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九久小说网 2021-04-03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血之涅槃编辑:@春色满园
题目:《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蒋梦涵
题目:《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蒋梦涵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古有美人,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多少英雄豪杰花下死,多少帝王将相尽风流?
          我自忖是穷书生一个,发了些许感慨,自认为虽然比不上英雄豪杰帝王将相,不过对美人的追求,我却毫不含糊。
          今年已经迈入大四的我,别的成绩没取得多少,唯一值得骄傲的是追到了我心中的女神,我的女友蒋梦涵。
          蒋梦涵,时年22岁,身高一米六五,身材姣好,五官秀丽,有点像林青霞,至少气质上很像,清纯脱俗,让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鄢。
          寝室的兄弟们都说我走了狗屎运了,能把这个校花级的人物弄到手,真是既羡慕,又妒忌。 他们哪里知道我经历的辛苦,付出的努力,整整追了一年啊,採取了敌进我退,敌退我扰的游击战术,加上死不要脸的死缠烂打的策略,才终于抱 得美人归。
          其实,兄弟我也不差啥,姓杜名宇,一米七五的个头,一张虽然平凡却很耐看(至少自己这么认为)的脸,虽说算不上英俊,出手也算不上阔绰,可是, 我有恆心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啊,总之,能得到梦涵这样的女友,我很满足。
         再说我们学校,一所不是重点的普通高校,一半学生毕业后为工作发愁,我也一样,这不都大四了,开始四处找地方实习,对我来说,先毕了业再说,至于工作 那是下一步的事了。
         寝室里有两个兄弟,这里要介绍一下,一个叫袁晓健,外号大嘴,因为小时候总喜欢舔嘴唇,导致两张嘴唇格外的厚,就像两片厚香肠一样,我想着,要是这 哥们是个女的,那得老性感了。 大嘴生性非常憨厚,家是农村的,没什么坏心眼,找了个女朋友也是农村来的,叫张秀花,也是朴实的一批,属于扔在人群里不会有人注意的那种,加上不 爱打扮,更让她显得有些老土,一想到我的女友梦涵,大嘴就觉得自己的秀花有些拿不出手来。
         我还有一个哥们,王洪,绰号王胖子,跟盗墓笔记里的胖子一样。 之所以叫他王胖子,这家伙也确实是胖,一米七出头的个子,体重达到了二百多斤,典型的矮挫胖,头髮也早早的罢了工,露出光秃秃的山顶,让他像 是四十多岁的大叔一般。 不过这厮很有心计,鬼点子多,一张嘴能说会道,家里做买卖有钱,能花钱,又很会哄女人开心。 这厮居然在别的系里弄来了一个女朋友,还是个朝鲜族,叫李英美的,本来听说朝鲜族的姑娘都挺开放的,这个李英美就是,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烫着一头 金黄的捲发,穿着低胸的衬衫,高跟鞋的哒哒声总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真的,不像个学生,倒是像酒吧坐檯的小姐姐。
         蒋梦涵是班上的支书,其实相当于副班长。 学习一直是班级里的第一名,无法撼动。 而第二名就是老哥我杜宇了,也不是因为别的,为了泡妞我也是拼了,在大多数人都不怎么学习的校园里,我硬是特立独行,争取能够取得学霸姐姐的 注意,我也成功达到了目的。
        既然有副班长,就会有班长了,我们班长可是一米八五的大个子,长得又英俊,还得到老师的器重,是许多女生暗恋的对象。 不过,我倒是感觉这哥们内心有些阴暗,至少非常势利眼,这从他追求班里的唯一一个富二代楚妍希就知道了。 报到当天就是她妈妈开着豪车送她来学校的,非常拉风,还雇了专人帮她拎包,一时在系里都传开了。 不过,凡事总没有两全其美的,听说这个楚妍希有什么先天性的心髒病,一旦病发随时都回去下面报导。 这样的女友一般人是不会要的,一旦两情相悦的时候,没準一激动人就没了,想一想就后怕。 不过班长陆天佑却硬是要跟她处朋友,我觉得他一定是看上了她家的钱才这样的。
       要说陆天佑比较阴险,至少还像个学生,而陈伟却不像学生,脖子上经常挂着金项鍊,一只胳膊上纹了一条龙,没事儿总喜欢叼着烟,怎么看都像 社会上的小混混,没人敢惹他。 看来这大学阔招,不仅阔进了人才,也阔进了垃圾来。 陈乐伟没有固定的女友,大学三年我看他至少换过有五次女朋友,还基本都是社会上的人,过多的纵慾让他只有一米六的五短身材,感觉好像卖烧饼的武大郎,不过 在撩妹方面他可比武大郎强多了。
