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往事如雨爱如风】我篇 第六章节二 春梦

九久小说网 2021-10-1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keaixuyuan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keaixuyuan 2021/08/31发表于: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11                  第六章节二春梦
作者:keaixuyuan
2021/08/31发表于: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11

                 第六章节二春梦
  我回到宾馆时,梦雅还在睡,只有沙发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衣
服表明她曾经醒来过,我把手裏的饭放在桌子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将
手探进被子,摸了摸梦雅光滑细腻的小腹,嗯,没上午那麽冰凉了。

  可怜的小妮子,糟了那麽大的罪,真的让我好心疼。

  但是我转念一想,不久前我还在隔壁的隔壁玩弄人家纯情的小表妹呢,这会
儿来惺惺作态,真的...很不好。

  屋子裏明明开着暖气,梦雅却好像很冷似的,把自己紧紧的裹在被子裏,但
是从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已经把枕头浸湿了。

  我怕她中暑,便把被子拉开,让她的腿能露出来。

  然后我也翻身上床,和她面对面的躺下,我也渐渐的合上了双眼。

  哎呦!我的鼻子传来一阵刺痛,我猛地睁开双眼,发现我的鼻子被梦雅狠狠
的掐住了,而她正怒视着我。

  「啊啊啊啊,疼疼疼,要掉了!要掉了,鼻子要掉了!」

  「哟,这时候知道疼啦?刚刚在门外头蹦蹦跳跳的,好不快活,怎麽我表妹
伺候的你舒不舒服啊?」

  我他妈冤枉死了。

  「没有,真没有!轻点,我鼻子还没好透呢!我说,我说!我带她去图书馆
还书了,真的什麽都没干!」

  或者说没干到底,他妈的!要是真的肏了,你掐死我都不会喊半句冤!梦雅
虽然还有些怀疑,但是还是放开了我的鼻子。

  肏,疼的我直掉眼泪。

  「真的吗?回去我会去问苗苗的,你最好别给我说谎!」

  我揉着鼻子,撇着嘴,愤愤不平的说「去问,你去问!午饭前送回去的!她
他妈的跟个猴子似的,爬树回去的!」

  梦雅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了,也伸手帮我揉了揉鼻子,我没好气的把她的手
打开了。

  她见我生气了,便温言细语的安慰我。

  「是我不该掐你,我只是担心.....苗苗她还小,真的什麽都不懂,你
要是乘我不注意对她做了什麽,她的一生就毁了!」

  梦雅见我不言语,撇了撇嘴,接着又说。

  「算我求你,如果你没打算照顾她一辈子的话,就管管自己的小兄弟吧,我
反正是个破鞋了,等你把那些情债都摆平后,你想怎麽摆弄我我都认了。」

  真是个好姐姐啊!我可去你妈的吧,其实就是你发骚想要了,怕你表妹和你
抢鸡巴!还他妈的情债,刘妤蒋婷我都吃定了,你也跑不了,老子想肏那是给你
脸!肏你还用看天气?算了,看在梦雅今天受了一天的罪,我也不想跟她一般见
识。

  「我没生你的气,我就是有些委屈而已,不说这些了,你好些了吗?肚子还
疼吗?」

  「不疼了,就是捂了一身汗,我去洗个澡就好了。」

  说完,梦雅就从被窝裏爬了出来,被子从她身上滑落时,我才发现她除了一
条水蓝色的纯棉内裤外,什麽都没穿。

  她那没有经过阳光直射的奶白色的乳房和她小麦色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顶了她奶子看了一会笑着说「宝贝,我觉得你好像又大了一些,快能带胸
罩了。」

  梦雅听出我在嘲笑她胸小,气的又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然后捂着自己的胸
,一路小跑进了浴室。

