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特警人妻第四章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3 出处:网络 作者:莫杰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莫杰 时间:很久很久之前               半个小时后,厨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又$
作者:莫杰
时间:很久很久之前     
         半个小时后,厨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还不见人影出现,霄渐终于忍不住往里面走去。只见众人其中的两个人正抱着诗琳,林龙正站在餐桌上把诗琳的手绑到天花板上面的吊灯。另一个人抱着诗琳,双手正捏着她的双乳,林权解释说肉馅已经被打的结了块,现在要把肉馅打散,才能包饺子。

       林龙绑好之后,一米七二的诗琳刚刚好脚尖着地,完美的身躯如同上天最完美的雕琢的艺术品一般,虽然挺着装满肉馅的肚子,象是怀胎七个月的孕肚,但学过芭蕾的诗琳双脚交拢,脚尖着地。林权不禁赞叹道:



       诗琳完全忘了自己被绑起来的处境,被夸得害羞的笑了起来:





       林鼠补了一句。

       

       林虎啪的一声打的诗琳奶子一飞。

       诗琳突如其来的奶光刺激的差点脚软,回头挑衅道。

       

      

诗琳本就学过一阵时间芭蕾,虽然顶着脚尖林龙的身高还比她高出不少,但诗琳此刻依然像个高傲的天鹅。

     

林虎冷不丁的一拳打在诗琳的肚子上,拳头挤压的诗琳肚子里的馅往胃里面顶,让诗琳只感觉到呕吐感,而痛感却少了很多。

      诗琳微微摆出不屑的表情,激的林虎又是一拳,这次打在了诗琳的巨乳上,这拳在林虎的怒气上打的更重,拳头深陷乳肉之下,,诗琳被打的脚尖离了地,诗琳婴宁一声,吃痛的皱了一下眉头,诗琳不禁觉得比起呕吐感,这种痛中带爽的感觉好像更舒服了。

     

     

     诗琳下意识的就想反驳,自己已经结婚了,不能像个未婚女人一样发骚,霄渐毕竟还在这里。

     

诗琳脸红红的望了霄渐一下又迅速移开目光,刚刚算是提醒霄渐现在自己是清算期的肉袋便器,就应该恢复骚浪的本性,用最舒服的姿势迎接男人的拳头。诗琳的脑子里转换着各种想法,但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内心已经在渴望更强烈的刺激,脑子里也在顺应着自己的内心想出各种借口说服自己,降低自己的耻辱感。

      但是最狡猾的林蛇玩弄女人多了,自然看得出下体冒着水光的诗琳正处于发情的状态,像个母猫一样夹紧扭捏着,不自觉中已然抬高了翘臀。

      

      诗琳跃跃欲试的问道。

      

      诗琳脸色更加红润,这种任人鱼肉的感觉让她微微有些上脑。

      林蛇得意笑了起来。

      诗琳没想到林蛇真的完全看透了她,头微微后仰,双腿夹得更紧。

林虎笑嘻嘻的从他们的旅行袋中抽出棒球棍。

      一根棒球棍狠狠的砸在了诗琳的双乳之间,乳肉分成四瓣,诗琳瞬间绷紧了四肢,棒球棍刚离开,诗琳后背的林龙又是一记鞭腿踢在诗琳的翘臀上,诗琳整个人像个真的沙袋一般向空中荡去,圆滚滚的肚子毫不设防的正面迎上了林虎的棒球棍!

诗琳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可是还没哼完,林豹的掏心拳已经深深的顶穿了诗琳的大奶,凶猛的打在了心窝上,诗琳被这一套组合攻击打的心神荡漾,在痛楚之下不管怎么夹紧阴道,蜜汁依然顺着大腿流下,嘴里发出母畜的发情声。

       

连续不断的棒球棍打在了诗琳圆滚滚的肚子上,诗琳的胃不停地翻涌,但所幸胃里面只是林虎他们的精液和尿液,诗琳倒是很喜欢这种被精液尿液的腥臭味,会让自己觉得淫贱,所以只是微眯着双眼仍由众人施暴。

