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绿帽武士 BAD END 1:穿越淫室之门

九久小说网 2021-03-23 03:45 出处:网络 作者:盲目吃魚编辑:@春色满园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BAD END 1:穿越淫室之门 (2020年的520发be,我这个作者还真是够过分的呢哈哈哈哈。这已经完全不能叫亲爹了吧。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BAD END 1:穿越淫室之门

(2020年的520发be,我这个作者还真是够过分的呢哈哈哈哈。这已经完全不能叫亲爹了吧。

BE并不是完全和本篇完全没有关係的平行世界,请理解成“由于某些事情而脱离了主世界的走向,向着悲剧滑落的if路线”。这个导致分歧的某些事情,可能是由于“主角的性格与本篇的差异”导致的选择差异,也可能是一些巧合、一些外力干预。BE由于是本篇中没有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披露一些主世界中需要很后期才会揭露的事情。没错就是我最喜欢的填坑挖坑环节。

这篇BE的分歧点在于第一个小高潮中第五章的开头,没有在黄茂楼下等半小时,所以在冠冕还没有觉醒的时候就一头撞进村庄中。)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候在了黄茂家门口,心中充满了不甘与焦虑。毕竟,女友很快就要失身给黄茂了。在灵视中得知她真的事事为我着想时的感动,也无法抵消佔有慾带来的焦躁。我努力的试图说服自己处女什么的真的不重要,今生能与她相遇,就已经是三生有幸,在此之上的幸福,不该奢求太多。但是想到她真的从此以后可能只有心永远向着我,却要天天跟别的男人肉体亲热,就忍不住妒火中烧,坐立难安。

从初遇到暗生情愫再到彼此压抑感情化为损友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彷彿滚烫的热油一般将我煎熬着。

还没到时间吗?我看了看手机,发现已经过去约定的时间几分钟了。

是为了化妆所以耽搁了时间?这不像她的作风……难不成她其实很高兴献身给黄茂,以至于一不小心就打扮过了头?还是说她昨晚其实根本没有离开黄茂家,现在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干了,叫我在楼下等只是为了涮我而已?

猜忌之情在内心喷发,我忍不住引动灵视,藉助婚姻契约的联繫想要查看她的方位。

纷乱的画面中,我看到了一个全身笼罩着阴影帷幕的人。不对,那真的算得上“人”吗?也许揭开帷幕会发现只是一个人形的怪物。那帷幕中的事物抬起了类似手臂的东西,帷幕顿时延伸出布条,席捲了女友的全身。女友全力反抗,但任何神圣魔法在触及那帷幕时都如同虚幻暴露在真实下一般消散了。

女友被裹住后,那帷幕突然如同被暴雨沖刷的水墨画一般坍缩了下去,在地上形成一片阴影,又迅速消散,彷彿未曾存在过一般。

婚姻契约的联繫顿时断开。我竭尽全力重连。当我再次重连上时,女友再次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小村庄。

一个长相粗犷,身体健壮,看起来像是经常耕田的男人捏着女友娇嫩的脸,啧啧感歎着。女友双手被缚,身体无力的扭动着。被阴影帷幕笼罩的人则没有现身,隐去了外形的跟男人交流着什么。

就算我再蠢,此时也该明白这是一场针对我女友的阴谋了。可是就算我现在的体能远远强过凡人,但要赶往那处村庄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届时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彷彿感应到我的焦急,666兽的记忆中传来了借用形成界赶路的知识。我迫不及待的拿来使用了。在形成界穿梭时,其中的“浪花”打在我的身上彷彿刀割一般,每秒锺我的魔力与体力都在被削减。看来这应该是冠冕觉醒以后才能使用的技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太早了。不过现在我也别无他法了。

那个粗野的男人本已脱光了衣服正要开干,突然看见从穿过形成界现身的我,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惊恐,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可能是因为他的倚仗就在旁边吧。

身披阴影帷幕的家伙也浮现了出来。是我过来的时机太糟糕了吗,那个家伙还没离去。刚纔的穿梭已经耗掉了我大部分的力量,如果要带着似乎已经被封印了圣术的女友穿梭逃走恐怕十分困难。只能试着打倒他了吗?我全力冲刺,拳头发出撕开空气的声音——但是这样的一击,在即将打在他身体上时却突然变拳为抓,要把帷幕从他身上扯下。很明显,他带着这玩意的话,我恐怕很难有胜算!

