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妻善被人骑(第六章) 原创(前面的章节已经修好5000字每章)

九久小说网 2021-04-09 19:53 出处:网络 作者:jingjing230编辑:@春色满园
   第六章   李宇飞将身子重重倒向床面,整个人也跟着晃动的心陷入了回忆。
   第六章
  李宇飞将身子重重倒向床面,整个人也跟着晃动的心陷入了回忆。
  小时候他很幸福,因为有爸爸有妈妈。每天开开心心的上着小学,下学跟父母一起吃饭。听父亲给他讲故事,因为他的父亲是历史老师,脑子里的故事好像永远也讲不完一样。
  直到后来他发现他的父亲经常欺负他的妈妈,因为爸妈的卧室里经常发出妈妈的痛苦声音,嗯嗯啊啊的,还有妈妈的哭泣声。父亲不再时不时的露出笑脸,反而一个人经常坐在沙发上发呆,偶尔露出的表情都是狰狞的。
  再然后就是那天学校停电,他提前回家。路过父母的房间时发现门没关,他看到了他的父亲跟母亲赤身裸体,看到了父亲肩膀上扛着母亲的双腿,看到了父亲掐着母亲脖子上的双手,也看到了父亲无意看到他时露出惊慌的目光。然后他就被送到奶奶家,学籍也被父亲转到了奶奶家附近的小学。
  他的爸爸跟妈妈从他到了奶奶家后就再也没去看过他。直到他忍不住偷偷拿了奶奶的钱,自己跑到家里。拿着钥匙打开屋门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到处都是灰尘,摆设乱七八糟,像是一个战场后遗留的荒地。当时他什么也不懂,只有一个人慢慢回到奶奶家。
  直到后来上学时无意听到同学议论他,说他的妈妈跑了,不要他跟父亲了。他为了这样的污蔑跟同学打的浑身是伤。回到奶奶家问奶奶,奶奶只是默默流泪。
  从那以后他就好像被催熟的果实,长得很快,却没人帮他把控方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打架,泡网吧,跟社会上的人厮混。唯一没有放下的是身体。李宇飞很喜欢跑,喜欢那种风在耳边略过的声音,小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跑得够快就能飞起来。就像他父亲给他起的名字一样,飞,飞在空中,飞在宇宙里。
  在体育老师推荐下才上了高中,因为文化课的分数实在太低了。但是因为李宇飞真的太能跑了,他初中时候1500米跑步记录都快追上女子1500米的世界纪录。所以那所高中也是觉得能当做体育生培养,才接收了。
  在高三的时候,奶奶去世了。父亲给他办理了住校。在学校里面也谈了几次恋爱,但是家庭的影响下他很难对女性彻底放开心扉。因为他总怕女人会离开他,就像他的母亲一样。于是他跟着几个爱玩弄女生的体育生厮混到了一起,什么恋爱不恋爱的,追到手里开几次房就甩了对方。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一群年轻人玩的乐不思蜀。
  这样的生活在到了大学后更加放肆,在他眼里,女人就是一种供他发洩荷尔蒙的生物。有时候甚至是可以帮他赚钱的工具。
  直到今年父亲被检查出肝癌晚期,他看着那个消瘦的身影日复一日的躺在病床上,当听到父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叮嘱他以后好好生活,爸爸对不他。他觉得父亲这一切都是罪有应得。如果不是欺负妈妈,送走自己,怎么会孤独终老。
  在他经历了父亲的离开,为父亲整理他在学校宿舍里的遗物时。他觉得他解开了父亲为什么欺负母亲的答案,因为一个储存卡,告诉了他,他那令人尊敬的父亲在很早以前就背叛了家庭。照片里他跟少女的噁心内容,让他发现他原来一直恨他的父亲,只不过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他看到真相后他便更加恨他了,也恨存储卡里那个女孩。虽然那个女孩很美,比他接触过的女孩都美。
  回忆跳转到上个月。
  李宇飞挑挑拣拣的从视频里截取了一张女孩看着还算正常的面孔。拿着照片询问着参加父亲追悼会的老师。从孟雨欣的班主任口里才得知女孩叫孟玥欣。零七届的学生,好像毕业考进了首都那边的大学。然后李宇飞就各种搜索孟玥欣的资料,没想到孟玥欣的资料很容易就在网路上查找到了。还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闆。
  看着网上那张介绍孟玥欣公司的网站,上面还有一张她的照片。对比父亲那里得到的照片比较。网上的照片里已经不是女孩了,一张标準的瓜子脸,瀑布般如云的秀髮,秀气俊挺鼻樑,娇豔动人薄唇,明亮如水的眼睛,实足的像一朵怒开的玫瑰。
  后来李宇飞找到了孟玥欣的公司,花了几百块钱从一个看着很拮据的男员工手里得到了孟玥欣的电话号码。
  整个事情孟玥欣还一无所知,但是她知道李老师的孩子现在也準备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喂,李队长么?能帮我个忙么?”
