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翻译:现在做总比没做好.

久久小说网 2021-02-23 03:00 出处:网络 作者:jovi编辑:@春色满园
译者: J.Jan 首发日期:2020年10月18日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翻译自:Better later than never.
译者: J.Jan
首发日期:2020年10月18日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翻译自:Better later than never.





善意提醒:
情慾小说内容:父女激情。
警告:不喜勿入。
********
那是我女儿的三十岁的生日,儘管她和她老公住在100多英里外,但我还是儘量赶去为她庆生。这是不寻常的一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没跟老婆克莱尔去看我们的女儿,玛丽。

她母亲病了,她去照顾她的母亲,要在她那里,待上几天照顾她,这次旅行没有老婆陪伴,花费的的时间稍长。

我终于在早9点30分到达女儿家时,正在下雨,通常这并不是当天预报的结果,就像我傻瓜一样穿着轻便的衣服,到了门口时,全身湿透了。

「爸爸;」玛丽打开门跟我打招呼:「快进来,你浑身都湿透了。」。

当她关上门的时候,我微微颤抖着走进去,站着,雨水滴在大厅地毯上,我有点困惑,没看到玛丽的老公乔治的身影,但我还在顾虑我湿透的身体,所以不介意。

「生日快乐宝贝。」我给她的生日礼物时,我笑了。

那只是一张百货公司的礼券,但我知道玛丽会很好地利用它,她可能会把它花在一件新衣服上,我女儿喜欢穿新的衣服,她的身材和脸庞总是会吸引许多的男人来欣赏。

她用拥抱和亲吻脸颊来表示感谢,然后看着我湿透的衣服和把湿淋淋的雨水沾湿到她的衣服上。

她笑着说:「让我把你的湿衣服脱了,我想,在你的湿衣服乾燥之前,我可以找些衣服给你换穿。」。

玛丽带我到洗手间,当我脱掉湿衣服时,她去找我穿的衣服,回来后,她递给我一件毛巾和长袍,然后,拿着我被淋湿的衣服到楼下去脱水烘乾。

我把围在腰间的毛巾拿下,穿上长袍,然后包裹在我身上,我已经全身湿透了,甚至连内裤也弄湿了,所以我在那厚而暖和的长袍下显得更加笨拙。片刻之后,玛丽回到楼上。

「你都换好了吧?」她在浴室的门口,叫喊着。

「好了。」我回答她。

「真是不幸。」她进来时说。

她迅速将衣服挂在浴室的架子上,然后打开热水龙头放水在浴缸里面,我注意到她换了衣服。她现在穿的那条很短,领口呈直线下降至两只乳房之间,露出深陷摸乳沟。

即使我是她的老爸,我也带着骄傲和激动的心情欣赏她,但对我来说这也许是不对的,但事实摆在眼前,即使她已经30岁了,我的小女儿,都值得男人多看一眼,尤其是她那38英寸大乳房。

如果你了解我的私生活,我对性的需求,已经有些过度了,但我老婆克莱尔正好相反,在结婚的三十五年里,我还没有说服她,夫妻间的性生活不是灯熄了之后,每週只能在床上性交一次。儘管她无法满足我的性需求,但我从未对我的妻子不忠。

为补救我性需要的不足,我大部都靠每天至少做一次的手淫,但手淫也从未真正令我满意,我花了很多时间偷窥年轻女孩的大腿或乳房并幻想跟他们做爱。在我55岁的时候,我正成为原型毕露的『变态的老人』。

「在你要离开前,你的衣服可能就会乾了。」玛丽笑了笑,打断我的思维。

我们下楼去了,我被带到客厅,坐在扶手椅上喝茶,而玛丽去了厨房,我又一次想起,我的女婿乔治怎么不在。

几分钟后,玛丽带着一个托盘和所有要用的杯子进来,当她将托盘放到咖啡桌上时,她笑着望着我,巧妙地把我们两个杯子都加满了咖啡,然后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当我看到她的短裙飘扬,露出她的细长的大腿时,我笑了笑,然后我的注意力回到了现实。

