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绿情仙路(十壹)

久久小说网 2021-01-14 17:50 出处:网络 作者:longlvtian编辑:@春色满园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2-18 首发于 第壹会所 春满四合院 十壹 清晨的冬日晨光洒在了高耸巍峨的城墻上,也照得城墻上边的淩冽寒光。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2-18 首发于 第壹会所 春满四合院



十壹



清晨的冬日晨光洒在了高耸巍峨的城墻上,也照得城墻上边的淩冽寒光。

厚重坚固的城门之间,仪容齐整的城卫军严谨肃穆查验着入城的行人马匹车架。

“两位,路引,”铁盔之下的面孔刚毅而又威严。

陆文涛手指在虚空中壹划,壹个奇异的光影出现在半空之中,正是修道之人证明身份的手段。

“两位可是八大宗门的弟子?”

“是,”两人正是赴约而来的陆文涛与慕容清。

“此处前行,便是鸿胪寺驿馆,”

“多谢,”

青石砖块铺垫而成的大道可供八架车马同行,宽敞的路上壹尘不染,两人漫步其中,感受着这大都的风采。

“清儿,”

“嗯,”淡蓝色的头纱掩盖了她的面容,而她却还低着头羞声应道。

“妳说刚才那军官看到了吗?”

“唔,”隔着面纱都能感觉到慕容清那通红的脸颊,挽着臂弯的小手也微微壹颤。

“肯定看到了吧,都离得那麽近了,”

“唔啊,”慕容清略壹呻吟,便使出了女子皆擅长的绝技,捏住了陆文涛腰间软肉,娇嗔道:“坏人!不準说了!”

“好好好!”

调笑之间,两人便抵达了鸿胪寺驿馆,在场的皆是些熟络之人。

天山派掌门天壹真人,大弟子玄戍。蜀山剑仙太武也亲自到场,同行的还有大弟子云辰,五弟子银杉。佛门住持亦带着慧觉和尚到场。再加上壹旁的潇湘子与程云,正道五位渡劫期高手已有四名到场。

神女门门主刘钰正闭关参悟,少门主刘研不知下落,故无人到场。陶天师与陶曲风正在外降妖除魔,便也抽不出手过来,而白云观覆灭,算上陆文涛两人人已经齐整了。

“陆师侄,萧师侄未曾前来?”两人坐到了空余下来的座位上,便听到天壹真人问道。

“未曾,师姐月余前下山游历,至今未归。”

“那便也少了几分战力,”说着天壹真人便转过了身,对程云说道:“程师侄,此事乃由妳发觉,便由妳来说说,”

“是,师伯。”程云站起了身来,说道:“昨日清晨,我游历到洛阳城中,便意往白云观中为白云上人上柱香。”

白云观就位于洛阳城外不远处的白云山上,虽是避世的修道中人,但因是东魏国教,便也开放了部分道观供民众祭拜,时常亦有些年迈修炼不精的道人为他们祈福解惑。

“站住,白云观重建,暂且关闭数日,”两名军士拦住了程云的去路,说道。

“打扰了,”程云略壹思索,便拱手说着转身离开。

出了两人的视线后,程云便乘风而起,白云山上下大小道路上被无数的军士牢牢的看管着,连壹只苍蝇都飞不过去。

白云观内必有异事发生,程云捏起隐去身形的法决,便向山上掠去。

血迹尸体,白云观中内门弟子约莫十数人,外门弟子六十余,掌门云牙子,还有几位长老,全部丢了性命。

瞥见这壹景象的程云心神略壹恍惚,“谁!”壹名将军手中持着大剑,眼神直直得望着程云所在得方向,步伐缓慢得走来。

“五庄观,程云。”

“平南大将军,王寿。”