       还有个同学我不得不提,就是宋德翔,他身材跟我的室友王洪挺像,胖乎乎的,不过非常爱面子,头髮总梳的鋥亮,穿着亮晶晶的皮鞋。 宋德翔算不上憨厚,喜欢吹牛,加上他来自边疆地区,普通话很差,有很严重的口音,经常会成为大家的笑饼,他倒是不以为意,非常看的开。 还有就是,他有很重的狐臭,走到哪里都好像拎着两个粪桶一样,这让他的室友全都搬了出去,平时上课四周也都没有人,当然,也没有哪个女生敢跟 他处朋友。
        我的大学生涯就在这么一群有些可爱,有些叛逆,有些上进,有些堕落,有些渐渐淡忘,有些刻骨铭心的同学们之间展开了。




         仲夏的夜晚,褪去了白日里的炎热,晚上竟吹起冷风来。 我一个人站在教学楼正门的角落里,瑟缩着,像一只冬天里树上快冻死的猫头鹰。 这该死的天,也没下雨,怎么这么冷? 可能我穿得少了,只穿了件T恤衫和一条及膝的短裤,一边双手抱着膀子,一边在门前漫无目的的徜徉着。 已经晚上快八点了,教学楼里除了几个教室还亮着灯,其他的都一片漆黑。 不少学生三五成群的从校外进来,朝寝室楼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还没回来的估计都在外麵包宿了,校园里也慢慢的变得安静起来。 今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塞给了蒋梦涵一张纸条,约她晚上相见,出乎意料的,她这次居然没有拒绝。 本来约的晚上七点,可是这都快八点了还没有出来,我知道快要五十週年校庆了,作为校学生会的一员,梦涵现在一定很忙,各种事务都要他们商议,我 也没有太着急,只盼着梦涵没有忘了我们的约定,早点出来。
       终于,一帮人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一个身材纤细,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女孩从里面出来了,好几个男生主动跟她招手告别,她也微笑着挥了挥手。 虽然是晚上,她雪白的皮肤还是那么显眼,笑起来让我沉醉。 梦涵伸了伸懒腰,两只白玉一般的胳膊高高伸起,她转过头来,才看到一旁傻傻呆着的我,一抹红晕似乎爬上了脸庞。
         “还等我呢?”梦涵瞅着我,微带惊讶地笑了笑。
         “哦,等到明天早晨都可以。”我也对他笑了笑,“一起溜达溜达?”
         “走吧!”梦涵说着,转身朝着校门口走去。
         我赶紧跟过去,我猜她可能怕别的同学看见不好意思吧,毕竟我们之间还没有确定什么关係。 就这样,在昏黄的路灯下,两个年轻人在马路上慢慢溜达着,我不知道说些什么,竟找着无聊的话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也许不需要话语,两颗心正在无法 阻挡地慢慢拉进。 终于,我鼓起勇气,一把拉住了梦涵的小手,那只非常柔嫩却有些冰冷的手,我感到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拒绝。 我牵到心中女神的手了,心里很兴奋,身上的凉意全消了,一股暖流从那只小手一直传到我心里。
         这天,梦涵没有像平时一样侃侃而谈,反而话很少,从一个女强人一下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小女人了。 直到晚上九点多我们才依依不捨的回到寝室,再晚寝室要关门了,梦涵却为我打开了一扇心门。
         我有点自卑。 可能跟家庭环境有关,我那老爸总是喝完酒笑嘻嘻的瞅着我说,这小子能行不? 就他那笨样,拉倒吧! 虽然,有时候我觉得老爸并没有恶意,可是,潜意识中我总是认为自己不行,啥也不行。 这导致我后来的叛逆,后来的自暴自弃,才上了这么个不咋地的大学。 老爸年轻的时候就风流,很有女人缘,听说还背着老妈找过女人,我倒是遗传了老爸这方面的特长,也挺有女人缘的,追求美女方面也不含糊。
         我从十三岁开始手淫。 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班里的某个女生很漂亮,她就成了我意淫的对象,感觉一边想着她一边摸弄自己的小兄弟,很舒服。 可是,那一年,不知道怎的,身子一哆嗦,竟喷出了不少液体,觉得身子说不出的舒服。 然后,我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我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于是,总是在厕所里,在洗澡时,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撸出来。 要是家里没人的时候,我甚至会脱的精光,抱着我的枕头在上面蹭,好像这个枕头就是那个漂亮女生一样,把枕头后面弄得都是餄餎圈。 后来,看一本书上说,总是手淫对身体不好,会阳痿早洩,这才让我害怕起来,不再敢经常撸弄了,只在实在憋不住的时候才弄,可是,每 次弄都有了负罪感,好像自己犯​​了错误,对不起自己。 久而久之,把自己弄的非常自卑。
