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殒落城市第七部】沦为隶奴的家庭(序)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2 出处:网络 作者:曉秋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晓秋 2014/10/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作者:晓秋
2014/10/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近日,有朋友问我说,怎么都没有新的作品?

  我思考一阵子后,确定自己的脑袋没问题。还记得九月底,有写一篇教师节
的贺礼。此外,亦有释出《美味佳瑶》的后续,足足万字以上更新,没有问题。

  倘若是要我写出类似今年徵文的水平,那我只好双手双脚投降,任人随意。
毕竟,我有工作与家庭,每天能空出一点光阴,实属庆幸。就投入到我最爱的领
域,毫无余力。

  我的文章,是创意与心力的累积,需要一点时间来沉澱,才能雕塑成我想要
的作品。所以,这篇新的故事我只能不定期更新,在此表达歉意。


***********************************


  序 章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老婆和女儿快步地走下楼梯的声音。
  
  沙发上的我把目光离开电视,抬头瞥去。
  
  她们的脸上有着欢愉的笑颜,眼神当中尽是亢奋与喜悦,还有一种万分期待
的渴望。母女俩有说有笑,还时不时地发出到咯咯的笑闹声。
  
  对比我此时的沉闷且寡郁,好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香莲是我的太太,出身于南部的乡下,今年已经四十二岁。比起刚结婚时的
淳朴与青涩,现在的她已是风情万种、韵味犹生的美艳人妻。若无她自行告知,
还真没有人可以看出她有一个满十八岁的女儿。
  
  成熟的胴体既丰腴又紧緻,宛如快要掐出水一样的滋润白透。更不用说,她
的举手投足间,皆带着无比自信的媚惑。
  
  然后她旁边的女性,是我最心爱的宝贝女儿,瑜茜,去年底刚成年。
  
  她有一张轮廓很深的异国脸蛋,手脚修长,比例完美,因此时常有人会误认
她为西方人,或是混血儿。不过,她并非凹凸有致的身材,及不如母亲白皙的偏
褐色肌肤,是她一直引以为憾的地方。
  
  晚间八点,她们俩欣喜地来到一楼客厅,走到我的面前。
  
  不是要与我享受天伦之乐,而是準备等会儿週末的……该死行程!
  
  香莲的上半身穿着一件镂空雕花的黑色马甲。紧贴的皮革剪裁,时不时地暴
露出她美肉的春光,将她丰满的娇躯束缚成骚慾诱惑的模样。
  
  马甲的强制收缩下,她略有点下垂的双乳,被挤压成波涛的上围,开拓深邃
的纵沟,看起来赏心悦目;而她的下半身是同款式的皮制丁字裤,镶嵌几颗银色
的铆钉,狂野逼人,会让人产生想要征服的冲动,把这女人压倒在跨下。
  
  此外,老婆还穿上一双亮皮的过膝高筒高跟靴,替全身的黑色皮革服装画龙
点睛,既显得高贵,又有着不可言喻的性感。
  
  反观一旁的女儿瑜茜,则是截然不同的打扮。朴素的纯白内衣裤,象徵洁净
无暇的暗喻。外头是套上几乎透明的水手服与极短的深蓝色薄纱百摺裙,搭配棉
质的白袜与一双平根的圆头小皮鞋,装扮成有如高中女校生的模样,看似清纯,
却又微微地透露出淫秽的诱惑性。
  
  倘若女儿外衣与裙子合乎一般标準的话,没人会认为她已经从高中毕业,是
个即将升上大学二年级的女生。
  
  不过,眼前母女的打扮,外加他们脸上的浓妆,比较像是卖身的妓女。
  
  严格来说,她们的确算是妓女,高级的,属于他人的专用的性奴隶……
  
  「你瞧,我跟妈妈今晚的装扮看起来怎么样呢?」瑜茜尾音上扬地对我询
问:「爸爸──」
  
  女儿略带挑衅的开口,让我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我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选择无声反抗。默然起身,缓缓地走向玄关前的一
扇壁橱,轻轻地咬起嘴唇打开木门。
  
  咖擦!
  
