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女友的归属(晴儿篇)

九久小说网 2021-11-19 21:55 出处:网络 作者:青松编辑:@春色满园
女友的归属(晴儿篇) 作者: 青松 类型: 设计淩辱 首发: 春满四合院 2021-08-06 《叶小雯的大冒险》
女友的归属(晴儿篇)
作者: 青松
类型: 设计淩辱
首发: 春满四合院

2021-08-06

《叶小雯的大冒险》
《叶小雯的婚礼》
*****************************************************************************

    刘忠捏着搅拌棒,将卡布奇诺上面的雕花搅成入咖啡里,心神不宁的斜视着,对面那桌的客人,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他把鸭舌帽给压低,佯装品尝咖啡的模样,面上若无其事,可眼珠子却三不五时飘到对岸。
    咖啡厅是一个品字格局,一条通道走到底,外宽内窄,座位被通道切割成左右两侧,刘忠就坐在左侧的倒数第二桌,对面坐的一男一女,一个是他的同学马鸿。

    另一个是他的女友——韩紫晴。

    晴儿下身是九分牛仔裤,脚上着一双小白鞋,身穿白色印花T恤,T恤上印着黑色图案,看起来好似”奶牛装”,视觉上给人既清爽乾净,又特别软萌甜的风味,肩上背着小皮包挂在腰间,更凸显出俏皮感,远远看过去,紫晴就像是充满 “奶油味”的小仙女。
    她还在头髮前面,编了一根小麻花辫,和后面的高马尾梳在一起,清爽怡人,最魔性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睫毛,难怪学生时代,紫晴在校内别称大眼萌娃。

    这样的打扮让刘忠感到非常的眼熟——还记得去年女友生日那天,她不就是这样打扮的吗?。

    熟悉的笑声,犹如悦耳的银铃声响,传入刘忠耳里,不知道马鸿说了什么?但刘忠知道,女友一定很开心。
    晴儿个性活泼爽朗,笑容整日里都挂在嘴边,他印象里的晴儿很少发脾气,不论跟人打招呼,或是说话,女友都是笑容满面,乐天派就是女友的标誌。
    不熟悉晴儿的人,以为她整天都很开心——其实女友的笑容只是一种习惯,她并非真的开心,只是不想在人前显露自己的怯弱。
    当晴儿那又大又圆的双眼,弯成两道月牙湾,身体微微后仰时,刘忠知道这个肢体动作,才是晴儿发自内心的笑容。

   「生日快乐。」

    马鸿突然端出一盒小蛋糕放在桌上。

    晴儿又惊又喜,欢笑道:「谢谢。」

    就在取下蛋糕盒的一霎那间,刘忠诧异的望着女友,他眼瞳内的晴儿,忽然收起了笑容,神色诡异的看着蛋糕,马鸿屁股连着椅子挪到晴儿身旁,女友脸色乍变眉头皱起,露出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一样的疼痛表情。
    马鸿在女友耳边不知又说了什么?晴儿这才露出笑容,只是这个笑,就像挤牙膏一样,显得很勉强。
    由于马鸿挪移了椅子,变成背对着刘忠,这样的角度,他无法看见发生了什么?刘忠紧张的移动位置,将座位移到马鸿的侧面,这才看到,马鸿的手竟然贴在女友胸前,五只魔爪深陷下去,隔着衣服不住的摩娑。
    晴儿茫然望着桌上的蛋糕,脸上挂着违和的笑容,忽然她露出吃痛的表情,眼皮用力紧闭,仅露出一丝丝缝隙,卑屈的睫毛瑟瑟颤抖着,刘忠瞳孔紧缩,他的双眼里看到一只鹹湿的狼手,沿着女友的裤缝,钻进了晴儿的大腿内侧。

   「放心,阿忠不在的时间,我会好好照顾妳的。」

    晴儿双眉紧拧,两眼微瞇,勉强的苦笑道:「谢谢。」

    咖啡厅内没几个人,除了他们,就剩下刘忠跟另一桌靠近门口的客人,刘忠百思不得其解,马鸿动作这么大胆,就不怕被人发现吗?更怪的是,晴儿竟然没有反抗!
    刘忠低着头,鸭舌帽把他的脸完全遮住,默默观察着对方。

