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可欣的耻辱之泪(三章)闷骚美少妇的轮姦淫梦

久久小说网 2021-02-21 19:30 出处:网络 作者:水鏡第捌奇编辑:@春色满园
可欣的耻辱之泪(三章) 作者:水镜第捌奇 12/2/2017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二章连结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 ... amp;extra=page%3D16
可欣的耻辱之泪(三章)
作者:水镜第捌奇
12/2/2017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二章连结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 ... amp;extra=page%3D16


                                                              闷骚美少妇的轮姦淫梦                                    

                         「小勇,我们分手吧!」在入夜后的游乐场观景台,下定决心的可欣轻
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老婆妳说什么?我们今天还过得很快乐的......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请
妳告诉我......我一定会改的......」可欣突如其来的分手宣言教进勇尤如晴天霹雳五雷轰
顶,他边说边抓着可欣两边肩头轻摇着她......
                                
                         「你没有做错什么,小勇你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男友,但我觉得我们
都长大了,我们都将会有各自的路要走,我们继续在一起对谁也没好处,小勇你明白
吗?」可欣说罢轻轻拨开了进勇的双手。

                         「我们继续在一起怎会对大家没好处?老婆妳不是已经接受我的求婚,
妳不是答应过我毕业后就会嫁给我的吗?这些妳都忘了吗?」

                         「没错我的确是答应过嫁给你,但现在情形已经和之前不同了......我
爹爹已经死了,我妈也卧病在床每天也要用一大笔住院费,还有其他方面我也需要
一大笔钱,小勇你觉得你能够帮我么?」

                         「我......我知道我现在是没有钱......但我会努力......可是......老婆妳不是
说过有一位妳父亲的旧交王伯伯帮妳解决了燃眉之急吗?怎么现在会如此在意钱......?」

                         「没错,王伯伯是帮了我这一次,但长贫难顾,他也帮不了我一世,
始终所有问题到最后必须由我自己解决......」提起王洪这个再三侵犯淫虐自己,但还
是要被迫认他做恩人的老禽兽,可欣心裏感到一阵剌痛......

                         「怎会是老婆妳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事情呢?我不是答应过妳要永远
在妳身边支持妳的吗?现在老婆妳怎么就一定要赶走我......」

                        「够了......小勇,你别再叫我做老婆了......我们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再是那
种关係,我希望你可以接受这个现实,过去的就当做了一场梦吧!再见了......保重!」可
欣说罢便想转身离去,但进勇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老婆妳骗不了我的!妳一定有什么瞒着我!请妳告诉我事实......无论发生
了什么事情我拼了命也会帮妳的......」

                        「请你放手,我要跟你说的都跟你说完了,你还要纠缠下去的话我就要
叫救命了,你明白了没有?」可欣边说边以坚定冷酷的表情看着进勇。

                          既然可欣将话说到这个地步,进勇也只得无奈的鬆开了手,再呆若木
鸡的目送着可欣离开,进勇看着可欣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裏,然后自己的视线也被
泪水给模糊了.......

                          可是进勇也不知道背向自己慢慢消失在人群中的可欣,她脸上的化粧
也给从双眼流出的泪水弄花了......

*****************************************************************************************

                       「咦?很漂亮的介指啊!怎么我从没见到老婆妳戴过?」

                       「啊......这个介指是我妈的遗物......」拿着当年进勇送的求婚钻介在回忆
六年前光景的可欣,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启林吓了一跳,原来他这么快已经洗完澡。

                       「哦......是吗?我看老婆妳拿着这介指在发呆,这东西应该承载着很多属
于妳的回忆吧!我还以为这介指是老婆妳的前度送妳的呢!」

                       「当然不是......人家再上一次谈恋爱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况且他也没
有送过介指给我......」可欣故意说了谎,因为她不想启林知道太多有关进勇的事。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老婆妳那位前度是个怎样的人?妳们最后又为何
会分手呢?」其实启林一直对可欣之前的感情生活相当有兴趣,但他又怕可欣不高兴
所以从没开口问过她,现在既然有机会打开这件事的话闸子,启林当然是抓紧时机
追问下去。

