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花落雀满枝——沪海大学 (1)健身房的活动成了桃色陷阱

九久小说网 2021-05-0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shoot91编辑:@春色满园
花落雀满枝——沪海大学 作者:shoot91 首发日期:2021/3/24   第一次写文,有些没掌握好度,第一章主要还是介绍下主要成员再把两年前想到的这个健身房点子写出来,文章上感觉借鑒了女友小倩,myuyan的
花落雀满枝——沪海大学

作者:shoot91

首发日期:2021/3/24

  第一次写文,有些没掌握好度,第一章主要还是介绍下主要成员再把两年前想到的这个健身房点子写出来,文章上感觉借鑒了女友小倩,myuyan的文风多一点(因为常常重温)。另外写黄文真的好难啊,我查的资料都快赶上写论文了,有没有大神有那种黄文常用词句发我一份,还有各种女性穿搭和隐私部位描述,真的头疼。仅仅吐个槽,如果有人支持的话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1)健身房的活动成了桃色陷阱

  三月末,沪海大学开学一个月出头,毕竟农历还是二月份,即使是正午,虽然天气晴朗,但还带着微寒,章樱菲穿着白色针织毛衣,外搭了件浅粉色的风衣,提着个运动挎包,快步向学生会活动室走去。

  「咚咚」章樱菲轻叩了两下门,「瑶瑶,我来啦!」没等裏面人回应,她便自顾自地推开了门。

  「不许进」裏面有个男生坐在沙发上板着个脸严肃地说道。

  「小李我跟你说,你现在根本吓不到我。」樱菲双手抱胸,不屑道。其实章樱菲嘴上所说的小李名叫李仲,已经是大三学生,更是副主席,樱菲作为大一新生刚进学生会没多久,又只是学生会的干事,叫他小李是因为关系过于融洽,调侃惯了。

  「那么老章……」

  「不许叫我老章,我才大一!」樱菲把粉拳轻锤向李仲的肩,坐在了李仲的身旁,顺手脱下风衣,放在了沙发椅背上。

  「樱菲你来啦,等沐雪来了,我们就开会。」黄枝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原本轻蹙的眉头渐渐松开,抿了抿嘴唇,莞尔而笑。

  「嘿嘿,我猜小雪估计又要迟到啦,刚刚路上还看见她和她男友还在慢悠悠的散步呢。」樱菲说道

  「诶,她有男朋友了吗。」

  「瑶瑶你还不知道啊,新交的男友,我也是之前偶然看见才知道的。」

  「那看来我们学生会四个一终于有人进位了呢」李仲用手支了支眼镜说道。

  「这什么复古的计算机笑话啊,一点都不好笑」樱菲撇了撇嘴。

  李仲刚想代表计算机系的荣光跟樱菲争辩一下计算机的美好,就被主席枝瑶打断了

  「李仲同学,不要这么说哦,学生会目前还是五个人。」

  李仲问:「啊,喻涵还没退出吗?」喻涵是大二艺术系的,上半年还正常跟着学生会活动,可过年期间一句话没说就退出了学生会微信群聊,搞得大家一头雾水,连私聊问也没问出什么。

  「嗯,只要她没向我正式提出申请退出,我们学生会就依然是五个人。」

  「那你活动室的钥匙也没收?」李仲总习惯想的多。

  「那是自然」其实黄枝瑶主要是怕与喻涵相见,她知道一旦敞开了说,估计喻涵十有八九就向她正式退出了。

  章樱菲见气氛有点凝重,便干脆打趣小李:「我们学生会五人可有四个人进了校花榜前五,小李你可要加油啊!」

  小李也知道樱菲在帮他岔开这个沈重的话题,缓了缓脸色,就跟着她继续调笑着,「是是是,章大小姐,不愧是排名第三的校花,可真是清纯活泼可爱呢~」当然后面小李没细说,虽然樱菲的颜值也很高,但最被夸赞的还是她的巨乳。据一个匿名老司机在帖子裏评判到,章樱菲的乳量应该有36D。

  在沪海大学的BBS上,有着一个投票讨论贴名叫沪海校花排行榜,前五学生会占其四,当时樱菲好奇点进去看过,发现第一名便是黄枝瑶,由于黄枝瑶虽为学生会主席,却很少拍照,图片都是摘自文学社推文发的举办的作文比赛的领奖照片,照片裏的她长发如瀑,有几缕青丝在耳前夹着,被白衬衣所裹着的酥胸垫着。透光的白衬衣在光线的照射下微微可以看得见裏面浅蓝的胸罩,下身穿着高腰包臀牛仔裤,展现出美妙的身体曲线,两只藕臂各露出一截,一手托着奖杯,一手握在奖杯中部,露出一个很有距离感的微笑,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而翻了下匿名评论,则是混乱不堪。

