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NTR心理治疗实录》(53)野火

九久小说网 2021-04-07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isnormal编辑:@春色满园
《NTR心理治疗实录》(53)野火     作者:isnormal     时间:18/2/2021
《NTR心理治疗实录》(53)野火

    作者:isnormal

    时间:18/2/202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见到沈渊,迦纱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紧紧抱住沈渊,仿佛他是汹涌海浪中的
唯一靠岸,沈渊也回抱住她,可他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迦纱总算舒缓了一些,她满是歉意地说,「对不起啊,问题有点
麻烦,咨询的有点久」

    沈渊表情有些复杂,他摇了摇头,只说了声没事的,便不再说话。

    迦纱看沈渊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她扬起眉心,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
是生气了?」

    沈渊再次摇头,说了声没有,不等迦纱回应,他又跟着问道,「还去吗?」

    去是肯定没法去了,迦纱感觉身体热热的,像有一团火在烧,连正常走路都
难,更何况去艺术展。她压抑着身体的不适,强装镇定地说,「不去了吧,都快
要下雨了」

    沈渊默然点头,说了声好的,便準备和迦纱回家。迦纱走了两步,有些不自
然地说要不打车吧,万一下大雨就不好了。沈渊嗯了一声,随后牵着迦纱在路边
等车。没过一会,一辆的士开到路边,两人把车拦了下来。

    打开车门,沈渊坐到了前排,迦纱则坐在后面。透过后视镜,沈渊看到迦纱
脸色绯红,身体也坐立不安。他心里有些烦躁,如同一股细微的熔巖在深处流转。

    「怎么,不太舒服么?」

    过了一会,沈渊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没事的,刚跑出大楼,有点喘……」,迦纱偏过头,看着窗外,可脸上似
有似无的红晕,和胸口略微放大的起伏,并不像没事的样子。

    上衣也有点乱……难道别人说的,真是迦纱……

    沈渊尽力平复疑心,可刚才听到的事情再一次在他心里想起。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他百无聊赖地站在路边,等着迦纱忙完了以后下来。天
气突然的转阴,让人们纷纷赶往室内,街上少有行人。他一会抬头看看高处,一
会低头看看出口,不知道迦纱还需要多久。过了一会,大楼里走出两个年轻人,
两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两个男生一个很匆忙,快步的往前走,另一个三步五步
的在后面追赶。看着两个男生不同的步调,他不禁在想是不是其中一个人没带伞。

    「慢点慢点,你走那么快干嘛」,两人走到一半时,后面的男生懒得追了,
他拉住了前面男生的胳膊。

    「还是走快点吧……万一……」,前面的男生气喘吁吁,连话都说不清楚,
但他始终没有放慢脚步。

    「放心吧,她都让你出来了,肯定不会找你的」,后面的男生又扯了前面的
男生一下,逼他回头看自己,随后他双手在虚空中抓了两下,一脸坏笑地问道,
「怎么样,摸了没有?」

    「……」,前面的男生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小声说了句,「摸了」,随后再
次加快脚步。

    「靠,这就完了,你太窝囊了吧」,后面的男生跟上他以后满脸失望,一副
看不起他的样子。

    「就摸了啊,还亲了」,前面的男生有点不服气了,回过头说道。

    「真的吗?那你亲的爽不爽?」,后面的男生这下来劲了,他拉着前面男生
的胳膊,强行让他走慢点。

    「当然爽了」,前面的男生被迫放慢了脚步,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她那
里好大,又好软……我含着那里的时候,那种又甜又Q 弹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

    「那你不是爽翻天了!」,后面的男生露出羡慕的笑容,又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她呢,什么反应?」

    前面的男生脸上泛起异样的兴奋,像沉入回忆般说道,「我亲了好一会,她
那里都立起来了。而且你是不知道,她身上真的好香……」

    后面的男生两眼放光,勾着前面的男生肩膀,大声笑道,「我就说她不像表
面上那样吧!你以后可要常来,要多找老师解决心理问题。还有生理问题!哈哈!」

    沈渊听着两个年轻人的对话,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们正是从楼里走出
来的,心理问题?楼上很多心理咨询机构么,还是说……

