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妻心如刀(同人续)- 五十六:第一夜(三)

九久小说网 2021-05-04 19:50 出处:网络 作者:pr2rte编辑:@春色满园
妻心如刀(同人续)- 五十六:第一夜(三) 原作:妖 作者:pr2rte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妻心如刀(同人续)- 五十六:第一夜(三)

原作:妖

作者:pr2rte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艾沫沫拉着我的手把我拽进屋裏,她的屋子与我和林茜的屋子格局壹样。

艾沫沫的力气真的不小,她牵着我走进裏面,然后把我反按在墻上,急吼吼地开始解我的衣服,我有些哭笑不得。

我赶紧抱住了她,虽然看着很瘦,但她的身体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我夹着她的手臂,看着她说,“沫沫,别这样。”

艾沫沫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我,对我说,“学长,我找了妳十年……”

我喉头壹热,有些感动。

艾沫沫见我不言语,继续解我的衣服,动作轻柔了许多。

但是她的动作非常生涩,我衬衫的壹枚扣子她解了好久都没有进展。

我有些好笑地抓住了她的两双手,对她说,“沫沫,我很感激妳对我的爱……”

艾沫沫也抬起头和我对视着。

“可是……我不配,我是壹个有妇之夫,还是壹个婚姻失败的有妇之夫,”,我自嘲地笑了笑,“沫沫,妳值得拥有更好的。”

我是壹个有着正常欲望的男人,壹个正常的男人很难拒绝壹个像艾沫沫这样面容精致同时又前凸后翘的美女,天知道我废了多少努力才说出这番拒绝的话。

我们两个人对视着,谁也不说话,房间裏陷入了壹片尴尬的沈默。

“妳记得吗,”,艾沫沫主动打破僵局,“我们两个壹起上的最后壹节课,在妳大四那年。”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印象。

“是南美文学鑒赏的期末最后壹堂课,黄教授讲的。”,艾沫沫根本不在意我的答案,自顾自地说着。

“那是最后壹个专题了,加西亚·马尔克斯专题课,黄教授用了整整三堂课讲加西亚·马尔克斯。最后的那堂,黄教授讲的是《迷宫中的将军》和《霍乱时期的爱情》。

“后来,妳毕业了,我怎麽找都找不到妳。我想知道妳的消息,我想知道妳在哪裏,我想知道妳过的好不好。我心裏,壹直都是妳。”

听着艾沫沫的告白,我的眼眶湿了。我不由自主地把林茜和艾沫沫放在壹起对比,想到林茜的偷情,也想到艾沫沫的深情。感动于还有这样壹个女孩壹直深爱着自己。

艾沫沫伸手轻轻地拂去我的几滴眼泪,继续说道:

“我壹直惦记着妳,惦记着妳的壹切,也总会回忆起妳大四时见妳的最后壹面。后来我想到了《霍乱时期的爱情》。我想着,我是不是可以学学弗洛伦蒂诺,谈几次恋爱,然后忘了妳。

“我大三时鼓励自己和别人试着交往。这其实不难,我也有壹些追求者。”,艾沫沫看着我的眼睛,羞赧地笑了笑。

“第壹段感情不长,壹个月不到就分手了。后来因为壹些家裏的原因,我也準备着出国读书,也没时间谈恋爱了。

“后来等我去巴黎读了研,也和壹个男生谈了恋爱。我和他谈了两年,也像壹对正常的情侣壹般,花前月下,耳鬓厮磨。可是我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我就像弗洛伦蒂诺忘不了费尔米娜壹样忘不了妳。那个时候,也不止是那个时候吧,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想起妳。”

听到艾沫沫说“花前月下,耳鬓厮磨”时,我的心裏泛起了强烈的醋意。呵,男人,明明都不属于自己占有欲还是这麽强。我在心裏嘲笑着自己。

“毕业后我就回了国,多方打听得到妳的近况才知道,妳已结了婚。

“我有些认命了。我想着,就像在大学时那样远远地看着妳,默默地陪着妳,就算妳不知道也好。然后,我再找壹个能交待过去的男子成家,若能忘了妳便好;若忘不了,就这样过壹生,老了叹壹句‘到底意难平’也就罢了。”,艾沫沫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我何德何能竟能让这样壹个女子惦念了十年,我双手捧着她的头,轻轻地拭去了她的泪水。

艾沫沫抓住了我的手,用脸轻轻地蹭了蹭我的手,轻轻地说,“学长,我不在乎的。我都不在乎的。”

她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迅速地踮起脚尖吻住了我。我的大脑嗡的壹声……

艾沫沫的香舌非常有侵略性,我也配合着,纠缠着。我的左手绕到她的身前,抚摸着她挺拔的乳房,艾沫沫故意挺了挺胸方便我的轻薄。

因为她穿的是壹条连衣裙,我只能隔着裙子揉捏着她的乳房。感受着左手传来的美妙触感,我的鼻息越来越粗。我的右臂撩起她的裙底,右手顺着她光滑结实的大腿向上抚摸,触感非常细腻,我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艾沫沫的身体可能比较敏感,感受着我的抚摸,樱桃小口发出壹些无意义的呻吟。终于,我的右手摸到了她挺翘浑圆的臀部,她穿了壹条纱质内裤,我已经摸到它有了壹些湿的痕迹。

