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杜鹃计画:少子化最佳解决方案(下)

九久小说网 2021-04-02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derksen编辑:@春色满园
              杜鹃计画:少子化最佳解决方案(下) 作者:derksen(绿帽迷)
              杜鹃计画:少子化最佳解决方案(下)

作者:derksen(绿帽迷)
2021/2/1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各位知道吗,青春期的男性跟30岁以上的女性,是最匹配的组合,这是杜鹃计画根据3,627对
实验对象,进行严谨的分组统计检验的结果。男性在20岁以后,性能力以及精虫的活动力是逐
年下降的,相对应的,女性会在20岁后身体开始真正成熟、髋关节鬆开、臀部变大、下半身体
脂肪变厚,都是为了受孕而自然产生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将会在25岁左右达到颠峰。在25岁之
后,女性为了受孕而产生的变化,会被内分泌衰退而逐渐抵销,在30岁以后变得不容易受孕,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人晚婚、晚生子,往往得求助人工受孕。

30岁以后的女性若是搭配10到15岁,也就是睪丸刚刚成熟到足以生产最新鲜强壮的精虫的青少
年,才能保证绝对最高效率的受孕成功率。但为什么不让25岁的女性搭配青少年呢?这是因为
年轻女性本来就保证能让强壮的年轻男子无套内射啊!所以国家计画培育出来的杜鹃少年,正
是为了提供那些生育数量不足、引发少子化危机的夫妇,贡献社会繁荣而有补考的机会。而且
这样的妇女往往事业、能力要比年轻无知的少女更好,能够更好地扶养超过一个孩子-事实上
,根据过去十年的统计,杜鹃计画的参与女性会在加入计画之后平均生下五个孩子,甚至有三
十岁就参与计画的女性在丈夫的支持之下,每年都接连怀孕,在中途因为被收养人成年到外地
念大学后,再收养一个继续以新的精虫受孕,总共生了十二个孩子的例子。当事人那有精虫稀
少问题的丈夫爱孩子爱得要命,视如己出呢。

那么,本次介绍的这个案例的林小姐,开始参与计画时已38岁,你知道她的收养对象惟惟最后
成功使林小姐生育了几个孩子吗?这边就先卖个关子,只能给各位提示,以38岁的高龄来说,
打破了本研究中心的纪录,也让我们观察到新的要素,可以提高受孕匹配的效率,这个新要素
便是-吸饱精液的低丹数透肤丝袜。

惟惟在杜鹃计画研究中心的监护员郑小姐非常喜欢穿丝袜,由于她身为监护员的使命-除了照
顾好孩子们在中心的生活起居外,最重要的是要提早诱发孩子的性慾启蒙。因此每个监护员都
分配到一种穿着指引,以便试验怎样的组合可以最有效率提早尚未接触性事的男童迈入性成熟
,而郑小姐分配到的穿着就是保持保守的穿着,但是随时都必须穿着低丹数丝袜与及膝短裙,
并且让惟惟以及其他受照顾的男孩可以任意抚摸她的双腿。

在男童第一次因为丝袜勃起后,让男童看丝袜底下光滑透肤的熟女大屁股-惟惟当时虽然并不
明白为什么,但看着郑小姐没有穿底裤的肥胖臀部,还有长满整个圆滚滚凸出小腹的阴毛时,
可是他第一次达到完全的勃起喔!因此惟惟在被林小姐用她技术拙劣的双手榨出童子精之后,
本能地寻求丝袜来解决他下体胀痛到不能起身的痛苦。

「惟惟,妈妈有事情要跟你说。」开车载惟惟回到家后,跟前几天开心地带着惟惟去洗澡不同
,林小姐扳起了脸,一本正经地做好说教的準备。惟惟听到声音跟平常不同,只敢低着头不吭
声。

「前天跟昨天妈妈下班脱下来的丝袜,要还给妈妈,不然妈妈会没袜子穿。」林小姐严肃地说
着,吞了吞口水,继续说下去。「还有,妈妈昨天晚上起来看到你用妈妈的丝袜自慰一整晚不
睡觉,难怪今天班导师说你上课都在打瞌睡,妈妈很担心你这样对身体不好、对功课也不好,
答应妈妈晚上乖乖睡觉,好吗?」

惟惟哭丧着脸低着头不敢看他没有血缘的妈妈,哭着说了声好。「对不起,妈妈,不要生气,
惟惟不敢了。」说完,斗大的泪珠就落了下来,惟惟因为从小就住进了中心,虽然有监护员的
照顾,但终究是很欠缺母爱、害怕失去好不容易排到的妈妈。

