原谅祐祐一点点,只是现在还没办法
完全原谅她啦」。

  听到小鱼的回答后算命师笑了笑「我知道,这种事本来就很难去原谅嘛,那
么我就直接问啰,妳们回去之后到现在这期间有没有发生些什么异常的事吗?在
家、在公司或是在往返途中」。

  算命师一提问之后祐祐跟小鱼同时间望向对方,面面相觑一阵子之后祐祐才
把下午的事情说给他听「就…今天下午,我一直被男同事吃豆腐,有一个更是夸
张的对我性骚扰…」。

  算命师听到后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反而很淡然的说出「果然是这样吗」,
语毕就在桌子底下拿出一个有八卦图样的器材出来放在桌上,还说明了这是可以
测量业障的仪器。

  祐祐跟小鱼异口同声的说:「果然!?难道说你已经预测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情了吗」?

  算命师井然有序的说:「差不多情况,只不过结果多少还是有些出入,好了
…请祐祐现在双手服贴在这仪器边缘上吧」,说完之后就在正中间悬挂一根细细
的铁条。

  祐祐按照算命师所说的把双手贴上边缘,突然之间铁条开始抖动,且辐动越
抖越大,甚至转动起来,一见到这种现象祐祐吓的惊呼:「怎…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转动成这样」?

  听到祐祐的提问之后,算命师缓缓的解释道:「这…妳所背负的业障真的是
太过深重了,十几年以来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摆动得如此夸张的啊!祐祐妳这个
需要赶紧处理才行啊」。

  祐祐一边看着算命师在桌下的皮箱翻找东西一边讶异的说:「真的有这么严
重吗?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呀…」。

  算命师拿出几个会反光的人型金属示意要祐祐双手各拿一只,其他的就摆在
面前,之后又拿出一面八卦镜嘴巴小声的念念有词,念完就往祐祐照过去,只见
手上的两只人型金属发出黄光,而摆在面前的则是白色光芒。

  照射一阵子之后从黄光渐渐转暗变成红光,桌上的则是开始莫名抖动,祐祐
跟小鱼见状已经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剎那间就连算命师手上的八卦镜也应声破
裂,届时人型金属才安分下来且消去光芒。

  吓到的祐祐跟小鱼两人用颤抖的声音询问算命师:「怎怎…怎么了?到底发
生了什么事情」?

  算命师放下破裂的八卦镜,伸手回收祐祐手上跟桌上的人型金属「嗯…看样
子祐祐妳的业障太过深重了,就连能替妳吸收罪孽业障的法宝都不堪负荷毁损掉
了…」就连算命师本人都表现的难以置信。

  算命师一边收拾一边说:「妳这样处理有些麻烦,可能需要更专业的方式才
能够消除业障了,不知道两位之后还有没有其他事要忙,方不方便现在跟我到教
会里面进行呢」?

  听到算命师的提议后祐祐跟小鱼再次对望,之后祐祐才给予回覆:「…那好
吧,如果真的能让我解除不必要的麻烦,那也只能够这样了…我们就跟着你去教
会好了」。

  听到祐祐的应许之后,算命师先在桌下扬起嘴角窃笑,收拾的速度就更加快
了,收拾完之后拎起皮箱就带着小鱼跟祐祐离开地下街,走进了暗巷正前方就是
教会的出入口,但是在这个时候小鱼的样子变得有些奇怪,身体不断的颤抖、手
心也开始冒汗。

  发现小鱼停下脚步且表现怪异的祐祐也止步回头握住小鱼冒汗的手「妳怎么
了?咦,妳的手怎么会这样一直冒手汗阿?突然感觉不舒服吗…还是我们今天先
回去好了」。

  小鱼驳回道:「不行!我们都来了,而且要快点解决掉妳的事情,刚刚那样
看起来好像很严重,不早点弄好的话谁知道之后妳会被怎么样了…而且我应该很
快就没事了」。

  祐祐也答腔:「也是啦…刚刚发生了好玄的事情,我都被吓到了…既然妳说
没事的话那就跟着进去啰」。

  发现两位停下脚步的算命师也停步的回头说:「两位怎么啦?前面那间就是
了,跟我来吧」说着边指着前方的门口。

  祐祐跟小鱼跟上脚步之后三个人一起走进教会里面了,跟上一次小鱼来过相
比,不知道是时间还早还是非周末,大厅里只有一个女信徒在边上打坐,且身上
还有穿上轻薄的浴衣。

  一看见算命师进来,旁边就有个穿袍衣的男性走过来喊道:「欢迎回来,教
主」,听到男子的问候之后正在打坐的女信徒也马上出声问候:「欢迎回来,教
主大人」,看见身后的小鱼跟祐祐也微笑的点头。