      刚刚有点适应的诗琳突然发出一声激爽的惊呼,原来是林鼠这个家伙看诗琳有点适应这种挨打的力度了,居然估摸着诗琳小腹的子宫大概位置,用擀面杖尖的一头对准小腹捅了过去。

      诗琳酸爽的蜷缩着,没好气的瞪了林鼠一眼,心里想着,这混蛋怎么就这么会找准自己的敏感点,每次刚觉得有点平淡了,林鼠总能想点新的花样折腾自己。

     林鼠看着诗琳的发嗔的眼神,又是一棍顶上去,这次诗琳有心理准备了,反而有些期待的望着那个擀面杖50公分,30公分,直至杖头狠狠的撞击到小腹。剧烈的痛楚与快感从小腹处迅速蔓延,诗琳感觉得自己的卵巢在幸福的颤抖。

     盆骨,腰椎又传来剧痛,被击飞的诗琳翘起屁股的一瞬间,毫不留情的棒球棍又把诗琳的翘臀打的变形,整个人又不由自主的往前拱,一瞬间,乱棍齐下,几根棒球棍和擀面杖的打击完全覆盖了诗琳的一对大奶子和肚子,木棍跟肉体接触的撞击声在诗琳带着狐媚的呜咽声中少了些许残忍,多了些淫靡。

     

诗琳香汗淋漓,整个人后仰着头,全身痉挛,曼妙的身姿弯成一轮细月,被殴打的快感在淫荡的肉体上四处迸发,在连续的棍击之下,本是圆润饱满的奶子和肚子都在剧烈的变形,强烈的排泄欲望让诗琳渐渐有点着急。小穴和肠道里面都是肉馅,如果被打出来了,这种像公然失禁排便一样的丑样,诗琳是宁愿死都不要给人看到的。

     

棍击声如同雨点一样密集,诗琳也不再摇晃,全身的肌肉绷紧迎接着每一次棍棒的爱抚,仍由大奶子和柔软紧致的屁股殴击。

     五个保安之中只有林蛇没有动手,恋足的他一直在盯着诗琳修长的双腿和因快感蜷缩的脚趾,他看着诗琳的腿上全是香汗和淫液流淌的一道道水痕,他想舔,但众人却只顾着用棍棒招呼着诗琳的奶肉和小腹。

     终于,再也忍不住的他随手抄起一个锅铲朝着诗琳的膝盖砸去,的一声,霄渐心里一紧,诗琳的喊声已经叫了出来,诗琳再也站不稳,要不是双手被拴住,整个人将会直接倒下,这下林蛇心满意足的抬起诗琳无力的嫩脚舔了起来。

     诗琳看着林蛇捧着自己的脚仔细的舔着每一个脚趾缝,心里害羞极了,虽然自己平时也挺满意自己的脚漂亮又没有异味的,但是现在出了脚汗,还是担心有点味道。
     但是诗琳不知道的是她的玉足出了汗之后更添了一股淫靡的肉香,林蛇如获至宝的吸吮着散发着荷尔蒙的玉趾,忍不住大口咬了起来。

     诗琳被殴打之下积蓄的快感终于被林蛇的舔足之下诱发出来,留在地面上的玉足又恢复了力气顶在地面上,两个洞穴紧紧地闭合着。

   『好家伙,被打成这样都能高潮,这么一来,怕是肉馅都被你自己夹紧了。加上这个吧!』林鼠抄起一边的平底锅挥了几下:「蛮顺手的!」

    说罢拿起平底锅,就往诗琳的肚子上拍下!

「当!」

       力量很大,诗琳被打得悬空荡了起来,半空中忍不住干呕了一下。还没回落完又被擀面杖、棒球棍和平底锅打得不停旋转,有时还飞了起来,就像一个绝全的芭蕾舞孃一样,乳肉和臀肉不停的挨了重击而上下弹飞着。

       呕吐感越来越强,诗琳无意识的第一次抬起小腿想要挡一下,林虎收不住势一下子的一声打在诗琳的小腿上,诗琳痛呼出声,眼泪都流了下来。叫声惨烈,林虎吓得停下了手。

      诗琳弱弱的吐出一句软绵绵的话,比起呕吐感,诗琳更享受这种存粹的痛感。

      林虎看了看诗琳的小腿,被打击的地方已经开始红肿起来,跟周围白嫩的肌肤对比特别显眼。诗琳看林虎有些迟疑,竟主动的抬起受伤的腿示意。

     诗琳又一声迷人的惨叫,没等林蛇反应过来,林鼠已经一个擀面杖打在了诗琳已经红肿的小腿上,诗琳疼的再一次失禁。林龙照样画葫芦的打在诗琳的手肘上,诗琳像条被电到鱼一样抖动着,