        我有点早洩。 大概是小时候撸的太多,太频繁了,我发现后来弄得时候,小兄弟昂起头不一会儿,就忍不住要往外喷出来,基本在一分钟以内就解决问题了。 有的时候,看一点色情的漫画或小电影,读一段色情的小说,不用撸弄,自己就会兴奋的喷出来,这让我更加对自己缺乏信心了,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可怎么满足 人家呀?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交个女朋友,毕竟小电影看得多了,也很好奇,想要实践一下。 因此,在我牵着梦涵手的那天晚上,我兴奋的一宿没睡好,脑海里总是回放着梦涵那美丽的样子,夜里还做了春梦,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又得洗 裤衩了,自己真是没出息啊!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跟梦涵并没有来往,也许是她太忙了,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 我总是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望着她,我觉得似乎她也在关注着我,早晨班里点名的时候,到我这里,她总是冲着我甜甜地笑,让我心里暖暖 的。 倒是让一些爱慕梦涵的男生对我横眉冷对,其中就有一个我们系里的外班同学叫作马初的,对我尤其敌视,可能把我算作了他的情敌吧。 虽然,他并没有对我怎样,不过从一个男人的第六感,感觉到了他的不善的目光,嫉妒的神情,是的,不会错的。 这小子比我矮半头,跟梦涵差不多高,面白似玉,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是那种女生喜欢的韩国欧巴的形象,让我这种相貌平平的人感到很 有压力。 不过,我先下手为强,他要是知道我们已经牵过手了,估计会气的七窍生菸吧。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梦涵那边依然没有回音,我们是不是男女朋友关係呢? 我有些不确定了。 看着袁大嘴天天领着他的秀花去教学楼上自习,看着王胖子每日缠在英美身旁打情骂俏的,看着陈伟天天跟校外的女友夜不归宿,着实让 我心里痒痒。 于是,这天晚上,我故技重施,依然在教学楼他们学生会开会的门口堵她,还真把她堵到了。 于是,晚上,我们又徜徉在校外的无人的街道上,手牵着手,让我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在一个无人的路口,我壮着胆子,一把环上了她的小蛮腰,搂住了她,她娇嫩的身子紧紧贴在我的身旁。
         “干嘛?”她被吓了一跳。
         “我们不是在处朋友呢么?”我看到梦涵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身子紧张的有些僵硬,眼神闪躲着不敢看我,只是默认的点了点头,这让我信心大增 ,我看情侣们不都是这样么?
         梦涵并没有挣扎,就这样让我搂着小蛮腰,我们慢慢行着,少女的香气直往我的鼻子里钻,我有些醉了,被这迷人的夜色,还有怀中的美人 。 直到溜达到校门口,我才鬆了手,进学校前,她还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也没说再见,就像小燕子一样一溜烟的飞走了,把我自己傻傻的扔 在后头。 我摸着被她亲过的脸颊,觉得世界真美好,决定晚上不洗脸了,不,一周都不洗脸了。
         我们确定了情侣的关係,从此不再躲躲藏藏。 王胖子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对我的泡妞能力非常讚赏,袁大嘴也嘿嘿傻笑说我真有福气。 当然,马初一流的嫉妒我的男生也有不少,不过我都不在乎了,只要梦涵认可我,对我好就足够了,
         于是,我们天天晚上在一起散步,牵手,拥抱,甚至接吻。 还记得第一次接吻,都很生涩,只是学着电视里的爱情片那样,结果梦涵还不注意咬到了我的嘴唇,第二天青了一块,免不了让男生们笑话一通。 我还偷偷的摸了梦涵的胸,她的胸脯是那种不大不小的样子,大概介于B和C之间的模样,正是我喜欢的样子,太大了有些风尘,太小 了又显得稚嫩,总之刚刚好。 直到后来,我们去了小旅店,还是被我软磨硬泡拉去的。 那一夜,我拽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内衣,她那如同凝脂一般白皙的肌肤让我如痴如醉,那苗条而又优美的身体,丰满而又坚挺的胸脯,还有那几乎没什么毛髮 的私处,无不让我为之疯狂。 两个激动的躯体滚在了一起,如同亚当夏娃撕开了最后的羞耻的树叶,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了阻隔,我像疯了一样把她扑倒在床上,亲遍了她每一寸肌肤 ,我想要把她含在嘴里,想要与她融为一体,两个人抖得像深秋摇曳的落叶一样,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当我提着快要爆炸的小兄弟,想要完成最后的冲刺的时候,她却死活不让我进去,她还是有些保守,不到瓜熟蒂落不想把身子完全给我。 我爱她,因此,我没有用强,尊重了她的选择。 不过,下面实在憋的难受,梦涵似乎为了弥补我,主动用大腿根夹住我的分身,在她的腿根上蹭起来,不一会儿,我就忍受不住这种顶级服务,把子子孙孙 都扔在了她的大腿上。 之后,我们每次出去住,梦涵都是守着最后的红线,不让我逾越,每一次,我都被她的腼腆和坚持弄得心有不满,这种想要而不可得的感觉 让我近乎疯狂,越是这样越让我对她充满了依恋,不过我还是理解她。