  算命师回应两人的问候后对男子表示要替祐祐做些净身仪式,请他去準备需
要用到的道具,随后又拎着两人往更里面走去,到了一个房间入口停下来呼喊了
某个人名,只见一男性从房间内走出来,算命师随即开口说:「跟两位介绍,他
是我的副手,现在我要先带祐祐到隔壁房间做仪式,那么小鱼就先跟着副手到这
房间里面等候吧,里面可以看到我在隔壁做的事情」。

  小鱼听了算命师的吩咐「好…那祐祐我就先到里面等妳啰,我这能看得见妳
应该没事的,等等见」。

  祐祐有些不安但又故装镇定的回应:「嗯!那我也跟算命师进去隔壁房间了
喔…待会见」。

  分开之后祐祐也跟着算命师走进房间,里面已经有刚刚在门口的男教徒所準
备的道具,教徒一见算命师进来之后就準备往外走出去「那么教主,我现到外面
待命了」。

  等到男教徒走出去之后,算命师才带着祐祐到一张籐椅上坐着「那么我们就
开始吧」说完就拿起一旁的柳叶嘴上念念有词的在祐祐头上挥舞,一阵子过后把
柳叶放进地上装有水的盆子。

  过后又拿起一罐里头放满白色粉末的塑料罐,捏起少许的粉末往祐祐身上挥
洒,结束之后再度拿起水盆里沾湿的柳叶念念有词的挥舞,在祐祐头上空挥几下
之后便开始往肩颈、背部拍打。

  拍打几下之后柳叶颜色突然由绿转黄,并且开始呈现萎烂的状态,祐祐余光
从自己肩上看到其变化,着时的被吓了一大跳「怎…怎么会…突然就枯萎成这副
模样…」。

  见状的算命师停下动作,先是长叹了一口气才说:「唉…妳身上背负的孽缘
业障究竟是有多么身重啊…就连想要替妳净身都遇到意想之外的状况发生…」停
顿一下后才继续说:「没办法了,只好準备用最高段的净身仪式了,这会要妳在
这更衣并且泡浴,希望妳能够配合,我们会请另一位女信徒帮忙的,这点妳不用
担心」。

  说完之后也没等祐祐反应过来,算命师就吩咐在外面的男教徒去準备,并且
叫唤在大厅打坐的女信徒,在进房间之前从男教徒的手中接过待会要给祐祐穿的
浴衣。

  进房间之后听了算命师大约解说现状以及等等要对祐祐做的仪式,先放下浴
衣后走进祐祐「祐祐小姐妳好,我是待会要协助妳做仪式且更衣的人,妳叫我小
雪就好,教主大人本事很厉害,一定能够帮妳解决困难的」。

  随后男教徒从外面推进来桧木桶,里面装了七分满的温水,推到祐祐附近后
将桧木桶固定起来「準备好了,那么教主我就先出去了」,说完点头示意后就转
身快步离开。

  三人目送男教徒离开之后算命师开口:「好了,那我这就準备开始吧」,说
完又开始念念有词的说着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

  女信徒小雪听到算命师开始念咒之后对祐祐讲解「在教主念咒这期间我必须
帮妳把衣服全部脱掉,然后在你身上沾满白色粉末,最后再请妳泡进桧木浴缸里
面,现在请妳站起来把手撑开呈现T字型吧」。

  祐祐应声之后照着小雪说的把手撑开「可…可是…一定要我在大师面前脱光
吗…我…我会很害羞耶」。

  小雪先是在祐祐身上到处拍了拍「这是当然的啊,教主是不可或缺的仪式执
行者,全程得要在旁念咒语呢,好了我要开始帮妳脱衣服啰,想当初我在接受教
主的帮助时也是很害羞呢」。

