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NTR心理治疗实录》(51)尊师

九久小说网 2021-04-07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isnormal编辑:@春色满园
《NTR心理治疗实录》(51)尊师     作者:isnormal     时间:8/2/2021
《NTR心理治疗实录》(51)尊师

    作者:isnormal

    时间:8/2/202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沈渊揉了揉眼睛,不知是不是用眼过度,他感觉眼睛总是痒痒的。闭上眼睛
等了一会,好像好了一点,但还是有些异样。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迦纱还没
发信息过来,不过应该快了吧,都快一个小时了。他又看了一眼窗外,原本清朗
的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阴沉了下来。他心里微微有些发沉,像是天气影响了
心情。

    「嗡嗡」

    正想着,迦纱的信息发了过来,她说快咨询完了,一会在楼下见。看到迦纱
的消息,沈渊心里鉆进一缕阳光,随后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

    「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雨……不行带把伞吧」

    说着,沈渊拿了把伞便往外走去。

    肖鹏杰捧着一个肯德基纸袋走了回来,迦纱刚发完信息,看到他拿出一个汉
堡,笑着说就吃这啊。

    肖鹏杰嗯的点了一下头,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随后又拿出一杯可乐,插上
吸管喝了一大口,随后,他才像补充了能量一般长舒了一口气。

    「带伞了没有?好像要下雨了」,屋里有些暗,迦纱看了一眼窗外,回过身
打开了茶几上的台灯。

    「没事,一会打车回去」,肖鹏杰把可乐放到茶几上,又从纸袋里拿出一杯
饮料递给迦纱,「老师,我帮你点了一杯乌龙茶」

    「啊,不用啦,我不喝这些的」,迦纱摆摆手,礼貌地拒绝。

    「我专门为老师点的」,看到迦纱拒绝,肖鹏杰莫名有些不安,他主动帮迦
纱插好吸管,又跟着说,「老师放假了还过来帮我,我真是太过意不去了,只是
请老师喝杯饮料而已」

    「那……好吧」,迦纱接过乌龙茶捧着喝了一口,笑着说道,「谢啦」

    「这有什么,要不是老师,我可能还是跟以前一样颓废呢」,说话间,那个
阳光的少年仿佛又回来了。迦纱看他状态好了很多,自己也放松了下来,笑着说
我只是外在力量,关键还是你自己。

    「我吗?」,肖鹏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自己哪行,主要是老师指导的
好」

    迦纱已经从刚才的不安中走了出来,听到有人夸自己,她习惯性地说,「那
也是,谁让你遇到我这么好的老师了~ 」

    「啊」,肖鹏杰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那必须的,迦纱老师身上太多
地方值得我学习了」

    「还挺会夸人的嘛」,迦纱感觉有点口渴,又喝了几口饮料,笑着说道。

    「可惜以后没机会了,我要补考的科目有点多,不知道能不能考过呢」,肖
鹏杰手里的汉堡只剩一点了,他惆怅地说道。

    「那你要挑灯夜读了,我以前大学的时候,都是快考试了才看书,别的时候
也没怎么学习」,迦纱谦虚极了,一副这题好难,我也不会的样子。

    「这,看来回去就要连夜看书了,谨遵师嘱」,肖鹏杰讪笑道。

    迦纱笑着点点头,拿起手机问沈渊到哪了,过了一会,沈渊回复已经在路上
了,一会就到。迦纱回了个可爱的表情,便收起手机,準备等肖鹏杰吃完了就一
起下去。肖鹏杰手里的汉堡已经吃完了,正在收拾包装袋。可不知怎么的,他一
会看着迦纱,一会在手机上按着什么,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

    「怎么了?」,迦纱好奇地问他,说话间,她感觉还是有点渴,心跳也有点
热,像是加快了节拍一样。她本能地拿起乌龙茶,想要再喝一点,可又想是不是
饮料不止渴,便準备起身倒杯水喝。可就当她起身时,一种眩晕感沖上头部,身
体也无力地想要坐下。