  里头整齐地挂着一串串各式各样的手铐、脚镣、项圈,还有各种成人玩具,
像是按摩棒、跳蛋,贞操带等,应有尽有。
  
  「替我和她準备适合今晚的装备。」
  
  这时,老婆香莲淡然地开口,语气中有着发号施令的意味。
  
  「是……」
  
  我顺从地点头,并从橱柜里选择最相衬老婆今晚的配件,是一副黑色的金属
手铐,看似冷酷且无情,亦无声地代表我此时的叛逆情绪,然后着手将它铐在妻
子的手腕上。
  
  香莲没有顺从我的服侍,而是有点不悦地转过身,双腕交叉在腰间,冷冷地
指示说:「反扣。」
  
  「手肘也要铐上吗?」我随口地问。
  
  「当然。」爱妻的语气理所当然,又说:「对了,等等帮我插入假阳具,最
粗的那种,小穴跟肛门都要。」
  
  老婆开口要求的瞬间,我裤裆里的肉棒顿时不受控制地迅速站立,换来女儿
一旁咯咯地耻笑。
  
  她们的反应,令我妒忌的怒火如洒上汽油的火燄,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理
智中莫名的桎梏,同时间把这团怨气牢牢地包围住,让我无法有所行动,满脸无
奈,只能继续她们的指示而动作。
  
  「呼!」
  
  我大口地吐气,五官有点狰狞,又从壁橱里拿出一副同款式的手铐,牢牢地
在妻子手臂的上端紧紧地束缚,直到她手肘毫无缝隙地连在一起,旁边的肌肤冒
出血液流通不顺畅的淡紫色,才有一丝解气的复仇快感。
  
  接着,我拿出两根最粗的假阳具,同样是黑色,并跪了下来,再来拉扯老婆
丁字裤上的细线,要她双腿张开,且一口气把它们插入香莲的前后孔穴,毫不留
情。
  
  这两个原本应该仅有我能享用的洞口,马上就被冷漠的假阳具给贯穿。
  
  「唔呜!」
  
  我报复性地动作,换来太太难受的悲鸣。听起来虽然是痛苦,但下体霎时间
流淌而出的大量爱液,说明她对我粗暴举动的喜爱──
  
  足以激发她的性慾。
  
  「哦呜…嗯啊……别,别忘记帮我装上贞操带…」两根假阳具全数没入淫穴
根肛门后,香莲一边扭动身体娇吟,一边意犹未尽地开口提醒我:「…哈…我…
嗯呼……我怕…假阳具会掉出来。」
  
  「哼。」
  
  我用鼻声回应她,回身开始在壁橱里翻检着。
  
  随后,又听见她思索片刻,决议地说:「等等,我想……替我…拿有内建阴
蒂震动器的那个。」
  
  她的央求,让我震惊万分!
  
  同时,身旁的女儿也发出「咦!」的惊呼,不解地对她母亲问:「妈妈,妳
真的要装上那个吗?要知道,一旦那玩意开始运转,说不定妳还没走到主人的房
间,就会高潮到疯掉啊!」
  
  「我知道…」香莲浅浅地微笑,毅然决然地说:「…但我会努力忍耐的。」
  
  再来,她低头俯视着我,缓缓地说:「老公,帮我装上吧。」
  
  老公……
  
  这个的称呼,有如锐利的长枪刺穿我的灵魂……
  
  儘管我们早就已经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可是我的内心深处,依旧对香莲残存
着爱恋。当然,对于瑜茜的亲情,同样是不曾改变。
  
  不过,她们却是用语言和行动对我使劲地折磨,无时无刻都不停息地唤醒我
曾是「先生」与「父亲」的身分──
  
  好用浓郁到化不开的愧疚来责罚我。
  
  随后,我难受地把爱妻吩咐的贞操带安置妥当,帮她完成今晚的妆扮。
  
  「爸爸,接下来换我啰。」
  
  弄好老婆的配件,我接着又开始替女儿选择她今夜的道具。
  
  瑜茜是一袭学生的服装,就算看起来妩媚诱惑,也不适合搭配像妻子雷同的
手铐与贞操带。反倒是要用尼龙绳、布条,或毛巾等平凡的物品,才能突显她清
纯可人。
  
  因此,我同样把她的双手拉到腰部的位置交叉地摆放,拿出嫣红的绳索,準
备将她给紧缚。
  
  「嗯哈……」
  
  当女儿的手腕一接触到绳子,我就察觉到她明显地颤抖,浑身的体温逐渐加
热,还不停地扭动起双手,独自地享受绳子摩擦时赐与她的兴奋。
  
  我很清楚,宝贝瑜茜喜爱被綑绑后任人宰割的快感。
  
  「再紧些,爸爸。」女儿轻轻地喘出呻吟,嘴里不耐烦地抱怨说:「喔呼…
你总是弄得很鬆……」
  
  面对爱女,我就是无法狠下心肠。
  
  那怕我知道这是她憎恨我的报复做法,但我依旧对她没有反感。
  
  此时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让她享受快活的愉悦,才能保全我这看似幸
福的家庭,不致于崩溃离析。
  
  稍稍地拉紧瑜茜手腕的红绳,然后要她把双手打直,紧贴背脊。再来,又取
出一条绳索,对她的双峰开始綑绑。上围先绕两三圈,接着又对乳房的下方同样
綑上两三圈,除綑绑胸部外,手臂亦包含在其中。
  
  途中,不忘帮她整理服装,好让衣服可以紧贴,更显端庄。
  
  ……呿!这只是我自欺欺人的想法。
  
  水手服加上红色的尼龙绳綑绑,怎么可能看起来端庄呢?
  