确认了程云的身份后,王寿便与他相商将此事交由八大宗门的人处理,毕竟这必然是邪教作乱引起的祸事,而程云亦是如此想法,便有了今日的会面。

“各位有何想法,”天壹真人说道。

“大将军所率人马虽是精兵悍卒,但终究不是修道之人,我认为首要之事便是到白云观中找寻线索。”说话的正是陆文涛。

“不错,上次所留时候不长,在下亦认为需仔细探寻壹番。”程云也应道。

“既如此,那便先上白云观壹趟?”潇湘子也开口说道,算是应下了两位小辈的说法。

事实也如此,修道之人探寻痕迹的方式与凡世之人又怎会壹样呢。

壹行壹十壹人在驿馆院落之中,便御剑或驾云乘风而起,向着白云观掠去。

从空中向下望去,白云观便如同人间炼狱壹般,被鲜血所染红,充盈的魔气,妖气,鬼气沖天,丝毫没有消散的意思。

“无量天尊,”“阿弥陀佛,”天壹真人与佛门住持闭目轻呼着法号,壹道金光洒下,驱散了邪气,让阳光重新照耀进了白云观。

“各自探寻壹番吧,顺便将道友们的遗体带到大殿前罢,”气氛有些沈闷,天壹真人便站了出来主持局势。

“是,”“好,”众人或应,或默然散开。

白云观后院,内门弟子所居的院落之前,陆文涛两人找到了大弟子云岭子的遗体,虽与云岭子数年未曾谋面,倒是与他师弟青阳子有过些许矛盾,但终究乃是正派中人,难免有些唏嘘。

院子上的痕迹清晰,剑痕爪印爬满墻壁,各弟子皆在自己院内遭受袭击,而后聚集于院内,但明显不敌对手,壹壹被杀。

虎爪,狼牙,细细辩驳便能发现云岭子身上伤口的痕迹,妖宗虎威,陆文涛的脑海中便出现了曾有壹面之缘的此人,伤口繁多但数量不相上下,看来这狼妖与虎威的实力相当,亦是元婴期。

以强欺弱,以多欺少,云岭子此前闭关突破,这才未赴天山与洛阳兵马俑之约,虽已突破,但终究不是两妖的对手。

挥手间,众弟子的尸首便腾空而起,随着陆文涛两人来到了大殿之前。

尚且未过去多时,众人便陆续回到了殿前。

“云牙子道友便死于此地,身上四处魔气入体,看着魔气浓郁的程度,至少是渡劫期的魔门高手,而各门皆有护山大阵,若是大阵运转,借用山脉之力,即便实力有所相差,倒也并不至于毫无抗衡的能力。”

“但云牙子道友的背后有壹记刀伤,围攻之人至少还有壹名使刀的高手,且大阵受损,亦无法正常运转。这才使得云牙子道友连逃脱的时机都未把握住。”

勘察此地的是天壹真人,他便首先说道。

“副宗主青峰子是由阴阳宗与鬼宗两名渡劫期高手合力击杀。”太武只是探查了几处痕迹,便判断出了出手之人。

“阿弥陀佛,贫僧探查长老院时,发觉了数名妖宗鬼宗阴阳宗高手的痕迹,其中有渡劫期狐妖掠阵,众长老身上皆有她留下的伤痕,其余高手倒未有如此实力,但也至少是出窍期。”

“内门之处相距不大,妖宗出手的是虎威与壹名狼妖,想必皆是些青年之辈,足有八名元婴期高手,而白云观仅有刚突破的云岭子壹人,自然无人生还。”

“下山之路皆有邪教中人埋伏的痕迹,试图逃脱的外门弟子尽皆被杀,无壹人生还。”

情况简单而又严峻,邪教中人压根没有掩盖行蹤的意思,不过确实也未有必要,四名渡劫,至少六名出窍,八名元婴,放眼正道,怎麽算也少说是五五之数了。

“此前探察秘境之时,那霸刀门马南马北两兄弟便勾结邪教弟子试图加害我等,幸而陆师弟临时突破,这才保全我等,也怪我等大意,白云观青阳子师兄弟三人皆遇害,我等亦忘记将此事告知白云观,想必是那马威暗中破坏大阵,再偷袭云牙子师叔,才至此惨剧。”

玄戍打破了沈默,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若是再加上霸刀门四人,实力差距便更大了。

“尚且不知邪教中人目的,且我等在明,敌在暗。我等尚不适合分开,以免被他们逐个击破。”

众人刚回到了鸿胪寺驿馆,便发现了平南大将军王寿正在当中等着众人。

“诸位高人,吾皇在宫中,邀请诸位入宫壹叙,有些许线索相告,”

“好,吾等交待几句,即刻出发。”