                       「他是人家在大学时代的学兄,我们交往了一段日子之后彼此都觉得
性格不合所以便分手了,老公你问这个来干吗?还是你介意人家跟你相识时已经不是
处女?」可欣说罢一脸不悦的看着启林,同时把手上的介指放回抽屉裏。

                       「哎......老婆妳千万别这样想,老婆妳过去发生过什么事也好,我也不
会理会依然是深爱着妳的......我只是对老婆妳的往事有点好奇罢了!既然老婆妳不想说
就罢了......那么我们回房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启林说罢伸手搂住了可欣的纤腰。

                       「什么休息?你这色鬼是想快点上床欺负人家吧!你看看你这裏!」可欣说
罢便在启林那已经搭起了小帐篷的胯下用力抓了一把。

                       「呜......痛啊!老婆妳疯了么?我下面这个弟弟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嘛!老
婆妳穿这件半透明的轻纱睡袍令妳的美好身材若隐若现,我看着没有反应才不正常呢!」

                       「你这死鬼少卖口乖,刚才人家已经用口帮你出过一次已经够了,你今
晚别想再折腾人家,如果老公你还未满足的话就自己撸管吧!」可欣边说边想推开启
林,但启林当然不打算就此放过可欣,他双手把可欣抱进怀内,然后一手乱抓着可欣
的双峰,另一手则伸进她那条白色蕾丝内裤裏乱摸......

                         「老婆妳下面都湿了,还有两颗乳头都硬了,老婆妳这么口不对心可是
要罚的喔......」

                         「你这色鬼给我快停手......人家饶不了你......你做什么......快把人家放下
来......」启林不等可欣骂完,便将可欣整个人抱起来再走向睡房......

                           几分钟后从睡房裏便不断传出可欣「喔喔啊啊」的销魂叫床声和肉体
互相撞击的「啪啪」声,但这些淫乱的声音却又维持不多久,不到两分锺,随着启林
「喔」的叫了一声之后,一切便再归于寂静......

                          这时在睡房裏,刚刚射精的启林竟然已经摊在床上睡着了,而依然是
裸着身子的可欣则是躺在床上侧着脸,以抱怨的眼神看着熟睡的启林。

                          可欣心想怎么又是这么快就完事了?自己的高潮还没有来啊!亏自己
刚才又假装被强姦又替启林口交还替他吞精,花这么多功夫先使他发一砲,希望他第
二砲可以持久一点,结果这死鬼还是像平常一样不争气,早早洩身后就睡死了,怎
么启林这家伙不单止外表跟进勇一模一样,就连在床上也是一样这么快就完事?

                          胸口依然是燥热难当的可欣极度渴望继续被男人抽插自己的小淫屄,
但唯一可以帮到她的启林却已经睡的像头死猪一样,可欣这时想起了藏在衣柜深处
的一件东西,或者可以慰藉到自己......

                          可欣下床把手伸进衣柜裏挖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了一根黑色的物体,
那根物体赫然是一根假阳具......为何可欣会把这种东西藏在衣柜裏面呢?

                          原来这根假阳具是两个月前启林买的,他原本想利用这东西提升跟可
欣行房时的情趣,但他一拿出来立即被可欣骂了个狗血淋头,于是这根假阳具也从此
被收藏在衣柜裏,启林也渐渐忘记它了。

                          可欣拿着那根假阳具躺回启林身边,她以异样的目光盯着手中的假阳
具,那根东西足有十多吋长,应该是以白人的阳具大小为蓝本製造的,然后可欣张开
双腿把那根假阳具对準了自己那湿漉漉的小屄,正当可欣想把那根假阳具塞进去时,
她却看着身边的启林犹豫起来,心中泛起了一点点的罪恶感......

                          在自己老公身边做这种事会不会不太好呢......还有如果启林突然醒了过
来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又要怎么办......?

                          不管了......还不是你这死鬼这么没用才搞的人家不上不下?你持久点的
话人家又怎会要靠这种玩具来自我安慰?还有这家伙睡着了就不容易醒来的,真的醒
来了再算吧......可欣想到这裏便慢慢的把假阳具插进了自己的阴道,然后轻轻的抽插
搞动着......

