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爱妻的事业 第三章

九久小说网 2021-11-19 21:55 出处:网络 作者:21534415编辑:@春色满园
夏沫开始工作了,一整天我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明明昨天休息留下一些工作还没有做完,但今天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还好这段时间并没有旺季催
夏沫开始工作了,一整天我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明明昨天休息留下一些工作还没有做完,但今天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还好这段时间并没有旺季催单的压迫感。

        下午给媛姐发了个消息问安,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询问了一下夏沫的情况,没有得到回复。这让我更加有些不安。

        把工作做完已经是晚上八点半,看了一下手机。媛姐给我回了个笑脸,说了句挺好的,就没有下文了。于是我又发了个消息给夏沫。

        今天怎么样?还好么?在那里还适应吧!

        等了几分钟没有看到回复消息,我忍着打电话的冲动先回了租房。

        开车路上我忍不住各种遐想,毕竟作为一个老客户,红香是什么样子我还是挺清楚。

        姑娘只要看你顺眼,出点钱你也就能得偿所愿。硬是不顺眼,多出点钱一样得偿所愿。有些姑娘在那里,更是生冷不忌,老少咸宜。

        她们工作时间一般都是不把手机带在身上的,避免突然的来电影响工作进展。

        ……

        家里冷冷清清,少了一个等我吃饭的妻子还是让人很不习惯。我稍微洗漱一番就躺倒床上,给媛姐顺手发了个消息。

        生意好吧,然后再加个笑脸。这样显得我此刻还是比较淡然,哪怕事实并不如此。

        电视里体育频道是足球比赛,国家队之间的较量没有太多激情碰撞。我看一下电视又忍不住瞄一眼手机,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

        正当电视中主力球员一脚大力抽射踢在门柱上的时候,身旁的手机忽然亮了一下,我急忙解锁手机进入聊天软件。

        无聊的推广广告,这是不定时送达的垃圾信息,你讨厌它,但又挡不住它的无孔不入。遇到脑子不聪明的还会被带进坑里。

        专心看电视,球赛依旧不愠不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睁眼闭眼只是感觉过了一瞬间,时钟却已经指到了十一的位置。

        我再次打开手机,媛姐发来了两张图片。

        一个女人被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双腿分得很开。双手也是死死地搂着男人宽广的肩膀,另一张则是女人被男人从后面狠狠撞击的画面。

        很慌……

        虽然我有想过夏沫被别的男人操,但是没想到这么快。我和她的感情就这么脆弱么?

        我瘫倒在枕头上有些想哭,但这到底是自己自作自受,能怪谁。

        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下几滴,我心痛的再次看向手机。

        嗯,不对呀!夏沫不是直发么?这个怎么有些卷曲的感觉,胸好像也比夏沫小一点。

        媛姐这个骗子。先回她个消息吧。

        媛姐你居然偷拍,我做了个窃笑的表情。

        这次媛姐回消息没用多久。

        吃醋没?

        哼,怎么可能!我只会感到快乐。有时间我来找你快乐快乐。

        我死鸭子嘴硬道。

        那你来呀,给不了老娘快乐。老娘找两个黑人操死你老婆。

        媛姐看骗不到我,转而威胁道。

        谁怕谁,哈哈!我让你看看世界上最锋利的矛。

        还没聊完,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夏沫打来的。

        老公,我下班了。你来接我一下吧,我不知道坐什么车。

        嗯,好的!马上就来。

        我立刻回复到。

        不要走正门,你就到街口的超市等我,到了发个消息我就过来。

        没问题。

        ……

        灯红酒绿的夜

        远远看着夏沫挎着她新买的包,身着一条修身牛仔裤和一件春季装外套,还是去年买的。

        “怎么没穿新衣服出来?”

        看到夏沫上车,我随口问道。

        “哼,穿那么花哨,等着别人赚便宜么。”

        “我老婆怎么穿都性感,美美哒!”

