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我和我绿帽朋友的故事(下)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3 出处:网络 作者:kokoroaku编辑:@春色满园
2020年11月8日发表于四合院 作者:kokoroaku 第四章 整个晚上小辉还和我讲了许许多多关于月月的故事。我是小辉现实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他们夫妻之间故事的人。这小子像是找到了除网络外,另一个发洩的
2020年11月8日发表于四合院
作者:kokoroaku





第四章

整个晚上小辉还和我讲了许许多多关于月月的故事。我是小辉现实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他们夫妻之间故事的人。这小子像是找到了除网络外,另一个发洩的窗户一样,一刻不停地向我分享着。

比如月月半夜在地下车库露出、比如月月坐地铁的时候用跳蛋。最让我不相信的事是,月月有一次打车的时候,故意走光给司机看。

有时他说的来劲的时候,我会明确表示不相信。有时我也会嘲弄他两句,我说,这些调教说不定是刘伟帮月月开发的,而不是你。然而小辉这小子对这种嘲讽完全无动于衷。反而会表现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像是一个担心老婆要跟自己离婚的男人的样子吗?不像。

小辉问我,你觉得月月和刘伟做爱的时候会戴套吗?

我说,应该不会戴。

小辉说,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啊?月月连我都要求戴套,刘伟就不要求他?

我说,你不是说月月第一次从刘伟家回来,丝袜上全是精液么?第一次都不戴,你还指望他后面戴?顶多不内射而已。

小辉的眼睛立刻就像发光一样看着我,问,你的意思是,他就算不内射,也是体外射精,射⋯射在月月的身上?

我这是也感觉到他变态的目光,随口应和了一声。

小辉接着就开始自言自语,他说,还不一定是射在身上⋯⋯也有可能射在脸上⋯⋯月月⋯⋯直接射在她嘴里也是很有可能⋯⋯

我有点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他,说,好了好了,你别再乱想了。再想我估计你这小子又要硬了。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可能会失去她的!刚你还答应我要把她给追回来的。

小辉这才收了口,跟我碰了杯,闷了一口白酒。

许久,他看着杯子,嘴里喃喃说,老张,如果我早点告诉你就好了。一来,你能帮我一起调教。二来,我就不用怕她真的走了。

我看着他,也是不知道一下子该说什么。想了想,说,如果我真和月月发生点什么,你可能想法就又变了。

在我们喝酒的过程中,小辉的脸就这样一会阴沈,一会兴奋。一会像个变态的疯子,一会又像是个可怜的人。他冷不丁的就会自己感叹一句,我们在这喝酒,月月可能正在和刘伟翻云覆雨,乾柴烈火。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眼的时间,几个酒瓶已经全部见了底。小辉这小子酒量还是可以的,一个人几乎喝了有2斤白酒,现在看上去仍然有意识。不吐不闹,酒品了得。

我将他扶到了沙发上,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么?

小辉说,好得⋯⋯好得不得了。

我问,你有想吐的感觉么,别一会躺沙发上睡着了,然后被呕吐物给噎死。

他说,放你的⋯⋯放你的屁,少来咒我。我⋯⋯我非但没事,而且感觉轻飘飘,舒服的很⋯⋯

我说,那就行。我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自己当心。

第二天一早,我就开始打电话,四处打探这个刘伟的信息。原本我以为会很难,但没想到这个刘伟还能有名气,很快就打听出来了。

但这不打听还不知道,一打听我吓一跳。

这个刘伟今年竟然才24岁,比小辉竟然还小了整整四岁。从小辉的语气里,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刘伟是个35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呢,没想到竟然是小鲜肉一枚。不仅如此,这小子确确实实如小辉所说,算是一个小富二代吧。他是家里的独子,去年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他老爸是一家跨国大公司的高层。

我从帮忙打听的朋友那里还得知,刘伟这人,在公司里口碑一直都还算不错。不管是长相,还是作风,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他,特别是他的年轻女学生,经常为了他这个人,才报他的课。

当然,很快,我就把这些消息告诉小辉了。我还安慰小辉,这个刘伟条件这个好,就算他想娶月月,先别说月月目前是已婚,就算离婚了,他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听到这个消息,小辉也很开心。儘管他说月月昨晚到最后也没回来。不过他倒是说了一个在他眼里算是好消息的消息,那就是月月昨晚虽然没回来,但是回他消息了,以前都是不回消息的。

我问月月回你什么了?

