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九久小说网 2021-11-19 21:55 出处:网络 作者:八九不離十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那个女人最压抑,但也是第一个在台上高潮的观众。”离开今朝醉时,我的耳边还一直回蕩着身旁那个女人意味深长的话语。

  其实啊,哪里是婉柔,当时看着婉柔那一次次细微的表情,身体变化,我感觉只需要将阴茎掏出来狠狠的撸动两次,便会根本忍不住的喷射而出。

  “这样的婉柔是我想要的吗?”回去的路上,一边骑着小电驴,我不由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

  “是,也不是。”

  婉柔的变化是我想看到的,是我所期待的,我也因这种变化而兴奋,而激动,但在同时,又不是我想看到的。

  因为婉柔目前所经历的一切,并没有我的参与,并没有我这个最亲密的老公,在身后做着最坚强的后盾。

  一切就像无根之萍,也最容易让人走向深不见底的深渊,放纵过后,与此同来的往往也是最深的自责和愧疚。

  不,我不能让婉柔陷入到那种地步,因为我的一己之私,一念之差。

  迎着夜晚微凉的风,我不由长吁了一口气,对淫妻的愿望更加强烈和真实,但经历了今晚所看到的一切,对未来的路不由也更加的清晰和明确。

  比我晚了半小时归来的婉柔表情依然平静如水,不过却是连那临走带出去的那套今晚在今朝醉穿的衣服也没拿回来,不知道是不是扔了,还是留在了严正方哪里。

  入夜,轻轻触碰着她柔软的肌肤,顿时感到一片的火热,我不由幻想着之前看到的一切,将她温柔的压在身下。

  今晚,婉柔的反应比起以往更加的强烈和真实,但我却依然忍耐着,先行一步喷射而出,并没有为她带来难以开口,而又真实渴望的高潮。

  所做这一切,倒也不是为了完全听心理大师的要求,其实我在借着心理大师帮我改变的同时,何尝不是也在借着心里大师达成我的愿望,最终的目的或许都是一样的,但其中的方法又有着一定的不同。

  发现了婉柔不清除小号微信聊天的习惯后,其实我已经完全不用每天苦苦等着心理大师发来的记录了,而我也习惯了,每天晚上在婉柔熟睡之后,一个人藏身在黑暗中,对着那明晃晃的萤幕,一字一句的看着那一句句聊天。

  接下来几天,严正方似乎再次邀请了婉柔一次,虽然只是单纯的吃饭,但还是被婉柔直接给拒绝了,而心理大师依然是不疾不徐的老一套调教方式。

  至于和王潇,前一段还略微有些暧昧的聊天,不知是不是因为婉柔因为那晚今朝醉的事情反而变得微微有些抵触或者是警惕了,反而不再那么热乎了,有时候甚至直接不再回覆了。

  这顿时让我有些担心,在旁敲侧击和心理大师沟通了一次后,他倒是依然胸有成竹,只是告诉我,这是必然经历的阶段,压抑,抵触,只会带来更加强烈的爆发。

  而心理大师说的这一切,似乎很快便得到了验证,自今朝醉酒吧之后,婉柔连续几天都没有再写日记,但我却知道,其实她一直在随着心理大师的调教,进行着自慰。

  等到第五天,我终于再次看到了婉柔的日记,但记录的却只有一句话:“徐方圆,我不好了,我感觉自慰愈来愈没意思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当即激动的一片血脉喷张,而心理大师就似乎在默默盘算着时间,在婉柔记录了日记的第二天夜里,我再一次偷偷翻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后,顿时发现心理大师已是大胆的向前迈出了一步。

  “怎么样,自慰的感觉如何?”心理大师上来的话便很直白。

  “还好吧。”婉柔回覆的也很快。

  “可惜。”心理大师明显在卖着关子。

  “可惜什么?”

