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天上照下的绿光(27)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9 出处:网络 作者:siyenash编辑:@春色满园
第二十七章:性欲处理师 二楼繁体   刘医生似乎有些奇怪我的关注点,沉吟了一会儿说:“送她来的是个男人,你爱人是吞食了大量ത
第二十七章:性欲处理师

二楼繁体

  刘医生似乎有些奇怪我的关注点,沉吟了一会儿说:“送她来的是个男人,你爱人是吞食了大量药片自杀的,好像是自杀前给那人发了个信息。那个男人和你爱人……”我也不扭捏直接说:“算是前男友吧,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她们,应该是情感纠纷带来的自杀,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只是不知道他是谁”。刘医生犹豫了一下说:“他留的名字应该是化名,叫王甲,呵呵,一看就是随便写了个名字,但是这个不重要,对吧”。“是的,不重要,我想知道当时婉晴查出来内分泌失调后为啥不治疗呢”我问出了内心最关心的问题。刘医生唏嘘感叹了一会儿说:“还不是他们两个人赌气”。
  刘医生说话间又回忆起那天的场景。那天刘医生例行的去病房查看患者的病情,来到一间特护病房正准备推门进去时却听见里面一男一女正在吵架。男人闷声说:“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这次你自杀前通知我,我就来救你,你下次还想自杀,那我就还救你。要是哪天没有来得及,那失去生命的就是你自己,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女人恨恨地说:“六叔,我没想到我还在医院躺着,你就开始给我说这么绝情的话,这么多年的陪伴难道都是假的吗”。男人声音顿了一顿,说:“假不假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不要再做这种蠢事了,好好把身体养好吧,你的人生才刚刚展开”。女人冷笑一声说:“没有你,我的人生展开给谁看呢”,男人不再回答,只是拿起一份诊断报告看了起来。女人又开口道:“我还住院干嘛,不都抢救过来了吗,我又不是割腕打量失血,我可以出院了”。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说:“你吃的那么多药片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内分泌状况,这会导致你的身体某些激素分泌出现异常,这些异常会影响你的日常生活,会导致……”,“停停停,你到底想说啥”女人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男人迟疑片刻说:“通俗来讲就是,性瘾症,你得了性瘾症”。
  女人脸上浮现出一股惊讶的表情,慢慢的又变成了冷笑:“那我都性瘾症了,你还不不来先替我解解瘾?”。男人皱起眉头,沉声说:“我没给你开玩笑,你要认真对待这个症状,好好配合医院的治疗方案”。女人说:“那我们还分开吗”,男人说:“两码事,你的身体你应该自己对它负责”。女人再次冷笑起来:“好啊,既然这样,你管我呢,不就是性瘾症吗,我林婉晴一天能找10个男人来满足我。你同意吗,你不同意那就别分手,分手我就出去找男人”。男人脸上开始浮现出怒容,强压火气说:“如果你告诉我这是你在说气话,那我原谅你,在我看来你还是个小姑娘,说句气化很正常。如果你……”,话没说完女人就打断了他:“这就是我的心里话,你要是坚持跟我分手,我守着身子给谁守呢?我为什么就不能享受自己的身体呢,我已经决定了,我不打算治这个性瘾症了,或者说,我选择不在医院治疗,我用无数根大鸡巴治疗”。男人深吸一口气:“随你吧,跟我没关系了。以后我们不再是那种关系了,以后我还是你六叔,但是也只能是你六叔了”,男人轻轻咬了咬嘴唇继续说“凡是多考虑一下你的父母,不要做蠢事。遇到什么事就来找我,以后就把我当真正的叔叔吧”。
  女人听见男人充满关心的话,内心却是越来越绝望,她流着眼泪大声喊着:“我做不到,你在骗我,你也忘不了我,你忘不了我的。”看男人不回应,女人擦了擦眼泪说:“行,我从今天开始就不停找男人,直到你看不下去为止。你不是说医生要给我治病吗,好,回头我就先把他给上了”。男人哑然失笑,无奈的边笑边摇头说:“拿这种事赌气,你可真是,哎,算了,我就当你是妇女性解放吧。反正无论你怎么样,都是我好哥哥的女儿,这一点永远不会变了”。说完男人就走出房间,跟在门外呆了良久的刘医生打了个照面,握手嘱咐几句后离开。