  不一会裏面传出了水流的声音,我躺在床上,给苗苗发着短信。

  「你表姐醒了,回头她要是问你我们俩去干嘛了,你不要说我们俩的事。」

  「还书?」

  「不是!是我们在新开的房间裏发生的事!Σ(⊙▽⊙「a」

  「好。」

  突然觉得我真是没良心,刚刚还在床上你侬我侬,现在就只顾说事情了,至
少也该关心一下她吧。

  「呃,你还好吧?跑出去玩,你父母说什麽了?」

  「好。妈妈不知道我出去了,爸爸不在家。」

  我突然觉得我跟这个类人形少女没什麽好沟通的。

  「再见!」

  「掰。」

  那麽可爱的小姑娘,那麽不善于跟人相处,也没什麽朋友。

  真是太可怜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拯救她。

  一定要做她最好的朋友........可以做爱的那种!「张琼,帮我拿
一下卫生巾,在我衣服的口袋裏!」

  我闻言赶忙帮她把卫生巾给她递了进去,她不愿意让我看到她两腿血崩的样
子,迅速关上了门,差点夹到了我的手,我就站在门口等她。

  她出来是还是光着身子,只穿着内裤。

  身上的谁还没擦干,她站在我面前,把浴巾塞到了我的手裏说。

  「绅士,帮我擦干头发。」

  这我哪敢不从啊,结果浴巾就帮她擦地头发来。

  我是真的一心想帮她擦干水渍,没想别的。

  然后她就抱住了我。

  準确来说,是吧双手环到了我的后腰上,吧脸埋进了我的胸前。

  她说「那天我就是那麽抱你的,今天也是。」

  「梦雅,虽然屋裏开着空调,但是你这样很快就会感冒哦,乖,起来。」

  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想伸手将它扶起,她却抱的更紧了。

  「等一下,就一会儿,让我听听你的心跳。」

  被她那麽一挑逗,我浑身一抖,瞬间一股热血窜上了脸颊。

  「心跳...有什麽好听的。」

  「嘘,他好像在说些什麽。」

  我的脸更热了,心脏也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他说了什麽?」

  梦雅抬起了头,笑盈盈的对我说「听不清,他好像在说,吴梦雅!我好喜欢
你呀!他说的是真的吗?」

  梦雅满眼期待的望着我,看得我只想要紧紧抱住她,我笑呵呵的说「听不清
啊?那你再仔细听听,说不定就听清了!」

  梦雅微笑的点点头,然后又把脸埋进了我的胸口,于是我赶紧努着嘴,用一
种尖细的假声不停的说「吴梦雅!我好喜欢你呀!吴梦雅!我好喜欢你呀!「」

  这一声声的表白,把梦雅逗的笑个不停,但是不知为何,她的眼眶中好像挂
着泪花啊。

  梦雅笑够了,她抬起头眼露妒意对我说「你真好,但是你对我越好,我就越
恨作贱你的那个臭婊子!」

  本来我跟着她一起笑的,她突然来了这一出变脸让我措手不及,呆立当场。

  她却像没事人一样。

  「笑也笑够了,你陪我在床上躺一会好吗?」

  梦雅没有等我反应,便拉着我上了床,让我平躺在床上,她鉆进了我的怀裏
,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手指在我的胸上画着一个个圆圈。

  「说吧,你到底有没有欺负我表妹?」

  「没有,你问一千遍也是没有,我真的带她去还书了!」

  「好,等我回去我就问她。」

  你问吧,我都安排好了。

  「然后,你们去了哪?」

  「然后?然后我就送她回家了,午饭前到的家。」

  「哦哦,还书还了两个小时?」

  我肏,这小骚货真的很敏锐,换个书的确要不了多长时间,现在需要做的就
是转移梦雅的注意力。

  「哦,我没跟你说,我们还在图书馆挑了一会书,你表妹把那本小王子还回
去后,又租了一本爱丽丝漫游仙境,我觉得她是有点小孩子气,老是这麽看童话
书不太好,我就自己又给她挑了一本书,说真的,你的这个表妹,怎麽说呢,有
点.........有点....」

  「怪?孤僻?幼稚?没常识?」

  「都有!她这裏真的有十五岁吗?」

  我指了指太阳穴,表示对苗苗心理年龄的的质疑。

  当然,她那色情肉体没什麽好质疑的,绝对熟透了!梦雅理解错了我的话,
以为我觉得她表妹是个弱智,气的在我胸上捶了一拳。

  「你他妈才是弱智呢!苗苗她很聪明的,你在她面前充其量就是个大猩猩!


  这一拳挨得真是莫名其妙,但是只要能不让她问东问西,聊啥不是聊呢?「
聪明?聪明能考到四中?」

  梦雅又气又急,也不知道怎麽跟我解释,直接了当的开骂了「放屁!她考上
了一中!大姨是因为我才找关系把她调到四中的!」

  我大概懂了,真的很震惊,既震惊苗苗能考到本县第一中学,这可是省重点
啊!更让我震惊的是苗苗的自理能力已经差到了不能独自上学的地步,以至于让
她老妈忍痛来了个反向操作,把宝贝女调到了四中方便梦雅照应。

  想到这裏,我不由得邪恶一笑,调侃道。

  「原来是你考太差了,才把你表妹带过来的,你羞羞啊,坏表姐。」

  梦雅被我这番话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但是我说的却是实话,她也无可奈何,
只能撇着嘴说「她要是真的有本事,干嘛还要死乞白赖的跟着我啊,在一中当个
好学生不好吗?」