「怎么没看到乔治?」。我好奇地问。

「他离开了。」。她简单地回答。

「去忙他的商务,还是….?」我头向前倾问。

「他不会再回来了。」她笑着说:「他不回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损失,爹地;你以前说的没错,他不是一个好人。」。

「对不起,让妳伤心。」我表示同情地说。

    玛丽笑着说:「别这么说,他走了,我感觉好多了。我要跟他离婚;他答应了,所以一切都应该在几週内结束。一旦我再次成为单身的女人,我打算把这房子出售,搬回您和妈妈的住家附近。」。

「这太好了,」我笑着说:「以后我们一年不会再只见妳两次了。」。

    在我了解乔治离开她的原因之后,我们聊了大约半个小时。她在回答我问为什么他要离开的疑问时,她笑着说:「他声称我对他的性需求过高,任何人都认为每週做不止一次是合理的要求,但他不是,乔治认为,每週一次,关灯,没有前戏,没有高潮,就这样。」。

「听起来很像你老妈。」。我笑了。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女儿和我彼此之间很开放,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这种亲密的关係,她总是把问题交给我解决,而不是她母亲,特别是当问题涉及到性的问题时。

我的女儿笑着说:「天呀!,她还是那样吗?你到底是怎么忍受过来的?你没去找其他的女人发洩吗?」。

「我设法用手抵制女人的诱惑。」我笑着说并问:「那妳呢?」。

「哦,」她天真地笑了:「我不像老爸你那麽坚强,我有时候会去夜店偷吃一两次。」。

「乔治知道吗?」我对她的表白感到惊讶。

    她笑着说:「天呀!,他根本无法知道,就像他跟我做爱一样,无法感受我的需要。无论如何,爹地;,你应该去找其他的女人,她们会为你带来奇蹟。」。

「儘管妳妈有性冷感的缺点,我仍然爱她,如果能够自已解决,我不会去找女人,我不打算引起她的悲伤。」我认真地说,然后笑着看着她说:「此外,还有谁会对像我这样的老山羊感兴趣?」。

「你还很有魅力,要我列出清单吗?」。玛丽笑了。

    话题转移到其他事情上,时间飞逝,午餐时间到了,玛丽在厨房里为我们预备午餐,我坐在客厅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

    从厨房里,我可以听到女儿準备午餐的声音,以及收音机在背后响起的声音。我对自己微笑着,我想知道现在我老婆克莱尔在做什么,然后去厨房看看玛丽是否需要帮助。

    当我进入厨房时,广播电台上的新闻正传到我耳朵里,我及时走了进去,听到由于铁路工人的罢工,所有英国铁路服务都陷入了停顿。

「这就正是我所期盼的。」我放鬆地,叹了口气。

玛丽关掉收音机。

「你最好给火车站打电话,看看今天是否还会有火车回去。」我女儿建议。

    因此,我给车站打了电话,经过漫长的等待,有人拿起电话,才得知今天没有火车要来,第二天的火车能不能开过来,似乎也令人怀疑。

当我挂断电话时,玛丽正把午餐的托盘放到客厅,当我跟着她进去时,我告诉了她这个坏消息,但对我来讲,可是个好消息。

「嗯!那没问题,」她放下托盘时微笑着:「待会儿再给妈妈打电话,让她知道你被卡在这里了。我可以把你安顿在备用房间里过夜。」。

「亲爱的!谢谢妳。」我坐下时笑了。

午餐是冷盘的肉,乳酪和麵包卷;玛丽打开了一瓶酒,并坚持必须将酒随我们的午餐喝光。

「妳是想企图把我灌醉吗?小姐。」我用挑逗的语气说。

她笑着说:「那当然;这样子我们就可以一起做坏事了。」她也打趣地说。

    我不是一个会喝酒的爸爸,多了些水果味的酒,不知不觉中使我感到头晕
目眩,这就是我不喝那么多酒的原因之一。玛丽比我还要糟糕,她很快变得毫无
禁忌地聊起平常不敢说的话,我们笑了起来,开了些黄色笑话,度过了一个非常
美好的爽心时光。