         在和梦涵确定关係后,我才发现居然还有一直暗恋着我的女生,我收到了一封匿名的绝情书,文章写得真是如泣如诉,充满了悔恨和不捨,悔恨自己没有 勇气跟我表白,不捨得我被人夺走。 这封绝情书看得让我也有些激动,不禁又感叹这世间之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只有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遇见合适的人,才能修成正果。 我没敢告诉梦涵,怕她多心。 日子就这样慢慢流逝,有梦涵的陪伴,日子每天都是甜蜜蜜的,睡觉的时候都能笑出声来。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由于是休息日,教学楼里的人很少,许多人泡吧的泡吧,逛街的逛街,正经静下心来学习的人真是少之又少,而且,许多屋 里都关着灯,只有一男一女,用后脑勺都能想到他们这并不是在学习,教室成了他们约会的场所。 我和梦涵其实是真的想要学习的,毕竟班里前两名的成绩可不是空穴来风,而且,英语四级考试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始了,为了毕业也好,为了率先拿证证明 自己也罢,总之,我们都想要找个地方认真学一学。 为了避开这一屋一对的情侣,我们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终于找到了一个教室,只有前面坐着一个埋头苦读的兄弟,没有其他人。 于是,我们悄悄的来到了后面教室的角落里坐下,拿出英语书来学习,不过我还是看到前面那个男生向我们这里投来鄙视的目光,大概以为我们不是来学习,而是约会来 的小情侣吧。
         开始的时候,我还是非常用功学习的,可是过了一会儿,前面那个兄弟突然站起身来,看了看手錶,又瞟了我们一眼,就垂头丧气的出去了,这时我才发现这哥们又瘦 又高,却驼背的厉害,整个人跟个问号似的,估计看快到饭口了,出去吃饭去了。 现在屋里只剩下我和梦涵两个人了,我渐渐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注意力也不全在学习上了。 也许有些累了,我伸了个懒腰,用手架着头,侧身盯着我的梦涵女神。 我发现梦涵今天上衣是吊带,露着两个香肩,细长的脖子没有一丝赘肉,光滑的锁骨更增添了些许骨感美,一头齐肩的短髮显得非常乾练,此时正不错神地 盯着书本,聚精会神地样子让我很是着迷。
         也许发现我在盯着她,她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看什么呢?不许乱想!”梦涵娇嗔着,无论在外面多么强势,在我的面前永远是那么小鸟依人。
         我用手撩开她侧面的头髮,笑嘻嘻的说着:“看我的女神呢!”
         “讨厌!那么肉麻,好好学习吧。”梦涵伸手抓住我的胳膊,却没有用力推我。 我转过她的头,一张没有瑕疵的俏脸,忽搧着大眼睛,俏皮的小鼻子,还有那红唇,让我销魂的红唇。
         “你嘴角有颗饭粒。”我盯着她的嘴说着。
         “少来了!”梦涵也笑起来,而且伸手想要摀住自己的嘴。 看来我的伎俩已经被她识破了,可是,我怎可罢休? 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栖身过去,吻在了她的嘴上。 开始还想着挣扎几下,见我执意吻下去,也就放弃了挣扎,张开了小嘴,任我亲吻起来。
         吻了半天,我们都很动情,从轻吻变成了舌吻。 这时,我无意中瞥见了后门玻璃处有一个脑袋在那里晃了晃,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们这里。 我们离门并不远,也就三米多的距离,不过天已经黑了,屋里灯光很亮,让外面看不太清楚,加上刚刚确实有些忘我了,竟没有发现门外偷看的 兄弟,我认出来这个正是刚刚坐在前面的兄弟,感情不是吃饭,而是上厕所去了。
        我看到梦涵很享受我的吻,闭着眼睛享受着,身子已经歪进我怀里,急促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竟有一股甜甜地气味。 更让我吃惊的是,因为刚刚动作有些大,梦涵的一个吊带已经从肩头滑落下去,白花花的胸脯露出来一大片,在我的角度能够看见她那颗可爱的粉樱桃。 那个兄弟的地方应该看不到吧? 我想着,可是也能看见梦涵丰满的胸部吧? 这么想着,我突然非常兴奋,不知道怎么的,很想让梦涵露出更多一些,觉得这样很是刺激。
