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妈妈的未来(1)网上的群交视频

九久小说网 2021-04-12 03:50 出处:网络 作者:sating编辑:@春色满园
妈妈的未来(1)网上的群交视频 “把你妈卖给我怎么样?” 我吃惊地看着我的朋友梁栋,他的两手放在方向盘上,稳稳当当地开着车,转弯的时候两眼平视前方,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妈妈的未来(1)网上的群交视频






“把你妈卖给我怎么样?”
我吃惊地看着我的朋友梁栋,他的两手放在方向盘上,稳稳当当地开着车,转弯的时候两眼平视前方,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说什么?”我摘下耳机又问了一遍。
“我说,把你妈卖给我怎么样?”梁栋转头对我微笑了一下,很快就把视线回到路况上。
“你再说一遍?”
“好啦,我说把你妈卖给我怎么样?我爸是做肉奴隶买卖的,就像你爸是军火贩子一样,有什么奇怪的吗?”梁栋慢慢地把车停到学校的停车场裏。“小心下车,小心你的腿。”
两个月前,我在校际足球比赛中把腿给踢骨裂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只能让梁栋开车送我来上学。我们的学校裏满是像我和梁栋这种,出身于超级恶棍家庭的孩子,所以开车上学并不奇怪,不过大部分的同学出于安全原因,都是坐着保镖开的车来上课,所以三层楼的停车场裏空空蕩蕩的。
“我没打算下车,你说,你要买我妈?你买她做什么?”
“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我真的,真的没有生气。只是好奇一个40岁的矮胖女人对梁栋这样的高中篮球明星来说有什么吸引力。
“啊,你妈要听到你这么说,该有多伤心啊。”梁栋舒服地靠在我的车驾驶座上,摆出一副要跟我长聊的样子。“我说要不要等到课间操的时候,我去你班上找你,我们去休息区喝可乐,聊一下?”
“不不不,你最好现在就说清楚。”我觉得梁栋一半是认真,一半是故意想挑起我的好奇心。
“嗯,怎么说呢?”他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好像是他的问题只是向我借用一个早上我的手机,但是却说不出自己的手机出了什么问题。
“这么说吧。”梁栋下定了决心,他看着我,丝毫没有尴尬或是紧张。“我爸身体不好,我出生之前他就跟你爸一起在非洲,后来那次枪战你应该听说过,他虽然被你爸救回来了,但是不能走路了。这两年他一直想去瑞士治疗一下腿,费用贵的离谱,而且我们家是有底线的,所以我们从来不贩卖国内的妇女到国外,即便是国内跨省经营也不做,我们家只是代理几个非洲小国的肉奴隶进口,以及经转中国的国际肉奴隶贩卖。有些国家的肉奴隶并不是自愿被挂牌出售的,但是所在地没有签订世界肉奴隶人权保护条约,所以要在中国做国际公证审核……”
“你快拉倒吧,我对你们家的商业规模或是业界良心一点都不特么想知道……”梁栋的一堆废话完全把我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你想买我妈做什么?你妈不会给你包饺子吗?或者是煮速食麵?你在我家好像我妈就给你吃过这两样东西,其他时候都是叫餐吧?”
“你急什么呀?上课铃都响过了你都不急,哎,你学习好不怕旷课我可是会考都有可能不过的人啊。哎哎哎,你别捏我鼻子,我脸上就鼻子好看,我说我说,是这样的。我艸,我刚才说了什么你那么激动?”