    过了一会儿,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坏消息,她的反应并不担心我在外逗留过夜,毕竟她知道我在女儿家里,她很放心。当我结束通话时,我躺倒在扶手椅上,幻想着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事,对着我的女儿笑了。

「她不担心我回去。」我苦笑着。

「现在她怎么知道你不是在等一只吸引你的性感多莉鸟想要夺取你呢?」玛丽笑了。

「说的也是,她知道我和一只性感的多莉鸟在一起,」我咧嘴一笑:「她不会再想到另一只了。」。

「你真的认为我是一只性感的多莉鸟吗?」玛丽笑着说。

「非常的像。」我笑着说:「提醒妳,我可能有些偏见。」。

我们又再还喝了一些酒,使谈话变得更加堕落了,但我们俩都不在乎,我们玩得太开心了。

「我哪一部分是最性感的?」玛丽稍后问。

「哦?哦,我无法确定妳哪里最感。」我望着她上下看了一遍说:「我想妳全身都很性感。」。

「哦不!少来,爹地;”她笑着说:「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儿,我的哪一部分会让你最开心?」。

「好吧!坦白讲,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儿,」我望着她笑着说:「我会被妳那双可爱的山雀和那双细嫩的长腿迷惑。」。

玛丽笑了起来,把乳房用双手托起来,再把它向中间挤压,增加了乳沟的深度。

「你是说这些山雀?」她咯咯地笑。

「就是这对大乳房。」我嘲笑她的滑稽动作。

「我敢打赌,当你想干我的时候,你会喜欢我的长腿缠在你身上的感觉。」她笑着看着我。

「我会喜欢的。」我们的交谈使我感到异常激动兴奋,我的小头,无法被我控制硬了起来。

玛丽望着我的裤档笑着说:「好吧,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儿,我将把你排在我身体想要的第一位男人的榜首。」。

「我敢肯定,妳将是我榜单上最大的诱惑。」我笑着说。

「爹地;,我真的会是你无法抗拒的诱惑吗?。」玛丽站起身来,用她的屁股很夸张地摇摆着,在整个房间里走来走去,我们俩都笑得那么快乐,几乎都笑出眼泪了。

「我们在哪里见面?」玛丽在房间里摇摆着性感的屁股朝我感性地沉思着,走着的时候,长长的金色头髮蓬鬆地飘逸。

「我知道,在昏暗的舞厅里,只有妳和我,还有乐队,我走到妳坐的桌子前面,邀请妳共舞。。。 」。

「我会看着你朝我走来…」。

我加入她的幻想游戏,马上插嘴说:「然后靠近妳身边请妳跳舞。」。

    当我说话时,我站起来,向我的女儿鞠躬,然后以经典的舞蹈姿势伸出双臂,她进入了我的怀抱,我们在我们之间的礼节上的距离,在餐桌旁跳起了华尔兹舞。

玛丽说:「当我们跳舞的时候,我们只是在一起前后舞动着脚步,你将手臂放在我腰上,我们在地板上前后左右移动。」。

    抱着我女儿那可爱轻盈的身体,我摇摆着那虚幻的音乐,她的头垂在我的肩膀上,她的脸转向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轻柔地扑在我的脸颊上,闻到她的洗髮水和水果的淡淡的味道。她的香水有令人愉悦的麝香味。

    我还非常清醒地知道,这是从我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身上得到的激情,因为她的小腹在我们舞动着脚步时,轻轻地摩擦着我的龟头,以至于它开始抽搐了一下,开始缓慢地勃起顶到她的小腹。