    忽然马鸿搂住女友的肩膀,把晴儿拉了起来。

   「跟我来,带妳去一个地方。」


    刘忠的脑海浮现起,前几天发生的事,马鸿跑来找他,他那一天要提前给紫晴庆生,刚好跟女友在一块,于是小俩口在马鸿面前频频放电,让还是单身的马鸿非常吃味。
   「阿忠,你俩别一直撒狗粮啊,这那是待客之道呀,好歹也该叫你媳妇给我倒杯茶吧。」

    女友搂着刘忠的脖子,笑话马鸿,「你是吃醋了呗?看不得忠哥有我这个,又听话又乖巧的好媳妇。」

   「哼,有多听话啊?」

   「超听话的——」

    晴儿嘟起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直瞅着马鸿,坏笑道:「嘻,只要是忠哥吩咐的,我绝对服从,哈哈,让你羡慕,馋死你。」

   「是吗?」

    气不打一处来的马鸿跟晴儿槓上了,连带拉上刘忠,赌了一把。

    从上午到傍晚,白天到黑夜,刘忠在紫晴温柔的爱意下,享受了无比的尊荣,不论是吃饭、逛街、购物,女友就像一只撒娇的宠物,紧紧搂着他的胳膊,贴着他不放,平常很有主见的女友,也如驯服的母猫,事事都先询问他的意见,并完全服从他的吩咐,他就觉得,自己脸皮贴上了厚厚的金箔,大大的长了脸,倍有面子与成就感。
    马鸿就惨了,他不止是吃了窝囊气,还赔了荷包,从午餐、购物、下午茶直到晚餐,他都赌输了,这些消费都是他这个输家买单。
    刘忠太高兴了,晚餐就不自觉喝高了,在女友掺扶下,朦朦胧胧回到住处,他在醉倒之前,把精心準备的戒指掏出,要送给女友,他只记得晴儿高兴的捧着戒指,对他说了一些话?

    至于是什么话?他醒来后竟然忘了。

    隐隐约约,只记得那晚上,女友捧着戒指,喜悦到哭泣的表情。

    *** *** ***

    事情总是峰迴路转,怪异就从那天起开始了。

    首先晴儿对他的态度,出现了忽冷忽热,本来晚上小俩口总是会相约吃饭,但晴儿都推託没空。刘忠虽然觉得怪异,但也找不到问题点。本来他要在十六号去外地参加一场面试,这一天也是女友的生日,也是这个原因他才提前给晴儿庆生。
    但现在他迟疑了——他告诉晴儿,自己到外地面试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去,而是偷偷跟蹤女友。

    当看到女友跟马鸿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又是这里!

    这是一座游乐园。

    去年刘忠给晴儿庆生,就是带她来这玩,今年因为生意不好,所以游客锐减,在这个淡季,园区早早就提前打烊了,此刻是一片漆黑。
    刘忠还记得去年的八月十六日,女友生日,刘忠带她来这里,当时刘忠跟工作人员说好,在他们下班之后,偷偷进来玩的,那时晴儿表现的热情奔放,完全展露出纯洁的童贞一面,刘忠还记得她伸张着手臂,从园区的大门跑到旋转木马前,然后跳上木马,一边嘻笑,一边坐在上面,随着音乐旋转。
    之后刘忠跟她去玩碰碰车,他们撞得不亦乐乎,然后她又不知疲惫的,跑去坐弹力跷跷板,在快速上下疾飞中,发出惊声尖叫。

    刘忠打开手机面板,八月十五号了,过了午夜,就是十六号,马鸿这是要给女友庆生吗?问题是他怎么知道,刘忠去年带晴儿来这?或者说这仅是巧合?
    在刘忠疑惑未解之时,却听到女友发出高兴地欢呼声,游区大门的灯亮了起来,女友热情的跑了过去,从步道往前就是一个大圆环,去年,刘忠就是在圆环那裏,当着女友的面前下跪,并送了她九十九朵玫瑰,然后他们约定等刘忠找到工作就结婚,从一天起,他们私下就以老公老婆称呼了。

    刘忠趁着夜色,躲在路旁的行道树后。

    马鸿和女友站在大圆环中央,马鸿靠在女友耳边说了一些话,晴儿露出挤牙膏的勉强笑容,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寂静的夜里,传来晴儿爽朗甜美的声音:「嗯——好的。」

    女友嘴里说好,但刘忠却从侧面,看到女友两只小手在背后反握,十指纠结地紧扣在一块,晴儿给别人的印象都是开朗活泼,坚强大方,她从不轻易在人前显露自己的怯弱,只有熟悉她的人,才会知道她紧张时,会不自主的双手紧握在一起。
    刘忠正疑惑女友为何紧张?但接着,在他眼皮底下,却发生了不可置信之事,让他的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了。

