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射雕同人:我和黄蓉的故事 9

久久小说网 2021-01-14 17:50 出处:网络 作者:Oliver编辑:@春色满园
射雕同人:我和黄蓉的故事 9 九阳神功在身的我,与蓉儿夜夜笙歌,毫无压力。在我的调教下,一片新天地在蓉儿面前展将开来。性爱四十八手,冰火,毒龙
射雕同人:我和黄蓉的故事 9


九阳神功在身的我,与蓉儿夜夜笙歌,毫无压力。在我的调教下,一片新天地在蓉儿面前展将开来。性爱四十八手,冰火,毒龙,捆绑…蓉儿的接受能力极快领悟能力超凡,让我着实成了这世界上最‘性’福的人。而最让我佩服的是,无论蓉儿如何放浪,当她穿好衣服后,瞬间又变回那个端庄秀丽清纯可爱的少女…一如我们初见之时…

我们的战场遍布了桃花岛各处。温泉中、宴客厅、蓉儿的房间、海中、林中…甚至黄老邪的房间也去过,但每次让我欲罢不能坑愤难当的却是那个林中隐秘的小屋…

只要接近那个小屋,我就会想起蓉儿在房间里被人肆意轻薄的场景,便会莫名的兴奋不已。不知不觉中,去那小屋的次数便多了起来。

其实我是不想如此纵欲的,但实在抵挡不住蓉儿的勾引。当我态度坚决时,她不是穿的很少在众多仆人面前漫步。就是自顾自怜的揉着自己越发丰满的胸部嘀咕‘那人的法门很有效呢,杀前应该多学学再杀了’之类的话。

再学学?都他妈六九了,再学你这个小荡妇一定会被他按到床上猛干的啊啊啊啊!!!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的小兄弟就会和我一样的愤怒,然后我们会合力把自己怨气全都发泄在面前这个装作一脸无辜实则淫荡不堪的女子身上。

… …

… …


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我和蓉儿肆意交媾的日子算是到了头。因为,我的老丈人,她的老爹…回来了。

我俩和黄药师方一见面,他立刻就皱起眉来,看我的目光也有些不善。我和蓉儿都是聪明之人,哪里还不懂得我俩的事已让黄药师看破!

蓉儿不好意思的跑掉了,而我,却被借口切磋武学实则报复的老丈人一顿狂扁…

这倒不是我让着黄药师,前番能和黄药师打的平分秋色靠的是对他武功的了解。能把欧阳锋打出猪头,靠的是一阳指对蛤蟆功的先天克制。而与洪七公那场,俩人根本就是切磋而已。所以,我内力虽然深厚,但不代表我就能和天下这五绝平起平坐了。

这不是,黄药师游历归来,不知道从哪里偷学了诸多法门。有小无相功的支持,南拳北腿,浑然天成,打的我狼狈不堪。

黄药师倒是爽了,一声长啸,开心的闪人了。

我看着满地布片和浑身的青紫,心中大骂黄药师变态至极!这货居然把我身上华丽的衣服打成了乱七八糟的乞丐服,使我衣不蔽体!我一阵恶寒,他妈的,难道从我那聪慧的丈母娘去世后,这货喜欢上了男色?看来为了菊花,我也要和这种危险角色保持距离了。

蓉儿私下的时候依然会用那些暧昧的言语和一些小动作来诱惑我,看着我一副抓心挠肝的样子,总会笑的很开心…

这丫头当妖精的潜质是越来越高了,黄老邪面对这个敢和自己女儿发生婚前性行为确又没个交待的准女婿面色也越来越不善。微有婚前恐惧症的我,找了个借口带蓉儿离开了桃花岛,云游江湖去也。

第一站,那自然要回嵩山脚下的那个‘全村’,上次回去胡牙子已订了亲,本想共谋一醉再离去,却碰到了瑛姑这一档子事情。然后便上了桃花岛,被囚禁了俩年,泡了黄蓉小萝莉…呵呵,一耽误就是三年有余,相比那胡牙子娃娃都抱上了吧?

… …

众人相见,自由一番欣喜,只是他们看到仙女下凡般的蓉儿,一个个顿时喃喃的说不太出话来。蓉儿知道我平日总是惦念着这群兄弟,见场面略显尴尬,便主动和他们攀谈起来,不一会,众人渐渐熟络起来。谈笑间,便来到了村里最大的一个院落。

【李哥~ 这便是咱们住的地方了】全二狗得意的说

【行啊,越混越出息了!】我笑骂道【大家都住在这里?】

【那当然,咱们从小就没分开过,这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我们全家五虎心是最他妈奇的!!??哥哥这次回来了,咱就变成了六虎了。哈哈哈】狗儿大笑道

全家五虎?六虎?… 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我才不要这么难听的匪号呢...