    「迦纱老师,你没事吧」,肖鹏杰飞快地沖了过来,眼里说不清是害怕还是
期待。

    「没事,我怎么,有点晕呢」,迦纱扶着椅背,竭力不让自己摔倒。肖鹏杰
见状,赶紧扶着迦纱,让她重新坐回躺椅上。

    「我,我有点渴……」,迦纱抬起双眸看着肖鹏杰,无力地说道,「能帮我
倒点水吗」

    「还是喝这个吧」,肖鹏杰把乌龙茶递到迦纱嘴边,看到透明的吸管贴着迦
纱的双唇,他小声又激动地说,「老师先喝一口」

    「这个吗……」,迦纱无力地含住吸管,轻轻吸了一口,可随后,她的脸更
红了。远离唇边的饮料,她摇了摇头,无力地说,「这个饮料喝了难受,帮我倒
杯水吧」

    肖鹏杰小心翼翼地把饮料放回茶几上,又回过头看着迦纱,「是怎样的难受
啊?」

    「是……」,迦纱揉了揉脑袋,无力地摇摇头,「我说不出来,你帮我倒杯
水好吗」

    肖鹏杰动都没动,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迦纱,略带兴奋地说,「是不是口渴,
心跳加快,身上发热的那种难受」

    迦纱瞪大双眼,诧异地看着他,下一秒,她站起来便要向外跑。

    「迦纱老师」

    迦纱刚一起身,便被更大的眩晕感带着向前摔去。肖鹏杰两手抱住迦纱,又
把她按在躺椅上,随后才关心地说,「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

    「你,你要干什么」,迦纱害怕了,她双手抱住自己,眼里尽是惧意。

    「我只是想跟老师聊聊天,学习一下而已」,肖鹏杰关上咨询室的门,慢慢
坐在迦纱身边,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你不要过来,你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这样好不好」,迦纱本能地往后躲,
可她已经靠在了椅背上,还能躲到哪去。

    「我好好说了,你又不听」,待迦纱再一次感受到眩晕时,肖鹏杰慢慢开口
了,「我说我喜欢你,可你也不可能喜欢我。我说我是因为你才好起来的,可你
却给我那样的答案。迦纱老师,我真的不想这样的」

    迦纱瞪大了双眼,惊惧交加地看着肖鹏杰。

    「我真的挺喜欢迦纱老师的」,肖鹏杰往迦纱身边挪了挪,小心翼翼地把手
放在迦纱腿上,激动又轻柔地摩挲,「第一次看到老师,我就惊呆了,怎么有这
么好看的人,还这么温柔,真是太美了」

    迦纱努力把腿蜷缩起来,可肖鹏杰始终跟着迦纱的挪动。她只好抿着嘴巴,
尽力调整着呼吸,积蓄力量。

    「这些事我最开始没想过的,我很尊重老师,也不敢真对迦纱老师这样」,
肖鹏杰停了一会,手抚摸的范围逐渐加大,「可老师那天的话,却把我心里的印
象一下子颠覆了。什么叫……他们,什么叫不是你男朋友,可接吻,也有感觉…
…」

    肖鹏杰胸口大幅的起伏,可呼吸却极力保持平和,他努力压低声音,痛苦地
说道,「难道你是可以……跟男朋友之外的人亲热,你是那么随便的女生吗?」

    迦纱美目一片晶莹,她拼命地摇头,说不是这样。

    「晚了,你刚不是这么说的……」,肖鹏杰手部的动作幅度更大了,弄的裙
边在膝盖附近上下遮掩,「我问我朋友,他们说有的女人看起来正经,实际上可
淫蕩了,谁都可以上。我说不是的,你不是那样。」

    说到这里,肖鹏杰又一次忍不住激动起来,他呼吸急促地说道,「所以我想
问你,到底是怎样。可你说是真的,你说,没有人强迫,你是自愿的……」

    迦纱虚弱地靠在椅背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很多事情很复杂。

    「晚了……」,肖鹏杰把裙子推的更高,露出了膝盖上一截白皙的腿面,他
声音难耐地说,「为这事我很痛苦,朋友看我这样,说我就是想女人了,让我找
个女人发泄一下就好……」

    迦纱瞪大了双眼,眼里的惧意更浓了。

    「迦纱老师」,肖鹏杰看着光洁的腿面,终于忍不住把手放了上去。看到迦
纱浑身一抖,他狠狠咽了口口水,无比纠结地说道,「他们说,反正你也不是什
么好女生,干脆用点药吧,身体有感觉就好办了」