玛丽叹了口气:「嗯!这样很舒服。」。

    稍微转过头,我发现自己看着女儿深蓝色的眼睛,她抬头对着我微笑,然后将头向我倾斜,嘴唇滑过我的脸,她温暖的嘴唇轻贴着我的嘴唇,我感到一阵激动,下面又抖了一下。玛丽像在梦幻中说:「我们像这样跳舞过了一阵子…」她继续说道:「我们时不时地会短暂地亲吻……」。

她的嘴唇再次刷过我的嘴唇,我再次感到激动的性刺激贯穿了我的性器官,使我的鸡巴更加快地坚挺。

「……那你会俯身紧抱着吻我。」玛丽闭着眼睛,感受着我的坚挺碰撞着她的小腹,以一种渴望的声音呻吟着。

当我向她抬着头的嘴唇坚定而激动地吻着她时,她的话似乎在我的脑海中迴荡。

那个吻给我带来的快乐,就像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样,当玛丽回应我的吻时,这种快乐变得越来越大。

    当我最终从她的嘴唇分开时,我喘嘘嘘地呼吸加快,鸡巴增加压力顶在她的小腹上。玛丽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嘴唇张开,快速地喘气。

「又再发恕了。」她小声的说。

我再次亲吻她,感到随着我们的热情上升,她的嘴唇紧紧地紧贴着我。当我将她抱在怀里时,她的身体似乎对我融化了。

亲吻的乐趣很快就忘记了我们是在做跳舞的幻想,当我们分开嘴唇回到现实时,我的女儿叹了口气,亲吻了我的脖子。

「接下来我们会发生什么事吗?」我兴奋地喘气问她。

    上帝知道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愿意,甚至渴望扮演她幻想的故事赋予我的角色。我喘着气等待着女儿说话。

「接下来,你将手环抱着我的后背向下滑动。」当我移动我的手时,她舒叹了一口气:「一直滑向我的屁股。然后,你将我抱紧,再深深地吻我。」。

当我抱紧她圆润的两片屁股,弯腰向前倾斜要亲吻她时,在我们的嘴唇碰到一起时,女儿又有话要说了。

「当我们在要接吻之前,你的手会从我裙子的下摆伸进去,摸到我的内裤,然后你就会玩我的屁股。」她急忙小声说。

    当我们的嘴唇碰在一起时,我的手同时拉起女儿的衣裙下摆,然后将手放在她嫩滑细腻的屁股上,抚摸她时,我能感觉到她的皮肤在手掌上的温暖。她穿的内裤又小又薄,以至于我不敢太去碰触,以免被女儿认为我太性急了。

    我们的吻变得更加热情,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嘴里,舌尖在她嘴里面跟着她的舌头打转,并且做着舌交的进进出出, 女儿的回应是低沉的忘了我是谁的呻吟。

    到了这种地步,我再也顾不了什麽禁忌了,一只手的手指顺着她屁股上的薄内裤,两根手指插进两片屁股间的缝隙,手指头在探索,女儿的屁股不停地摇摆,这使我更加激动。

我的手继续在她的两片阴唇缝隙摩擦时,玛丽深吸一口气,她把我的手指推离她的屄缝,然后望着我,兴奋地叹了口气。

「然后呢?”当我们最后分开热吻中的嘴唇时,我喘着气问。

「然后,你将用一只手伸入我的衣服里面,」她平息了她的呼吸,以至于我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然后解开我的衣服……」。

我用手摸到衣服的拉鍊,然后轻轻地向下拉扯,好像己经上了油似的,很容易打开,一直拉滑到底。

「……你有足够长的时间,将我全身脱到精光,然后将我抱在你的怀里,我们再亲吻,你的手可以在我的整个身上抚摸。」玛丽小声的说。

    稍微把她推开,我把她的衣服从肩膀上脱了下来,让它顺着她的身体,滑落
到地板上,然后她用脚轻轻一踢就把它踢开了。很渴慕地,我凝视着女儿晒成淡黑
色的皮肤,只剩下胸罩和一件小内裤,呈现在我眼前。

