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77)

久久小说网 2021-01-14 17:50 出处:网络 作者:indainoyakou编辑:@春色满园
          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77)   作者:indainoyakou
          本番禁止!童贞勇者冒险谭(77)


  作者:indainoyakou
  2019/12/2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章「南域」#5


  伊朵入睡后,我拖着满足与倦意参半的身体爬了起来,在冷风侵袭下与守夜
的蕾拉会合。贝蕾妮卡已将南域的氏族据点……应该说是巢穴……全数毁灭,这
边短期内也不会有低端魔物出现,加上瓦尔基莉登场时会盛大地叫醒每个人,其
实没必要特地守夜吧。

  如果是为了製造谈话机会就另当别论。

  「桐真──」

  蕾拉尾音罕见地拉长,她的脚边有着一滩反射不出营火火光的黑泥。我接受
了人不知身在何方的贝蕾妮卡好意,与蕾拉一同把脚踏进黑色泥水中,让本该是
一片空白的文字化为声音在我们之间传递。

  「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可以告诉我。」

  我看着异常冷静的蕾拉。她似乎没发现自己说的话与这两天释出的情感互相
矛盾,也可能是无法不矛盾吧。

  前方火堆传来令人安心的啪嚓声,暖意化解了一时语塞的尴尬,我一手握住
蕾拉置于膝上的手背,点了豪华全餐。

  蕾拉的脸庞迎着橙黄色火光,说起她与堤拉雅安之间的故事。

  她的灵魂身处堤拉雅安的精神世界,眼前的她则是灵魂的複製物。

  我所熟知的蕾拉,在桑莫地牢屈服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个她继承了蕾拉的一切,堤拉雅安却告知她残酷的真实,因此她再也无法
将自己视为蕾拉本人,从此过着只有剥离感的剧场生活。

  她的存在意义,就是扮演好原本的蕾拉。

  理论上毫无情感、只管照本宣科的她,不知何时萌生了一些想法。

  她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具有任何意义,但是她拥有时间,她可以将扮
演蕾拉的时间拿来实现这些想法,或者以蕾拉身分来做这件事。

  「人们会说,重要的是过程。我想累积那种感觉,哪怕其本质毫无意义。」

  蕾拉朝我微微一笑。

  「我想活下去。」

  她先是讶异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接着弯下身来吻了我。

  「接吻的意义。」

  她反过来抚摸我的手背,同样的动作重複好几次。

  「触摸的意义。」

  然后她仰望星光,像是要融入宁静的夜空。

  「探索的意义、争斗的意义、交际的意义、家族的意义。我想以自己的方式
来诠释世上的每一件事物,而非沿用过去的记忆,扮演着我能轻鬆胜任、却毫无
实感的那个女人。」

  蕾拉的双眼闪烁着光芒,有如银河般美丽。

  「我是蕾拉,但不是蕾拉‧穆勒。我不要再为了永远见不到面的她收集碎片
了。」

  她的眼神掠过剎那的惧色,彷彿只是错觉;回过神来只剩下纯粹的自信。

  蕾拉宛如刚出生的新生命,以最大的声音向世界宣布自己的降临──见证这
一切的我,已经无法对燃起生命之火的她弃之不顾了。


    §


  三天能发生多少事呢?

