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1)

九久小说网 2021-03-22 03:00 出处:网络 作者:夢中的海鷗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梦中的海鸥 首发:四合院 时间:20201024 1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家裏人常说大弟弟以后要多照顾我这个姐姐,因为他是吃着我的奶长大的。
作者:梦中的海鸥
首发:四合院
时间:20201024
1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家裏人常说大弟弟以后要多照顾我这个姐姐,因为他是吃着我的奶长大的。

  我们家家境虽然优越,但非常重男轻女,爸爸在奶奶生的唯壹壹个儿子,奶奶生了四个儿女,爸爸有三个姐姐,都在家族企业做事,妈妈本来是知名少女模特,十八岁嫁给爸爸之后在家相夫教子,奶奶对妈妈很严厉,妈妈生了我之后,奶奶就壹直催促妈妈生老二,但妈妈年轻贪玩,六年后才顶不住压力再度怀孕,这壹次居然生了壹对双胞胎男孩,阖家上下都非常高兴。虽然爸爸妈妈依旧宠爱我,但大弟弟和二弟弟理所当然也成为全家人的中心,包括之后出生的二妹,都无法和他们争宠。

  或许因为是双胞胎的关系,大弟弟和二弟弟从小就经常生病,也非常爱哭,常常能看到妈妈黑着眼圈在家裏走来走去,怀裏抱着壹个弟弟,美美地吃着奶头,另壹个弟弟在摇篮裏手舞足蹈、声嘶力竭地哭泣着,保姆想给他塞奶瓶,但倔强的弟弟不仅不喜欢吃奶瓶,而且连奶妈的奶都不吃,只认準了妈妈的奶头,让妈妈分身乏术,非常苦恼。

  三年后,妈妈生下了妹妹,情况更加棘手,二妹也不愿吃奶瓶,而妈妈的奶实在餵不过来了,这时两个弟弟也已经三岁了,其实早就可以断奶,但三天两头跑医院的他们,身体素质不好,又非常挑食,医生建议让孩子自然离乳,妈妈在三个孩子之间团团转,胸脯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吸啜,经常疼得掉眼泪,当时九岁的我也心疼妈妈, 抱着姑且壹试的心情,开玩笑地让大弟弟吃吃我的奶,没想到大弟弟居然很喜欢,妈妈松了壹口气,迫不及待地把大弟弟丢给我,忙着去照顾二弟弟和妹妹了。

  九岁的我抱着三岁的大弟弟,坐在儿童床上,蹩脚地哼唱着安眠曲,平坦的胸前趴着抽抽噎噎的大弟弟,大弟弟吃着吃着就朦胧睡着了。这是我对童年最深的记忆,小孩幼嫩的舌尖卷过鲜嫩的蓓蕾,也会让我有壹种奇怪的感觉,但当时更多的还是松了口气,毕竟这样妈妈就不必着急上火,而且爸爸和奶奶都会很开心。

  等二妹周岁断奶之后,大弟弟已经不愿意再吃妈妈的奶了,就这样,妈妈和我壹直为弟弟餵奶,直到大弟弟七岁时,因为我的奶始终没有奶水,大弟弟比二弟弟矮了两公分,奶奶很着急,私下瞒着妈妈带我去了壹家国外私人诊所,给我打了两针,十三岁的我,还没有来月事,就已经开始产奶了。

  产奶之前的感觉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依稀记得胸部很胀,那几天我追着大弟弟餵奶,把奶头往大弟弟嘴巴裏塞,本来不情愿的大弟弟,在我请二弟弟帮忙之后突然变得积极。捏着我胸前的小笼包又含又吸,还时不时轻轻拍打几下,说这是妈妈告诉他的诀窍,帮助我来奶阵。

  产奶当天,就像是有个塞子突然被拔了出来,胸前的小奶孔开始不受控制的流淌奶汁,让我在课堂上差点出丑,红着脸请假回家,老师还以为是我来了月事,给我打来电话,详细交代女孩子第壹次初潮的注意事项,殊不知当时的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满脸晕红地被三点钟放学回家的大弟弟吸着奶头,让大弟弟的舌头搅动着我的奶头吮吸乳汁,大弟弟壹边吸壹边兴奋地哼哼,而我的双腿也绞在壹起,壹下壹下地使着劲。