                        「喔噢......好舒服......」虽然那只是一条假阳具,但那么充实的插入感
是启林那根肉棒所不能比拟的,这使得可欣忘我的发出了呻吟声,但她又怕吵醒身
边的启林,所以连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

                           但可欣用手掩着自己的嘴之后心裏又泛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想要不
发出声音也不一定要用手掩着嘴,用某些东西堵着自己的咀也可以,那么空出来的一
只手便可以抚弄自己的双峰和乳头,这样做的话便更加有快感,但用什么堵着自己的
嘴才好呢?这时可欣看到了放在床头作为摆设的一根长条状水晶......

                            就用它吧......可欣抓着那根水晶再张开两片粉红色的樱唇,然后把半截
水晶含进嘴裏......就像含着男人的肉棒一样......接着她开始一手用假阳具抽插自己的小
屄,而另一手则轻捏着左乳上那颗精緻的粉褐色乳头......

                          「唔嗯......唔唔......」虽然嘴裏含着半根水晶,但随着可欣用手裏的假阳
具加快抽插自己的小屄,满足的快感开始侵袭着可欣,教她从喉咙发出了微小却又销
魂的闷哼声......

                           正当可欣闭起双眼享受着假阳具带给自己的快感时,怪事发生了......忽
然有某人把那根假阳具从可欣的小屄裏拔了出来,然后立刻把自己那根呎吋和假阳具
同样大小的肉棒插进了可欣的小屄再粗暴的抽插着......是启林吗......?可欣睁开双眼想看
清那人是谁......

                          「唔......唔嗯......!?」可欣睁开双眼赫然看见那个分开自己双腿正在猛干
自己的人是公司的清洁工东叔!可欣想开口惊呼但奈何嘴被水晶堵着,她想伸手拿掉堵
住嘴的那条水晶但又有另一人快她一步拿掉她口中的水晶,然后老实不客地一下子把
他那根粗大的紫黑色肉棒捅进可欣的两片粉红色咀唇裏......

                         「别吵啊小骚货!不然割破你老公的喉咙!」那个强迫可欣口交的男人晃
了晃手中的小刀,可欣看清这个人竟是忠叔,他是东叔的兄长,他也和东叔一样是公
司的清洁工人,平时在公司这两个又肥又丑的半秃老汉常常借故吃貌美女职员的豆腐,
而身为公司第一美人的可欣自然也时常受到这两个老汉的猥琐目光骚扰,至于这两个
劣迹班班的人何以还可以留在这家以女职员为主的化粧品公司则一直是个谜......

                         「哇!这骚货的屄好紧......真不愧是快要嫁人的新娘子啊......看这骚货平时
在公司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原来在家竟淫蕩成这样......被老公操完还不够......还要在老
公身边玩假阳具......嗄......今次妳这淫妇还不给我们兄弟逮过正着......?嗄嗄......」

                         「哈......老弟啊......我看是这个小子餵不饱这骚货才真,你看她饥渴到下面
插一根假阳具也不够,就连嘴也要含一根水晶......现在就给妳吃真的吧......骚货......」

                         「唔唔............嗯唔......」被东叔那根粗大坚挺的肉棒疯狂抽插着小屄的
可欣已经被快感冲击得脑海一片空白,她已经没办法去想为何这两个老淫棍可以突然跑
进自己的家裏,失陷于快感中的可欣只是任由两个猥琐老头以肉棒疯狂玩弄她上下两个
口......

                         「妈的......这双奶子真是人间极品......大小适中而且又圆又弹,老子还是
头一遭玩这么漂亮的奶子......他妈的这臭小子真有艳福......」东叔说罢便低头张开一张
臭嘴,再时左时右的吸吮可欣乳上那两颗精緻的粉褐色乳头。

                            这时被忠叔那根大肉肠填满口腔的可欣呼吸愈见困难,她拼命地吐出了
口中那根肉棒想喘息一下,但忠叔立刻恶狠狠的瞪着可欣再作势以小刀往启林的喉咙割
下去......为了保护熟睡中的丈夫可欣只得伸出桃色的小香舌再由忠叔的蛋袋舔起,然后
舔上砲身再舔到龟头,在龟头舔了几个圈后又沿着砲身舔回蛋袋,爽得忠叔闭目仰首怪
叫起来......