我肆意地把玩着艾沫沫美妙的身躯,隔着她的纱质内裤,我的手指轻轻地按着她的小豆豆。艾沫沫的身躯在我的怀裏微微地抖动着。我的手指感受得到,她的内裤越来越湿,艾沫沫的身体敏感得超乎我的想象。

虽然我知道这很不好,但我还是忍不住将林茜与艾沫沫对比,不像林茜,艾沫沫配合着我的壹切轻薄、淩辱……

我拦腰把艾沫沫抱起,她抱着我的脖子咯咯笑着。我把她放在床上,站在床边解我自己的衣服,艾沫沫躺在床上像壹条美人鱼壹样扭动了几下之后就脱掉了那条美丽的连衣裙。

白色的纱质胸衣,白色的纱质内裤。艾沫沫的内衣难以掩盖她傲人的身材,我还能看到她的人鱼线。必须承认的是,今天早上我看走眼了,艾沫沫的胸并没有E杯那麽惊人,只不过是因为特别的挺翘所以才显得比林茜大了壹圈,她脱掉了内衣后看起来和林茜差不多大。

我把自己脱个精光,压倒了艾沫沫的身上,她的两个滑腻腻的豪乳紧贴在我的胸前,舒服极了。艾沫沫双手钩住我的脖子继续索吻。我的右手手指伸进她的小穴,裏面又紧又暖,只能通过壹个中指。我想找到她的G点,这是我从网上看来的功略,没想到的是,这本来是为了林茜学习的知识竟然用在了艾沫沫的身上。

我的中指在艾沫沫紧凑美妙的阴道上方隐约摸到了壹块略略突起的位置,艾沫沫被堵着的樱桃小嘴发出了壹声透着愉悦的闷哼,我知道我找对了。

艾沫沫的小穴裏已经非常湿了,我上下齐攻,壹边刺激着她的G点壹边舔舐着她的耳轮。她轻声呻吟着,双手抱着我的背。

我继续卖力地刺激着她的G点,没过壹会儿,艾沫沫的深深地叹了壹口气,“啊……学长……要到了……要到了……”。

艾沫沫本就紧凑的阴道突然壹阵收缩,感觉到壹股液体流到了我的右手手掌上。

我停下手指,和艾沫沫亲吻着,艾沫沫非常动情,热烈地回应着我的吻。

很快,她轻轻地推开了我,我得以仔细地看着她高潮余韵后美丽的脸。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嘴角还挂着壹丝俏皮的微笑,双眼像被爱抚时的猫咪壹样微微地瞇着,艾沫沫有些羞涩地说,“学长,妳……快来干我嘛……”

听了这话我的鸡巴硬的像铁壹样,迅速地爬下去,艾沫沫也分开双腿配合我,她的柔韧性惊人的好,竟然能够壹字马!

我扶着鸡巴顶了顶,很勉强地进去半个龟头,我用双手把着她穴口两边的肉试着扩大她的阴道口,慢慢地,整条阴茎顺利地全根没入。

啊,又暖又紧!我舒爽地叹了壹口气。慢慢地抽送起来。

“滋……滋……”,艾沫沫刚刚高潮壹次,水很多又很紧,我每壹次的抽送都会发出水滋滋的声音。

“嗯……嗯……”,艾沫沫用左手手背堵着自己的嘴,轻声地呻吟着。

艾沫沫可真是个尤物,我每壹次抽送都能感觉出她的阴道壁阻挡着我。我想到了从网上学来的知识,我捧着艾沫沫丰满的屁股,调整着她阴道的角度,这样会方便我每壹次的抽送都能碰到她的G点。

我观察着艾沫沫的表情,她闭着眼睛,我每壹次插她,她都会轻轻地哼壹声然后微微地紧壹下眉头,可爱极了。

慢慢地,我加快了动作。大约抽查了百来下,艾沫沫已经浑身香汗淋漓,双颊绯红。我把她分在两侧的大腿扛在我的双肩上,开始大起大落地干她。

“哦……哦……学长……学长……”,艾沫沫瞇着双眼看着我,无意识地呻吟着。

随着我的抽送,艾沫沫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知道这个身体极度敏感的姑娘又要高潮了,赶紧势大力沈地操她。

“啊……学长……学长……用力用力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沫沫大声地尖叫着,身体不断地抽搐。

我感到我的龟头被紧紧地包裹着,就好像艾沫沫的阴道变成了壹张小嘴紧紧地含着它。我停止了抽送,感到壹股股淫水打到了我的阴囊上。艾沫沫的上身支起了壹个反弓形,这显得她的乳房更加肥美诱人。我难以抵挡这个诱惑,双手分别擒住她的豪乳,狠狠地揉搓着。

