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某劳模的调教纪录 其之二

九久小说网 2021-11-25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nemesia编辑:@春色满园
不要问有没有三,我也不知道,毕竟有空时极大机率是在玩手游刷素材 反正很快就会有盗文,懒得排版了。
不要问有没有三,我也不知道,毕竟有空时极大机率是在玩手游刷素材

反正很快就会有盗文,懒得排版了。

此文会同步发在玄奇科(物恋)

上一篇: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44671

***********************************
  所谓的女人到底是有什么用?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有着不同的看法,但就我而言,重点首先是要长得漂亮、身材前凸后翘,然后是温柔听话、最好是百依百顺的性格。

  因此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还意外获得了黄蓉这个人妻女奴肉便器,理所当然是会以满足我的爱好作为调教目标,她在一开始时就已经满足了样貌和身材两个条件,再加上已经被催眠,性格上的改变就算没什么实战经验的我也可以做得到。

  眼前的她以蹲着的姿态,向我展现着她嫰滑娇躯,只以白嫰玉趾支撑起整个身体,但膝盖处却大大地分开,将她最为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给我看。赤红的肉瓣无法完全闭合,美艳的花朵彻底地盛放开来,从中更是不断地流出花蜜,显然而见地黄蓉是彻底陷入了对肉慾的渴求。

  彭长老留下的药物,在经过多次涂抹、并且配合我的内力使用后,按照系统的说明,是已经深入黄蓉骨髓,想要完全拔除是完全不可能,加上在配合我的暗示后,已经是能够利用我的内力刺激,引发出和药物相近的效果。

  双手交叠放在脑后,露出光滑的腋下,她微微发烫的身子,散发着诱人的雌性香味,硕大的奶子在我眼前不断晃动,伴随着娇躯上下摆动,舞出雪白的乳肉浪花,赤红花蕾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红影。在我教育下黄蓉学会了这种单纯是以女体作为卖点的舞蹈,对于我这种色鬼来说吸引力根本不用多说。

  在我要求下,黄蓉继续勉力地维持着蹲下的姿态走到我面前,而我则把头埋在她那道深沟里,深深地舔弄着她温热的肌肤,一边把将她的乳球变换成各种形状,伴随着她体内渐渐升驣的淫毒,怀中的人妻也从小嘴中发出没有意思但又蕴含深意的娇吟。

  陷入情欲中的她,光滑美背汗出如浆,让我摸上去更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嫩滑,最后在一番搂抱拥吻后,她乖巧地被我推倒在地上,并按照着我的要求用手扒开自己两片肉唇,直接把她完全湿透的肉洞像货物般展示。

  「这个……这个是蓉儿欠干的骚穴,现在十分空虚……希望、希望主人能够、能够……」黄蓉别过头、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好一会后,才继续说道:「希望主人能够光临,用尊贵的阳物狠狠地抽插蓉儿下贱的骚穴……最后、最后能够将宝贵的精种射进来……让蓉儿可以怀上主人的孩子……」

  话还没有说完,黄蓉两腿之间再之渗出大股蜜汁,而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立时将早已经膨涨的肉棒全根插入,直接顶到她肉穴深处,饱含冲击力的一击使她忍不住仰头娇喘起来,使她达到了一次轻度高潮。

  经过一番修练以及吸纳黄蓉这个高等级经验值功力包,我的身体获得了不少提升,如今挥动胯间肉枪可以说是鞭鞭有力,每次挺进都能感受到身下成熟女体被推向愉悦的顶峰。

  「蓉儿,果然多做就会越来越舒服吧!而且你的穴很好干呢!又湿又滑但又够紧!不会因为生完孩子就鬆鬆的!」对她的讚赏让胯下的美人更为娇羞,洁白贝齿暗暗地咬着樱唇,强忍着那快洩出口的呻吟,彷彿是为了躲避那残存不多的理性吧,不过这没有什么卵用。

  当我将她抱起,早就连在一起的我们便面对面地互相拥抱起来,因为在我对她作出更为深入『沟通』后,自然便将她的一双玉足撑开,单纯这个『坐下』的动作就再一次给予她新一波高潮,两眼水汪汪地表现出一副发情母狗的表情,赤红的俏脸上带着傻笑,口水也失控地从她嘴角处落下,也就是所谓阿嘿颜表情。

  对于她,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一开始时单纯就是抱着幸运地刚好捡到个美女肉便器的概念,完全是尽可能地享受,不过伴随着关係日益加深,让我觉得也该给她快乐,这样子我才可以更为舒服,要知道让她打从心底自觉地服侍、和像机械人般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爽度还是差不少。

