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伏魔特勤-16

九久小说网 2021-04-12 03:45 出处:网络 作者:wesely99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云梦狐 作者的话:几个设定更动要提一下,免得忘了,          首先,就是关于泷泽家的龙神社定,
作者:云梦狐
作者的话:几个设定更动要提一下,免得忘了,
         首先,就是关于泷泽家的龙神社定,
         原先设定是男性龙神,因与泷泽家先
         祖而留下凡间定居,成了泷泽家的主
         神,但迟迟找不到合适的神名,就一
         直悬着写不出来,但当我意外查资料
         找到合适的神祇时,却是女性水神...
         痾...只好请龙神转换性别了...
         最后消灭合欢宗主的剧情是已经预定
         好的,只是在女主观点看来,这是最
         不得已的情况,原以为是经历一场追
         蹤、大战之后,才击败合欢宗,但是
         你也知道...,男人嘛,用下半身思考
         比较快...




十六

「你说什么?啥是”追随雷光的方向”?」,李政英满头雾水的接着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应着:「我怎么会知道,是madam她娘那边给的讯息,警司说这样讲你们就懂了。」
「混帐!最好我能懂啦…」
「苗警司交代的,我讲完了,就这样。」,说完就切线了,留下嘟嘟嘟…的余音。
「切!高层讲话就喜欢高来高去是吧」,李政英忿忿不平的收起手机。
「怎么?总部传来什么讯息?」王涛揣着一叠资料靠了过来,将地图铺在车前盖上,拿着笔在地图上涂涂写写着。
「有什么线索?」李政英低头看着地图。
「根据目击者情报、监视器纪录…,madam被掳走的路线是这样…」
「走的路线没有固定方向,而且刻意避开了几个监视器,这些死角让追蹤更加困难,车子那边呢?」
「拼装车,连车牌都是伪造的,交警正在协寻。」
「恩,难找了…」
「喂!兄弟,总部到底传什么消息来?你还没跟我说阿」,王涛抬头又问了一次。
李政英将电话内容複述了一遍,看着王涛满眼问号,他也只能耸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
「跟着雷光走…,跟着雷光走…」,王涛喃喃自语的道,不经意间,他抬头望向天空,「兄弟!你看过madam施法次数比我多,还记得madam的法术有什么特徵吗?」
「冗长的咒语跟违反物理法则的特异现象,还有就是…」,李政英随口回答,蓦地,他也抬头望向天空。
「风云色变,乾坤倒转!」
「你想的跟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是阿,应该没错吧…」,两人放下手边工作,昂首望天,似在寻找什么。
------------------------------------------------------------------------------------------------------
在工寮内,秽乱的轮姦剧仍在进行。
潜藏在暗处的合欢宗主,终于无法忍耐住自己高涨的性慾,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滚开!」兇恶的触手猛烈的挥向正群姦美女的众男人,强烈的力道让他们被击飞,滚落地面之后,有些稍弱的男人便再无声息,副宗主斜躺在墙角,咳着血,惊慌的道:「宗主,你…」
「干这么久也够爽了,就为本宗去死吧…」
「呜~!」副宗主再挨一击,终也无声无息。
泷泽桃全身全身都是男人的精液与自己的汗水,没有半点力气,只能趴在地上喘息着,嘴巴、小穴、肛门不断吐出白色黏稠液体,脸上跟头髮更是黏答答,小腹微微凸起,那是因为所有男人的精液都不停的浇灌在她的子宫里,周身满是精液,成了一个充满白稠的小水洼。
忽然,泷泽桃感觉有一股黏腻的条状物捲住了自己的双脚,再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双手就被缠住了。
接着,她被举到半空中,她的双手併拢高举,双腿被分开,暴露出自己狼藉的下体。
瞇着眼,泷泽桃啾了眼前的怪物一眼,别过头去,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无力阻止那些触手滑过自己敏感的部位,刚经历剧烈的轮姦,身体的感觉正强烈着,宗主的触手紧紧的缠着,只能无力的扭动身躯,无法反抗…,泷泽桃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声音流出来,触手异常的灼热正侵蚀着她的理智,水雾在眼眶里打转,只是被触手接触,那快要冲破理智的慾望在体内翻腾。
一条触手缠上泷泽桃的脖子,紧紧束缚着,让她不由自己的张嘴呼吸,随即,一只触手触手伸进自己的嘴里,并在口中抽动着,她感觉到,合欢宗主的触手,正带着强烈的恶意,毫不怜惜的侵犯自己。
「唔咿…,住、住手…,唔恩…」,泷泽桃含混着吐露身音,口中唾液混着触手的黏液自嘴角溢出,长着龟头前端的触手狂暴的抽插着。
「美女淫乱的哀号最对本宗的味,就留下你的嘴吧」,合欢宗主淫笑着,原本在泷泽桃口中进出的触手缓缓退出。