  “哦,孟总啊,什么事情,你说,”
  “我想查一下一个人的资料,是我以前老师的孩子的资料,”
  “是因为什么事情?方便透漏下么?”
  “额,那个老师前不久得癌症去世了,我想看看他家孩子现在是干什么的,需不需要资助。”
  “这是好事啊,好的,你把名字发过来,最好他父亲的名字也发过来,我给你查一下”
  阳台上孟玥欣挂断了电话,对着备注李队长的号码编辑起短信。
  刚发送完资讯,一双手围着她的腰肢将她搂入怀里。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还跟哪个老师有联繫啊?”
  “……额,大学前的老师。你要死啊,出现在别人身后时记得打招呼,吓死人了”
  庄梓文的出现吓得孟雨欣心脏砰砰直跳,连忙关闭了手机。
  “嗯?老婆怎么换手机了?”
  “嗯,之前那个手机从办公桌上掉在地上,坏了,就让爱琳帮我买了个新的”
  男人抱着怀里的软玉忍不住用下巴在女人脖子上轻蹭着。
  “没事多笑笑,你这善良又美丽的妞”
  “嗯?”
  “你不知道,上次我去你公司找你,偷偷听到你们公司的人暗地里叫你外号~”
  “什么外号?”
  “霜之哀伤”
  “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是一款游戏里的宝剑,传说中的巫妖王…………”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向客厅,餐桌上摆放着几道小菜,还有米饭。
  “啊文,要不我们请个保姆吧,每天你下班了还要烧饭,太辛苦了。”
  孟玥欣边吃边对丈夫询问到。庄梓文听到后想了想回答。
  “行吧,提前找个观察观察也行,毕竟我们如果要孩子也得请人,如果提前找好了,就不用到那时候在找人了。”
  “是吧阿文,我也是这么想的,到时候让保姆住对面房子里就是了,也不影响我们生活。”
  当初庄梓文父母给孩子留下的房子就在同一栋楼里,还是同一层的对门。是想孩子就算长大了最好还能在一起互相照应,可是没想到女儿还是嫁到了外地。只留下儿子还守着房子。现在对门那房子也就偶尔孟雨欣的父母过来住几天,平日也是空着。
  吃晚饭两个人一边洗碗一边腻歪,洗涤剂的泡沫被俩人互相往鼻子上抹着。
  气氛的升温让情愫在空气里发酵着。终于忍不住娇妻的戏弄。庄梓文一把抱着穿着冰丝睡裙的妻子走向浴室。
  卫生间地面上散落着男男女女的衣物,玻璃隔断里水雾缭绕,之间一个娇小的身子蹲在浴室的地板上,埋头在高大男人的腰下。湿漉漉的长髮披散在雪白的肩膀上,一双小手握着男人的什么位置,头还一前一后的摇摆。舒爽的感觉让男人眯着眼睛看向身前蹲着的女人。
  “玥欣,好舒服……”                 原创作者:jingjing230
  “呜,嗯”                     
  女人的嘴巴由于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咽声回应男人。终于忍受不下去了,庄梓文一把拉起孟雨欣,将她抵在光滑洁白的墙壁上,嘴巴一下含住对方上唇的唇珠。心里还暗笑,在被老婆舔下去就要忍不住在她嘴里发射了。