我们到了中庭,胡牙儿带着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我见那妇人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脂窗粉塌能鉴人。略有妖意,未见媚态,妩然一段风姿,谈笑间,极具世间礼态。端的是一代佳人,千金之资。

【你小子可以啊,嫂子如此佳人,如何嫁与了你?】我对胡牙儿打趣道。

【操!你能找仙女,老子就不能取个好媳妇?】胡牙子瞟了一眼微笑的蓉儿,没好气的说。

【李哥,你不知道,大哥和大嫂的事情都可以编成段子四处传唱了。我看不比那些酸儒讲的差】六人中最小的全么子说道

【哦?那你还不快快道来?】我笑道

【急些什么,酒席都置办好了,席间再聊!咱今天不醉不归!!】胡牙将我们引入大厅,他妻子便指挥着几个老妈子流水般的将酒水饭菜摆到桌上。酒盏交错间,我了解了这段趣闻。

原来那美丽夫人叫聂欣嬅,乃是河南府一巨商的千金。一日出行,被一群绑匪掳走,像她家里索要巨额赎金。这五个痴傻便是绑匪中的成员…不过这胡牙子见到女子的第一刻起,便着迷般的喜欢上了人家。那些绑匪多次想对聂欣嬅行为不轨时,他都暗中解决掉了。后来受到了赎金,更是一路护送,配合官兵将聂欣嬅送回了家,中途不知和多少狐朋狗友翻了脸。谁知到了河南府,却被聂欣嬅的父亲抓了起来,下了大狱,定了个秋后问斩。那原来说好的亲事,自然也吹了。几个兄弟正准备冒死劫法场呢,胡牙子忽然被官府放了出来。原来胡牙子这段时间的维护,都被聂欣嬅看到眼里。她是个有情义的女子,自知如不是胡牙子一直维护,她早就香消玉殒,说不定死前还要被那群歹徒糟蹋。苦求父亲无果后,她便一人来到了大牢了,把处子之身交予了胡牙子…她告诉父亲,此生非胡牙子不嫁,如胡牙子死,便随他一起去了。聂家家主大怒,但何奈家中实在疼爱这独女,在爱女绝食至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终于妥协。将胡牙儿从牢中放出,把女儿下嫁与他。从此,胡牙子变成了胡大官人。这群兄弟们也有了一个安稳的家。

我对这女子大是佩服,感激万分,如果不是她,我可能这次回来便见不到这群兄弟了。我频频举杯,连连敬酒,酒桌上气氛顿时更加热烈。

【老二,老二!!这样不行!!他妈的,你小子拜了高师,一看就是功力深厚。我们哪比的上你??有种你们把内力封了!!咱们再来拼过!!】胡牙子不服的喊道。

【对啊,李哥,你这样不是欺负人么?】二狗也附和道,其他兄弟也不干了,都说我用武功喝酒不是好汉,我闻言不削道【你们那酒量我还需要用内力解酒吗?太看不起人了!!蓉儿,来,将我内力封住,看我杀他们个干干净净!!】

蓉儿闻言笑着按了我几个穴位,内力运转便缓慢下来。我见蓉儿内力不足,便自己又补了几下,感觉内力锁死在气海,豪情万丈的和大家喝了起来。

【干了啊!!】 【干!】 【这杯…】【干!】

… …
【哈哈哈,畅快!!换大碗!!】【喝啊~~~】 【一二三,干!】

… …

【蓉儿!!哈哈,你们可知?我们也要婚了】 【什么?!! 我操!!何时?】

… …

【来,蓉儿,如我这般喝酒才爽快,咱们夫妻二人大战群豪!!】
… …

【喝!!】 【干啊!!!】 【二嫂果然畅快!!不愧是江湖儿女】

… …

天地旋转,日月不停,忽然身边暗香来袭… 呵呵…这定然是蓉儿…

蓉儿…今天好生涩…不断抗拒…是在玩角色扮演么?

嘿嘿…不玩了?…果然,一插进去就老实了…

也不知折腾了多久,只觉得今天状态异常的好,蓉儿似乎已经高潮了四五次了…

… …

射精的一瞬间,九阳神功自行运转,很快脑中的酒意就被驱散了。正要亲亲蓉儿,我忽然大吃一惊。瘫软在我怀里的哪里是蓉儿,分明是胡牙儿的媳妇聂欣嬅!!!