    「肖鹏杰,你不要做这种事,你跟他们不一样的」,迦纱无力地摇头,艰难
劝阻道。

    「所以我一再询问,一再强调……」,肖鹏杰痛苦地看着迦纱,仿佛一切结
果都出自于她,「如果你说,是假的,那就没事了。如果你说,是被强迫的,也
就没事了。可你却说……」

    肖鹏杰咬着牙,脸上的肌肉不安地抖动,终于在最后失控般说道,「那为什
么别人可以,我就不可以!」

    「肖鹏杰,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事很复杂,有机会我可以跟你说,但我
不是那样的女生,你也不要干傻事」,迦纱强忍着脑中的眩晕感,竭力解释道。

    「我不想再听了……你们说的都是假的,全都是骗我的……你自己都表面一
个样,背后一个样!」,肖鹏杰回望着迦纱,眼里的怯懦像巨人一般壮大。

    「可你这样也会毁了自己啊,公司都是有摄像头的,不要一时沖动」,迦纱
心跳越来越快,伴随地是呼吸的凌乱,和身体的灼热感,她用自己仅剩的理智不
断挣扎。

    「我朋友早就没读书了,他们不也活的挺好的,有什么关系」,说完,他弯
下腰,伸手把迦纱的鞋子脱去……

    1 ,2 ,3 ,4 ……

    数到19楼时,沈渊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也不知道迦纱是不是在这个靠窗的办公室,能不能看到我」

    视线里的落地窗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但心里有了所爱之人,便总会越过距离,
穿过阻碍,幻想她的举手投足。

    「她在干什么呢,会不会想赶紧忙完,下来见我」

    沈渊脸上的期待无所不在,他手插进口袋,抬起头,看向高楼的某处。

    「希望别下雨,不然艺术展估计去不了了,迦纱还专门换了身衣服呢」

    沈渊静静地站着,脸上一片笑容。

    「迦纱老师穿这样的衣服,也很好看呢」,肖鹏杰把迦纱双腿伸直,平放在
沙发躺椅上,随后慢慢地坐在她的腿边。

    「你,你要干什么……我跟我男朋友约好了,他一会就会来找我的」,迦纱
强忍着眼里的迷离,声音发虚地勒令。

    「男朋友?」,肖鹏杰犹豫了一下,随后猛地把手按在迦纱胸口上,「你有
男朋友不也跟别人搞来搞去的,你都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

    「我没有的……我没有那样……」,迦纱想要打掉肖鹏杰的手,可她才抬起
便无力地落下,只能口头上挣扎。

    「你没有什么?啊?」,肖鹏杰用力地揉捏着,惹得迦纱一阵惊呼。

    「我,我没有跟男人上过床……你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跟男人上过床……」,
迦纱看着他,哭哭啼啼地说道。

    「你……」,肖鹏杰犹豫了一下,手忍不住回收。可手才刚离开,他又像贪
恋成瘾一般,猛地拉开上衣的第一个扣子,手从上面鉆了进去,「别想骗我了!
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啊~~」,迦纱忍不住发出娇呼。或许是这个声音太羞人,她一只手捂住自
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另一只手努力地挡住胸口,不让肖鹏杰作
乱。

    「迦纱老师的身体这么敏感吗,啊?」,肖鹏杰的手在里面胡作非为了一阵,
气喘吁吁地问道。

    「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子,真的不要这样,我男朋友马上就要上来了」,
迦纱两只手拦在胸前,尽力地推开他。

    「男朋友吗?那就让他……」,肖鹏杰抽出了手,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快
速地解开迦纱的上衣扣子,猛地往两侧一拉,「上来看看啊!」

    「啊~ !」,白嫩的肌肤在空气中发光,迦纱斜靠在沙发躺椅上,她下身并
拢着双腿,上身却衬衫大开,露出白色的胸衣。胸衣被刚才的侵袭弄的方寸大乱,
只见上半截的酥乳鼓起惊人的弧度,中间的沟壑也像诱人探入的深谷。

