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被妻子调教成媚黑绿奴 第二章

九久小说网 2021-05-15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Bewacht编辑:@春色满园
本人是本篇文章的原创作者,文章首发于sis001(Trunkenbold)与春满四合院(Bewacht)两大社区。如授权,请勿转载。
本人是本篇文章的原创作者,文章首发于sis001(Trunkenbold)与春满四合院(Bewacht)两大社区。如授权,请勿转载。

跟广大院友说一下,前面都是感情铺垫,我认为对于绿奴的关係来说,应该总是爱高于一切,如果有虐无爱,则虐就显得可憎。之后应该就会开始加入肉戏了,希望院友们可以多多支持,回复。

第二章 複合

我在床上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三天,直到我的好哥们找上门来才结束了我这段日子,这三天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除了喝水和如厕以外的所有时间都呆在床上,期间迷糊的睡着过几次,但每一次都会因为在梦中看到韫墨而惊醒,醒来以后我就开始抱着我的被子哭,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我自作自受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但哭出来能让我的心里好受很多。直到第三天我的哥们王乐把我从家里揪出来。

王乐是跟我一个专业的同学,不一样的是他在一班,我在二班,虽然我们并不在一个班级里,因为一班二班常常一起上课,结果反而导致了我和一班的人比和我同班的人更铁,当然这其中肯定有部分是因为王乐的作用。

我在家中躺在床上等死的时候,就听见王乐喊我:“怀瑾,你在屋子里面吗?“之后我听见门哢嚓一声,门锁被打开了。我租房的钥匙并没有给过王乐,但有一把钥匙在韫墨手里。看起来韫墨把钥匙给了王乐。

王乐进来的时候我还在抱着被子哭,王乐看见我后,用手把我拉起来,“哭什么,走,喝酒去!“

我被王乐拽着穿上了衣服,之后拉出了家门,王乐期间打了个电话,跟那头的人说:“恩,他是在家里。……你不来看看吗?……好,我知道了……恩,再见!“

我听着他的声音,开始浑身发抖,我知道电话的那一端是韫墨。但是想到她就想起了我们已经分手的事实和那天早上的样子。我的胃再一次的开始翻腾。但男性都是这样,从来不愿意在自己的同性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我内心虽然已经开始翻涌起来,但我不愿意在王乐的面前表现出来。王乐看着我惨白的面孔歎了口气:“唉,先去吃饭。“

王乐找了一家烧烤店,直到闻到羊肉串的香气我才开始感觉自己有一个胃。王乐拿起一瓶啤酒给我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来,干了,为咱们兄弟的见面先干一杯吧。”说完他拿起手中的杯子,碰了我的杯子一下,然后一饮而尽。等到王乐东拉西扯的找了各种理由干了五杯以后,终于开始进入了正题。

“你跟韫墨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分手了。你伤心成这个吊样子,跟她提你的时候她也是一副惨戚戚的表情。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借着酒醉的朦胧中我看着王乐,我能说什么,难道告诉他,我在有女友的情况下偷偷的买她同学的贴身衣物吗,还是说韫墨和别的男人上床了?这些我都无法说出,只能支支吾吾的回答到:“就,感觉不合适,就分开了。”

“不合适,然后两人都成了现在这样?你两天,算是今天是三天。期间连人影都没人看到,要不是哥几个帮你打掩护,你现在就等着受处分吧你。”王乐喝了一口啤酒,之后继续说,“我知道这文凭对你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但你这样也有点过了吧!”

我父母都是当年恢复高考后大学生,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都是被誉为“天之骄子”这一称谓的,之后我父亲一直读到了博士,我母亲则本科毕业后借助改革开放的东风做生意做的顺风顺水。因为父亲那个年代博士比较少,现在早已混成了学术界的一方大拿了。所以我并不缺钱,就算没有这个文凭也一样。但我并不是只是因为文凭不重要才不去上课,只是我现在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后的世界。但这些话跟王乐说也太矫情,笑了笑,对王乐说“没事了,我明天就去上课!”

