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妻善被人骑(第四章) 原创

九久小说网 2021-04-09 19:53 出处:网络 作者:jingjing230编辑:@春色满园
第四章   李峰将刚刚才坐着的椅子一把拉到孟玥欣身后,坐了上去。将她身子抱起,双腿折成跪着的姿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第四章
  李峰将刚刚才坐着的椅子一把拉到孟玥欣身后,坐了上去。将她身子抱起,双腿折成跪着的姿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此时孟玥欣歪着脑袋趴在办公桌身上,两条腿在李峰的腿上支撑着,雪白的臀瓣就呈现在他的面前。这样的姿势让她羞愤的简直想立刻死去,那么私密的位置被身后的男人观看,甚至等下还不知道他会干什么,她想到了强姦,流血,怀孕,甚至想着自己会不会也像电影里演的花姑娘一般,被日本鬼子蹂躏后惨遭毒手。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不由的继续挣扎着。
  可是她现在的挣扎,根本没一点反抗的样子,更像是在对李老师说着欢迎光临。扭动的身体使那翘起来的小屁股左右摇摆,在男人眼里就像是对自己撒娇的小狗一样。
  李峰面前,入眼一片雪白,就连臀瓣中的景色也不差,一条粉红的肉缝紧紧闭合着,似冰天雪地的冰面上起的一道裂痕,让人不禁想看看裂痕下是不是无尽的深渊。
  更令他惊喜的是缝隙周遭没有一根毛发。
  “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是个白虎,据说白虎女天生淫蕩,瞅瞅你这模样,说的还真不差。”
  说完也不在犹豫,两手掰开臀肉,拇指按压着白里透粉的两片大阴唇向两边掰开,粉嫩的小阴唇这才漏了出来,就像是捉迷藏一样,不掰开看根本看不到。
  孟玥欣的小阴唇很短,像是蝴蝶被折断翅膀后的翅根。微微带着水光的肉穴被强行分开了洞口,李峰看着洞口被分开了一指宽,顺着洞口一眼还能看到粉白色的一层薄膜在洞口不远处。薄膜堵住了洞内的深处,只有中间留有一个很小的孔洞。
  欣赏完缝隙内的风景,李峰将下巴向着缝隙凑了过去。湿热的舌头先是在洞外舔了几下,砸吧砸吧嘴巴就一口叼着缝隙里的一粒小肉芽。
  趴在桌上的孟玥欣直接被刺激的拱起了腰肢,似乎想摆脱那令她颤慄的怪异感觉。当李老师的舌尖围着那粒肉芽打圈时她觉得她尿意一下袭来,但是好像又不是来自膀胱带来的感觉。她也搞不清楚,只觉得什么东西快要从她身体里涌出来了。
  李老师将整个脸都埋在雪臀中间,两只手使劲的捏着臀肉,娇嫩的皮肤都开始渐渐变青,变紫。用力探头使他鼻尖竟然有些许部分探入肉洞里面,嘴巴含着肉芽喘着气,些许热气从他的鼻尖往外冒。
  “呜呜呜呜呜~!!!”
  急喘的呜咽声从桌面发出,雪白的身体疯狂的扭动。可是一双大手死死的固定这那翘着的屁股,丝毫不影响埋头发挥的李老师。反而让他更卖力的舔啃着。
  终于在脑海变成一片空白后,孟玥欣放弃了挣扎。什么李老师,什么被捆绑着的手腕,什么她都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这一刻她在飞,随着下身倾泻出一些液体,一股一股的,她的灵魂就像是随着那些液体被推动着,飞的更高更远。
  “我操,你这小骚货还会喷水。”
  “咳~咳~咳咳”                    原创作者:jingjing230
  正在埋首舔弄的李老师被猝不及防的喷了一脸,甚至还被汁水灌进了鼻腔,惹得他又是几下轻咳。当他舌尖略过嘴边的水渍分辨出了那不是女孩的尿液,而是高潮引起的喷潮。一种类似男人前列腺一样的分泌物,没有腥臊味道。
  “你可淫娃的身体可真敏感,我这才舔了几下,你竟然就喷了,小骚逼可真不经逗吖,哈哈。”
  此时孟玥欣哪里听得到他的淫声浪语,她还没有从短暂的高潮里清醒。
  当李老师扯过塞在女孩嘴里的布团擦拭起脸上的水渍时,抬头发现桌上摆放的时钟已经指向快六点的指标时,决定暂时停止没发洩完的兽欲。
  本身他今天下午就是抱着先让小姑娘折服的心态,并没有给自己準备发洩的时间。看着还在神游天外的小丫头忍不住暗自得意,就这样敏感的身子肯真是少见。
  孟玥欣此刻侧着小脸贴着桌面,微张的樱桃小嘴下一片津液,可能是刚扯出的内裤带出来的。李峰闻了闻手里的内裤,满意的塞进了自己的裤兜内,然后从桌子上扯出几张抽纸,开始给女孩清洁身子。
  当孟雨欣回过神时发觉一双大手拿着纸巾在清理自己的下体。很温柔,似乎怕擦破她那吹弹可破的娇嫩。
  李峰正在给女孩的下身擦拭着,扭头发现趴在桌上的女孩已经清醒,浑圆的眼睛带着丝丝恨意,还夹杂着恐惧跟一些其他複杂的情绪。
  整张小脸梨花带雨,眼角有泪痕,嘴角还挂着一丝晶亮。拉开座椅,一把将女孩拉倒座位上,转身从桌内抽出抽屉将一包湿巾拿了出来,揭开包装抽出几张。
  “别碰我!”