  「不要啦,会被发现……啊、啊呜!呼……呼……!」

  「哦唷!小俩口打得火热唷!这把剑就由希玛姊姊帮你们保管……好痛!」

  『东踏取蜜!』

  可以让小桐真吐三七二十一次口水。

  「呜喔喔喔!凭什么勇者桐真可以一直搞,老夫却没女人好干!像话吗!」

  「究极治癒术。」

  「彻底防……噗喔!」

  可以让身心成长营的大家获得平静或抓狂。

  「主人,向您报告。贾斯帕尔德一众已展开行动,现在我们能以叛国罪及煽
动叛乱罪逮捕他们。」

  「……比起那个,可不可以先帮我治疗伟大桑莫号?」

  「不可以。」

  还能让野心勃勃的大祭司露出狐狸尾巴。

  当我们从南域归来时,办事非常有效率的大祭司已对势单力薄的贵族们威逼
利诱,玛西尔‧维莱尔将这些证据交给暗中行动的法法儿,现在就只差收网这个
动作了。

  但是,率先进入巴黎的并非查理曼与我们,而是从法法兰西隘口赶来的玛吉
克军。

  我们离开期间,驻守关卡的阿尔法队长以激进手法煽动难民营的民众与失势
贵族,在流离失所的平民与王都之间製造裂痕。愤怒的情绪被炒作到了最高点,
不堪民怨冲撞的东门自行打开,玛吉克军混在暴民中长驱直入,攻向兵力尚未恢
复的四大兵营。来到南门外向查理曼接尘兼报告的法法儿,眼见整座王都陷入混
乱、火光四起,瞬间换上黑色武装、以手臂变形出的巨大剑刃指向我。

  「勇者桐真……!我国正要开始重建,你竟敢做出这种事……!」

  痾妳先别生气,我们这边会看时机进城控制局势……还有妳们几个也别太激
动。

  「法法儿小姐,请放下武器。」

  「劝妳别做傻事!」

  「三对一哦☆」

  法法儿无惧于蕾拉、伊朵、希玛的包围阵,但是有人一句话就让她打消当场
砍爆我的念头。

  查理曼两手扠腰、挺起第三条腿,一副跟现场紧张气氛八竿子打不着的憨样
说道:

  「法法儿,妳别怪勇者桐真,这件事我也有一分……」

  「你这王八蛋啊啊啊啊──!」

  「呜喔喔!彻底防御啦啊啊啊……!」

  砰!

  前一秒还威胁要我人头落地的法法儿,突然就往查理曼砍过去啦!查理曼边
防御边快速地瞥了下蕾拉她们,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站出来挺他,就失望透顶
地垂下老二、解除防御惹……!

  「呜咳……!」

  查理曼、肩膀喷着血单膝跪地!

  「究竟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法法儿、好像很担心又拉不下面子地举起巨剑!

  我觉得现在我插嘴大概会被一剑砍爆,大姊和贝蕾妮卡又完全没打算插手的
意思,只能靠保持战斗态势的三位姊姊了!希玛有点疯疯的,感觉会弄巧成拙…
…伊朵奶太小……能够托付的只有蕾拉!

  我向蕾拉帅气地眨了眨眼,蕾拉见状后轻轻颔首,默契成立!怎知她下一步
竟是冲上去砍法法儿……!

  「呜……!」

  匡啷!

  气势磅礡的黑剑与法法儿的巨剑互击弹开,蕾拉趁势冲入巨剑的攻击死角内
,朝向剑身放出究极治癒术!

  咕噜噜──啪!

  法法儿本体变出的剑刃先是像肿瘤般胀大,紧接着啪地一声爆开!

  「呃啊……!」

  法法儿、神情痛苦地倒下!

  「法法儿小姐,请勿反抗。」

  蕾拉、帅气地用黑剑抵住法法儿脖子!

  ……不对啦!我选蕾拉是因为她冷静又可靠,为什么会变成武力镇压啊!

  算了没差,法法儿那种恰查某先挫一挫她的威风才容易听话,我们也没那个
玛国时间慢慢哄她。

  查理曼一边接受希玛的治疗,一边向法法儿说明他已经决定要和玛吉克统一
的事情。但是他讲得既无奈又委屈,一副就是林北这个机八人拿魔剑架在他鸡鸡
上威胁他的样子。对我很有意见的法法儿不意外地上当了。

  「勇者桐真……!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

  好啦好啦林北就是贱啦!还不都是妳害的!

  「我又怎么了啊!」

  当初被妳咬破蛋蛋而死的屈辱与恐怖……给我留下一辈子抹灭不去的心灵创
伤……造就扭曲的人格……所以今天事情才会走到这一步啊!

  「……!」

  啊,法法儿的眼神看起来是当真了。依她的性格与超高责任感来看,说不定
还会转变成真正的心灵创伤……我只好转头向查理曼使眼色。

  只见查理曼无视治疗中的伤口、雄纠纠地站挺起来,「哼!」地一声鼓起全
身肌肉──沐浴在伤口破裂喷出的血水中,帅气十足地说道:

  「勇者桐真!有本事冲着老夫来!别再伤害法法儿了!」

  你──他──妈──的……!