王乐见我不想说,也没有刨根问底,而是歎了口气:“明早我早起,你跟我一起吃早饭。”这件事在这里就算过去了。

这样正常的过了五天,我虽然依然每晚做噩梦,但是因为有朋友的陪伴,没课的时候一起开黑打游戏的事情填补了我生活中的空缺。到了第五天,下课跟王乐等朋友们回去的路上,我又碰见了韫墨,她依然是如此的美丽,但之前下课后没事散着的头髮被她做成了髮髻,露出了她修长的脖子,先是浑身上下冒出来了大量的冷汗,然后我瞬间感觉回到了雪地里,汗液的蒸发让我冷的直打哆嗦。我想绕开韫墨偷偷溜走,但韫墨也看见了我,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我们都躲着对方的视线。我的朋友们也都相视无言,拉着我跌跌撞撞的走了。

又过了两天,王乐拉着我走入了学校的食堂,走到了一处餐桌旁,田叶拉着韫墨不让韫墨走开。这几天,我知道我并不想离开韫墨,我内心已经开始原谅了那天早上韫墨的所作所为,对她的思念以及愧疚感早就已经压垮了我。

我在韫墨的面前坐下,王乐对着韫墨说:“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但你们要是还有感情的话不应该继续努力争取吗?难道就因为一次争吵就要断绝关係吗?你们都不好意思拉下脸来说,那么我今天来让你们聚在一起,要是彼此还有可能就相互争取一下,要是没有可能了就说开了好聚好散。韫墨老妹,这段时间怀瑾过的也是魂不守舍的,”王乐看起来还想絮叨一会。这时韫墨深吸了一口气,说:“王大哥,麻烦你跟田叶可以离开一下吗,我想单独和怀瑾说几句话。”

王乐本来想继续说下去的话一下子噎住了,田叶则担心的问:“韫墨,你自己一个人能行吗?你不会又像那天一样……”

“不用说了,谢谢你,田叶,是时候给之前的事情做一个了结了。”韫墨对着田叶一笑,“请让我们自己处理这件事。”

看着王乐和田叶离去的背影,韫墨用手收拢了下头髮,对我说:“换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说完提起包就準备转身离开,我跟在她的后面,思索着韫墨想说的话。走在校园里的小道上,这些常常无人的小道曾经是我跟韫墨最喜欢腻在一起的地方,但现在我们居然要在这里面临命运的抉择,恍惚间,之前的种种有如隔世一般。

韫墨走在前面,突然停下来了,问:“我与别人上床了,一夜情,你恨我吗?”
我没注意到韫墨停下来,撞在了韫墨的身上,闻到韫墨身上久违的香味。我知道,生物学上这种专属的味道是费洛蒙的味道,她的味道依然如此的熟悉,温暖。时隔一周,我又一次接触到了韫墨的身体,我双手开始抱住韫墨的娇躯,回她:“不恨你,都是我的错,是我背叛了你。”

我把头搭在韫墨的肩上,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我听见了韫墨抽泣的声音:“但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的伤害我,我根本无法再相信你。 你让我要怎么再信任你。”

无论如何,因为我一时欲望的冲动,我们直接已经出现了一条不可回避的裂痕。只要这道裂痕依然存在,我们就无法如以前一般如此的亲密。这一周,我想韫墨想到发疯,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我无法离开韫墨,我不想要我以后的人生没有韫墨的身影。我回答韫墨:“我愿意用一切换取你的信任,韫墨,我错了,可我一直爱着你,我不能没有你。你想要什么样的承诺。”

韫墨听完我说的话,她几次试图平复下来,但依然没能做到,我就这样抱着她,我开始亲吻韫墨的脖子,韫墨肩部的抖动慢慢减弱,韫墨一开始用微弱的语气说:“我要把你锁起来。”

我没有听清,反问了一句:“韫墨你说什么。”

韫墨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坚定的对我说:“你不是说你可以用一切换取我的信任吗,我要把你锁起来。从此以后,你的贞操,必须由我完全掌控。你什么时候能释放欲望,全看我的意志,这就是我要的保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