  孟玥欣当时是小,但是也知道眼前的男人似乎是要帮她清理面容,可是她并不会因此而领情的。嘴巴能开口后马上大声嘶吼起来。
  桌子上的钟錶或许是靠的太近了,孟玥欣起身时抬头就看到了。发现钟錶的时间马上都六点了,顿时也着急起来,往常这时候自己在家作业都快写完了。
  “你自己擦”
  停止了兽行的李老师也没在说什么污言秽语。解开了拴在女孩手腕上的腰带,发现白嫩手腕上面已经有一道浅浅的印记。突然又那么一瞬间他心里闪过一丝心疼的感觉。可是转眼即逝,因为又觉得有着这样一副淫蕩敏感身子的女人,怎么对待都不为过。
  从男人手里接过了湿巾,没有先擦拭身子,而是先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再年幼,她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做出更可怕的恶行。好歹生物课上介绍的男女繁衍后代那可是需要男人的生殖器的,她怎么能不知道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整理好自己,孟玥欣此时心里也很纠结。怎么办?她被她的老师这样对待,虽然她知道这是违法的。可是那个禽兽并没有侮辱自己,虽然今天的事情已经将她侮辱的遍体鳞伤,尊严被践踏的寸土不剩,身体的私密位置不仅被他看了还被舔了……甚至自己还喷了他一脸身体流出的水。但是事情该怎么与人诉说?
  就在她毫无章法的乱想时她听到男人伴随着阴狠的笑声开口讲了几句。
  “收拾完赶紧回家,如果你敢乱说,呵呵,”
  “如果你敢乱跟家人说,我会让全校的人都知道你被老师侵犯还能性高潮,性高潮了还能喷你老师一脸淫水。让大家评评理是我侵犯你,还是你勾引我。”
  “我反正年纪大了,无所谓,你以后这辈子都得完蛋!”
  “我也没对你进行强姦,顶多就是性侵犯,呵呵,你自己想想看吧。”
  说话间李老师也将腰带已经重新系在腰间了。他的一番话让女孩脑海里的胡思乱想顿然止住。
  是啊,如果报警,员警询问了,他说的又是事实,如果传到外面怎么办?
  到时候李峰肯定会说自己淫蕩,勾引他,俩人在办公室里,自己还尿了他一脸。
  这样的事情她的父母听了会怎么样,会对她失望吧,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不去找别人,偏偏找上自己?
  看着发愣的女孩,李老师并没有催促。因为他知道他刚才的一番话起了作用。面前这个无知的少女完全不懂法律,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事情。
  并且她也不是他第一个侵犯的少女,之前侵犯过的两个女生,都是在他的恐吓里选择隐瞒事情。只不过后来无论家里如何劝说都不肯来这所学校,还央求父母转校。那两个少女都是这样处理自己面对的事情,后来家里人也拗不过,已经转校了。眼前的女孩会不会也这样懦弱,可能会的吧。
  一个教育工作者,把察言观色用在自己的学生身上没什么错误,但是李峰这种就是一些人的噩梦。他挑选自己能欺负的物件时,一般都是观察好对方的性格,但凡对方是那种强势的,他也不会去招惹。
  发了下呆,孟玥欣很快就清醒过来。被揉碎的灵魂也终于暂时粘合在一起了,狠狠的盯了一眼面前所谓的老师,低着头默默整理了下淩乱的髮丝。然后逃也似的走出那间会带给她梦魇的办公室。
  站在教学楼上看着校园外逐渐亮起的灯火,孟玥欣缓慢的开始收拾书包,动作就像慢镜头,整栋教学楼里以及没有半点声响。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控制不了自己,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重播刚才的事情经过。那恶魔的声音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我的学生……孟玥欣就是个骚货,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
  “没想到你还是……据说白虎女,天生淫……果真如此”
  “我操,你这小骚货还会喷水”
  痛恨那位禽兽老师的同时,她不忍的回想自己是像他说的那样么?脑子里还想到了去卫生间脱下内裤时那一片湿漉漉的水渍。
  当手不自觉的向臀部摸了下后发现自己下体竟然是赤裸的,吓得她赶紧四处张望有没有注意到她,还偷偷的往下扯了扯腰间的百褶裙。原来她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办公室里,并没有拿回原属于自己的内裤,可能当时脑子里也是一堆浆糊了吧。
  人如果一旦开始怀疑自己,那么陪伴已久的认知就会出现改变。就像是许久建立起来的高楼大厦,在大厦将倾的时候,你会发现灰飞烟灭只是眨眼间。
  当天傍晚孟玥欣回到了家里时,发现早已守候在家里客厅的父母,带着责怪的目光看着自己。本来还想跟父母说明情况,可是事情有太多羞耻的地方让她张不开口,她只能把心事往心里掖了又掖。
  藏着带有伤痕的手腕在身后,站着被母亲唠叨了几分钟,眼泪止不住的流着。母亲看到后终于是止住了责怪,一旁的父亲急忙去给她弄吃食。
