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设计老婆被姦淫(1)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7 出处:网络 作者:nightwolf5211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 : nightwolf5211 "老婆, 星期六晚上有空吗? 我有一个当兵同梯的朋友, 找我们一起吃饭和唱歌"
作者 : nightwolf5211

"老婆, 星期六晚上有空吗? 我有一个当兵同梯的朋友, 找我们一起吃饭和唱歌"

"同梯? 他跟你很好吗? 怎么都没听你提过" 婆有点惊讶

"他富二代, 退伍后就一直待在美国, 最近被他老爸招回台湾, 我们一直有联络, 只是他人不在台湾, 所以之前都没跟妳提过"

"好啊, 我们也很久没去唱KTV了, 晚餐要吃什么?" 婆问到

"晚餐在妳很想吃的华X饭店帝X牛排馆"

"哇赛, 吃这么好, 真的是富二代耶" 婆眉开见笑的说

"是啊, 我们当兵时是换帖的, 他说要请客, 我就指名这家啦, 算是借花献佛了"

婆怎么也想不到, 她正一步一步走入我所设下的圈套, 所谓的同梯好友, 也只是我在UX聊天室认识的网友, 这是发生在2008年底的事, 而我无法预料到的是, 这件事对我及老婆的人生, 产无比巨大的影响

我老婆叫小贞, 当年30岁, 身高165cm, 体重50kg, 32C/25/33的3围, 从小到大, 她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的男人, 我叫阿成, 是一个平凡的宅男, 能娶到婆, 自己都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话说, 我和她是高中同学, 我也算是众多围绕在她身边的苍蝇之一, 我自知她不可能看上我, 所以总是和她保持朋友的关係, 一直到出社会工作, 都和她维持联络, 直到有一天, 阴错阳差的我打

电话给她, 刚好她抓到男友劈腿, 哭得很伤心, 她男友我也认识, 是她的初恋, 她们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 我知道她对他感情很深, 不晓得是为了报复, 还是填补空虚, 婆很快的就和我交往, 隔年, 2007年我们就结婚了

从年轻的时候, 我就有看色文的习惯, 最早是去巨豆(元元?), 风月, 一直到现在的四合院, 一直以来对一些人妻, 出卖女友, 或淫妻的文特别爱看, 因此一直有个念头在心中萌芽长大, 那就是想要看老婆被别的男人搞, 希望老婆能变成任人骑的蕩妇, 或是妓女, 我曾经在做爱的过程中, 试探的问她, 是否接受3p, 但得到的答案总是否定的, 但是心魔日渐增长, 最后, 我决用设计的方式, 让别人来享用爱妻


星期六下午, 婆为了晚上的活动忙进忙出, 还特地去做了头髮

"妳好了没啊, 快来不及了" 我不耐烦的催促她

"好了啦, 你看我穿这样如何?"

我抬起头, 看到婆, 眼睛一亮, 婆穿了一件洋装, 上身是有点类似绑线马甲的设计的细肩带, 材质是多层的蕾丝, 有一种若隐若现的美, 下半身是刚好包覆臀部的短裙, 带点俏皮, 加上一双及膝的高跟长筒靴, 跟婆平常的穿着, 呈现完全不同的风格(婆的工作是国中老师, 所以平常穿着多是偏端装/淑女的风格)

"我老婆怎么这么正"

"你才知道" 婆白了我一眼, 没好气的说

到了餐厅, 我找的单男, 阿哲, 已经等在那里

"嗨! 阿哲, 这是我老婆, 小贞; 老婆, 这是阿哲, 以前当兵都我在罩他的"

我看到他看婆看得两眼发直, 赶紧介绍他们俩个互相认识, 阿哲似乎也感到他的失态, 连忙伸出手

"欢迎欢迎, 对对, 以前在部队里都成哥罩我, 但放假出来, 都我罩他, 帮他挡啷" 阿哲说

这个阿哲, 虽然是我在聊天室认识的网友, 但他身家也不小, 老爸是执业医师, 赚了钱, 就买房子, 三四十年下来, 在台北买了不少房产, 其中不乏精华区的店面, 据他所说, 每月租金是几百万在收的, 他索性搞了个物业管理公司, 专门处理这些房产招租的事宜, 本来我是半信半疑, 但为了讨论这次的计划, 事前见了几次面, 他的排场, 让我不得不相信他真的是很有本钱, 除了财力, 他另一个"本钱", 也是相当雄厚, 我在找人的时候, 同时大概有8-9个网友应徵, 阿哲的阳物是最大的, 目测大概有19cm-20cm, 寛度大概三根手指, 约5cm-6cm.