    女友当着马鸿的面,把上身的白色印花T恤拉起来,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衣和胸罩,直接把丰满娇嫩的两只乳球裸露出来,然后女友先解开裤头,再抬起腿,一拉一扯,就把下身的牛仔裤跟着卸掉,一样是没有穿内裤,白生生的臀部就这样暴露在公众场所内。
    她从肩上的小皮包里,掏出一条红色的项圈,戴在白细的脖子上,又将一条狗鍊子繫在项圈的环扣上,当着马鸿的面前下跪,两手高举,手心捧着鍊子,这姿势跟去年刘忠跪在女友面前送玫瑰的场面一模一样,都在游乐园的大圆环,仅是人物换了,礼物也换了。

    女友昂起脖子,两手撑在地上,脚上还穿着小白鞋,只是她光着腚,翘着臀,手脚并用像一头母狗般,被马鸿牵着爬进游乐园。
    刘忠仰倒在草皮上,脚ㄚ子发软,直打颤抖,他不停地掐自己的脸,无法接受这是事实,他宁愿相信这是在做梦。

    *** *** ***

    漆黑的游乐园内,空无一人,路灯和各种游乐设施的霓虹灯,把夜空映照的五颜六色,旋转木马的音乐和小丑机器人的声音,迴荡在深寂的黑夜之中。

   「妳爱阿忠吗?」

     晴儿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气,,两眼微瞇苦笑道:「我爱——忠哥。」

    「那么今天,就妳为了阿忠重生吧。」

    去年的八月十六日,刘忠就是在这里给女友庆生。
   
    而今年…紫晴还是在同样的地点庆生,她脸上仍旧充满欢乐的笑容,一样的热情奔放,不同的是,这次她没有穿任何衣物,赤身裸体,像四足动物一样手脚贴地,远望还以为是一头母狗,在园区内奔跑。

  园区内,跟马鸿串通好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位,他们几人皆拿着手机,包围住紫晴,从手机看显示屏上,看到镜头前,趴着是一丝不挂的韩紫晴,双手撑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将女性隐私的部位,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镜头前。
  这已经是第四次拍摄了,前面三次她被牵到柱子、凉亭、立式招牌等,各种设施旁边然后在众人吩咐下,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给大家拍照,这次她又被拉到旋转木马前面,以这种游乐设施为背景,她双腿分开微微下蹲,两肘夹在腋下,比出剪刀手,朝着镜头露出羞耻的微笑。

  「我,韩紫晴,身高一百五十七公分,三围是32D、24 、33,生日是八月十六,就是今天哦——」晴儿强自镇定,露出既羞耻又尴尬的笑容,继续说,「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我韩紫晴的裸体,因为我今天要扮演一头母狗,所以不能穿衣服。」
    她抿住下嘴唇,微瞇着眼皮,挤出难看的笑容,「我韩紫晴服从马鸿以及大家的指导,你们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也可以随意的使用我的身体,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镁光灯不断闪动,啨儿刚才的述说都被拍摄下来了。

    紫晴爬上旋转木马的椅背,上面绑了一根假阳具,她抬起大腿,跨坐上去,将假阳具完全吞入穴里,就这样的随着音乐旋转,她双手握着栏杆,木马上上下下不停起伏,她的臀部也跟着上下摆动。
    晴儿十指紧扣栏杆,手臂夹住马首,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夹住马腹,
那如玉如葱的脚趾,完全绷起,白皙的小腹,发出剧烈的抽搐,跟着女友颤抖的裸体忽然伸直,乳房挺起,状如痉挛。
    那根阳具随着旋转角度,不断的深入肉穴,又拔出,再深入,女友的跨间,不停流出液体,等音乐结束,木马停下后,女友的眼神早已涣散,小小的嘴巴完全合不拢,从嘴角还流下一条长长的口水,马鸿把她抱下来的时候,马背上已是一大滩白浊液体。
    接着马鸿拉扯铁鍊,牵着紫晴来到碰碰车设施,晴儿被绑在车上,身下插着一根高速旋转的按摩棒,同时还有跳蛋,光溜溜的身子,剧烈地左右乱扭动,她仰起脸,额头上的麻花瓣来回摇曳,脑后的高马尾也来回晃动,晴儿发出竭斯底里地的娇喘,并且有一条粗粗的口水挂在嘴边流下来,小腹则比刚才更快速地抽搐痉挛,就连马鸿都没看过如此剧烈的反应。