        便宜你了,我暗自想着,环着梦涵的手却偷偷向下拽她的吊带,因为已经滑下来了,很鬆弛,不一会儿就让我撸到了胳膊肘的位置,而梦涵的一个 香乳就这样暴露出来,不是很大,却兴奋的坚挺着,那颗粉红樱桃倔强地立了起来。 外面的兄弟肯定想不到,居然能看到美女的胸部,他不错神的瞪大了眼睛,盯着梦涵的胸部猛瞅。 我咽了口吐抹,心差点跳出来,下面的小弟弟已经高高的竖了起来。 我莫不是变态吧? 怎么别人看自己女朋友,自己却兴奋的要死。
         我忍不住了,伸过手去,抓住了她的那个香乳,这时梦涵才发现自己走光了,也伸手抓住我的手,想要挣脱我的怀抱。 我却死死地抱着她,按在她胸口的手开始沿着顺时针的方向揉了起来,梦涵的奶子像麵团一样被我的大手揉搓着,她的动作也渐渐停止了,身子随着 我的爱抚轻轻抖着,很享受的样子,头却藏在了我的肩头,这丫头还害羞了,哪还有班支书的模样? 刚刚还鄙视那些教室里的情侣,自己不也一样么? 而且,我正在别人面前揉着自己女友的胸。
         我一边揉着梦涵,一边偷眼看着门外的那个小子,他好像也没注意我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就处在那里观看着我们的表演。 我似乎是一个富翁,在向穷人炫耀着自己的财宝一样,我洋洋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漂亮女友,炫耀着她的娇豔的身体,我觉得下面好像快爆炸了,兴奋的不得了。
         这时,我发现门外的家伙居然掏出了手机来,隔着门玻璃对着我们这里。 看可以,照相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忍住了心里的激动,赶紧扶起了梦涵,把她的肩带提上去,把春光藏好。 梦涵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她马上调整了状态,不想在我面前表现的过于失态。 她哪里知道,刚刚有一个家伙就在不远处窥视者她的身体,如果知道的话,估计要羞得钻进地缝里去了。
         后门那个家伙看我们已经不再亲亲我我了,也觉得无趣,才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进了教室,我看他的脸红红的,估计刚刚看得也挺来劲儿吧。 我没再戏弄梦涵,我们一直学到教学楼关门。
         我怀着複杂的心情回到了寝室,袁大嘴正趴在床上看小说,看得津津有味,都没发现有人进来,王胖子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刷着手机,见我进来了,还主动打招呼 ,“呦,跟俺们家梦涵约会去了?”我撇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他:“约你个头啊,我们是去学习,学习好么?”王胖子也不抬眼, 依旧刷着手机,“别解释,男欢女爱,很正常么!”我禁不住给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刷你的手机,跟你家英美浪去,别来招我!”也许听 出我有些不高兴,王胖子揉揉脑袋,咧了咧嘴,不吭声了。 我则一头钻进被窝里,倒头大睡,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我怎么这样啊? 梦涵对自己这么好,我怎么忍心让她被别的男人偷看呢? 哎呀,我太不是人,带着自责和愧疚,我昏昏睡去。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梦见我的梦涵被三个看不清相貌的男人拖到了一个角落,几个男人三下五除二的把她脱了个精光,然后,他们有的跟她强吻,有的抓捏 她的酥胸,还有的抱起她的大腿把头埋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梦涵就在他们的蹂躏之下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而我却只能看着他们实施暴行,动弹不了,想要叫喊却喊不出声,急得团团转。 这时,一个男人拉起梦涵的一条腿来,高高举起,让她的门户大开,然后挺着他硕大的阳具一点一点的逼近梦涵的门户,那个连我都不曾碰 触的地方。 只见那男人使劲儿向前一挺,梦涵大叫一声,双眼翻出了眼白来……我猛的睁开了眼睛,满头大汗,庆幸这只是一个噩梦,不过低头看了一眼, 自己居然梦遗了,乖乖,难道看到梦涵被人欺负我反而很兴奋么? 我真是个渣男啊! 我垂头丧气地下了床,去厕所洗内裤了。





         校庆要开始了,五十週年的大庆。 据说许多以前毕业的学哥学姐,在社会上混得有头有脸的都要回来,包括省里市里的某某领导,某知名企业的老总,某个领域的名人等等。 学校也是提前几个月就开始準备了,校园打扮的焕然一新,还弄来了礼炮,到时候要鸣炮五十响。 我也加入到了庆祝的队伍中来,其实是被硬拉来的,我的活可是个累活。 在学校正门对着的广场四周有一圈一人来高的台阶,我们一众五十个男生,每人一桿红旗,间隔一定距离站在台阶上,一直要从下午庆典开始站到傍晚节目结束为止 ,还不让随便乱动,真的是非常累人。 广场上搭上了舞台,各种音响布置俨然是一场大型的歌舞演出。 舞台另一侧是主席台,那些请来的嘉宾和重要人物就落座在那里,而舞台的另一面就是观众席了,也没有凳子,早早地就聚集了一大群同学,还有外面来凑热闹的 群众也挤在里面。 我站的位置离舞台很近,倒是可以居高临下,近距离的欣赏舞台上的演出,而后面站的远的同学估计只能靠听声音了。
