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同人】风月野史之春色 第13章

久久小说网 2021-01-1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iceface编辑:@春色满园
【风月野史之春色】第13章 坦诚相告 作者:iceface 2020/11/25重发四合院   随着侍女的引导,範铜穿过几道走廊,慢慢步入了练武大厅,只见空旷的演
【风月野史之春色】第13章 坦诚相告

作者:iceface
2020/11/25重发四合院


  随着侍女的引导,範铜穿过几道走廊,慢慢步入了练武大厅,只见空旷的演
武场上,柳琴儿正在演练一套精妙的剑法,剑意一会如少年侠客般潇洒至极且大
开大合,一会又如闺中少女般柔情千转却暗藏杀机。

  範铜正思虑间,只见柳琴儿收了剑,停止了练习,接过侍女递上的丝巾,擦
去了额头上密布的细汗,向他们缓缓走来。

  这下範铜才看清柳琴儿的装扮,只见她一身翠绿色的短打劲装,贴身合宜,
很明显是为了练武方便而穿着的。镶着金边的白色腰带在纤腰处紧紧扣住,显得
不胜一握,同时还让她本就饱满的酥胸更加显得高耸挺拔,加上那双修长的大腿
,将她娇美无匹的玲珑曲线展现无遗。

  再往上就是她那张秀丽无匹的俏脸,此时她一头乌黑的秀髮简单向后一扎,
比之平时的居家装扮多了几分英气,远山眉和黑亮动人的明眸,和那有如名匠雕
塑一般的琼鼻,以及那张小巧可人的樱唇形成了立体优美的曲形线条,搭配得不
可谓不完美。

  饶是最近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于凤舞身上的範铜也不得不承认,柳琴儿这个
当年的军中之花,如今天龙府的二夫人,即使比起姿容绝世的美女战神,单从容
貌而言,柳琴儿也没差得太多,加上她那难以言喻的圣洁气息,同样让人难以自
已。见到眼前美人这诱人模样,範铜不由得心中一动。

  然而,範铜见到此时柳琴儿的粉面上却带有一丝不太自然的惨白之色,不知
道是不是之前练剑用劲过猛所导致的。

  柳琴儿走到他的面前,摆手让侍女退下,并嘱咐她关上了大门,这样偌大的
练武大厅,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範铜见状心里就是一咯噔,伸手挠了挠头,不知
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饭桶,我听说你有事要见我,太巧了,我正好也有事找你。」正当範铜不
知道怎么开口时,柳琴儿先行出声了,很明显是早就知道他要来,这验证了庆计
之前的说法:柳琴儿的确找范铜有事,所以他这趟来得正好。

  想到这里範铜暗自感歎庆计算得还真准,只不过还不知道柳琴儿找他有什么
事情。他不知道的是,这件事并非在庆计的算计之内,只是他另有情报罢了。

  範铜连忙作揖回道:「嫂子有事的话,那当然要先以你的为准,儘管吩咐我
就好啦!」他当然找柳琴儿有事,但是那事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对她直说,
所以他很知趣地把话题引导回柳琴儿身上去了。

  柳琴儿那双黑亮的美眸轻转,直勾勾地看向範铜,只见他略微低头,望向自
己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忐忑,也有一丝欣赏,甚至……还有一些癡迷的味道!

  见到眼前这个巨汉毫无遮掩的目光,柳琴儿那好看的嘴角翘起了一个优美的
弧度,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看够了吗,我是不是很好看?」

  「是……啊,不……是,是是是!」被柳琴儿冷不防地一问,範铜一时间思
绪还没转过来,顿时回复得有些语无伦次。

  「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呀?」

  「当然好看,当然好看啦!」

  见到这「老实人」有些窘迫的样子,柳琴儿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看得範铜
不禁又有些失神。

  片刻,柳琴儿笑声渐止,继续问道:「那……我好看还是大姐好看?」

  「啊……」范铜闻言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他之前和柳琴儿接触不太多,更
没开过玩笑,他也摸不准这是玩笑话还是什么陷阱。

  如果是庆计,或许会谨慎回答,然而範铜却不是庆计,没有那么多顾忌,而
是嘿嘿一笑道:「琴儿嫂子,你和嫂子两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儿,我嘛……
嘿嘿,也分不清谁更好看,只能说都美,都好看!」

