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100%真实经历+图片】【合租室友老婆的丰满乳房】[81]

九久小说网 2021-08-30 19:50 出处:网络 作者:wangxueqian编辑:@春色满园
             (81)   室友老婆的嘴角挂着一丝享受的笑容,她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浅浅的
             (81)

  室友老婆的嘴角挂着一丝享受的笑容,她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浅浅的
酒窝裏蕩着说不尽的妩媚。看着她的模样,除了高涨的慾望,我突然觉得有
一种怜爱的感觉——真是一个纯洁的小姑娘啊,竟然用小狗玩具来自慰,难
道她从来没有用过自慰棒之类的东西吗?

  妻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也会自慰,但是她自慰的方式很直接:从熟
练的爱抚自己的乳房开始,然后直接用手指夹住阴蒂周围的皮肤去摩擦阴蒂,
到动情之处还会把几根手指插入淫水涌动的小穴。后来和我分开去C 城工作,
她很快就买了防水静音跳蛋和带螺纹的电动转珠自慰棒。

  相比之下,室友的老婆甚至连用手指去碰自己的身体都不敢,衹能隔靴
搔痒的用小狗的鼻子隔着内裤摩擦着自己的水蜜桃般饱满的阴阜去获得快感,
唉,室友真是不懂开发女人啊!

  看着她那泛红的脸庞,听着她轻轻的娇喘,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冲过
去,把她柔美的身体压在身下,给她一个真正的高潮。可是看着她嘴边那妩
媚满足的微笑,我又不好意思就这麽破坏她甜蜜宁静的享受。

  热血一阵阵的向头上涌来,在觉得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我强迫自
己从门缝边走开,重新回到沙发边,喝了一口已经变冷的咖啡,努力的平静
着自己的心情。

  不知怎的,这样的场景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爸爸出去躲债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妈妈还不到叁十岁,正是女人最美好的时候,风姿绰约,秀丽可人。
因为爸爸不在,晚上我和妈妈一起睡,每天晚上睡觉前,妈妈都会用一个高
粱秆编的小扫帚扫床,扫完床她就顺手把那个小扫帚放在枕边。我从来没有
觉得有什麽不妥,直到一天半夜醒来,无意中发现妈妈还没有睡着,她的衣
衫凌乱的敞开着,两腿修长的大腿蜷曲起来,一衹纤手把那个小扫帚粗糙的
手柄夹在两腿来回蹭动着,另一衹手伸进敞开的衣襟抓住自己丰满雪白的乳
房,手掌不断的向中间挤压着自己的早已兴奋翘起的乳头……

  这样的场景被我无意中看到过很多次,但是一直都不知道妈妈是在干什
麽,直到后来窥见光头伯伯和妈妈的“性启蒙教育”后,我才恍然大悟的把
小扫帚和光头伯伯那粗大的鸡巴联係起来。

  很多年后我开始理解妈妈当时的渴望,一个青春成熟的肉体是多麽的需
要男人的抚慰与疼爱啊!也许这就是为什麽妈妈对于光头伯伯从开始的默默
抗拒逐渐发展到了后来的慢慢迎合……

  室友的老婆应该也是一样的吧。室友离开的几天,寂寞的她一定在热切
的期待着老公的归来,可是没想到老公进了家门匆匆的就射了,然后就再也
硬不起来,对于她来说,是不是心底也充满了没有慰藉的饑渴与失望?

  “啊……”室友的房间裏传来一声悠长的呻吟。看样子室友的老婆高潮
了。室友房间的灯熄了,过了一会儿,他们的房门被拉开,室友老婆走了出
来。她一向爱干凈,大概是高潮过后想清理一下吧。

  漆黑的客厅裏我仍然端着马克杯在胡思乱想。她似乎并没有看到黑暗中
的我,而是匆忙的朝卫生间走去,卫生间的灯亮了,门轻轻关在她的身后,
我听到她没有反锁卫生间的门。也许她没有想到这麽深的夜裏我不仅还醒着,
并且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端着残留在咖啡香味的马克杯,轻声走到卫生间前,缓缓的推开了卫
生间的门。室友的老婆还是穿着那件酒红色的睡裙,她的内裤已经脱下,丢
在洗手池的台子上,可爱的纯棉内裤已经被淫水浸透,留下深色的水渍。

  而她这时正一手撩着睡裙的下摆,一手用一方洁白柔软的毛巾擦拭着下
体。盘在脑后的头发有些乱了,垂下几络青丝,更显的妖娆动人。睡裙一边
的肩带垮了下来,挂在雪白的胳膊上,不经意的露出一衹丰满半球形的乳峰。
她的乳晕因为没有消去的兴奋而显出诱人的嫣红色,乳头依然微微的上翘,
羞答答的像花儿的蓓蕾。

  她叉开着腿,低头正用毛巾擦过隆起的阴阜,饱满的大阴唇向外翻开着,
露出粉嫩粉嫩嫩闪着水光的小阴唇,想一朵鲜嫩的荷花。不知道是不是我眼
花,她小阴唇裏的嫩肉似乎还在微微的跳动着,阴蒂明显的涨大凸起,粉艳
艳的挂着黏滑的爱液。

  她突然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像受惊的小鹿一样后退了两步,放下了睡裙
的下摆,一衹手还拿着毛巾,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恐的望着我。

  “见到妳还没睡,我就想来给妳道声谢,谢谢妳的咖啡。”我举了举手
中的杯子。

  她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低头整理好了她的肩带,遮好了她诱人丰满的乳
房,然后喃喃的说:“怎麽还不睡啊,这麽晚了,吓了我一跳。”