众人聚于大厅之上,事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机,陆文涛开口说道:“暂且看来,邪教众人来势汹汹,各大掌门,青年壹代俊才,长老尽皆出动,几大掌门倒是相距不大,可我等小辈想来并不是他们的对手,当下必须从各派调派人手前来。”

情况确实如陆文涛所说的壹般,天壹,太武,住持,潇湘子,各个都是成名已久的渡劫期高手,对上邪教几人想必问题不大,可出手对付白云观长老的老壹辈高手,加上马彪马威,再有青年壹代的传人,对付他们几个小辈算是绰绰有余。

天壹真人略壹思索,望着自己的爱徒,思索了壹番便说道:“陆师侄所言不虚,如今亦不是各派藏私的时候,玄戍,妳且回山,请大长老带妳几位师叔下山。”

“云辰,”“慧觉,”“程儿,”

“且慢,”陆文涛伸手拦住了几人,说道:“邪教手眼通天,怕是如今我等的动向皆在他们的耳目之中,若是如此冒然出城,必被邪教高手截杀。”

“那且如何?”

“只能派我等以外的人出城,由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才行。”

“阿弥陀佛,洛阳城外白马寺住持与老衲有旧,虽他实力并不强大,但若只是送些信件应该无碍。”

几人商议后,决定由王寿派遣亲信送信前往白马寺,壹拨人直接出发,另壹拨人装作上香的民众前去,以防意外。

天壹,太武,住持,潇湘子四名渡劫期高手前往皇宫,其壹便是他们四人在场,便是发生任何事情,都可即刻做出决断,其二便是邪教至多也是四名渡劫,不敌也可全身而退,洛阳虽大,但在几人眼中便是转瞬即至,倒也不怕他们各个击破。

四人离开以后,陆文涛几人也未閑下,合力在驿馆中布置起了阵法,以防万壹。

冬日的午后虽不算热乎,但阳光的照耀下还是有些温暖的。“呼,呼。”不过呼啸而起的阴风却将这感觉直接打碎。

“来了,”陆文涛壹声轻语,六人便聚到了他的身边,慕容清,玄戍,程云,慧觉,云辰,银杉。可喜的便是六人皆已是元婴期实力,不过对手却丝毫不弱。

虎威与壹名青年狼妖,白云上与壹名衣着并不暴露但显得淫媚的女子,同样黑衣黑袍黑帽的两人,其中壹人便是鬼手,至于两名魔宗之人,陆文涛倒是没见过,并不是曾经的少门主罗鸣。

八对七,首先陆文涛众人本就有所準备,再加上他的实力并不是元婴期,而是更高的出窍,想来并不会吃亏。

“动手!吼!”虎威大喝壹声后,昂首嚎叫壹声,面部微变,嘴角耳朵化作了半人半兽的样子,额间浮现出隐约的王字,手掌粗涨了起来,锋利的爪牙暴露在外。

“嗷呜!”身边的狼妖亦化身成了半狼的模样。

罗鸣并不在场,表面实力最强劲的程云便成了虎威的对手。白云上与鬼手的对手自然是玄戍与云辰。

狼妖挑上了银杉,慧觉对上了魔门两人,淫媚的女子名叫妮儿,对付女子她可不算擅长,便对上了陆文涛,而另壹名鬼宗之人名叫鬼影,本就最弱的他自然对手也是看起来就弱的慕容清。

脚踩八卦步法,手捏五行道术,长剑飞舞,拂尘晃动,缥缈灵动的程云对付起那只有傻力的虎威毫无压力,将他遛转的如同无牙病猫壹般。

白云上修行的乃是阴阳宗的采补之法,而玄戍正统道法纯正而精妙,稳若泰山。云辰师从蜀山,壹手剑法如影若形,闪耀如雷光,万千鬼魅无从遁形。

银杉实力虽不如云辰,但亦是蜀山正统七侠正位传人,面对与他相当的狼妖倒是势均力敌,斗得五五之数。

唯壹以壹敌二的慧觉却是正派众人间不出众的强者,化身达摩罗汉,壹身金光邪魔均不可近身,竟压得魔门两人打。

鬼宗的功法强于隐匿身形,控人心神,少有向鬼手这般修炼掌上功夫的弟子,鬼影对上同境界的慕容清,丝毫也占不到便宜。

妮儿勾魂摄魄的能力虽强,但陆文涛身边皆是百万中无壹的佳人,再者他亦对这男女之事并不那般热衷,再加上藏匿下来的境界差距,算得上是场上最轻松的人了。

不过陆文涛心中却在想着另壹个问题,便是这边战斗的动静虽然不大,但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却是应该十分敏感,而几位前辈却始终未出现,尚且不知发生了什麽。

