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原创】暴露我的校花女友榕儿 序章(四)过往

久久小说网 2021-01-1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SarielLaw编辑:@春色满园
暴露我的校花女友榕儿 序章(四)过往 作者:SarielLaw 2020.11.2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暴露我的校花女友榕儿 序章(四)过往
作者:SarielLaw
2020.11.2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分隔线————————————————
  「那要不去海边吧,从成都大老远跑来广东上大学了,没看过海总归说不过
去吧?」
  「不行,我从小就不会游泳,看见游泳池都会害怕,去海边还不得要了我的
小命啊?」
  说着,眼前的美女嘟起一张樱桃小口,一幅满不情愿的表情,双手手掌在胸
前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叉。
  秋日午后的阳光正透过落地窗照射在那张不施粉黛的俏脸上,与衬衫的领口
探出如羊脂白玉般无暇秀颈在阴影的勾勒下显露出两道互相交错的美丽弧线。
  虽然林榕穿着泳装的身姿对我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小,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
看着林榕近在咫尺的可爱姿态,我也只得打消了这点小心思。
  「我的大小姐,您大驾光临来请小的陪您出去度假那您好歹大致给个旅游计
画嘛。」
  「不是你说你以前在广东待过的嘛?来来来,再找找,广东这么大,你就帮
我挑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嘛。」
  看着又一本被塞进手里的旅游指南,我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接着便继续顺着
杂誌的谘询在网上搜索起了相关攻略。
  现在是九月底,自那次在火车站两人的偶遇算起,我与林榕已经在这个新环
境之中度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光。
  年轻人只要聚集在一起,总归是容易打成一片的。开学之后不久,我便在舍
友、同学之间的交际中便都已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所。
  与我不同班级、不同专业的林榕也大致相同,但这大致的相同之中却存在着
些许差别。
  凭藉着林榕的相貌身材和她身上一种知性美的清雅气质,出现在公共场合中
的她往往能成为在场的焦点,吸引着所有男性的眼球,偶尔前来搭讪的也不在少
数。
  对此,我深表理解,毕竟硬要算起来,我也是这类男性中的一员。
  至于林榕本人,在与我独处时倒是对此表示无奈。
  是的,独处。
  在初次相遇之后,人生地不熟的林榕便经常与我一道出去,逛逛街吃吃饭,
说是找我这半个广东人当当嚮导。
  对于佳人的邀约我自然是不会拒绝,于是在便有不少人见过我与林榕在校内
校外出入成双,显然这一行为与情侣的概念极为符合,为此我可没少经历舍友们
的“严刑拷打”。哪怕我一再声明我跟林榕目前还不是情侣关係,但我仍是时常
在校内各种场合感受到嫉妒的目光伴随着杀气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而当下的情况还得从一小时以前说起。
  刚刚上完一上午课的我在确定了下午没课后,打算吃过午饭便回去休息。正
当我朝着宿舍走去时,却被林榕一个电话叫到了图书馆。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的
我便被林榕塞过来了一堆旅游杂誌,看着眼前美人向我投来渴求的眼神,我也确
实没什么理由去拒绝。
  事实上随着一个月以来的相处,我与林榕的感情已经逐渐升温。所谓八字也
就只差了那么一撇。
  虽说不知道林榕对此的看法,但我姑且是想找个机会能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两人出门借着国庆日假期出门旅游。」
  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
  「这个怎么样?」
  「我看看。。。看评论感觉不怎么样啊。」
  「这个呢?」
  「我是想出去玩,又不是想出去吃。」
  。。。。。。
  「既然看还不行,那要不咱们去爬山吧?」又是近一个小时的推敲,我抛出
了这个提议。
  「好呀好呀,我以前小时候就经常跟家里人一起爬山的,现在算算有几年没
爬过山了。」
  显然,眼前这生长于山峦繁茂之地的川妹子在听到了爬山这个提议之后马上
有了精神。
  「听说广东名山很多,那咱们去爬哪座?罗浮?丹霞?」
  「天露山。」
  尚未来得及思考之前,我便下意识脱口而出。
  不知为何,我说出了这个本该早已被我刻意忘却的地名,又不知为何,我没
有对此自我否决以补救,而是鬼使神差的为这个提议进行了说明。
  「天露山?好像没什么印象欸?很有名吗?」
  「还行吧,不算有名,人也不算很多,但以前去过几次,这段时间正好山茶
花开了,风景很好,想再去看看。」
  假的,假的。