  小雪开始解开祐祐上衣的钮扣,都解开之后祐祐因为害羞而发出闷哼声,紧
接着就把上衣褪去,小雪将上衣折整齐放在一旁后继续解开胸罩的扣环,要求祐
祐先把双手缩回并合十方便取下后继续打成T字型。

  现在的祐祐上半身是裸露的,因为害羞闭着眼咬紧下唇任凭小雪继续脱下自
己的短裙,最后才把内裤缓慢的褪下来,整个过程算命师直盯盯的看着,嘴上的
咒语却从来没有断过。

  小雪先徒手在祐祐滑嫩的全身肌肤上游走,因为搔痒又因为碰触到敏感点使
得祐祐不停的闷吟,抚摸一阵子后小雪才抓起白色粉末放进手心上,从祐祐的肩
膀上开始挥洒,接着在掌心上抹开才往祐祐身上涂抹,涂到胸部时更是忍受不了
的呻吟着。

  小雪在祐祐的全身都已涂满白色粉末,就唯独只有阴部没有涂抹,虽然算命
师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不过小雪还是报备準备就绪「已经好了,请教主大人接
着下去吧」,「祐祐现在请妳先把双脚微开喔」。

  祐祐不明事理的只是照做,算命师停止念咒抓起白色粉末就往嘴里塞,先把
沾有口水的粉末吐了出来,又往嘴里塞进一把,突然之间往祐祐的跨间蹲了过去
把口中的白色粉末全部吹吐在祐祐的阴部。

  祐祐来不及反应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就吐出来的气冲向阴户让她淫叫了一声
「啊嗯~你你你…你干嘛」?

  看着算命师满嘴粉末难以开口的,小雪就代以回答:「这粉末必须要涂满在
妳全身,然而女性的阴部是至阴的地方,所以相对的需要用比较特殊的方式让粉
末贴附上去」。

  祐祐听信了小雪的解说「是…是这样啊?那也只能这样了…」。说完算命师
看着她们点了点头,又从旁边拿起一张符纸利用烛火点燃,在空中挥舞几下之后
就往自己点嘴里塞,使其在嘴中烧成灰烬。

  这举动让祐祐看的一愣一愣傻呆了,算命师紧接着将嘴里的灰烬往浴缸里面
喷吐,结束之后再度拿一张符纸做相同的事情,完成后便示意小雪已经準备就绪
可以入浴了。

  小雪拉来一座台阶放靠在高度在自己胸部的桧木桶旁「好的,请祐祐从这里
爬进去吧」。

  祐祐裸着全身扶着小雪的细肩往台阶爬了上去,一只脚跨进浴缸时突然发出
咻咻声响,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听从指示的继续,在另一只脚跨越进去的时候声
响又更大声了。

  在即腰的水位、已经有些微凉的温水,突然之间冒出水蒸汽,见到此状的祐
祐已经吓得惊慌失措「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此时算命师搭着祐祐的细肩,用乾哑的声音说:「没办法了,现在只能
够这么做了,祐祐妳要忍着」说完立刻用着沾有白色粉末以及黑色灰烬的嘴巴含
住祐祐的乳头。

  祐祐惊讶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咦~~?」,小雪马上就解释道:「祐祐请不
用紧张,教主这是在镇压这诡异的现象,等等就都会好转的」。

  经过一连串的突发状况,祐祐也渐渐相信算命师的所为都有他道理在,并且
接受这说法回应了一声「嗯」,也因为害羞而无意识的把头撇开眼睛闭上,算命
含住一阵子之后便把嘴巴换到另一边的乳头继续含着,只是现在嘴里的粉末已经
开始被口水沾湿,所以算命师这次就开始吸允舔弄,祐祐已经完全没了抗拒或疑
问,只是乳头被舔弄得不停在闷吟。

  乳头开始一被舔弄水气便神奇般的消散,结束之后算命师转头拿起水壶往嘴
里倒,把在嘴中残留的粉末清洗乾净,这期间小雪示意要祐祐坐上浴缸里头的椅
子,让水能够浸满到脖子。

  祐祐坐好之后小雪开始在细肩揉捏,再滑向脖子用大拇指压耳后,就像是在
按摩般的揉捏肩颈部位,算命师漱口完毕之后回头说:「那么接下来就换我来帮
妳搓揉啰」。

  算命师一开始也只是单纯在祐祐的肩颈上揉捏,后来渐渐的往水底下游移,
抚摸手臂、背部到后来也移到副乳部位搓揉,眼看祐祐完全没有任何抗拒后,便
往前一伸双手握住双乳,祐祐因敏感而颤抖了一下并发出了闷声「嗯…」。