    碰碰车撞完之后,才发觉紫晴竟然失禁了,在车内尿了满地。

   「如果我找到工作了?」 刘忠捧着九十九朵玫瑰,半跪在大圆环的草皮上,「妳愿意嫁给我吗?」
    晴儿没有接过鲜花,却扑上去搂住刘忠的胳膊,用她可爱地脸蛋在爱人温暖有力的肩臂上磨蹭,然后发出又娇又嗔的声音,「只要你对人家好,人家以后都会是你最温柔的小猫,可要是——你敢被我发现,你有小三,哼!你就会看到人家变成兇悍的母狮子。」
    刘忠脑海浮现起,去年女友跟他说的话,也是从那一天起,他们私下就以老公老婆相互称呼了,但现在——他却看到晴儿眼睛半张半闭,露出一半的眼珠子,涣散得不知道在看哪边,马鸿牵着她往东,她就不敢往东,叫她学母狗蹲姿,她就乖乖地照做,没有一丝抵抗。
  这样的反应刘忠蛮熟悉的,他的”老婆”其实已经半昏迷了,从外表看去眼睛没有失神,仍半张半闭的,但她已经对外界讯息没有判断力了,刘忠发现女友整个身子依然不断抽搐、颤抖着,小腹还是一样剧烈的上下抽搐、痉挛。
   「我的天!」,刘忠心里暗暗吃惊,他不知道!女友身体这些反应是怎么回事,他已经都没见过,难道晴儿的身体跟阴道,仍保持在即将爆发的高潮边缘?

    刘忠正想冲上前去,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发出哔哔声,点开来是一则短视频。

    从画面竖频来看,是有人拿着手机在录影,视频的内容,恰好是他喝醉的那晚上,女友捧着戒指,喜悦到哭泣的表情。
    女友像捧着宝贝似的,把戒指拿到刘忠面前,「人家…人家…嗳呀——」,她羞红着脸,话都说不清楚,只好一边用手肘摩蹭刘忠的肩膀,一边吞吞吐吐的,说,「忠哥…你送这个…是不是想说什么?」

    无奈刘忠已经喝高了,根本没听懂晴儿的话。

   「讨厌——你话都说不清楚。」

    这时画面的另一端,传来马鸿不阴不阳的声音,「嘿!妳这都不明白吗?亏妳还说自己爱阿忠呢!」

    女友嗔目抿嘴,转过来朝着镜头反问,「厚!那你又知道啰?」

   「当然啦,我可是阿忠的好兄弟呢。」

    晴儿瞇起眼皮,质疑道:「哦?那你讲啊,忠哥刚刚说了什么?」

    一只手伸到画面里,从晴儿手上接过那枚戒指,然后绕到刘忠眼前晃了一晃,「嘿,阿忠是说啊,这枚戒指是考验妳对他的爱,到底有多深?」,说到这里,马鸿拍了一下刘忠的肩膀,只见刘忠打了一声酒嗝,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对对——」

    晴儿疑惑道:「考验?」

   「正是啊,妳说妳爱不爱我的好兄弟呢?」

    晴儿颌首柔声道:「我爱——」

   「妳今天不是说,只要是我兄弟的吩咐,妳都绝对服从吗?」

    晴儿又点点头,像柔顺的母兔般发出甜腻地嗓音,「人家超听话的——」

   「那我的好兄弟说啊,妳必须服从这枚戒指,就像服从他本人一样。」

    晴儿的脸色霎那间发白,「什么?」

    马鸿又拍了一下刘忠的肩膀,只见刘忠再次,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对对——」

    「这枚戒指就是信物,谁拿着这枚信物,不管是谁,即使是妳不认识的陌生人,妳也必须当成他本人一样,无条件绝对服从。」

    晴儿正要抗辩,马鸿却抢白道,「这是考验,妳要做不到,那妳就不够爱我兄弟啦,阿忠,我这样解释,对不对啊?」

    刘忠点了点头,「对对——」

    视频到这里结束,但很快又传来了,五则短视频,刘忠将这些视频,逐一点开来看,第一和第二个视频,都是马鸿戴着那枚戒指,跟晴儿一块出去约会吃饭的各种画面,这也解释了,为何自己之后约女友出门吃饭,总是被拒绝。