梁栋吸了吸鼻子继续说。
“你可能不知道你爸和你妈要离婚吧?别难过啊,我知道这种消息从我这边听说对你来说打击挺大的,不过你爸什么鸟变得你应该也知道,你那什么眼神?好好好,我不说你爸就是了。这样,我现在準备接手我们家的事业,我爸说我能高中毕业就不错了,花钱给我上大学完全是浪费,所以现在打算把40岁以上这块业务,在我们这行业裏算是负资产回收,不怎么赚钱,把这个业务给我做。他妈的赚钱的全是我哥在做,但是省内,或者说国内这个年龄段的基本做的人很少,都是掌握在几家大型的公司手上,会找到我的只是就是特别奇怪的业务。”
“嗯,你继续说。哎,你该不是想睡我妈吧?“
梁栋吃惊地看着我,好像我刚刚向他表达了我的出柜决心,并同时向他告白。
”我操,你疯了吧?我在追6班的薛岚啊。我喜欢那种瘦瘦的苗条的女人,你妈多高,160不到吧,胸虽然大,但是腰挺粗的,屁股大得吓人,腿跟母猪似的……“
”放屁,你妈腿跟河马似的。“我打断他的话,我妈的身材根本没有梁栋描述的那么可怕,她是稍微有点发福,胸部在我看来不算大,而且有些垂,她看上去胖是因为平时喜欢穿宽鬆的衣服,所以看起来很胖。她和我一起去游泳馆的时候我亲眼见过有年轻人,在我妈背后色迷迷地打量她的背影,而她在游泳池裏也偶尔会遇到一些鹹猪手假装没戴泳镜,故意蹭她的胸部或是屁股。
”行行行,我们也不讨论这个。嗯,到我手上的就是一些特别奇怪的业务,有人指定想要把你妈买走,出的价钱很合适,哎,我也不瞒你,高过这个年龄段的平均价3倍,几乎是二三线小明星的价格了。“
”所以?“
”所以,我先跟你商量一下啊,咱们俩谁跟谁啊?我敢跟你说,如果我去跟你爸商量,他几乎是愿意客户出一半,他出一半,让你妈赶紧消失。他连离婚补偿都不用给了。我不是怕你难过,所以才跟你商量嘛?“
”好,你别扯淡了,我当你没说过这话。“
”哎呀,别呀。价钱真的很ok,而且……“梁栋凑到我面前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我打算扣下一部分咱两一人一半,你爸对这个行情不了解,他是做大生意的人,也不会特地跑来问我爸,而且我爸现在几乎就不管事了,我报给你爸的价钱我爸绝对觉得没问题,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也就是说不是你要买我妈,是有人想通过你来买我妈?“
”废话,你当这个经销权那么好弄啊,还有好多手续呢,没有经销权和一堆法律证书,那就不是肉奴隶买卖,那是贩卖人口,抓住要枪毙的,那是犯法啊大哥。“
根据梁栋的说法,就是要首先注销我妈的公民资格,由于她没有其他国家国籍,在唯一国籍丧失之后就成为了不存在的人,也就不受人权公约和法律限制,成为可以自由买卖的”野生灵长类动物“,就是俗称的肉奴隶。但是还在此之前,还必须接受体检,传染病检疫,主观犯罪能力评定,心智评定,还有好几个英文缩写的,梁栋也不知道含义的评测,然后才能正式成为可以挂牌定价合法买卖的肉奴隶。
”那会被买去做什么呢?“
”这就不知道了,一般来说,40岁以上含40岁大部分都是批发,10个当中有一个具有生育能力能够提供婴儿生产就算是赚到了,或者就是提供给一些经济不发达地区的男性做老婆,或是做性奴,如果具备某种技能可能还会去工厂做包身工,最惨的就是被买去做器官移植,能摘除的部分都摘除之后就是卖肉了。“
”卖肉?“我大吃一惊,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吃人肉?
“在日本还有一些东南亚国家,中亚,非洲,东欧,北极圈,都有这个市场啊,你不要觉得噁心,这些都是收到法律保护的,私自捕杀是重罪,基本没有低于死刑的。”
“嗯,那是,也没有高于死刑的。”
“哎呀,你还挺贫嘴的。”梁栋挥了挥手,一副反正就这么回事的表情。我们两沉默了一会之后,梁栋忽然说,“你不会以为你妈还是纯净无暇的良家妇女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梁栋再次表现出吃惊的表情,过了一会才睁大了眼睛对我说。
“我艸,纳赐,你是不是天天都是在读书打游戏,打游戏读书,你妈把我们年段的老师都快睡遍了你不知道吗?”
“真的假的,我跟你说你要敢骗我我腿好了踢爆你的蛋你信吗?”