  算命师嘴角再度得意的微扬,确定祐祐已经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替
她解困而不再有所抗拒,便开始玩弄祐祐敏感的胸部,甚至还捏起乳头捏弄,受
不了酥麻感祐祐也呻吟起来「嗯…嗯哼~啊嗯…嗯~哈嗯~」。

  玩弄一阵子之后,算命师说净身仪式算是告一段落了,可以起身出浴让小雪
擦拭湿答的身体,祐祐起身跨出浴缸之后算命师表示大腿还有点粉末残留,需要
再稍微搓洗一下。

  祐祐不疑有他的把一脚浸泡在浴缸另一脚跨在外面台阶上,双腿微开任凭搓
弄,算命师先用水打湿自己的双手,在捧起浴缸内的水泼上大腿搓弄,在大腿内
侧更用心的抚摸,还刻意的触摸阴户使祐祐忍不住的呻吟「啊嗯…哈啊~呜…嗯
哼…嗯嗯~」。

  算命师搓弄一阵子之后才表示净身仪式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并让小雪替祐祐
擦拭乾净且穿上一开始準备好的浴衣,算命师拉来一座跪垫还拿出一台播放器播
放着经文「好了,祐祐要请妳聆听这播放的经文,并且还要无杂念的吟诵其中八
个音的经文,我会先念给妳听到妳能完全覆诵为止」。

  一听到经文之后,小雪很自动的往一旁的坐垫上打坐开始进行冥想,盘起的
双腿之间隐约的能看见阴部,才知道她跟祐祐一样里面都是没穿内衣裤的,祐祐
跪上跪垫之后被要求双手合十,算命师在身后重複咏颂八个音「咩嘶呃唏喀嘞叩
唲」并在祐祐被上不停的轻拍。

  祐祐一开始完全听不懂,只能不断的重複听,直到渐渐能够模糊的覆诵,算
命师才一点一点的矫正正确的发音,到最后能够自己一个人吟诵的时候,算命师
才停止咏诵,开始不只是在背部拍打,手臂、腰际、臀部、大腿、大腿内侧由上
而下的拍打全身。

  过后一阵子,算命师停下动作对祐祐说:「好了,接下来我要进行下一个阶
段了,妳双手合十放在腹部继续咏诵,且要完全消除杂念心中只能有这八个音,
之后我要对妳做一些往后妳会理应遭遇被其他人做的事,但是我能以一抵百的方
式消除妳的业障跟厄运,所以不管我对妳做了什么都不能有些许的杂念,不然就
会失去其效果」。

  祐祐已经完全听信了算命师的言行,也明白所谓会被其他人做的事只的是什
么,但能够让算命师以一抵百的消除也就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妥「…好的…我明白
了,那就麻烦你了」。

  祐祐将手放到腹部之后开始咏诵八音经文,算命师一开始只是很单纯的在祐
祐全身上滑动游移,后来变成隔着浴衣抚摸胸部、臀部等敏感地带,眼看还能忍
受继续咏诵的祐祐,算命师就从身后拉开衣襟让双乳裸露出来。

  被拉开衣襟的祐祐身体一颤还是一音不漏的咏诵,算命师淫笑的更加明显开
始玩弄双胸,双手握住胸部利用指缝夹住乳头用力的搓揉,只见祐祐稍微有些走
音,搓揉一阵子之后便移动到正面,算命师头一伸用嘴吸允乳头,用手捏着另一
边空着的乳头,由于酥麻感让祐祐有了气音「咩嘶…呃~唏…喀嘞~叩唲…」。

  算命师用空下来的手滑向大腿内侧,先是抚摸一遍之后才滑移到阴户,这时
祐祐身体大大的抖动一下并发出呻吟声,算命师停下动作说着:「不行喔,妳要
忍住」。

  祐祐已经有些忍受不住,气音也越来越明显,算命师手伸进阴户却紧盯着祐
祐脸上的表情,只见她脸上紧闭的双眼,为了忍受酥麻快感眉头深锁着,看见这
如此诱人的表情后便开始骚弄。

