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19)

九久小说网 2021-03-21 03:46 出处:网络 作者:indainoyakou编辑:@春色满园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19)   作者:indainoyakou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19)


  作者:indainoyakou
  2020/5/14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六章「基里希营地」#1


  统一曆十年,秋。

  基里希道路连同附近的北方领土开拓作业进展十分顺利,坐落于王都西北方
的桑莫难民营──这批从十年前大战后投降并定居于此的桑莫人,终于盼得一展
长才的机会。他们领着由联合政府颁布的许可状,成群结队进入开垦区,于八大
商团底下谋求得以养家活口的工作。

  城外忙着建设与开垦,城内则是调集一百五十辆马车与货车,準备给从春季
战到现在的前线来分豪华大礼。各家商团的旗帜五颜六色地飘扬于晴空下,车队
浩浩蕩蕩穿越北门而出,经由竣工的道路前往北方军团驻扎的基里希营地。

  瑟安商团位居八席之六,负责四辆小姐马车以及八车物资。由于希姆基区处
于部分停止交易状态,中央特别准许由分团提供协助,插有蜜柑色旗子的马车也
就跟在本家车队后面缓缓前进。

  「呜吶──这条官道铺得比城内道路还平稳,走起来真舒服吶!」

  「真的耶,都没什么颠簸……啊!那个蜜柑!」

  坐在由二当家夏儿拉娜友情赞助的黑色豪华马车内、悠闲地往北方进发中的
艾妲瞪大双眼,眼睁睁看着姬玛把刚剥好的蜜柑丢入嘴里。小虎牙滋滋地刺穿水
分充足的果肉,光看都觉得甜的橙色果汁豪迈地溅开,姬玛一脸满足地往对面的
艾妲呼出满满酸甜味。

  「原来不是剥给我吃的吗!」

  「艾妲马上要跟年轻有为的军官见面,得保持口腔清洁吶!」

  「吃完可以漱口啊!」

  「好啦、好啦!」

  姬玛边说边举起最后一片蜜柑,艾妲手靠过来,她又像跳舞般绕过那只白皙
的手,伸到窗外晃动道:

  「露露!吃!」

  担任此行护卫的露露芙趴在黑色马车的车顶上,迎着刚由夏转秋的凉风打瞌
睡;她一听见姬玛的餵食声,身体就像水滴般垂到窗口前,一脸慵懒地用嘴接下
那片蜜柑。

  「哈呣呣……好甜!」

  「上去吧!」

  「嗯喵──」

  露露芙倒挂在窗前,宛如钟摆似地晃了几下,就嘶溜地缩起身体回到车顶上


  姬玛笑嘻嘻地回过头来,準备再捉弄艾妲一番,不料艾妲的脸比想像中还近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被艾妲金臂勾了,姬玛还以为这次她也会乖乖地待在原地
动口不动手──回过神来,艾妲已经咚地一声跳上姬玛的位子,两只覆着白丝袜
的小腿夹在姬玛双腿外,秾纤合度的屁股肉往绿袍盖住的大腿轻轻压下。多亏基
里希道路平滑工整的路面,艾妲丝毫不担心会被震个东倒西歪。她以相当强势的
眼神凝视迟来地察觉大事不妙的姬玛。

  「艾、艾妲妳先冷静!不就是蜜柑嘛!咱袍子里的妳儘管拿!」

  毫无反应。

  「欸?不是蜜柑的话……是因为咱昨天打妳屁股?偷捏妳乳头?还是把妳的
大咪咪当鼓打那次?」

  沉默凝视。

  「啊,咱知道──呜!」

  「小姬妳安静一下。」

  艾妲用瀰漫着香水味的掌心盖住姬玛那还有一百个挨罚理由可以讲的嘴巴,
神色凛然地对睁大双眼的姬玛说:

  「小姬妳一直都很辛苦,这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嗯呜!」

  姬玛神气地点点头。

  「所以我完全不在意妳三不五时捉弄我。虽然有时候很想扁妳……」

  「呜呜!」

  晶铃铃──姬玛闭起双眼,不晓得在自豪什么发着光。

  「但是妳最近……跟玛芙拉走太近了吧?」

  ──重点来了!