“我信,我信。”
梁栋从书包裏翻出他的手机,手指飞快地操作起来。
“我跟你说,我在论坛上都看到你妈了,肯定是哪个不上道的,睡了人家还拍了视频偷偷发到网上,我以为你看过所以我都不敢跟你提,不过你自己看看,我就不做评论了。”
我接过梁栋的手机。那是一段妈妈和几个没有露脸的男人群交的视频。
画面一开始,就是一丝不挂的妈妈撅着屁股跪在床上,正在给一个站在床沿的男人口交。她的头髮盘在脑后用髮卡固定住。两手撑在床沿,嘴裏含着男人的阳具。随着画面的特写拉近,那根粗黑的阳具完全被妈妈含进了嘴裏,她闭着眼睛,口腔的肌肉转动着,似乎是把男人的阳具放在嘴裏用舌头舔,但是对方的阳具太大了,妈妈很快就吐出了大半部分,然后脑袋前后晃动,把嘴当成阴道一样套弄对方的阳具,时不时还睁开眼睛向上翻看一下对方。
“别看了,好好吸,一点不认真。”
应该是画面裏正在享受我妈为他口交的男人说道,旁边还有一个声音带着笑在说,“你一会操她的老逼就知道还不如嘴紧呢,都松得不行了。”
听到这话的妈妈很是不爽,停下了嘴裏的工作,想要吐出阳具回头看看说话的人,不过一双大手很快就扶住了妈妈的头,一只手扶着我看不见的侧脸,一只手放在妈妈的脑后,轻轻地从后面把妈妈的头朝着自己身体的方向按压,这样他的阳具就完全进入了妈妈的口腔,我看见画面中的妈妈半天没有动,嘴裏,或是喉咙裏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吸气声,像是被噎住了,然后快速地前后移动自己的头,让那根阳具在她的嘴裏飞快地半隐半现,套弄了一会之后,妈妈乾脆跪着向前爬了一步,用双手握住男人的阴茎,半挺起自己的身子。她把男人的手抓到自己的胸前,让对方揉捏自己浑圆,饱满,有些下垂的乳房。鬆软的乳房在男人的大手揉捏下随意变形,男人忽然放开手,让镜头拍摄妈妈已经发硬的乳头。
“你看,你看,硬了。还挺大的。”男人的手指捏着妈妈黝黑的乳头,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见自己妈妈的乳头,鬆软的乳房前段是深棕色的乳晕,上面还有浅色的颗粒,乳头在男人手指的玩弄下已经充血膨大,看起来硬邦邦的但是很有弹性。男人的手指对妈妈乳头的调弄让妈妈很不舒服,虽然画面裏满是她被人玩弄的乳房,但是她加速吮吸,用嘴套弄男人阴茎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还夹杂着吐口水的声音,而吸口水的声音。男人的手指也从自己阴茎上刮下一些妈妈的口水抹在她的乳头上。
妈妈腾出一只手来分批把男人的两只手都摁在自己乳房上,但是男人的手还是更喜欢揉捏妈妈膨胀的乳头,妈妈的有些不乐意地在镜头外拍打了男人的身体,换来了男人哈哈大笑声,然后两只手才继续回到妈妈的乳房上,五指摊开,慢慢地揉捏着两团鬆软的乳肉。
看着妈妈的乳房被男人的大手肆意玩弄了一会,他似乎快要射精了,揉捏妈妈乳房的动作越快越快,也越来越用力,好几下妈妈的身体扭动了起来,一方面我猜想是乳房被弄疼了,一方面则是加快她自己嘴裏的动作,让对方儘快射精。
果然,不到10秒之后,男人在镜头的一小部分身体紧紧绷住,而妈妈身体的动作也缓慢了下来,能看到她光滑的背部偶尔有几下轻微的颤抖,而画面裏也传来妈妈含糊的,舔舐阳具的声音,镜头沿着妈妈的身体朝着头部的方向移动,从侧面拍摄到妈妈正在长大了嘴,用舌头把男人马眼上的精液舔掉,她的嘴唇上还沾着一小滴白色的精液。
男人的阴茎被妈妈舔得闪闪发光,紫红色的龟头上全是口水的光泽。妈妈转动着自己的口腔,把收集来的精液全都彙聚到一起,然后侧脸吐掉了。她的额头上,脸上应该出汗了,因为我看见她的一缕头髮粘在了脸颊上。当妈妈正要梳理好鬆散的头髮时,又一个男人,这个身材更加高大,肌肉也更发达,出现在画面裏的腹部肌肉结实,与站立的身体呈垂直角度的阴茎也更加粗大,他用手把妈妈的头扶到了正对着妈妈的小嘴的前方,妈妈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用手握住那根更加粗大的阴茎,轻轻用舌尖舔舐了几下马眼,很快就像刚才一样直接把阴茎的前半部分含进了嘴裏。
这屋裏至少有三个人吧。
其实是四个,或者更多。
