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原创」真实故事系列:酒驾车祸害老婆被轮姦——上篇

九久小说网 2021-04-16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一葉障目编辑:@春色满园
「原创」真实故事系列:酒驾车祸害老婆被轮姦——上篇 作者:一叶障目 首发:春满四合院
「原创」真实故事系列:酒驾车祸害老婆被轮姦——上篇

作者:一叶障目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1年2月20日

=========================================

        这一系列是根据我本人的真实经历改编,由于是真实经历,本人儘量採用纪实的文风来写,当然为了文章的观赏性和我本人的性癖,一些情节进行了夸张处理,每则故事的虚构程度均有不同,但导致故事发生的主线剧情是真实存在的。各位院友如果喜欢,请留言或私信多多交流。

        本文主题是由于一场没有意义的酒局和自己的大意,害我心爱的妻子沦为一群村民及恶警的泄慾工具。

===================================

正文开始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句话时至今日都是我严格的座右铭,因为我曾为这句话付出过惨痛的代驾。

        还记得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的我因工作原因,调职到集团旗下一家位于外地的分公司。人生地不熟加上我本身性格比较内向沉闷,入职几个月都未能与上司建立较好的关係,也极少参与公司的聚会,整日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的工作,领着微薄的薪水,还时常因不熟悉新业务而犯错,导致被脾气暴躁的领导骂个狗血淋头。

        我本想努力挣点钱攒一点积蓄就跟公司提出调职申请,如果不获批准就乾脆离职。但恰逢这个时候,妻子也因故从上一家公司离职(离职原因主要是上级和客户对她频繁的骚扰和侵犯,这个故事以后有机会会讲),这让我们的经济情况更加窘迫。

        老婆閑在家裏没事干,于是有一天在电话裏提出来我这裏陪伴我一段时间,乾脆来我工作的城市陪伴我。每天回到家中,有一位性感迷人的熟女娇妻做好热腾腾的饭菜等待着我,这一点小小的幸福成了那一段枯燥生活的唯一慰籍。

        但这样的生活很快迎来烦恼。妻子天性活泼开放,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白天也只能闷在家裏上网刷剧、买菜做饭而已。枯燥的生活很快让我老婆感到厌倦

        这原本忙碌又平静的生活,在那一个晚上被彻底打破。还记得那天天气格外的闷热,即便太阳已经落山,整座小镇依旧像一个蒸笼一般。下班时分临近,我正在紧赶慢赶的尽力完成当天的工作,尽量缩短加班的时间,好早点回去陪伴老婆。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屏幕上的来电头像显示出老婆那张妩媚动人的面孔。

        「老公啊,今天下班要早点回来哟,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辣椒炒鸡块,还有基围虾和烧茄子……对了我还买了啤酒,晚上一起喝点酒啊~~」电话里,老婆银铃般的声音让我倍感欣慰,辛苦忙碌一天后能够回家吃一顿老婆亲手做的家常便饭,可以说是我现在最幸福的事情。

        「老婆啊……我今天工作稍微有点多,可能要加一会班,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尽量早点回去,你乖乖在家等我哈~」

        电话中老婆的声音明显有点沮丧:「啊……你还要加班啊…………可是人家还给你準备了礼物,你一定要尽快完成工作,早点回来哟?」

        「恩?礼物?什么礼物?」我心里有点纳闷,今天既不是情人节也不是我的生日,为何老婆会忽然想到给我準备礼物?

        老婆没有答话,而是直接把语音通话转为了视讯通话,几秒钟的延迟过后,屏幕那头的景象差点让我当场叫出来。老婆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身上穿着一件从没见过的黑色蕾丝半透明情趣睡衣,睡衣的前襟一直开到肚脐,两团雪白浑圆的大奶子挤在透明的黑色蕾丝纱料下,深褐色的硕大乳头清晰可见的勃起着;老婆下体仅有一件丁字内裤,纤细的黑色缎带完全遮不住任何要害部位,只能深深勒入茂盛的阴毛丛中,老婆两片肥厚外翻的阴唇中间,只要走动就会摩擦她那发达的连包皮都包不住的大阴蒂;睡衣的下摆鬆垮垮的打开,宛如一件连屁股也遮不住的短纱裙,白皙健美的大腿修长笔直的躺在沙发上,肉肉的小脚丫上,十根白葱般的脚趾擦着红色的趾甲油,正俏皮的晃来晃去。