    将她拉到我身上,我将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饥渴地亲吻她,我的手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蕩,品嚐着她柔软的皮肤,我陶醉在她被胸罩包裹住的肿胀乳房,和坚实的屁股。

    当我的手在她的身体上四处游走时,玛丽开始拉扯我的长袍,她的手指挣扎着将长袍拉开,当我感到她的手在我裸露的胸膛和腹部上摸索时,我兴奋地叹了口气。

    过去的每一刻,在她抚摸我皮肤的每地方,我都感到更加激动,到现在,我
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兴奋地在她的皮肤上颤动着,女儿对我爱抚的反应更加激动,我气喘吁吁地分开她的嘴唇,问她下一步,我们的幻想游戏要怎麽演下去。

    当我低头看向她时,她的眼睛半闭着看我,呼吸不规则地急喘,我看到她的乳头在胸罩内隆起,我内心有股冲动,想把她那件薄薄掩盖她屄穴的内裤拉下来,释放对我的诱惑。

    还是从胸脯先下手,我一只手扭开胸罩的釦子,胸罩从她的肩膀滑落到手臂上;当我凝视着她的乳房和她奶头四週的黑色乳晕,我激动又兴奋,我的胸口蹦蹦地跳着,我把胸罩扔到一边,用手去抚摸她那甜美的乳房,真想一口把它吃下去。

「你要挑逗我的乳头!」玛丽没有睁开眼睛,吸了一口舒畅的气息。

    当我用手指去捏柔乳头时,女儿的喘息声足以证明她的兴奋,我更加兴奋地向前倾斜,将一颗坚硬的鹅卵石塞进嘴里,用手继续捏柔另一个乳头。

「哦!太棒了。」玛丽颤抖着呼叫着。

我必须同意她的观点,吸吮乳头和她那轻微鹹味皮肤的感觉,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葡萄酒,一旦打开瓶塞,就必须充分品嚐。

    我的另一只手,摸索到她的肚子上,经过草丛朝向她的屄口探索,她薄薄的内裤材料,在我的手压向它们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入口。

    我感觉到她缝隙里流出的粘液,已经浸透了轻薄内裤的布料,而且,以我对女人的经验,我可以确定,这就是我女儿被性欲真正唤醒的证据。

    她的手指在我腰间的腰扣环上摸索着,长袍一被打开,她几乎拼命地急忙将长袍从我的肩膀上推开,迫使我将袍子从我身上移开,我的手和嘴也被迫从她身上移开了。

    一但长袍脱离,我马上再收回已得手的乳房把一只手放到她的奶头上用嘴去吸吮,另一只手放到她的内裤里,潮湿的溪谷上。

    玛丽低声呻吟着,轻轻地用手拉开我正在探索的溪谷,暗示我去脱下她的内裤,我的手正穿过内裤的薄薄的材料勾勒出她的阴部轮廓,嘴仍然吮吸着她的乳头,我将手滑到内裤的腰带上,并用拇指钩住了它。我用简单的动作,将那薄薄的内裤布料向下推,然后让它们掉到脚踝周围的地板上。

    脱下内裤后,玛丽将我的头,紧紧地压在她的乳房上,而我的手指穿过她的阴毛,探入缝隙,确认是在两片阴唇之间,然后将它们滑过狭缝的湿肉进入洞里。

「噢!,这就对了。」玛丽叹了口气:「就在这舞厅中间,你进入了我里面。」

「玛丽;宝贝女儿,让我们回到现实吧!在我要进入妳里面时,还是到床上去比较舒服。」。

「嗯…」。

    我两手抱起全身赤裸裸的女儿,一只手抅住她两条大腿,另一只手从背后经由腋下,手掌贴着一只乳房,抱起往她房间的床上走去,软玉温香抱满怀,期待的就要来了。

    我躺在她身旁,等待她的进一步的指示,她将我的头扶起看着她,嘴唇因饥饿而落在我嘴上疯狂地吻着,以至于我认为她会把我全部吞噬!我一只手摸向她的乳房,我用另一只手的拇指逗弄她勃起的敏感阴蒂,而我的另两根手指探到了她湿热的洞内。