因为镜头画面很快游走到了跪在床上的妈妈的身后,可以看见她腰身下塌地跪在床上,两条腿左右分开,而还有人在帮助妈妈把她的两条腿分得更开,一只手掌上有飞鸟纹身图案的男人的手按在妈妈的大屁股上用力抚摸了几下,然后在她的左臀上不轻不重地掌击了几下,力道并不是很大,因为好几秒过后妈妈的左臀被拍打的地方才浮现出红斑。妈妈扭动着屁股,不知道是在抗议还是在挑逗。伴随着低沉的交谈和轻笑,那只纹着飞鸟刺青的手掰开妈妈的下体,把她的阴部清晰呈现在镜头裏,而随着镜头换换向前推进。原本黑色的阴户如今清晰地呈现在我面前。
妈妈的两瓣阴唇是深色的,我听说会呈现出黑色是因为经常性交,也有可能是色素沉澱,不过现在看来我更倾向于前者。肥厚的阴唇像是两瓣深色的贝类软体组织,但是没有光泽,外侧则是油光发亮的阴毛,纹身的手掌用拇指和食指左右分开妈妈的阴唇,露出了裏面粉红色,闪着湿润光泽的阴道内壁,阴道被分得很开,可以看见裏面不是很明显的皱褶和一个小洞,纹身手掌的另一只手的中指轻轻地伸入了妈妈的阴道,可以看见骨节粗大的中指进入妈妈的阴道并没有什么困难,男人很快就改成食指中指併拢插进了妈妈的阴道,虽然手指并没有太多动作,但是妈妈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妈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之后,就继续回复为具有节奏感的吮吸声。
进入妈妈阴道的两根手指慢慢地从她的阴道裏划出,手指和之间都带着亮晶晶的粘液,那就是妈妈的身体已经做好了被操的準备,或者说是妈妈的性欲已经被完全唤起了。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
“我先来吧,你不是嫌她松?那你一会走后门吧,后门还算紧。”另外一个声音回答。
“哈哈哈,我没那么变态,那你拿好,我来了。”
镜头被男人的身体完全挡住,不过从体位上来看,他是先托着妈妈的腰部,让她的身体对準自己的阴茎,几次尝试之后,妈妈暂时停下了帮面前的壮汉口交,用右手引导身后的男人的阴茎插入的阴道,随后继续回到口交的状态中,而他身后的男人则是从一开始就绷紧了屁股用力从后方操着我妈。
画面裏传来妈妈的呜咽呜咽的喘息声和叫喊声,和我看过的很多男女做爱的描写不同,妈妈叫起来并不完全是“啊啊啊啊啊啊”,而是“咿呀咿呀咿呀”,她的声音听上去很稚嫩,完全不像是40岁的女人,倒像是介乎30岁上下的年纪的女人。
妈妈的喘息声断断续续,因为嘴裏还在帮人口交,在他身后操着他的男人时不时地用手拍打着妈妈丰满的臀部,雪白的臀肉看上去比乳房更结实,充满弹性,被拍打了一会之后就变成了粉红色。其中一两下或许是太重了,妈妈的身体本能地扭动着表示抗议,或许是牙齿擦到了嘴裏的阳具,又或者是身体扭到了阴道裏的阴茎,总之两个男人都发出了并不是享受的叫喊声。
“母猪抗议了,谁让你下手那么重。”拿着摄像机的男人坏笑着说。
“行了,我知道了,乖哈,别闹。腰再抬起来一点。”从身后操着我妈的男人说,两手托着妈妈的身体,妈妈顺从地调整了一下跪在床上的膝盖的位置,让身后的男人更方便地在她体内抽插。
似乎是前后两个男人同时在妈妈的体内爆发了,我听见妈妈发出了尖锐的哀鸣声,短促而高频率,支撑着身体的大腿也在轻微地痉挛着,看来妈妈也得到了她想要的高潮。
身后的男人颤抖了几下屁股之后慢慢地从妈妈的身体裏抽出已经软下去的阴茎,阴茎上套着的白色避孕套上粘着一些亮晶晶,透明的液体,那就是妈妈的爱液吧,这时他退后把位置腾给身后拿着摄像机的人,让他有一个合适的位置伸手用手指分开妈妈的阴唇,让镜头更好地拍摄被内射过后的湿乎乎的阴道,比粉红色更深一点的阴道内部的肉壁皱褶颤抖着,还在阵阵不由自主的收缩,伴随着妈妈放鬆的喘息声,一半是舒服,一半则是辛苦。
“躺下。”
疲惫的妈妈顺从地正面躺下,软绵绵的乳房向着身体的两侧均匀地平摊,刚才挺立的乳头此刻软了下去,而乳晕的颜色似乎也浅了一些,她鼓起的小腹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乳房也轻轻抖动着,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抖动着,乳房和腹部的中间部位还能看见闪亮的汗珠的反光。妈妈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镜头,带着温柔的语气对拍摄视频的人说,“你在拍什么?别拍了。真讨厌!”