    「真是太美了,我做梦都想不到会这么好看」,肖鹏杰把手放在胸衣上,癡
癡地抚摸。

    「你放开我……」,迦纱美目一片惶恐,她紧紧抿着嘴,用全身地力气去推
开肖鹏杰的手。

    「你越这样,不就越便宜我」,来回的拉扯中,胸衣上沿越来越接近顶峰。
就在迦纱再一次推开时,胸衣上沿终于越过了粉嫩凸物,肖鹏杰瞪大了双眼,惊
看着曼妙的蓓蕾,迦纱慌张地收回手,挡住胸前的美景。

    「迦纱老师」,动作反了过来,肖鹏杰不断地拉开迦纱的手,而迦纱每次被
拉开,都努力遮挡了回来。

    「肖鹏杰,你停下吧……」,迦纱双眸含泪,艰难地向对方求救。肖鹏杰没
理会半分,他用一只手同时掐住迦纱的两只手腕,把手腕高高抬起按在迦纱头顶
的椅背上,而另一只手则彻底拔下胸衣,露出了粉色的蓓蕾。

    「你……啊~~」,迦纱刚开口,话语便全然淹没。肖鹏杰埋下了头,对着那
樱红颗粒拼命吸吮着……

    「怎么还没下来呢」

    沈渊站在马路对面,他无聊地用脚点着地面,抬头看向高楼某处。视线里,
落地窗的房间里似乎亮着灯,暖黄暖黄的,颇有些治愈的风格。沈渊想着,如果
迦纱坐在这样的房间里咨询,应该很有治愈感,无论是谁都会得到放松。只是迦
纱也很辛苦,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自己能更好一点,这样迦纱就可以开开心心
的,不被现实问题束缚了。

    一个个行人路过,谁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下来,可越来越浓的乌云,还是
催的人们纷纷步伐加快。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了,又是一个行人穿过,他逆着人群
的方向,慢慢走进了楼里。

    「这个点还要上班吗,还真是辛苦」

    看到行人消失在大楼里,沈渊又抬头看向了迦纱的方向。

    「也不知道她弄完了没有,还是等一等吧」

    「你弄完了吗,可以了吧」,迦纱眼眶发红,愤然地看着肖鹏杰。

    肖鹏杰才从胸口上抬起头,只见他面色发红,满脸沉醉地说,「迦纱老师身
上的香气太好闻了,真的怎么都闻不够」

    「你……你放开我」,迦纱的双手还被肖鹏杰按着,这般姿势,让胸部格外
突出,迦纱羞的不敢看,却也受不了肖鹏杰癡迷的眼光。

    「我放开你」,肖鹏杰慢慢松开迦纱的手,迦纱见状连忙合上衬衫,又艰难
地调整好胸衣。忙完了这一切,她才敢抬头看向肖鹏杰。只见肖鹏杰侧着身,低
着头,正看向她下身处。

    「你要干什么?!」,迦纱飞快地合拢双腿,惊惧交加地看向他。

    「迦纱老师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肖鹏杰把手放在迦纱大
腿上,随着他手的上升,裙子也渐渐来到了膝盖以上。迦纱拼命地缩回双腿,却
怎么也抵挡不了他坚定的侵袭。

    「我想……多向迦纱老师学习一下」,他把裙子推到大腿根部附近,随后松
开了手。只见他目光灼热地看着裙子中间,像不敢置信一般,等了片刻,他快速
地把手探了进去。

    「你,不要……啊~~」,迦纱浑身一颤,双腿胡乱地踢动。可肖鹏杰仿佛探
到了人世间最美妙的宝藏,他微瞇着双眼,手掌的动作在裙面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啊~ 不要碰那里……好难受,那里好难受……嗯~~」,迦纱不安地扭动着
腰,仿佛无力承受。可肖鹏杰不仅没有因为她的求饶而停止,反而更加起劲了。
他狠狠地吞咽着口水,手上用各种角度变换着。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碰那里啊~ 」,迦纱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声音,那
声音听的她都面红耳赤了起来。裙子里的挑逗还在继续,她忍着火热的心跳,紧
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呜……~ 」,又是一阵电流,可就是再难忍,她也坚决不让自己发出羞人
的声音了。

    肖鹏杰的探索似乎获得了成果,他疑惑地伸出手,好奇地看向手掌。迦纱终
于松了一口气,她强忍着身体的异样,想要找回正常的自己。可肖鹏杰把手伸到
她面前,食指和大拇指微微分开,缓缓牵出一缕透明的丝。