「好,不哭不哭,惟惟不要哭,妈妈没有生气,只是担心你,不哭喔。」看见心爱的儿子哭了
出来,林小姐赶紧把他抱进怀里。惟惟的泪水就跟他精水的分泌一样源源不绝,很快就把林小
姐丝质的衬衫给濡湿,半透明的白衬衫露出底下的保守款式全包蕾丝边胸罩的轮廓。

「对-不-起-妈-妈,呜呜呜,惟惟,呜呜呜,不敢自慰了。」没想到林小姐一抱紧,惟惟
反而哭得更伤心。

「不哭不哭,妈妈没有说不准你自慰,是要你正常睡觉跟上课,不哭喔,不然妈妈跟你约好,
你晚上乖乖睡觉、在学校小考成绩好的话,妈妈就帮你弄出来,好吗?」

「呜呜呜,真的吗?」惟惟听了,哭声就停了下来,一边吸着鼻涕一边问。

「真的,妈妈跟你说好了,就一言为定。」林小姐看着惟惟纯真的脸蛋上两条泪痕,坚定地说着。

「那,惟惟如果考一百分,妈妈可以穿着袜袜,帮惟惟弄吗?跟那天晚上一样,用下面弄。」惟惟
得寸进尺地加码,这是因为惟惟还记得那天晚上用素股的方式摩擦,可要比用手厉害太多了!

「你喔~人小鬼大,好啦,考一百分的话,妈妈就帮你用那天晚上的方式弄喔。」

「谢谢妈妈。」惟惟接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塑胶袋,里面收藏着他最珍爱的宝贝-两条林小
姐穿过的丝袜。因为最近天气比较暖,两条都是比较低丹数的肤色丝袜,丝袜前端包覆脚趾的部分
沾满了惟惟射在里面的童子精,要是林小姐这时把这两条丝袜试着穿上,会发现惟惟的精水会彻底
包覆她两只脚掌!

林小姐把混合着脚臭酸味与精液杏仁臭泡到水盆中时,发现这个诡异的味道竟然令自己下体发热,
洗完私袜后一照镜子,竟然脸颊、颈子到胸口都出现性爱时才有的潮红。她发现自己脑中不断浮现
惟惟雄壮阴茎的模样,便叫惟惟来洗澡。没想到惟惟竟然说要先写功课跟複习今天上课内容,写完
功课再自己洗就好-因为每次跟妈妈一起洗澡,都会洗太久,他就不能跟上班上的进度了。

「唉...」被惟惟拒绝的林小姐摸着自己已经被大量分泌的爱液湿透的阴唇,感叹自己竟然期待着帮
儿子洗澡,好一边把玩丈夫没有的大肉棒一边自慰来达到高潮、满足性慾,纠结地不知道该如何是
好。当然,她这样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太久-事实上,只持续了一天。


「妈妈你看。」隔天回到家,惟惟迫不及待地拿出英文小考考卷,虽然只是最简单的英文单字小考,
但是惟惟拿到了一百分!这可是他第一次考到一百分呢。

「惟惟好棒喔,妈妈好开心,惟惟要不要现在领奖励呢?」林小姐开心地说-其实她也期待了一整天
,本来抱着只要惟惟考70分就给她奖励的心理準备呢!没想到惟惟为了林小姐要帮他用丝袜素股,昨
晚专注念了两个小时,背了一百个单字考到一百分,她就不必当过度宠溺儿子的妈妈了。

「好!惟惟要奖励!」惟惟说完拉着林小姐进了浴室,让林小姐帮他脱光衣服-胯下兇恶的巨物早已
一柱擎天,等待着眼前成熟的女性好好地服侍牠。

「来,躺好。」林小姐要惟惟躺在浴室的地板上,自己脱掉了短裙跨在惟惟身上,穿着20D裤袜的大屁
股就这样压在惟惟硬得像第三只小手臂一样的肉茎上。

「妈妈,」林小姐挤了一些沐浴乳涂在自己两腿之间,正要开始摩擦时惟惟突然开口了。

「硬硬的,不舒服。」惟惟看着林小姐下体三角形的地方,脸色难过地说着。

「啊,对不起,惟惟,妈妈忘记了。」林小姐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穿的是有蕾丝刺绣的内裤,粗硬的刺
绣压在惟惟稚嫩的包皮上,难怪他一脸不适。林小姐起身把丝袜、内裤脱掉,再把丝袜穿上,平均尺
寸的20D肤色丝袜本来就已经相当透薄,被林小姐的肥屁股跟粗大腿撑开,更是无法遮掩她下半身三角
形浓密的阴毛、还有肥厚外张、深红色的两瓣阴唇。