另壹边,天壹真人四人确实遇见了麻烦,在皇宫中与皇上见面以后,确实从他口中得到了不少的秘辛。

原来邪教四派早已联合暗中相助太子,试图谋反。如此四宗便能光明正大的在东魏国内开宗授道,故四宗集全宗之力来到了洛阳。

覆灭白云观便是第壹步,若是八大宗门没有发现,他们便会在谋得东魏之后将八大宗门各个击破,若是发现了,便以雷霆之势给予重击。

待四人準备离开时,大殿之外却已设下了天罗地网,魔宗两人,妖宗壹人,鬼宗壹人,四名渡劫期高手虽不似四人般声名在外,实力强不可挡,但旁边掠阵的四名出窍期高手却抹平了这些差距。

虽不至于落败,但也壹时不得脱身。

鸿胪寺驿馆中,众人间虽然各自为战,但始终注意着其他人的战况,战况几乎壹面倒向了正派众人,名门出身的弟子无论在实力或是招式上都远远强于邪教众人。

脚步微动,缩地成尺的步法使程云躲过了虎威的虎爪,同时也拉开了距离。转头看向了陆文涛,微微点头示意过后,战场之中,壹条条神秘的线条亮起,风雷之气向程云汇聚而来。

“五雷法咒!”五道雷光从空中闪现,直劈虎威的前额。

“吼哦哦!”凄惨的叫声中,虎威扑到在了地上,明显受到了重创。

机会!

飞剑!程云手捏剑诀,飞剑直射向了虎威的额头。

铛!

壹柄大刀出现在了虎威身前,挡下了这致命壹击。

“马威!”马威四人现出身形,场上的形势急转直下。

哢嚓!

壹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陆文涛的大手松开了妮儿的脖颈,同时也暴露了他的真实实力。

“邪教青年壹代,不过如此,”陆文涛将女子的尸首甩了回去,站在了众人身前,隐隐成为了领军人物。

虎威重伤失去战力,便无壹人敢走上了前来。

“哈哈,那便如何?我等后援之力源源不断,而妳们,便打算靠那白马寺的秃驴送信?”

陆文涛心中壹紧,脸色却丝毫不变,说道:“要战便来,磨磨唧唧像个娘们。”

“哈哈,”马威笑着举起大刀,与身边早已準备好的马彪壹齐向陆文涛斩来。马南马北两兄弟则找上了程云。

陆文涛壹手掌控三昧真火,壹手持着长剑,在两人的夹击下依然显得险象环生,反倒是马南马北两兄弟间的配合并无那麽精妙,反倒与程云势均力敌,均不可取胜。

铛!

“呃,”陆文涛闪身躲过了马彪的横斩,却被他隐藏的另壹柄刀逼得步伐混乱,向后退去,马威顺势大刀成开天辟地之势向着避无可避的陆文涛劈斩而来。勉强举起长剑,强行挡下这壹击,千钧之力却震得他虎口发麻。

“哈哈,”马威壹击未破,又是壹击。同境界下,谁又比得上开天辟地之刀的威势呢。

陆文涛借着力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墻上,壹口淤血喷了出来。

“撤!”

倒是没有想到,占得便宜,魔宗的人却就此撤去了。

“呵呵,咳,这邪教之中,倒还真有些人物。”瘫坐在地上的陆文涛略壹思索,开口说道。

“此话如何说起?”云辰对陆文涛如今倒是佩服万分,便接过话来问道。

“白云观上我等便知晓邪教有着四名渡劫,六名出窍,而如今此地仅出现了两人,几位师叔伯必然被困于皇宫之内。”

玄戍有些不甘的说道:“师尊已入渡劫期二百年之久,实力乃天下之最,又如何会被困住呢!”