    「这是什么啊,迦纱老师」,肖鹏杰好奇而又得意地问着。

    「你不要过分了」,迦纱又气又羞,清亮的双眸使劲瞪着他。

    肖鹏杰的侵袭还在继续,他重新把双手伸进裙子里,可这次并不是中心的区
域,而是靠近腰部的两侧。

    「你要干什么?」,在药物作用下,迦纱脸忍不住的发红,可她的眼神却愈
发害怕。她不安地扭动下身,不愿被肖鹏杰得逞,可肖鹏杰稍作停留后,猛地同
时一拉,一块白色的布料从腿部滑了下来。

    「这就是,迦纱老师的贴身衣物么……」,肖鹏杰脱下内裤,放在鼻子面前,
深深吸了一口子,陶醉地感叹,「温热的感觉,好香啊」

    「你真是……变态!」,迦纱不安地翕动双腿,唯一能活动的双手紧紧按在
裙子上,避免再被肖鹏杰欺负。

    「是吗,我看电影里的男生,都很喜欢女生的内裤」,肖鹏杰又用指尖摩挲
了一下,略显兴奋地说,「因为,是贴着老师那里,最神秘地方的……」

    说着,他把内裤放到一旁,又重新看向迦纱的下身。

    「你,你够了吧,你还要怎样」,看到肖鹏杰的眼神,迦纱真的怕了。她努
力地侧过身,屈起腿,把手按在裙子上,。试图用仅有的力气对抗

    「你怎么……啊~~」

    只一下,迦纱就全防线失守了。肖鹏杰握住迦纱膝盖,让迦纱躺平,随后两
只手把膝盖分开。不等迦纱有所反应,他猛地趴下身子,埋头凑到裙子底部。裙
子被他推到了腰际,他瞪大了眼睛,仿佛在看稀世珍宝一般。

    「迦纱老师的那里……真的好好看啊……」,他惊叹地说道。

    「求求你,不要看了,不要欺负我了……啊~ 」,迦纱哭诉般的求饶还没说
完,便被自己发出的声音中断。肖鹏杰好奇地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分开。

    「迦纱老师……还是处女么?」,肖鹏杰惊异地说道。

    「是……我都说了是,你不要欺负我了……呜……」,迦纱终于忍不住哭了
出来,她双手擦着眼角的泪,可双腿却屈辱的分开。药物的刺激让她神志混淆,
可内心的难受却始终提醒她不可以乱来。她艰难地诉说,希望对方可以放她离开。

    「迦纱老师果然没有骗我,我真是……」,他近距离地看着迦纱的私处,眼
神复杂而流转,到最后,只剩下兴奋地感叹,「太幸福了」

    他再一次埋头,亲向那梦里无数次的期盼。

    「啊~~不行!不要,不可以这样……真的要不行了~ 」,迦纱拼命地踢着腿,
像在躲避,却又被对方一次又一次化解攻击。她的每一次挣扎,都让肖鹏杰把她
的膝盖握的更紧,双腿分的更开。电流越来越强劲,她再也没有力气挣扎,只剩
下迷离地双眼盯着天花板,还有紧紧握住的拳头,不让自己轻易泄身。

    「迦纱老师那里真的太美味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种感觉……」,肖
鹏杰终于愿意抬头换一口气,他怔怔地看着迦纱,感激般说道。

    迦纱已经不敢理会他,她紧紧咬着牙,坚决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可肖
鹏杰越来越轻车熟路的挑逗,让她连微小的鼻音里都是难耐。

