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雪龙舞仙》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二回 山中有妖狐

久久小说网 2021-02-18 03:45 出处:网络 作者:藍寧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蓝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在春满四合院首发 -----------------------------------------
作者:蓝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在春满四合院首发

-----------------------------------------
作者的话:写了两回,先发一回,乾着急太无聊,想要回覆自己努力争取吧!

-------------------------------------------------

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二回    山中有妖狐

        石宁隐约听闻木屋内燕儿的叫床声,他脑中全是石刚和她的缠绵身影,为了摆脱魔障攻击,他把精神放在手中的这本小黄书上。

        与其说是书,倒不如说是手札较为妥当,因书是用某种黄色的兽皮用针线缝纫而成,上面用黑色汁液为墨,写上一些字体,再配上图画。

        石宁将一些私语过滤,直接唸诵口诀。

        「练气之始,养精蓄锐,思极而静,静守心田。」他唸唸有词,慢慢背着第一层口诀,说:「一念化精,动精化气,静则精气,动则血气,两气相生,万物皆具。」

        石宁心想这应该是呼吸吐纳之法吧,也叫打坐冥想,开首就道明练气之始,要养精蓄锐,精应该指精神,是思想,是念头,而接后那句「思极而静」,应该指入定,达到一种抛开烦恼诸念,空明之心境。

        而「静守心田」应该就是指静静地保持这种状态,不容许心中有杂念。

        再之后的口诀有点深奥,甚么叫一念化精?又如何动精化气?

        关键是不是在「静则精气,动则血气」上面呢?

        石宁苦思良久,决定先做冥想练习开始,任何武功,不好好实行练习,甚么也是空谈,或许日久自有解决之法。

        于是石宁开始盘膝打坐,尽量让心情放鬆,慢慢抛开杂念。起初这是难的,因他一合上眼就出现燕儿的娇体,这种魔障害苦了他一段时间。

        当石刚伸着懒腰从木屋中走出来,他看见石宁稚嫩的童身盘膝坐着,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之后其妻燕儿也出来,他就问她:「这小鬼头搞甚么东西?学和尚打坐?」

        燕儿浅浅一笑,道:「别打扰他,你去忙你的。」

        石刚不经意地道:「妳两母子真的奇怪啊,究竟燕儿妳是甚么人?这孩子又是谁的儿子?妳一直不说,是否有甚么隐情?」

        燕儿漫不经心道:「这事你不必知道,到了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去!快去忙你的事。」

        石刚亲了一下燕儿,恋恋不捨地道:「但愿妳永远留在我身边,于愿足矣。」之后就去下田了。

        燕儿仰望蓝天,幽幽地说:「若果可以,我当然想这种和平的日子永远继续下去,只是……嗄……」

         石宁把二人的话都听进耳中,既然燕儿不愿说,他也不过问。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到了月圆之夜,石家村又举行祭山大会,这是石家村的庆典,是大日子。

        每逢月圆之夜,村民都会向着石家村后的那座山拜祭,村中广场搭了间小屋,屋内供奉着山中之神。这山名叫石山,因山下周围有很多怪石,有的大,有的小,奇形怪状,村民会拿石头和泥建屋,所以山上的神自然叫石神。

        村民在酉时初开始拜祭石神,準备了鸡和包子,还有各式各样的食物和水果。

        到了圆月出来,石山山上会出现一层黑色的浓雾,象徵着石神降临,这时村民会诵唸经文和跳舞,是道教典藉的仪举。

        当今天子崇尚道教,尊老子李耳为太上老君,虽然不知石神和太上老君有甚么关係,但拜祭石神的风俗存在已久,据说在唐代已经开始了,一直流传至今。

       平时村民都很少上山,那是禁地,除非是一些不知道的外人,他们要上山村民也会劝阻,曾经有不少游人上过山,但一一都去而不返,连官府也没有办法。

        传闻山中有妖怪,会吃人,但村民却觉得是那些人触怒了石神受到惩罚。

        石宁的灵魂是现代都市人,曾身在香港这个现代城市,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呢?