众人看到诗琳颤抖,失禁的模样更加兴奋,手里的棍棒更多的转向了诗琳的另一侧完好的手臂和大腿,只有林豹这种喜欢殴打诗琳奶子的偶尔打几下柔软的奶子和肚子,时不时的也对诗琳的肋骨发起攻击。

     



霄渐看着厨房里日常的厨具变成残暴的行凶工具,疯狂的殴击着诗琳丰睨的肉体,诗琳无力的后仰着头,双腿已经被众人棍击到长得开开的无力合拢,擀面杖、棒球棍和平底锅击打诗琳骨头发出的声音形成一股淫靡的打击乐,他们的乐器就是全身赤裸吊在空中的诗琳,激的在场的所有人下体梆硬,就连霄渐也不例外。

「当!」

一声巨响,平底锅不知轻重的击中了诗琳的后脑,诗琳闷哼一声,头往边上一歪,就没有了反应,这样也没人在乎,还是不停的往诗玩的身上招呼,只是诗琳一动不动的。

霄渐实在不忍心在看下去了,诗琳口中冒着刚吞下的精液和黄水,歪着头像是失去了知觉。

「够了吧!」霄渐叫道:「再打下去,别说肉馅了,连她的内脏都散了。」

林龙挥手阻止了众人,上前摸了摸诗琳的肚子:

「嗯,是差不多松了,把她放下来吧!」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诗琳放了下来,让诗琳像一条死鱼一般躺在地上,霄渐心疼的过去拿纸巾诗琳的脸擦干净。

「霄渐,」林鼠说道:「你家有工具箱吗?」

「有…」渐渐转醒的诗琳抬起一只手:「工具箱在柜子最下面那…那一层,旁边还有绳子…,工具都充好…充好电了…」

「想得真周到啊!」林鼠笑咪咪的去取出了工具箱和绳索。

「这位兄弟,」林虎对刘能道:「你把天花版上多钉几个钢环,咱们得把这女人倒吊起来!」

刘能本不想听这人的指挥,但是转念一想,正好趁这时候熟悉一下这套工具,搞不好还有机会使用,于是上了桌子,拿着电钻就在天花板上钉钢环,工具相当容易使用,不一会,天花板上就多了几个牢固的钢环。

「兄弟们,动手!」林龙下令道:「把她倒吊起来!」

「为…为什么要倒吊?」霄渐问道

「不倒吊肉馅怎么调味?」林龙冷笑道:「你家的饺子馅不调味的吗?」

众人大笑,霄渐无奈也只好护着他老婆的头,防止这些大汉将诗琳倒过来时,撞了她的头,大家毫不怜香惜玉的将诗琳的手背到后面,以后手缚绑好,再綑好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分开吊起,使得诗琳倒吊着像一个Y字。