「妈妈的下面...好多毛喔。」惟惟张大了眼睛,第一次这样正面看着他妈妈林小姐的下半身秘境,就
被象徵中年熟女旺盛性慾的浓密阴毛给震撼到,之后他就会知道了,林小姐可是连肛门周围都长了一
圈捲曲的耻毛呢。

「来,妈妈帮你弄。」林小姐挤了好几下沐浴乳,往自己的外阴部抹了上去,就双腿开开青蛙蹲在惟
惟身上,把自己肥厚温热的阴唇隔着丝袜贴着这个小男孩肿胀坚挺的阴茎,前后摆动臀部摩擦了起来。

「妈妈...好舒服...比我自己弄...舒服。」惟惟一边享受着自己母亲的服务,双手也没闲下来,抓着林
小姐被丝袜裹着的肥嫩大腿,用他稚嫩的力气揉捏着。

「惟惟...妈妈也...很舒服喔...」林小姐感觉到惟惟本来就已经非常坚硬的龟头,竟然又变得更硬、更大
,虽然她不明白是否是因为自己的下体隔着丝袜摩擦惟惟的龟头,让他受到更多刺激,还是什么原因
,但林小姐明白自己的阴蒂也一样被惟惟坚硬硕大的龟头隔着丝袜摩擦着,刺激着她的阴道汨流出更
多淫水。

「妈妈,有点想尿尿。」惟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有射精的感觉,虽然他知道手淫之后会射出白色
的精液,却不知道该说自己想射精。

「惟惟,等一下喔,再忍一下,就快好了喔。」林小姐上半身还端庄地穿着今天上班穿的白色衬衫,
下半身却以自己从未有过的淫乱动作前后扭动着屁股,用自己温热肥嫩的两片阴唇夹着自己儿子的阴
茎,拼命想把精水从这个小处男的阴囊里榨出来。

「妈妈...我...我...」从未体验过女性外阴部加上丝袜两层刺激的惟惟,才被这样摩擦了几分钟,就快要
缴械投降了。

「惟惟,快射出来给妈妈...妈妈也快要...到了...到了...啊...」就在林小姐忍受不住高潮的刺激,双
腿一软跪坐在惟惟身上时,惟惟的阴茎开始一抖一抖地,从鼠蹊部深处的精囊把又浓又黏的白色精浆打了
上来,从马眼喷发而出。

「妈妈...尿...尿出来了...」惟惟下意识地把腰一挺,让自己的龟头紧紧地隔着丝袜贴着林小姐因为渴求
男根而敞开的阴道口,精囊里被挤压而出的精液朝着自己母亲的阴道口大量地喷洒。可惜的是,儘管
林小姐穿的是相当薄的丝袜,也已经足以把惟惟乘载着活力十足精子的浆液给拦了下来。

「呼...呼...」刚刚高潮完的林小姐无力地趴在惟惟身上,感受着自己的下体还被尚未软去的大阴茎顶
着。林小姐伸出右手摸了摸两人贴合着地方,惊讶地说了出来:「惟惟,你射好多喔...你爸爸他从来
没...没...」林小姐发现自己不该讲这些东西,说到一半的话便停了下来。

「妈妈,我刚刚尿尿在你身上了,对不起。」惟惟知道自己的母亲感觉到下体被他浓稠的精浆喷发了
,赶紧心虚地承认。

「惟惟,这不是尿尿,是射精,没关係的,妈妈就是要帮你弄舒服射精出来,这样你就不用自己用手
弄,以后晚上要乖乖睡觉、在学校要好好上课,知道吗?」

「嗯,惟惟一定会!那妈妈以后每天都会帮惟惟射精吗?」

「乖儿子,只要惟惟乖乖的,妈妈一定让惟惟每天都很舒服喔。」

从这天起,惟惟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在研究中心收容时期,学校的老师就经常跟监护员郑小姐反映
,惟惟上课常常都在发呆、眼神从来没有停留在黑板上。不但寒暑假的作业从来没有乖乖写,甚至也
从不预习功课,才导致他发展的状况像个迟缓儿一样。但从林小姐每天回家后都裸穿丝袜帮他榨精之
后,惟惟就变了-为了符合养母林小姐的期望,惟惟每天上课都专心听讲、作业也几乎都在傍晚放学
等林小姐的时候就赶快写完了-毕竟,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晚上回家后,妈妈的特别服务,怎么能让
写功课这种小事耽误了呢。