床头的毛巾…刚刚女子的抗拒…我顿时懵了…不知如何是好

怀中的女子仍在激烈的喘息着,无力起身。我的身体能感受到那女子的一切…滑嫩的肌肤,不停起伏的胸脯,丰满的臀部…甚至,我的小兄弟,还有一小半留在她体内,感受着她的体温…想起,这是胡牙子的爱妻,她之前那端庄秀丽的样子…我居然有渐渐有了反应。

感受到我的膨胀,回过气来的聂欣嬅从我怀里坐了起来,冷冷的说【还不够么?】

【不…我…】 【不用解释!!】

… …

她的语气很冷,身体也很僵硬,可是,她的…体内…却很火热…我小兄弟忍不住这种冰火俩重天的刺激,顿时抖动了一下…


【…本来,以为你是他们这里最好的一个…】聂欣嬅咬着牙冰冷的说【结果…却是最坏的一个】

【…】我惭愧

【… …】 【… …】 【… …】

我们谁都没说话,但却也保持了刚刚的动作,谁也没有动。她背对我,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但我的小兄弟却在她的体内感受着灼人的温度。有意无意的,我的小弟弟又抽搐了一下。

【…哼】聂欣嬅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俩膝用力,想起身来。我感到我的小兄弟一点点的离开了温暖的小穴,心下顿时失落不已…

女人起身的动作很慢,嘶哑咧嘴的,看来我刚刚把她弄的不清。随着她的动作,她最私密的下体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月光下,她的大小阴唇都向外翻开着,因为刚刚拔出了一个粗壮的‘棍子’所以,迷人的小口还微微的张开,吐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

我口干舌燥,小兄弟开始怀念刚刚被她小穴咬住保卫的感觉…

她忽然一个踉跄,身子向前倾去,我怕她撞到什么,连忙把她往后拉,有意无意间的,用力大了些,她被我拉扯的改前倾为后坐…坐在了…我的鸡巴上。

有着爱液和精液的润滑,我挺立的小兄弟毫不费力的再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惹的她不自觉地低叫了一声。

【…放开!】她回头对我严肃的说,但因为她转身的动作,让亲密接触的我们同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快感,她脸上的严肃顿时也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对不起】我放开环抱她的双手,她颤颤悠悠的再一次努力起身,眼见又要把小兄弟全部从体内退出时,我却在她的腰间按了一下,她顿时气力全失,又坐了下来。

【唔呼~~】我们几乎同时发出了一阵代表舒服的呻吟。然后…俩人便是沉默下去。

… …

她又一次的挣扎着爬起来…又一次跌坐回来…又一次爬起…又一次跌坐回来…

渐渐,她只起身一点…就会被我按下来…然后…她起身的频率就逐步的…快了起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呻吟…只有黑暗里传来快节奏的‘啪 啪’声,来表面这对名义上的叔嫂在多么激烈的交流着…

忽然…她全身颤抖起来…猛的向后靠了过来,我的手自然的抚上了她的胸部。这是我印象里第一次抚摸她的胸部。她虽然已为夫人,但胸部的大小丰满却远远不如蓉儿,也就介于a-b之间。尽管不是习武之人,但胸部却也结实无比,摸起来极有手感。让我爱不释手…

她高潮过后,趁她虚弱无力之际,我把她翻转过来,一口把她的乳首含入嘴中…然后将她放倒在床上,压了上去从坐莲观音变成了最基础的姿势…在她沉默的配合下,我又一次的插了进去…月光下,我不断的把玩少妇那迷人的身体…想到这身体是属于别人的…我便更疯狂的抽插起来。

旋转,变换节奏,九浅一深…我的玩弄终于让面目冰冷的少妇不甘的叹了一口气,双手双脚缠绕上来…射入她体内的瞬间,她拼死的抱紧我,仿佛想融入我身体般的…

我给她一个温柔的舌吻…我们纠缠了很久…然后…已经疲惫不堪的小兄弟慢慢从她的阴道滑了出来…随着而出的,是大量乳白色的精液…

良久…少妇下了床…捡起到处都是的衣服,开始往身上穿戴起来…她冷冰冰的神情下,却因为我目不转睛的注释,身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转过去!】她气道…我无赖般的耸耸肩…她忍着,加快了穿衣的速度。