    「唔……~~」,迦纱不自觉地挺动着腰部,想要逃离他的侵占。可肖鹏杰顺
势用肩膀架起她的双腿,让角度更方便自己施展。

    迦纱彻底失神了,她大睁着双眼,眼里的迷离四处弥漫,一直抿紧的嘴巴也
本能地张开,在艰难的喘息中表达身体的难耐。

    「迦纱老师是不是想要了,嗯?」,肖鹏杰又一次抬起头来,他舔了舔嘴唇,
兴奋地问道。

    迦纱拼命地摇头,可迦纱每摇一次头,肖鹏杰也用手指跟着左右轻颤,惹得
她连连娇喘。她终于耗尽了全身力气,而肖鹏杰如同她默认般把腿放在自己两侧,
随后他跪在迦纱双腿中间,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迦纱害怕地看了他一眼,可身体已经被按住无处躲闪。肖鹏杰的皮带已经解
开,他像忍不了片刻饑饿的孩子,重新俯身拉开迦纱的衣服,推开碍事的胸衣。
迦纱任由他吸吮着胸前的地带,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有紧紧捂住嘴巴的手掌,
和鼻音里极力压抑的难耐,能传达出内心的抵抗。可抵抗,终于在肖鹏杰起身时
散去了。随后是抬头凝望时的恐惧,和身体猛然绷紧的不安。

    「迦纱老师,我也是第一次,我们一起给对方吧」,肖鹏杰牛仔裤脱到了膝
盖以下,他双手撑在迦纱身侧,低头看着她说道。

    「不要,不要,我不要啊……」,迦纱哭着要推开他,可他丝毫不不顾迦纱
的阻拦,他胡乱地挺动着腰部,像没有章法地攻城略地。

    「你放开我吧,你放了我吧,我不想这样啊」,迦纱推着他的胸口,身体一
寸一寸往后挪。肖鹏杰喘着粗气,仿佛迦纱的阻挠给了他巨大压力一般。

    「迦纱老师,你别乱动,这样进不去了」,肖鹏杰故技重施,他一只手固定
着迦纱的双手,按在躺椅背上,另一只手握住自己那里,更精确地尝试。为了让
迦纱身体不再挪动,他更是趴在了迦纱身上,制止了她的逃跑。

    似乎,有了效果。迦纱瞪大了眼睛,又忍不住微瞇了起来。方才的红晕又一
次浮现在迦纱脸上,而口中的低吟,也浅浅地响了起来。

    「迦纱老师,还是不行」,肖鹏杰又试了一下,垂头丧气地说,「这样只能
碰到,还是进不去呢」

    迦纱随着肖鹏杰的起身,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她本能地想要侧过身
躲避,可肖鹏杰两手握住迦纱的腰,把她按在了躺椅上,随后低头看着下身,直
到自己通红的阳物与迦纱的私密部位相接。

    「嗯~ ……」,跳动的下身,一下一下蹭着迦纱的敏感部位,迦纱原本紧绷
的身体,忍不住开始发烫、发软。她惊慌地扭动着腰,想要躲避滚烫的巨物。

    「迦纱老师,你不要乱动」,他一只手按着迦纱的小腹,不让她再动分毫,
另一只手握住不断跳动的阳物,慢慢凑近神秘地带……

    「嗯!」,迦纱双目圆睁,像触电般躲闪。可肖鹏杰死死地握住了她的腰,
无比兴奋地感叹,「终于对準了,迦纱老师,我要进来了」

    肖鹏杰看着微微陷进去的顶端,作势準备缓缓推进。迦纱眼里的挣扎早已溢
满,她胡乱地挥着手,惊慌失措地对着虚空吶喊。

    啪!!

    茶几上的台灯猛地被打翻在地,迦纱吃痛地捂着手背,眼泪一滴一滴流了下
来。

    灯摔到地面上,吓了肖鹏杰一跳。他顿了顿,安慰迦纱道,「我知道迦纱老
师怕,我会慢一点的……」

    原本对準的头部被吓得跳了出来,他重新调整位置,寻找刚才的角度。迦纱
已经放弃了抵抗,她双手蜷缩在胸前,眼睛侧过去不再看那边。只有无声流出的
眼泪,在为即将迎来的噩运感到悲凉。

    「迦纱老师,我真的好喜欢你……」,没有了迦纱的抵抗,肖鹏杰很快找到
了位置。他把阳物轻轻抵在缝隙之上,感受着粉嫩的羞意在顶端释放,随后声音
颤抖地喊道,「就让我成为你……第一个男人吧!」

    嘭!

    咨询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韩老师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小逼崽子!」

    他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急声沖肖鹏杰破口大骂。

    「还不他妈给我放开!」

    不等肖鹏杰有所反应,他飞起一脚,把肖鹏杰踹到了几步之外。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