    他依然站在原地,只是心里鉆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连等待也变
得焦急。

    「沈渊?沈渊??」,迦纱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啊?」,沉思被打断,沈渊从回忆中醒来,他回过头诧异地看着迦纱,
「怎么了」

    「到了啊」,迦纱指了指车窗外,「你在想什么呢」

    「到了……哦,好的」,沈渊看了一眼窗外,果然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他赶
紧付了车费,打开车门下去。

    迦纱下来后挽着沈渊的胳膊,甜甜地笑着,沈渊带着迦纱走到小区门口,刷
了门禁便往里走去。临近下雨,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偶有的鸟啼,也在浓云
密布之下失去了蹤影。沈渊看天气更阴沉了,像是会下暴雨的样子,赶紧加快了
脚步。

    「哎呀」,迦纱跟着走了两步,差点趔趄地摔了一跤。

    「没事吧?」,沈渊赶紧搂紧迦纱,担心地问道。

    「没事」,迦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声说了句踩到了石头,走慢点。

    沈渊看着脚下的平地,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但看到迦纱有些紧张,他还是伸
手搂住了她的腰,走的慢了些。被沈渊搂住后,迦纱安心了许多,只是她呼吸还
是有些凌乱,连步伐都小心翼翼的。

    「怎么这么累,是不是低血糖犯了?」,来自深处的不安再次升温,沈渊忍
不住说出心里的疑虑。

    「还好……可能这双鞋是新的,不太合脚」,迦纱笑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解
释道。

    「那要不我背你吧?」,沈渊好心地问道。

    迦纱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算啦,我穿着裙子的,不太方便呢」

    穿着裙子……

    沈渊心里一震,他没做声,可心里忍不住浮现另一段对话。

    两个男生穿过马路时保持着沉默,到了马路这头,后面的男生又忍不住了。
他一脸淫笑,急匆匆地问道,「那你还做了什么?不会光摸胸了吧」

    「怎么可能只摸胸」,过了马路,前面的男生似乎也不急了,他放慢了步伐,
有些得意地说,「我还碰了她那里……她下面」

    「你可以啊,什么情况」,后面的男生劲头再一次被提起。

    「我亲完胸以后,她浑身都软了,说话都像叫床……然后我又看向她下身,
你猜她下身穿的什么?」,前面的男生回过头,神神秘秘地问道,连几步之外的
沈渊都不由地屏住呼吸。

    「什么,总不能是丝袜吧」,后面的男生说道。

    「要是丝袜还没那么方便呢」,前面的男生两眼放光,仿佛回想起了当时的
惊喜与渴望,「她穿着裙子,连脱都不用脱!」

    「那你不是掀开就能看到了?」,后面的男生急声问道。

    「光看有什么意思,我还……」

    沈渊屏住的呼吸陡然溃散,一股股野火从裂缝中涌了上来。

    心理老师……穿着裙子……光看有什么意思……是迦纱吗,可迦纱怎么会…


    「沈渊?」

    突如其来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沈渊的回忆,他看两人已经走到了单元门口,
说了句刚才在想事情在,随后机械性地拿出钥匙开门。迦纱也没多想,见门开了,
便跟着沈渊往楼上走去。

    平常挺快的阶梯,两人走了好一阵子,主要是迦纱说脚后跟疼,让沈渊走慢
点。沈渊的表情已经不如刚才那般轻松,烦闷火热的情绪让他内心一片焦躁。他
扶着迦纱走到5 楼,开了门,迦纱走进家里脱掉鞋子便往卧室里鉆。等沈渊关好
门走进卧室时,迦纱已经靠在了床上,她下身盖着被子,正双眼迷离地望着前方。