  「哦?」柳琴儿秀眉一挑,却没有半点要结束话题的意思,道:「那如果我
说,让你在我和大姐两个里面挑一个做妻子,你会娶哪位?」

  这个问题充满了陷阱的意味,但範铜却毫不在乎,反而笑嘻嘻地回答道:「
如果是我,那我就不选了!」

  「嗯?说说你的理由。」柳琴儿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

  「这有什么好选的,要是我能挑,两个我都喜欢,放弃哪个我都捨不得,那
还挑什么,肯定是两个都要了啊,老大不就这么做了吗?」

  柳琴儿闻言不由得对範铜有些惊讶,也许是出自同一个师父的缘故,他这点
倒是和叶天龙有些相似,说话不拘小节,丝毫不会因为自己是他上司加师兄的妻
妾而感到局促不安,故意逃避话题。

  「看来和传言中的一样,真的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啊!」柳琴儿暗道,範铜的
胆大和叶天龙还是有点区别的,如果是叶天龙,在和她单独相处时,面对这种问
题,他肯定会先甜言蜜语地哄自己的女人开心,强调她和别的女人的不同之处,
不会像这样一开始就直白地说出来。

  「真是个好回答!」柳琴儿又是嫣然一笑,接着道:「这么说,你不光对大
姐下手,对于我,你也有意要行动了?」说完,她那双美目眼波流转,又是直勾
勾地望向範铜的眼睛,就像是两把利剑一般。

  範铜见状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那双明亮的眼神似乎都要将他的心思看透,饶
是他再胆大,此时也感到一种秘密已经被看透的危机之感,只好伸手抓了抓头皮
,想借助这个动作缓解一下心里的窘迫,结结巴巴地回道:「嫂子……我……我
不太……懂……」

  「怎么,先前在大姐她们那里有胆子做,现在在我面前又没胆子承认了?」

  柳琴儿展颜一笑,有如空谷幽兰一般动人,促狭道:「你既然没种承认,那
还来我这里干什么呢?」

  听到柳琴儿的这句反问,範铜这会就是再傻也意识到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目
的了,只是他不清楚她是怎么了解到的,也不太确定她知道了多少内容。可他今
天本来就是为了让柳琴儿帮助他追求于凤舞而来的,迟早都会让她知道这个事情
,当前这个情况虽然意外,但是总比之前在叶天龙面前让他答应要来得安全。

  这时,範铜也听出柳琴儿的话里也没有半点要追究他不轨之心的意思,索性
心下一横,拍着健壮的胸脯说道:「谁说我没种了?不就是追求凤舞嫂子的事情
嘛,我喜欢她,想要她跟我好,这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好,非常好!」柳琴儿不怒反笑,用力拍了拍手,赞道:「真有你的,饭
桶,你倒是敢作敢当,不管大姐会不会接受你,你这份勇气,我还是欣赏的!」

  说着不待範铜回答,柳琴儿接着说道:「只是,在我这里逞威风没用,那你
敢不敢在天龙承认,你在追求大姐这件事呢?」

  「这……」范铜闻言皱了皱眉头,让叶天龙知道这事?他就算色胆震破天都
不敢这么做,然而他嘴上又不肯认输,道:「谁说的,老大之前就亲口同意了,
说我可以去追求嫂子,只要她答应就行!」

  「是吗,那你就如实说说,天龙是怎么答应的?还有,你之前是怎么开始对
大姐有坏心思的,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要不然,就别想让我同意!」

  范铜闻言咋了咋舌,看来柳琴儿虽然已经知道有这件事发生,但是有些细节
应该还不是特别清楚,这是在向他打探情况。但事已至此,这些东西也没必要藏
着掖着了,他索性就从那次华柔来袭开始说起,一直说到如何完成第一个条件。

  在範铜叙述的过程中,柳琴儿一直都没有怎么插嘴,而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
,偶尔出声让他将某些细节补充完整,而範铜也老老实实毫无保留地将之前的事
情说了出来,就连他和于凤舞的两次亲热都没有避讳地说了出来,由于範铜语言
较为直白,在说到他们的寒潭激情之时,听得柳琴儿的粉脸上不禁都泛起美丽的
红霞。