  清纯甜美的少女,被绳子无情的拘束,任人摆布的可怜态样,只要是男性,
怎么可能忍耐下去!
  
  更不用说,我还用红绳紧绑她的胸部,好让她原本没有凹凸有致的身材,透
过外在拘束的方式,来突显她的乳锋。两团横放大豆般的奶肉,像是要从水手服
里面爆开。
  
  脑海中,不自觉地幻想起骯髒淫秽的画面。
  
  女儿被压倒在地上,无助地被一群男人给轮姦。直到浑身上下充斥着白浊的
精液,像一滩烂肉般无神地躺着。
  
  光是这样,我就发觉到下体的阴茎,快要射出来般。
  
  「呜呃……」
  
  我对自己下贱的反应,感到无地自容,又好像诅咒般,无法驱离。
  
  为了纾解这股要喷射的本能,我随手又拿出一条绳子,专注手头的工作,绕
到爱女的身后,把她伸直的手腕恢复到原本位置,加深被尼龙绳紧缚的感受。
  
  「嘶……好紧呀…」瑜茜忘情地呻吟起来,「…噢……真棒……」
  
  当然,这样仍是不够满足爱女的渴望。我继续拿出红绳,从手腕开始,再度
綑绑,并且反方向的拉紧,绕过她的脖颈,来到前面的胸口,穿过乳房上下平行
的绳索,牢牢地綑绑起来,像是「工」字型。
  
  如此一来,女儿的上半身就在尼龙绳的綑绑中,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当母女俩的淫秽装扮都完成以后,她们便无视我走到玄关另外一侧的宽大连
身镜前,观看自己今晚的下流模样。
  
  「不得不说,妳爸爸的打扮总是非常适合我们。看看妳,原本小小的胸部好
像快要从衣服里面爆开一样。」香莲开着女儿玩笑,并问说:「妳认为,我们还
需要其他额外的配件吗?」
  
  瑜茜满意地咯咯嗤笑,陶醉在紧缚的快感里回答说:「妈妈,光是妳贞操带
上的阴蒂按摩器,就足够妳受的……难不成,妳还嫌不够满足吗?」
  
  「我是……想要给主人一点不同的惊喜。」老婆的脸上冒出红晕,有点害羞
地说:「妳非常清楚,他有时挺喜欢我们我们给他的意外。」
  
  「好让主人有藉口来惩罚妳吗?」瑜茜调皮地问,「像是上个週末,妳穿着
透明雨衣,浑身赤裸,仅有三点贴上胶带去主人那边的模样吗?」
  
  「是的,上个週末主人的处罚游戏的确让我爽到疯掉。」老婆爽快地承认,
丝毫不在意一旁的我说:「主人要我穿那个样子到街道上去发完五十份面纸,才
可以休息。呵呵,那种羞耻的快感使我整个晚上都高潮不停……」
  
  她停顿一会儿,忽然用轻藐地眼神撇我一眼,又继续讲述:
  
  「…到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是没有办法忘掉每一个死命盯着我看的路人们,
他们脸上想要干我的表情……说老实话,要不是我已经有主人了,不然还真想让
他们来轮姦我。」
  
  「呵呵。」爱女一脸心领神会地点头,眼神茫然地回忆说:「妈妈,妳也害
我想起上个星期主人对我的放置调教,将满身都被喷满精液的我,綑在有装设按
摩棒的三角木马上,放置在四周都是镜子的房间。要我在这个房间内,闻着腥臭
的味道,看着淫蕩的自己,听着止不住的呻吟,享受无尽高潮的一个晚上……」
  
  「看看妳,还不是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妻子把她们的对话作出结论,「…
既然如此,妳会不会觉得……今晚这样的装备略显不足呢?」
  
  讲完,她们不约而头地转头看着我,异口同声地说:
  
  「老公(爸爸),你的看法呢?」
  
  母女俩的共同羞辱,终于让我压抑的火气给爆发,忍不住愤怒地说:
  
  「别问我!」
  
  香莲与瑜茜相互地瞧着对方,不由地发出得意的笑容。
  
  「那么老公……再帮我们加点东西吧!」老婆甜腻地要求。
  
  
  一个小时后,我驱车来到今夜的目的地。
  
  把轿车停在外头的马路上,走下车替后座的母女俩打开车门。我知道,若没
有我的帮忙,她们是没有办法独自下车。
  
  啪!
  