  嘴里两条舌头相互缠绕,舌尖的触碰偶尔让两人浑身颤慄。庄梓文一双大手在孟玥欣的腰间摸索着,时而抚摸她的背,时而揉捏那硕大的乳房。腿也悄悄撬开了站立着女人的两条大长腿,用身下的肉棒在对方的下麵摸擦。
  “啊文,我要,给我”
  女人一把推开男人脑袋,对男人撒娇道。男人于是停止了作怪,一把将女人转了个身,让女人双手撑在玻璃隔断的门上,一双手拉起女人的腰身,让女人整个上半身贴在了玻璃上,屁股翘着,等待男人的征伐。
  随着男人那肉棒在肉缝上摸擦,孟雨欣身子也跟着不停扭动,如果在外面看,就能看到玻璃上两个奶子因为挤压显得更加巨大了,还时而晃动。直到庄梓文将整条肉棍插了进去,两个人才舒缓起来。
  整个阴茎被肉穴里的层峦紧包,每次挺动都刮动龟头上的敏感神经。就像是无数张嘴巴轻轻吸嗜,让庄梓文深深的对这种感觉沉醉。两手扶着纤细的腰肢用力的撞着雪白的翘臀,像是想送入的更深。
  “玥欣,舒服么,”
  “玥欣……跟你做爱真的很舒服”
  “嗯,老公,我也舒服噢~”
  抽送了有十分钟后,孟雨欣只感觉像是有万千蚂蚁在肉穴里的腔道上蠕动啃咬。接连的快感使她紧紧的夹着那根作怪的肉棍。
  感觉下体被夹得更紧了,顿时让庄梓文魂飞天外,本想停下细细品尝这番滋味,可是看到女人的屁股还在因为惯性前后晃动,不由加紧速度的抽动着。
  “噢,真的太爽了,玥欣,你夹得好紧,好舒服”
  “嗯~!”
  孟雨欣醉眼迷离,只凭着本能回应着,感觉身后的男人扒着自己的腰肢越扒越紧,像是随时都要爆发。
  当她刚想让身后的男人缓一缓休息一下。却感觉体内一股暖流涌入。伴随着男人的一声轻吼。
  “玥欣~!我不行了~”
  孟玥欣无奈的咬了咬下嘴唇。庄梓文似乎也感觉今天来的太快了。平日里至少还能多坚持一会儿。略带尴尬的把头埋在妻子的秀髮里。
  两人默契的拥抱着休息了一会。然后拿着花洒互相给对方洗澡。似乎都对刚才的激情选择抛之脑后。只是享受着彼此的陪伴。
  客厅里披着浴袍的孟玥欣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身边的庄梓文正在帮她修剪着脚趾上的指甲。看着他认真的神情不由感觉一阵幸福,都说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认真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她觉得这句话说得很贴切。
  “叮铃铃”
  打开了丈夫正在响的手机,看到是大姑姐发来的视频邀请,就直接点开了。
  只见大姑姐怀里搂着粉雕玉琢的小外甥女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盯着镜头。
  “玥欣~,舅妈!”
  “姐,~咦这不是是暖暖吗,想舅妈没~”
  “舅妈舅妈,我可想你了,我还想舅舅了,舅舅呢?”
  说着孟玥欣把镜头转向正在给她修指甲的庄梓文。庄梓文听到了声音也抬起了头看向手机。
  “哇,舅舅,你在给舅妈剪指甲呀~嘿嘿,舅妈的脚臭不臭,我爸爸的脚就臭臭的。”
  “你舅妈的脚香着呢,不信么?不信你看看”
  说着还拿起孟玥欣的脚用嘴巴碰了一下。惹得孟玥欣笑駡着那脚抵着他的额头。
  “你俩呀~少教坏孩子!”