  「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大姐那次在寒潭里有没有真的……」

  等到範铜说完,柳琴儿就忍不住问起他们在寒潭里的细节了,刚刚在叙述里
,範铜对这一段说得有些不甚清晰。

  「这个……」範铜大手挠了挠头,道:「我觉得我那天应该没有和嫂子做爱
!」

  柳琴儿秀眉微皱,问道:「你觉得,你应该,什么意思,你做过什么自己都
不知道了?」

  「那天我被华柔那小娘们暗算,又被嫂子迷住了,神智有些不清楚,只记得
迷迷糊糊之中,也就是亲了抱了,然后感觉到修罗那家伙没多久就赶来了,之后
我也失去了知觉,但是很肯定的是,我没能得手!」说着範铜遗憾地歎了口气,
在他看来那天晚上如果真的能和于凤舞成其「好事」,现在的情况也许就不一样
了。

  听到範铜的歎气声,柳琴儿也随之暗自轻歎,随后,她不由得苦笑起来:她
不知道自己这是同样为範铜感到遗憾,还是庆倖于凤舞仍然保持清白,还没让他
得手。

  身为于凤舞关係最亲密的姐妹,两人又同时有着共同的男人,对于柳琴儿来
说,范铜的行为不只是单纯地勾引人妻和勾引自己兄弟的妻子这么简单,範铜这
是明晃晃地逼迫自己的姐姐做出背夫偷汉的背德行为,而且还侮辱了自己的丈夫
。按理来说,她在知道这种事后,就算不让叶天龙知道,也早就该狠狠地教训範
铜一顿了。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受到圣魔神剑黑暗力量影响的她,之前甚至都差点失身
于左岛近,现在的心态也有了重大变化,是以到现在她还能保持镇定,心平气和
地听范铜把这段和于凤舞有关的香豔经历说完。

  「然后呢,没有了?」柳琴儿深呼一口气,问道。见範铜摇了摇头,她讪笑
道:「我觉得不止吧,你应该还有事情没告诉我!」

  这下又轮到範铜摸不着头脑了,他实在想不到眼前这美人还準备让他说什么
,他可是将和于凤舞的事情都毫无保留地告诉她了。

  柳琴儿见状也不和他打哑谜了,径直问道:「既然你都说到这里了,今天大
家就坦诚相见吧,你也别藏着你那点秘密了,我问你,你是天灵族后裔,对吧?


  说着,柳琴儿便神色坦然地看着他,範铜则是瞠目结舌,指着柳琴儿,半天
没能憋出一句话,要知道他是天灵族后裔这件事,最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辛
西雅在和他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才发现的,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晨月和青州的全体
女神战士,范铜不清楚于凤舞有没有知晓,但是无论如何这都不太可能传到柳琴
儿这边来的,可以说知道这件事就等于知道他和辛西雅她们的姦情了,这不得不
让他感到震惊。他第一反应就是晨月这女人故意告诉她的,甚至柳琴儿一开始就
知道他前来的目的,也是因为晨月提前说的。

  「不要慌张,天龙他还不知道。」柳琴儿见他一时失语的呆憨模样,不由得
哑然失笑,她尽可能地让气氛变得轻鬆一些,柔声安慰道:「我也不是来跟你兴
师问罪的,要不然刚刚我早就发火了。我……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现在的心态
跟以前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也理解一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的……」

  「嫂子,我……你……全知道了吗?」经过刚才对柳琴儿的坦白,範铜倒是
不担心她知道这件事,只是他并不清楚柳琴儿知道了多少,又是怎么知道的,他
比较怕的是,他和女神战士那些荒唐事情以及最近一直向于凤舞纠缠求爱那事,
也同样会传到叶天龙的耳朵里,不过从她方才的话语中得知叶天龙还不知道,这
稍稍打消了他的顾虑。

  原来,自从上次柳琴儿和左岛近试图运气排解神剑的黑暗力量气息失败后,
左岛近借助华柔的秘制药物,暂且压制住了柳琴儿体内失控的气息,然而在那之
后,却没能帮助她找出更好的,兼顾她保全贞操的解决方法,她这件事情,不能
对叶天龙那边说,说了也没法解决,同时也不好和于凤舞她们倾诉。

