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美母祕闻录6.暗夜疑云(下)

九久小说网 2021-03-30 03:00 出处:网络 作者:linknil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linknil 2020.3.14.首发春满四合院 第六章 暗夜疑云(下)   楚生也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多久,不知道已经在心理数到第几只羊时,忽然间他似乎听到很轻微的声音,似乎是脚步声。
作者:linknil

2020.3.14.首发春满四合院

第六章 暗夜疑云(下)

  楚生也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多久,不知道已经在心理数到第几只羊时,忽然间他似乎听到很轻微的声音,似乎是脚步声。

  楚生猛然一睁眼,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这时候谁会在门口乱晃,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赶忙闭上双眼,心口猛烈跳动着。

  吱呀一声,门被轻轻的推开,楚生忽然闻到一阵幽香传来,不会错的,这香味他很熟悉,是妈妈身上的味道。

  此时的楚生,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轻轻被人摇晃着,他刻意翻了一个身,那人停止了肩膀的晃动。而此时相位更加明显,似乎就近在自己的耳边。

  「楚生,醒醒。」

  楚生听到张语馨的呼唤,也不能再故做装睡,而是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揉了揉眼睛说到:「恩?妈?什...」

  还未等楚生把话说完,就有一根青葱般的玉指岸在自己嘴巴上。只听见张语馨妇在耳边小声说「嘘,别吵醒小君,你跟妈妈出来。」

  楚生一听这话,顿时就矇了。哇靠,不会吧!这么快就被妈给发现了?可不对阿,要找也不应该先找我阿,看看此时的徐君还在另一边睡得好好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楚生心怀忐忑的跟着妈妈出去下到了二楼,打开二楼的电灯,此时他不得不开口问到「妈,怎么了?」他其实也很害怕下一刻回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张语馨沉默了片刻说到「妈...刚刚好像听到外面有声音响动,怕是小偷,但又不敢肯定,所以找你下来看一下。」

  楚生听到鬆了口气顿时心里明白,心想「看来不是事迹败露,而是妈果真认为进她房间的是个小偷之类的人。」

  「妈,那要不要叫醒其他人一起去找找?」

  张语馨听到连忙摆手「不用不用,现在很晚了,明天还要上学呢,就不要惊扰其他人了。再说妈也不是很肯定,所以就找小生你就好。」

  果然,跟徐君料想的不差,妈妈果然不想把事情闹大,甚至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楚生心理大定,鬆了口气。

  「好,那就我们两人找找,看是不是有小偷。」楚生一边说一边暗笑,怎么可能还有小偷,看来妈应该也是保险起见才找我下来一起确认情况。

  不过做戏也要做全套,楚生说到「妈,我去拿根球棒下来,妳等我一下。」张语馨本想拒绝,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楚生从三楼拿了个球棒下来后说到「妈,那我们下一楼吧。现在最有可能的也只有一楼吧。」

  张语馨点了点头,两人下到一楼后,搜索一阵,接着进到厨房后,张语馨赫然发现厨房的后门虽然关着,但竟然没有锁。

  张语馨看到此景,脸上吓得一片惨白,转头看向楚生说道「你睡前没有所后门?」

  楚生想果然来了,脸上故作一片迷茫「我...我好像..好像有锁阿。」张语馨听到不由得一愣道「你有锁门?」

  楚生不太肯定的说到,「呃...妈我不太确定。」一脸真的不确定的样子说道。

  张语馨突然加重语气问道「到底有没有?」楚生顿时被吓住了,有点结巴的说道「我...我...我...」半天只说个我字。

  张语馨也意识到自己口气有些不对,于是放缓说道「这件是很重要,万一小偷进来怎么办?」楚生一脸愧疚道「妈,抱歉,但...我真的记不太清楚。」

  张语馨看到儿子这样,看来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下次记得要小心点,不然真的遭小偷就完了。」

  楚生连忙应是,张语馨也不在纠结说道「好了,也很晚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楚生也不作耽搁连忙上楼。

  楚生回到房间后,本想挖醒徐君,告诉他这一切都在两人预料之内,但徐君似乎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小声说道:「还是那句话,有什么话明天上学再说,反正你妈没跟你上来,就代表这件事没被戳穿,我知道这个重点就可以了。」翻了个身,便不在理楚生了。

  楚生像是被泼了凉水般,顿时哑火。不过心想也是,万一在两人聊着天时,自己的妈妈又杀个回马枪那怎么办,于是也盖上被子,闷头大睡。

  而此时的张语馨却是真的睡不着了,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想起那男人陌生沙哑的嗓音,以及那人的手在自己那裏不断揉搓的酥麻感觉,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那个人究竟是谁?现在细细回想,那人似乎对自己家似乎很是熟悉。知道自己住在二楼,更知道自己的儿子与他的同学住在三楼。

  厨房后门究竟是被那人用工具给打开,还是儿子没有锁门而被那人趁虚而入,可如果是后者,那也太凑巧了,怎么今天刚好没锁门,碰巧就被趁虚而入。

  难道是前者?毕竟自己问过儿子,他第一时间虽然不太确定,但他回答是有锁门,可能是没锁门这个事实也让他不太确定起来。

  如果真是前者,那明天肯定要叫人把锁给换掉,要是在被那人趁虚一次...张语馨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但若真是前者,他怎么对自己家这么熟?难道附近真有人在她家监视这一切?想到这张语馨不禁毛骨悚然,强迫自己别在深想下去。

  但一想到那个人在子己身上所做的事情,又让张语馨觉得屈辱,竟然如此轻薄自己,甚至在张语馨内心认为,这可说得上是玷汙,一想到这眼角的泪水终究没忍住,还是滑落了下来。

  张语馨不是没想过报警,可是这样一来事情会闹大,要是传开那她以后在学校要怎么做人,而且那个人手上还有那个东西...

  一想到这,张语馨气的是咬牙切齿,要是他真的把那个东西的内容传出去,她还有什么脸活下去,又要怎么面对她的丈夫。

  她姑且可以当作是被狗咬了一口,但若真的传出去,可比今晚在她身上发生的是还要严重十倍。那人大概也是看準这点,才如此肆无忌惮吧,如同在她身上肆意妄为一样。

  「浑蛋」张语馨如此想着,或许有更贴切的形容,但以她的涵养时在说不出来,而她也不是那种随便撒泼的类型。

  然而,她万万料想不到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有她的儿子一份。张语馨祈祷这一切到此结束,但她怎料到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