但是我的手,在接触到帷幕的时候,却直接穿过了,彷彿不曾存在过一般抓了个空。

“虽然同为‘旧罪’,但就凭你目前连冠冕都没有觉醒的水平,还想撼动我麽?”帷幕下的身影开口。他那我似乎有点耳熟又带有一种异样感的声音彷彿蕴含着某种力量,我感到身体裏的某种东西被抽走了,空虚的感触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滋生。我不由自主的跌坐在地。

“你不是很羡慕那些不用努力起跑线就比高的天选之子麽?”他帷幕下头颅的位置向着那个正在非礼我女友的男人旋转:“今天起,你就是‘忧郁’了。”

“谢谢‘虚饰’大人!”那个男人喜出望外,暴力的掰开女友的双腿,毫无任何前戏就直入了进去。这根本不是做爱,也不是交合,只是单纯的施暴。她痛苦的惨叫,下体流出丝丝血迹,男人看着血迹似乎十分满意,以血液作为润滑準备继续抽插,我急怒的想要阻止,但身体行动起来却极为困难,当他插入女友身体的那一刻,我的全身都传来了撕裂般的痛楚。这是冠冕觉醒时重塑肉身的改变吗?等我觉醒完了,就把你们都杀了!

“好痛啊啊……快点拔出去啊……不要这麽用力……”女友痛苦的呻吟着,抗拒那个男人的进入。男人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沉下身体要用他骯髒的大嘴堵住她的小口。女友双手抵在他的胸前用力想将他推开,但是被封印了力量的她只凭普通女性的体能怎麽也无法抗衡那个健壮的男人。更何况男人下身粗暴的抽插也在摧残着她的神经与意志。

终于,她的手臂再也无法支撑,男人的身体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按住她的头两侧,男人的唇舌撬开她的牙齿深入进去用力搅拌,唾液从他们嘴唇的缝隙里流了出来,从她的嘴角滑向侧颜,描绘出淫秽的弧线。这个吻毫无爱惜的味道,倒像是宣誓主权。看到这里我暴跳如雷,可是冠冕中流出力量的变强的感觉却迟迟没有出现,为什么?

“唔嗯……”女友无法说话,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我。滋滋的唇舌交缠声与啪啪的下体碰撞声几乎将我逼疯,可是全身肉体撕裂的结果让我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贪婪的吸吮着她清香的唾液,不知是由于刷牙不多还是抽烟太多而深黄的牙齿刮擦着她细小薄的嘴唇,将骯髒的恶臭口水倾倒进去。

“你还没有放弃希望,很好,这样才有摧毁的价值。”帷幕下的家伙发出一声窃笑,拿出一个镜子摆在了我的头边。我扭头一看,镜子裏的画面让我惊骇欲绝:痛苦万分的我、惨遭破瓜姦淫的女友和正在攀上快感高峰的男人都与现实无异,但那个男人身上赫然浮现着彷彿大地般宽广的十角七头巨兽的光影,那是666兽的象徵!光影还在逐渐变强,为什么我身上的恶魔之力来到了他的身上?这个藏头露面的家伙究竟对我做了什麽?!

“无法理解吗?我只把蜕变的痛苦与伤害留给了你,其余的都转赠给了那个男人。这是对你染指不该触碰之人的惩罚。”身披帷幕的家伙身影消失了,这回应该是真正的离开了。但是即使如此状况依然残酷到让人绝望:我失去了恶魔之力,浑身崩坏,而正在强暴女友的男人气息还在不断变强!

我一次次的想要撑着地面站起来,可是软塌塌的手臂却无法支持身体的重量,一次次到摔下。脑门一次次磕在地板上,好似在给那个男人磕头。那个男人乐的鬆开了女友的嘴,开始嘲笑起狼狈的我:“看啊,你这痛恨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不甘心吗?像你这种窝在家裏都能天降力量的家伙,活该!”