  同时,神剑的黑暗面的残余气息一直排解不出,也加重了她的负面情绪,这
也使得柳琴儿的心情变得越来越低落和沮丧。

  直到有一天,借着左岛近给她私底下送药的机会,柳琴儿在告知他神剑秘密
的同时还表示,自己已经考虑清楚了,如果是神剑的指引,她愿意在叶天龙不知
道的情况下和左岛近发生关係,而且她对左岛近的人品绝对的信任。这个突然的
决定吓了左岛近一跳,当即表示了拒绝,把剩下的秘药交给她后便匆匆而去。

  柳琴儿的举动让左岛近对神剑黑暗的一面有了新的认识,他不确定柳琴儿是
真对他动情了还是那力量多少影响了她心智的原因,让她多少变得有些疯狂。

  和左岛近想得有点不同,柳琴儿这段时间的转变并不突然,而是有迹可循。
先前她受到左岛近身上气息的吸引,经历过和他的几次接触,对方的正直和无私
相助令她芳心叹服,上次在城郊她陷入了危急时刻,她晕迷之前甚至都做好了失
身于左岛近的準备,没想到左岛近宁愿耗费自己的修为都要努力保全她的清白,
并没有违背她的半点意愿,这让她在意外之余,在本是对他佩服至极的芳心深处
,不禁又多了几分似感激又似情爱的情愫,在那之后,左岛近又数次私下送药和
关心她,更是加深了这种情感。

  多次相见之后,她越发感到自己离不开左岛近,明知道自己已为人妻,这样
做不对,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和他见面,可令她懊恼的是,左岛近不知道是装糊
涂还是真不知道,一直拒绝她的各种亲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的情感出轨,
对叶天龙产生了愧疚,这两种矛盾的情感不断折磨着她,令她痛苦不堪。

  直到某日她接到了一封密信,是辛西雅从青州寄来的,信中坦白了她和範铜
在青州发生的一切,还告诉了她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范铜正在追求于凤舞,受
到了于凤舞的考验,现请求柳琴儿也支持他。

  刚看到这封信时,柳琴儿就是火冒三丈,然而看到后面,联想到自身,她又
有些迷茫了。辛西雅在信中说,创世父神预言叶天龙是她的主人,这一点永远都
不会改变,但是範铜却是她命中注定的情人,也将会是她孩子的父亲,会给她带
来无尽快乐,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满足和情爱刺激,这让她意识到像叶天
龙那样的男人可以和很多女人在一起,大陆上也有女人拥有多个丈夫,而她同样
也可以和其他男人保持关係,只要相互真心喜欢,只要不伤害到叶天龙,只要他
们有办法隐瞒,何必要刻意压抑自己的情感呢?为了所谓道德,明明有能力做到
的事情,却有意识逃避,这反而会伤害到所有的人。

  本来柳琴儿一度怀疑过,这是不是那个曾经没有情欲的女神战士写出来的,
为此她还反复仔细地确认过信件,核对上面特有标识,排除了伪造的可能,但是
不知道是不是神剑黑暗面的影响,辛西雅这套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却是让她上
了心。

  考虑了半天,柳琴儿决定把信烧掉,不将此事告诉叶天龙,而是偷偷去找了
那个最大的当事人晨月,和晨月一番深入交谈后,她决定不再纠结,反而下了决
心,跟随神剑的指引,要把左岛近逼出来,让他们坦诚相对:要继续逃避还是更
进一步,一定要有个结果。

  至于范铜和庆计追求于凤舞的事,她倒是没有想太多,她的想法很简单,如
果于凤舞真的和他们有孽缘,那么她同意与否都无关紧要,何况除了她之外,至
少还有龙灵儿那关要过呢!

  于是她不断地借助各种讯息叫他前来相会,甚至都发出了威胁,可左岛近却
一直都不予以理睬。

  受到内心道德感的约束,使得左岛近不敢直视自己内心深处对柳琴儿的感情
,只能採取逃避的方式。没想到左岛近这个举动引发了柳琴儿的逆反心理:不让
见,我就偏偏要见,不让做我,我就偏偏要做!