  另外一个乐趣,就是这个已经为深爱的丈夫生了两个孩子的美丽人妻,如今在我的影响下,抛弃了原先所爱,在被扭曲的价值观中献出自己的身体,单纯是为了使我在她体内射精而作出行动。

  原先贞洁的观念,在我一次又一次抽插中,强迫她回想起落在彭长老手中时经历过的各种调教,再以比较温柔的方式重新在她身上不断地重覆上演,像是彭长老会在做爱前要她说会努力生出不知父亲是谁的女儿,将来母女一起被干,变更为带有指向性、看起来没那么残忍的话语。

  例如作为一个人,她自然是需要为孝道尽心,但是她自己的本家就只有她一个女儿,这样下去就绝后了;同样地,因为她目前只是为丈夫生了两个女儿,加上郭靖受伤病重,根本无力留后,以此一点点地加重黄蓉的心理负担。

  借用说话引导出她内心的负罪感,加上利用她落到彭长老手中时经历过的凌辱失节,强行让她深深地走到那条满满不幸与精神重压、没有出口的道路上,变成了一个迷失前路,只要有人伸出手就会紧紧抓着的状态。

  而我,作为她的主人,就是扮演了那个向她伸出救命屌的角色,在她最为绝望的时候拔屌相助,让她可以紧紧地夹着这唯一能拯救她的东西。

  最后在药物配合下,终于在我答应她如果怀孕了,就让第一个孩子随她姓的承诺下,放鬆了原先的心结,用能够为黄家留后作为理由,尽情地放纵自己,享受着与我合体交欢的过程。

  在得到了合理放纵的理由后,加上也尝到了性爱的乐趣,渐渐地在过程中会开始勾引我,务求使我在她体内中出。当然,这也是顺手埋下了将来要她献上女儿的伏线,要知道目前她老公还没有儿子嘛,到时候相同的理由还可以再次重用、贯彻环保精神。

  老实说,我还有点小期待让黄蓉温柔地扣着郭芙的头,接着在那张嚣张脸上小便和颜射会是多爽,只是想想就已经热血下涌了,脑中只要幻想一下她俩由母女变成棒姐妹的场景,绝对是太讚了。

  总之,只要她能够合理地调适自己的心态,并且让我无下限地玩弄这具美丽娇躯才是正题,顺带也让她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认我当主人、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就是更兴奋的事,更是为了避免日后她看到女儿丈夫后,会像之前彭长老那样自动解开,就顺手製作好补丁,以免有任何意外。

  一边用力揉弄着她胸前乳肉,然后捏着那颗艳红葡萄,另一边则张大口吸吮着空着的奶子,开始进食我今天的早餐,毕竟黄蓉才刚生产不久,两颗奶子都为了原先未来的娥眉派掌门而分泌了大量乳汁而变得沉重,但眼前又没法用来餵养孩子,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她处理。

  当然,对于这么认真地为我奉献美食的黄蓉,自然不能让她吃亏,早就深入她体内的肉茎再次发起攻势,本就快要射出的我在加速抽插后,直顶在黄蓉的宫颈上爆发,将大股大股浓郁的子孙粥直接餵给她下面的嘴巴,让她吃得肚子鼓鼓的。

  早就植入她脑中的暗示更是已经化为她的本能反应,在被我中出、感受着被我热精灌入后,黄蓉的娇躯不断地抖动、抽搐,在激烈的高潮中失去了控制,泪水、鼻水、口水都不自觉地流出,至于早就湿润不已的下身,同样直接缺堤,尿液与淫液大量涌出。



  夜色如梦,特别是在这种只有月亮与星光照耀的地方,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着的黄蓉,就这样光着身子跟在我身旁,但与往常不同,在她眼中浮现是满满的慾望。

  而这也是那死老头彭长老能够让黄蓉当母狗的原由,意识本来就被开了个洞可以任意输入资料、再被下烈性春药,根据那本所谓复仇之书,他本来试过让黄蓉在这种情况下、再在玉颈上绑上狗带好好地干了个爽,可惜对事后黄蓉根本没有了相关记忆而感到遗憾,然后想过可能是用药过量所导致。