最后,她什么也没说的走了,只留一脸坏笑的我回味她的味道。

【李哥哥…人家都走了…还念念不忘呢?】一阵笑声后,蓉儿翻窗而入。我顿时大囧。

【喝多了…那个…】我解释道

【不用解释…我懂】蓉儿竖起食指按在我的唇上【上次我那般,你不也是没怪罪我嘛?】她微笑着说

【蓉儿…】我感动道…我们依偎了一会,我很不好意思的问【你一直在外面吗?】

蓉儿笑道【我也是…才来。】

我顿时疑惑问【难道你们一直饮酒饮到方才?】

蓉儿笑眯眯的对我说【要不是听到屋子里面传出来奇奇怪怪的声音,帮你拖着你拿好兄弟,你和她的事情早被人揭穿了】

我一惊,连忙问【声音很大?】

蓉儿乐道【是很大啊,才知道?】

我一拍头,心中大悔【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蓉儿见我懊恼的样子,乐不可支【叫你不小心,乱来】

我皱眉愁道【那不是喝多了,把她当做了你么。唉,怎么办啊,要不,咱们今夜就走吧?】

【嘻嘻,看你那傻样吧,你最可爱最美丽最善解人意的蓉儿,已经帮你处理好啦。】

【当真?】我惊喜的问道

【当然了…】蓉儿说道【你当时封我穴道时,我就知道你已经醉了。你忘记你自己把内力封住了嘛?呵呵,没有内力,你哪什么来锁住我的内力呢?不过当时看你们气氛也很热烈,我的内力又不像你那般流转不息。刻意控制下,不多时我也晕晕的。桌子上也倒了一大片…就剩下我和聂姐姐,那个胡牙子还算清醒。你兄弟让聂姐姐扶你去休息,我和他聊天间,奇怪聂姐姐为何久久不归。便运了功力查看,谁知到,却听到一些不堪入耳的事情】

【嘿嘿,喝多了,喝多了,我真的把她当成你了】我赶忙解释

【好啦,都说了不用解释…我相信你的】蓉儿说道

【那你是如何…?】我接着问

【本来想把他弄晕算了,后来想想,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实在太可怜。我也成了辱人妻子的帮凶…】说道这里,蓉儿捂嘴偷笑,然后说道【于是,我便说气闷,让他带我去后院转转。这样,无论你们这边如何,他都是察觉不到的。可你这个兄弟,当真无聊之极,言语间除了打打杀杀便没有了其他的东西。我听得一会儿,便腻了。又不能放他回去,教他知晓你和聂姐姐之事。只得拿刚刚没饮尽兴当借口,随他去后院厨房弄了些许东西,又拿了俩大坛酒,拖住了他】

我感动的一塌糊涂,什么叫好老婆?这才叫好老婆呢!只是一转念,我却觉得无比的羞愧。自己偷情,偷的还是发小的老婆,然后自己的未婚妻帮忙遮挡,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唉…多亏你了…可…唉…这让我以后,如何面对胡牙子啊…】我叹息道【人家盛情真心,我却…唉…】

【你倒不比这样内疚…你…那兄弟…却也没有太吃亏啦…】蓉儿忽然扭捏的说道

【…恩?】我有些震惊的看着蓉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蓉儿看到我惊诧莫名的眼神,跺脚说道【帮你拖时间,你那兄弟手脚不老实起来,我难道能翻脸就走吗?只好虚以为蛇…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功法对男子毫无抵抗,自然就…】

我见蓉儿有些生气,顿时把她搂入怀中,哄了好一会,蓉儿方把气消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给我细细道来。

俩人对坐,却没有共同话题,蓉儿无聊间问胡牙子会不会行酒令,没想到胡牙子居然自称高手,蓉儿大喜,俩人便玩了起来。蓉儿连着换了‘猜词’‘联语’‘诗词’几种时下流行的玩法,可我那兄弟只是摇头,推说自己不会。蓉儿为之气结,什么都不会行什么酒令吖!不禁的怪自己糊涂,想来也是,一介粗人,如何能懂得诗词歌赋?