  「呜嗯呜!」

  姬玛摇头晃脑地提出发言请求,艾妲用上两只手驳回她的申请。

  「我并没有要约束妳的意思,只是……妳们又不是女朋友……黏在一起容易
惹人非议吧。」

  艾妲注视着姬玛的大眼睛,以轻柔中带些强硬的口吻说道:

  「妳身为当家,应该要多注意这种事情。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还不迟!还有一举夺回主导权的机会!

  姬玛脑袋瓜一下子冒出许多有趣的点子,她有十足把握能边逗艾妲发笑、边
给出一个满意的答覆。无奈艾妲倔强起来比牛还顽固,剩下的时间也不许那张古
灵精怪的嘴巴发言,就这么压住姬玛直到目的地。

  ──多久没像这样静静地贴在一起呢?

  ──艾妲香水要四十银超贵的。

  ──ㄋㄟㄋㄟ互顶好色吶。

  ──咱要是男生就勃起吓她一跳。

  ──呜嘿!呜嘿嘿嘿!

  「……小姬,口水。」

  因为想让姬玛保持安静,艾妲无法移开手替她擦嘴,结果到达基里希营地时
,整个掌心连同姬玛嘴巴四周都沾满黏呼呼的口水。

  车子刚停住,露露芙就探下头来看车厢内的两人,发现姬玛嘴上沾了圈口水
、艾妲又离事发部位很近,奇妙运作的脑袋漂亮地误解了现况。

  「舔舔比赛──!嘶溜!嘶溜!」

  「别舔……!别舔咱!嘎、嘎噗!」

  虽然外表看上去都是女孩子,艾妲倒是一点都不会吃露露芙的醋。

  姬玛商团派出的两辆小姐马车都在最外围的一号营区停下,这里与其说军营
,比较像是后方补给站兼治疗所。整座营区由五百多名伤兵与百来个后勤人员组
成,连站岗的卫兵也是挂彩状态,走到哪都是一片愁云惨雾,不难想像这仗打得
多苦。

  「奇怪……不是说我们大胜,平定北方指日可待吗?」

  「跟在王都听到的完全不一样吶。」

  姬玛对着艾妲竖起食指,然后看向另一车由洛瑟娜带队的戈拉、曼蒂、托托
等活泼好动的南方小姐。

  「这儿见到的事情,就留在这。回去后,哪张嘴巴说了不该说的话,咱就缝
掉它。懂吗?」

  上至打扮得像只豪华限定版羊咩咩的红牌、下至力求表现的小姐们,无不对
姬玛罕见的严厉神情颔首称是。

  姬玛发给每人一袋掌心大的扁形草药袋,里头装满小片薄荷叶,气味比大家
平时用的浓郁一倍。

  「科西嘉来的好东西,别声张,别用错嘴巴。」

  「呜哇好香!」

  「科西嘉在哪啊?波波兰吗?」

  「再问缝嘴巴。」

  「喔喔……!」

  西都来的香料与农作物不便宜,倒也不是民间不易入手的珍品。大家拿到的
科西嘉薄荷名义上产自西都,实则来自巴黎以南的边境地带──代表女王陛下的
北方军团苦战未果的此时此地,公然炫耀西方军团战功衍生而来的任何一样物品
都会招来麻烦。哪怕只是给小姐们驱虫用的薄荷叶。

  洛瑟娜小队元气十足地前往临时搭建的春屋报到,姬玛带着艾妲来到军官们
的接待大帐。

  八大商团中的后三位分别要派遣二至四辆小姐马车到此服务,总共有二十四
名小姐与三位红牌光临营区。儘管姬玛代表的是第六位的瑟安商团,身为分家难
免会给另外两区的商团瞧不起。她柔软地避开纷争,抓着艾妲的手跳舞般来到末
席,让在排名战上垫底的两家逞点无伤大雅的威风。望着盛气凌人的两位红牌小
姐背影,艾妲微笑的脸蛋上浮现出青筋,保持笑容对姬玛咬耳朵:

  「小姬,她们瞧不起我们。」

  「嗯吶。」

  「我可以去跟那个红头髮的对舞,趁机撕掉她的腰纱,然后小姬丢蜜柑K她
。」

  「妳别太兴奋,注意气质。」

  「……嗯。」

  姬玛垫起脚尖替艾妲顺了顺头髮,轮她们上场时,高阶军官不是进入帐中帐
就是和两位穿着曝露的当家或二当家聊得愉快。从底层爬上来的艾妲毫不气馁,
她与那些本来想着没肉吃、喝点汤也好的低阶军官一一共舞,把大家眼中的残羹
剩汤升华成豪华大餐,顺利掳获在战场上受尽折磨的军官之心。