林蛇走向前,诗琳的双腿之间就在他的面前。

「好香啊!」林蛇发出了赞叹

「谢谢。」诗琳笑道,她已经恢复过来了,对这个喜欢玩弄她的脚的人,心里格外有种特殊的感觉。

「谁说你的屄香了?」林蛇一脚踢向诗琳的奶子:「老子是说肉馅!」

诗琳被他一脚踢得像个钟摆似的,在天花板下晃荡,乳房在胸前摇晃,但是脸上却露出享受的神情。

「大家都喜欢在饺子馅里加什么调料啊?」林鼠问

「当然是蚝油!」林虎答道:「蚝油可香了!」诗琳听了皱了皱眉头。

「霄渐,」林龙笑着问:「你家蚝油在哪?」

「有有有!」霄渐马上去拿了一瓶新的蚝油,他深怕用旧的蚝油瓶,会弄脏了他老婆

「唷!还没开过呢!」林龙看着全新的玻璃瓶蚝油说道:「用电钻把瓶盖开个小孔!」

刘能接过瓶子,在瓶盖上开了个小孔,又递给林龙。

林龙摸着诗琳的肉屄,把蚝油瓶口慢慢的对着嫩穴插了进去…

「啊…好…好冰!」诗琳不由得有点颤抖

其实她之前并不是没有被别的东西插入过,只是因为刚才的拳交和痛击肚子肉馅后,整个下体都火热无比,这个玻璃瓶感觉就特别冰冷。

「别插得太深,」霄渐提醒到:「一会肉馅又太紧了!」

他不想再看到他老婆又被痛殴到昏过去。

「要你废话吗?」林龙口里这么说,手上却更注意了:「蚝油也太难倒了!」

蚝油因为比较黏稠,所以不容易倒出,林X抱着诗琳的臀部,开始快速的上下摇晃着蚝油,使得玻璃瓶在诗琳的阴户里快速抽送。

「好…好…好舒服…」诗琳发出了呻吟,小穴不自觉的夹紧了一下,林鼠见状又拿擀面杖敲了一下蚝油瓶,的一声,瓶子又如几分,爽的诗琳漏了几滴尿出来。

「去拿根葱来,」林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说道:「快点!」

「为…为什么停下来?」诗琳不满的道

「因为我怕妳爽过头了,」林虎答道:「妳现在可是倒吊着的,万一一个不小心,会弄脏肉馅的!」
       
       诗琳还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林虎却接过一根葱,一只手拨开诗琳的阴辱,另一只手把葱抵在她的尿道口,此时那个蚝油瓶还插在她的穴里。

「堵起来就不必担心了,」林虎笑道:「现在还不是妳失禁的时候!」

       林蛇发话道。

       葱头逐渐插入尿道,大概插了半根葱进去,诗琳张大着嘴,想叫又发不出声音,阴道内平滑的玻璃瓶和葱粗糙的表面,给她又奇妙又痛又舒服的感觉。
        
        诗琳对林蛇的话很受用,脸红红的勉强张开口,

        林蛇掏出他的肉棒,诗琳被倒吊着,还是努力的张开口,一口含住面前的鸡巴,只不过是倒吊着,本想好好施展一番口技,但吞吐有点困难,只能任由林蛇在她嘴里抽送,林蛇的手也没有闲着,握住玻璃瓶在诗琳肉穴里大力抽送,让蚝油快速的涌入诗琳的阴户里。

        几分钟后,林蛇就支持不住了,他抱着诗琳的屁股,鸡巴用力往前一顶,顶进了诗玩的喉咙里,低吼一声开始射精,诗琳感受到嘴里的肉棒在射精,也兴奋的达到了高潮,两个脚背弓了起来,接受精液的冲击,林蛇的手握住瓶子不动,半分钟后,他才完事,本想抽出诗琳口中的阴茎,看到诗琳牢牢的吸着他的龟头,眼睛卜潾潾的看着自己,顿时了然,放肆的在诗琳的喉道里面撒起了尿。

       诗琳欣喜的吞咽着尿液,喷潮过多的她早就渴了,正等着别人把她当成尿桶一样。等林蛇尿完后,也拔出了她淫穴里的蚝油,发出啵的声音。

      诗琳的阴户尚未合拢,甚至连嘴里的精液还没有全部吃下去,林虎就上来接替林蛇的位置,只不过这次是把蚝油插进诗琳的屁眼里。

「王母猪,刚刚可喂饱你了。」林虎一边拿纸巾擦着刚在诗琳口中射精的鸡巴,一边对她说道:「待会要是尿不出来,我可就要活活把你打失禁了!」

     诗琳嘴里含着林虎的鸡巴,眼神复杂的看着,心里想着如果被他这样殴打到像喷泉一样喷尿,他应该会更喜欢吧?此时蚝油瓶正在她的屁眼里抽送,往直肠里倒着一滴一滴的蚝油,而那根葱,依然在她的尿道里盛开着!

     同样的,林虎也在诗琳嘴里射了精后,抽出她肛门里的蚝油瓶,退了下去,接着上来的是不怀好意的林鼠,他握着一个小瓶子,掏出肉棒,送进诗琳的口中。

 「我口味比较重,」他一边在诗琳的嘴里抽送,一边把瓶子里的液体抹在手上:「我喜欢吃得辣一点!」

     他的手上抹了辣油,一巴掌拍在诗琳的阴户上!