  「我也没想到,她怎麽那麽...那麽....巨婴?」

  「巨婴?对对对,形容的太对了,就是巨婴!都怨我大姨,你想想,她的父
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家子全都围着她一个宝贝转,保护的太好了。十岁
才学会擦屁股!来了例假戴卫生巾都能戴反,经常把阴毛粘掉!疼的吱哇乱叫的
!还有还有啊..........」

  见梦雅说的越来越开心,我皱起了眉头,仿佛又见到了两个小时前说表姐坏
话的苗苗。

  她可是你表妹啊,嚼舌根嚼的不亦乐乎,这是一个姐姐该做的事吗?我清了
清嗓子,用一副长者的口气语重心长的对梦雅说「梦雅,我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刚刚的那些话,你敢当着苗苗的面再说一遍吗?」

  梦雅楞了一下,随即就说「你这是什麽话?我当然敢说。」

  「好的,没什麽,我就随便问问。」

  妈了个屄,这小妮子不按套路出牌!梦雅又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后,用手拍
了拍我的肚皮说「哥,我想吃东西!」

  我抚摸着她的头「差点忘了,我给你带了午饭,在桌子上。」

  梦雅桌子上的饭连看都不看一眼「你想歪了,不是上面的那张嘴,是下面的
那张嘴想吃!」

  这个小骚货乘我没反应过来,呲溜一下就把我的裤子连内裤扒拉开,柔弱无
骨的嫩手,掏出了我软踏踏的鸡巴,张开小嘴就向着我的龟头嘬了上去。

  「我肏!我还没洗呢!」

  「我不嫌你脏,哥我受不了了,先让我尝一尝。」

  说完,她把嘴张的更大了一些,直接把我的龟头全部含进了她的嘴裏,她习
惯性的用一只手挡在面前,让我无法看见她的面容,只能听到龟头被她的双唇嘬
的滋滋作响的声音,虽然看不见这幅美景。

  但是那种舒爽的感觉却从我的鸡巴漫遍全身。

  嗯,来例假的女人都那麽饑渴吗?「哦哦呃呃呃.......好爽...
.你不是不让我碰你吗?」

  「滋溜滋溜...我只是说...滋溜...不和你..做爱....吹的
不算!」

  我肏还有这种说法,那你吹吧,使劲吹,又便宜不占王八蛋!这小骚货上次
肏完回家肯定没少唆黄瓜,这口活进步飞速。

  梦雅的口活确实进步了不少,但是仅仅只是开头那一小会,随着小骚货香舌
的舔弄,我的海绵体开始充血并迅速膨胀,粗大的鸡巴撑得梦雅的小嘴十分吃力
,即使把嘴巴张到最大也只能含进去一半,再往伸出探索就是一片处女地。

  我真的很想再往裏捅一捅,但是我害怕梦雅吃不消,毕竟想玩深喉不但喉管
要够粗,还要克制异物插入时想要呕吐的欲望。

  唉,下次再说吧。

  梦雅还在卖力的含着我的鸡巴,时不时地还把头用力的往下压,好让我插得
更深一些,我看着她撅的老高的小屁股,顿时有种想要揉一揉的沖动。

  「梦雅,屁股靠过来些,让我摸摸。」

  梦雅乖巧的把屁股调转过来,嘴上的功夫却丝毫没有耽误,我把手搭在她的
小屁股上,用力的揉了两把,嗯,还是苗苗的好。

  打概是我揉的过于用力了吧,拉着中卫生巾的一个角从内裤的边缘露了出来
,上面还沾着殷红的经血。

  看的我有些心痛,唉,何必呢!梦雅开始体力不支了,由于长时间的套弄,
她的颌骨已经开始发酸,牙齿也时不时的剐蹭到我的龟头。

  看她折腾的那麽累,我是在是不忍心了。

  「梦雅,别弄了?」

  听我这麽说,梦雅误以为是我嫌弃她口活不好,反而更加卖力的唆了起来。

  「不舒服吗....滋溜滋溜......再让我试试吧。」

  我是愿意让她为我服务的,但是我的小兄弟却不乐意了,梦雅的牙齿又小又
齐,像两排刀片,把我的龟头刮的通红,时间一长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了下
来。