  寥寥无几的大官分给排名七、八位的两家,小官们都像蜜蜂般聚集在艾妲这
朵小白花身边。姬玛悠闲地站在角落吃她的免费水果盘,加减捞点本。等到艾妲
开始办正事,帐中帐外无所适从的蜜蜂纷纷来向她询问有关艾妲的事情,补充完
各类维生素的姬玛顺势向有为青年们宣扬艾妲与希姆基的美好。

  「小、小酒馆……!所以说,也可以点艾妲小姐的檯啰……!」

  「当然可以吶!」

  「先别说酒馆了,另外两位红牌呢?再多说说一点双生子的部分啊!」

  「爱欧酱和艾尔酱是镇店之宝吶,很棒的欧──欧齁齁!」

  说到爱欧里雅与艾尔菲妮雅这对金鸡母,姬玛两根食指就划了个圈、伴随笑
笑的双眼指向发问军官,像个告诉小伙子好康的老色鬼般透露两人的胸围,顺便
爆料她们有对完美到堪比王国七大奇景的粉红大乳晕。

  「呜喔喔喔……!大乳晕已经够稀奇了,更何况是粉红色……!」

  「嗯哼!跟草莓牛乳一样漂亮的粉红色吶!」

  「而且还是姊妹同时出击!一次坐拥两个红牌啊……!」

  「嗯哼!物超所值吶!」

  「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一定要去见见小姬玛家的双子!」

  「别若无其事地插旗!给咱活着到店消费!」

  咚──被姬玛手刀吐槽的军官放声大笑,气氛热闹到连在旁边拥着美人当家
的高阶军官都不禁起身,靠过来听听大家在嗨个什么劲。

  和走高贵路线的另外两位负责人不同,姬玛说的话平白易懂,谈到酒馆就阿
莎力,说起小姐就吊尽胃口,配合眼手口并用的肢体语言,让枯燥的排队时间变
得活泼有趣。另外两名负责人本来不把姬玛与低阶军官当一回事,当她们身旁的
大官也被角落的蜜柑味吸引过去,才急急忙忙地现学现卖、试图扳回一城。不过
当然,事先準备方向完全不一样的两人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像姬玛把气氛炒得
如此热烈。

  这场劳军之旅共两天一夜,三家小姐们今晚得留在营区内过夜。姬玛等人结
束持续到入夜的服务、集合于分配给她们的营帐时,洛瑟娜小队就有两人给不受
欢迎的非法入住者缠上。一个是扎着小马尾的戈拉,一个是妹妹头托托。两人在
人来人往的营帐外羞耻地张开大腿,让手持火把的姬玛检查一番,确认染上了蝨
子,就扔给打好水的洛瑟娜,来场毛都快刷掉的冷水澡。

  「用了好东西还是有挡不住的家伙,真麻烦吶。」

  「哈啊……」

  「艾妲先进去等着,咱已经吩咐有为青年帮忙準备热水啦!」

  「小姬不进来吗?」

  姬玛将火把搁在帐篷外的高脚火盆上,了不起地盘起手,用鼻孔「嗯哼!」
地喷了口气。累上整天的艾妲有点想耍赖,但是身体比往常只接三客要来得沉重
,斟酌之下还是乖乖去里头稍事休息。

  「啊,曼蒂酱进去帮艾妲按一下吶!」

  「好──」

  「那咱呢!那咱呢!」

  「露露回来啦,那就再去跑个两圈。这次奖励是水分中等、赏味期限有点刺
激的蜜柑!」

  「哇──咿!咱、出发啦!」

  曼蒂进帐并捲起袖子準备大显身手时,艾妲还在歪着头思考姬玛所形容的蜜
柑。因为露露芙答应得太爽快,儘管耳朵听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蜜柑,脑袋却以
为是能激发斗志的上等货而陷入轻微混乱。

  北方军团所有能动的魔法师都集中在前线,这里的热水也就只能依靠传统烧
水方式来取得。热水难求的情况下,姬玛只好先将带有阴蝨的戈拉和托托搁到一
旁,让艾妲享受她应得的热水澡。