「啊…啊…好…辣烫…烫啊!」诗琳含着肉棒,含糊不清的喊道:「好…好热…好…舒服!」诗琳的玉趾蜷紧又张开,在痛与爽的边缘挣扎。

       林蛇不停地用手扣弄着诗琳的阴核,不时还加上一点辣油,就像滴上精油一样,有时还把手指插入诗琳的阴道里,加上一些辣油进她的阴道,这个辣油显然很刺激,诗琳的全身都发红了,简直比用嘴喝辣油还厉害!

      他射精之后,又换了一个人,一样把肉棒捅进倒吊的诗琳口中,也一样在手上抹了辣油,但是却把手指插进诗琳的屁眼,又往她直肠里加了一点辣油润滑,方便他在诗琳的肛门里抽送手指。

「啊啊啊啊~~~痛…痛痛…痛…好舒服…」

诗琳对着天花板的双腿在颤抖着,整个人红得像吊着的蜡肉,一直颤抖到嘴里又接受了一波精液。

接下来又来了两个人,分别都是扒开诗琳的两个肉洞,加了些葱花和水,把诗琳的嘴当阴户干,那些葱花还是林权让霄渐切的。

「还要加什么?」林鼠问了大家

没有人回应

「那我来搅拌混合馅料吧,」刘能拿着电钻:「要充份搅拌才会好吃。」

刘能拿了个打蛋器,用胶带绑在电钻头上,对空按了两下电钻板机,打蛋器飞快的转动,诗琳盯着那电钻,很期待似的咽了口口水。

刘能走上前比了比,发现电钻加上打蛋器太长了,不容易插入,于是拉了把椅子,站在椅子上。

「来!你过来,」他对霄渐说道:「帮我把这玩意插进你老婆骚屄里!」

霄渐听了都傻眼了,看他们玩弄凌辱老婆就算了,还要亲手把这个怪物插进心爱老婆的肉穴里?

「老公,听他的,」诗琳勉强抬起头:「我也很想试试这个感觉,好像很好玩。」

大家都笑了。

霄渐无奈,只好上前一手扶着诗琳的阴户,尽量拨开她的阴唇,另一手握住打蛋器的前端,将它抵在他老婆的阴户上。

刘能开始往下用力,打蛋器挤开诗琳的屄肉,一点一点插入她的穴口。

「好…好大…好…好撑…再用力点!」诗琳狂叫,打蛋的圈比林虎的拳头还大,光是进去个头就已经把诗琳的小腹顶起了一个小包。

「闭嘴!」刘能骂道:「还有半截呢!」

打蛋器是中空的,所以可以直接看到打蛋器的钢丝撑开了诗琳的阴道,里面的情形一览无遗,还冒出了肉馅的肉香以及各种调味料及葱花的香气,直到整根打蛋器插到底,没入了肉馅之中。

「嘿嘿,要开始了,」他对霄渐说道:「你走开,别妨碍我们做事!」

霄渐放手走到一旁,诗琳绷直了双脚,等待刘能的动作,紧张的她手心都在出汗,这种主动让铁器在自己阴道内搅动的机会并不多,以前总是被动,现在是期待平常经常用的打蛋器能不能把自己的小穴搅的一塌糊涂。

刘能按下电钻的扳机,钻头带着打蛋器疯狂的转动。

「啊!啊!要…要…死人了…!」诗琳声嘶力竭的大喊,腔内的感觉比诗琳想象的更加强烈。

这可是工业用的电钻,不是一般的情趣用品或电动按摩棒能比的,加上打蛋器又硬又有弹性,简直可以粉碎内脏,诗琳的阴唇被打蛋器撑得紧包像两片薄片,她的阴核也被电钻震动得越涨越大,肚皮上也清楚看得见电钻在她肚子里钻动的样子。

诗琳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翻着白眼张大着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刘能手握电钻,以顺时针的方式在诗琳体内搅拌,时不时还加上抽送,诗琳在颤抖之下全身都绷紧了,混身都是汗水,只能张着口大口呼吸。

「让我来帮妳!」

林龙冲过来,一个飞膝顶在诗琳的肚子上,然后就是疯狂的起脚用力往诗琳的肚子上踢!