  把自己头上的帽檐压得更低,不想让其余的人看到我的容颜,哪怕四周没有
任何人,但本能依旧驱使我这样去做。此外,还紧紧地拉起外头的深色大衣,牢
牢包覆自己的身躯,才缓慢地把车门打开。
  
  咖擦!
  
  我把老婆和女儿从后座引领出来。
  
  除去原先我替她们装备的服装配件外,香莲额外要求我帮她装上项圈和脚
镣,增加肢体活动的困难度。假设今晚如果是户外调教的话,她肯定无法逃脱,
会变成其他男人的嘴边肉,体会到被蹂躏的凄凉与快活。
  
  而我的宝贝瑜茜,则是在她母亲的建议下,多增加嘴中的猿辔。两条布巾揉
成长条,一道勒出她的小嘴,减低她的吟啼,增添受虐的感官,另一道包覆她的
小巧的唇瓣,添增楚楚可怜的态样。
  
  同样的,她也要求装上项圈,且与妻子共用一条锁链扣紧,表示同甘共苦的
义气,甘愿这个週末和妈妈一起被主人给调教。
  
  不过,她没有铐上脚镣,而是要我把她穿着的素色内裤给拉到膝盖部位,露
出耻辱的态样,令淡褐色的小屁股若隐若现,两腿内八字地走路。
  
  她们走下车的时候,两人的神情是骄傲的,没有因为自己的装束和那些束缚
感到一丝羞愧,或是不安。
  
  反观是我,一脸恐惧畏缩,清晰地感受到房子门口传来的注目视线。好像在
告诉我,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老婆与女儿,是这栋房屋里头主人的奴隶。
  
  接着,有两位穿黑色套装的女人在门口前等待着我们。
  
  她们是这栋房子主人请来的保镖,专门护卫其安全,也是房子主人的玩物之
一,更是等会儿带我妻子与爱女进去的领头人。
  
  「哈啰。香莲,瑜茜,欢迎妳们。」
  
  其中一位染金髮,身材火辣的美女,叫做「洁丽」。她对香莲与瑜茜热情挥
手,并讚许地打声招呼:
  
  「妳们今晚的妆扮,真的很美丽。连我看到,都会不自觉地心动呦!」
  
  话还没讲完,另外一位黑直髮,看起来冷冰冰,同样身材有如模特儿,叫做
「霜」的女人,则是向前一步对我质问说:
  
  「秦哲,你今晚应该没有对你的老婆毛手毛脚吧?」
  
  她用审视犯人的眼光来回怒瞪着我,看得我毛骨悚然。
  
  「你很清楚,主人不希望除了他或他的要求以外,有人染指她的性奴隶。」
  
  妈的!这个女人!每次週末我载妻女来到这里时,就是一定要用这番类似的
话语来侮辱我!
  
  「没有!」我缓慢地抬起头,咬牙切齿地回答:「绝对没有!」
  
  她依旧是狐疑不相信的表情,又问说:「那么,你的女儿呢?」
  
  洁丽也同时开口补刀说:「这么可口的小家伙,我才不相信你没有动手。」
  
  两个女人一搭一唱,令我好不容易舒缓的苦闷情绪又再度涌现。
  
  洁丽挑衅地责问着我,手掌则是抚摸起爱女的下巴,好似逗动宠物般,用指
头来来回回地挑弄。
  
  「连我……都快要把持不住的说,呵呵。」
  
  她贪婪又淫邪的话语,换来女儿顺服地呻吟回应:「喔嗯……」
  
  软软的、嫩嫩的,听起来骨头都快要化掉的媚吟。
  
  然而,我的下体,亦是跟着充血勃起,被宝贝瑜茜的声音给诱惑。
  
  「哼!」霜冷冰冰的话语再次传来,「瞧你这个下贱又勃起的样子,我很难
相信你没有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有所动作……」
  
  冷酷的目光,直视着我不受控制地膨胀裤裆,神情中传来的不屑与厌恶,一
览无疑。
  
  她的反应,让我的心脏狂跳,心急且口齿不清晰地吼说:「我,我怎么可能
会做出那种事!瑜,瑜茜,她可是我的宝贝女儿……」
  
  不过,我越说越心虚,音量逐渐地降低。
  
  「口口声声说不会,但你上过你的女儿是个事实,不是吗?」
  
  她的这一句反诘,赤裸裸地挖开我好不容易弥合的伤口,再次伤害到鲜血直
流。
  
  「她一定从来没有想过,替她开苞的人是她最亲爱的父亲。」
  
  那个夜晚,那次疯狂,愧疚无比的崩溃回忆,从灵魂的深处轰然浮现!
  