  晚餐与洗澡的这段时间,三家负责人与红牌王不见王,底下小姐们倒是相处
融洽。

  戈拉跑去和同样饱受阴蝨之苦的小姐们凹了帖据说很有效的药方,结果非但
没杀光蝨子,还让她的小妹妹痒热整夜。

  曼蒂洗完澡就跟隔壁几个小姐一起溜进女兵们的营帐,回来时抱了不少她们
从王都运上来、经由补给官发放给士兵们的麵包与水果。

  托托与白天协同作战的北方姊妹们举办庆功宴,一票小姐酒后来了场愉快的
交叉感染。

  洛瑟娜以出发前特训过的高超按摩技巧让艾妲变得浑身软绵绵,在充满薄荷
香的营帐内达成美妙的WIN─WIN。

  夜深以前,姬玛带着露露芙在营帐四周散步兼巡逻,悠闲地度过这个比预期
要平静且无趣的夜晚。

  「要是待在前线阵地,应该能打听到不少有趣的消息吶。」

  「呜喵──」

  散完步,逗完猫,姬玛进帐用布帘隔出三分之一的小空间,让身上窝藏迷你
客人的小姐挤到里面去。再用些木板挡住中间地带,以免睡相差的小姐滚过来导
致全体中标的悲剧发生。

  準备就绪,姬玛看了眼早早入睡的艾妲,眼皮跟着沉沉地降下。由边边到中
央依序躺了洛瑟娜、艾妲与露露芙,她也就挤到浑身蜜柑味的露露芙身边,抱住
这只睡着还会摇尾巴的红毛猫缓缓睡去。

  梦里的艾妲看不到脸,也摸不着身体,气味像块淋了糖浆的甜糕,甜滋滋地
勾勒出少女的外形。姬玛正想大快朵颐,少女的轮廓忽然精緻化成一张似曾相识
的美丽脸蛋;脸庞四周的梦幻白雾逐一散去,只有姬玛的意识和女性的脸庞横跨
梦境边界,来到万籁俱寂的闷热夜晚。

  「嘘。」

  和梦中不同,背着火光的那张脸看不出长相,身上也净是青草与土壤等构不
成特定印象的气味。姬玛在一瞬间判断对方是临时钻进这间营帐,或许正躲避什
么人。她的左手贴在绿袍内的魔法卷轴上,随时可以把对方轰出帐外。

  「一下就好。我们马上离开。」

  简洁明了。

  这名女子对姬玛的判断做了相当精準的判读,稍微让犹豫着是否该动手的姬
玛感到安心。但是她说了「我们」。姬玛并未从旁边三人身上察觉到外来者的气
息,也就是说,其他人是闯进木板的另一边──

  「什、什么东西啊!好痒!超痒的喔喔喔……!」

  「糟了……」

  伏在姬玛身上的女子逸出疲倦的低音。她的声音与逐渐在黑暗中成形的轮廓
合而为一,并在起身之际给了姬玛明确的答案。

  「啊,是大鱼!」

  有着大波浪长髮的那名女子愣了下,她没有停下来与姬玛相认,而是动作迅
速地把木板彼端的同伴拉起来,两人像阵风似地窜出帐外。紧接着,看似平静的
外头就响起好几对急凑的脚步声。

  ──来啦!无聊到爆的劳军之夜,就是要发生点事情才有趣!

  「露露!起床!洛洛!看着大家!」

  「喵喵!」

  「啥啦唷……」

  浅眠的露露芙猫眼一睁便整个人跳起来。洛瑟娜则是等到姬玛带着露露芙冲
出去才慢吞吞地起身,对着静悄悄的四周揉了揉眼,继续睡她的大头觉。

  姬玛跑出帐外后立刻追着不出声的背影跑。那些在火光之间穿梭的青色斗篷
有着总教会图腾,和迟来地浮现的记忆产生共鸣。

  『我们是信仰坚定的信徒。』

  那位拥有一头令艾妲羡慕不已的金色大波浪髮、美丽到连姬玛都想挖角的大
鱼小姐,曾经在杂货店内这么说过。

  虽然是信仰坚定的信徒,却和教会互不侵犯。这番不管怎么听都有隐情的话
,替眼前发生的事件染上令人激动的色彩。

  姬玛跟露露芙一路尾随青斗篷,经由被破坏的栅栏追到营地西南侧的浅滩。
被这批青衣人追赶的两条大鱼在此停下脚步,因为浅滩对面、河川上下游都来了
身披青斗篷的不速之客。姬玛抓住看见刀剑闪光就一脸亢奋地準备上前干架的露
露芙,一人一猫藏身树林间。