就连这个週末的时候,惟惟都特别预习下週上课的内容,把正要出门去公司加班的徐先生给吓了一跳
-没想到原本整天只想玩耍的孩子,其实不是跟不上学校功课的笨孩子,只是需要父母的关爱跟教导
,徐先生开心地在她耳边轻声说着谢谢,平时忙于工作晚归、週末又偶尔需要加班的徐先生很清楚惟
惟变得这么乖巧听话,全都是妻子的功劳。

只是林小姐发现,经过这几天穿着丝袜用下体磨蹭的方式帮惟惟榨精,惟惟似乎已经渐渐习惯了。第
一天才弄个几分钟,惟惟就顺利地缴械了,但是昨天周五傍晚,林小姐可是蹲在惟惟身上,规律地一
前一后磨蹭了半个小时,惟惟都没有要射精的意思。累积一週的疲劳,早以累到无法再继续扭动承载
60几公斤体重的大屁股,最后她只好脱下丝袜,就像之前惟惟自己手淫的方式一样,用丝袜套着他硕
大的阴茎帮惟惟手淫,才把积蓄一整天的精液都给榨出来。

要是有天自己因为疲劳,拒绝惟惟的话,会不会又让惟惟觉得失望,而失去好好念书的动力呢?一想
到这里,林小姐就烦恼了起来,一开始她确实有点犹豫自己作为母亲,是否不应该帮自己的儿子手淫
,但一想到惟惟因为有了奖赏当作动力,一下子就跟上了学校的进度,更何况惟惟的阴茎并没有插进
自己的穴里,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乱伦,她也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儿子
硬挺的大龟头摩擦外阴跟阴蒂的快感远胜过跟结婚十多年的老公!这也是林小姐对于每天晚上都要帮
儿子素股,越来越感到体力吃不消的原因,因为惟惟射精一次,她得要阴蒂高潮两三次。

在徐先生出门后,林小姐特地回到主卧室,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丝袜-这是她为了儿子惟惟,特地在
网路上订购的裤袜,材质非常柔软透薄,在灯光照耀之下还会透出一股妖豔的光芒。这样的裤袜要是
穿了上班,肯定被同事侧目;走在路上,可能还会被以为是什么特殊行业的女人呢!更不能让丈夫看
到,要是让丈夫知道过去一直很保守的自己,竟然买了这样情色意味的裤袜,肯定会被问起。这条丝
袜,就象徵着他们母子之间秘密的关係,只有在儿子惟惟面前才能穿上。

林小姐特地脱掉了棉质的大内裤,赤裸裸地穿上这条肤色的油光丝袜,感受自己柔嫩的阴唇被冰冷的
丝袜包覆的快感。她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身上只穿着连身短裙的家居服,遮掩自己穿着一条功能
性强烈-为了引诱雄性交配而设计的丝袜的成熟肉体。她一整个下午就这样做家事,在惟惟待在房间
里写着数学参考书的时候,她一边做家事,一边在脑海里想像着待会自己就要用特地为惟惟準备的丝
袜帮他素股榨精作为用功读书的奖励。到了下午四点,家事做累了的林小姐便躺在客厅的厚地毯上,
背后靠着懒骨头休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当林小姐醒过来时,发现惟惟趴在她身上,因为惟惟吸着她的奶头的快感刺激弄醒了她。她并没有跟
惟惟说可以这样乱摸自己的身体,惟惟竟然没有问过她,就这样不尊重自己母亲,擅自下手。但林小
姐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只好伸手要推开惟惟。

「妈妈,我想要弄出来。」惟惟的脸被推开、嘴巴放过林小姐哺乳过的深色大奶头后,第一句话就是
想要行使兽慾的本能,他的双眼闪闪发亮,与其说是个小男孩,不如说是一头小野兽。

「惟惟,听妈妈说,」林小姐被惟惟的眼神吓到,心想要是不能好好教会他,就怕年轻不懂事却精力
过剩的他做出什么要不得的事情,只好鼓起勇气开口。「惟惟不可以为了想要下面舒服,就对别的女
生做这样的事情,知道吗?」林小姐一本正经地看着惟惟,惟惟看着林小姐瞪大眼睛看着他,态度立
刻转变,低着头充满悔意地「嗯」一声,一点都不敢顶嘴。

「对不起,妈妈。」看到惟惟哭丧着脸,林小姐心疼了起来,这么听话乖巧的孩子,别人肯定不愿意
这样兇他吧!他也没有对别人乱摸过,也只是我担心太多了,林小姐心里这么想,决定要好好安慰惟
惟,不要吓到他了。