  「感谢文学社能让我看见女神的正脸,今晚的小菜就是它了!」

  「好想让我的鸡巴也被黄枝瑶捧奖杯这样握啊。」

  下面还有不少意淫的评论,一些偷拍的侧脸背影照片也有人上传到贴子裏。樱菲当时翻了翻白眼,没继续看下去,气坏身体谁如意

  「呼,不好意思,呼,我迟到了!」林沐雪娇喘连连,香汗淋漓,一手扶着门,一手扇了扇风,来缓解体内的燥热。随即整了整藏青齐膝裙坐到了樱菲的对面,然后似乎热的受不了了,干脆把套在蓝灰色羊毛衫外面的亚麻无袖罩衣脱下,又将头绳摘下,任马尾散开,落在肩上。
  「光顾着跟男友你侬我侬,刚刚碰见你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好痛啊。」樱菲假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先办正事。」黄枝瑶从主席办公桌搬着她的albbe笔记本,坐到了沐雪的身旁。

  「今天主要主题是四月中旬的运动会,上半年由于疫情影响,取消了活动,延期到今年举办。」

  「我们主要要和体育老师联系举办期间的具体事宜安排,场地安排的话由于这是校方活动,申请基本是走过场,但是还是要认真做;关于宣传问题,我会到时与各院系的院学生会沟通,让他们传达……」

  「好了,今天就先讲这些吧,有什么后续再聊,有想法可以在群裏继续沟通,散会。」黄枝瑶合上了笔记本。

  章樱菲拿上挎包和风衣正打算起身,林沐雪问道:「菲菲,去干嘛呀?」

  「我年前不是在附近健身会馆办了张健身卡吗,正好下午没课,去做做瑜伽。」尽管校内也有健身房,但是去年刚开学时章樱菲去过,在做瑜伽的时候感觉全身都被周围的视线黏住,很不自在,直到有几个健壮的学长上来借口搭讪,她便不再去了。

  章樱菲和大家道别,就先走一步,经过学校比较偏的西门,再走五分钟,就到了盈身会馆。

  樱菲把卡交给前台让其扣了次数,正想去更衣室换衣服,却被一个女服务员拦住:「章小姐,我们这边有一个新的免费活动,您需不需要了解一下。」

  樱菲想想今天时间还长,就干脆听听。

  「这边是这样的呢,当初您办卡的时候店员不是给您称了称体重吗,只要您目前的体重比之前减了十斤以上,就可以获得我们盈身集团组织的宴会,许多小黄书上的网红大V也会作客哦」随即报了几个大V名字。

  樱菲听见其中有自己最喜欢的瑜伽大V络青,便起了兴趣,络青算是樱菲瑜伽的引路人,也经常发一些高难度的姿势在小黄书上,有些樱菲根本做不出,很是崇拜。

  「好呀。」樱菲脆声应道,便打算去更衣室,记得那边有一个小体重秤,打算去试试看。

  「章女士,请跟我来,这次用的是比较高精的体重秤,不会放在更衣室,怕沾了水汽。」

  樱菲便跟着店员走进了一间瑜伽房,左右两侧是落地镜,正面开着气窗,靠走廊的那面玻璃墻和以及玻璃门都是磨砂处理,有很好的隐私性,也正是这点,樱菲选择了这家会馆。

  进门得脱鞋,樱菲今天穿的短白丝袜踩在木地板上有一点滑,裏面瑜伽垫被摆在一旁,樱菲干脆将挎包和风衣放在了垫子上,準备称体重。
秤正中放在地上,这秤樱菲听说过,好像是通过什么电解质来测身体各项数据的。