吃饭的过程, 基本上是阿哲的个人秀, 他幽默风趣的跟婆聊他出国的阅历, 他跟那票有钱的公子哥死党胡混的事, 各种演艺圈的八卦, 大多是杂誌挖不出来的, 随着几杯高档红酒下肚, 老婆也由一开始的矜持, 逐渐投入和阿哲聊天, 看着老婆不时的被他逗得花枝灿烂, 眼神里闪烁异样的光芒, 我想, 今天计划大概没问题了, 我幻想了多年的画面, 今晚将真实上演

"大嫂真是个尤物, 只是尚未被开发, 今晚我一定要干到她" 阿哲趁着老婆去上厕所的时候跟我说

"今晚拜託你了" 我说

酒足饭饱之后, 3人趋车前往信义区的某一栋豪宅, 阿哲跟警卫打了个招呼, 车就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不是要去唱歌, 怎么来到这里?" 婆问

"嫂子, 这里是某金控集团的私人招待所, 今天特别借来招待成哥的"
   
"哇!! 看不出来, 阿哲这么有本事" 婆惊叫

我心里想 "x! 最好是借来招待我, 是借来招待你嫂子的吧......"

原本我的计划是饭后去唱KTV, 唱歌时把婆灌醉, 我自己也装醉, 然后再让阿哲强行姦婆, 但阿哲认为在KTV容易被服务生打扰, 再者, 他也怕上完婆之后, 婆会有比较激烈的反应, 所以他借了这个招待所, 一来没有人打扰, 二来, 如果事后婆反应激烈, 在招待所里, 比较不会张, 也可以跟婆解释事情的始末, 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思虑週详

进到招待所, 映入眼帘的是一台超大的电视, 音响, keyboard, 鼓, 大钢琴, 摆满各种酒的酒柜和吧台, 还有3间房间供宾客休息, 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卫浴设备, 按摩浴缸

"哇, 这电视也太大了吧" 婆像个进入糖果屋的小女孩雀跃不已

"成哥, 管家和厨师我都己经支开了, 所以厨房里的食物, 就要麻烦你端一下, 我来开酒" 阿哲偷偷的跟我说

等我从厨房出来, 看到桌上已经放了二瓶人头马XO, 阿哲向我使了使眼色, 让我知道哪一瓶是真酒,哪一瓶是茶, 我故意装作心情大好, 和他连乾好几杯(当然, 都是假的), 另一方面, 在他不断的起哄下, 婆也喝了不少, 几首歌后, 我看老婆的酒力开始发酵, 躺在沙发上, 我过去摇了她几下, 没什么反应了, 由于不晓得婆是否真的醉死, 为了保险起见, 我也装作不胜酒力, 醉倒在沙发上,

阿哲则是开始轻轻的亲婆的耳后和颈部, 这都是婆敏感的部位, 另外, 双手也没闲着, 轻轻的按摩婆的大腿, 只见他一路往下亲, 很快的接近了胸部, 他双手勾住了肩带轻轻一拉, 两粒雪白的肉球, 瞬间弹出, 阿哲将奶头含入嘴里, 时而轻咬, 时而轻舔, 而双手也向裙内的三角地带进攻, 没多久, 婆的内裤就被他拿在手里, 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则是插在老婆的小穴之中, 进进出出, 看到这幕我的老二瞬间硬了,  接着, 阿哲跪在沙发前, 双手把她的双腿撑开呈M字型, 那原本专属于我的小穴, 完全展露在阿哲的眼前, 他伸出舌头, 开始品嚐婆的美穴, 婆虽然醉了, 但在他的挑逗之下, 身体渐渐有了反应, 开始不安的扭动, 舔了一会, 阿哲眼看时机成熟, 脱下他的裤子, 露出他的巨根, 虽然在寻找人选的时候己经看过, 但此时此刻看起来, 却是更加巨大, 龟头如同一个婴儿的拳头般大小, 乌黑发亮, 我突然担心起来, 婆的嫩穴是否能承受得住如此阳物的摧残.

阿哲迅速的把他的老二抵在婆的洞口磨擦, 我心里一惊, 他竟然没戴套? 整个计划, 我们2个唯一意见不同之处是, 我坚持要戴套, 而他则是认为, 如果是强行姦婆, 就不应该戴套, 因为戴套会让婆感觉像是预谋.  但我坚要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婆是个很保守的女性, 所以她并不接受婚前性行为这件事,她的初恋男友就是因为这点, 才会偷吃, 结果被婆抓到, 而婚后, 由于经济压力(我和她都要拿钱回家孝亲, 再加上房贷), 我们暂时并不打算生小孩, 因此, 她虽然身体给了我, 却要求我要戴套, 以防闹出人命.