「呀!啊啊啊啊~」诗琳疯狂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脑子里的快感快要爆炸一般,被大力碰撞的打蛋圈在变形,诗琳布满青紫淤痕的肚皮开始出现不规则的凸起。
      诗琳尖叫一声,尿道里面的葱被剧烈高潮的喷尿给挤压了出来,在林虎抡圆了的一击鞭腿打击胃部之后,倒吊的诗琳口里喷出了精液,朝着天花板喷出了尿液,然后失去了知觉。
      霄渐吃惊的望着即便昏迷仍然强劲的喷尿着的诗琳,心里顿时明白为什么林蛇的感受。因为此刻的诗琳比她以往高冷的时候更加美丽,那些狰狞的淤痕,巴掌印和拳头留下来的痕迹,让诗琳更加有成熟少妇的韵味,别人觉得诗琳就是个下贱肉袋便器,但霄渐此刻心里的爱意却溢在了脸上。不知道多幸运他才能早早的跟诗琳结了婚,现在的他心里竟有一丝愧疚,如果不是早早结了婚,诗琳的成就应该远远不止一个简单的女警。

       等到诗琳清醒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倒吊,而是改成极羞耻的姿势,以M字开腿吊着,原来插在尿道里的葱也拔走了,霄渐正在下方擀着饺子皮,她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发现屁股里也有一点火辣辣的,直肠里的肉馅应该也搅拌好了!而且身上也被大致清理过,应该是霄渐做的,看来这次昏迷过去的时间不短。

「醒来了?」林虎伸手捏住诗琳的一个奶头:「时间正好,我们开始包饺子吧!」

       他们拿了两根铁汤匙,分别插进诗琳的阴户和肛门里,诗琳无助的在空中摇晃,众人拿起霄渐弄好的饺子皮,从诗琳的肉个淫洞中,挖出一点肉馅开始包水饺,画面极美,一个绝色的美女全裸被吊在空中,她的下体一直被汤匙掏进去挖出肉馅,霄渐望着诗琳似乎比平常更漂亮的脸蛋甜笑着,实在忍不住,放下手上正在擀的饺子皮,和诗琳吻在了一起,此时擀的两个肉洞还是不停的出产着饺子馅。

诗琳的口中传来精液和尿液腥臭的气味,但是霄渐却完全不在乎,因为诗琳工作回家时,也常常嘴里带着这种气味,自己的妻子,又怎么会嫌弃?

       诗琳也热烈的回应这个吻,虽然被这么羞耻的吊着玩弄,但是她的下体一直传来又酸又痒又麻又刺激的快感,而且霄渐也比以往吻得更加粗暴,这让她明白,霄渐正因为她起性欲了,她的舌头热情的和霄渐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够了!」林虎骂道:「快点擀皮!要是皮不够,就让那些肉馅在你老婆肚子里发臭!」

霄渐闻言马上停止亲吻,继续擀着饺子皮,诗琳则是甜笑的看着在她下面挖肉馅包饺子的人。

刚开始还好,随着肉馅的减少,汤匙开始在她的阴道和直肠内用刮的取肉馅,坚硬的铁汤匙刮得诗琳哇哇大叫,但是淫水却又控制不住的一直漫流。
       诗琳肉体想被开启了情欲开关,一直被刺激下体的她望着众人硕大的黑屌,心里不禁痒痒的。
      正在诗琳的阴穴内搅动挖取肉馅的林鼠明显感觉到诗琳的阴道正在快速恢复,越来越紧,挖的越来越费劲的他使劲的拍了一下诗琳的阴蒂。
      诗琳舒服极了,舔着嘴唇残留的男人体液。
     林蛇被诗琳的媚样诱惑的走过来,诗琳迫不及待的含住这脏兮兮的龙根舔弄起来,诗琳难得有片刻的时间主动,想着尽情的施展她的口技,细心的舔舐清理着林蛇的龟头,舔弄着每一道沟壑,尽职尽力的践行便器妻子的义务,给林蛇主人清理他的大肉棒。
    渐渐地,林鼠他们挖了半天,再也刮不出任何馅料,诗琳的肚子也消了下去。

「是时候煮水饺了!」林会长开了口:「还不去下骚屄水饺,林虎他们都没力气肏小琳了。」

霄渐捧着刚包好的「骚屄水饺」,拿到锅前下饺子,林虎和林龙不浪费时间,接过林蛇的位置,马上调整高度,一前一后的抱着还吊在半空的诗琳就是猛干。

「哇!好油、好滑、好舒服!这肉袋又变紧了!」干着诗琳阴户的林龙赞叹道

「肛门也是!太爽了!」

诗琳也很舒服,不单单是现在被双插油润的感觉,她喜欢这种被人夸的感觉,果然钰莹就是因为这样才选择同居而不是结婚吧,能随时随地被陌生男人肏的感觉也不错啊。但是随即诗琳就丢掉了这个念头,自己已经结婚了,要花更多的时间陪霄渐才行。被干的剧烈晃动的诗琳看着霄渐忙着煮着水饺,心里冒出一种甜蜜,心爱的男人在为我煮着水饺呢!