小辉这小子说,我让月月做好措施,别怀孕了。然后也别纵慾过度,做了几次就好了。你知道么,过了很久,月月竟然回了,她说好的。

我一看无比的汗颜,心想这他妈算是哪门子的好消息。我说,你有毛病啊?不是说了让妳挽回她,你还在追求你变态的快感?

小辉狡辩道,我是走温情路线。我想让她知道,我还是关心她的。就算她和别人在做,我还是关心她。

我心服口服。他这种绿帽奴,真是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坚强。

週末的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週一了。到了公司,我一看到小辉,他就给我使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果然,我一进我的办公室,他后脚就跟来了。

他把门反锁了一下,然后小声说,老张老张,昨晚月月跟我打电话了,她说她和刘伟準备一起出去旅游⋯⋯

听到他这麽说,我气不打一处来,打断了他的话,说,我前几天跟你说的,你答应的,你他妈全部忘了?我他妈的让妳追她回来,你还在跟我说月月要和他出去旅游?不同意啊!肯定不同意啊!宣示你的主权啊,告诉月月,你不允许她再在外面这麽浪了!这他妈都是哪门子事⋯⋯自己老婆陪别的男人出去旅游⋯⋯

小辉说,喂⋯⋯老张老张⋯⋯你小声点,别激动啊。是这样的,月月还说,她这次旅游回来,就不再去找那个刘伟了。

我问,为什么啊?

小辉说,这个我也问了,但月月没说,只是她保证等回来就断了,她让我替她打下掩护。万一她爸妈一声不吭过来看她之类的。

我问,她去多久啊?

小辉说,一个月左右吧。

我忍不住惊呼,一个月?!

小辉淡定地说,对,一个月,所以让我帮忙打下掩护。唉,而且这一个月,她希望我最好别主动找她。当然她说她会找我的。我问她是不是还爱我,你猜她说什么?

我问,说什么?

小辉侃侃而谈道,她说,如果没有我,她内心深处还是不敢和刘伟这样的。但也正因为我,她也不能一直这麽放纵自己,毕竟她是我的妻子。哈哈,可能是住在外面这段时间,还是想我了吧,想到会这么无条件包容她所有的只有我。

我很无语,说,行吧,你开心就行⋯⋯

听小辉说,月月旅游的第一站是泰国。这之后的每一天,小辉都会跑我办公室跟我分享他的日常心得。有时候是苦闷,有时候又是兴奋。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但凡月月拍到什么漂亮的美景,她还是会分享给小辉。但凡她吃到什么好吃的,她也会告诉小辉。只是当月月回到酒店后,她就很少会回覆小辉的信息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辉又会露出一副兴奋的样子,他也在我面前毫无顾虑地直接说,月月应该是在挨操。

在月月旅游一週后的某一天,小辉跟我说,月月想家了,想小辉了。这是月月出轨之后,第一次说自己想家。我问小辉,那你怎么说?小辉说,我当然也说想她了,我是真的很想她。

之后的第二站,月月和刘伟还去了马尔代夫。这是小辉和月月新婚旅行去的地方。月月说,当年她和小辉一起去看的海边的一块大礁石,现在已经被海冲得更圆滑了。小辉告诉我说,月月那天真的是想他了。即便晚上,她也和他聊微信。

我问小辉,那刘伟不管?不吃醋?

小辉说,吃醋的,月月偷偷跟我发的。原来那个刘伟是希望月月这一个月就当是他的老婆,要一心一意,只是,嘿嘿,月月还是会找我。你知道么,老张,月月说,好希望我也躺在她边上。我当时兴奋坏了。

我问,你兴奋什么?不是该感动么?