    接着拨放第三则视频。

    地点是一间旅馆内,手机似乎竖直,放在梳妆台上,正对着床铺。

  「来,妳先看这个。」马鸿坐在床上,手上拿着那枚戒指,对着晴儿说道:「看清楚了,这枚戒指就是代表妳,绝对服从的信物,明白吗?」
    晴儿的脸色先是一阵红一阵白,良久后,她才低头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是的……谁拿着这枚信物,不管是谁,我都会无条件的绝对服从。」

   「不止——」马鸿随手从床旁的茶几上,拿出一只扁平状的开瓶器,「无论是人类还是非人类,有动物还是植物,是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器具,只要拿着信物,妳看到了,必须要先打招呼,然后服从他,懂吗?」

    此时晴儿的脸已被羞耻刷成一片绯红。

  「自己判断一下,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打招呼?来试试看。」说完,马鸿将戒指套入开瓶器的底端。

    晴儿的脸色,彷如一颗熟透的红苹果般,她两腿併拢,跪在床上,咬着牙,用几乎是颤抖的声音,对着开瓶器说道:「您好,我…我叫韩紫晴…由于您有信物…所…所以……我…我要服从您……」

   「不行——妳这样考验不过关啊,不够诚恳。」

    马鸿挥舞着开瓶器,「妳太矜持了,妳必须要放下面子,别把自己当成人啊,就把自己当成服侍主人的奴隶,啊!对了服侍主人的一件用具。」

    紫晴低着头,前额上那根麻花辫垂头丧气的悬在半空,她羞耻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听马鸿这样说自己,她的身体不由自主颤抖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最后彷似下决心了一样,沉声道,「奴知道了,请主人继续指导奴,如何服侍主人…」

  接着紫晴在马鸿的引导下,逐一脱去她身上的衣物。

    晴儿的乳房,又大又丰满,上半球呈钟乳状,下半球是水滴状,腰肢恰到好处的不瘦不肥,浑圆的屁股扎实有力,白腻的长腿看起来非常有劲,腿根之处是一片漆黑的阴毛。
    马鸿本来想叫晴儿张开双腿,但却看到女友夹紧腿根,两手抵在跨下,战战竞竞的咬着牙关。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妳再来吧。」马鸿轻声细语说,「对了,我相信妳是爱我兄弟的。」

    画面到这里被剪掉,再次出现的画面是在另一间旅馆里。

此时,刘忠注意到画面中的女友,全身光溜溜的坐在床上,往后靠着一面墙,而双脚张得开开的互相摺叠,被一左一右的分开着,而两颗水滴状的大乳房,一左一右的不停摇晃。
  马鸿拿着一支按摩棒,开启了开关,按摩棒立即快速地旋转着,他缓缓
地拨开晴儿的阴毛和肉唇,接着就把按摩棒压在上面,并且开始快速地摩擦着她的肉穴。
  只见女友,发出急促的娇喘,小腹不断起伏抽动着,全身更是不停地颤抖,阴道中涌出大量淫水,把那根按摩棒都染成白色的了,看到这情况,以刘忠对女友的熟悉度,他知道晴儿已经处在高潮边缘,她快要不行了。
   这时镜头内女友的呻吟忽然变得很高亢,仔细一看,原来马鸿不只用旋转按摩棒在摩蹭紫晴的下体,他还在女友的穴里,塞入好几颗跳蛋,好几条电线从穴口裸露出来,正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马鸿,把按摩棒旋转着的棒头凸粒,直接压到女友的阴蒂包皮上。

    「噢!——哦啊——啊啊——嗯——啊——」

  刘忠最了解紫晴的身体,女友处在高潮边缘,如果又同时刺激她的阴蒂,她会受不了的,但是马鸿很有分寸,刺激几下就收手,然后去刺激几下,这样来回,女友的眼睛已经渐渐失去焦距。

   「已经连续熬了两天,现在妳应该没有矜持了吧?」马鸿说完,再次拿出那支套着戒指的开瓶器,直接丢到床上。

    晴儿看到信物,立即直起腰,长跪在床上,手臂高举过头,露出腋下,「主人您好,晴奴是您的润滑剂,请先检阅晴奴的身体,然后让晴奴侍候您……」
    刘忠注意到,女友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神态,她凝视着开瓶器,羞红的脸蛋渐渐上被刷成冷白之色,同时露出恭敬的神态。

  「嗯…啊…晴奴先帮您清洁……」,女友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反背到身后,伏下身子,用舌头游舔开瓶器表面的铁鏽,她那神态就没把自己当成人了,就像一具服侍主人的用具。
    女友舔完,将开瓶器拿起,一手拨开肉唇,一手将扁平的头部,插入穴里,从早已湿透的肉穴边缘,流出大量的白浊液体。