    「下午的事情解决了么」,沈渊坐到床沿,心情忐忑地问道。

    迦纱犹豫了一下,笑着点头,「嗯,解决了」

    「怎么待了那么久呢……」,沈渊迟疑着又问了一句。

    「主要是有个同事要辞职了,跟我交接了一下」,迦纱脸红了一下,又若无
其事地说道。

    「明明都休息,哪有同事交接……」,沈渊觉得到处都是疑点,到处都是问
题,他站起身,想去工作一会压住心头的火,怕迦纱乱想,他又回过头温声说道,
「我知道了……那你先休息吧,我去忙点别的」,

    「别」,迦纱伸手握住沈渊的手腕,可怜巴巴地说,「你陪我一下吧」

    迦纱原本清冷的面容无形中多了一丝娇媚,她眉心微蹙,双眸含情地看着沈
渊。沈渊心神一松,忍不住慢慢坐回迦纱身边。

    「嗯~ 」,迦纱开心地笑着,嘴角的弧度让他心里涌出浓浓爱意。

    「你怎么……手心有点烫呢」,被迦纱握了一会,沈渊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迦纱手心很热,像在发烧的样子。他连忙抬起手手,放在迦纱额头上。

    「啊~ 」,迦纱眼神一松,忍不住发出呻吟。沈渊疑惑地看着她,她红着脸,
有些难为情地抿住了嘴巴。

    「是不是发烧了呢」,沈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明显温度要低一些。

    「我没事的,就是刚才上楼梯有点累」,迦纱用手掌扇了扇风,又牵着沈渊
让他坐到床上,「你陪我一下就好了」

    沈渊点点头坐到床上,迦纱牵好被子盖住了两人的下身,随后侧着头枕着沈
渊肩膀。沈渊伸手搂住迦纱,让她靠在自己的颈窝处,迦纱扬着嘴角,安心地闭
上了眼。

    一片宁静,屋里只有浅浅的呼吸,沈渊听着迦纱的呼吸,仿佛她就在自己耳
边呓语。只是,湿润的呼吸总带着些许灼热,一次一次像火星落在草地,每次都
引起些许战栗。他忍不住闭上双眼,想让自己睡去。可黑暗的视线仿佛是回忆的
绝佳场所,后续的事情再一次在眼前上映。

    两个男生经过了他的身边,不急不慢地往前走着。沈渊紧紧握着拳,竭力忘
掉刚才的话语。可不等他有所成效,两个男生又开启了新的话题。

    「你脱掉内裤以后怎么样了??」,又是后面的男生问道,他声音里满是着
急,仿佛电影被迫缓沖,恨不得马上继续。

    「我也没想到……」,前面的男生似乎完全不着急了,他走的极慢,似乎全
身心都用来了回忆,「你知道她那里有多好看吗,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
容了……」

    「你快说啊,到底是怎么样的」,后面的男生连声催促,催的沈渊也忍不住
心跳腾起。

    「就是,真的好像花蕊一样,那种露水……然后那个颜色,很粉,又很水润
……」,前面的男生越说越兴奋,他极力压低着声音,仿佛再次身临其境,「我
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娇嫩……真的好纯凈……」

    「我靠,你老师这么极品吗」,后面的男生不敢相信一样,又急吼吼地问,
「那你做了什么?」

    「我当时就忍不住亲了上去……那种感觉,比果冻还嫩滑……还有一种很清
新的香气……」,前面的男生说着说着忍不住站在原地,像是整个身体都在回忆。

    「那,那她是什么反应?」,后面的男生声音打着颤问道。

    「她……她一直说不要,不要亲她那里……」,前面的男生微微弓着腰,似
乎只是描述也让他起了反应,「但是,她那里流了好多水……一直湿湿的……」

    「她那么敏感吗?那不是谁都可以!」,后面的男生捶胸顿足,仿佛后悔自
己怎么没去。

    前面的男生喘着粗气,几个字几个字地回忆,「我硬的受不了了……脱下裤
子,跪在她两腿中间……她让我不要进去,但我拉开她衣服,又亲了一会胸……
她没说话了……我好不容易,握着我那个……碰到她的那里……」