  是的,我在梦雅面前软了,这对一个女孩是多麽大的屈辱啊。

  看到梦雅欲哭无泪的样子,我不等她说话便将她搂入怀中。

  「是我不好,伺候不好你,我不是个好女人!」

  梦雅眨巴着眼睛,撇着嘴的档口,眼泪便要落了下来。

  见此情况我赶紧把一切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

  「没有没有,是我昨天看黄片,撸了好几管子,今天有些体力不支而已。」

  不说还好,一想到昨天,我妈丰腴曼妙的胴体,诱惑的红唇又好像浮现在眼
前。

  梦雅得知不是自己没有魅力,大为舒心,然后又在我肚皮上又咬又掐起来。

  「你讨厌,没事撸管干什麽。」

  「因为,因为你不给我肏!」

  梦雅没有料到我讲话那麽直白,先是捶了我两拳,然后娇羞的捂着脸说「臭
流氓,说话在这麽下流把你嘴缝上」

  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揪到怀裏,大声的质问她


  「怎麽样,小骚货!给不给我肏!给不给我肏!」

  梦雅已经羞的无地自容,急的拼命的用手捂住我的嘴「小声点!给....
...给你肏!你...别说了!」

  梦雅说完后脸张的通红,呀呀呀的尖叫了两声,便把头蒙到被子裏再也不愿
出来。

  嘿嘿,小骚妞,怎麽样不装了吧!就这样打打闹闹,一直到了下午,我们才
退房。

  电梯裏,我的手不老实的搭在了梦雅的屁股上,这一次,她很罕见的默许了
我的耍流氓。

  我结过账后,正準备拉着梦雅的手走出宾馆大门,但是这个明锐的小妮子好
像察觉到了前台接待员眼神裏的鄙视之情。

  走到了门口时她居然又折返了回去,趴在柜台上跟接待员一阵交头接耳,还
时不时到朝我指了指。

  然后再次转过身的梦雅,似乎变成了恶鬼修罗。

  那个该死的接待员还站在柜台后面,用手比作刀子在脖子面前一划,然后朝
着我拇指朝下点了点,露出了鄙夷之色。

  我知道,我现在应该跑!我他妈掉头就跑,梦雅发了疯的在后面追,但是他
的体力怎麽拼的过我呢?没跑一会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骂,我由于
担心她的安慰安危就折返回去在她不远处站着。

  等她休息够了就继续追,累了就休息。

  就这样跑跑停停,我把她引到了她家楼下,在她要扑上来时,我一把抓住她
将她往院子裏一推,关上门就跑。

  这次我是一路狂奔回了家!我很庆幸我能压着时间沖进了家门,因为就算迟
到哪怕一分钟,即使老妈不把我关在门口,在会在其他方面找我麻烦。

  晚饭过后,老妈一声不吭的进了书房,我能感觉到她现在正在酝酿着怒气。

  每次她这样,我都害怕的想离家出走,我还是回屋吧,活命要紧。

  梦雅的短信轰炸根本没停过,虽然她从苗苗哪裏得知了我确实没做什麽特别
过分的事,但是还是对我亲了她表妹表示要肏我妈的。

  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既然你骑到我头上来我就不忍了,吴梦雅,我肏你妈
的!梦雅骂的正欢呢,没想到我会还嘴,更加来劲的发着汙言秽语的短信,就这
样我们你来我往的骂了半个小时后,梦雅打来的电话。

  发短息要钱还费时费力,不容打电话骂痛快,电话裏的梦雅没了以往活泼可
爱的样子,摆出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对着我火力全开。

  我有些后悔接她电话了,不是我骂不过她,而是我必须要小声,老妈在我隔
壁看书呢。

  我吃了大亏,梦雅在电话那头扯着嗓子骂我,我只能毫无气势的回击,到后
来变成了她骂一句,我应一声,跟他妈的训儿子一样!电话的最后她撂下了一句


  「在和你个王八蛋做爱,我就是狗!」

  在梦雅隔着电话线用她的口水给我狠狠的洗了一通澡后,我虚脱的瘫倒在床
上,女人真是没一个好惹的。

  洗漱后,我鉆进了被窝,给蒋婷发了个短信,说晚上有些累,就不电话联系
了,在得到她的肯定后,我将手机扔到一边。

  我摩挲着小兄弟,心想着今天发生的性事,我不是对梦雅的口技有所不满,
只不过跟老妈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

  就是昨天的这个时间,我的老二被老妈含在了嘴裏。

  我闭上了眼,一边撸着管,一边幻想着老妈的风骚,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裏我和老妈在一起,她把我压在床上,向我诉说着她有多麽爱我,有多
麽想和我做爱。

  她掏出了我的鸡巴,用她细软的舌头在我的蛋蛋上打着圈,一圈接着一圈,
然后从我鸡巴的根部一路向上舔,舔到最顶端时张开嘴一口将龟头吞下,先是用
舌尖顶了顶我的马眼,然后一下子将自己的脑袋压倒最底端。

  我的鸡巴冷不丁的被顶到了老妈的喉咙裏。

  在把我的鸡巴含的硬的发痛时,老妈趴在我身上在我的耳边说「射在外面怪
可惜的,进来吧。」

  老妈蹲坐在我的跨上,用肉把住我的鸡巴在她的毛屄上反复摩擦着,正要插
进去时,我醒了。

  在因为春梦没做完而叹息后,我发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我梦遗了
         未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