水饺很快就煮好了,每个人先分得一小碗,剩下的还要分几锅煮。

「真爽,上面吃着骚屄水饺,下面操着骚屄!」正在插着诗琳肉屄的林虎边干边说

「吃着骚屄水饺,插着她的骚屁眼,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后面那个林龙也大表赞同

「我…我也…想吃…」诗琳对着正在干她的林龙央求道:「给我一点…」

「骚屄要吃自己的骚屄水饺?」林龙笑问道:「你要骚屄味的还是骚屁眼味的?」

「都…都要…」

「没问题,」林龙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对着诗琳纸后的林虎也使了个眼色,两人的速度都增加了,而且都是同进同出,诗琳不一会就在这种攻势下达到了高潮。

林龙碗里只剩下一个水饺,他们加快速度冲刺,不久,两人身子一抖,就在诗琳的阴道和直肠里射了精,但是两人并没有马上拔出来,而是先堵在诗琳的两个肉洞里,接着用只剩一个水饺的碗,搁在诗琳屁股下方,才缓缓的抽出肉棒,精液顺着诗琳的阴户和肛门流出,流进碗里,林龙用筷子将饺子沾满了精液,送到诗琳嘴前。

「吃吧,」林龙坏笑道:「骚屄味和骚屁眼味的都有了!」

诗琳毫不犹豫的张嘴,让林龙把饺子放进她嘴里。

「好吃吗?」林龙问道

「嗯嗯…好吃!」诗琳边尝边说:「要是再多一点尿就更好了!」

接下来又来了两个人,用同样的方式奸淫着诗琳,诗琳觉得很兴奋,不止是因为被吊着轮奸,吃着自己淫洞里做出来的水饺,还沾着精液,更是让她觉得刺激和淫贱。

霄渐将水饺煮完都端上桌,站在一旁。

「老…公…老公…吃几个…骚…骚屄水饺…很好吃的…我们以后…以后也做…做了吃…」诗琳被干得说话都含糊不清

霄渐装了几个水饺,也拉了把椅子,开始吃了起来。

「老…老公…好吃…好吃吗?」诗琳问道

「好吃!」霄渐由衷的赞叹道:「比所有的水饺都好吃!」

诗琳满足的笑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除了刘能和霄渐,每个人都在诗琳下身的两个肉洞里发泄了两次以上,也把流出来的精液,拿来沾水饺喂给诗琳吃,他们没让霄渐和刘能干诗琳,是因为规定,除了他们之外,清算时间根本没有空闲把诗琳交给他们玩,他们也没有把诗琳放下来插她的嘴,因为现在她下面的肉洞又油又滑很舒服,而且诗琳的嘴里常常吃着沾满精液的饺子,不方便使用。

这些人一直奸淫到两眼发黑,再也硬不起来为止,看着诗琳还吊着,身上都是饺子的油腻,决定今天到此为止,回去好好休息,在走之前,做个最后的收尾。

他们把特意剩下的的四个水饺分成两份,两个塞进诗琳的阴户,两个塞进她的肛门,再让霄渐拿了个大碗,每个人在碗里撒了泡尿,再用注射器把满满一针筒的混合尿液注入诗琳的肛门,接着塞上肛塞,说这是汤饺,她骚屄里和屁眼里的水饺,就留给她晚上当消夜了,然后再把剩下的尿液,让诗琳仰着头喝下,讨琳也是真的渴了,毕竟被轮奸了这么久,还吃了水饺,却一点水也没喝,这下子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之后他们才把诗琳放了下来,诗琳还是背着手被绑着,全裸的跪在门口送他们走,他们每个都在临走前,掏出满足得再也硬不起来的鸡巴,让诗琳亲吻龟头彻底清理后,才大笑离去。

「主人,」他们一走,诗琳就转过身来面对刘能:「现在开始是主人的使用时间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