  几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我的第壹次高潮,但在当时,我只是单纯地高兴于大弟弟可以摄取更多营养,自从我开始产奶,大弟弟半年内长高了七公分,这下连妈妈也开始着急了,壹个劲的催着二弟弟喝自己的奶, 不愿意被我的奶水比了下去。

  因为随时随地要餵奶的关系,我们在家都穿着轻便的上衣,随时可以解开纽扣,掏出奶子送到儿子和弟弟嘴裏,在早饭桌上,弟弟经常揉着眼睛坐到少女和熟妇腿上,解开衬衫纽扣,扯出殷红乳头,含在嘴裏吱吱地喝起来,而我和妈妈就停下筷子,抱着他们的头,就着奶汁给他们餵点别的。

  就这样,在我十八岁时,十二岁的大弟弟已经有壹米七三了,二弟弟和他差不多高,奶奶也很高兴,希望他们能长到壹米九,如果能改掉挑食的毛病,让我和妈妈断奶就好了。

#

  “好啊,那下周末该去哪裏玩呢?”

  大弟弟开门进来的时候,我正和男友家明打电话,我们从十七岁开始交往,感情壹直很好,家明是个大大咧咧的开心果,经常来家裏和弟弟们壹起打电动,妈妈也挺喜欢家明。

  “姐……”

  天气热,大弟弟洗完澡只穿了壹条平角内裤,因为这两年在飞快长高,所以手长脚长,看起来有些瘦弱,奶奶因此很心疼,让我们多餵点奶。我在床上动了壹下,靠到床边,把睡裙掀到锁骨上,这样大弟弟躺在枕头上,我只需要稍微侧身,他就可以吃到奶子。

  因为弟弟壹直在吃奶,虽然我才十八岁,但已经有了壹对H杯的大奶子,家明最喜欢的就是我的胸部,大弟弟毛茸茸的脑袋在胸前擦来擦去,吸舔着滑嫩的乳肉,我的胸部壹阵阵发胀,忍不住拍了大弟弟壹下,家明在电话那头问着,“怎麽了?”

  “嗯……没有,”我咬住手指,忍下壹声呻吟,大弟弟总算把奶头吸进去了,奶头壹阵壹阵酥麻,大弟弟越大越会吃奶,用舌头绕着奶头猛吸,“大弟又淘气……”

  因为侧着身子的关系,我的腿搭在大弟弟身上是最省力的,没被吃到的另壹边奶子怼在大弟弟脸上,被他的头发挠得酥痒,也流出奶汁,湿湿滑滑地在大弟弟脸上蹭着,大弟弟哼哼着摸索上来,找到奶头狠狠壹拧,我痛叫了壹声,腿想绞在壹起,小穴也跳动起来,但是大弟弟卡着我的腿,不让我收回去,在我身上壹拱壹拱的吃奶。

  “怎麽了?没事吧?”家明关心地问。

  “没……啊……没事,”我用力咬住手指,“大弟壹直闹我——不许掐!再掐我就别吃夜宵了!”

  “哈哈哈,”家明爽朗地笑起来,开玩笑地说,“掐得好,多掐姐姐几下,夜宵哥哥请妳吃。”

  弟弟贪婪地吞咽着我的乳汁,手指掐着奶头,往外拉拧,吐出奶头说,“谢谢姐夫。”

  他拍拍我的奶子,示意我,这边已经吃空了,要换壹边吃,我无力地瞪着弟弟,小穴穴还在收缩,懒得翻身,只能躺平,弟弟跨在我的腰上,含住刚才被他拧肿的奶头,壹嘬壹嘬地吸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乳头刚被拧过,弟弟吸得特别有感觉,家明还在电话裏隔空和弟弟聊天,但我的大脑近乎是壹片空白,懒得听他说什麽,只是嗯嗯啊啊地应和着。想要把弟弟稍微推开壹点,夹壹夹腿,但是弟弟整个人切在我腿间,我的大腿只能被迫打开夹着他的腰,弯起腿踩在弟弟身旁两侧,就像是被弟弟肏着壹样,好像是在性交的姿势。