【我们都不玩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我们玩的,哈哈,还是小时候李哥儿教我们!】胡牙子大笑

【哦?李哥哥教的?】蓉儿也来了兴致。

【‘淫荡拳’李哥和你玩过没?】胡牙儿说道。见蓉儿一脸茫然,就详细给蓉儿解释开来。

【切,什么破酒令!粗俗之极!!】听懂了规则的蓉儿一脸红晕的啐道

【试试呗,弟妹,很好玩的!!】胡牙儿不断劝道。蓉儿实在嫌弃这游戏粗鄙不堪,不过见胡牙儿兴致勃勃,想到他的爱妻正与李哥哥做的事情…心中微软,点头应了下来。

… …

【谁淫荡啊~~~你(我)淫荡,谁淫荡啊我(你)淫荡…谁淫荡…】

… …

酒和粗话融合在一起,总会是很和谐的…游戏虽然简单又毫无高雅之处,不过,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时,这类小游戏却能激发人的荷尔蒙,让人不知不觉中兴奋沉溺…

【你输了,喝!】 【哈哈哈。这次弟妹输了哦】 【咕噜咕噜~~来,继续!】【唔~~~居然又输了…】【嘻嘻,这次你输了吧?】 【这局是我淫荡呢…错了错了,喝吧】… …

… …

气氛浓烈了起来,看胡牙儿大口大口的喝酒,蓉儿也豪气顿生,捧起酒坛,将酒水向她的樱桃小嘴倒去。虽然已经尽力吞咽,却还是又很多酒水顺着蓉儿天鹅般优雅的脖颈流入她的前襟,弄湿了大片的衣物…那丝绸材质的上衣,经酒水一泡,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将蓉儿胸前的曲线清晰的描绘出来。隐约间,还看到俩个圆弧顶端有类似凸起的东西在衣服上显现…

对面胡牙子看到这一幕,浑身顿时燥热起来,不禁咽了口口水。本来坐在蓉儿对面的他,偷偷的往蓉儿身边凑了凑。见蓉儿不以为意,便又往她身边凑了凑…不多时,俩人便离得很近了,谈吐之间,互相的酒气都能喷到对方脸上…

【你淫荡!!HOHOHO~~你又输了,快喝快喝】 【嘿嘿,弟妹,这次你输了哦,明明应该是你淫荡,怎么能乱指呢】 … …

胡牙子本来就喝的不少,这阵离蓉儿近了,嗅着蓉儿身上淡淡的香气,更是输多赢少。不一会一坛酒便空了。这厮见倒不出酒水,便一把扯开自己的上杉,丢到一旁,将精装的上身赤裸在蓉儿面前。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弟妹,酒喝空了,拿衣服抵债。】胡牙子邪笑道【一会弟妹的酒也没了,也可以拿衣服抵哦!】

【叔叔请自重】蓉儿抵住一波波来袭的男人味道,尽量严肃的说

【自重个屁,这就是规矩,小时候便是这般,酒喝没了,就要拿衣服抵。李哥儿一人给我们全打败了,光溜溜的呆了一天…】胡牙子回忆起过往絮絮叨叨,蓉儿尽量耐心的听着…

【弟妹,如何?玩不玩?不玩就算了,我回去搂娘子睡了!!】胡牙子说道

搂娘子?蓉儿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你娘子估计还在李哥哥怀里呢,你拿什么搂啊?想到这里,蓉儿不禁叹了口气,看看坛中剩下的些许酒水,故意在脸上泛出了迷人的笑容【叔叔这里什么话,玩兴正浓,如何能休息?】

【哈哈哈,好弟妹,果然体贴!!哥哥我要认真了,咱们一定要尽兴而归尽兴而归!!】胡牙儿高兴的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说

【谁淫荡啊,你淫荡,谁淫荡……】

……

虽然胡牙儿已经尽量集中注意力了,但昏昏沉沉的他又哪里是蓉儿的对手,连着几次,便输的一干二净……这小子脱下底裤,露出了丑陋的大吊,心下无比的沮丧。蓉儿偏过头去,笑道【现在,叔叔已经,无衣服抵债了,这便如何是好?】

胡牙儿嘴角抽搐了几下,叹道【他妈的,老子背死了,弟妹果然海量,我是不行的了。睡觉了睡觉了!】说罢,便准备起身。

【叔叔走好】蓉儿起身微微一福,心下得意。早在半个时辰之时,李哥哥那边便没了声息,想必已经结束他那偷香窃玉之举。这时放胡牙儿回去,正是恰到好处。

胡牙儿捡起地上的衣物,正待往身上套。蓉儿本来笑盈盈的脸色忽然一变,对胡牙儿喊道【慢着…】

【…恩?】胡牙儿疑惑,忽的一拍脑袋说【你和我那李哥儿果然是一对,好,好,好,我把衣物留在这里,裸身回去便是】说罢,便丢下衣物,挺着大吊开门欲出。

蓉儿心下叫苦,怎生李哥哥那边又传来奇怪的声音?这可如何是好?看着胡牙儿马上便要出了房间,急中生智道【慢着,叔叔可是玩不起?】

【…恩?】胡牙儿不明所以。蓉儿微笑着指了指他的脚下,胡牙儿看将过去,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还有一双鞋儿!!弟妹倒是仔细,我都没想到还有反本的机会】他收回已经迈出的左脚,神采奕奕起来【哈哈哈,弟妹小心,我可是要认真喽!】