    「然后呢??」,前面男生突然停止了讲述,后面的男生等了一会后瞪大了
眼睛,急躁地问道,「你不会没进去吧?!」

    「我……」,前面的男生涨红了脸,随后斩钉截铁地说,「我当然进去了!」

    沈渊的心里泛起撕裂般的痛感,焦灼的大地撕开裂痕,一团团火焰从缝隙中
鉆了出来。他艰难地呼吸,不停地告诉自己不是真的,不可能是迦纱。可不断浮
现的场景,所有的画面,却始终围绕着迦纱进行。

    他站在原地,强行让自己抬起头,看向19楼亮着灯的房间。他告诫自己迦纱
正在工作,她正在为两人的未来努力,他不要胡思乱想。可一转念,脑海里又出
现年轻学生跪在迦纱双腿中间,两人衣着凌乱的场景……

    「啊~ 」,某种轻柔又蚀骨的触碰,让沈渊身体猛的一颤。他回过神,看到
迦纱脸红红的,正轻轻地吻着他的脖子。

    「迦纱?」,柔嫩的滚烫,轻柔的酥痒,他心里泛起层层细浪。

    「沈渊……」,迦纱抬起头,她看着沈渊的目光充满迷离,水润的双唇也在
他颈边轻轻抿着。

    沈渊下身一跳,忍不住搂住迦纱。迦纱害羞地笑了笑,慢慢解开沈渊上衣的
扣子。

    「嗯……~ 」,又开始了,沈渊渐渐无法忍受,迦纱每解开一粒扣子,都会
在附近稍作停留。待迦纱解到第三颗扣子时,身体的战栗和无法抑制的酥麻彻底
战胜了他,他抱紧迦纱,大口地喘息着。

    「沈渊,这样舒服吗……」,迦纱已经快鉆进了被子里,她自下而上地看着
沈渊,讨好般问道。

    「舒,舒服……啊~ 」,又是一粒扣子被解开,他的小腹被迦纱轻柔地触碰
着。感觉到一股又一股酥麻蔓延到全身,他忍不住握紧了拳,不知是期待还是忍
耐。

    「你喜欢就好……」,迦纱已经枕在了枕头上,她又轻轻抿了两下,随后抬
起头看着沈渊,眼里的迷离早已弥漫成了雾气,「沈渊,我们……那样吧」

    阴天,路边,两个男生的讨论还在继续。心脏在狂跳,身体在颤抖,沈渊终
于忍不住跟了上去。两个男生沉浸在详尽至极的描述里,丝毫没察觉到沈渊,沈
渊压抑着浑身的战栗,努力听清他们的话语。

    「你们真的在沙发上就做了吗??」,后面的男生问出了他心底的问题。

    「当然……」,前面的男生迟疑了一会,满是不服气,「难道我骗你不成」

    「这种女人,我就说她骚……我就说她好上!」,后面的男生再也不怀疑了,
他兴奋地说道,「怎么样,跟你老师做的感觉怎么样!」

    「她就躺在沙发躺椅上,看着我们交合的那里……」,前面的男生再一次放
缓脚步,他弓着腰,声音压抑着舒爽,仿佛在回味当时的感受,「我一点一点的
进去,她那里好紧,好滑……我每进去一点,她都发出呻吟,说好涨……说我弄
的她好爽,好舒服……」

    「然后呢」,听到前面男生又没了声音,后面的男生满脸焦急,又不耐烦地
问道,「你难道秒射了?」

    「我当然没有!」,前面的男生喘着粗气,双手紧紧握着拳,像回到了现场,
「她那里一下一下的动着,好像在吸我一样……她很高冷,但是我们做的时候…
…她还是主动把腿盘在我腰上,然后抱着我,在我耳边喘息……」

    「我靠,我靠」,后面的男生也被说的受不了了,他狠狠咽了口口水,「后
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我们先在沙发上……我那里一进一出的,越来越快,她在我耳边小声说…
…说我干的她受不了了,她要到了……」,男生舔了舔嘴唇,小声又激动不已地
说道,「等她到了一次以后,我让她趴在办公桌上……她翘着屁股,双手撑着办
公桌,裙子撩到了腰上……」