  「章女士,麻烦脱一下袜子,这台机器需要和皮肤接触才能测準数据。」

  樱菲坐在地上,曲起腿,脸向前探,胸被腿挤的向两侧溢出,费了一些工夫才将袜子脱下

  樱菲站在秤上,由于双脚接触冰冷的金属不由打了个寒颤,双手握在秤的两根金属桿上。

  店员说道:「章女士,根据您去年的体重是49千克,如果您今天所称的体重小于等于44千克,您将获得宴会的资格。」

  樱菲轻轻踮着脚,想试图让自己的体重显示的轻一些,几十秒过后,结果称出来为45.05kg。

  樱菲细细思索,突然发现自己手机还没从裤袋中拿出,拿出后再称为44.85kg。

  口袋裏好像没有其他东西了。樱菲有点遗憾,都怪自己过年吃太多了。

  「有点可惜呢,听说这次络青还会亲自授课呢,之前就有个男顾客也是就差了几百克就获得资格了,他直接把上衣一脱再测,就获得资格了。」女店员看似顺口一提。

  络青亲自授课!对于络青的喜爱一时间使她脑袋一热,她在心裏埋怨着之前说着怎么吃也不会胖的自己。听到后面,樱菲突然有点犹豫,她思索了一会,看看周围除了这个女店员也没其他人了,心一横,跟店员说,「稍等。」随即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两条白花花的长腿,用手将毛衣往下扯了扯,遮住了白色小内裤。站在秤上开始测,然而这个秤两只手得扶着两根金属桿,在测的时候毛衣的下摆向上回弹,露出了内裤以及两片浑圆的臀瓣。然而测验结果为44.45kg。

  略微挣扎了下,樱菲羞红着脸,脱去了上衣,这下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樱菲一手托着她的巨乳,像是在展示自己深的乳沟,一手垂在大腿上,有些无措。樱菲洁白的肌肤比这套纯白内衣颜色要略逊色一筹,却更显出了她的健康,而这宣纸画卷之上的墨色,有披在肩上的乌黑柔顺的秀发,两弯柳月眉,好似闪着星星的瞳,和下身的白色内裤所晕染出一点点少女成熟的黑色。显示屏显示:44.15kg。

  樱菲皱了皱眉,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将胸罩由背后解开,左手手臂挡在了胸前,右手将胸罩放在了一旁,然而樱菲的纤纤洗手怎么挡的完整这全校有名的巨乳,南北半球各有不少乳肉露出。可站在秤上,双手还得放在金属桿上,巨乳露出解禁!女店员看着那么大的吊钟乳都没有过多的下垂,小小的乳头还是粉嫩嫩的,不禁感叹到,这就是青春吧。

  农历还是二月天,这间瑜伽房还没开暖空调,章樱菲全身只穿了一条小内裤,不免有点发抖,乳头也随着寒冷的温度刺激,变得挺立。然而,显示屏最后的数字还是停在了44.03kg。

  樱菲有点哭笑不得,看来连最后的遮羞布都不给她留了。樱菲的性格有点随心所欲,想到什么事情就做什么,做事情也做完,所以经常被说道顾此失彼,这次看来也得顾此失bi了。

  樱菲干脆快速的脱了内裤,放在一旁,站在了秤上,双手放在金属桿上,开始测量。樱菲就这样全裸着站在秤上,焦急的等待着显示屏传出数据,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娇躯是多么惹人犯罪,要是有人此时偷偷从背后插入,估计她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吧,就算反应过来了,全裸又能怎样抵抗呢?难道是用欲拒还迎的娇呼使插入的巨龙膨胀的更大?

  显示屏:43.98kg。

  「好耶!」樱菲一时兴奋,跳了起来,胸前的两个大白兔也随之摇晃。

  「章小姐,恭喜您!我将和前台联系,告诉他您获得了参加宴会的资格。」女店员随后拿出手机,应该是在和其他店员联系。

  「嘿嘿,我整整瘦了十斤呢,看上去下次开会得和瑶瑶小雪好好炫耀一下。」毕竟体重对于女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正此时,一位拿着摄像机的男店员推门而入,樱菲都没反应过来遮住自己的隐私部位,他已经眼疾手快的拍了张正面照。

  樱菲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扑上去夺相机,两人没站稳就摔倒在地,樱菲有摄影师垫着没怎么受伤,摄影师的背部则好像被锤子锤过一般,痛入骨髓,然而他睁眼看见眼前的秀色,突然觉得都值(直)了,樱菲两腿分开,屁股正好坐在他的阴茎处,身体向前倾,发丝垂在胸前,他的视角则是特等席:胸前的巨乳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粉嫩的乳头在三千青丝瀑中若隐若现,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盈盈可握,再往下看去,只见森林,而少女的隐私部位由于两人过于贴合,遗憾未见,摄影师配合着樱菲美好容颜却因为疼痛的蹙眉,好好体验了一把女上位。摄影师刚进来看见一个裸女的时候已经硬了,这下近距离的接触,更看清对方是个身材曼妙的美女,一时间没守住,缴械投降,精液在裤内喷射,逐渐在裤子的三角区,也是两人的贴合处,显出一道印子。