  “可惜我们之前立了準则,妳也只能通过自慰享受到这些浅显的快感,而永远无法体会到最真实的高潮。”

    心理大师侃侃而谈论着,我却看到了一张由他编织的网正一点点朝着婉柔笼罩而去。

  这一次,婉柔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回覆,到最后还是心理大师主动开了口问道:“怎样,要不要立几条新的準则?”

  又是沉默,但最终婉柔还是回覆了:“你知道吗,我刚开始就说过,愿意接受这一切,只是为了想改变我和我老公之间的状况。”

  “所以妳的答案呢?”心理大师继续问道。

  “不需要。”婉柔回答的也很快速和坚决,让我心中一暖的同时,也有些遗憾。

  不过,心理大师显然并没有放弃:“如果只是在稍稍违背準则的前提下,稍稍的尝试一下呢?”

  “什么意思?”婉柔看似反问着,却是让我心中不由一热,更加期待的看了下去。

  “很简单。”心理大师似乎早有预料:“再去一次那个美容店吧,如果是女技师为妳服务,应该也算不上违背準则吧。”

  婉柔又一次很久没有回答,但心理大师依然道:“选择好了,本週六可去,自有人接待妳进去。”

  婉柔最终还是没有回覆,或许她也是在挣扎着,在犹豫着?

  偷偷的关闭了手机,我左思右想了一阵,甚至第二天也亲自去了那个休闲美容店一次,并未能发现上一次供婉柔偷窥的那个小视窗,不由就明白了这一次可能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去偷窥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婉柔到底会如何选择,因此只能煎熬等待着婉柔的日记。

  週六,婉柔真的出去了,上午出去,下午归来,并在书房等待了一阵,但是等到夜深人静做贼一般偷偷跑到书房后,却傻眼了,直接发现婉柔整个日记都没有了。

  “发现我了?”我心中不由感到万分紧张,毕竟此刻一旦被发现,我的一切忍耐都付诸东流了。

  好在我并没有死心,在孜孜不倦的和百度友好交流了半个多小时,最终还是让我发现了婉柔隐藏起来的记录着日记的资料夹。

  看完之后,我想婉柔并没有发现我的偷看,只是可能真的害怕了,害怕我发现,所以才将这一切隐藏了起来。

  ……………………………………………………………………

  徐方圆,我真的对自慰厌倦了。

  虽然那种感觉依然强烈,但就像是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毫无期待,甚至看着这些影片,唯有在幻想着,那,那根鸡巴是抽插在自己体内的时候,高潮的感觉才会更加真实和强烈。

  徐方圆,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再坚持那么一会呢?

  他就是个魔鬼,我明白,我已经中了他的圈套,甚至我可能很快就能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突然感觉意义没有那么大了,因为我已经变了,甚至让自己变的害怕。

  果然,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但我真的能够按他说的,去突破自己设定的那个準则吗?那样的自己又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老公,面对自己的家庭。

  但徐方圆,为什么他说起那件事的时候,自己真的有那么一刹那的动摇?可是,自己没有选择,只能拒绝吧。

  可是,没想到他又提出了一个方法,如果是女人应该不算突破準则吧。

  是,是不算,但我知道,这不过是他又一个针对我的圈套而已,但自己为什么还是去了?

  可笑自己竟然还带了一套警局的专业设备,确定了房间中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后,才鬆了一口气,难道潜意识中已经认为自己不会像上一次一样拒绝了?

  仅仅是简单沖洗了一下,躺在了按摩床上,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在砰砰跳着,当看到一名面带温柔笑容的女技师带着自己的工具缓缓走进的一刹那,我感觉浑身都涌动出一股颤慄,随之整个身心便开始变得有些燥热:“我想,她,她应该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端庄,甚至表情有些冷漠的客人,其实心底潜藏着多么淫蕩的想法吧。”

  徐方圆,你知道吗?