    当我的手指深陷入她的子宫胫口,我的拇指拨弄她的阴蒂时,她全身抖动,轻声地在我嘴里呻吟。她的一只手滑落在我的身体上,直到它紧紧地握住我的坚挺,围绕着我勃起的鸡巴,我激动而又刺痛刺,她挤压着我的肉棒,一阵喜悦的颤抖贯穿了我。

    慢慢地,我用手指代替我的坚挻,干着我的女儿,心里想着跟她做爱,将手指深深地推入屄洞里,然后几乎全部再抽拉出来,而我的拇指盘旋并按了她的阴蒂。玛丽喘着气,呻吟着,她的嘴唇永不离开我,因为我想用口跟手指,将她推向高潮,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手指移动。

几分钟之后她抖着大腿,迫切地说:「爹地;快…用你的鸡巴干我。」。她拉出我插进她里面的手指。

   然后她手握我的鸡巴,拉住我的阴茎往她的阴唇下面的洞口压进, 颤抖着的龟头慢慢地被她两腿间颤抖的密洞吞嚥,我们热情接吻着的嘴唇,分开时的那一刻,我们两眼对望着,从她的眼神里,我感受到她那饥饿的蜜穴,似乎在等待我再进一步的搅动。

    看着我女儿的脸,我压她的身上向前推进,阴茎慢慢深入她的阴道里面,一但全身没入,她肠壁的肌肉紧紧抓住肉棒,好像要确保我的鸡巴,即使想逃也逃不掉。

    当我用我坚硬的肉体填满她时, 玛丽张开着小嘴她的眼睛半闭着低声呻吟,鸡巴就像是被温暖柔软的肉壁包裹起来了,享受到了毫无死角的全方位的黏贴,感觉很舒服。

    她的阴道紧紧包住我的鸡巴,感觉一收一放的在吸吮着我的龟头,我们的肚子和阴毛,互相在磨擦,我们都陶醉在纯粹肉体的接合喜悦的时刻。

    然后,她用她那修长的美腿夹住我的腰背,锁定了我的下半身,我低头俯身去吻她的嘴唇时,她的嘴吧的反应正好把我伸出的舌头吸进她的嘴里面, 她的呼吸和我兴奋的呻吟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的大声响起。

    我开始干着我亲爱的女儿,用深入而温柔的慢速,在她里面抽插,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抽送,她抬起她的屄口,迎接我的每一次的下压。我们的激情进一步上升,我们的步伐加快,我的推力变得更加坚定,因为我将要把她带到高潮的边缘。

    玛丽的头扭到一边,我们的嘴唇强行被分开,我喘嘘嘘地在她令人惊讶的紧密的洞穴里快速抽送,从她的嘴唇我听到她兴奋的哭泣声。

    我能感觉到她长长的手指甲在我的背上乱抓,然后再抱紧我的屁股,她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夹住我腰臀的大腿夹得更紧,不让我脱离,她阴道肠壁的筋肉抓住我鸡巴快速地转动磨擦;

    当我的龟头触动到她的敏感点时,她又大声哭了出来, 然后开始抽搐屈膝和扭动,加上我自己的兴奋的呼喊,我用力地更加深入到她的子宫项颈口,我的鸡巴在膨胀,然后抽搐,我的精子在她的身体深处狂喜的爆出白色的岩浆,我的头脑摇摇欲坠到纯粹感觉是到了天堂。