  正当她烦恼的时候,範铜自己找上门要求拜见,这让她有了新的主意。

  「嫂子,你知道多少了?」

  範铜再次出声,将柳琴儿回忆的思绪打断。

  没想到柳琴儿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这不重要,
我问你,你是还是不是?」

  话到此处,範铜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连忙点头,算是回应。

  「这次你过来见我,是你的主意还是庆计的主意?」柳琴儿深吸了一口气,
这下她验证了辛西雅的说法,接着继续问道。

  範铜呵呵乾笑了声,如实回答道:「是庆计让我来的,他说你应该会有事需
要我帮忙,让我大胆地过来说,如果能帮你做事,说不定你会答应。」

  柳琴儿螓首点了点,对範铜的坦诚颇有些赞许之意,道:「没错,你的确来
得正好,我问你,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协助,你会帮忙吗?」

  範铜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得到柳琴儿的认可,一直留意柳琴儿语气的他注意到
她的话里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听到她这句话顿时有些喜出望外,他倒是没
想到事情竟然会进展得如此顺利,他对庆计是更加佩服了。

  思及此处,範铜豪气一起,往胸口就是一拍,道:「嫂子,你放心,只要你
用得着我,儘管吩咐,无论上刀山下火海,我範铜二话不说!」这句话对于範铜
来说真不是戏言,为了美豔无匹的美女战神,别说帮柳琴儿一件事,就是十件八
件也得帮啊!

  柳琴儿嫣然一笑,柔声道:「没有那么夸张,只要你能放得开,而且我相信
你一定能做到的。」接着她顿了顿,又看向範铜,目光里满是期盼,轻声歎道:
「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放开的,你说是吧!」

  柳琴儿此时的笑容竟和之前的完全不同,如果说以前她的笑容都是带有圣洁
的气息,让人不禁心生崇敬的话,现在这个就是充满了魅惑,让已被于凤舞和辛
西雅的诱惑激发出好色本能的範铜更是心神一蕩。

  看见娇豔如花的美少妇诱惑如斯,範铜的心思更加活泛起来,如果刚才他只
是单纯对她的美丽表示欣赏之外,那现在他是真有将眼前佳人弄上床的冲动了!

  「会会会,当然会了,嫂子你就快说吧,让我做什么?」

  瞧见範铜那副失神的模样,柳琴儿略显惨白的娇颜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已经
身为人妻的她哪还不清楚好色男人的心思,特别是知道他和女神战士们都上过床
之后,柳琴儿更是知道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傻大个其实一点都不老实。只是现
在她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反而对于範铜的癡迷欣赏有些欢喜。

  「天灵族也是神族的一支,我要不要……」柳琴儿芳心不禁想道。

  之前在得知了範铜的秘密后,她还通过神剑知识去了解天灵族这个族群,那
些个女神战士肉体之强悍她是知道的,能够凭一己之力征服她们,让辛西雅在信
里对他讚不绝口,可见他的性能力有多么勇猛!最重要的,範铜也属于神族血脉
,对帮助她压制圣魔神剑的黑暗力量气息大有帮助。

  但经过短时间考虑,柳琴儿觉得当前最好还是不要乱来,範铜毕竟和左岛近
不太一样,怕的就是让他得手了,会使之食髓知味,届时都不好断了。所以这个
念头也只是刚刚涌起,就被她否定了。

  只可惜范铜没有龙灵儿那样的读心术,要不然方才在柳琴儿心潮涌动的时候
,他说什么都会将她就地正法,无意识间他就这么错过了一个一亲美人芳泽的良
机。

  略微平复了下心情,柳琴儿下意识地捋了捋额边的细发,道:「刚才我问你
,你过来找我,是你的主意还是庆计的主意,你说是庆计的,你们追求大姐,一
直以来都是合作进行的,所以这一次,你不仅要让我同意你对大姐的追求,还得
同时同意他的,是不是?」

  见範铜再次肯定地点头,柳琴儿轻轻一笑,道:「那么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
,大姐给你们出了三个条件,我只需要你们两个帮我解决一个难题就够了!」

  说着她微微顿了下,继续道:「你回去和庆计商量一下,怎么帮我解决这个
问题……」

  接着她招手示意範铜走近身前,轻声嘱咐起来,片刻后,脑子已是一片浆糊
的范铜才慢步走出天龙府,没有主意的他这下得赶回去和庆计商量一下接下来的
行动。

  第二天深夜,天龙府书房内。

  叶天龙独自一人呆在书桌前,捏着下巴靠坐太师椅上,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
神情。就在刚才他才送走了前来秘密彙报的绿芙蓉,而后者的情报让他略有些迷
茫。