【好了,你先关上门,咱们再来过。不然你这般,叫人看去,成什么样子?】蓉儿对他说

【好,好,好,弟妹细心,我这就关门,这就关门。】胡牙儿合上门,一屁股坐在了蓉儿的身边。他下体的蛋蛋和粗大的长棍随着他的动作摇晃不已,让无意间扫到这一幕的蓉儿不由红了脸蛋,不好意思的将头偏开。

蓉儿心下琢磨,这胡牙儿倒也不是胡搅蛮缠讨厌之人,如果再赢他一次,他便输无可输,游戏结束后,倒是不好留他。于是便开口对胡牙儿说道【叔叔这样,实在不成的…小女子虽然还有余酒,但也不胜酒力。假使叔叔赢了,不如不罚小女子,变为叔叔穿上一件衣物可好?】

【不行,不行,没有这个规矩!】胡牙儿摇头道【何况都已经赤裸裸了,又有什么要紧,弟妹,这夏日炎炎,如我这般,倒是凉快的很,不如你也试试?】

【那要看叔叔有没有这般本事了】蓉儿面上笑道,心下却叫苦不已。酒水剩余不多,还要拖住不能赢他,真是为难之极。看来,如今只能尽量把游戏时间拖长一些了。

【叔叔准备好了?】【放马过来!】【谁淫荡啊……你淫荡……哈哈哈,赢了赢了!喝!】 【叔叔厉害】

蓉儿举起坛子,轻抿一口,正要放下时,却被胡牙儿一把抢走,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将坛中酒全干了个干净

【哈哈哈,爽快爽快!!】胡牙儿大笑

【叔叔!!你~!你怎能抢我的酒!~!】蓉儿有些抓狂

【口渴了~~哈哈哈~弟妹,咱们再来过】胡牙儿摆好姿势,一脸期待。

来一个头啊!!蓉儿想这般说道。但李哥哥那边…

… …

蓉儿只能一声叹息,和摆好姿势的胡牙儿玩了起来。

【谁淫荡啊,你淫荡,谁淫荡她淫荡…谁淫荡啊~~~ ……谁淫荡她淫荡…谁淫荡啊谁淫荡你淫荡…谁淫荡啊谁淫荡我淫荡…谁淫荡啊谁淫荡我淫荡…谁淫荡啊谁淫荡你淫荡…谁淫荡啊谁淫荡她淫荡…谁淫荡啊】这一局在胡牙儿的认真和蓉儿刻意的维持纵容下,持续了好久。期间胡牙儿多次出错,蓉儿也没有指出来。本来蓉儿想找个机会故意说错,但酒已经没了,如此认输,就要脱去一件衣服。蓉儿心中实在不甘心,于是,便无意识的拖延了下去…

【唉!!输了 输了!!】胡牙子的一声叹息,把蓉儿从纠结中唤醒。见胡牙儿脱去俩双鞋,便要起身,心中顿时焦急起来。

【叔叔慢着】蓉儿见胡牙儿一脸迷糊,咬牙说道【多谢方才叔叔让与我,我早早便错了,愿赌服输,我便用一件衣物抵债吧!】

【哦?】胡牙儿不敢相信的看着蓉儿,心下回忆面前这个女子到底是哪次出了问题。随即看到蓉儿脱下的东西,顿时有点不忿的说【这怎么可以?这如何可以?】

【叔叔的鞋子可以算数,我的钗子便不行嘛?】蓉儿笑道。

【这…】胡牙儿摸摸头,心下不甘却也说不出什么道理

【继续吧?】蓉儿说道

【…哦…】胡牙儿傻傻的应道,俩人又开始了游戏,只是胡牙儿有些心不在焉,俩三回合下来,便开始出错,蓉儿见他又要认输,便故意说错,抢在他前面自承失误。把系在发间的带子解下,一头乌光黑亮的长发,便散了开来。像是天上的仙女,忽然多了些许人间气息,份外妖娆。胡牙儿面对如此人间绝色,目不转睛的痴痴望着。