  我不由闭上了双眼,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依然是像上次一样的精油按摩,但我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做到,像上一次一样那样平静的心理。

  脑海中陡然浮现出的便是上一次偷窥到婉凝疯狂淫乱的一幕幕,明明是女技师的一双手,我却感到了彷彿带着莫名的魔力一般,配合着精油,一寸寸撩拨着我的肌肤和神经。

  “呼……呼……呼……”即使我极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但当女技师在将全身认真仔细的按摩一阵后,陡然缓缓滑动在乳房周围的时候,我不由感到明明还没有被触碰到,但一股炙热不由已是在两个乳房中间缓缓流转开来。

  “客人,放轻鬆。”女技师的声音温柔而又甜美,但却让我更加羞耻,随着那一双手专业而有分寸的拖住自己乳房下缘,一点点,一寸寸向上推动而去,几个来回之下,我只感觉两个乳房的火热都被一丝丝聚拢在了顶端那两个柔软的乳头之上。

  随着一股酥麻之感涌动而来,我,我真的清晰的感觉到了,就像是要有着某种液体要喷射出来一样,乳头在颤慄中,抖动中,一点点硬起,一点点坚挺,我微微睁眼看了一眼,顿时羞耻的发现,那薄薄的一次性胸衣上已是被顶出了明显两个凸点。

  我想,那名女技师一定发现了,除了推拿的手法更加暧昧之外,两个手掌向上推动间,不由隔着胸衣,一次次推动到乳头的位置。

  那沾满精油的手掌微微触碰之间,不由让我浑身一个激灵闪过,整个身心都宛若一股电流袭过,红唇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一声“嗯”的呻吟被硬生生堵在了嘴中,却在心扉间格外放肆的回蕩开来。

  女技师暧昧的笑了笑,一边推动不停,一边俯身在我的耳边轻声问道:“要不要换个男技师?会更舒服的。”

  “要不要换个男技师?会更舒服的。”女技师的声音就像是魔鬼的低语,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蕩,让我脑海中不由就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有曾经看到的那些影片中的,有郭晓的,王潇的,甚至还有严正方的。

  最终,定格在了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向自己走来,面容虽然模糊,但那胯下的阴茎却是格外的清晰,格外的雄伟粗壮:“您好,今天由我来为您服务。”

  “我……”心中回蕩着无力的喃喃,但就像是陷入到了某种幻觉一般,我彷彿就看到了那个模糊的男技师,火热而又暧昧的笑着,开始为自己进行按摩起来。

  只不过,这次的按摩不再是用手,而是直接用那根让我既害怕有隐隐有些渴望的阴茎,沾满了精油,直接在自己身上开始了滑动,开始了所谓的按摩。

  正逢女技师,陡然伸出双指,隔着薄薄的一次性胸衣,夹住了自己翘立的乳头轻轻一弹,一股颤慄的快感陡然席捲全身,让我双腿猛然绷紧间,那已经沾满精油的蜜穴却是当即猛地抽搐了一下。

  一股真实的,煎熬的快感,伴着一缕从蜜穴深处涌动而出的液体,飞快的弥漫而出,让我再也忍耐不住,一声“嗯”的娇喘,顿时从嘴角传蕩而出,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和火热。

  “要不要换个男技师?会更舒服的。”女技师再次暧昧的低语起来,让我羞耻,身体的反应却又更加强烈,明明只是咬咬嘴唇,但此刻却让我感觉那么艰难,但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了那抹冲动,微微摇了摇头道:“不,不用了……”

  “那好吧。”女技师温柔一笑,倒也没有勉强,温柔笑着换了一个方向,突然又回到了我的头前,手中却是拿着一个眼罩,笑着倒:“客人要是怕尴尬的话,就戴上这个眼罩吧,”

  “我……”我看着那个眼罩,不知为何不由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安,可能就是那一份自欺欺人的心安吧,不由就点点头,戴上了眼罩,当眼前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莫名的就真的安定了许多。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