  看着恩爱的两人,姐姐庄梓娴忍不住嗔怪道。
  家长里短的陪着姐姐说了会话,又被姐姐唠叨赶紧要个孩子,趁年轻身材好恢复。俩人纷纷表示儘快儘快,没办法,一个姐姐半个娘。虽然不比他们大几岁,但是为了让这唯一的亲人放心庄梓文只好顺着她的话说。
  两人回到卧室后,沾上床不到片刻庄梓文就搂着妻子睡着了。而孟玥欣此刻却毫无睡意。一个是白天的去李老师家发生的事情让她还得思考下怎么解决。还有就是晚上那场浴室激情,虽然点燃了她的浴火,可是旁边躺着的男人却只管放火不管灭火。想到这里她咬着银牙举着小拳头在男人的脸上晃了晃。
  虽然无奈,但是她也知道这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之前她看网上发的一份调查,国内女性基本上百分之八十都在性爱里享受不到高潮。
  再说生活里不该那么看重性,就像当初选择现在的丈夫一样。并不只是因为那次的英雄救美,而是通过慢慢接触,发现庄梓文是那种很纯粹的人。社会里的人大多都已经人心浮动,包括她也一样都在追逐名利。而庄梓文这种追求理想并且坚持下去的人实在太少了。可以说人类的文明都是这种人在推动着。就像以前流传的一句话,研究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可笑人们都还觉得金钱社会就该如此,没有那种为了理想坚持着的人,又何来你身边被那些人创造的一切美好。所以她认为庄梓文对自己的喜欢也是纯粹的。人都是喜欢霸佔美好的事物,她也不在例外。
  如果说起性,可能高中时期的她就已经被灌输了一种模式,她跟李老师只见虽然没有真正的性爱,但是那个男人每次都是用嘴巴手指作践的她死去活来。经常都要搞得她浑身酸软才放过她。尤其知道她的身体还会喷潮,更是几次不把她搞得喷出来誓不甘休。
  想到这里她俏脸不禁一片微红,暗道孟雨欣,孟玥欣,你难道真是他嘴里的淫娃蕩妇?。可是心里的瘙痒让她还是忍不住把两条腿交错着夹起来。似乎这样做能阻止自己忍不住向身下慢慢探去的小手一样。渐渐传来的舒适感,让她索性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睡着的丈夫丝毫没发现躺在身旁的妻子此刻弓起的身子在颤抖。随着一声长长的歎息才渐渐平复下来。舒爽过后,她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肉,心里懊悔无比地痛駡着自己的无耻。
  ——
  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以消残欲
  翌日清晨
  孟玥欣是被厨房的响动声吵醒的。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睡眼朦胧的起身走向洗手间。
  洗漱完坐在梳粧檯前画起妆,等涂抹完唇膏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淡而不雅的容颜,颀长健美的身材,优雅迷人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的秀髮,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厨房走到卧室的庄梓文正準备开口喊妻子出来吃早餐,看到正在往脚上套丝袜的妻子不由的眯着眼睛靠在门口。只能用秀色可餐形容眼前的景象,真是给早餐前加了道开胃菜。
  只见穿着床上坐着的女人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低领吊带,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小西服,整个上身显得胸特别突出,高耸。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迷人的事业线露出的不多不少,不会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又特别有让人一探究竟的欲望。
  下面是贴身的包臀裙,长度刚好在膝盖上面。显露着令人讚歎的腰肢也展示了俏皮的臀线。看着黑色丝袜慢慢被提起,裙摆跟着也被撩上腰部。黑色的丝袜套在白色镂空花纹内裤上,把黑与白的诱惑展现的淋漓尽致。让门口的男人看的两眼泛光,如果不是考虑时间不够,他肯定选择把眼前的女人就地正法。嗯~大战三百回合,不五百回合。
  刚提起丝袜的女人似是被灼热的目光有所感应,抬头看了过来。看到眼前帅气的男人垂涎欲滴的模样不由噗嗤的笑出声来。
  “看看看,眼珠子怎么不掉出来,我身上你哪里还没看够么”
  “你少得意,你这该死的漂亮女人~!”
  庄梓文不满的撇了撇嘴唇,当然不是对美丽的妻子不满,而是不满自己现在只能看没法吃。
  “哎,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君王容易不早朝了,妖女误国啊~”
  “怎滴,你这样子还想做君王?说,你是不是还想晚上翻牌子?”
  两人说说嘻嘻哈哈闹了一会就相拥着走向客厅的餐桌。
  一边嗦着粉的庄梓文含糊不清的囔囔道:“我中午抽空去仲介公司看看,如果有合适的人就把资料传你一份,你如果也满意了,咱就让人家来试试”
  相比起男人,孟玥欣的吃相就斯文多了,细嚼慢嚥的吃着碗里的米粉,夹起一根干豆角放进嘴里。对着男人点了点头。
  一会功夫两人吃完收拾了碗筷,就各自拿上自己的包结伴走出家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