  忽然他感到附近传来一阵轻微的力量的波动,只见一个身形窈窕、曲线优美
的俏丽倩影从暗处隐现出来,正是他的爱妾,暗黑一族的少女玉珠。

  「公子!」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见到玉珠现身,叶天龙连忙上前将她娇躯搂在怀里,顺势将其抱坐在椅子上
,然后迫不及待地向她询问道。

  玉珠感受到男人的急切心情,娇声回道:「查到了,丽香楼的老闆确实有吩
咐过下面的人,说是明天晚上有贵客要来,已经让厨房準备好食材了,一楼最大
的花厅雅间和二楼最大的房间都已经暂时关闭,禁止使用。」

  「那之前让你重点查的事情有消息吗,他们有没有说明晚安排陪酒的是哪些
,有没有说过要从外边请人过来?」叶天龙问道。

  玉珠螓首轻点,道:「果然不出公子所料,老闆的确有说过要从外边请一个
人过来,但是这个人是谁,老闆口风很严,除了他本人,其他人都不清楚。」

  接着她补充道:「今晚我探听到的确切消息是,似乎连老闆都不太清楚那人
姓甚名谁,只知道是帝都的人介绍来的。」

  叶天龙点了点头,庆计在今天告知他,準备在明晚于「丽香楼」设宴,邀请
他参加,在问到庆计为何又要去青楼喝酒时,庆计直言不讳地说这次的目的就是
为了给左岛近放鬆去的,理由是最近见到左岛近有些心情不佳,所以庆计决定安
排一下,以免影响之后的战事,然而左岛近这人平日又比较武癡,总是喜欢练武
,极少去这些风月场所,为了避免他推脱不去,因此庆计决定也以叶天龙的名义
邀请他参加,同时被邀请的还有範铜。

  最近高阳州局势平稳,没有什么大的战事,这个城池里也没有太多的娱乐活
动,三人偶尔就去酒楼喝酒闲聊,都成习惯了,对于这次邀左岛近一同参加,原
本叶天龙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然而他在今晚得到绿芙蓉的情报之后,却改变了想
法。

  绿芙蓉一开始就带给他的讯息是,这次很可能又和范铜庆计的那「三个条件
」有关,这让他一下子又打起了精神。

  按照先前绿芙蓉的猜测,那三大条件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让叶天龙答应,让
他们追求于凤舞,为了验证这个说法,叶天龙还非常不情愿地配合他们做了。按
理来说,自己属下这些争风吃醋的事情,只要不伤了和气,那都无关痛痒,对于
叶天龙来说,他大可以身处事外,把这个当成有趣的谈资。

  一提起如兰(月儿)那三大条件,叶天龙总怀疑这就是晨月的主意,如果单
独割裂来看,这伎俩仅仅是用在简单的男女感情纠纷上,倒没什么不妥。但是如
果联想到晨月让她易容并且到他们的面前表演那事,假设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晨
月的安排呢?这就十分微妙了……

  晨月嫁给他的时日已经不算短,叶天龙对于她的忠诚没有半分怀疑,但是此
女做事常常不择手段,属于他的女人中比较另类的一个,不能排除她在这件事里
有自己小算盘的可能。

  这一次,喜欢打探桃色传闻的绿芙蓉,又给出了新的猜测:第二个条件跟左
岛近有关,所以庆计这次破天荒地将这个沉稳将军请了过来。至于具体条件是什
么,绿芙蓉表示根据现有的消息查不出来。所以叶天龙打算主动出击,看看晨月
是不是真的在捣鬼,因此他派玉珠亲自前去刺探消息了。

  从玉珠今晚得到的消息来看,似乎不能排除晨月有故技重施的可能,因为丽
香楼老闆的举动,和上次有很多相似之处。

  「难不成,这一次晨月又要玩一把心跳?」叶天龙暗暗想道。

  正思忖间,叶天龙只感到怀中娇躯一动,下意识地脑袋一低,再次对上了玉
珠那双明亮的眼眸,看到佳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连忙拍了拍额头,道:「在
想事情,居然都把我家小乖乖玉珠都忘了,对了,晨月那边有消息吗?」