「啊…啊…,不要…啊…,求…求求你…,轻一点…,啊…喔…小穴…我的…小穴要坏…要…要坏掉了…,啊…啊…啊…呜…。」
随着触手的退出,泷泽桃便能尽情的嚎叫着。
「赶快停下来…,求……求求你…,呜…呜…,好痛…好痛…喔…,呜…呜…,小穴…我的…小穴…会坏掉啦…,啊…啊…啊…喔…,啊…啊…喔…,好奇怪…的感觉…,我的…骚屄…,被…被插的…喔…,好爽喔…啊…啊…啊…啊…」
「肉洞都被撑开了…,喔…顶得好深…喔…,好像…要被刺穿了…啊…啊…」,此时此刻,泷泽桃的感觉十分奇妙,她能感受到触手的恶意,就如同被毒蛇盯上猎物般的恐惧,但是,她也被迫接受宛如吸了大麻一般的酥麻感,随着抽插速度愈发激烈,惧怕与麻痒感就如同毒品一般侵蚀她的意志,彷彿挂在深渊上空,能紧握的,就只有手上的那条丝线,而悬垂的丝线正逐渐被消磨殆尽。
在体内进出的触手,彷彿成了永不休息的打桩机,毫不停歇、毫不留情的抽插着,泷泽桃只得大叫着淫乱的话语。
「现在身体…,喔…好热…好爽…,好舒服…,我的…屁屁…要裂开了…,被…触手…干…,干的…人家…,喔…好爽…好爽…啊…啊…,被塞满….的感觉…,喔…好棒啊…,啊…好热…,小穴…被干的…,嗯…好爽…喔…,好舒服…啊…啊…,这…又热又麻….的感觉…」,泷泽桃神志不清的呼喊着,「啊…啊…啊…啊…,喔…喔…要丢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不行了…,人家…要….高潮了…要…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被很多人轮姦…,淫蕩的身体…,居然…还是觉得…非常….非常爽…啊…喔…啊啊啊~」,泷泽桃被如此猛烈的抽插送上了高潮。全身因为高潮而抖动的时候,大量的淫水从触手与肉穴间的隙缝喷射出来,溅射了合欢宗主一身。
「骚货!还不把你干到喷潮来」,合欢宗主得意的笑着,手一挥,将泷泽桃拉到身前,掐着泷泽桃的俏臀问:「爽不爽啊?骚货!」
「爽…,好爽…,插死我了…,好厉害…,要把淫屄和屁股…给插烂了…」,泷泽桃无意识的说出一段淫乱无比的话,身体好像再寻找肉棒插入般的扭动着,被蹂躏过的阴唇也一开一合的,精液与淫水沿着耻毛的阴户下端直流至肛门口,润湿了她的股沟,再随着大腿线条流淌。
「哈哈哈…,堂堂泷泽家的”侍巫神女”,在本宗的神威之下,还不是说着下流、淫乱的话语」,合欢宗主得意的大笑。
「就让本宗的”真身”,来好好品尝妳这淫乱的小骚穴」,合欢宗主抬高泷泽桃修长的双脚,此时,他的下体发生变化,原本的下体蔓生着触手,竟宛如开花一般四散剥开,在花萼的中心部位,缓缓露出真正的肉棒本体。
「呜...」,泷泽桃的俏脸一侧,扭动的身躯却像似欲拒还迎,姣好的胴体一下翻转扭曲、一下挺耸晃动,雪白的乳房颤动着,如两只白兔飞舞。
合欢宗主张嘴吸住了泷泽桃她那柔软的双唇,「唔~」,她的阴桃小嘴顿时激起淫靡的声音,宗主的鼻头与泷泽桃的鼻子互相碰触,听着她鼻息中透发出来「嗯嗯」的声音,一边还用手玩弄她挺立坚实的乳房。
过了几分钟,两人的嘴唇才缓缓分开,彼此间的唾液在嘴间连成一条细线,再从泷泽桃的嘴角慢慢流下。
合欢宗主将泷泽桃的足踝高高举起,托在自己的肩膀上,使得她的腰身微微前倾,被多人蹂躏、玩弄的阴户完全暴露在合欢宗主的面前。
「噗滋~」,泷泽桃的身体一沈,便毫无阻碍地,让合欢宗主的肉棒进入了她的体内;他的肉棒插进泷泽桃的阴户里,并且开始抽动了起来,藉着精液与爱液的润滑,发出「噗滋、噗滋、噗滋…」的声音。
随着一阵狂抽猛插,「阿…阿…,好舒服…」,泷泽桃不停的叫床,合欢宗主感觉快感也停不下来,「好利害!喔…好棒!啊…阿…嗯…」,泷泽桃扭着腰让自己的阴道紧紧抓住合欢宗主的阳具。
----------------------------------------------------------------------------------------------------
另一方面,李政英与王涛突然发现天气开始变化,风云急涌,还隐隐带着雷鸣电闪。
「希望来得及…」,李政英焦急的看着天空,定睛一看,天空中的乌云里,像似有条庞然大物隐身在其中,似乎隐约可以看到水蓝色的鳞片,正朝着某个方向游去…。
「是时候了,快上车」,李政英急忙拍着王涛的肩膀,指着天空说。
于是,在週围同事得不解下,两人迅速进入车内。
「我开车,你负责看方向」,王涛拉起安全带,用力踩着油门。
「我终于知道,什么是” ”追随雷光的方向”了。」
「快报路就对了,没时间说那些543的」,王涛打开警车警示灯,加快速度奔驰着。
「也是,东南方…,左转!」
----------------------------------------------------------------------------------------------------
合欢宗主的脸部肌肉一阵扭曲,显然姦淫泷泽桃的快感比他想像之中更加要强烈,抽动了数十下,他的两手掐捏着泷泽桃胸前的粉红奶头;一下狠狠地拉起来、再用力地让它们弹回去;週而复始地凌虐了几次,在他看来,泷泽桃已然被干得兴奋莫名,嘴里哼哼唧唧地,不知在说些什么东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身体碰撞身体的声音不停响起,合欢宗主沉重的呼吸声和泷泽桃带着娇喘的声音交织着一起。
「叫出来!贱货!」合欢宗主就像打桩一样,一次一次深入她的体内。
「叫出来才爽对不对?我是不会看错的,妳是个天生的淫娃,叫出来!」
「干死妳这小贱货好不好?」合欢宗主用力拍打着泷泽桃的屁股,催促她说:「再大声一点!蕩妇!」