                           「呜哇......这骚货好会舔鸡巴......看她这么懂服侍男人......平时一定常常
给这小子戴绿帽......嗄......把整个龟头吸进嘴裏......对了......」

                          「嗄......这淫妇真的骚得很......你看......她竟然用两条腿缠着我......怎样啊
小骚货,叔叔的大鸡巴操得妳很爽吧......」

                           「唔嗯......唔喔............唔......」被两根大肉棒蹂躏着小屄跟小嘴的可欣
眼神迷离的看着身边熟睡的启林,心想现在人家被玩成这副模样就是老公你想要的吗?
人家早就知道你专门收集那些丈夫被绑着,然后被迫看着自己妻子被轮姦的A片......还
有老公你老是喜欢在网上浏览那些内容尽是描述自己老婆或是女友被别人姦淫的变态小
说,你是瞒不过我的......那天偷看过老公你的手机后人家什么都知道了......

                          「嗄......骚货......淫妇......操死妳......插死妳......」由东叔的快速抽插所带来
的快感打断了可欣的思考,只见可欣整个雪白娇躯都泛起了红霞,而她同时也在忠叔胯
下不断点头,利用自己的口腔高速套弄着忠叔的肉棒,从可欣这些反应看来,她已经被
这两个老淫棍姦上高潮了......

                          「哇......这骚货在老公身边被人强姦还要吸鸡巴吸得这么滋味......真是个
不要脸的淫妇......不行了......要泄了......给我吃乾净啊......小淫妇......嗄......」

                          「嗄......我也不行了......这骚货的逼怎么窄成这样......现在叔叔就给妳灌个
种操大妳的肚子......妳就给这小子生个野种......这新婚礼物不错吧......骚货......」

                            忠叔东叔两人语毕便停止了一切动作再全身抖动着,气喘如牛的两人应
该是已经分别在可欣的小嘴和小屄射精了......

                          「唔嗯......咕噜......唔喔......咕............」同时被两个老淫棍口爆和中出
的可欣一双美目瞪的老大,她的闷哼也夹杂了奇怪的水声,塞着忠叔那根大肉棒的小嘴
亦开始有一些白浊色的液体从嘴角渗出来......

                           两人洩精后同时把肉棒抽离了可欣的小嘴和小屄,刚中出了可欣的东叔
还意犹未尽的伸出两只手指伸进可欣的小屄裏抠了几下再抽出手指,使得可欣那两片粉
褐色的阴唇除除溢出了一些白浊色的浓浆......而口爆了可欣的忠叔也抓起了她的一把秀髮
清洁自己的肉棒,另一手则爱不释手的玩弄着可欣那两颗美乳......

                           可欣没有理会两个老淫棍在自己身上的施为,她只是侧着脸以迷糊的眼
神看着熟睡的启林,气若游丝的她微张着两片粉红色的咀唇喘息着,同时刚才忠叔灌进
可欣咀裏那些米汤样的浓稠秽液也开始从嘴角不停的倒流出来......

                          「喂!小骚货!别只是看着妳老公发楞!我们两兄弟操得妳不爽吗?快点起来
趴着再张开嘴翘起屁股,我们两兄弟要换位再操妳!」刚刚才中出完可欣的东叔竟然一下
子又回过气来,也不等可欣答话便把她整个人反转过来使她像条母狗一样在床上趴着,
然后便站在可欣面前以肉棒拍打着她的俏脸示意可欣替他口交,而嘴角还淌流着米汤样
秽液的可欣竟然只是拨了一拨乌黑的秀髮,然后便张开粉红色的嫩唇滋味地吸吮着东叔
那颗油亮亮的暗紫色龟头,而且还边含边以幽怨的眼神望着东叔......
                          
                          「小骚货......还有老子这根啊!今晚不操大妳的肚子我们两兄弟的名子就
倒转来写!呜哇......这淫妇的逼果然好紧......」同样回过气的忠叔也不客气的从后抓着可欣
那双玉臀,再将他那根紫黑色大肉棒用力捅进可欣那依然有精液溢出的小淫屄裏,再快
速抽插起来......

                          「唔喔............喔噢......」喘息不够一分钟的可欣又再被两头老淫兽的
粗大肉棒填满自己的口腔和阴道,而且还要是以最羞耻的母狗姿势趴着被两人玩弄,但
久未享受过被粗大阳具无间断侵犯的可欣早就被快感冲击得忘记了何谓羞耻,她竟然微
微扭动纤腰去配合忠叔的抽插,这可是当年被王洪调教出来取悦男人的技巧啊......