    在长时间的狂喜时刻,我僵硬的趴在女儿的身上,我的身体慢慢放鬆后,我发出满足的呼吸,再在女儿颤抖的屄洞里给几下爱的温柔的抽插,準备从她屄洞离开, 她的眼睛睁开望着我,她摇了摇头。

"请...."她喘着气说:"请...留….哪里...你….那支…...我想要….感觉你….在我里面….软下来。」。

我朝她微笑,向前倾斜,重新压在她身上,温柔地吻了她的嘴唇,我顺从了她的恳求。

    用四肢支撑着压在她身上,是一个惊人的感觉,我的鸡巴慢慢的萎缩在玛丽的温暖阴道里面,这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感觉,鸡巴在浸泡温润湿柔的洞里没多久,又开始抬起头来,慢慢完全勃起。

"哦….噢,太好子。」。当我在她体内慢慢成长时,玛丽望着我,吸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它会活起来。」。

     我们的嘴唇再次来了一个充满激情的吻,我们的身体开始再次做起活塞式运转,先是慢慢感受,逐渐越来越快,我在她屄里面的来回冲撞;使她的哭叫声在我周围回蕩, 她的指甲在我的背部乱抓,她的腿夹在我的腰背上。

我们的兴奋之情越来越大,当高潮要来时,玛丽抬起屁股向上顶住并扭动,大声哭叫并抽泣着,她的屄道收缩擩动。

我们的激情高峰再次消退,这一次,我抱着我女儿高潮后正在颤抖的身体,躺在她身边喘着气,我的心在我的胸口跳动着。

    当我躺在那望着天花板,恢复清醒时,才意识到我刚刚干的是我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喘着气,坐起来,低头看着:仍然躺在床上颤抖的女儿,高潮后的喜悦,眼泪顺着她的脸流下来, 但她的嘴唇向上弯曲,露出满意的笑容。

"玛丽?」我关切地叫着她。

在匆忙的回应我关切的叫声后,她坐起来,搂着我,她的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我温柔地抱着她。

「噢,天呀!,爹地,我感觉太爽了,…」 她朝我的肩膀上说,然后把头转向我,笑着说: 「我下面所有的性慾都释放出来了,太舒服了,我希望你早几年前,就应该干我了。」。

她这麽一说,我内疚的感觉消失了, 我笑着吻了她的脸,在她耳边说: 「我的情人,现在做,总比没有做好。」。我轻声笑了。

「我真的是你的情人吗?」。玛丽舒了一口气:「我喜欢这个主意,你能在这里再呆多久,情人爹地?」。

「至少要等到火车再次运行。」当我拥抱她时,我内心雀跃着。

"你愿意再干我吗?」她低声问道: 「我意思是跟我『做爱』。」。

"只要妳喜欢。」我笑着回答: 「至少尽可能多做几次,我可以接受妳的诱惑。」。

"那我们先吃晚饭吧.."我女儿开心地笑着说: 「饭后,我们可以在舒适的软床上享受整个晚上的时间做爱。」 。

"听起来很棒。」我期待地叹了口气说:"只有一件事,我们必须小心。」。

"是什么?爹地!」她在我的怀里突然僵硬了起来。

「绝不能让妳妈妈发现我们的事情,她会发疯杀了我们俩。」。我平静地说。

「我们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做爱』」。玛丽放轻鬆地笑着说: 「爹地!你忘了,父女相奸是违法的。」。

"我知道。" 我笑着说:"但妳我都知道这很有剌激性。」。

「它不仅很剌激,而且会上瘾呢。」她咯咯地笑着伸手抓住我的鸡巴说: "当我搬到你们家附近时,你还会来找我吗?」。

「妳可要试着阻止我去找妳,我的情人。」。我笑着说: 「如果妳不拒绝我,我们的晚餐将无法吃了!」。

那天晚上的晚餐延迟到有点晚了。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