  我看刘医生陷入了沉思,忍不住喊了他两声。刘医生回过神时把婉晴的治疗过程有选择的跟介绍了一下,最后说道:“王先生,你千万不要以为性瘾症治好了就是真的治好了。生理上的性瘾症好治,心理上的可就难治了。这个事情,还是要尽早”。我对刘医生表示感谢后离开,刘医生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回想起婉晴火热的肉体、狭窄的阴道,连忙走向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平复心情。
  我离开诊室时心情有些乱,一时间漫无目的的随便走着,随便走到某个大落地窗处发呆。就在我发呆时,程自立的病房里也在发生着一些故事。
  我离开病房时,婉晴坐在程自立的对面春风和煦的问候着程自立的家庭生活状况,看到我离开后,程自立开始有些蠢蠢欲动,眼神毫不掩饰的在婉晴的胸口、腿上游走。婉晴见惯了这种眼神,也不点破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
  “程先生,你说你下乡去收购农作物再贩卖都是你一个人干吗,按照我的看法你在下面找几个合伙人多找几辆车,这样挣的钱会多很多啊”。
  程自立原本还在色眯眯的看着婉晴,听到这句话却是有些失神,犹豫了一会儿说:“其实我这么干过,当初我雇了好几个伙计跟着我干赚了不少钱,要不然我也不会在Z市有套房子。只是,后来赔了,不敢干了”
  “做生意就是有赔有赚,如果你这个生意有前景,不能因为一次赔钱就退缩吧”婉晴不同意程自立的做法。
  “嗯,我们那会儿想在乡下找到专职司机很难,所以就是几个小伙子随便跟着我学了几天开车就直接上路了,结果出了一次重大事故。后来公安局来查发现是我组织指使他们无照驾驶,再加上无证经营,一下子把家底赔了个干净。我老婆也是这个时候跑了,要不是为了我孩子,我都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了。”程自立想起那段难熬的日子,脸上充满了唏嘘的神色。
  程自立的一番话勾起了婉晴内心深处最痛苦的那一段回忆,她也没想到今天随意来看的一个伤员居然和自己的父亲有如此相近的经历。婉晴起身来到程自立床边坐下,忍不住抓起她的手,仔细的看着他的脸,仿佛想从他的脸上看到自己那已经模糊了十多年的父亲的影子。程自立被婉晴的动作吓了一跳,原本有些伤感的情绪在婉晴的靠近下有些淡了,随之而来的是浓烈的情欲。程自立用自己粗糙的手在婉晴温暖柔软的小手上来回摩挲,眼神也再次变的色眯眯的。婉晴没有注意到程自立的小动作,开口道:“要不这样吧,你还继续你之前的生意吧,我可以给你投资。你要是害怕再赔本,我出钱当老板,交给你管理你吃分红怎么样”。程自立这会儿也不管婉晴说啥了,只是贪婪地看着婉晴的脸说:“分红吃不吃另说,我现在想吃你”。
  婉晴站起身甩掉程自立的手,不屑的说:“亏你还是一个男人,就这点出息吗,脑子里尽是裤裆里这点事儿?你可别再给我说你为了你孩子了,糊弄鬼吧你”。
  听见婉晴提起自己的孩子,程自立清醒了一些,认真合算了一下婉晴的建议,觉得似乎可行,就问:“那,你图啥?你有啥条件就直说”。
  婉晴问道:“你说你老婆跑了,你儿子没妈带吗”
  “老婆跑了不是说失踪了,只是不跟我过了,但是儿子还是她儿子。我儿子也经常去他妈那里”
  “那就是说你老婆现在在跟别的男人过?你们没……”
  “没离婚,儿子他妈跟着别人也是当小三,我反正也是单着,啥时候想再娶再跟她办离婚手续”
  “你们还有感情吗”
  “且,这岁数还谈啥感情,都是为了孩子。他妈跟着那个男人也是为了给儿子弄点钱,反正都是为了孩子不得已,我自己生意出了大娄子,哪有脸去怪她”
  “你这样,钱不是问题,你也别在住院了。你被交通事故坑的破了产,就想坑我老公…”
  “我不是,我真的…”
  “听我说完,相信你看得出来,钱对我们来说都是小事。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作为补偿,然后再帮你组建一个农资收购公司,如何?”
  “那,那你的条件呢,你总不会没条件吧”
  “条件就是你把你老婆找回来,你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你不能计较她曾经跟着别的黑历史,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过这就是条件。”
  “这,这算什么条件,你,你能得到啥?”
  婉晴沉默了很久说,“我?我能得到一份想象吧,一份像你这样的家庭如果没有遭遇变故会有怎么样的幸福生活的想象”。
  程自立也沉默了一会儿,先点了点头然后说:“好,我能做到。”。婉晴看着程自立有些沧桑的脸,突然笑起来说:“刚才你那么色眯眯的看着我,你是想干啥啊?”。程自立压在心头多年的大山突然卸下,本就是心情大好,现在又看到婉晴笑语晏晏的提起这个话题,又忍不住盯着婉晴的胸部看了起来。
  “好看吗,性感吗”
  “好看,你,你很性感”
  “想摸摸?”