“不要这样……啊啊……律冠……别继续了啊啊啊啊啊!”女友心疼着这样的我,想要出言阻止我,但那男人加大了暴姦的力度,被恶魔之力强化着的肉体彷彿要把女友干烂一样粗暴的抽插着,孃女友发出大声的惨叫。

“现在说心疼你那‘前’男友的时候吗~我这不忠的新媳妇呦!你现在的老公可是把你买下来的我!”那男人展示了自己的主权以后一边继续挺动一边看向我:“你‘前’女友的滋味真棒~不过她现在是我的了!快点多磕几下头,说不定磕的你硕根野爹爽了,干完后赏你几滴淫水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硕根的男人说完,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种刺激,低吼一声射了出来。一股更加强烈的剧痛袭击了我的身体,彷彿冠冕又一次觉醒了一般。失去意识前,看到的画面是长时期淤积在男人体内的深黄陈旧精液和处女膜破裂的鲜红新鲜血液从交合处缓缓留下……接着,无边的黑暗从她的腹中涌出,吞噬了周围的一切。

我这是……要死了吗?

漆黑的梦境中,我感到自己彷彿在泥潭中越陷越深,彷彿想要沉入进去,但又缺少什么关键的东西,无法得门而入,于是只能僵硬的卡在那裏。就在我以为我要永远被囚禁与此地时,我看到了一片散发着迷幻色彩的星光,星光托举着我,让我不断上升、上升。

我睁开了眼睛。冠冕二次觉醒需要把肉身彻底的粉碎重组,而只留痛苦不留力量的我按理说必死无疑,可是我现在居然还活着。是什么庇护了我免于死亡?那团星光好像似曾相识……我看向我手上的黑色戒指,若有所思。

“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不过受了那麽重的伤还没死,说实话我还挺惊讶的。”传入我耳中的是硕根戏谑的声音。

我凝视着窗外明明是正午而且没有乌云却昏暗的天色会儿,开口:“她呢?”

“大概在种地吧?自从她来了以后,我真的是越来越轻松了,有事让她干没事就干她,真是天堂般的日子啊!”

“你居然让怀孕的她去种地?”沉睡一个多月而心情趋于平复的我再一次激动起来。

“注意你对我说话的态度,死绿毛龟。”硕根脸色一板,顿时一脚揣到我肚子上,剧痛从腹部传来:“这段时间可是我一直在照顾你,不然你就算不当场暴毙,也会饿死!”

“照料?”我看着身上一块块的淤青:“是害怕沙包被弄坏了就不好找出气筒了吧?”

“那倒没有,只有我老婆在床上或床下敢违抗我的时候,我才会对你招呼几下,让她听话。不过我现在可不是跟你讲我跟她的夫妻私事的。这村子可不养閑人,既然你已经醒了,想要有饭吃那就得干活。”

“大不了饿死呗”我嗤笑一声。

“是吗?看不出你还挺有骨气的嘛。但是你要是死了,你的前女友恐怕很难接受吧,到时候我干她也不会顺利。没有出气包的我要向着谁发洩怒火,你很想知道吗?”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我沉默了会儿,开始鬆口:“是什么工作。”

“跟我来就知道了。”

————————————————————

他指着一个散发着阵阵恶臭的非常落后的厕所……不,应该叫茅坑才合适。我甚至在裏面看到了搅屎棍。

“掏粪与挑粪,就是你要做的工作。”硕根几乎压抑不住脸上充满恶意的笑容。说不定他根本没在压抑,就想等我发作,然后藉机发难呢。

这个男人夺走了我的女友,我却不能反抗,还得为他清理粪便。极致的屈辱让我身体颤抖。但是理智却告诉我翻脸不仅会害死自己还会让女友陷入糟糕的境地。我只能屈辱的点头。

“一开始不熟悉工作,我就只让你挑我家的。等她生下‘怠惰’以后,为了获得更多666兽的力量我会把她更多的送给村裏其他人玩。到时候无论是谁,只要是上过了她,你都要帮他家掏粪,明白了吗?”

就这样,我地狱般的伺候夺妻仇人的生活开始了。虽然明面上的工作只有掏粪和挑粪。但是实际上,无论有啥髒活硕根都交给我办。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被称为“虚饰”先生的家伙告诉了他我有一定洁癖的事情所以他才这样折磨我……“虚饰”和“忧郁”,那不是旧版的七原罪中没有保留下来的两个吗?那个玩意是象徵虚饰的恶魔,而666是象徵忧郁的恶魔?可是就算现在理解这个也太晚了,兽的力量都已经离我而去了……

————————————————————

一个暴雨之夜,我躺在院子裏的地上,看着暴雨扑面而来。

屋内传来阵阵滑腻到水声和娇媚的呻吟声。本来会被暴雨掩盖过去的声音却一阵阵的钻入我的耳朵,恐怕是硕根使用的绿魔法的效果。

“老公……你好棒……比外面那个废物棒多了……好厉害……我又要去了……”

“就该这样!如果你早点这麽会说话,你那死鬼前男友也不用在外面被被雨打着睡觉啦!”