        “老色批,本小姐卖艺不卖身。”

        “哈哈!今天辛苦不?”

        “可能刚做这个,手臂和肩膀都太酸了!还好今天来的两个大哥没说什么多话。”

        “你今天刚去就开始接客了吗?”

        话音刚落,夏沫便一拳锤在我肩膀上。

        “会不会说话,哼!”

        说完还翻了个妩媚的白眼。

        “老婆我错了,我意思你这么快就上手了么?”

        “这么简单的工作,还要几天才学会,你老婆有那么笨么。”

        一边开车一边闲聊,深夜的城市灯火通明。我们一天的结束可能是另一些人一天的开始。习惯了这繁华也挺好,因为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夏沫回到家就进了浴室,很快洗漱声传来。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清洗,其中有她刚脱下来的衣服。

        我偷偷的拿出了她今天穿过的内裤观察了一下。分泌物比平时多一点,有些丝丝的黏滑。看样子今天老婆还是动过情的。不过应该没有发生关系,不然内裤裤裆颜色会深一些。

        没过多久夏沫就洗完澡出来了,裹着她那条粉红浴巾,看上去使人嘴馋。

        “老公,今天好累哦!”
       
        “是嘛,要不要休息一天。”

        说这话我有些忐忑,内心的矛盾让我左右为难。一方面这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感情浓厚,所以患得患失。另一方面,淫妻是我内心的魔障,没有达成目标总觉得人生就没有圆满,如同蚁唑般难受。

        “老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做这个呀!”

        “额……没有啊!老婆,我怕你累到。”

        “老公,我说这话就是想你帮我释放一下,你别想多了。”

        夏沫靠我肩头暧昧的暗示着。虽然没有洗头,秀发依然散发着让我迷恋的清香。

        三十如狼,唉……我这三十多的郎身体感觉被掏空。

        “今天在店里有什么趣闻没?给老公说说。”

        我双手游离在夏沫的各个敏感区域。

        夏沫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女人。从恋爱开始,坦诚一直是我们感情最坚实的基础。虽然我并没有做到,可我也从没让她发现过。

        ……

       
        今天我去的有点早,到了之后很多小姑娘都还没起床。

        进店时,还挺害怕,总觉得到处都有眼睛看着我似的。

        中餐是店里请的阿姨做的,那些小姑娘叫了很久才过来,吃饭还一直玩着手机。

        还有,我感觉她们不是很欢迎我,还好媛姐一直都挺关照,不然估计还得受一点小姑娘的白眼。

        下午时媛姐叫了个大姐教了我挺多东西,她叫雷姐,是店里老员工了。洗脚,按摩……等一些东西她都很厉害。

        按摩手法不是很难,但是力气的把握挺有讲究。得根据顾客的反应及时调整,不然很容易被嫌弃。

        ……其实还有打飞机之类的技巧,夏沫没好意思学。雷姐也没有强迫,说是以后她就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了。

        说完这些夏沫停顿很久,不知道是我把她按舒服了还是怎么,我总觉得没说完似的。

        停顿一会我忍不住问道:“还有呢?”

        虽然犹豫,最后夏沫还是呐呐的说了下去。

        雷姐今天说,要是她有我这模样,她就给客人做全套去了,一单可以赚好几百,按摩一天才几百,还得幸幸苦苦才能赚到。

        夏沫开始以为全套就是按摩的方式多一点花样,时间久一点。后来才晓得……才晓得还要跟别的男人做爱。

        雷姐还说,像我这样屁股翘性欲强的,一天接十几个都没问题。

        我当时真的吓到了,跟媛姐说了这事情。媛姐说这里不一定要去做那个事,还说很多客户都只是来按摩的,我专门做按摩服务就行,一天赚几百也好过很多坐办公室的人了。

        老公,你说我要怎么做啊?

        转了一圈,夏沫突然丢了个问题给我。

        “额,要不继续做做看嘛!”