  我懒得鸟这对忙着耍帅与发情的主从俩了,也不管法法儿那双爱心弹来弹去
的眼睛是不是有在注意这边,直接条列式讲一遍:

  两国君王已谈好。

  玛吉克军开始接收巴黎。

  今后不会再有战争。

  然后查理曼憋了三天。

  「三天……!」

  妈的,我说四件事妳只听到憋三天!

  总之我们接下来要準备进城控管伤害,否则无论大祭司还是玛吉克军佔上风
,都会严重波及到一般民众。蕾拉监视着右臂失血却还有力气挺起肉棒的法法儿
,希玛意思意思再替查理曼癒合一次伤口。春意盎然的法法儿这下不会再突然暴
走了吧。蕾拉朝向她的背影和煦一笑,随后低声说了句让我背脊发凉的话。

  「下次就杀了她吧。」

  ……女人好可怕!超可怕的!

  「开玩笑的。」

  仔细想想,法法儿当时除了咬杀我,还干掉特别作战小队的队员。所以不管
蕾拉表面上多么冷静,我总觉得她这句话是认真的。女人真的好可怕痾痾痾……

  法法儿的盘算是收集大祭司的内乱证据,让查理曼以国王身分一口气捉住他
们并定罪处置。大姊的做法则是先利用难民起事,再趁混乱派兵镇压城内守军、
歼灭大祭司势力,若城内贵族还有反抗力量就顺势消灭。姑且不论法法儿那一套
能否让野心毕露的大祭司屈服,大姊可是狠下心要送桑莫最后一程……所以适当
的威吓是必要的。

  必须击溃查理曼复国后凝聚起来的民心。

  击溃特权阶级复出的希望。

  击溃野心家的根基。

  站在我们身后、数以百计的南域桑莫军无不咬牙切齿,但是他们都已知悉我
们正在做、以及将要做的事情,因此大家都默默地眺望失火的王都。

  天色已暗,巴黎东部深陷大火,四处兵营镇压完成。稍早街道上还可见双方
有组织性的攻防,如今也转变成游击战了。

  「勇者桐真,差不多该启程了。」

  嗯……

  「查理曼,以及桑莫王国的诸位勇士,请以见证者的身分留在这里吧。」

  「……妳这家伙兴趣真糟糕啊。」

  从南域归来时,我已向贝蕾妮卡确认过有关蕾拉的事情,以及我的一些想法
。没问题的。

  「玛吉克王国军的各位,一直以来的奋战辛苦了。让我们结束这场战场吧。


  「是的,女王陛下。」

  「好的哦!」

  「陛下……桐真!你在发什么呆啦!」

  伊朵的事情,我无法百分百肯定……但我有了她和蕾拉的帮助,不会再为此
迷惘。没问题的。

  「那么,勇者桐真。」

  啊啊!

  我宣布首都接管作战开始!

  大伙进攻啰──!


    §


  巴黎城内的混乱几可比拟讨伐矮子丕平的战役。兵力不多且缺乏指挥的桑莫
军很快就被镇压,大祭司麾下的修道骑士团也在各主要道路留下大片尸体,然而
由于许多居民响应宗教号召,攻入城内的玛吉克军还得面对据民房而守的大批民
兵。我们迅速理解状况后便兵分二路,蕾拉与希玛前往增援蕾娜,大姊和伊朵跟
我走。

  这些民兵最强大的盟友──桑莫军已停止反抗。

  他们的精神领袖──查理曼不在城内。

  拿下大祭司,这场混乱就能平息。

  所以说,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前面的祭司弟兄安安!本人勇者桐
真AKA神的使者!甲甲帕儿得人在哪里蛤!

  「使者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玛吉克狗打过来了!请带领大家抵抗侵略者吧!」

  「把附近的修道骑士集合起来,保护使者大人!」

  呃,不必那么麻烦啦,你们谁告诉我甲甲帕儿得在哪就好。

  「使者大人请勿担心!大祭司大人有令,为了防止卑鄙的玛吉克狗耍阴招,
他会在安全的地方指挥大家!」

  老狐狸心机好重啊……

  好了,这边就制裁──等等!我的巨乳雷达有感应!