「惟惟喜欢摸妈妈的身体吗?」林小姐一边说,一边解开自己居家服胸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直
到整件连身的棉质裙装整个敞开来,把这副因为生过小孩不得不堆上赘肉,但仍有腰身、丰满大乳房
的肉体曝露在儿子的面前。虽然之前在帮惟惟洗澡时他早就已经看过自己的裸体,但现在可不同,林
小姐是以挑逗男人性慾的心态,慢慢地把扣子解开。她还记得自己上次这样引诱徐先生,已经是十几
年前的事情了。

「喜欢。惟惟最喜欢妈妈了。」惟惟看到妈妈脸色变得和缓,甚至对他露出一种他从未看过的笑容-
当然,一个小学男生,怎么可能看过女性为了勾引男人与其性交,露出那种妖媚的笑容呢。

「那惟惟要答应妈妈,只可以摸妈妈的身体,绝对不可以因为想摸,就去摸别人的身体,可以吗?」
惟惟听到问题后,开心地用力点了点头,『嗯』地一声答应了林小姐。

「那以后我想摸妈妈的屁股跟腿的时候,就可以摸吗?」

「乖儿子,以后想摸的时候,妈妈都让你摸,以后要永远乖乖听妈妈的话,当妈妈的乖儿子,好吗?」
林小姐一边开心地说,一边把惟惟往他身上搂,惟惟才40公斤左右的体重压在自己身上,却让林小姐
感受到已经快要忘记,那种被人紧靠着的充实感-自己的老公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曾这样
好好地感受夫妻俩彼此的体温了。「惟惟最爱妈妈,永远都乖乖听妈妈的话。」惟惟声音洋溢着幸福
的轻快语调,而他粗硬的下体这时因为母子俩体温的分享,再度恢复了精神,顶着林小姐股间。

林小姐感觉到儿子在渴求她的身体跟服侍了,就主动扶着惟惟的胸口让他起身。「来,惟惟先跪起来
,对,让妈妈把腿放在你肩膀上。」惟惟跪在母亲的面前,正是标準的传教士体位,他光溜溜的下半
身早已就绪,将自己16公分长的肉棒放在林小姐只穿着丝袜的阴毛上热着呢。

「惟惟,这样会重吗?」林小姐将自己双腿挂在儿子肩膀上,她腿长加上惟惟个子还小,眼前的光景
显得十分诡异,因为她的膝盖正好就挂在惟惟的脸颊两旁,完完全全不像这种体位正常应该让男人可
以用脸颊磨蹭小腿甚至脚踝那样。

「不会重,妈妈的腿好香,好好摸,滑滑的,软软的。」惟惟一边说,一边一手抱着一条林小姐肥润
的大腿,用自己婴儿肥的脸蛋满足地磨蹭着林小姐穿着丝袜的双腿。

「惟惟喜欢就好,那妈妈要开始帮你弄了喔。」林小姐将裤袜揪着裤袜投稍微往下翻开一点,退到刚
刚好露出她长着捲毛的肛门以及整个阴部,而没有露出大部分的阴毛。接着抓住惟惟随着心跳脉动抖
动着的阴茎,靠在自己两瓣微微张开、大量分泌淫液的阴唇上。看惟惟包皮已经可以完全退开的龟头
已经贴着自己的阴蒂后,林小姐一边一个,用双手握着惟惟的小屁股往自己慢慢地拉,就让惟惟的阴
茎言着自己阴道口形成的沟槽,沾着淫水滑动、她的肛门口感觉到惟惟不成比例、温暖的大阴囊靠在
自己冰冷的屁股上。

「来,惟惟,」林小姐将裤袜又稍微往上捲开了一点,这下子惟惟的阴茎刚刚好被捲起的裤袜头、林
小姐湿热的阴部两面夹攻了。「妈妈带着你动,来,后退~前进~对。」林小姐用双手捧着惟惟的腰
,带着他一前、一后地,用林小姐的外阴部跟裤袜形成的模拟肉穴抽送了起来。

「妈妈,这样好舒服...会尿...射精的。」惟惟随着林小姐的引导,动作逐渐快了起来,他稚嫩的大肉
棒像无法控制地拼命在这个模拟肉穴里冲刺了起来,这冲刺的速度甚至比他的『父亲』徐先生还快!