看到阿哲似乎并不打算戴套, 我连忙打了一个终止计划的暗号,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你自己想想, 如果现在我把你老婆弄醒, 告诉她一切都是你的计划, 会有什么后果?" 他突然目露光, 在我耳边低声说到

   "他说的没错, 如果老婆知道这一切, 一定会离开我" 我心想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一是, 让我干你老婆一次, 从此之后, 各走各的, 二是我把她叫醒, 全盘托出这, 让你永远失去她" 阿哲彷彿是在下最后通牒

    这时, 我脑袋一片空白, 颓然坐在沙发上

"好好享受我送你的这顶大绿帽吧" 阿哲说完, 用力一顶, 巨根完全没入老婆的阴道

我心中一片酸楚, 看着心爱的女人, 被一个无赖狠狠的插入, 还是直接的接触, 没有保险套的分隔, 这甚至是我都没享受过的感觉, 就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夺走了

"好吧, 但你要答应我, 不可以内射, 今天是她的危险期" 我卑微的划出一条自己的底线, 恳求着他不要在我老婆体内射精, 并自我安慰着, 觉得这样老婆的身体还是纯洁的

阿哲似乎是没有听到我所说的, 下体不停的耸动, 享受着姦淫老婆的快感, 过了不久, 在他的进攻之下, 婆被酒精麻痺的身体开始有了感觉, 发出连串的呻吟, 这呻吟声像是在鼓励阿哲, 表扬他的努力, 因此, 他也加重抽插的力道, 每一下都深深的刺进婆阴道的深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婆的脸上, 脖子和胸口出现潮红, 我知道这是她高潮的前兆, 阿哲也发现了, 他下体加速抽插, 几乎达到疯狂, 受到如此大的刺激, 婆竟然攸攸的转醒, 睁开眼睛

"啊~~你在做什么??" 婆用力的想要推开他,

但一个弱女子, 怎么有办法对抗一个即将爆发的野兽? 阿哲低吼一声, 用尽全力顶到底, 把滚烫的精液射进老婆的阴道, 老婆在热精的浇灌之下, 身体一阵痉挛, 也达到了高潮, 而我, 只能在旁边的沙发上装成一个醉死人, 眼睁睁的看着阿哲践踏我最后的底线, 成为第一个在婆体内射精的男人, 随着阿哲阴茎的退出, 一股白浊的液体, 缓缓的从婆的阴道口溢出, 就像是在嘲弄我这个无能的老公, 但是, 虽然内心受到极大屈辱, 但我的下体, 却是不争气的硬到极点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我要告你" 婆脸上挂着二行清泪, 质问阿哲

"妳要告就去告, 但我要告诉妳, 我会请全国最好的律师, 提出高额的和解金, 再动用我的关係, 妳觉得结果会是什么? 告诉妳, 依照我前几次的经验, 检察官直接不起诉签结, 连法院都不用上" 阿哲不在乎的说

"之后, 我还会告妳们诬告还有诈欺, 说妳们夫妻两个仙人跳我, 虽然诈欺不是什么重罪, 但妳可是当老师的人, 如果罪名成立, 妳的同事,学生会怎么想? 为了诈骗金钱出卖身体, 跟妓女有什么两样?" 阿哲进一步威逼老婆

"远的不说, 眼前的情况, 要是我现在把妳老公叫醒, 跟他说, 妳是自愿被我干, 还让不要脸的要求我射在你身体里, 他会有什么反应?"阿哲不但不理会婆的恫吓, 竟然还反将一军

"你........." 婆脸色惨白, 讲不出一句话

"今天妳就当做是享受如此奢华一晚的代价, 反正妳是喝醉的情况下失身, 不是妳的错, 妳就等你老公酒醒, 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跟他回家去" 阿哲提出一个似是而非的论点

说完, 阿哲就穿上衣服, 离开了, 留下婆坐在沙发上落泪,

"阿哲呢?" 过了大约15分钟, 我假装恢复意识, 问老婆
   
"他有事先走了, 我留下来照顾你"老婆说  

"唉! 真是不好意思, 竟然喝醉了" 我说

"老公, 我们回家吧" 婆表现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