    「还有没有……」,后面的男生忍不住用手按揉自己那里,仿佛他也受到了
巨大的刺激。

    「我握着她的腰,从后面插了进去……她双腿都在发抖,但还是顶到了最深
处……」,前面的男生狠狠咽了口口水,声音大到所有人都听得到,随后他又在
喘息间回忆,「她平时总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但做的时候……她一边说我干的她
好舒服,一边往后迎着我……让我插的更用力呢!」

    沈渊不敢再听了,剧烈的痛楚,逼着他转过身往回走去。他回到原地,像死
寂的塑像般重新看着楼上。可外表虽如来时一样,却远没有来时那般的内心。脑
海中的对话不断盘旋,一个字就像一帧画面,在心里不断放映。强烈的痛楚撕裂
了大地,奇异的快感却如野火般四处挑衅。他喘着粗气望着天空,渴望降下一场
大雨浇灭心里的焦灼,可滚滚浓云永远只是压抑着,积蓄着,偏偏不随他的意。

    真的是迦纱吗……不可能,不可能是迦纱,迦纱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可是,
为什么……

    下体的触碰,让沈渊身体一紧。迦纱脸红红的,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他裤子
上,羞怯地按着他的那里。越来越低的触碰早已将沈渊点燃,他也是一个正常男
人,怎么可能没有生理的欲望。可想到路边的对话,巧合又直指迦纱的话语,他
的心如撕裂般疼痛。

    「为什么迦纱突然这么主动,为什么一切巧合都指向她,难道我什么都不配
知道,就只能稀里糊涂地接受这一切吗」,随着皮带被拉开,他终于忍受不了心
里的折磨。鉆进被窝,搂住迦纱,他直直地看着迦纱的双眼,「下午到底怎么了,
我感觉你有些不对劲」

    「沈渊……」,迦纱艰难地喘息着,仿佛思维都逐渐无力。她抱着沈渊,用
滚烫的小脸地贴着沈渊的脸侧,轻轻磨蹭着说道,「你都那么硬了,我帮你吧…
…」

    与迦纱共享着呼吸,沈渊只觉得身体都被燃起,下身更是激动的想要释放。
只是心里的痛楚无法躲避,甚至越激动,就痛的越鲜明。他强行离开迦纱的呼吸,
对上迦纱的视线,又压抑着声音里的酸楚,「迦纱,我不是不想要……只是我真
的很担心,你下午……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吗……」

    「下午……」,见问题回避不过去,迦纱双眸微微失神,又慢慢地摇了摇头,
「就是给一个学生做咨询而已……」

    「是男生么」,沈渊强装镇定地问道。

    迦纱点了点头,不知道沈渊为什么问这个。

    「男生的话,是不是青春期问题……」,沈渊心里忍不住开始发颤,仿佛所
有的证据正在一个个落实。

    「是……不是的」,迦纱刚点完头,又摇了摇头,「是网瘾问题……就一点
小问题而已」

    「小问题的话,怎么咨询了那么久……」,沈渊额头忍不住冒出汗,一股无
名野火舔舐着他的内心。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帮迦纱开解,还是在帮自己寻找刺激。

    「他……他跟我说了很多话……」,迦纱红着脸,不知如何应对沈渊的问题。

    「只是说话而已吗」,沈渊心跳砰砰作响,不断围绕着某个问题前进,「他
总找你咨询,是不是喜欢你……」

    「不,不可能的……」,迦纱极力摇头以示否定,又慌忙地解释道,「他只
当我是老师,不会动别的心思的……」

    「可青春期的男生精力那么旺盛,看到这么好看的老师,怎么会不动心」,
沈渊看着迦纱失神的双眼,追着问道,「搞不好他在心里……都意淫你无数遍了
吧」

    「那是……他的事,我不会给他机会的……」,迦纱本能地偏过头,不敢看
沈渊,可陡然加快的呼吸,却让沈渊更加怀疑。

    「可你最不会拒绝别人了不是吗」,沈渊用手臂撑起身体,自上而下地看着
迦纱,眼里的焦灼无处躲避,「当初小豪想摸你的胸,你不就给他摸了……如果
这个学生也想摸你的胸,你不是一样拒绝不了」