「妈妈也好舒服,惟惟好棒,继续,我好喜欢惟惟。」林小姐拉着惟惟的双手搭着她像棉花糖般鬆
软的腰际,闭上眼感受那颗坚硬大龟头如何一次又一次刮过她勃起的阴蒂、带来过去从未有过的快
感。

「妈妈...不行了...我要射精了...好舒服...」惟惟抱着林小姐沉甸甸挂在他肩上的双腿,使尽吃奶
力气地摇动小屁股操着,因为太过激动,声音都要破音了。

「惟惟,快点射给妈妈,射到妈妈的丝袜上,让妈妈穿着有惟惟精液的丝袜,快!」林小姐的阴蒂
其实也被惟惟快速地抽送摩擦着,让她整个人都要失去理智了。

「妈妈...我...射出来...了。」惟惟说完,就像个男人一样挺着腰桿,阴囊往上一提,开始大把大
把地将精液全都灌进丝袜跟林小姐耻丘形成的假穴里,林小姐浓密的阴毛被一大泡精浆弄得黏糊糊的。
射完之后,惟惟趴在林小姐身上喘着大气,虽然他第一次像个男人一样用传教士体位模拟操穴没有
持续超过5分钟,但以他小学生的体力来说,已经相当消耗体力了。

「惟惟好棒,妈妈也好舒服喔。」林小姐摸着惟惟后脑杓的头髮,称讚起他。「惟惟以后都要这样
弄出来,让妈妈也很舒服吗?」

「嗯,这样比之前都舒服,惟惟每天都要,也让妈妈舒服。」惟惟虽然有点虚脱,但仍努力挤出小
天使般的微笑讨林小姐欢心。

「惟惟真的是妈妈的乖孩子,妈妈好喜欢惟惟。」林小姐心满意足地抱着惟惟,这时候的她早已几乎
要完全被惟惟身上的贺尔蒙蒙蔽理性了,就只差最后一部,就可以达到我们杜鹃计画可以撰写收案报
告的时候了。

只可惜人类社会的伦理观念束缚实在太过根深蒂固,否则这天下午因为惟惟的一个无心造成的失误,
隔天中午监护员郑小姐到访就有机会提早收案了。隔天吃完早餐后郑小姐就很準时地到了,儘管林小
姐特地要惟惟乖乖地等到郑小姐走后,才能让他用自己的裤袜跟湿润的阴户肉瓣榨精,但仍然被郑小
姐看出这对母子关係有了异常的进展-不对,应该说闻了出来。这是因为杜鹃计画中心的研究人员,
每个都受过了相当程度的训练,当郑小姐这天走进这个家,就可以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了解到,这
对母子之间的肉体关係已经走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了。因为郑小姐说今天需要用笔记录访谈内容,林小
姐领着郑小姐到餐桌坐下,徐先生坐在郑小姐身旁、而林小姐跟惟惟坐在餐桌另一侧。

一开始跟之前相同,询问日常生活状况、饮食、就寝时间这些,林小姐其实有点不明白,访谈的内容
相同,怎么这次特别还要用纸笔记下呢?这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用来测试母子之间状况的安排。
今天在短裙底下刻意穿着相当不正经的黑色透肤丝袜的郑小姐,一进门就发现惟惟用非常冒犯女性的
目光看着她,这个十岁多的男孩,用一种有如强姦犯一样的眼神看着她丰腴的双腿,让郑小姐立刻做
出有必要进行进阶测试的结论。

那就是林小姐必然为了担心惟惟做出什么冒犯的事情,而刻意与惟惟坐在一起。而之所以故意说要使
用餐桌来用纸笔纪录,则是因为餐桌才有足够的高度可以遮住对面的人的视线不会看到林小姐跟惟惟
的下半身,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只要郑小姐用放在大腿上的包包上挂着的针孔摄影机,就可能拍到餐
桌底下有什么这对母子不可告人的秘密,当作计画进度的参考了。

「听学校的老师说,惟惟最近上课表现突飞猛进,不知道林小姐你们是怎么瓣到的呢?惟惟不专心上
课的问题从以前就困绕着我们,您的教育方针请务必跟我们说明,让我们做个参考。」郑小姐一边说
,一边偷看着林小姐的表情-林小姐那尬尴的表情更加清楚地说明,他就是用肉体关係来引导惟惟当
个乖巧听话的孩子的。

「也没有...什么...只是要好好对待惟惟...对他多点关心...还有就是用奖励...对...奖励代替训话
,就、就是这样而已。」林小姐支支唔唔地,总算是勉强挤出一些跟事实差距也不是太远的藉口。

「是的,郑小姐,我们夫妻一直都希望有多一个儿子,我原本以为我太太态度比较没那么积极,只是
我一头热,没想到惟惟来了之后她的母爱可比我还多上好几倍。」

「好的,我这边就记下了。那么,因为惟惟状况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密切追蹤的部分,所以之后我来拜
访的频率会再降低为一个月一次,下个月来拜访的日子在跟徐先生这边确认。」

