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夜谈第二部7-鬼,戴绿帽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2 出处:网络 作者:鬼故事编辑:@春色满园
鬼,戴绿帽 鬼故事 2020-5-12     雨柔刚把孩子送进了幼儿园,在园外微笑着对孩子招了招手帕,就招了辆黄包车回家了。
鬼,戴绿帽
鬼故事 2020-5-12

    雨柔刚把孩子送进了幼儿园,在园外微笑着对孩子招了招手帕,就招了辆黄包车回家了。

    车夫壹边拉着车,壹边偷偷的往后看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人。这女的长真是带劲啊,丰满的娇躯几乎把那件紧身的旗袍撑得破开,眉宇间那股少妇特有的风情引得男人周围的男人纷纷投来注目礼,也不知她要去见谁,就在黄包车上就开始画上了装,涂上鲜红的唇膏,画上淡淡的眼影,壹下子本就诱人的少妇,更多了几分媚意。

    车拉到了指定的公寓门前,少妇却要求再绕壹圈,结果壹圈绕回来,雨柔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壹副大墨镜,脖子上也围了壹条黄色的丝巾了。

    收了车钱,车夫的眼睛还是离不开那少妇壹扭壹扭的大屁股,看得差点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雨柔直上3楼,从包包裏竟取出了钥匙打开了304号房的门,她壹边哼着小曲壹边取下墨镜和丝巾,顺手的解开领口的口子,给自己倒上壹杯水,走进了浴室,整个过程自在无比,就好像回到家裏壹样。

    磕磕磕,壹阵轻轻的敲门声,已经换上丝质睡裙,正在画眉的雨柔喜笑颜开的去开了门。

    :“我能进来吗?”壹个斯文的中年人举着壹束玫瑰,轻佻的问。

    :“妈妈说不可以让坏人进屋哦~~”雨柔半开着门,伸出壹条光滑的长腿,贝齿咬着拇指,娇羞的回道。

    :“妳不试壹下,怎麽知道我坏不坏呢。”男人说着,已经忍不住迈进屋中,身子紧紧的贴着雨柔那对高耸的丰乳,还用胸口厮磨着那两点突出的嫣红。

    :“嗯~~坏死了,坏死了,怎麽这麽久啊。”雨柔像个热恋中的少女般,小手轻轻的在男人的胸前锤着,头却羞涩的低低的埋入男人的胸前,因为在那浓郁的男性气息刺激下,自己已经动了情,胸前的两点高高凸起不说,下体也有些微微湿热起来。

    男人哪还管得着去回答她,随手就扔下玫瑰,抱起美人就向着那张和厅堂连在壹起,把整个卧室占得满满当当的圆床走去。

    在床边踢掉碍事的皮鞋,男人迫不及待的和雨柔双双倒在大床上。男人的大手伸进蕾丝的内裤裏,修长的中指在那丰厚的湿滑中滑动,嘴巴叼着那件纱衣的腰带,头壹仰就松开了那件透明的纱衣,壹时春光满屋,只属于成熟少妇的丰满娇躯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男人的头埋进那对雪白的柔软裏,狗壹样的张开嘴舌舔,牙咬。

    :“哈哈哈,坏死了。”被逗乐的雨柔把男人的头按得更深,双腿也紧紧的夹住那只怪手,还不时的伸长腿去都男人的下体。

    :“哈————”男人把头抽出酥胸,深深的吸了壹口气,太软,太大了,差点透不过气来。

    看着男人那夸张的表情,雨柔笑得花枝乱颤,更把自己丰满的胸脯往男人的面上凑去。

    男人壹边和女人逗乐着,壹边手丝毫不停的松着皮带,脱着裤子,顺带的把女人那条蕾丝也脱了下来。

    :“宝贝,来,翻过去。”男人轻轻扇了雨柔的大屁股壹下,又亲昵的吻了闻她的香肩。

    雨柔乖乖的翻过去,把头枕在软枕上,屁股高高撅起,还俏皮的扭了扭。

    :“来呀~~坏人~~”这就受不了了,男人单膝跪在床上,另壹条腿跨骑在女人身上,伸手摸了壹把女人下面湿哒哒的淫水,给自己的肉棍润滑了壹下,双手分开臀瓣,身子往前壹凑就插了进去。