  写完了作业,躺在床上的玥欣丝毫没有睡意。她怕闭上眼就是自己趴在桌子上的一幕。她甚至不知道明天去学校该怎么办,那个男人会只有这一次么?她甚至想到了她被男人碰触身体的感觉,那羞愤的耻辱感,还有那电流曼向全身的快感……
  想着想着……她好奇的将小手向下身慢慢滑去……当手指滑过那光溜溜的耻骨,当食指触碰到那粒缝隙中的凸起,只见蒙在被子下的小小身躯颤抖着扭曲着……
  
  回忆不能抹去,只会慢慢堆积。而孟玥欣觉得自己在那一天发生后,堆积的都是噩梦。
  日子过去了好几天,那个恶魔老师没有找她。可是正因为如此孟雨欣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让她上课都没精神听讲。眼看过了一周,就在她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她被李老师任命为历史课代表。
  别的课代表在刚开学没多久就已经选好了,就因为李老师在课堂上的作为让众学生感觉做他的课代表就像是羊入虎口。拖到开学一个月了也没人自告奋勇。
  当孟雨欣想开口拒绝时,李老师走到她身边。
  “你最好乖一点,不然说不定我有天会做出比上次更过分的事情”
  恶魔在她身边轻声说道,俯身对着她面前摊开的书本上指指点点的样子可真像是一位良师。
  恶魔不容易改变,可是孟玥欣会改变。整个高中生涯她就在这时候开始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她的转变让她的同伴跟班主任都觉得莫名其妙。他们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她在遭遇什么。
  每週週三的下午就是玥欣最害怕的日子,因为那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历史。
  她在失守了第二次后,就知道她将会面对第三次至数不清。她的承受能力让李老师欣喜不已。毕竟他也不想一次次挑选对象,他也只是想要个供他发洩的物件。他渐渐也发现了女孩的转变,可能是本性不是那么坏,只是魔鬼在人间?这位披着人皮的李老师开始慢慢对待孟玥欣渐渐好了一些,不在说着污言秽语,不在让她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回家。并且告诉她,她的处女身会好好留给她的。
  这个世上有一种病,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心理疾病。
  病状是一种人质情结,指的是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景。在感情里面,女人往往都会有一些这样的情节,尤其当她们面对的男人忽近忽远,情绪变来变去。
  当孟玥欣觉得李老师变得正常的时候,她就会遭到一场令她难忘的遭遇。从刚开的只是在她身上猥亵,经过一次次男人的性情不定,开始出现了强迫用手、用腿、甚至用那还没成熟的胸脯、直到用上嘴巴。就连玥欣自己在离开那个魔鬼的时候,都对自己当初一点点的接受,感到不可思议。
  她不是没想过转校,可是还没等她跟家人提出的时候,她发现有一天那个魔鬼老师出现在她家楼下。什么也没跟她说,只是看到她后笑了笑转身离开。那一刻她才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有病了。一个很危险的角色。她不敢冒险。
  当然不离开最基本的原因就是还能忍受。除了偶尔需要面对会对自己施虐的李老师,大部分时间她也慢慢享受起那种被他猥亵的滋味。直到有天她发现她那支撑成帐篷的地方,决定提前帮他释放出来。然后那间断的暴虐竟然许久没有出现。
  后面两人就自然的发展成相互帮忙。在孟玥欣高二下半学期时他才从李老师口中得知,他的状态,应该说是病态,是来自他的妻子。在无意撞破出轨后的妻子开始他就病了。他觉得他能为了孩子忍下去。虽然在妻子一遍又一遍的保证下,他已然变了。学会对妻子使用性暴力,在一次又一次看到妻子的求饶,他才能得满足。期间还被他的儿子撞到过几次,后来他直接将孩子送给老迈的母亲那里,让母亲帮忙照看儿子。
  直到有一天他一边做爱一边掐着妻子的脖子,妻子被掐的已经白眼仁多黑仁人少他发现后才鬆开手。打那天后,他再也没见到过他的妻子。去爱人的父母家得知人已经去了南方……
  李孟两人的战场从办公室,到单人宿舍,有时候还会在放假了后的教室。不是因为孟玥欣接受了这个男人,当时她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髒了。就像已经踩进泥塘的一双脚丫,已经沾染上了泥巴,谁又在乎最后泥巴会不会糊满脚面。任何一个人的转变,都是经历了避不开的人性考验后才开始的。
  在看到高三的学长高考后,玥欣发现了她其实可以逃的。逃离这个她不喜欢的自己,逃离这个改变她的男人,甚至逃离这所城市。原本就沉默的孟玥欣变得努力学习,变得有了渴望。
  整个高三学期,李老师也很少在打搅这个自己愧对的女孩。甚至给女孩搜集毕业成绩优异的学生的学习心得跟笔记。压抑的欲望总会让人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