「好的,唉呀,糟糕,不好意思,公司的电话来了,我回书房去,有一场临时的电话会议。郑小姐,
我们再约下次访谈的日期吧。」

「没关係,徐先生您先忙,我这就先离开了,林小姐,惟惟也是,要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打我的手
机给我喔!」林小姐送监护员郑小姐离开、关上大门后,惟惟立刻抱住了林小姐的大屁股将裙子一掀
,把今天特地穿着端庄黑色长裙的林小姐底下的真面目曝露出来-没穿内裤的她,今天特地穿了条透
薄黑色丝袜搭配,就等着访谈结束之后,要找机会让惟惟操她的阴蒂呢。郑小姐一走,他们顾不得徐
先生正在书房里电话会议,林小姐已经忍不住了,就拉着惟惟直奔这大屌男孩的房间,在那张布置温
馨的儿童床上弄起来了。

郑小姐离开之后立刻拿出挂在包包上伪装成吊饰的针孔摄影机,连上她的手机拨放观看刚刚录到的画
面-画面只拍得到餐桌下发生的事情,而这正是这场访谈跟之前几乎没有差异的外表之下,最为关键
的差异。

当摄影机开始录影时,就已经可以看到惟惟餐桌下一只手摸着林小姐的大腿内侧,甚至撩起了她看似
端庄贤淑保守款式的长裙,露出底下没穿内裤、只靠丝袜包裹住的浓密体毛,敞开着的大腿更是为了
方便惟惟帮她用手抚摸私密敏感处,可以看到惟惟熟练的手技根本不像个小学生。郑小姐看了密录影
片画面后微微一笑,用手机上跟研究中心报告用的通讯软体回报这对母子目前的进度:即将进入最后
阶段。

至于为什么还不是最后阶段呢?这是因为郑小姐闻的出来-一般人肯定不行,但受过训练的她可以清
楚地闻到,整个房子里充满了繁殖能力强壮的年轻男性能使雌性发情的贺尔蒙的味道。但这股纯粹的
味道,却没有混杂着女性因为受这种贺尔蒙刺激而有所回应,产生出来的一股骚味。若是林小姐跟惟
惟早已开始为了受孕的目的性交,那林小姐就必然会散发出这种微妙的体味-郑小姐自己也曾经这样
被挑起繁殖慾望的本能过,她很清楚若是如此,这对母子绝对不可能一直撑到中午都乾乾净净、没有
性交的痕迹。

「妈妈,我从早上起来就好想要。」惟惟趴在林小姐身上吸着她的乳头,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乖孩子,你看妈妈也是啊,特地为了你準备好了喔。」林小姐张开双腿,展示她憋了一整个早上、
早就已经湿透的下体,吸饱爱液耻部的丝袜都透了出来,林小姐像前一天那样将裤袜像下捲开,只露
出一对白色大屁股跟会阴部,用M字开腿的姿势躺在床上,两手往左右尽可能地拉开双腿,好方便让
惟惟插入由丝袜跟她的湿热肉瓣构成的假穴里。

「来,惟惟,快点放进来,妈妈等不及了。」林小姐轻轻地抚摸惟惟的阴囊,这么沉甸甸的阴囊让她
爱不释手,跟自己那小阴茎小阴囊的丈夫差距实在太明显了。

「妈妈,我好喜欢你!」惟惟兴奋地喊了一声、把腰往前一挺,朝着他最爱的妈妈肉穴跟丝袜构成的
极乐世界,把他的大阴茎给插了进去。

「等下,等下!惟惟,不行!你放错了!」林小姐还沉浸在把玩小男孩阴囊软皮的乐趣时,突然感觉
到自己的阴道口被撑开了-因为精液加上淫水的润滑,让惟惟往前挺进时,一个不小心龟头就滑进了
穴口。

若林小姐是未经人事的处女,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滑进去的,但她早已近40岁,加上生过一个孩子,
早已是阴道口一兴奋就会敞开、性慾如狼似虎的中年熟女,只要稍微一顶,就会整个被顶开的。而这
么一顶,惟惟鸡蛋大的龟头已经整个进到林小姐的阴道里了,幸好林小姐太久没有被这么大的肉棒插
入,一下子被撑开的快感太过强烈、马上伸出手一挡停住了惟惟的龟头继续往深处钻探,不然恐怕差
个一秒,惟惟就已经整根进没到妈妈的穴里了吧!