  「使者大人……!」

  「请带上我们……!」

  喔喔!这不是奶宴班底的玛莉露低垂版吗!无毛宣言也在啊!

  这两个巨乳妹子今天不穿祭司服,改穿透明度高达八成的薄纱了,身上还有
鱼市场的味道……在我冒着被伊朵背刺的风险深呼吸时,她们后头有好几个看似
民兵的家伙跑了过来,有的家伙还没穿裤子。

  挺着懒叫的臭男人加上泪眼婆娑的妹子们,应该是不需要考虑了啦。喂!你
们几个!

  「冲三小!」

  哎唷!不认识神的使者唷!

  「使者大人请息怒!这些是我们临时招募的帮手!只不过两位妓……啊……
两位女祭司,得负责在大家上战场前给予祝、祝福……」

  林北队伍欠两个补奶的,你叫他们随便尻个枪上阵吧!低垂版、无毛宣言!
我们走!

  「人家不叫低垂版啦……!」

  「呜呜!谢谢使者大人!」

  后面那群民兵大概也不是很虔诚,当他们发现没办法在死前推上一砲,有很
多人吵吵闹闹地自主解散了。刚才那个和事佬忙着劝大家留下,反被某个气噗噗
的民兵揍一拳。我一手揽着低垂版、一手搂住无毛宣言,在眼巴巴地看着这边的
民兵眼前上演双龙戏奶!

  「呀嗯!」

  「哈啊!」

  喔齁齁!奶子虽然是低燃费版,也还OK啦!

  不过在民兵们挺着鸡鸡流下血泪时,我这边倒是真的被伊朵揍到流鼻血惹痾
痾痾……

  在阿尔法队长那头母猩猩的优势兵力前,自乱阵脚的民兵一下子就被击溃。
我们继续往交战声激烈的几个区域前进,每到一处就以神的使者名义打探大祭司
下落,有被迫劳军的巨乳妹子就顺便回收,然后再帮与之对峙的玛吉克军开条道
路、加速当地沦陷。

  结果从王都南区、西区到北区都没有大祭司蹤影,蕾娜她们所在的东区也没
发现可疑人物,只剩下被陆续集结的玛吉克军和愤怒的暴民重重包围的王宫了。
万一那只老狐狸还孤伶伶地坐在王座上就更浪漫了吧。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因为王宫有莎拉拉、咪咪卡,以及法法儿準备用来压制
大祭司一派的莉莉姆们。这堆公猫(加一只母猫)不像法法儿那么死脑筋,忠诚
度有如伊朵的小奶虚无缥缈,加上里头还有我的债主们,根本连打都不用打就直
接给请入宫。

  「勇者桐真……主人和法法儿呢?」

  他们在外头等着,说不定还在进行激烈的魔杖对决。

  「嘶嘶!嘶嘶!勇者桐真的鸡鸡有怪味溜……」

  啊!妳这家伙!别一见面就闻别人胯下好吗!

  宫内有少量正规军及修道骑士留守,我们安抚了战战兢兢的军官们,替即将
倒在大厅与走廊上的修道骑士默哀一秒钟,一路向王座──附近的某间秘室前进
。路上或徘徊或逗留的老面孔逐一加入,每只都学起咪咪卡的坏习惯、见面就闻
人家懒叫,还都他妈一脸失望地叹气!叹屁啊!

  「小弟你这屌……有很奇怪的骚味啊。」

  那是伊朵汁谢谢。

  「小桐真大人身染重疾涅。」

  那是伊朵的鹹水鲍味谢谢。

  「夏露露、超失望……」

  那是伊朵三天没洗澡的特浓鹹水鲍味谢谢。

  「你是要讲几遍啦!」

  噗痾……!

  鼻、鼻血又粗乃丸惹……!

  莎拉拉!快用妳无敌的紫色之奶想想办法啊!

  「啊……总之先冰敷吧?」

  奶敷啦!