  青斗篷之一踏进十多人组成的包围网里头,向着逃亡的两人敞开双臂说道:

  「克雷沃,请别再反抗了,教王始终相信并等待着妳啊。」

  声音让人感到安心的女高音说完,包围网的人们相继往前站一步,一个个做
出敞开手臂的动作,各自以不同声线编织出同样充满安心感与平静的嗓音轮唱道


  「苦难之世将降临,我等应当化零为整,领导众人。」

  「教派必须统一,无所适从的人们方能安心。」

  「加入我们,一起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吧。」

  「加入我们,人类一致对外的时刻到了。」

  「为了所有人类的明天,恳请克雷沃阁下协助我等。」

  藉由说话声让听者放心下来的技俩,在高级娼妇之间亦不少见,各家红牌多
半都会这一套。然而像这样在静谧中创造出近似梦乡的感觉,使听者陷入接近暗
示状态的「浓度」倒是姬玛头一次见到。

  对这种说话技巧稍微有点抗性的姬玛都昏昏欲睡了,偎在她怀里的露露芙更
是效率十足地从鼻子冒出泡泡。姬玛伸手戳破泡泡时,那位被称做克雷沃的大鱼
小姐以平板语气搅乱平和的氛围,语带威胁地说道:

  「我再说一次,妳们是在重蹈覆辙。桑莫就是因此灭亡的。」

  「不明白妳在说什么。妳似乎知晓我们不熟悉的历史。那么正好。人类是会
从失败汲取教训的生物,就由妳来协助指导我们吧。」

  「我拒绝。仰赖这种东西,妳们只会越走越偏,最后步向毁灭。」

  「我等谋求之力量只是实现目的的手段。我等只为世间和平而动。」

  「但妳们终究是人。」

  与之对话的青斗篷女子顿了下,声音由柔和转为冰冷。

  「我们是殉教者。在场所有人,都是剑士队候补者。」

  彷彿受这道声音牵引般,青斗篷一众的其中三人依序向前站。

  「中央教会的娜希塔。」

  名唤娜希塔的女神官掀起斗篷,火把映照出来的是一副倾国之姿的美貌,光
看一眼就让姬玛心脏怦怦猛跳。

  「南方教会的巴摩雅。」

  这位叫巴摩雅的高大女拥有不输给阿尔法公爵的壮硕肌肉,遍体疤痕,比起
神官,更像是历经无数次恶战的狂战士。

  「西南教会的海伊拉。」

  最后一位名字有点饶舌的女神官没有过人美貌或雄壮体格,但可以从前两者
的不足之处加以揉合出一股模糊的强大感。

  「她们都是万中选一的佼佼者,有朝一日必能有所做为。但是她们选择加入
剑士队,加入站在第一线保护全人类的教会部队。克雷沃,请妳别误会,我们并
不是因为妳们的特殊身分而提出无理的请求,也不对世俗权力感兴趣。我们的所
做所为,全部是为了人类着想。」

  姬玛感同身受地点点头,不过她只同意那句「有所做为」。如果能将娜希塔
神官纳入麾下,绝对能在业界造成前所未有的轰动。那个叫巴摩雅的大块头担任
商团护卫的话,大概一辈子都能安稳无忧。海伊拉有点微妙,总之就放在二当家
位置、营造出神秘压迫感──可惜她们隶属于和商团不对盘的教会,看上去又一
副死人脸,只能等下辈子再挖角了。

  大鱼小姐似乎并未受到感动,她对这三人连看都不看一眼,直视青斗篷发言
者冷冷地予以回绝。

  「无论如何,桑莫一派绝对不会协助妳们。」

  「那真是太可惜了。」

  两道撤除感情的话锋交错落下,说明了双方谈判正式破裂。青斗篷一众后退
并亮出篷内武器,仗剑而立的大鱼小姐则是从剑体发出耀眼的金绿色光芒。

  「玛莉露‧西塔鲁玛尔,进入第二种战斗态势。」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