  然而玉珠的回答却让他失望了,只听她说道:「月姐姐这几天都在忙着帮天
龙军团调集物质的事情,在闲暇的时候,也是跑到大姐那边说话,要么就是在如
兰姐姐那边讨论绘画。」

  「画画?」

  「嗯,是的,主要是如兰姐姐在画,她们在讨论怎么样才能把人画得更好,
月姐姐还问如兰姐姐能不能加快速度,还想让她多带几个人一起画呢!」

  叶天龙皱了皱眉头,也没问玉珠,晨月和于凤舞她们在聊什么,在他看来于
凤舞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隐瞒他,而表面上看晨月的举动正常得很,和这事
没有任何关联,但是直觉告诉他,庆计这顿晚宴总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哼,不管你三大条件还是十大条件,我也来玩一把好了。

  疑心既起,叶天龙也止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了,庆计和範铜的事情极大激发
起了他的好奇心和好胜心,这下不弄个水落石出他已经隐隐有些不甘心了。

  「公子,你怎么了?」

  玉珠那动听的声音再一次将叶天龙拖回到现实中,他自嘲地摇了摇头,呵呵
笑道:「没什么,刚刚又想到个事情,对了,吩咐你的另一件事,做好了吗?」

  「都记着呢!」

  玉珠微笑着从上衣的暗袋里抽出一个小纸包,打开之后,竟是一张小小的地
图。

  「一切顺利,这就是公子你想要的飘香楼内部地图!」

  叶天龙见状喜出望外,道:「真不愧是我的小乖乖,我只让你打探一下飘香
楼二楼有几个房间和排列,没想到你连地图都搞来了!」

  接着两人就开始对着地图研究起来,说话间,叶天龙不知想起了什么,忽道
:「玉珠,我且问你,如果我不存在,让你在庆计、范铜和左岛近这三个人中选
择,你会选哪一个?」

  「嗯?」玉珠睁大了美目,不解地看着他,对叶天龙这番没头没脑的话一时
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就是假设,假设而已,这三个人你会选哪个?」叶天龙也觉得问得实在唐
突,好在对方是听话的玉珠,如果是柳琴儿倩公主她们,他怕是要被嘲今天吃错
啥药了。

  「不选行不行?」

  在得到叶天龙否定的答案之后,玉珠吐了下小香舌,道:「那估计还是饭桶
吧。」

  「哦,说说为什么?」叶天龙本以为女人的第一选择都是庆计,没想到竟然
会选择身形和气质像个野人的範铜。

  「嗯,要说具体的也说不上来吧……」玉珠乌溜溜的眼珠子转动了下,道:
「可能是他和你师出同门吧,有一些难以言状的气息……」

  「是吗,所以你就打算抛弃我,跟人跑了吗?」

  玉珠闻言吃惊地看向叶天龙,只见他面带微笑,玉珠才知道这男人方才只是
在拿腔作调地逗他,不禁松了口气,遂在他的胸口前轻锤一拳:「公子你讨厌,
故意用这种话来吓唬人家!」

  叶天龙哈哈一笑,伸手抱紧了暗黑一族少女的玉体,魔手开始在她的敏感部
位乱摸起来,嬉闹间,又是满室春光!

  似乎对于所有人来说,明天都是值得期待的一天!

  上一章没多大反响,无所谓,这一章我废话也就不多说了,支持的继续留言
回复或者私信吧,本章无色,对不住了,下一章才是重头戏。

  柳琴儿剧情最后一次调查:

  1……你希望的柳琴儿的出轨对象是:

  A.左岛近

  B.範铜

  C.左岛近和範铜

  D.范铜和庆计

  E.左岛近、范铜和庆计

  2.你希望柳琴儿会怀谁的野种:

  A.左岛近

  B.範铜

  C.庆计

  D.其他

  E.写啥怀孕,写出轨就完了

  另外两个也调查一下吧:

  3.你希望的玉珠的出轨对象是:

  A.修罗

  B.範铜

  C.吉里曼斯

  D.范铜和庆计

  E.其他

  4.于凤舞应该怀上谁的种(第二次调查,没人回估计我以后再问):

  A.叶天龙

  B.範铜

  C.庆计

  D.其他

  E.写啥怀孕,写出轨就完了

  以上调查部分,已有大致的腹稿,但是碰上好的想法,也有改变的可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