  算了,小妮子的死鱼眼正紧盯着我,这样就算是莎拉拉的完美紫乳也无法静
下心来好好享受。

  大祭司城府虽深,却料不到查理曼背后有个持家持国的好女人。他以为王宫
守军、莉莉姆与修道骑士是同一阵线,殊不知寥寥无几的守军起不了作用、只求
自保,大战之前入宫协防的莉莉姆则是根本不听话。我们就一边收服把王宫当自
己家到处跑跑跳跳喵喵叫的莉莉姆,一边将打完招呼的修道骑士们放倒在地。如
果说这就是大祭司的最后战力,那也太不堪一击了。

  进入秘室前,我还以为会出现玛莉露等人被胁迫、只好由我牺牲自己(反正
会复活)换得乳妹疼的好康事件。结果房内只有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等候报告
的大祭司,以及几个看似正轮流帮他素懒叫的女祭司……欸干!你不是甲甲吗!

  「勇者桐真大人……您来到这里,表示援军来了吗!」

  你可不可以别一边摆出喜出望外的得救表情、一边按住女祭司的头,很不苏
湖。不,应该说我他妈妒嫉到爆。

  「啊啊,纵使我已将身心奉献给神,到底是凡人的肉身之躯……」

  别找藉口了,你只是看大势已去想爽一发吧。妈的,跟外头的民兵一个格调
啊!

  「唔,要射了……」

  跟林北讲话的时候不准射精喇啊啊啊──!

  在这紧要(?)关头,许多人不约而同地展开行动!

  「唔──喔──」

  大祭司一格一格地射惹儿。

  『嗡──嗡──』

  奥瑟雅缓缓飞出去了。

  「别──动──」

  伊朵慢动作飞跃了。

  「喵──喵──」

  咪咪卡这憨包扑倒我了。

  象徵人类衰败的年迈白鹤翱翔之际,连剑带鞘飞出去的奥瑟雅撞歪了两颊红
润的女祭司;女祭司呀地一声跌往白鹤舞动的领域外,伊朵的匕首咻咻咻地来到
大祭司脖子前;大祭司那副讚美天神的愉悦表情噁心地映入我眼帘时,咪咪卡正
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上舔舐手背的汗毛。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场只有我一人被压制在地,但我还是要说……甲甲帕儿得
!把你的懒叫收起来,你有权保持沉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祭司最后的奋起,就这么伴随他那软趴趴的老二划下凄凉的句点。


    §


  阿尔法队长比我预料得还早入宫,守军没有反抗,暴民都挡在外头,王宫内
暂时还是一片祥和。我以为用玛吉克军的名义佔领王宫,一切就会突然落幕,结
果好像还有点时间给我做心理準备。这里不得不向母猩猩表达感激之意,因为她
除了用战友式拥抱趁机卡我油以外,还带来两枚金笛与铃兰托她转交的半打金色
小药丸!

  「勇者桐真,看来还有点时间呢。」

  啊啊!大姊您辛苦了!

  对了,有件事在南域忘了说,我想跟妳商量东方边境的事情──我话还没说
完,大姊就抬起掌心微笑示意。

  「贝蕾妮卡都告诉我了。你就放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贝蕾妮卡……

  『怎样?』

  ……靠北!别突然心电感应啊!

  『叽嘻嘻……』

  有了贝蕾妮卡的帮助,我曾答应巢穴头目们的事情应该能圆满落幕吧。五星
懒叫俱乐部就真的没办法维持下去了,毕竟小桐真即将跟着我毕业。既然如此,
嗯,那就豁出去啦啊啊啊!反正林北有一堆补品可以吃,区区几只吸精鬼没在怕
的啦──!

  伊朵!找房间!越大越好!

  「嗯……!」

  小公主……痾,妳们也在啊!

  「桐真先生,我们也来帮你!」

  真的吗!小公主跟奇酷比确定要参一咖吗!

  「嗯嗯!我最喜欢派对了!」

  「交给我们吧!不过你打算办什么趴?」

  啪啪趴。

  「欸?」

  「蛤?」

  具体来说是把伊朵操到乒乒乓乓,顺便餵饱咪咪卡她们……所以妳们是要跟
我们滚床单还是纯粹想大吃一精?