                          「喂喂......妳这骚货别只是顾着扭屁股啊!头怎么停下来不动了?给我整
根鸡巴都吞下去啊!骚货!」被可欣稍稍冷落的东叔不甘只是兄长得到可欣的主动配合,
他边说边双手紧抓着可欣的头,再用力的把他那根紫黑色大肉肠往可欣的口腔深处捅,
被东叔那颗龟头捅到喉咙的可欣只感到非常难受,她乾咳了几声之后奋力的把头往后
仰,勉强的吐出了东叔的鸡巴,但东叔那颗油亮的紫色龟头还跟可欣那片粉红色嫩唇
连着一条口水形成的银丝......

                            小嘴暂时恢复自由的可欣无意识的微微回头望向启林,但却惊见本应
熟睡的他不单只已经醒来,而且还正在边看着可欣被姦边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老公......别看啊......唔嗯......喔......」可欣本想开口制止启林再看自己被
两个猥琐老汉轮姦的窘态,但一开口便被东叔抓着头,再用力的把可欣那张俏脸扳回
他胯下,然后重新把他那根大肉肠捅回可欣嘴裏抽插起来......

                         「哈哈!这小子醒来了啊!阿东你看他真是个龟孙子,看着老婆像条母狗
般趴着被两个人搞竟然还在撸管!喂喂别只是看你老婆吃鸡巴,也看看叔叔这裏正在给
你老婆打乱种呢!刚才我弟已经中出过她一次了,现在再加上我的子孙,之后你老婆
就给你生个野种!你喜欢这个新婚礼物吗?小子?」

                           忠叔边说边抓着可欣的玉臀再狠狠的干着她的小淫屄,启林也把视线
移到可欣和忠叔的交合处,他只见忠叔那根大肉棒把可欣那两片浅褐色阴唇撑得老大,
而且那根粗壮东西在高速进出之间也不断把一些白浊色的液体从小屄裏倒逼出来,这
些应该是之前东叔灌进去的精液加上可欣那些淫水的混合物了,那些秽液沿着可欣大
腿内侧一直流下来弄污了床单......

                           这时可欣微微侧目再望向启林,在忠叔的羞辱言语下启林似是无动于
衷之余,竟然还微微抬头眼神陶醉的看着可欣那淫屄被忠叔的肉棒狠狠抽插的淫靡景
像,同时他的手依然不停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老公你果然是很喜欢我被你以外的男人上啊......更过份的是现在我就
在你身边被这两个老丑男人轮姦,你不保护我之余还要看着我被姦的窘态来撸管......
难道你都不心痛吗?求你别再看啊......也别再撸......但是可欣这些话都因为小嘴被东叔
那条大肉肠堵得满满的而吐不出任何一个字,取而代之的是「唔唔嗯嗯」的闷哼声,
这些声音虽然毫无意义却又销魂至极......

                        「喂小骚货!老子的屌妳可要用心点吸啊!别老是望着妳那个龟孙子老
公!给我望着老子!这小子有什么好啊?一看就知我们两兄弟的屌都比他大吧! 这小子
能像我们一样把妳操的这么爽吗?我看以后妳还是跟了我两兄弟吧!你老公就像这
样在旁边撸管就可以了!哈哈!」东叔边说边摇动可欣的头,强迫可欣望着他......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正在分别蹂躏着可欣小嘴和小屄的东叔和
忠叔两人身上忽然冒起了一缕缕青烟,然后两人同时「鸣啊啊」的怪叫一声之后整
个身体也化成一团青色气体慢慢消失掉,而最后一缕青烟从可欣嘴裏和屄裏溜出来
之后,她脱力似的瘫倒在床上......

                          但启林对这些异像依然视若无睹,他只是继续边看着可欣边套弄自
己的肉棒,然后他一声低吟之后一股浓精喷射到可欣那雪白的大腿上......然后......
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万藾无声......

                          可欣再次睁开双眼,发现房间仍然是灯火通明,不过窗外的天边已
经渐露鱼肚白色,身边的启林依然熟睡着,而那根假阳具仍插在自己的小屄裏,不
过堵着她嘴的那根水晶则跌了出来,滚到了枕头边......