        「老婆……你……哪来这件衣服……」我大嚥了一口口水,坚硬如铁的肉棒在裤子里顶得生疼。

        「我在淘宝上买的呀!你还说呢……我今天开门取快递的时候心太急,忘记穿内衣啦,弯腰签字的时候,胸部都被快递小哥看光了……」

        「什么!!!你怎么能!!!!哎…………」想到自己爱妻的肥美乳肉被一个陌生的快递小哥尽收眼底,我一阵酸火上脑,下体却硬的更加厉害了。

        「对啊……那个小哥看我的眼神可色了,我都怕他忽然扑上来,把我拖进屋里当场强姦。他们做体力活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吧?性能力一定也很强吧?我可不一定敌得过他……到时候等你下班回来,你老婆已经被人干得死去活来了……」老婆故意说些骚话挑逗我,还把手摸向自己的下体,嘴里发出销魂的娇喘,仅几秒钟,老婆阴部那条可怜的丁字裤就被淫水浸透,晶亮的淫水沾满老婆白皙纤细的手指。

        「老婆不要玩我拉!办公室还有其他同事,我先不跟你讲了,下班我一定早点回去,爱你哟!」我赶忙匆匆挂断电话,手里揉搓着硬的发疼的肉棒,一阵电流般的感觉让我浑身一哆嗦,不仅在心里苦笑一声老婆真是个磨人的妖女,再让她发挥下去,周围的同事真的都要听我老婆浪叫的现场直播了。

        「小刘,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的顶头上司,部门经理老胡忽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哎,马上就来!」我心里一阵嘀咕,临下班的时候叫我过去,怕不是又有什么临时工作要安排了,我还等着回去跟老婆大战三百回合呢……
        
       「小刘啊,一会你替我去机场接一个客户,然后把他送到喜来风大酒店,在酒店餐厅里招待他吃一顿饭,记得要点好菜,路上的油费和餐费回来我给你报销。」

        「额这…………」我心里郁闷极了,老婆辛苦準备的菜餚今天是吃不上了,而且机场里这座小城市很远,来回要进2个小时的车程。

       「哦,我是因为晚上临时有事,集团那边有个方案今晚必须交出去,就麻烦你去接待一下客户了。」胡经理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不快:「怎么,你晚上有事?」

        「哦……也没什么事……只是我手里还有点活没干完,而且我老婆在家做了饭,说等我回去吃…………」我心里有气,也不管是否顶撞到他,反正他也不会给我升职加薪。

       「呵呵,你老婆?是不是上週末和你一起在城南超市逛街的那个大美妞?」胡经理忽然淫邪的一笑,我略一回想点了点头,上週末我确实和老婆一起去超市逛街购物来着,没想到居然被领导看到。

        「你老婆真是个美人啊,奶子又大,屁股又翘,腿虽然不算细但肌肉线条很漂亮,还有那双脚丫子,踩着高跟凉鞋,真是性感又妩媚啊……」胡经理一脸色瞇瞇的样子开始评价的老婆,这让我心里很窝火,用这样几近调戏般的语气评价下属的合法妻子,是一个领导应该做的事情吗?

        「还有她穿的那个衣服,一个小吊带,两团大奶子都快掉出来了,腿上又是超短裙,连屁股都遮不住啊,她在扶梯上一弯腰,我都看到那团黑乎乎的阴毛了……」胡经理越说越来劲,口沫横飞,手都不自觉的摸到了裤裆上。

        「胡经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赶过去接客户了…」我试图中断这个话题,但胡经理似乎压根没听到,依然自顾自的意淫着我老婆:「小刘啊,改天叫弟妹出来,我请你俩吃饭,饭后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两杯…你看我也是一个人在这边工作,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身边连个能聊天的女人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真是有福气啊,能力不咋的,又没钱,居然能讨到这麽棒的老婆,那大奶子,那屁股,摸上去手感一定超级棒…」

        这已不是语言的调戏,而是赤裸裸的性骚扰了。带老婆跟他喝酒?那还了得?我立刻脑补出一副场景:灯光昏暗的酒吧包厢裏,胡经理一手摸着妻子白嫩的大腿,一手频频举起酒杯;碍于对方是我领导,心爱的妻子不得不陪着笑脸一杯接一杯灌下烈酒,没多时就醉得浑身瘫软;胡经理舔着鹹湿脸,把骯髒的大手毫不客气的伸进老婆裙底,轻松拨开内裤,尽情抠弄湿漉漉的小穴,挑动肿大的阴蒂;而我的老婆则在他的淫弄下淫水氾滥,仰着头忘情得大声浪叫,连纤细性感的脚趾都绷得笔直,直到被指奸到绝顶高潮,流着口水喷出尿液…

        「胡经理,请把客户的联繫方式给我,机场比较远,我準备出发了。」我越想越不爽,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我怀疑如果老婆现在站在他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会当场把老婆剥光干个痛快。

        「啊……好,好……对不起,失态了失态了。工作没做完的明天再做,你现在就去接人吧,联繫方式我一会发给你。」胡经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但我能看出他对我打断他的意淫非常不爽。我也没有在意,毕竟是他先用语言羞辱我的爱妻的。