蓉儿早已习惯别人对自己容貌的贪婪,只是这胡牙儿总是出错,倒让自己无法拖延了。得想个法子让他认真才好。

蓉儿对着胡牙儿甜甜一笑,说道【蓉儿没有什么饰品了呢,如果再输,蓉儿便须脱去身上的衣裳。叔叔,要赢了,可不许乱看,人家会害羞的】

胡牙儿听到蓉儿娇滴滴的恳求,顿时来了精神,连说不会不会,但下体却慢慢挺立了起来。

蓉儿啐了一口,心下哀怨,李哥哥那边似乎越发激烈了,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

… …

【哈哈,弟妹,我赢了!!】

蓉儿红着脸,将上衣慢慢除去,露出因酒水而紧紧裹在身上的肚兜…蓉儿的胸型顿时一览无遗。

… …

【弟妹,我又赢了…】

蓉儿,除去了外裤,叠好,放在了一旁。她身上便只剩下俩件衣物了。

【嘿嘿嘿嘿,弟妹,这可如何是好,哥哥我又赢了啊】

蓉儿低头,心中懊恼不已。李哥哥那边‘pa pa’声音甚响,估计,哼,战况激烈的很。而这个胡牙子,几轮后就开始乱叫,逼得自己没办法,只能认输。之前想好的计策,居然是连一盏灯的时间都没有拖延出来。如今身上只有俩件内衣,无论脱哪件,都会春光大泄…

【叔叔,能否…?】蓉儿试着问

【不行,不行,我都赤裸裸了,你赤裸又有何妨?愿赌服输,要有赌品啊妹子!】胡牙儿坚决的说

【叔叔,你讨厌死了…人家没有赖账的打算啦】蓉儿娇嗔道,心下迅速的定下一计,脸上顿时呈现楚楚可怜之状【可是,我是姑娘家家,如何好意思在你面前宽衣解带,连最后的遮掩都脱去呢?】

【恩…弟妹说的有理,既然你不好意思自己脱,我帮你脱可好?】胡牙儿淫笑道【不过,这局就算了,从下局开始】

蓉儿心想,如此正好。等他靠近之时,便点了他的玉枕穴,让他好好睡上一觉。既然拿定主意,蓉儿便点头说道【如此,可以】

不出意料的,几轮下来,蓉儿便输了。胡牙儿伸手过去,把蓉儿的肚兜撤了下来,顿时,蓉儿那雪白的丰润与粉红色的乳椒尽收眼底,蓉儿的乳房对因胡牙儿粗鲁的动作抗议般的跳动着。这急剧诱惑的场面,居然让胡牙儿一直肿胀下体的马眼处分泌出了一丝晶莹的液体,男人独特的气息四散,房间里顿时情欲气息大作。

蓉儿不动声色的用一只手把胸前的俩点遮住,另一只手却伸了出去摆出了猜拳的架势…

胡牙儿趁胜追击,在蓉儿的纵容下,他凯旋而归。

【嘿嘿,弟妹,你,起身,我来帮你除去里裤】胡牙儿高兴坏了,一副猪哥嘴脸的说。

蓉儿放下遮挡胸部的手,烛光下,雪白的肌肤让胡牙儿又一次的斌住了呼吸。在他的注视下,蓉儿缓缓起身,然后闭上了双眼。

胡牙儿用颤抖的手,将蓉儿的系带解开,轻轻一剥,蓉儿身上便无寸缕。修长的腿间,凄凄的芳草遮挡着神秘的缝隙。淡淡的幽香仿佛是少女发的无言邀请,让对面的男人分享自己最隐私的秘密…

胡牙儿口干舌燥,声音颤抖的问【能,分开点么?】

蓉儿轻咬贝齿,羞的身体都泛起了粉红,半晌无语,最后,娇滴滴的低声轻语道【去床那边吧】

胡牙儿激动莫名,伸手便将面前赤裸的女神抄在怀里,俩人赤裸的身体相触的瞬间,都是微微一震…蓉儿羞涩的用一对玉臂勾住他的脖子。胡牙儿往床上大步走了过去…

他轻轻的将蓉儿放到了床上,自己俯下身,蹲在蓉儿紧闭的双腿间,急促的喘息着。他喷出的炙热气体撞击到了蓉儿的玉腿上,便四下散了开去,确如春药般的,给蓉儿带来了极为强烈的热力和无处发泄的空虚与瘙痒感…他虽然没说话,但蓉儿知道他在等待什么…那一刻,蓉儿或是出于同情,或是为了刺激…或是想拖延时间…又或是想补偿些什么…她捂住了羞红的都能滴出水来的脸…却缓缓的张开了紧锁的双腿,在胡牙儿的面前成为了一个‘M’形…