          校庆紧锣密鼓的开始了,我们也一字排开,手里的红旗迎风招展。 一台台高档轿车驶进了校园,奋进的音乐震耳欲聋的响起,因为我离舞台较近,震的我脑袋嗡嗡地响,那时候也不知为啥那么傻,让不动弹就是不动,任凭 那音响的摧残,后来我耳朵嗡嗡的叫了好几天。 之后什么领导讲话,校友致辞什么的我基本没听,只盼着快点结束。 终于到了歌舞环节,看到舞台上出现了酷男靓女来,我才有心思朝那里瞅了瞅,而人群也没有了之前的秩序,都你挤我碰的围到了舞台周围,人很多,里 里外外的围了好几层,估计得有个上千人了。
         台上这时是一个群体舞蹈,一个个年轻的身影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领舞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跟梦涵差不多高,此时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把她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露出的纤细的腰肢隐隐可以看见传说中的马甲线,这身材不输 我家梦涵了,这个领舞的正是班上的朝鲜族美女李英美。 要是不看长相,只这身材也算是极品了,只是相貌稍微差一些,眼睛有点小笑起来像两片柳树叶,单眼皮,还有腮红,就像电影里演的典型的朝鲜女人。 不过朝鲜人也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李英美的舞蹈飘逸洒脱,确实跳的很美。 我又朝台下望去,果然看到了王胖子,自己女朋友跳舞怎么能少了他。 此时,他正抻着脖子往台上瞧着,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神情,好像要大声喊,看,那个领舞的美妞是我女朋友!
        在台下瞥见了王胖子,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梦涵,她这时正挎着她寝室闺蜜陈巧云的胳膊,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演出,我的位置在高处,可以很清楚 的看到她的一举一动。 陈巧云是那种文静的女孩,长得挺秀气,典型的那种江南水乡的美女。 就是胆子有些小,几乎从来不跟男生打招呼,说话的声音好像蚊子在嗡嗡叫,需要你仔细听才能听清楚,不过跟女生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放鬆多了,说话声音也大了不 少。
    正瞧着,一个戴着鸭舌帽,脸上蒙着黑色口罩,穿着一件球衫的男人悄悄挤到了两个美女的身后面,只见他左右看了看,彷彿小偷的模样,难道是趁机来 偷东西的贼么? 我抻着脖子往那边瞅着,却不能动一下,否则手上的红旗就乱了,到时候给安排个破坏校庆庆典的罪名,我可吃罪不起,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盗贼横行了 。
     不过,我发现这贼人也许并不是想偷东西,而是想要偷色。 只见那陈巧云本来抬着头往舞台上张望着,突然身子一振,低下头去,小脸腾的一下红得像晚霞一般。 我看那个鸭舌帽一只胳膊有规律的动着,一定是把手放在了陈巧云的翘臀上面,不住的抓捏着。 我也偷偷看过陈巧云的翘臀,不是那么丰满,比梦涵小不少,却很紧緻,被鸭舌帽抓得很难受吧,我看陈巧云一只手被梦涵挽着,她悄悄向身后 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抓住男人那只罪恶的大手。 可是,她柔嫩的小手也被男人治住了,没準还在那柔嫩的小手上揉捏着,更让她羞得无地自容了。
       因为我的位置比较高,看得还算清楚,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光天化日的就敢这么卡油,也太没天理了。 一想到陈巧云那还没被开发过的翘臀被一个陌生男人摸索着,却让我有些兴奋起来,也不看台上李英美潇洒的舞蹈了,注意力都被台下的陈巧云吸引了过去。
       我看见鸭舌帽似乎放开了陈巧云的翘臀,难道要停手了么? 莫名有些失落,自己还没瞧够呢。 这时,陈巧云的一只手还攥在鸭舌帽的手里,鸭舌帽换成左手拉着巧云的手,右手顺着陈巧云的腋下伸到了她的前面,一把罩在了她的胸口处。 乖乖,陈巧云胸前的两坨软肉可是相当硕大,估计都有D罩杯了,男生私下里还给她起了奶牛的绰号,这下便宜这小子了,一定爽歪歪了吧? 鸭舌帽的手已经陷进了陈巧云的巨乳之中,陈巧云一边的奶子有节奏的摇晃起来,她的头更低了,脸也更红了,还不好意思的瞅了瞅一旁的梦涵,见她 全神贯注的盯着舞台上,才放心的喘了口气,生怕被人发现她的囧境。 不过,她可能想不到,在不远处打旗的我可是都看在了眼里。