  「我…我,我不是……」
  
  反驳的话仍是一句也说不出口。
  
  就在我懊恼悔恨的时候,爱妻缓缓开口,带着耻笑的情绪,像是嘲弄,又好
像替我解围地说:
  
  「秦哲,现在的他根本就不可能对我和瑜茜动手动脚。」
  
  不仅洁丽,连冷冰冰的霜也浮现出轻视的笑容。
  
  她们引以为乐,喜爱看到我这时候的表情,所以每次我送老婆与女儿来这间
屋子时,总是会受到类似的待遇。
  
  「呜嗯。」被堵口的瑜茜,也发出低鸣来附和。
  
  「妳们很清楚。」香莲满脸认真地说:「自从我的身体完全属于主人那天,
他就没有任何的使用权,除非……他想要捨弃他现在的『生活』,成为众人的笑
柄,家族的耻辱……」
  
  爱妻一字一字地说着。
  
  当她说到「生活」这个词语时,还不忘轻蔑且愤怒地看我一眼。
  
  「那么,我们呢?」洁丽抓起束缚妻子与女儿的锁链,把她们拉到自己的面
前,得意地淫笑说:「有荣幸使用妳们的身体吗?」
  
  她的问句,却是行动的开端。
  
  纤细的手指,同个时间就朝宝贝瑜茜的私密处抹去,毫无阻碍地没入她两腿
浅褐色嫩腿的中间,向上探索过去。
  
  「看看妳可怜的父亲吧……」
  
  「嗯呜!」
  
  瑜茜瞇起眼,发起欢愉的呻吟。朦胧水雾的眼神,我就知道洁丽的手指已经
触碰到她的敏感地带。
  
  然后,霜则是对香莲有所动作,沿着她身上黑色皮衣的钢圈,一路抚摸,滑
过双峰,来到小腹,然后碰触到下体外的贞操带,有点吃惊地说:
  
  「咦?今晚的装扮很不一样喔!」
  
  冷冰冰的口吻,夹带着欣喜的情绪,又问:
  
  「香莲,这贞操带看起来有额外的机关喔,是什么呢?」
  
  老婆的两颊顿时酡红,娇怯怯地小声回答:
  
  「阴…阴蒂按摩器……」
  
  「那我就先帮妳打开吧。」
  
  冷酷的语气,捉弄的神情,霜没有等待爱妻的答话,就自顾自地打开贞操带
旁的开关。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强烈的马达声响,狂暴地运作起来。
  
  随即,香莲就宛如被电到般,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瘫软下来,嘴里无法遏止
地淫啼:
  
  「呃啊啊啊啊……」
  
  看得出来,这股刺激给予她难以描述的剧烈快感。
  
  而霜,依旧用玩味地表情看着妻子,还过份地抓住她的双手臂,好好体会阴
蒂按摩器产生的震动。
  
  「……呜呜!呜呀!」
  
  才几分钟的时间,我就观赏到香莲在按摩棒的刺激下,在房屋的大门口达到
一次不情愿的强制高潮。尤其是透过旁边的路灯,明显地看到妻子的胯下,冒出
泊泊的体液,硬生生地冲过丁字裤与贞操带的股缝,缓缓地流向大腿。
  
  此刻,我的阳具更是肿胀疼痛。
  
  她们母女俩人,就在我的面前,被另外两个女人给玩弄,脸上带着舒爽的浪
蕩表情,彻底地堕落放纵。
  
  我仍是伫立原地,不敢有所动作,内心煎熬地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直到一旁被堵口的爱女也被洁丽的手指玩弄到满脸潮红,胴体发春,被强迫
达到一次阴蒂高潮的状态后,霜才对着难堪的我下起逐客令说:
  
  「秦哲,你可以离开了。星期日的同一个时间,再过来接她们吧。」
  
  「是……」我苦涩地回答。
  
  我如同战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去。
  
  就算走到汽车旁,也未曾听到香莲与瑜茜任何的挽留话语,哪怕有一个字也
行。
  
  只有自己一个人驾车,默默地留下泪水,悔恨地往回家的路途前进……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