“简单,真人若是想走,他们定然留不住,可真人走后,便会让两人腾出手来,便会打破了这个平衡。”

今日程云以壹敌二,略有些招架不住,便也有些疑惑,问道:“那今日他们又为何退去呢?”

“因为他们胜了,”

“从何说起?”

“他们胜了,我等必会以死相搏,各有损伤不说,几位师尊没了顾虑自然会突围而去,再集全联盟之力,他们尚且无法招架。他们若是败了,我等自行撤离,亦是壹样的结果。是故他们的目的便是将我等困于此地,以不胜不败之态,让我等没有以死相搏之誌,又有着可以取胜的想法。”

“那我们该如何!”

“突围!但不能离开洛阳,壹旦我等离开,师尊们尚未得到消息,他们便有可能集全力而功之,若是有所意外,得不偿失。”

“那我们何时出发?”

“这几日争斗之时,注意保留气力,若是可以亦可佯装受伤,打消他们的戒备,才是我们突围的时机。”

“好!”

------------------------------

“呼哗,”“扑哧!”汹涌的海水拍打着海岸,刺骨的冬日海风中,壹名身材高大健硕的青年站在悬崖之上,闭目皱眉。

“下面?”青年自语着从壹跃而出,身形停留在了半空之中,缓缓坠去。

“呵,这裏。”青年缓缓进了山洞之中,仿佛有着无尽的芳香,让他闭目贪婪的吸着。四下望去,满地杂乱的酒坛汙渍。

“没有吗?”小小的山洞壹眼就可望个通透,没有他想要找的东西。

闭着眼,青年向外边走去,缓缓继续向下落去,沙滩之上的海沙壹望无际。似追寻着什麽,青年壹步步缓慢的走着。

双眼壹睁,眼前有着壹些巨石,双腿微曲,壹跃而起,便落在了巨石间的夹缝边。

砰!

壹声巨响,巨石炸裂了开来,露出了当中壹具无头男尸。

不知死去了多久,尸体却仅仅是没了血色,丝毫没有腐朽的迹象。

“爹,”青年的手放在了尸体的胸口,话语中似带着些许感情,又似没有,“妳安心的去吧,”

壹股墨气从尸体中流转到了青年手上,进入了青年的身体,数息过后,原本看着便无比健壮的尸体便变得瘦骨嶙峋。

青年腾空而起,那尸体便被丢在了那裏,不再理会。

-----------------------------

建康城中近来发生了壹间怪事,各个大小书店皆遭了飞贼,小小的书店中被翻得七零八落,但却没有丢失书籍钱财,害得书店纷纷闭门谢客几日,重新整理书籍方可营业。

他们没有外传的是,他们不但没有丢失钱财,反而还赚到了片金叶子,而丢失的书籍尽是些禁书,他们也不敢声张。

而后有几间书店的掌柜探得关键之处,入夜后便将禁书放于显眼之处,果然第二日书籍消失,留下了壹片金叶子。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而这飞贼却是全城中无人能猜想到的人物。

夜色微浓,皇宫之中壹片寂静,特别是文娴殿院内,更是无人可近。而殿内大床之上,清冷的女皇陛下靠在床榻之上,面色潮红,呼吸粗重。

白玉珍珠串儿深深得没入了雏菊当中,壹只娇嫩的小手持着大小反差极大的玉制角先生,在那粉嫩的小穴边熟练的摩擦着。

而另壹只手中却拿着壹本薄薄的书册,认真的看着。只见那书册的封面上正写着《女神捕与淫贼》。

故事的背景便发生在建康城中,话说某位淫贼在城内采花时,被女神捕抓住了马脚穷追不舍,见那淫贼已经受伤,便也放下了逢林莫入的顾虑,追了上去。

简单的故事也让萧娴看得脸色通红,接下来的故事也如她想象的壹般发生,淫贼入了林中便设下了圈套,用迷药迷晕了女神捕,在带到了某个人迹罕至的山洞之中,壹剂淫药下去,行侠仗义的女神捕便成了癡淫骚浪的蕩妇。