  樱菲先是感到臀部被一股向上的推力影响,过了一会有点烫烫的,像是沾上了什么液体。不过此时可没閑工夫在乎这个,她还在与摄影师争夺着相机。

  冷不丁,樱菲的屁股被用力地拍了下,有个低沈的男声说道:「章小姐,起来了。」

  樱菲一时间也有点被拍懵了,以前从来都没被男人碰过的部位,今天就被别人轻率地打了一记臀光,她有些茫然地站了起来,转身望着背后的男子,顺便给他也泄了春光。背后的摄影师还躺在地上,索性不起来了,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小穴和菊穴的幽径,他将相机调到静音模式,偷偷拍起了照。

  「章小姐,我是本店的刘经理,我听员工说你企图殴打本店的员工,麻烦您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经理仿佛没看见眼前的春光一般,先声夺人,倒打一耙,竟质问起了章樱菲。

  樱菲被这逻辑强暴地落了气势,只能弱弱地解释自己被拍了全身裸体照片。

  「章小姐,是这样的,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办活动也不是做慈善的,这个活动是要宣传优秀学员,并激励其他人努力健身,同时吸引新顾客光临本店,因此,我们需要将优秀学员的图片放出,证明真实性。」经理道貌岸然地解释道。

  「如果你们要照片我可以给你我的日常照,或者我穿上衣服你再拍一张,」樱菲不免有些气结,突然一个机灵,「你们这是在侵犯我肖像权,我的脸都出现了。」

  刘经理正色说道:「章樱菲女士,首先,其他学员都是拍得他们获取资格后的即时照片保证真实性,只不过你正好是赤身裸体,而我们只是将这个第一时间的照片展示出来而已。并且,我们目前可没有侵犯了您的肖像权,等到展板出来,给大家看,那时候才算侵犯你的肖像权,但目前摄像小金,却实实在在因为你的鲁莽行为受伤了,我们是不是该先谈谈这个?」

  樱菲不禁哑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刘经理缓了缓神色,循循善诱:「不如这样,我给您开个特例,如果您帮我们处理一下因您而造成的后果,我们就将不会再侵犯您的肖像权,您稍后可以多发几张您的日常照给我们。」

  樱菲歪头想了想,小金的伤确实是她的错,而自己裸体的照片要是被公开,那可没脸见人了。「好,我答应你。」樱菲对经理说道。
「行,那么没将这些后果处理好的话,可别逃出去。」经理顺手把门锁上。

  樱菲轻点螓首。

  「那么小金,把裤子脱了吧。」

  为什么脱裤子,是膝盖伤了吗?樱菲没反应过来。

  只见小金将内裤连着外裤一同脱下,露出刚刚射过的无力的软阴茎,阴茎及阴毛上都是偏黄色黏黏的精液。

  「啊!」樱菲娇呼道,将用双手将眼睛捂住。

  经理则把她的双手扯下,让她看着眼前的秽物:「就是因为你这骚货勾引他,他才会射精,他下体黏成这样,还怎么好好工作,你帮他清理下。」

  樱菲突然想起之前臀部上的粘液,一阵犯恶心,缓了过来之后,决定速战速决,然后去更衣室洗个三遍澡。樱菲羞赧地看着眼前的阴茎,狠了狠心,向经理问:「请问有纸巾吗?」

  「没有,要不你用你内裤给他擦」经理拿起了樱菲的纯白内裤,轻轻的吸了一口。

  这种要求樱菲自然不可能答应,她起身翻了翻自己的挎包,找到一条毛巾,这条毛巾原本是她自己洗澡的时候用来擦身子的,可除了这个,其他都是衣物,还是用毛巾吧,不过这次擦完肯定得丢掉换一条。

  樱菲双腿并拢半蹲着,将拿着毛巾的手臂伸到最直,来避免离摄影师太近,侧着脸一只眼闭着,用另一只眼的余光瞥着那个地方。擦着擦着,一个不注意,手指被阴毛刮到,便是一阵动摇的娇颤,睫毛也随之闪烁。

  「擦,擦好了。」樱菲的眼圈已经有点红了,眼角闪着泪光。

  「行,小金这裏算你通过了。」

  樱菲轻叹口气,如释重负,打算赶紧去更衣室洗澡。

  「还没结束呢」刘经理脱下自己的裤子,淫笑道,「我这可因为你勃起的很厉害,这也是你造成的后果呢!」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樱菲边惊叫一边向后退,由于之前半蹲的姿势,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双手向后撑,双腿也向两边分开,向经理突出着自己的小穴和巨乳。