  「太、太下流了……!我才不要……!」

  「禽兽不如啊……!桐真‧查尔斯,我错看你了!」

  喔是喔,那妳们去旁边凉快吧。下面一位!

  「勇者桐真……呼呼呼……」

  这令人鸡皮疙瘩的声音──欧三欧也来了吗!

  转头一看,出现在走廊彼端的果然是身穿女警制服的欧三欧,她身后还有个
保镳般的光头‧大只女‧威玛。

  「呼呼……呼呼呼!」

  干!呼屁呼!听到妳的阴笑声蛋蛋都会缩起来啊……!

  虽然应该要礼节性地寒暄几句,不过林北忙着开团搞最后一波,所以再会了
!妳这个机掰人!把握时间跟威玛磨个豆腐什么的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磨啦!」

  跟欧三欧好聚好散后,我拦下不晓得在忙什么的莎拉拉,问出玛莉露她们的
所在处,使命必达的夏露露立即出动!

  「嗨唷──!夏露露、出发!」

  另外再派本俱乐部的优秀公关小姐去通知蕾拉她们!

  「咪咪卡……会被杀掉的说……」

  这逊砲关键时刻居然派不上用场……那就蒂蒂乌!

  「嗯哼?」

  今晚加量不加价,多餵妳一发!拜託妳了!

  「三发我就去。」

  好那掰掰。

  多一发!谁肯去!

  「唉,真拿你没办法涅……两发的话。」

  「讨价还价烦死啦!小弟,我来!」

  「啊……那一发也可以!一发就好涅!」

  「呜呜……!妳们都闪开!这是本小姐的!」

  「蒂─酱早就出局了涅!」

  「才没有出局啦!」

  其实佩佩蕾那家伙也不太在意吃不出味道的东西,她单纯觉得为这种事纠结
很烦躁而已。最后就由互不相让的蒂蒂乌和皮涅涅来比比看谁传达的速度更快。

  我看着胸无大奶的莉莉姆们拌嘴的光景,感慨万分地拍了拍莎拉拉肩膀,抖
抖眉毛对不自觉地骚了我一把的莎拉拉暗示一番。毕竟现在没有八足姬的黏白巨
乳、赤羽姬的蓬鬆大奶、黑狼姬的豪迈爆乳、铃兰姊的野性ㄋㄟㄋㄟ……所以蕾
拉、希玛和莎拉拉缺一不可啊!

  「咦……我、我也要?」

  那还用说!

  难道妳不想把握最后机会吃吃高品质精液吗?想齁?想的话就用妳的奶子来
换吧!

  「呃……!」

  好的,没时间让妳犹豫了,直接列入名单!

  接下来还缺什么呢……还有谁能召集呢……正当我寻思该揪谁的时候,随我
一同入宫的巨乳妹子们出现了!

  「使者大人……不,勇者大人……请允许我们参加吧!」

  低垂版……

  「複杂的事情不是很懂啦!不过说到人奶宴,我们可是专家哦?」

  无毛宣言……

  「喂喂,两位前辈都打算参加了,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管!」

  妳是……三分之一!

  「大家一起为勇者大人的人奶宴贡献一分奶力吧!哦──!」

  低燃费的大家!感恩再感恩!本人勇者桐真在此承诺,绝不会忘记揉爆妳们


  这样人应该找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向厨房那儿打点一下。饿着肚子可不
能好好打砲啊!

  「查尔斯大人!吃的喝的就交给我吧!」

  喔!谢啦!话说这大龄剩女般的声音……

  「请放心!我对太小的没兴趣,只要佩大人一个就满足了……!」

  BBA也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吗!

  「青春什么的随便啦!重点是佩大人的零距离内射超爽……!呜嘿嘿……!


  法兰姬队长不在我的守备範围内,但她的乳形还不错,又能帮我坦掉旁边那
只逃跑失败、被迫跟发情BBA晒恩爱的佩佩蕾……好!就让我们携手作战吧!

  「喔耶──!」

  BBA、奋起!

  「不要啊……!」

  佩佩蕾、嘴上说不要结果还是勃起!

  「桐真!房间準备好了唷!」

  喔喔!

  万事俱备!

  最终决战啦啊啊啊啊啊──!


  《第十章 完》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