  “额,这不是住院这么多天,没碰女人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哈”
  婉晴再次坐下来,掀起程自立身上的被子,看见宽松的住院服已经被顶起了一个小山包。婉晴抿嘴一笑,伸出手轻轻地在上面揉了起来。程自立一个没忍住“啊~”的一声就呻吟了出来。婉晴边揉边说:“程先生,我的护理水平如何”。程自立一边享受着下体传来的舒爽感觉,一边颤抖着说:“高,你的,护理水平比,啊~,比这里的护士强多了。呼~,你是学过护理吗”。婉晴用小手隔着裤子慢慢的捏住程自立的肉棒,带着笑意说:“是啊,我学过护理,我是性欲处理科的一级技师,程先生你需要性欲处理服务吗”。程自立听完这句话肉棒暴涨一截,连忙说:“需要需要,我需要处理”。婉晴松开手,弯腰将程自立的裤子内裤褪了下来,只见黝黑的大腿间是一片浓密的阴毛,一根粗大的肉棒耸立在阴毛中间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意味。
  “噗~”,婉晴摆手挥开面前的味道,几天没洗澡的程自立下体自然不好闻。婉晴起身拿起毛巾来到卫生间湿了湿水,然后拉起病床四周的帘子,用湿毛巾给程自立擦拭起下体来。反反复复好几次将程自立的胯部擦得干干净净,婉晴将脑袋凑到程自立的胯部,轻轻对着他的肉棒吹气。看着程自立的肉棒不自觉的颤抖着,婉晴一低头就把程自立的肉棒给含在了嘴里。程自立哪里感受过这种刺激,医院的病床上,一个美丽的人妻给自己口交,人妻的丈夫还随时可能回来,在这种刺激下婉晴还没有吞吐几次程自立就来到了射精边缘。
  “停,停一下,让我缓缓”,程自立抬起了婉晴的头,大口的喘着气。
  “这,这实在太刺激了,不行了,呼,呼”
  “那就把衣服穿上?”婉晴看着程自立的样子,作势就要给他提上裤子。
  “不不,我还没够,我不想被口出来,我想那个出来”,程自立一个中年男人也变得有些扭捏起来。
  “那个,哪个?我听不懂”
  “那个,额,可以让我做一次吗,就一次,真的就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老公知道的”
  “绝对?你怎么绝对,我老公说不定几分钟后就回来了”
  “够了,够了,我保证几分钟就射出来,你,那个,行不行,我啥都不要,你只需要脱一小节裤子,我,我就够了”程自立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婉晴看着这样的程自立,偷偷笑了笑,然后从他枕头上抽出枕巾搭在他的脸上说:“躺好,不准动,不准看”。然后婉晴来到房间门口反锁上门,再次回到帘子里,慢悠悠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叠好放在床上。婉晴来到床上蹲在程自立的双腿间,慢慢的脱下自己早已湿透的内裤,然后跨坐在程自立的腰间,握住粗长的肉棒对准,慢慢的坐了下去。片刻后,“啪啪”声和呻吟声开始弥漫在病房里。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在窗户那里呆了好一会儿,刘医生的话仿佛让我想了很多,又感觉啥也没想出来。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医院,婉晴还和程自立在病房里待着呢。想到这里我连忙快步小跑来到特护病房,想要开门时却发现门被反锁了。我从窗户往里面看,只能看到病床被一圈白帘子围了起来,透过阳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影在床上蹲坐着。随着人影的晃动,能看到床脚也在轻微的抖动,围在病床四周的围帘,也在轻轻飘动。看惯了日本AV的我很容易就想歪了,我不由得想起性欲处理专科或者是住院中叔母探望题材的电影。一时间,我眼前仿佛浮现出婉晴那性感的肉体在程自立的肉棒上起起伏伏,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婉晴胯间芳草萋萋中有一道细细的裂缝,程自立粗长的大肉棒毫不客气的挤开婉晴粉红的阴唇,在狭窄的甬道里大力抽插,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在快速的抽插中,婉晴的阴道内也分泌出大量的液体,透明的淫水在肉与肉的摩擦撞击中变成了一股股白沫,粘的两个人的下体上全部都是。
  我猛地摇了摇头,想什么呢,居然在病房门前胡思乱想起来。看着自己在病房门口透过窗户往里面偷看,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还真有些扎眼。我就掏出手机拨通了婉晴的电话,不一会儿我看到帘子里的人影停止了动作。
  “喂,老公,你那边结束了吗”
  “嗯,你把门锁了我进不去”
  “哦,你稍等啊,我马上给你开门”
  婉晴挂断电话,我看着人影在帘子里弯着腰不知道在干什么。不一会儿,帘子拉开,婉晴拿着一个毛巾走到门口给我拉开,然后去卫生间洗毛巾。我看着婉晴说:“你在给他擦身子吗,叫护工就行了吧”,婉晴说:“你走了之后我在这没事儿做,顺便就帮忙清洗一下”。脸色泛红的程自立看着我嘿嘿笑着,附和的点了点头。我心里暗道这个程自立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让婉晴这样一个女神给他擦身子。婉晴洗完毛巾回来递给程自立让他擦擦手,程自立一边擦手一边说:“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真是人美心也美啊”。我听了这句话暗中吐槽,这他妈简直就是小学生作文,我还在腹诽时婉晴突然说:“程先生,要不咱们去卫生间我再给你擦洗完?”。程自立听了这句话眼睛一亮,有些犹豫的看着我。我不忍心让婉晴受累,就说要不我去叫护工吧。婉晴说既然已经擦了一半就做完吧。我只得眼睁睁看着婉晴和程自立进了卫生间,一声“咔嚓”反锁上门,然后就是“哗哗”的水声传来。
  十几分钟后,脸颊绯红的婉晴走了出来,程自立在身后一瘸一拐的跟着。婉晴看程自立回到床上后跟他说了几句好好修养,这几天好好考虑一下生意的问题就跟我离开了医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