  「咩嘶…哈啊…呃唏~嗯哼~喀…喀嘞…吼哼…叩~唲~嗯~~」祐祐已经
完全忍受不了的开始娇喘呻吟,算命师在阴部的手也渐渐沾湿了祐祐小穴流出来
的淫水。

  「祐祐要忍住啊,不然现在做的事情都会失去效果」算命师嘴上虽然是这么
说,但是手指却是直直插入滑润的小穴里面抠动,另一手玩弄胸部还看着祐祐忍
着舒爽而狰狞起来的脸。

  「哈啊…嗯哼~嗯呜~嗯…不…不要这样…哈嗯~这..这样的话…哈啊~哪
有…办法嗯~咏诵啊嗯…」祐祐诉说着被这样抠弄根本没办法咏诵。

  「妳可以不用完全咏诵出来要默念也没关係,但是一定要屏除心中的杂念,
当妳说没办法的时候想必心中已经充满杂念了吧?」算命师一边解说着一边还是
不忘的在小穴里面抠弄。

  祐祐一听只好咬紧牙根,在心中只想着要念出八音经文「咩…嘶…呃~唏…
喀~嘞~叩…唲~」期间总是有断断续续的娇喘气音。

  算命师双手一收,解开绑在腰间浴衣的结,拉开让祐祐呈现像是只披上肩正
前方全是裸露的,双手扶在祐祐的小蛮腰上蹲了下去,开始用舌头舔弄阴户,用
一只手撑开小穴之后就吸允起来,祐祐不停流出的淫水也被算命师吸进嘴里喝了
下去。

  被舌头舔弄让祐祐更加难以招架,但还是拼命似的想要压住呻吟声,却没想
到自己现在的淫叫声更显得诱人「哈啊~咩嘶…呃~唏…嗯哼…喀嘞~叩唲~咩
嘶…呃…唏~喀……嘞~叩~唲~~」。

  算命师忍着想要扑倒祐祐的冲动,停下了嘴巴的动作抬起头来「现在要来做
最后的啰」说完又把手指插进小穴里面,从小力的抠动到越来越大力,外加来来
回回的抽送。

  祐祐一开始也想忍着过去,但是最终还是忍受不了而开始娇喘淫叫「啊嗯~
咩…嘶…呃~~唏…吼喔~哈啊…嗯哼…嗯~~哈嗯~嗯呜…啊嗯~~」。

  眼看祐祐就快要高潮的样子,算命师停止抽送的手指看着祐祐会做出怎么样
的诱人表情,喘息几声之后祐祐用淫蕩的表情开口说:「为…为什么突然…停下
来了」?

  算命师装出一脸正经的说:「嗯…这要让妳稍微喘息一下,如果妳想要继续
的话那我就继续啰」一说完用另一只手搂着祐祐的小蛮腰便开始继续抠弄在小穴
里面的手指。

  「哈啊…吼喔~哈啊…嗯哼…吼嗯~~哈嗯~嗯呜…啊嗯~~啊!啊~要…
要去了啊~~哈啊~~~」祐祐被算命师弄到高潮之后,身体不断的颤抖,流出
来的淫水也早已沾湿了跪垫。

  算命师抽出在祐祐充满淫水小穴的手指,祐祐就因为高潮的虚脱无力瘫趴在
地上喘息着,算命师甩了甩手,还把沾有淫水的手指送进嘴里吸允乾净「先休息
一下吧,等等还要做最后的阶段,这需要小鱼的帮助」。

  有听到的祐祐却无力回应,还在地上喘息着,而在一旁打坐的小雪像是坐立
难耐的蠕动身体,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她的小穴也已经湿漉漉了,看得一目了然
的算命师对着她说「辛苦妳了,妳可以先出去大厅了」。

  听到此话的小雪激动的站起来说:「那!那教主大人今天是否能够与我一同
修行呢?即便是晚一点也没关係」。

  算命师当然的断然拒绝「当然不行啊!我可是要替祐祐还有小鱼处理业障厄
运的呀,妳可以去找副教,顺道请小鱼进来吧」。

  「我知道了…」小雪被算命师拒绝之后,只好乖乖照着吩咐做,走出去之后
过没多久,小鱼就全裸着身体走了进来。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