       陈巧云胆子很小,估计也头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她肯定不知所措,也不会反抗,这给了鸭舌帽莫大的侥倖心理。 我看到鸭舌帽居然拉开了自己的裤子,把陈巧云的那只小手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面,他不会在用陈巧云的手自慰吧? 真是变态啊! 陈巧云急得眼里含着泪花,却不敢吱声,要不是挽着梦涵的胳膊,估计都要吓得瘫倒在地了。
       这样弄了一会儿后,鸭舌帽抽出了陈巧云的小手,看样子不像是完事了,难道是玩腻了? 或者是良心发现? 还是被别人发现了端倪? 不得而知,陈巧云这才鬆了口气,赶紧把手抽了回去。 不过,这时我看鸭舌帽的视线似乎在看着梦涵的背影,难道……
       陈巧云今天穿的是运动裤和半袖的运动衫,鸭舌帽不太好下手,总不能把她的裤子脱下来吧,那可就太明显了。 可是,梦涵今天穿的是一件雪纺衫,下面是黑色的短裙,梦涵喜欢穿裙子,因为她的腿型很好看,这样可以充分显露出她的优点,不过,那双美腿也 成了色狼们的目标。 鸭舌帽估计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又向一旁挤过去,站到了梦涵的身后,我看得口乾舌燥,心突突地快从胸膛里跳出来了,有些担心,还有些隐隐的兴奋, 下面都支起了帐篷来。
       鸭舌帽还是贴了上去,梦涵正在朝舞台上望着,似乎也觉察出不对来,一定是翘臀被人摸了。 她急忙回头看了一眼,肯定发现了鸭舌帽,不过鸭舌帽戴着口罩,也不怕被认出来。 梦涵用眼睛瞪了他一眼,又回过头去,鸭舌帽果然停止了侵犯,本以为也就这样了,可是,她低估了鸭舌帽将咸猪手进行到底的决心。
       果然,鸭舌帽又压了过来,贴在梦涵身后,这一次,梦涵回头瞪他也没有停止他的侵犯,只好回过头去。 我理解梦涵此时的处境,她并不是胆小,可是却很好面子,自己一个班干部,要是这种丑事被传出去,以后还怎么面对同学,怎么管理班级啊? 旁边还挽着陈巧云,让她不好躲避,只能忍受着身后的侵犯。 鸭舌帽在她的翘臀上摸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反抗,胆子更大了,居然慢慢撩起了她的短裙来,那只罪恶的大手已经伸到了梦涵的裙子里面,隔着梦 涵的亵裤摸着她的充满弹性的臀部。
       我想着,梦涵那么敏感的身体,此时下面一定已经湿了吧,鸭舌帽大概也发现了,他的手明显朝着梦涵两腿之间的地方挪去,他要干什么? 难道要摸梦涵的私密处么? 太过分了! 梦涵也是微微猫着腰,好似在忍受着痛苦,表情很是複杂,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却享受似的瞇着眼睛,脸上早已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扑扑的。 看到女友受欺负,我却不能跑过去製止他,一是校庆还没有结束,二是如果我现在冲过去,梦涵一定会成为焦点,到时候弄得满城风雨,梦涵一定会怪我,只能 这样看着了,希望不要再发展下去,适可而止吧。 可是,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下面却已经兴奋得要爆炸的模样,我不好意思的双腿夹着自己的棍子,不想让它支立得太明显。
       我突然想到,前几天我陪梦涵去逛街,她特意在卖内衣那里挑了几件内衣裤,其中有一件内裤很特别,是那种两边繫绳子的那种,我还打趣她说这 回出去玩方便脱掉了,还被她骂我下流,希望她今天没有穿那件内裤。 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还真让我说着了。 只见鸭舌帽在梦涵裙子里鼓弄了几下,就把解下来的内裤拽了出来,被他塞进了口袋里了,这样的话,梦涵下面岂不是已经空空蕩蕩了么? 我凝视着他们,不禁咽了几口口水,嗓子好像要冒烟了,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梦涵依然保持着望着舞台的样子,似乎不想让一旁的陈巧云看出破绽,但是我知道,她那还有心思看节目,一定心乱如麻,不知所措吧。 周围全都是人,她被挤在中间动弹不得,没有人知道她正在经历着什么,只有不远处的我明白她的难处。
       鸭舌帽再一次掀开她的短裙,伸手进去的时候,梦涵身子紧张的抖了一下,她此时一定紧紧夹着双腿,不过这次可是没有了任何的阻隔,被鸭舌帽直接摸在 了身上,这种刺激一定非常强烈。 鸭舌帽估计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刚刚梦涵回头的时候,他就被惊艳到了,决心一定要搞定这个美女。 他的大手正在努力往梦涵双腿之间挤着,一边摸着她的丰满的臀部,一边按摩着她后面的菊花,这让梦涵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她忍耐着男人的挑逗, 私处的爱液已经顺着大腿趟了下来,心里拒绝着男人,身体却在忠实地反应着感受。