  有前人经验,我自然减少了药量,目前的黄蓉她肉洞不断地滴着淫水,沉重的呼吸声如同在诉说着她有多么地欠操,但并非彻底失去理性的她,在没有我的命令下依旧乖乖地趴着,高高地翘起那丰满又肉感十足的屁股。对了,这个屁股目前是一片通红,是对之前中出过后她口水鼻涕等乱流一地的处罚。

  「蓉儿,我的亲亲宝贝,你现在想要什么哦?」我一边用手指挖着她的穴一边问道。

  「鸡巴……鸡巴、蓉儿……蓉儿好想要主人的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好想好想要鸡巴啊啊啊啊啊……」受到热情奔放的肉穴影响,本来智力点满的黄蓉连智能也大幅度下降,不愧是能把智将变成智障的强效春药,看来彭长老说把黄蓉她干到失忆还真不是吹牛。

  伴随着我抽出插在肉穴的手指,黄蓉她口出忍不住发出嘤的娇喘,那依依不捨的眼神诉说着她是多么渴望,同时也摇晃着她通红的大屁股,如同在追逐着已经离开的手指。看见她这模样,让我忍不住逗她一下,伸手将她的头抱在我胯间,让她的脸贴着我的肉棒。

  这些日子黄蓉她可没少用嘴来含我的肉棒,就算是隔着裤子,那份熟悉的形状与气味,立时就让她知道贴在面上的就是自己在追求的东西,俏脸上浮现的笑容是多么地高兴。

  然而我又怎会这么简单就直接上,特意将她弄成一条母狗的样子,可不是单纯为了干她,而是要为了更重要的调教。

  「蓉儿你知道自己现在像是什么吗?」一边抱着她的头、让她呼吸着我肉棒的气味。

  「鸡巴⋯⋯⋯⋯给蓉儿鸡巴⋯⋯⋯蓉儿好想要鸡巴⋯⋯⋯⋯鸡巴鸡巴鸡巴!蓉儿是条想要鸡巴的母狗狗狗⋯⋯⋯⋯啊⋯!」比想像中更为有趣的回答,可能是之前彭长老对她设定了什么吧。

  不过没有什么关係,我将被淫水沾湿了的手指在她肛门处打转,眼下毕竟还是有点儿理性,正好是用来新增和强化暗示的时候呢。

  「我是蓉儿的主人对吧。」那怕是疑问句,我还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同时也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再以略带感叹的语气说道:「蓉儿的一切明明都是属于我的,但可惜是,我拿不到蓉儿肉穴的处女呢,有点遗憾哦。」

  「主人、不⋯⋯不要丢掉蓉儿⋯⋯⋯⋯」大概是从我的语气中,自觉会被我抛弃吧,黄蓉以悲伤又带着惊恐语气说着。

  抚摸着她屁股的手指在她肛门处来回运动,接着对她说道:「那么这个穴有没有被男人插过?」

  「没有……没有人插过蓉儿屁股、屁股的穴……而且那边很髒……滴!」黄蓉的话在最后硬生生变调,是因为我直接用手指插进了她的肛门,从那狭窄的洞口与她的回答,显然她后庭菊穴还是处女。

  「那很好,这个还没有被人操过的穴,就让我来开通啦。是不是很感动呢。」我一边挖着她的肛门说到:「要好好地说出来、然后,给我牢牢地记着,帮蓉儿的屁眼开苞、第一个插进去的男人是谁哦。」

  「好的!」黄蓉在了解到我并没有要离弃她的意思,只是转了个弯想要干她,心情愉悦的她开心地说道:「蓉儿、蓉儿会好好地记着,是主人帮蓉儿的屁眼开苞的!主人是第一个插蓉儿屁眼的人!十分感谢主人帮蓉儿的屁眼开苞唷!」感受到我已经挺着肉棒,在她肉穴上沾满了淫汁后,更将那硕大的龟头顶在菊花穴上,黄蓉的声音带着无法形容的愉悦变调。

  伴随黄蓉的语音落下,我也向前推进,对于灌注了真气的肉棒而言,狭小的菊穴完全没法构成任何阻栏,被我直接全根没入,紧窄的肛穴与直肠被强行撑开,那份强烈的痛楚让黄蓉忍不住尖叫起来。

  「打者、爱也,蓉儿你要记着,让你越痛的人才是越爱你的人唷,当然这个痛楚并不包括要伤害你的坏人啦,因为他们是立心不良、是全心想要伤害你,和我这种深深地喜欢着你的人是完全不同。」我一边开始抽插着身下这个自愿献上来的菊穴,一边在对她进行着新一轮的思想调整,为的是要让她爱上这种由我给予的虐待式痛苦,这样只要一直持续下去,就算未来我是会对她进行什么过激行为,也因为早已习惯而不会出现抵触情绪。