  刘经理步步紧逼,将猩红充血的阴茎抵在樱菲的面前。「快点,不然小金待会勃起了,你还得花更久。」

  樱菲心中一苦,哭了出来,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到胸前,她抹了抹眼泪,将姿势重新摆成半蹲,回忆起之前室友阿栗曾经骗她看过的A片的镜头,用毛巾摩擦着他的龟头,而之前小金的精液成了润滑液。

  过了几分钟后,刘经理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却说道「这样太慢了,我可没工夫一直陪着你。」说完对着樱菲上下其手,一只手捏着巨乳,把玩了起来,用手揪着乳头,玩着校内男生梦寐以求的酥胸,另一只手摸着翘臀,顺着身体曲线,缓缓地摸进臀缝,想要探进秘密花园。

  樱菲虽然挣扎,可力气实在没那么大,只想着手上多撸动几下,能让他早点缴枪。

  「呼,呼~要射了,先说好,要是射到地上,你可得继续清理。」

  然而樱菲只是将毛巾裹住刘经理的龟头。

  随着刘经理下体的一阵律动,精液全部射到了毛巾上,由于小金和刘经理的子孙液基本沾在了这个毛巾上,量大不免樱菲手拿得一面有些粘液析出,沾在了她手上。

  「算你过了。」

  樱菲脸上依然流着清泪,却因双手沾着精液,不敢乱擦,不过这事情终于结束了,不由得打了个喷嚏,毕竟还是二月,天气依然微寒。只见女店员边望着她,边向经理说悄悄话。经理摇了摇头,「算了吧,这对她难度太大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原来女店员看她打了喷嚏,想以疫情为由,给她强制测温,樱菲赤身裸体,要是测温不测肛温,怎么对的起这一出杀必死呢?然而经理刚刚射完,处于贤者模式,也无心在搞些东西了。

  「章小姐,既然您按照约定做了,我们在后续不会侵犯你的肖像权。」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樱菲只想着洗澡,匆忙的套上风衣,真空地就往更衣室跑,可惜外面健身区的几个人一时间只顾着看樱菲的脸,没有细致的看,不然说不定纽扣和纽扣间,还能看到几缕春光呢。

  樱菲在更衣室的淋浴间洗了几遍澡,把接触过精液和刘经理的脏手的地方都打上沐浴液又搓红了,才轻叹口气,关了淋浴喷头。结果到了自己的号码柜,才发现裏面没有换洗衣服,樱菲忽地记起,自己年前都是备了一份换洗衣物放在更衣室的,可听说过别的健身馆有衣服被偷后,她自己是将衣服放在运动挎包裏带来的。她有些无语,只能不顾其他女生的侧目,直接真空将风衣套上,回到了空蕩却弥漫着淫靡气味的瑜伽室。她翻找衣物,发现之前穿的和打算换洗的内衣裤都被拿走了,只剩下外衣,想想如果回更衣室换,不穿胸罩和内裤就穿外衣,还是得遭受更衣室其他女生的非议。

  显示屏裏面看到:章小姐干脆把门一锁,脱下了浅粉色风衣,露出白花花的身子,开始套上衣裤,快步走出瑜伽房。「真不错啊,接下来想想该怎么弄呢」刘经理用U盘备份完后销毁了原始录像,转着U盘从监控室走出……

  后续刘经理为了要生活照加了章樱菲的微信,樱菲挑了几张日常生活照给他,顺便P了P图。

  三天后,刘经理联系樱菲,说宴会的入场券需要她去健身馆领取。樱菲到了后教练办公室后,便成了瞩目的焦点,刘经理向她挥了挥手,交给了她入场券,顺便请她看了看已经做好打算展示的本次优秀学员的展板,只见其他人都穿着衣服,就算之前女店员所说的男生也只赤裸着上身,秀着肌肉,唯有一个身材姣好的巨乳裸女,眼睛处打上了黑条,其余从胸部到下体,全部原汁原味,没有任何的图像处理,照片下面写着「优秀学员:章小姐」。

  樱菲看着图片,低下羞红的脸,眼睛余光则瞟到,旁边的教练都看着她小声交谈,议论纷纷。她顿时感觉自己好像现在也没穿衣服一样,袒胸露乳地站在这裏被这群人视奸,用视线舔过自己的每一次肌肤。

  「这个展板呢马上就要放在我们盈身会馆的门口宣传的,不过如果我愿意,我还能修改修改,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待续】



Sample Text

Sample Text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