  “听到小狗叫,把我吵醒了。”我笑着说。

  “哪裏有小狗?”她抬头看我。

  “咦,刚才不是还被妳夹在腿间的麽?”我喜欢她那无辜的样子。

  “嗯?……妳,妳讨厌死了!”她意识到我在说什麽,把手中的手巾丢
向我,我一把接过那方手巾,上面黏滑的都是她的爱液,我把毛巾放在鼻边,
深深的嗅了一下。

  “还给我!妳好坏!”她见状又要来抢毛巾。

  “妳给我的。”我把毛巾举过头顶,她点着脚尖来伸手来够,我把杯子
放在一边,就势抱住了她温热的肉体。隔着睡裙,她的身体光滑细腻,散发
着诱人的暖香。

  她本能挣扎着想从我的胳膊裏挣开,扭动的肢体像条水蛇,滑腻的肌肤
几乎让我一衹手搂不住她。

  “我帮妳擦,好不好?”我一衹胳膊用力的搂紧她的腰身,把她丰满的
乳房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一边拿着毛巾向她的下体游走。她紧紧的抓着睡
裙的下摆,不让我把手伸进她的裙中。

  尽管她反抗,我却发现她的淫水正一股股的顺着她雪白浑圆的大腿流下,
像一道道春意盎然的小溪。

  我放弃了去直接触碰她迷人的小丘,而是用毛巾擦拭着她露出的大腿内
侧,柔软的织物触碰着她敏感的肌肤,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每次颤抖都
会有更多滑腻的淫水流出。

  “我知道妳需要好好的被疼一下了。”我搂着她,低声在她耳边说,像
搂着一衹受惊的小猫咪。

  我轻吻着她的额头,她开始低声的喘息,口中含混的抗拒着。看着她饱
满的红唇,我无法忍耐的把嘴巴贴在了她柔软温热的嘴唇上。两唇相触,她
浑身一震,想要躲避,但是却又躲避不及。我温柔的亲吻着她,灵巧的舌头
挑逗着她羞涩的香舌。

  我搂着她那衹手也在同时悄无声息深入攀上她丰满坚挺的乳房,我的指
尖隔着睡裙的蕾丝轻轻的撩拨着她已经发硬的乳头,她的身体微颤着,我知
道她的战线在慢慢的瓦解。

  她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无声的呻吟,她香柔的舌尖已经从躲避变得主动的
让我吮吸。而她的身体也开始紧贴着我来回的扭动摩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
意,她的小腹不断地隔着我的短裤磨蹭着我早已勃起的大鸡巴……

  一阵喧嚣的音乐从我的房间响起。操,是我的手机。室友的老婆似乎从
梦中惊醒一般突然从我的怀抱裏弹开,羞涩染红了她俊美的脸庞。

  “妳……妳的手机。”她低声的说。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她低头绕开我
走出了卫生间。也是是一时大意,她忘记了拿走那条湿透的小内裤。

  我拿起她的小内裤,悻悻的回到房间。电话是妻子打来的,现在的时间
已经是凌晨1 点25分。

  “喂,老婆,怎麽这麽晚还给我打电话?”我接通电话问道。

  “嗯……人家想妳了嘛!”妻子撒娇的声音。

  “老公也想妳,快点儿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一边捻动着室友老
婆湿湿的内裤,一边对妻子说。不知道为什麽,心裏突然有些愧意。

  “老公……”妻子一副慾言又止的摸样。

  “怎麽了?”我问。

  “老公,我和妳说一件事情,妳会不会生气?”妻子试探性的问我。

  我心裏突然一空,不知道妻子要说什麽,但是嘴上还是说:“乖老婆,
说吧,老公什麽时候生过妳的气了?”

  “嗯……我今天晚上去见了一个男生,其实我也不想见他,但是妈妈非
要让我见他的……”妻子说。

  “妳不是在加班吗?”我问,语气显得有些急躁。

  “老公妳是不是生气了?我是在加班的,但是他说他也在加班,他们的
事务所离我们不远,所以下班后我就和他见面在酒吧聊了一会儿,没有多久
……”妻子有些紧张。

  “他叫什麽名字,干什麽的?妳妈为什麽让妳见他?”我明知故问。心
裏却因为妻子的紧张而感到一些欣慰,看来她的心裏还是衹有我一个人。

  “他叫埃裏克,是一个律师。他是我妈妈一个朋友的儿子,我妈妈想让
我和他相亲,但是我对他根本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完全衹是顺从我妈妈
的意思应付一下……”妻子连忙辩解。

  “那妳们都聊什麽了?”我问。

  “很无聊的东西啦。就是聊了一下自己,我告诉他我在我们公司的 IBD
(投资银行部门)作 analyst(投行最低级别的员工),现在正在忙一个
deal(指公司 IPO),所以经常要加班。现在正在忙 post-registration,
做 final prospectus (最终的招股书),忙得要死。因为没有什麽共同的
话题,他就开始很无聊的很内行给我讲 1933 年证券法(美国针对新股发行
的一个法案),然后喝了一点点酒,然后……然后就彻底没什麽话了讲了。”
妻子最后的话说的有些含糊。

  “然后又聊了些什麽?”我追问。

  “也没什麽了……他喝的有几分醉了,说话就有些轻薄了,我顶讨厌他
的。”妻子说。

  “他都说什麽?”我有些好奇。

  “他……他说他喜欢亚洲的女孩儿,因为亚洲女孩儿都比较顺从。”妻
子说。

  “他怎麽知道的?”我反问。

  “他说他前一个女友是一个台湾女生,他对她作什麽,她都答应。”妻
子说。

  “那他都对她作了什麽?”我问。

  “嗯……我不知道,他,他没有说,我也没问,反正我觉得我很厌恶他,
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妻子回答说。但是她的回答中带着一丝犹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