“没事,你别管。”
“别放到网上。”
“放心吧,不会的。”
妈妈还想说什么,但是一个细瘦的男子很快地爬上了妈妈的身体,他的体型很瘦弱,皮包骨头的背部几乎无法完全遮盖住被压住的,我妈的身体,妈妈虽然看起来很累,也不是很有兴趣和这个男人继续做爱,但是她还是主动努力分开了自己的双腿,等着男人把他的阳具插进她的身体,男人扭动了几下身体,妈妈忽然大叫起来,有些哀怨地拍打着男人的身体,气喘吁吁地抱怨道,“不是那裏,髒死了。”
伴随着周围一阵戏谑的笑声,瘦骨嶙峋的男人终于进入了我妈的身体,妈妈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抬起自己的双腿缠绕这个男人瘦弱的身体,她只是放鬆地躺着,双手环抱这男人的背部。男人飞快地抖动着没什么肉的屁股,妈妈在沉寂了一会之后,也发出了快速,高频的喘息声,因为嘴裏并没有含着谁的阴茎,妈妈这次的叫声更大声,她根本不在乎有人在拍摄,闭着眼睛,随着男人的阴茎在她体内的动作而微微张开着嘴,喘息声有时候是低沉的喉音,有些则是高亮的呻吟。
男人很快就结束了他的动作,他手足并用地从妈妈的身体上爬起来,背对着镜头,似乎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妈妈说,“快点,快点,要出来了。”
“你射在裏面不久好了,又要我吃掉?”妈妈风情万种地娇嗔,显然是知道瘦子的意图,她摇了摇手说,“我腰都要断了,你爬过来吧。”
瘦子小心翼翼地在床上挪动到妈妈的面前,妈妈用手肘撑起上身,借着传来了口交的吮吸声,妈妈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然后是舌头和嘴唇舔舐的声音,过了一会,妈妈才充满精神地笑着说,“哈哈哈,怎么才这么一点,你是不是昨晚撸管了?”
周围的人都爆发出了笑声,而这段视频就到此结束了。
梁栋收回自己的手机,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没事,没事,她是你妈,不是你老婆,想哭的不应该是你。”
“你闭嘴。”
梁栋刚想说什么,这时忽然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年轻保安敲着我这一侧的副驾驶车窗,我摇下窗户,年轻保安冷笑着看着我说,“想要跷课,这才第一节课……”
他还没说完话,我就从副驾驶的手套箱裏抽出一支黑色的半自动手枪指着他,本来心情就不好又遇到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更让我真的很想扣动扳机。
年轻保安被吓住了,双手半举慢慢地后腿,嘴唇抖动着想说什么但是半天说不出来,连一句结结巴巴的语句都无法拼凑出来。在我身边的梁栋也吓坏了,他吞了一口口水对我说,“李青,别这样,真的没必要,我知道你心裏可能不爽,但是不关他的事。”
我抬起枪口,示意保安赶紧离开,他果然飞快地狂奔而去,看到他跌跌撞撞的背影,我的心裏一阵轻鬆,都笑出了声。
梁栋在我旁边惊魂未定,我把手枪枪口朝下,抠开保险位置上的塑胶塞,然后从裏面倒出两个口香糖在手掌上,递给梁栋。
“蓝莓口味的,来两个?”
“我艸,狗日的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枪放在车上。我艸,我艸,我艸,我刚才尿都要出来了。”
“我爸不让我把枪带到学校来。他说万一被人偷了就麻烦了。”
“我艸,狗日的你真的吓死人啦。”梁栋背靠在驾驶座上,大口大口口地呼吸,过了一会才扭头问我,“现在呢?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就算我同意,那么你要怎么让她签署放弃公民身份的弃权书,还有,还有好多档要签,要面试公证才能从普通人变成肉奴隶吧?你当我妈是傻逼吗?好好的阔太太不过,要把自己卖掉?”
“交给我吧,哥们,你就看我的。我跟你说你帮我这一次,扣下来的钱你7我3,怎么样?“
“到底有多少钱啊?”我拄着拐杖和梁栋走向停车场的电梯,梁栋抬头看着屋顶眼睛眨巴眨巴之后才做了一个握拳击打掌心的动作,看着我说,“对方出50万买你妈,我抬价到了70万,因为就像你说的,中间还有很多手续,我的聪明才智完全值得这20万,这20万你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就可以拿到14万,怎么样?“
我没说话,心裏在计算着梁栋到底会用什么手段,诱骗我妈签下把自己变成肉奴隶的证书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