    「嗯…啊…啊………啊…………」

    第三部视频到此结束。


    第四则视频,一开始就是熟悉的雌性呻吟,一对又大又软的白乳,不停在画面上翻飞,视频里充斥着赤裸的胴体,乳白色的肌肤,画面的角度是拍摄者仰躺,从低处往上翻拍。
    女人伸直柔美的白颈,从她脑后流下一袭乌黑的高马尾,待她垂下头,额前跟着顺下一根小麻花辫,同时露出那张熟悉的面孔。

   「啊——啊——啊——嗯啊——」

    一只大手闯进画面里,毫无顾忌地握住一只跳动的乳球,就像捏住刚刚发酵的麵团一样,那只奶球毫无阻力的陷出五道指印,却又似充满弹性的皮囊般,一下又弹起,一圈乳晕中央的奶头,跟成熟的葡萄般直硬起来,被三根手指恰到好处的捏住,然后像旋转螺丝般,拧转起来。

    「噢!哦啊——」,紫晴蹙起漂亮的长眉,发出既性感又嗤痛的呻吟。

    马鸿这才鬆开乳头,将镜头对着女友的面孔,「来,对着镜头说,爽不爽?」

    女友跨骑在马鸿腿上,不断的上下摆动,两乳也跟着晃起乳浪,但仍旧抿着嘴唇不发一语。

    「快说!」马鸿伸手轻轻拍打乳球。

    女友这才不甘不愿地说道:「嗯啊——爽——爽啊——」

   「好!今晚妳就留下来过夜吧!」

    突然画面天旋地转,马鸿把手机翻过去,盖在床上,画面一下黑起来,接着视频就断了。
    轮到第五个视频,地点是咖啡厅,画面是侧面拍摄,可以判断,马鸿是把手机放到桌子靠墙的地方。
    晴儿穿白色印花T恤,坐在咖啡厅的位置上,她低着头,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闪动,这不正是白天的场景吗?

    女友发出悦耳的银铃笑声,只见马鸿端出一盒小蛋糕放在桌上。

   「生日快乐。」

    晴儿又惊又喜,欢笑道:「谢谢。」

   「快打开来吧。」

    晴儿伸手取下蛋糕盒,就在这时后,马鸿的五只魔爪,隔着女友衣服,深深按下去,不住的揉捏,女友收起了笑容,神色诡异的看着蛋糕,一动不动,而马鸿已经连人带椅子,都挪到晴儿身旁,只见紫晴脸色乍变,眉头皱起,马鸿靠到女友耳边说轻声道:「妳要表现得很开心。」

    晴儿这才勉强苦笑起来,她茫然望着桌上的蛋糕,不知所措。

    马鸿却变本加厉,把一只鹹湿的狼手,贴住女友大腿,沿着裤缝,钻进了晴儿的大腿内侧,女友露出吃痛的表情,眼皮用力紧闭,仅露出一丝丝缝隙,卑屈的睫毛瑟瑟颤抖着。

   「放心,阿忠不在的时间,我会好好照顾妳的。」

    晴儿双眉紧拧,两眼微瞇,勉强的苦笑道:「谢谢。」

    接着马鸿的五指伸到镜头前,画面就黑了。

    跟着一通手机语音传来:「阿忠,相信你都看到视频了吧?」马鸿直接把,事情的前后起因,一股脑地都跟刘忠摊牌了,「现在,觉得紫晴到底是归属于你的?还是我的?还是我们大家的呢?哦,忘了传给你看,这是刚刚的视频哦。」

    语音刚结束,又传来了一段短视频,地点就是游乐园。

    晴儿被一群人围住,大腿被人抱住,左右分开,两只手臂也反抱脑后,被人给按住,数只猥琐的手掌,游移在赤裸的胴体上,揉捏着软嫩的双乳,还有几只手伸到女友跨间,不停的抠弄肉穴。

    马鸿拿着手机对着晴儿问道:「紫晴!妳重生了,从今日起,妳不止要服从我,妳还要服从在场的所有人,以后大家都是妳的共同主人,明白吗?」

    「共同主人吗?」

    「那这货就是公共奴了?」

    那些工作人员,个个都用淫邪的眼神,瞧着女友的身体,有的发出嘘声,也有的表示讚叹,只有晴儿半瞇着眼,两眼无神的盯着镜头,嘴唇抖动着,慢慢发出一声——我爱你忠哥。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