由于几天前有一次女友忍不住帮我说了一句话,硕根马上沉下了脸,虽然当天没有对我发难,但是今天看着外面的暴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惩罚方式。

女友又高潮了几次后,硕根终于射出了精液,变得平静下来。

“老公~你气也差不多消了吧?让那个废物进来嘛。要是他病了,谁来帮我们掏粪呢?”

“哼,还在想着帮他说话啊。别想了,今天他必须在外面睡一晚上。你今天晚上伺候的老子够爽我就不计较你又一次破戒了,但是这只能作为下一次不用赶他出门的理由,不能作为今天放他进来的理由。不过你说的呀也有道理,就让他取茅坑靠墙睡吧。”

当天晚上,由于淋雨+体味+茅坑裏的臭味,我被蚊子叮咬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实在是精神恍惚,又不小心得罪了硕根,只能忐忑于即将到来的处罚,悔恨于自己浪费了女友的努力。

————————————————————

“老子的老婆是你能看的么,废物东西!”

又是一天,我正在呗硕根暴力的拳打脚踢着。

事发的原因是由于有一段时间我没有手淫了,有一天我忍不住自慰时听到了他们干的热火朝天的声音,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取偷窥这个主意。结果撸到一半喘息声过大,被硕根发现。得知我不经他允许就敢擅自偷窥,愤怒的他两拳打的我双眼流血。

看着就要双目失明的我,女友忍不住要使出治癒的魔法(她前一段时间封印已经逐步松动了),却被硕根一眼瞪了回去。

“你敢治好他,接下来每一天他都不可能好过。想让我原谅他你知道该做什麽!”

咏唱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却不是治癒的咒文,而是禁疗的咒文。

“不错,不错!乖老婆你可真是深得我心啊!接下来两个月我不会再欺负他了。”

第二天,由于半损的眼睛看不清路,挑粪的过程中摔了一跤,粪水有不少直接溅到我的身上……

————————————————————

眼看着,两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硕根也说到做到,这两个月就像对待住在家裏的客人一样对我态度好了起来,连让我干活都变少了。女友看他的眼神也似乎有了些感激。

这天,硕根正琢磨着期限到了以后要怎么折磨我,突然女友对他说:“不要再折磨他了,好吗?”

“对这个我的媳妇精神出轨的对象,报复他不是我应有的权力吗?怎么能叫折磨呢?”硕根笑道。似乎是这几个月的发洩消磨了他的戾气,现在他变得平和了很多,换成几个月前恐怕已经违反约定直接怼我发洩怒火了。

“那,不要报复他了行吗?”

“你凭什麽命令我?”

“我,决定做你真正的妻子。”

“什么意思?”硕根脸色严肃了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哦吼,也就是说你以后再也不会跟他往来了,不会再把他记挂在心了,一心一意的只伺候我和未来的孩子?”

“是。”

“即使以后力量恢复也不会反抗我?不会去跟那家伙私奔?”

“对。”

“那你可得好好给个投名状呢……让我相信你是真正把我放在第一位……”

偷听到这段对话的我当天晚上正在思考如何阻止女友,却突然听到一阵咒文咏唱的声音。随即意识逐渐昏沉。不好,是女友使用了催眠的魔法!而当我即将陷入完全的沉眠时,咒文又中断了,我进入一种类似鬼压床的状态

“让我们开始吧。”

“嗯。”衣服脱落的声音。

我听着传来的阵阵口交的声音,内心无比焦急。

“很不甘心吧?很嫉妒吧?今天过后,她就是彻底属于我的了!这是你最后和她接触的机会了,感谢我的仁慈吧!”硕根玩味的看着我想动而不能动的样子,把女友抱了起来,对着我的脸的方向开始肏干起来。淫水和汗水四溅,不少滴落到我脸上。

“是啊……你这废物……根本保护不了我……我不要你了……明天就滚出我和他的家……别让我再看到你……”

湿润的水珠打在我的身上,那是淫水还是汗水,又或者是泪珠?