「抓到你了!」

「射了…射了~」,合欢宗主再也忍不住自己阴囊内的爆发,浑身抽搐着把白浊的浓精,点滴不留地喷射进泷泽桃的阴道内,突然一声惊呼,「什么?」。

「符绘制御,禁!」话语一落,合欢宗主如遭电殛,瞬间动弹不得,而泷泽桃趁机挣脱禁锢,,几个翻滚,拉开与合欢宗主的距离。
「你什么时候?」合欢宗主大惊,这时,他的身体浮现金光,随着金光出现,竟在合欢宗主身上描绘出三道咒符。
「就是现在!」泷泽桃虽然全身瘫软无力,但在这时,原以为散漫、无神的美目射出精光,轻启朱唇,就要吟诵咒语。
合欢宗主惊慌失措的大喊着,「杀了她,杀了那个女人!」可惜的是,所有的属下都被他自己全部格杀殆尽,再也无人回应。
泷泽桃轻快的吟唱着:
「放! 私内力,
释放吧!我体内的能力,

未来置去
甚至连未来都抛至脑后,

限界知 意味无,
极限并不存在,也毫无意义,

能力光散 先遥想,
这股力量将会绽放光芒,照亮遥远前方的梦想

歩 道 振返,
若是只能回顾这条来时路,

出来... 今全壊,
不如就在此时此刻摧毁一切,

暗闇堕街并 人立向?
黑暗坠落在街道上,人们能够对抗到何种程度?