小辉说,我也躺在,那刘伟肯定也在,我们3P啊!多刺激⋯⋯

我无语道,那你去吧⋯⋯

旅游这东西,说实话,真的能反映出人和人到底适合不适合在一起生活。以往月月的偷情,那最多的就是激情,但一旦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当激情抹灭之后,才能看到真正的生活。

果不其然,在不到三週的时候,月月就回来了。月月原本还打算陪刘伟去欧洲,但在这两週多的时间接触下来,月月的内心还是喜欢小辉多一点。越和刘伟呆在外面,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因为一些琐事而减少。小辉说,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像他那样包容月月,这话应该是对的。

我原本以为,月月回来之后,他找我的次数应该会减少,至少聊月月的话题会减少。但让我没想到的事是,这小子竟然反而更爱和我聊月月。他说月月终于慢慢变的像以前一样了,会跟她说好多的话,只是关于和刘伟的出轨情况,她总是不说。小辉问月月,是不是真的喜欢刘伟,月月坦白道,确实喜欢过,只是性格不合适。

小辉告诉我,现在月月和他的性生活比以前爽多了。他只要一想到月月的骚穴被那个刘伟操了那麽那麽多次,他就硬的不行。

我问,月月被他内射过没?

小辉说,内射了无数次。哈哈。

我说,可以⋯⋯

小辉小声问,你想操月月吗?

我说,你别开玩笑了⋯⋯

小辉一本正经的说,月月知道你知道我们的事。我问她愿意不愿意让妳操,她说如果我同意的话,可以。

我问,真的?

小辉说,真的。

于是乎,最尴尬的一晚出现了。这週週五,我受小辉邀请去他们家了⋯刚开门,我就看到月月笑着说,⋯你来啦,好久没见了。

我说,是啊。

小辉在一边插嘴,你们这么说话,尴尬不尴尬?

我和月月同时撇向他,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倒反而大笑起来,说,你们怎么那么默契,像夫妻一样,哈哈哈。

月月听到这个话,直接用捶他胸口了。而我只能摇摇头,表示无奈。

为了缓解尴尬,我们三个人都喝了好多酒。一开始真的极度尴尬,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到好几杯酒下肚,场子才渐渐恢复正常。小辉开始讲起了我在办公室的丑事,而我也用小辉的丑事回击,月月则在一边听得咯咯直笑。

酒过三巡,喝的差不多了。小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说,老婆,你快扶张哥去沙发上坐⋯⋯嘿嘿。
而我脑袋也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月月已经站到了我的边上,将我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小声说,张哥⋯⋯我扶你过去⋯⋯

而这时,我已经分辨不出月月的脸红是因为和我接触的害羞,还是因为喝了酒。

月月将我扶到沙发上后,便和我一同坐了下来。她和我靠的很近,肩膀和肩膀互相触碰着。而小辉则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我面前,一脸癡像地看着我和月月。

我看着小辉,说,你干嘛啊。

小辉说,看你们呀⋯⋯你们真有夫妻相。

我看了眼月月,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脸很红,呆呆地看着前方。而我则一把把她搂进了我的怀里,说,来,你好好看。

小辉这家伙眼睛立刻发亮起来,说,你这个老张⋯⋯竟然抱我老婆⋯⋯老婆,你怎么不反抗?

月月听到他的话,反而抬头望向我,问,张哥⋯⋯我们要不去房里?

我说,好⋯⋯

小辉听到我们这么无视他,反而更兴奋,说,好啊你们,一个我的好兄弟,一个我的老婆⋯⋯这么无视我,你们要去房里干嘛?!

月月撇了他一眼,说,不干嘛!随后就勾着我的胳膊往房里走了。小辉这小子跟在我们后面想一起进来,结果门被月月重重关上,然后反锁了。

小辉在门外说,我就贴在门口,听你们在干嘛!