  为了不林榕看出我心头的慌乱,我装出镇定的模样与林榕商讨起了日程计画。
  一个小时过去后,终于大致拟定了这次度假的旅游安排。
  在这个过程中,我仍是没有为这个提议进行否决。
  完事之后,林榕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时间。
  「呀,都快五点了,这么晚了要不咱们出去逛逛找个地方吃饭吧。」
  罕见的,我借着趁图书馆网路快,正好可以整理一下最近上课资料的藉口,
拒绝了林榕的邀请。甚至她之前伸懒腰时所勾勒出的隐藏在宽大外衣下的身材曲
线也在我大脑的混乱下被视而不见,并未如以往一般勾起我的慾望。
  林榕的神色中带着明显的遗憾,在图书馆门口对坐在二楼落地窗边的我挥手
告别。
  做出了回应,看着林榕走远了之后,我便合上电脑,十指插进头髮之间,挠
头整理着我的思绪。
————————————————分隔线————————————————
  算起来,已经过去两年了吧。
  那时的我,生在北京,却长在广东。
  初中上完之后我家里便以「既然有北京户口的话在北京考试总归是有好处」
的理由,在违停从我想法的情况下,被转学回了北京,一座陌生的故乡,一个被
写在我户口本上的籍贯所在地。
  北京,首都,一座排外的城市。成年人可以凭藉自控力在会客时小心翼翼隐
藏起对外地人的轻视,但对于一群尚在青春期的懵懂之中徘徊,只懂得非黑即白
的少年而言,这份自控力对于他们还太过遥远。
  我的饮食习惯,我的略带广东腔的口音,都与周围的同龄人显得格格不入。
  而我,也对这个城市毫无归属感,连带的,我也对周围人和物难以提起半点
兴趣。
  对那时的我而言,日复一日环绕于脑海中的念头只有一个:努力,努力的学
习应试教育所需要用到的一切知识。
  直到高考之后,我可以凭着成绩回到那个海风吹拂,常年不见冬雪的地方。
  直到那年,我与她的相见,草长莺飞时。
  转学生有着秀美而不失大气的名字,天露,天露山的天露。
  相比我与林榕,那时的我们没有什么令人难忘的初遇。只是在短短几个月的
平淡的时光过后,我便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她的陪伴。
  她的笑容、她的姿态、她坐在天台上边上蕩出双腿的姿态、她耍小脾气时嘟
起嘴的可爱表情、她找着蹩脚藉口把盘中不爱吃的食材挑给我后心满意足的得意。。。
  还有,还有,很多。
  她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照进苦闷生活中的缕缕曙光。
  那一年,红叶漫山,我鼓起勇气。
  「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点头,她总是能这般温柔,不带半点疑问的答应我的请求。
  这一去,去了很远,从北,到南。
  天露山顶上,花海中央。
  她看着花,背对着我。我却不见映入眼帘的山茶遍野,独独凝望着她。
  终于,我附在她的耳畔。对她诉说,诉说着我压抑心中已久的感情。
  我告诉她,我喜欢这座山,它有着和你一样的名字,我也刚刚喜欢上了山茶
花,它有着和你一样的气味,山茶花的气味。
  她转过身,我轻轻抱住了她的肩头,回应我的,是一双同样轻柔的纤细双臂,
抱在了我的腰间。
  轻嗅着她髮丝间散发的,与脚下花海一般无二的,山茶花的淡雅香味,那时
的我满心欢喜。
  冬雪漫天,夹杂着北风呼啸而过。碧玉破瓜,我与她在一张不算宽敞的客房
里互相交付了自己,也託付了彼此。
  回想起来,初经人事的我们也许并未能从这稍显冲动的生涩性爱中体会到书
中表写的欢愉。但那时不知愁滋味的少年少女,看着刚刚相互託付初夜的枕边人,
却仍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之后的我们,爱的疯狂,也渐渐体会到了性的乐趣。
  我喜欢在冲刺的时候揉捏她丰满的双峰,她知道。
  她喜欢在临近高潮之际用力地吻,让我们的唇瓣互相交融,我也知道。
  我说我可以为了她接受这个让我不适的城市。
  她却说她愿意陪在我身边,离家远行。
  处于青春朦胧的我们,都天真地觉得这时的枕边人,便该是此生的身边人。
  就这样,我们傻傻的、享受着仿佛理所当然的幸福。
  离别之际来临时,毫无準备的我都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现实的重压和自身的
无力。
  我嘶吼着,愤怒着。
  我所规划的未来,那个每个瞬间都该有着她存在的未来,连同我眼中逐渐明
朗的当下一同崩塌。
  最后一面。我在她的家门口,尝试着用不切实际的想法和言语去挽留,我所
做的,换来了她的怀抱,正如当年花海中央我去抱她一般。
  「再见。」
  「那便不见了吧。」
  当年她回应了我,这一次,只觉遭到背叛的我却轻轻推开了她。
  有人在哭,有人却不曾停下离开的脚步。
  走出门外,又是一年草长莺飞。
————————————————分隔线————————————————
  原本这章节已经打算以两人确定关係作为序章的结尾了。
  但我经过反复思考之后还是决定将原本一章节分为两章发布,我始终认为不
该让剧情与人设服务于情节,反之,应该以剧情和人物形象来不显突兀的推动剧
情发展。在我生疏的写作下剧情在步入正片的暴露部分后可能对与人物的描写会
顾不过来。
  对此,我很有自知之明。
  故而我打算将序章的最后两章节用于丰满人物,故而情至的上下两章可能只
是单纯的文戏,不存在肉的情节,在此,为大家对肉戏的期待先声抱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