                          可欣慢慢明白刚才发生的不过是一场梦,看来自己以这根假阳具自
慰达到高潮之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这么淫秽的梦,更噁心的是梦裏
自己竟然让平日最鄙视的东叔和忠叔姦上高潮,而自己的未婚夫则躺在旁边看着还
要撸着管......真是很讨厌的一个梦......但梦里的情节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对了......
那是进勇死去之前一天所发生的事......

                          可欣把头搁在启林的胸膛上,看着他那张跟进勇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脑海裏不能自制的重播着那段屈辱的记忆......

******************************************************************************************

                           六年前,可欣向进勇提出分手之后数天的一个晚上。

                          可欣拖着疲惫的身体正在回家的路上,自从被迫成为王洪的情妇之后
几乎每天都要到他的别墅被他淫辱,今天当然也不是例外,不过很奇怪的王洪还没有
要求可欣住进他的别墅裏,所以可欣还是如旧住在原来的家裏。

                           当可欣经过路边一棵大树时,有人突然从大树后出现拦住了她的去路,
那人是进勇。

                           「又是你啊?你天天跑来缠我也是没用的,你知不知道自己烦死人了。」
可欣摆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向进勇说道。

                           「我只想问老婆妳一件事,到底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进勇这时看
清了眼前的可欣,穿着一套白色露肩连身裙的她一头秀髮在晚风中飘逸着,她的表情
虽然轻蔑但仍难掩眼神中的哀伤,不会错的,她一定有事瞒着我,跟我分手绝不是她
的本意......

                           「你说什么傻话?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还有注意你的用词,我已经跟你
没有任何关係了。」可欣说罢便想绕过进勇离去,但进勇仍是拦住了她。

                           「究竟老婆妳是不是被那个王洪包养了?我在网上的讨论区看到了这些
传闻......他们说妳现在放课后都有房车接妳离开,有人见到王洪就坐在车裏......」

                           「是又怎么样?那是我现在的职业!现在我喜欢做什么又关你什么事?如
果你是介意别人笑你戴绿帽的话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不是介意别人笑我什么......但老婆妳想清楚妳这样做又值得么?那
个王洪不是好人来的,他始终会害了老婆妳的......」

                            害了我?我老早已经被王洪这老禽兽害得家破人亡还要过着生不如死
像妓女般的日子了!老公你还是快离我远点,我已经很髒了,你不值得为了我牵连进
来,最后害了你自己......但这些几乎夺腔而出的话被可欣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取而代
之是另一番话......

                           「呵,怎么会不值得?全靠王伯伯我妈现在可以在最好的医院治病,我
还可以过着像阔太一样的奢华生活,就这个东西,你这种穷鬼买得起吗?」可欣说罢
便向进勇晃了晃手腕上的钻石腕錶,再鄙夷的望着他......但她心中只想道你快点憎恨
我然后忘了我吧......我只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拜金女......

                           「老婆妳的眼睛已经出卖妳了!这不是妳的真心!是不是那个王洪利用
伯母来迫妳就範啊!妳老实告诉我,我拼了命也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老婆妳的!」进
勇抓着可欣的双肩向她吼道。

                           「你神经病!你别再缠着我!我要走了!你再跟过来我便报警!」可欣压
下伏在进勇怀裏痛哭再诉说一切的冲动,再一手推开了他,便连忙转身跑过了马路,
而进勇也从后追了上去......

                           「老婆妳听我说......」进勇话犹未毕,可欣只听到身后传来「砰」的
一声巨响,可欣连忙回头观看进勇的情况,原来他被一辆突然出现在马路上的小型
货车撞倒了!他有如断线风筝般打了一个空翻之后再跌倒地上一动不动,而那辆撞到
人的货车则加速绝尘而去了,只留下可欣目瞪口呆看着倒地毫无反应的进勇......

                             那辆撞倒进勇的货车以高速冲了几条街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车上的
那个司机满足地狰笑着,再开口小声说了一句话......

                           「你这臭小子竟然够胆打我......」而这个司机,赫然是之前常常偷窥
可欣之后被进勇修理过的麻子大叔......

                                                                      (第三章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