「妈妈...今天...好舒服...好热...」惟惟似乎沉浸在快感之中,没注意到林小姐伸出手抵着他的小肚皮
,还在努力一下又一下前后摆动屁股,一会儿把龟头抽出穴口、又一口气操了进去,明明只是在阴道
口两公分的深度,却把林小姐操得两眼发直,阴道最外侧那块肉,也就是包覆着尿道口的括约肌被惟
惟的大龟头的冠状沟带进、带出的时候摩擦到阴蒂,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把林小姐搞到四肢无力,快
要挡不住惟惟的攻势了。

「不行,停!」林小姐很想大声呼喊,却顾虑书房里的徐先生,只能儘量压着嗓子,幸好惟惟沖昏头
冲刺的动作太过激烈,自己累了歇口气停下来了。

「呼、呼,妈妈,好舒服,今天好舒服。」趁惟惟停下来休息,林小姐赶快用力推开惟惟,还插在林
小姐肉穴里的龟头『啵』地被拔出林小姐又厚又软的穴口,还连带着撒出几滴淫水。

「来,退后,对,乖,惟惟要记得注意,要小心不可以放太下面,上来一点,对,要在这边动就好,
知道吗?」林小姐一边说、一边用手扶着惟惟硬得不像话的肉茎调整位置。

「好~妈妈,是这样吗?」惟惟循着母亲的引导,继续以正确的滑轨路线慢慢地一前一后抽送了起来
,再度以马眼附近贴着林小姐的阴蒂一下又一下地刮着她充血的小肉球。

「对,继续,妈妈好舒服,惟惟真乖。」林小姐手扶着惟惟的阴茎根部,确认好惟惟以正确的轨道在
她外阴上抽送后,才安心地放开手,让惟惟继续自己动腰,自己则躺着享受。

「妈妈、好舒服、我也要让妈妈、舒服。」微微喘着气激动地说着,两眼像着魔一样死盯着林小姐的
奶子,双手抚摸着林小姐腿上的丝袜。

于是接下来林小姐就让惟惟用她不知道怎样想到的丝袜假穴的体位,像条发情的公狗一样对着根本不
是肉穴的窄缝拼命抽送。当惟惟射精累了,就吸着她早已不再泌乳的大乳头,心满意足地趴在林小姐
身上休息,体力恢复了,瘫软地被夹在假穴里的肉棒便再度膨胀、继续抽送。一直到总共榨出了三发
精弹,惟惟才真正累瘫了、趴在妈妈身上打起盹来。

这时林小姐听到书房传来开门声,赶紧把身旁的棉被拉到身上盖住两人赤裸的身子,惟惟的房间门就
徐先生打开了。

「嘘~」林小姐转过头去,看着从门后探出头的徐先生,做出要他安静的手势。「惟惟念书累了,不
要吵醒他。」

徐先生看到母子两人盖着棉被,就像一对再正常不过的母子相拥而睡,露出了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慢
慢把房门关上,回到客厅去了。

林小姐确定徐先生打开电视机后,赶快叫惟惟起床,先帮儿子把已经软掉的兇猛小鸡鸡上黏呼呼的东
西都擦在自己的丝袜上,就催促他去沖洗;自己则穿上裤袜,感受着吸饱三发精液的裤袜跟阴毛在下
体滑溜溜的异样感觉,一边準备晚饭。等晚饭準备好了,才赶紧去洗澡、搓洗充满精液腥臭味的裤袜
,在这段时间里,林小姐明明觉得自己下体黏黏滑滑的,像月经来似的,但当她大腿根部摩擦时,却
会觉得有一种轻飘飘的快感,好像惟惟的肉棒还在她跨下反覆抽送似的,根本捨不得赶快用卫生纸擦
掉。

这天睡前,徐先生就在林小姐的主动挑逗之下,扶着自己无法完全坚硬的小阴茎,在过度湿润的淫液
润滑下,轻鬆地把自己的阴茎送进以前不是那么容易插入的穴里,徐先生还以为是妻子特别想要自己
的阴茎,所以爱液分泌的特别多,格外卖力抽送呢。遗憾的是,一样是用传教士体位,他摆动屁股的
速度跟耐力,都完全比不上一个小学生-更重要的是,他之所以会特别顺利插入,正是因为这天下午
他妻子的穴刚刚被惟惟的大龟头给撑鬆了,现在他的小鸡鸡在林小姐的肉穴里搅动,除了让林小姐不
得不假装快感而呻吟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于是在徐先生像抽筋一样发出的怪叫声伴随下,他那稀薄又量少的精水好不容易射进了林小姐的穴里
,接着倒头呼呼睡去。林小姐用手指沾了沾那稀薄的精水到鼻子前面一闻,只能再度感到失望、辗转
难眠。


下一集将是这个中篇故事的最后一集,看时间,可能会另外再追加一个单篇的后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