        接机的过程还算顺利,但客户到了饭桌上却提出一定要我陪他喝几杯。我推脱不过只能从命,谁知这客户还是个酒篓子,不光能喝,喝多以后话还特别多,一直拉着我扯东扯西,等把这位仁兄送回客房已经是晚上11点了。我被灌了足有半斤高度白酒,醉得七荤八素,出了酒店就狂吐了起来,心裏暗暗叫苦:这麽晚回去不仅老婆要大发雷霆,不菲的代驾费公司可是不给报销的……

        酒精已经让我失去了平日裏应有的理智,胆子似乎也大了起来。这麽晚了,应该不会有交警查酒驾了吧?而且从这裏回家似乎也不必经过繁华的市区,遇到警察的可能性很低吧?于是,我终于做出了现在回想起来都后悔终生的决定:放弃呼叫收费昂贵的夜间代驾,自己冒着醉驾的风险开车回去。
人在喝醉酒的时候,往往无法正确判断自己的能力,总是以为自己并没有醉到无法自控的地步,直到发生事故才追悔莫及。一路上的经过我已记不清了,记忆再次清晰的时候,已是被一阵剧烈的车辆碰撞振动惊醒。我猛地踩下剎车,只看到漆黑的路面前方,一辆两轮电动车翻倒在我车头前,一个女人躺在不远处的路面上一动不动。

        那一瞬间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冷汗如雨般瞬间打湿了衬衫。我颤抖着熄火下车,上前查看女子受伤的情况。被我撞倒的是一个年约三十的女人,衣着朴素,皮肤黝黑,看上去像是附近城中村的村民。女人浑身鲜血,被吓的魂飞魄散,躺在地上号啕大哭。

        周围渐渐围拢上来旁观的人们,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多是叫我赶快报警或打120。我的酒已经被吓醒了大半,这可是醉驾啊!我哪裏敢报警!我哆嗦着扶着女人坐在路边,想儘量安抚她的情绪,可这女子根本不搭理我,只是哭着摸出电话开始用我听不太明白的方言打电话。从字裏行间我勉强明白她是打给自己的家人,而非警察,心裏稍稍松了一口气,却不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不一会,一辆奔驰轿车和一辆麪包车赶到,七八个男人跳下车来把我围在中间,为首的是一个满脸络腮鬍子的黑脸大汉不由分说的揪住我的衣领:「就是你小子开车撞了我老婆??你活的不耐烦了??」

        「不是的大哥…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的,您有话好说…」我紧张的舌头都打卷,「我就是好好开着车,不知怎么的你老婆的电动车忽然就…」

        「你小子的意思是我老婆故意把车骑到你车轮底下了?嗯?你满身酒气,酒驾撞了我老婆还敢狡辩??」黑脸汉子大吼着,忽然一拳擂在我胃部,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刀捅了一般,捂着剧烈疼痛的肚子弯下腰去「呕…呕…」的呕吐起来。

        「焦哥,别跟他废话,先揍一顿再交给警察,嫂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就养着你们了!」周围的几个小伙子上来就给我一顿拳脚,我痛的在地上翻滚:「啊…啊…各位大哥…别打…别打了…先给嫂子治伤要紧啊!!」

        「都停手!」被称为焦哥的黑脸汉子喝了一声,「打死了他谁给我老婆赔医药费?先送你们嫂子上医院,赶紧的。」他招呼着手下几个叔表弟兄,「阿龙,你去开车,去最近的医院。阿强,你们几个兄弟把这小子一起带过去,小心别让他路上跑了。」说完上前背起受伤的女人上了奔驰车,我则被那个叫阿龙的年轻人拽起来扔进了麪包车裏。
一路上,阿龙和几个年轻人又给了我一顿拳脚,我自知理亏,半个字都没敢说。听阿龙讲,他们都是附近城中村的村民,我今天撞到的女人就是他们大哥焦哥的老婆。这个焦哥早年带着村裏一群年轻人外出闯世界挣下不小的家业,现在回来娶了老婆,在附近置办下屠宰场、茶馆、木材加工厂等多家产业,黑白两道都吃的很开,在这片区域也是个数得着的狠角色。

        我心裏叫苦不迭,酒驾撞人本来就够倒霉,居然还惹上这麽一个煞神。到了医院,一轮检查自不必多说,万幸的是焦哥的老婆伤的并不重,仅仅手臂轻微骨折,其他部位均是擦伤扭伤。

        焦哥和几个人把我带到医院后院里,狠狠抽了我一记耳光:「现在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陪着笑:「这个…是小弟我的错,焦哥您大人大量,就放过我这次,嫂子的医药费营养费什么的我一定让您满意…」