不断颤抖的双腿显出它们的主人是多么的紧张或是说激动…那缝隙深处,早已泥泞不堪,些许秘泉更是调皮的从桃花源中溢出,缓缓流淌至另一洞穴…又俏皮的滴落在被单上…

如此淫荡的场景,胡牙子哪里还能忍住…大吼一声,一个恶狗扑食,捉住蓉儿的一只乳房,便吸允了进去。他膨胀的下体更是在乱顶乱戳,眼见便要顶进那桃花洞中,整个人忽然松弛了起来…沉沉睡去…

蓉儿娇喘吁吁,对着已经昏睡的胡牙儿说【本待多予你些便宜,可你上来便是…嘻嘻…这可不行,我是李哥哥独有的…】

她讲胡牙儿从身上推到一边,看到胡牙子的鸡巴挺立着,中间的马眼仿佛对她怒目而视,顿时笑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吖!】说罢,便伸手打去。那根羞物竟如不倒翁般的,倒下后又猛的弹了起来,落入蓉儿的手中,青筋暴立,狰狞的对蓉儿无声咆哮着…

【让你凶,让你凶…】蓉儿蹂躏着那不屈的肉棒,那火热的感觉和异样的味道渐渐从蓉儿的手里…传到了…心间…她忽然感觉有些热,口干舌燥不已。忽的想到,这东西这么顽强,倒真的是因为见了美女才如此这般,不由得有些好笑。

她握着手中的火热,感觉自己的心强烈的跳动…贝齿轻咬,犹豫不定…侧耳倾听一阵,忽然定下了决心,也不管睡眠中的胡牙儿,反倒对着胡牙儿挺立的男人雄风说【既然,你这么不甘,便给你些许甜头…】话没说完,她自己却羞红了双颊。

她右腿迈出,轻跨在胡牙儿的腰间,下体便紧紧的和那根铁棒般的东西贴到了一起。她一只手按住了那铁棒的龟头,让铁棒改直立为横放的状态,然后,将泉水四涌的私密之处贴了上去。

【呼~~~唔‧~~~~~呼呼呼呼~~~】随着蓉儿腰部扭动,一阵阵快感从下体传来…虽然…不是真的销魂…却也刺激无比…

【呼~~~也…给你…些福利…好了】蓉儿拉起胡牙儿的一只手,按到了自己白嫩嫩的胸脯上,不断的揉动…

但扫兴的是,随着胡牙儿的沉睡,或是沾染了蓉儿的体液打成了心愿。那狰狞的肉壁渐渐不再狰狞,变得小巧可爱起来…让蓉儿恨得牙根直痒痒…快要被欲望焚烧的蓉儿,值得躺在胡牙儿的旁边,自己用手解决了问题。

随后,蓉儿穿好衣物,用内力把酒水弄干,便来到附近。等我和聂欣嬅好事结束后,才翻身进屋…

… …

… …

… …

听完这段故事的我忍耐不住的将蓉儿又推到在床上,对这个时而清纯时而淫荡又古灵精怪的女子进行了咬牙切齿的报复。

我一边在她身上抽插着,一边恨声道【这么说,我接着酒劲,把聂欣嬅给上了。而你,接着酒劲,也把我那个好兄弟给猥琐了?】

【说的…真…难听…谁猥琐…他啊~~唔~~嘻嘻~~~还真是…猥琐…】蓉儿娇喘着,嬉皮笑脸的说【谁让你…带坏…人家? 恩?…啊~~~ 嘻嘻~~~ 唔 唔 哈 你~~ 唔… 人家…都是为了…配得上你…唔…我们是一对…坏夫妻呢…】

【操 操 操!!】我气愤道【我他妈是醉了…】

【李哥~~哥…你附耳过来…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蓉儿忽然低声说

我立刻将身体前倾过去,蓉儿双手双脚缠住我,轻咬我的耳朵,吐气如兰【最后…我自慰的时候…用的…是他的手喔~~~】

妈比的!!!我顿时红了双眼…  

… …



                                                        (本章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