我感觉我被他这麽一闹,酒反而有些醒,然后又感觉到一丝尴尬了。我感觉如果只有单独我和月月,那可能会还好,但是一想到门外小辉就在,我这颗色心总是磕磕绊绊。

月月小声问我,张哥⋯⋯你是不是很无语啊?

我笑了笑,说是啊。

月月这时问,张哥,你对我有过非分之想?

我说,有过吧⋯⋯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小辉这时又在门外喊,老婆!你们在干嘛现在?在接吻吗?你怎么可以背着你老公和别的男人接吻?
我被小辉这麽一闹,别说兴奋了,说实话,反而有点想笑。我捏了捏自己的额头,笑着看向月月,问,你不会为了他,真的愿意和我发生关係吧?
月月小声说,愿⋯⋯愿意吧⋯⋯只不过想到⋯⋯

我问,想到什么?

月月说,想到张哥你也有老婆,还有孩子⋯⋯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感觉不好⋯⋯

月月这句话一下子像刀一样扎进我的心里,我叹了口气,说,是啊⋯⋯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我可能早就找机会和你发生点什么了⋯⋯

小辉这时又喊,卧槽,你们到底在干嘛了呀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月月说,我在帮张哥口交现在~

小辉说,啊!老婆,真的吗!老婆,你在吃别的男人的鸡巴?

月月看着我,笑了笑,说,嗯!

而我也看着月月,笑了笑。

可能因为喝了太多酒,身体晕乎乎的,确实有些没有性慾。也可能是因为有小辉这个第三者在,我不习惯。也有可能,我还是做不到背叛我的妻子吧。

这件事之后,我也成了月月的好朋友。月月有时候为了配合小辉的淫妻癖,偶尔晚上会找我。而我们的暗号,就是小辉会分享一个游戏邀请的连结,如果我回覆了,我就会收到月月的信息。

月月会当着小辉的面和我聊骚,和我说一些骚话,比如想我的大鸡巴了,想舔了之类的。而小辉自然会被这些消息刺激的不要不要的。在小辉眼里,目前是他最舒服的状态,因为他以为月月并没有再出轨过。而我又能成为他们的工具人。

可是他并不知道,女人还是会变的。在某一个下午,小辉还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我收到了月月的消息,便提前离开了办公室。

一进到月月的家,她就紧紧的扑进我的怀里,说,好想你⋯⋯你来啦。

我一把搂住月月,说,我也想你,小骚货。

月月说,辉还在公司上班?

我说,嗯,他以为我有事去银行了⋯⋯

月月说,我觉得好刺激⋯⋯这样才是偷情,你知道吗⋯我晚上配合他,说我被你天天操⋯⋯我心里感觉好刺激⋯⋯因为他不知道,我真的一直在被你操⋯⋯嘻嘻⋯我好渣呀现在⋯⋯

我说,我也是渣男了⋯⋯

月月说,我们⋯⋯我们渣男渣女还挺配⋯⋯

我笑着脱掉了月月的乳罩,然后两只手从背后抓住她的两只乳房,轻轻揉搓起来。

月月小声娇喘着说,张哥⋯⋯讨厌⋯⋯我晚上要和辉说,我被你两只手摸的好舒服⋯⋯

我说,小骚货⋯你说他会信吗?

月月说,他肯定不信⋯⋯但是他一定很兴奋⋯⋯你说,我们要不要在某一天故意让他看到,刺激他一下?

我说,也不是不行,不过万一他兴奋过头怎么办?

月月说,也是⋯⋯那还是以后再说吧,嘻嘻。我⋯⋯我一想到被他发现,我就觉得好兴奋⋯⋯

我把唇不断地吻向月月的脖子,耳朵,轻声说,我也是⋯一想到如果辉知道我现在和你在做这种事,我也觉得好兴奋⋯⋯

月月被我吻的不断的呻吟起来,媚惑地叫着,快操我⋯⋯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