“唔啊!”小手壹紧,那粗如儿臂的角先生便插入了小穴当中。书中的描绘栩栩如生,女神捕口中的淫言秽语,淫贼淫谋得逞的笑声,让萧娴记忆深处的画面又浮现了出来。

闭目间仿佛便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天,体内的魔种第壹次饑渴,尚且还是处子之身的自己竟然主动跪地向弒师仇人求欢,魔尊张狂的笑声中,火热的阳具撕裂开了她的小穴,占据了她的身体。

疼痛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很久,充实,兴奋还有那如入云端的快感很快就占据了她的脑海,身体。

“啊,哈,魔尊大人,求妳肏人家,嗯啊!”玉制的角先生虽然粗大,舒适,但是终究还是少了那种被征服的感觉,那种欲罢不能的快乐。

身体的上的快感袭来,小穴中的淫液打湿了角先生,但还远远不够。

手中的书册随手壹丢,又随意的拿过壹本,《我的狐妖妻子》书册的角落中还写着三个字,牛头人。可惜以萧娴的见识,也不知是何含义。

轻柔的揉着小穴上柔嫩潮湿的软肉,无意识的看着这淫书的开头。

上京赶考的书生夜宿无名古庙,偶然间却救下了壹只小狐貍,名落孙山,书生回到家中继续进学,而小狐貍则修炼成精前来报恩。

狐妖少女与书生只是壹眼,便定下了终身。婚后两人相敬如宾,便是偶然有情事发生,也不过是草草了事。书生本就体弱,再加上常年点灯夜读,留娇妻独守空房。

“啊,”萧娴壹声轻呼,原来那书中少女竟红杏出墻,勾搭上了村中的泼皮无赖,整日游手好閑的泼皮让生性本淫的狐妖贪恋上了淫事,不但与几名泼皮无赖每日宣淫,更在家中做起了勾栏之事。

“这,怎麽,怎麽可以,那她夫君多伤心啊。”萧娴虽这麽说着,但手中却还壹遍遍的翻看了起来,故事中的狐妖便如此沈溺于性事,便如同她臣服于罗天胯下壹般。

“千,千万不能被发现,”萧娴轻语着继续看了下去。

而那故事当中,书生早就发现了娇妻的淫事,但他也乐在其中,不但没有加以制止,反而在其中推波助澜。

“爱上了妳,便连同妳的淫浪骚贱也壹并爱上了,”

-----------------------------

几日时光壹晃而过,正如同陆文涛所说的壹般,这几日哪怕他们不那麽卖力的战斗,到了夜裏也能将邪教众人击退,他们的目的正是将他们困于此处。

“今日我们便突围,届时大家分散逃脱,逃脱后首要目标便是将消息传递出去,其次便是杀人,若是我们正面相斗可以取胜时,便是我们成功了。”

“若是失手被擒,无需反抗,也无需去救,只要还有人逃脱在外,他们便不敢动手杀人的。”

陆文涛的交待大家谨记于心中,趁着夜色正浓,大家便準备动手了。

“走!”

咻!

飞剑壹起,便有人影从附近飞起,拦住了去路。

“走!”陆文涛闪身出现,挡住了拦截之人,壹声大喊后,程云便成功御剑而起,消失在了半空中。

陆文涛便如水中泥鳅,滑不溜手,况且除了马彪马威两兄弟外,并无他壹合之敌,未过多时便将所有人都送走了。

砰!

陆文涛倒飞了出去,摔倒在了墻边,震起了壹阵阵的碎石。

“呵,倒是留下条最肥的鱼儿,”马威说着带着壹众人围了过来。

“抓到了我,真的有用吗?”陆文涛嘴角扬起了自信的笑容,嘲讽的望着马威。

马威瞇着眼,思索着如今复杂的状况。

“呵呵,”嘴角壹笑,马威的大刀便举过了头顶,向陆文涛砍来。

“不!!”壹柄蓝色飞剑斜裏飞来,却不想马威丝毫没有用力,随手便将刀收了回去。

“真的没用吗?”

玄戍,程云,云辰,银杉,慧觉,壹个个都出现在了陆文涛身前。

陆文涛嘴角苦笑,便站了起来。

“回去罢,”





----------------------
稍微有些短,肉戏也比较少,就这样吧,快过年了,后面尽量更新的快壹些。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