    「胸部……我不会给他摸,我不会的……」,迦纱眼神慌乱,本能地再次躲
避。

    「可他如果抱着你,就要摸你的胸呢?整个公司就你们两个人,他如果把手
伸进去了,你哪还有力气」,沈渊直视着她的双眼,让她避不开自己。

    「他如果把手伸进去了……」,迦纱慌张地看着沈渊,手忍不住攥紧宽松地
领口,喘息着说道,「我会……推开他,不让他继续……」

    「可他会抱着你,把你按在沙发上……」,沈渊心里的颤抖与撕裂同时加剧,
他把手按在迦纱肩膀上,就像回到现场那样,「他会亲你的胸,跟你说……老师,
我好喜欢你,你能不能满足我一次」

    「不,不可以……」,迦纱捂着胸口,仿佛真的进入了当时的场景。她脸色
红晕,艰难地说道,「我不要……我不要让别人进入我的身体……不可以……」

    「可口交不也是进入你的身体吗……」,沈渊目光灼热地看着迦纱,心头也
如燃烧般滚烫,他追着问道,「你都帮严清口交几次了……还有陈亮,那你会不
会也给他口交……」

    「口交……」,迦纱紧张地舔了舔嘴唇,眼里的羞怯四处弥漫,她声音颤抖
地解释道,「不可以口交……我不要含着他那个东西……」

    「可他都那么难受了,不用嘴巴,就只能用那里去帮他了,是不是??」,
沈渊满目赤红,仿佛串联起了一切原因,他又急又气,咬着牙问道。

    「不,不是……我没有帮他的,我真的没有帮他……」,迦纱思维混乱,焦
急与迷离布满眼里。

    「那就是他自己进去的对不对?」,沈渊心像在滴血,可几乎坐实的话语,
让他的一切委屈都化为了心碎,他嘶吼般问道,「是他掀开你裙子,脱掉你内裤
的对不对?是他趴在你身上,进入你身体的对不对?!」

    「沈渊,你不要说了……我求你不要说了……」,迦纱哀求般看向沈渊,双
腿不由地前后摩擦,她努力伸出手,握紧沈渊的手臂,无助地摇头。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你不让我上去,是不是怕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
你穿着裙子,是不是就为了让他更方便进去?」

    「沈渊,真的没有的,你相信我……」,迦纱拼命地摇头,眼里满是慌张与
焦急。

    「谁知道有没有……」,沈渊满头大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仗着
心里的火胡乱发泄,「我总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总是永远被瞒在鼓里。或许你就
在沙发上让学生进去,或许你就趴在办公桌上,让自己的学生从后面干自己!」

    「沈渊!」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在沈渊脸上响起。

    沈渊愣住了,他抚摸着脸上的火辣,仿佛一切都被按下了暂停。

    迦纱红着眼直视着沈渊,眼里充满愤怒与苦意。

    沈渊捂着脸上的痕迹,木然地喃喃低语,「为了别人,你竟然会……」

    「你看到了吗!」,迦纱打断他的话语,厉声问道,「你亲眼看到了吗!我
不管你是想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猜到了什么梦到了什么,我只问你,你亲眼看到
了吗!」

    「我……」,沈渊怔怔地张着口,说不出来话。

    「所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迦纱死死地盯着沈渊,发红的眼
眶逐渐溢满水汽。

    「迦纱,我……」,沈渊一下子被打醒,他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离奇的问题,
相爱多年的女友,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可是又……可是明明……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想要触摸到眼前最心爱的人。

    「你不要碰我!」

    迦纱躲开沈渊的手,捂着嘴往浴室跑去……

    【待续】

    ***********************************************************

    怎捨得让你们等3个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