        焦哥冷冷一笑,伸出五根手指:「好,我也不为难你,五万块,钱拿来,你就可以滚蛋了。」

        「什么???五万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们全家就靠我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过活,五万块就算不吃不喝我也得攒整整一年时间!!「焦哥…五万块…是不是有点…你看嫂子伤的也不重…」

        「你放什么狗屁!你的意思是我老婆一条命都不值五万块!!你活腻了吧!」焦哥勃然大怒,周围几个年轻人站起来就要动手,我连忙蹲下护住脑袋,正準备再挨上一顿毒打,我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焦哥一把翻出我的手机,来电屏幕正是我老婆那张性感妩媚的照片。「哟,看不出你小子还有个这麽漂亮的媳妇啊?来,我替你接电话。」

        「餵!美女!你问我是谁啊?这是你老公的电话吗?这废物男人就是你老公?我告诉你美女,你老公摊上大事了!什么大事?他酒驾撞了我老婆,算不算大事?让你老公接电话?好,给!」焦哥把电话递给我,我记不清老婆说了些什么,只哆嗦着跟她大概说明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电话就被焦哥抢了回去。

        「现在知道了吧?给你十五分钟时间,赶到XXX医院,否则你就等着给你老公送牢饭吧!」焦哥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心裏隐隐觉得不安:「焦哥…这事,你叫我老婆过来干嘛…大半夜的…她一个女人家…」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焦哥扇了一记耳光:「废话,当然是叫她来送钱的啊!你们这种窝囊废男人,工资卡都在老婆手裏吧?难不成是叫你老婆来摸她的大奶子,抠她的小骚屄的吗?」焦哥口无遮拦的佔起我老婆的便宜,我心裏气闷,却敢怒不敢言,只能陪着笑脸。

        不多时,一个婀娜的身影急匆匆冲进医院大门,我定睛一看,一股热血涌上大脑:老婆可能出门太急,居然没有换衣服!此刻她性感丰满的娇躯上就穿着下午跟我视讯聊天时那身性感到爆炸的透明蕾丝睡衣,仅在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衬衣,连钮釦都没有釦,就这麽大厂着前襟,让两团丰满的巨乳和褐色的乳头暴露在黑色纱衣下;下身更是过分,两条洁白的玉腿没有穿任何多余的布料,光着脚丫蹬着一双水晶高跟凉鞋,大开的睡衣下襬连最后一丝遮羞的功能都失去了,两腿间赤裸裸展示着茂密的黑色丛林和那根嵌入阴唇的T裤,连两片深褐色的肥大阴唇都清晰可见。

        看着老婆这几乎全裸的装束,焦哥和在场的其他人都目瞪口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停留在老婆那晃动的乳浪、沙枣般肿大的乳头、因为跟内裤摩擦而水波粼粼的阴户和白皙性感的高跟裸足上。

        「老婆…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啊…」我赶紧跑过去挡在老婆面前,组织了这帮饿狼对我老婆继续视奸。

        傻老婆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着,惊叫一声捂住胸口和下体:「呀!我出门太急忘了换衣服!!话说老公你怎么能酒驾…老公,你的脸怎么了?他们打你了??」不愧是我最心爱的妻子,刚想要责怪我,忽然看到我脸上和身上的伤痕,立刻火冒三丈,也不管自己走不走光,大步走到焦哥面前,纤细的手指指着焦哥的鼻子:

        「餵!我老公是被你们打的吧!你们怎么能随便打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老婆倔犟的性格又上来了,完全无视对面是一群性格野蛮,而且比她强壮的多的男人。

        焦哥并没有发怒,而是淫笑着站起来,嚮前一步紧紧贴着我老婆,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大美妞,你老公开车撞了我老婆,而且还是酒驾,揍他一顿已经是很客气了。我老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个骚货就要甩着大奶子来给我当老婆了!」说完,焦哥忽然伸出手,一把摸向老婆胯下。

        老婆根本没想到焦哥这个大流氓居然这麽胆大妄为,在一众亲友和正牌老公面前就敢明目张胆的调戏她。她原本张着腿叉着腰显得气势十足,焦哥的大手正好毫无阻拦的直奔阴阜,食指和中指一直探到老婆的屁眼,然后由后至前狠狠一刮,粗糙的手指先辱肛门,再摸会阴,再抠淫穴饱沾骚水,顺道掐一把湿淋淋的小阴唇,最后刮着肥大的阴蒂而出。只一瞬间,就尽情玩虐了一轮我老婆最私密的部位。

        「呀呀!!!流氓!!!」老婆羞痛交加,捂着下体退了一步,然后红着脸冲上来,「啪」的一声,一记耳光抽在焦哥脸上。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