  我想推开弟弟的头,换个姿势餵他,但弟弟没有动,腰还在我腿间壹拱壹拱的,有壹条硬硬的东西贴着我的穴,擦来擦去,布料摩擦得我的小穴穴有些疼,还有壹种很怪的感觉,我拍着弟弟的肩膀让他退开,弟弟突然在我奶头上咬了壹口。

  弟弟的脾气壹直不好,我只能让步,仰躺着,左手无力地将电话放在耳边,感觉弟弟的舌头在奶头上舔来舔去,另壹只手也无意识地抠着吃空了那只奶的奶头。弟弟腿间的硬物在敞开的小穴穴外壹顶壹顶的,小穴穴收缩得越来越厉害……

  “大妹妹。”奶奶突然推开门,“哦,弟弟在妳这裏啊……”

  家明还在电话裏和我大声聊天,奶奶也叮嘱着弟弟这几天要注意防暑,妈妈和妹妹也聚集过来,在门口说着家常,我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家裏人早就习惯了弟弟吃奶,没人发现弟弟的小鸡鸡已经硬了,而且我、我……

  我要在家人面前,被弟弟吃到高潮了!

  “大妹妹,大妹妹?”

  大弟弟突然往前拱了壹下,小鸡鸡隔着两层内裤插到了穴穴裏,我脑子裏壹片空白,小穴拼命抽搐起来,微弱地应着奶奶,“嗯?人家在听家明讲话啦……”

  “哦,家明啊,妳什麽时候来家裏玩?”奶奶也隔着电话开始和家明聊天,我乘机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让他起来,弟弟用力咬了我的奶头壹下,把被子扯上来盖住我们两个,“姐姐,还要吃……”

  “已经没有了。”我着急地说,小穴黏糊糊的,但弟弟的小鸡鸡还硬得厉害,“过会再说吧。”

  “不嘛,不嘛!”弟弟有点要哭不哭的样子,我吓了壹跳,奶奶看到弟弟哭会骂我的。

  情急之下,我的手在被子裏握住了弟弟的鸡鸡,轻轻地撸动起来,这是家明最喜欢的技巧,弟弟嘴裏的哭声渐渐止住了,但奶奶已经注意到了这边,严厉地瞪了我壹眼,走到床边揉起了我的大奶子,“还有的,弟弟来吃,乖,来吃。”

  奶奶就坐在床边,为我揉奶哄弟弟来吃,而我却在被子裏为弟弟打手枪……

  本来已经被吃空的大奶子,又开始壹滴壹滴流着乳汁,奶奶严厉地让弟弟凑上来舔掉,“不要浪费!”

  随后又坐在我身边高声开始和家明聊天……

  我干脆按了免提,把手机摆在床头,让壹家人围着我和弟弟欢声笑语,弟弟吸着我的奶,我在被子裏揉着他的小鸡鸡,弟弟的小鸡鸡什麽时候长得这麽大了……去年帮他洗澡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壹根,只比我的手指长壹点……

  “弟弟,家明哥明天来找妳玩好吗?”

  在电话裏,家明热情地邀约着弟弟,而我只能红着脸,夹着腿,壹边餵弟弟喝奶,壹边榨着龟头的乳汁,弟弟从我身体裏喝掉的neinei都化成白白的东西从他的小鸡鸡裏出来了……

  “嗯,好,”弟弟猛吸了壹下,突然吐出我的奶头,高兴地说,“我最喜欢和家明哥壹起玩了。”

  因为又来了奶阵的关系,奶头裏飙出壹股乳汁,发出‘吱吱’的声音,而就被子底下,弟弟的小鸡鸡也‘吱吱’地射了出来,我望着天花板,呵出壹股股热气,两腿紧紧地绞在壹起,奶奶在我身旁说,“太热了,大妹妹的脸都红了。”

  从那天开始,每天照顾弟弟的例行公事又多了壹项……

tbc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