加速痛 谁守。
在加速提升的痛楚中,肯定能守护某人的存在。

掴! 望残 辉自分,
掌握吧!得到想要的一切,就能以自己的风格绽放风采,

信 日誓,
我深信着当日立下的誓言,

瞳光涙 强。
瞳孔中的泪光,也会化作自身的坚强。

狙!  凛煌视线 狂无闇切裂,
瞄準吧!坚毅并闪耀的视线,切开狂乱无际的黑暗,

迷 吹飞,
迷惘什么的,将它吹飞就行,

心叫限 谁邪魔。
只要这颗心还在叫唤,就谁也没办法阻碍我。

儚舞 无数愿 両手 积,
在虚幻中飞舞的无数心愿,在这双手上持续累积

色褪 现実揺,
即使逐渐退色,被现实所动摇

絶望 负,
面对的是绝望,我也绝不认输

私今 私 胸张 全夸!
我现在,只要还是我的话,就能够抬头挺胸,夸耀一切!」


「这是…咒歌!」合欢宗主惊骇的挣扎着,在他的挣扎下,身上的咒符开始逐渐碎裂。
「贯 途惑!伤 走続!」
  给予贯穿,绝不迷惑! 就算会弄伤自己也不停下脚步!
「五行转化,常井瀬织云神止、及原内武握(注7)」,话语一落,天际降下巨大的水蓝色龙形,化作雷光,轰然奔落;霎时形成奇景,周遭光亮如白昼,,破开云际,如天降神罚,整间工寮在电光下骤然爆炸。
随后,霹雳雷霆之声大作,宛若惊天龙吼,震摄四方。
「就是那儿!,雷霆落下之处,就是madam的位置」,李政英指着前方的光景。
落雷过后,原先的工寮成了一个大坑,泷泽桃双手摀耳,两眼紧闭的蜷曲在地上,当龙型雷光冲破屋顶之际,当下她只能稍稍作此防护,奇蹟的是,雷电对她造成的伤害不大,只有轻微的灼伤和耳鸣,而合欢宗主则是直接承受落雷的攻击,被强烈的雷电能量直接轰进地里,生死未知。
当身体的不适逐渐退去,泷泽桃艰难的支起上身,看着中央的坑洞,「这是我最大也是最后的力量了。」
「不可能!我封了你的灵力!」承受雷殛的合欢宗主猛然自地里窜出,此时的他,魔化法身粉碎,毕生功力尽废,露出一身枯瘦老迈的身形;全身焦黑还渗滴着血珠,一副悽惨可怖的模样。
「春潮符绘,潋灵派的救命大绝,当你认为我是被你干到高潮浪喷,实际上却是我将体内被封住的灵力藉淫水喷溅到你身上,再以心力控水凌空绘符,下了禁制、招唤、转化三符,最后再以咒歌代替手诀、祭器等形式,将我所有的灵力灌注在这一击。」
「可恶啊,我明明让他们轮姦妳,好摧毁妳的意志,看你的模样也确实如此,你竟然未沉沦下去,这不可能…」
泷泽桃听着警笛声由远而近,心中一喜,「你最大的失败,就是太小看女人,你跟这群禽兽都因为我淫蕩的表现而鬆下戒心,但你没想过的是,女人能承受的,比你想的还高,」,她顿了顿,「你以为强姦女人,就能让她屈服,况且,你的确让这些禽兽来摧残我的心灵跟身体,而我…,确实被折磨的将近迷失,但我为了守住最后一丝清明,不得不作出淫蕩的表现。」
「投入九成九的心思反应,只为了保住那最后一丝的清醒」,泷泽桃惨忍的一笑,「直到你将他们全部击杀,我才有反击的机会。」
「不准动!大门尻三郎,你被逮捕了!」李政英打开车门大喊。
「我…我输了?哈哈哈…」合欢宗主仰天大笑,突然面目狰狞,「老子就算死也要拉妳陪命!」他鼓动全身最后一股力量,猛地冲向泷泽桃。
李政英反应不及,要阻挡已来不及。
这时。
「砰!」枪口喷出火花。
「不…」,合欢宗主不可置信。
王涛迅速拔枪射击,在合欢宗主的眉心立刻开了一个血洞,而他随着惯性倒落尘埃。
「我可是快枪手,别小看我」,王涛举着枪戒备着。
「madam!」李政英冲近坑中,看着全身赤裸的泷泽桃,急忙脱下上衣,覆盖在她的身上。
「你们总算来了」,泷泽桃看着李政英,紧绷的心情终于放下,再也支持不住,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madam、madam…,快叫救护车、叫支援…」,李政英惊慌得大喊。

随着协助单位的到来,事件…终于落幕了。

注7:根据《延喜式》卷八神祇八祝词六月晦大祓的记载,原文是:高山、短山之末与里,佐久那太理尔落多支川,速川能瀬坐须,濑织津比咩止云神(注8),大海原尔持出奈武,翻译过来就是: 藉由坐镇在发源自高、低山之急流漩涡的濑织津比咩神之力量,将众人所犯下的罪孽放流至大海之外。
注8: 濑织津姬神(日语:)为另有濑织津媛神、濑织津比卖神等别名,日本神道认为祂是祓户四神之一,神名意谓着用河川急速的漩涡沖洗涤净身体的汙秽。一般除认为祂是祓神、水神外,也是瀑布神、河神,本篇用以泷泽家祭祀主龙神之名。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