       手上没有佔上太多的便宜,又捏了一把,从裙子里撤了出来,我看到鸭舌帽将手放在眼前欣赏了一会儿,又把手指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可能是在 享受少女爱液的气息呢。 看来这次梦涵防守成功,鸭舌帽并没有攻破梦涵的防线,是败兴而归了,我不禁幸灾乐祸,我的女友可是要为我守身如玉的,想要攻破我女友的防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 正在我洋洋得意的时候,我看到鸭舌帽四处萨摩了一下,竟然伸手拉开了下面的拉鍊,一根又黑又长的肉棒子跳了出来,然后,他又掀开短裙,挺着肉棒 顶了上去。
         天啊,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大白天的的,他难道要强上么? 梦涵本来刚刚喘口气,也感到不对劲,不过,马上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了,她身体立刻紧绷起来,阻止鸭舌帽的挺进。 她惊讶的张大了嘴,也许也不敢相信男人这么疯狂,做出这种事来。 紧接着,鸭舌帽双手扶着梦涵的小蛮腰,慢慢挺动着下体,在梦涵的臀缝处向里面一下下的打桩,似乎想要把他的东西打进梦涵身体中去, 梦涵咬着牙,眉头紧锁,一只手摀着嘴,似乎怕自己叫出声来。
       这不正是在小旅店我跟梦涵做的羞羞的事情么? 而此时,鸭舌帽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享用我女友的身体,梦涵的丰满的臀部一定被他紧紧的挤成了肉饼,私处一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出来,把鸭舌帽的肉棒完全 打湿了。 一想到鸭舌帽正享受着我女友那柔软的身体,我就有一种冲动,就是扔下手中的旗桿,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把鸭舌帽推到一旁,然后~然后~自己代替他继续 打桩。 都这个时候,还想着这么猥琐的事情,我也服了自己。 自己的女友梦涵正在忍耐着别的男人的侵犯,我却在这里意淫着。 鸭舌帽真是铁了心了,虽然没有攻占堡垒,却也不着急,那根滚烫的棒子就顶在梦涵两腿之间,来回摩擦着,好几次都顶在她的菊花心上,吓得她 赶紧向前动了动身体,生怕男人的东西真的滑进去。 她现在下面早就湿漉漉了,男人的东西也被弄湿了,相当于涂了一层润滑剂,很有可能一个不注意就滑进去,让男人给她后面开苞。
       又弄了一会儿,我看梦涵已经气喘吁吁的,脸红的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却更添了几分娇媚,她的身子随着鸭舌帽的挺动而轻轻摆动着。 我想梦涵可能要挺不住了,一直夹紧双腿,体力是个问题,而且心里的防线也在鬆动,一旦达到高潮,她可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腿再也夹不住了,到时候 门户大开,后面的男人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一机而中,深入腹地,进而雨露均霑。 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难道要让他捷足先登不成? 我不甘心的狠狠的望着他,心里冒出妒忌的怒火来。
       这时,我看到梦涵朝我这头望了过来,那是怎样一种眼神呢? 充满了绝望,还有内疚,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任人宰割的眼神,看得我好心酸。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她这是在做最后的抵抗了,或者说已经要放弃抵抗了。 我不忍心看她,装作没有注意到,望向舞台那边,也许这样能让她好受点,就算被鸭舌帽佔了身子,我也不知道,就不会有太多心里压力吧。 我的心在滴血,下体却在充血,我觉得慾望正在往上沖,一股精液正在往下涌。 然后,小弟弟终于一抖,我不争气的出来了,手握着旗桿都禁不住抖起来,差点摊在那里,大股的精液全喷在了内裤上面,被风吹着,下面凉飕飕的。 看着别人在侵犯自己的女友,而且,就要佔有她的身体,我居然……射了!
        “我校建校五十週年庆典,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光临!……”正在这时,主持人却宣布庆典结束了,人群慢慢往外撤去。 梦涵似乎也抓到了救命的稻草,重新找回了抵抗的勇气。 鸭舌帽也见好就收,没有继续自己的丑行,极其熟练地把自己的黑棒子收了起来,压低帽子,转身随着人流向外面逃窜而去。 好悬啊! 再晚一会儿,梦涵就要被人尽情凌辱了。 再看梦涵也许是终于放鬆了,腿一抖差点摔倒,幸好有陈巧云扶着,陈巧云似乎明白梦涵为何如此,并没有说什么,拽着梦涵一瘸一拐的往寝室走去。 望着她们身影走远了,我们才收队,我赶紧逃也似的往回跑,因为裤裆里湿乎乎的,灰常蓝瘦。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