艾沫沫喘着粗气,平躺在床上,双腿无力地搭在身体两侧。

我满足地欣赏着艾沫沫堪比韩国女团成员的身材,她壹定经常健身。突然,我想试壹些新花样。

我拍了拍她的屁股,俯下身去吻了她壹口,对她说,“沫沫,我们换个姿势吧,妳趴下。”

艾沫沫妩媚地白了我壹眼,听话地跪在了床上。

从后面的角度看,艾沫沫的翘臀美丽极了。虽看起来不如林茜那般硕大,却胜在挺翘浑圆,每壹寸肉都安排得恰到好处,这更加证实了我对于她经常健身的这壹猜测。

我站在床下,艾沫沫也顺从地跪爬到床边。我双手扶着她结实的细腰,慢慢地把鸡巴插了进去。艾沫沫轻哼了壹声,扬了扬头发。

我加快了速度,狠狠地操着艾沫沫,我的肚子和她肥美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她大声地呻吟着。

操了约有壹百多下,我停止了抽送。俯下身,双手绕到她的胸前,揉搓着她的乳头,又恢复了抽插,艾沫沫舒服地哼哼着。

渐渐地,我感到快感逐渐积累,又加快速度操弄她。艾沫沫似乎也又要到了,呻吟声不断变大。

我伏在她的耳边,对她说,“沫沫……我……我要射了。”

“啊……学长……啊……快点……射给我吧……啊……用力……再用力……”

艾沫沫停止了呻吟,我依然速度不减地干着她的美臀。然后她突然尖叫了壹声,我的阴茎又感到了熟悉的压迫感。我知道,女人高潮后会像男人壹样,阴道会变得特别敏感,这个时候再进行强烈的刺激会很不舒服,可这次因为箭在弦上我没有停下来,仍保持着原来的速度操她。

“啊……学长……啊……不行了不行了……”,艾沫沫的阴道壹直保持着激烈收缩的状态,淫水不断地拍打着我的阴囊。

终于,我的快感也累积到了顶点,我低吼壹声,把精液射进了艾沫沫的阴道深处……

躺在床上,我右手环抱着艾沫沫,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她像壹只小猫壹样蜷缩着,枕着我的右臂。

“妳经常锻炼嘛?”,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刚刚做爱时艾沫沫的身材依旧让我惊艳不已。

“嗯……”,似乎是很享受我的抚摸,艾沫沫瞇着眼睛轻声说,“小时候练过芭蕾,现在也壹直在跳,也会练瑜伽……”

“哇,妳会瑜伽?那妳可要教教我噢……”

两个人妳壹言我壹语的对话。没过壹会儿,房间裏安静了下来。

终于,我也变成了曾经讨厌的模样。

在这场我和林茜的婚姻中,我也做出了和她类似的事情。

我还有资格指责她吗?我和林茜,又有什麽分别?轻轻地叹了口气。

“在想和林茜的事情吗?”,可能是因为听到了我的叹息,艾沫沫轻声地问我。

“是的。”,我如实地回答。

艾沫沫蹭了蹭,翻身压在我的身上。

她的乳房又毫无顾忌地贴在我的胸膛上,这让我有些想入非非。

“学长,我不在乎的,”,艾沫沫趴在我的身上直视着我的眼睛,“能这样和妳在壹起,只要我是妳的,妳……也有壹部分属于我,我就很满足了。”,艾沫沫似乎想到了什麽,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可爱地咬着嘴唇说,“若是运气好,再给妳生个宝宝……”。

听着艾沫沫的话,我只感觉壹股热血向我的大脑涌,血液有力的砰砰地撞击着我额头的血管。

我壹把抱住艾沫沫,狠狠地和她接吻。艾沫沫壹开始似乎是吓了壹跳,很快她反应过来,热情地回应着我……

“沫沫,我何德何能,让妳这样对我啊。”,我感叹着,依然是那个姿势,艾沫沫像壹只树懒壹样趴在我的身上。

“别这样说。能拥有妳,才是我的幸运呢。”。

………………………………………………

穿好了衣服,艾沫沫全裸着送我到客房门口。

“回去吧,被别人看见,我要吃醋的。”,啪的壹声,我拍了她性感的屁股。

艾沫沫把手臂支在墻上,歪着头笑瞇瞇地看着我,“妳明晚……还来吗……”。

真是个妖精!我感觉我的小兄弟又有些蠢蠢欲动,摸了摸她的乳房,感受着柔软和细腻,轻轻地吻了她的嘴,“我想来……”

得到了我的肯定答案,艾沫沫笑得更开心了,可她却说出了截然相反的话,“没关系,我们还长着呢……”。

感激于她的善解人意,我又啄了啄她的樱桃小口以示奖励。

互道晚安之后,我就回到了我和林茜的房间。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