        他也很想揭穿石山的秘密,奈何他年纪太小,燕儿和石刚管得很紧,不容他有甚么闪失。

       他自己也打算再大些才上山去一探究竟。

        平日石宁没甚么可做就会打坐,他心急想要修练出甚么成果,石刚和村民渐渐习惯了这「神童」的怪异行径。

        有时候在村中大树下打坐,有时在广场中,有时候在茅房中,总之石家村里里外外的地方都有他的蹤影。

        一日,隔壁朱玉村来了一对父女,父亲名叫朱日,女儿只有一岁,名叫朱茜,这名字是朱玉村的村长改的,不是她学字不多的父亲改的。

        朱日常以女儿为自豪,经常说村中的命相先生说他女儿将来会嫁给富贵之人,会父凭女贵云云。

        他听闻石家村出了一个神童,特意抱着女儿来说亲。

        石刚被朱日哄得上天上去,说石宁如何如何大才,年幼有为,出类拔萃,他日必大富大贵,硬要将自己女儿给石宁做妻子。

        石宁心中那个呼喊,心道:「你家女儿毛还没长齐,就说要嫁给我?笑话,问过老子没有?」

        石宁没来得及反对,两位父亲就交换信物了,这桩婚事就铁板钉钉的事。

        石宁求神拜佛朱茜将来一定要是个美女,否则这门婚事他怎么都不同意的!

        自此以后,朱家父女经常来石宁家坐,两村相隔很近,走路来不用多久,有时候两位父亲会下棋,虽然棋艺都不怎么好,但等级相若吧,有种棋逢敌手之感。

        朱日还有两位儿子,大儿子叫朱七,小儿子叫朱八,幼女刚出生一年。

        石宁四岁的时候,终于练成第一层《清阳经》,这经共有五层,第二层开始练时,感觉特别难练,有气不顺,血不通的感觉,不时有些手脚发冷。

        起初石宁也不为意,但随着丹田成长,丹田中储了点内气的时候,某一晚,他全身发冷,意识冰冻,犹如在雪地中不穿衣服。

        燕儿和石刚都大为紧张,怕石宁有甚么不测,带石宁到附近县中诊治,连老医师也束手无策,同时在检查石宁的身体时,发现一个奇怪现象。

        每每发病的时候,石宁背脊都会浮现一条蓝色的龙印,龙印出现之时,就是石宁最痛苦的时候。

        经医师诊断,石刚得知这是一种新型的怪病,药石无灵,医师根据石宁的身体状况判断,恐怕他活不过七岁。

        燕儿忧心忡忡,整日茶饭不思,石刚见此为她心痛,二人并无孩子,他知道不是自己问题,那么就是燕儿身子有问题,他不怪她,石刚一直把石宁视如己出,痛爱有嘉。

        现在石宁身患危疾,为父的又怎会不心痛?

        然而,一个月后,燕儿经常趁石刚下田之际,当石宁病发时为他输入内气,以她自身的功力化解寒毒,每次都能让石宁快速好转。

        但时日一久,这方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到了石宁七岁那年……

        石宁除了月圆之夜不留在石山上外,几乎每天都进山玩,村民对这不听话的小孩渐渐生厌。

        三个月后的某一个月圆之夜,石宁更大胆地留在石山中过夜,因他发现一块足够躺卧两个人的巨岩,这块巨岩有些古怪,每当他伸手抚摸石身时,都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他经常躺在巨岩上,仰望天际,今晚圆月当空,四周突然涌出大量黑雾,遮天闭月,并且阴风阵阵,有如鬼哭神号。

       他开始有些害怕,却又离开不了,因看不清前路。

        他只好瑟缩于巨岩上,静静地等待黑雾散去,据他所知,石山中的黑雾要到清晨才会消失。

        他愈来愈心惊胆战,脑海自然浮现妖怪吃人的一幕。

        接着,他感觉到有一双厉目紧盯着自己,吓得他闭上双眼,默默祈祷。

        「大胆小鬼!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快滚?」忽然,四周响起一把阴冷的女声。

        「哗!女妖呀!」石宁惊得大喊。

        「知道怕了吗?还不快滚?」

        石宁心中那个无奈,要是他走得了,还会留在这儿么?

        然而,他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是夺命女妖出现,那还会和他说这么多,对方好像故意躲起来啊,不对吗?

        石宁大胆地问:「妳……妳在哪儿?」

        「别啰嗦!快滚!」

        难道对方也怕他?

        常言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难道是真的?

        石宁大胆地道:「我知道妳生得很丑,不想见人,我也不想见妳,不如妳离开我吧。」

        「大胆!敢这样和我妖狐说话?你嫌命长吗?」

        「呵呵,难道妳长得太漂亮?怕我侵犯妳?」

        「你!无赖!」声音有点气愤的说。

        石宁断定她不会伤害自己,于是更大胆地躺在巨岩上,装作睡觉。

        妖狐心急了,道:「你不怕我?我会吃人的!」

        「不怕……啊!啊啊啊啊~~~~~~~~好冷~~~~~~」石宁突然病发,全身发冷。

        「咦?小鬼,你怎么了?」妖狐好奇地问。

        石宁牙关打战,道:「冷……很冷……救我……」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