过了半个小时,经过女友多次高潮,硕根终于痛快的在她体内射精了。

“我去外面拉个尿再回来继续。”

“不要……我不想和你分开……”

“我总不能不拉尿吧?”硕根失笑。

“在这裏就有一个尿壶在啊。”女友撒娇的声音。

“你说啥呢?你不演示我不懂啊。”

“讨厌~”女友娇嗔着,捧起了我的头,抬起胯部,淅沥沥的水声响起,尿落在我的头发上给我洗了个透彻。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老婆,深得我心啊!我也一起来!”

两人的尿液交融在一起,淋得我满头满脸都是,被呛到的咳嗽起来,他们却变本加厉对着我的嘴巴喷尿起来。

尿完以后,他们继续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第二天,我被硕根客气的请出了他的家,到他亲戚的一间空房子裏住下了。他没有再对我施暴,因为没必要了。

————————————————————

后面的日子,我就像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着。

来到村子这裏满十个月以后,黑色的太阳升起了。

当我再次见到硕根时,他似乎在试图与那黑色的太阳沟通,却彷彿没有任何迴应。

获得恶魔之力以后,似乎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不再想要封闭这座村子了,但某种变故导致他无法消除这个封闭。

他也试过联繫虚饰的恶魔,但这似乎也因为某种理由失败了。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冲向村庄的边界,想要暴力的打破那裏,重新打开内外的通路。

过了几分钟后,重伤到快要死掉的他被一个不可名状的奇怪生物扔了回来。看到那玩意的时候,我的眼前彷彿闪过一阵耀眼的星光。我突然确信那东西绝不是地球上存在的生物,即使是魔物裏面,也绝对找不到这样的东西!但是硕根似乎不是被它伤到的,而是被更裏面的什么东西……

他爬起身,用见了鬼一般的表情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我,就回到了家中接受他娇妻的治疗。

在那之后,对我的霸凌又一次发生了。这次不是他亲自出手,而是得知了林中有恐怖怪物存在只有硕根一家有能力勉强对抗的村民们为了讨好硕根而这麽做的。又或者,其实就是硕根暗中授意的?

我终于意识到,我有必要离开这个对我来说地狱般的村庄。我没有带上行李,只戴着那个戒指,踏上了行程。

密林中冒出一头头那种恐怖的生物,但在我亮出戒指以后,却没有向我发起袭击,而是做出了类似鞠躬的动作,彷彿在面对它们到主宰。它们如同人类的仪仗队一样排成两排,为我指出了行进的方向。

果然……我点了点头,继续前进着。

就当我抵达边界时,边界上突然开启了一扇光门。

门边的一个恐怖生物突然口吐人言:“继续前进的话,就能看到真相。但你作为你自己的人生,也会就此终结。现在回头的话,还来得及。”

“我受够了,我不会后退。”

穿过那扇门时,无尽的黑暗洪流将我裹挟这,我仿佛进入万米下的深海一般要被压爆,但又彷彿自己是一根支流,在汇入主流中一般被扯碎。在这个过程中,手上的戒指涌出一股股热流席捲全身,我彷彿进入母亲的怀抱一般,取回了意识、保住了形体。

那无数支流终将进入的主流在我面前显现出了他真正的形体。

“你是……不,这不可能!”

“你好,‘律冠’。”

————————————————————

黑色的村庄中,传言四起。

外乡人进入密林后返回时,身上竟然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精神崩溃,失去了正常与人对话的能力。

村民们恐惧着进入密林却完全没事的外乡人,一边排挤诅咒着他把他当成灾祸的源头,一边却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继续真正欺凌他。

他们停下了关于外乡人的讨论,开始讚美硕根夫妻。

硕根使用“兽神”的力量,让植物茂密生长,给村民们形成了不被怪物侵袭的居所和可以狩猎怪物的武器。

他的妻子更是如同神女一般,和她交合过的人,身体会很长一段时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即使在太阳变黑的这个村庄中也不怕任何事物。村民都以能和她交合为荣,当然唯有那个外乡人从一开始就没有靠近神女的资格。

他们这对恩爱的夫妻就像这个村庄的有巢和燧人,终有一日必将带领大家走出黑暗,村民们毫无根据的这样坚信着。

(BAD END1 完)

(写完这个be以后怎麽感觉这章挖的坑比填的坑还多?不会吧。

这个be的最后,无人能够打破那终极的黑暗,最终获得了恶魔的永恆寿命的硕根和同样能够长生的抹大拉洪幸只能永远的在村子裏啪啪啪了,是适合520的纯爱结局(?)

明天521应该还会有一个be,如果来得及写的话……)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