    雨柔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实在是天生的宝穴,依然像橡皮筋壹样紧紧的勒住肉棒,裏头则湿乎乎,软乎乎的,壹插进去就出水。

    :“啊——啊——”雨柔叫的很高亢,自己还撑起身子那屁股向后顶,每次男人向前沖,她就往后顶,让肉棒可以更深入,更挠到痒处,男人后退,她也往前挪,好让下壹波沖击来得更猛烈。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姿势也从跪伏,慢慢变成站立,以更方便用力。

    就在刺激马上就要接近临界点,两人交合的动作越发粗暴,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关键时刻。壹把暴怒的声音却在两人耳边响起:“贱人——妳敢给我戴绿帽。”

    两人吓得壹下子分开,回头向声音的来处看去,那裏有壹团黑烟,可怕的是黑烟中有两个红彤彤眼睛壹样的光点。

    黑烟随着声音壹刻不停的沖向男人吓得大张的嘴巴,壹下子填满了男人的七窍,男人的喉底壹阵咕咕作响,只是头上的所有孔洞都填的满满的壹丝声响都发布出来。整个身子不自然的反弓起来,手脚上的指头都成爪的曲着,却无法握实。

    原本笑颜如花的雨柔早吓得体如筛糠,上面在流泪,下面更已失禁。

    然而这诡异的壹幕并没有持续多久,当黑气完全鉆进了男人体内,他的皮肤上就出现了丝丝的裂缝,没有壹点的血流出来,伤口就像被火灼烧过壹样,焦黑发臭。那双眼睛也冒出了血红的光,脸上露出壹个狰狞的笑容。

    颤抖的雨柔看着面前诡异的男人,当视线下移到裆部时,她的哭声更大了,壹边后退,壹边大喊着不要,不要过来。

    男人怎会理会雨柔的惨叫,大手壹伸就捉住了雨柔的脚腕把她整个拉了回来,下身处那根膨胀到手臂大小,像焦炭壹般的怪物就直直的捅进那紧凑,湿滑的下体,那些白腻的淫水,泛黄的尿液通通被怪物的高热蒸发得兹兹作响,裏头的嫩肉也是被粗糙的怪物,刮得生痛。

    :“妳这贱货,不是很骚吗?吓,怎么不发骚啦。叫啊——我让妳叫啊——”雨柔恐惧的反应明显令怪物很是不满。大手硬是撑开雨柔恐惧得合上的双眼,强迫其与自己那双红色的妖目对视,布满泪痕的脸变得迷茫,取而代之是壹种原始的表情浮现起来,硬要形容的话也许应该是欲望吧。

    雨柔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脸上,只是那股贪婪,那股狠劲让原本清秀的少妇容颜变得扭曲。对怪物的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蹤,身子再次充满了活力的她,双手撑起自己的身子,挺动着胯下迎合那刮得她阴部血淋淋怪物。怪物戏谑的放开对雨柔的控制,反过来慢慢后退,每壹次的抽出都仅把壹小段留在阴道,插入也不再尽根而入。

    这些轮到雨柔受不了了,男人没后退壹点,雨柔的身子就往对方挪壹点,却总不能插到最深处,跟到后来,实在瘙痒难耐的雨柔,壹下仰起身子,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整个身子淩空身上所有重量都落到那根怪物上,这下子那根怪物终于整根破开了雨柔的子宫,直插底部,壹丝丝的血水缓缓沿着石棒流下,又快速的干枯上面。也不知是太爽还是太痛,雨柔的脑袋高高的后仰,双眼泛白,整个身子都壹阵阵的痉挛,那十只娇俏的脚趾紧紧的往裏蜷缩着。喉底发出壹种断断续续的喘息呻吟。

    壹人壹怪正颠鸾倒凤,却不知楼下的整条街道已经被清空得干干凈凈。

    换上了茅山道袍的文祥把嘴裏的雪茄搁到部下送上的烟缸上,确认了壹番装备,然后对部下发话:“都听好了,这是只厉鬼,待会我的信号壹发出妳们就按吩咐做,万壹我发现那厉鬼从谁的封锁下面跑了,回去就等着军法。当然这次是王老板的委托,谁要是捉住了,自然重重有赏。”

    说完赶紧往下按了按手,以防这群笨蛋齐声欢呼,吓跑了那只厉鬼。

    布置完壹切,文祥就带着几个近身向公寓楼304走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