        “老公,你不担心我么?”夏沫语气里似乎有些失望。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相信我老婆。”

        “哼……要是别的男人赚你老婆便宜呢?”

        “那怎么行,我老婆美丽端庄,体态优雅,婀娜多姿……”

        “得加钱。”

        “死样,加钱老婆都不要了对吧!”夏沫掐着我身上软肉笑道。

        撩打嬉闹一番我俩都有些上火。激情时刻很美好,就是腰酸得厉害。

        体力透支,眼皮沉重。夏沫亲昵的在我耳边说着悄悄话,渐渐的我也听不清她在说啥了,那声音仿佛从遥远的云端传来让我放空了心灵。

        ……

        工作照常进行,我最近多了午睡的习惯。自从夏沫进了会所之后,对我的压榨开始不遗余力。

        按摩这种工作不只是舒服男人,自身也会积累压抑。于是我成了夏沫的发泄口。

        原来一个星期两三次完成的工作,现在变成日复一日。我的精疲力尽最后也只换来夏沫意犹未尽,看来得想办法让我老婆卖逼了。
       
        这是我如今唯一能勃起的兴奋点,不靠着对妻子意淫,二弟估计早已罢工。

        再说最开始的那些患得患失如今已经转换成纯粹的欲念,接受事实也从忐忑变成了期待。

        会所不远的一个宾馆内,我抱着媛姐躺在大床上,抚摸着她有些失去弹性的大奶子。

        “哟!最近抱着姐都不硬了呀!”

        “别说了,姐!你家那好员工是台榨汁机,我最近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想上她的男人最近可不少,我看她也是馋得不行。我让雷姐悄悄劝过她,她没答应。”

        “那还有别的办法么?”

        “你老婆这样的女人不能用强的,得她心甘情愿才行,不然我早下药了。”

        “那要怎么做,我听姐的。”

        “你这段时间想办法晾她几天,等她受不了的时候你适当表达一下你的大度,然后你再这样……这样……”

        淫谋诡计说起来还是挺简单,操作性也高。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最近,来店里舒服的男人发现了夏沫这座宝岛。平时专做大保健的客户好几个都排队等着夏沫做按摩。如果不是夏沫不肯点头,估计每天得迈个八字才能走路。

        身材好性感就算了,难得不怎么化妆也那么年轻漂亮,想睡她的男人最近可是绞尽了脑汁。店里这几天连带着其他小姐妹生意都好了不少。

        和媛姐随口聊着天,我大概也清楚了夏沫的近况。

        趁机揩油是男人的本性,一说到夏沫每天被别的男人抓奶子,摸屁股,我突然来了感觉。

        和媛姐聊着聊着她也发现了我的崛起。

        “老弟你真是个绿毛龟呀!一说到你老婆被人家占便宜你就硬了。”

        “想不想看你老婆被人死命操啊!”

        媛姐帮我撸着我鸡吧,在我耳边低语。

        “想,太他妈想看了。”

        “那我安排个大鸡吧操烂你老婆的骚逼好么?”

        “好……好……好!”

        我沉浸在幻想中,不停说道。

        “逼都被人操松了你也喜欢吗?”

        我鸡吧突突的跳了两下,变得更加坚硬,淫液从马眼流出来。

        喜欢两个字还没说完,媛姐已经转过了身子。大屁股紧紧坐在我脸上,颜色暗沉的鲍鱼堵住了我的嘴。

        “帮姐舔一下,姐的逼好痒。”

        我饥渴着恨不得把媛姐的大黑逼全部吞进嘴里,如果有一天,夏沫那粉嫩的肉缝也变成这样,会不会更刺激呢?

        黑逼的腥臊有些冲鼻,我此刻却觉得她是人间绝味,刺激我的欲望翻滚。

        咬我,咬我的逼……啊……舒服,亲老公,你咬得好舒服。

        “快点……快点吸,我要射了!”

        一股淫液喷涌而出,淋得我一脸湿滑。与此同时,我也是精关一松,一点点存粮再次消耗殆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