  至于感受嘛,与前方的肉穴不同,这是条没有尽头的通道,加上过往并未被开发、只会天然地向外排送,为我带来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乐趣,加上菊穴的入口处不断地收缩,就像是张嘴巴在吸吮似的。

  菊穴本能地收缩,原先是希望能够排除痛苦的自然反应,不过实际上成了反效果,反过来紧紧地咬实我胯间肉茎,除了让我更爽以外,也更难以抽出。不过这也只是相对本来就是用来做爱抽插的肉穴,毕竟两者之间原先设计的用途是完全不同的嘛。

  推进到直肠后,感受又另外一番光景,要知道这本身是用来排洩的,和前面的肉洞是有着完全不同功能,抽插起来的感受也有所不同。像是那个咬合力更大的菊穴,还有那个进入去后,明显比较宽阔的后庭通道,加上首通为她带来的痛楚,肠壁更是疯狂地挤压着,为我带来更为爽快的乐趣。

  至于开发黄蓉后庭花的原因,就是为了应付那个承诺。对于像我这种刚穿越过来,连实际情况都还不太了解的人来说,让自己的肉便器生孩子根本就是自找麻烦,目前黄蓉对我来说就是个可以随便使用的人肉玩具、全自动飞机杯,万一她真的怀孕了,这才是最大的困扰。

  每个人都知道,孕妇本身是十分脆弱的,黄蓉之所以会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和她因为怀孕生了孩子,然后被彭长老有机会乘虚而入有着明显关係,所以在确认入手多几个肉便器、可以轮流使用前,我是没打算弄大她的肚子。

  一边继续舒受着她的菊穴,品味着那份和肉洞近似、但又别有风味的快感,肠液在我不断地抽插过后也渐渐地渗出,但与淫液不同,就只是单纯减缓了磨擦的不适感,但对于方便推进并没有太大帮助。

  肛门处依旧紧窄,毕竟只是首次通关,还要在往后慢慢地开发,务必要让她开会如何张合,乖乖地像是嘴巴一般吸吮着我的肉棒,然后像狗一样摇晃着她的大屁股,最后习惯让我在她菊花内射精和小便。

  没错,我另一个目标就是要她习惯被当作尿壶使用,到最后甚至会将自己当成物品而不是人,一只属于我的尿壶,只要是我的要求,不管是什么都会带着快乐的心情去完成,不会有任何负面感情,假若真的有的话,就疏道向做爱上,让她认为和我做爱就是发洩的管道。

  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伴随着身下美人的娇吟,以及不经意间从口中洩出的痛哭声,交织成为一首悦耳的歌曲,从上而下望着她微微发抖的娇躯,这份强烈的征服感让我达到了极限,右手重重地在她屁股上拍打了数下,然后腰部狠狠地向前顶去,本就充血而变得硕大的龟头自觉变得再次鼓涨了一圈,深深地插到她直肠深处。

  「母狗!现在我要射进你『体内』!懂了吗?」担心黄蓉会误解我之前所谓体内射精的暗示,我特意在她肛穴内发射前再次『提醒』,以此唤醒她、让她明白到肛交也是可以体内射精的。

  就如同想像的,不管她本身是不是有察觉到、但在经过我提醒后,就算是直接射在她屁股里面,先前所给予暗示还是忠实地发挥作用,被我体内射精就会高潮的美妙设定。

  肠壁变得更为疯狂地收缩,菊穴也给予着肉洞无法比拟的紧扣力,彷彿是要我将所有存货通通都射到她屁股当中,理所当然地,前方的肉唇也再一次变成了喷泉,可想而知这首次的肛交让她有多爽。

  再一次把所製作出来的子弹全都射到那片无法结出果实的土地后,我并没有像平常插着肉穴般拔出来,反倒是从后将黄蓉抱入怀中,轻轻地咬着她的耳珠,再在她朵上吹了口气。

  「蓉儿,我的好蓉儿。」保持着肉棒仍然插在她屁眼内,我在她耳边小声地问道:「你还记得彭长老说你是什么吗?」

  或许是在极乐中被拉回痛苦的记忆去,黄蓉整个人都顿了一下,然后颤抖着说道:「彭、彭长老说蓉儿是……是贱婊子、一个人尽可夫的贱婊子。」那怕是多魔地不愿意,她还是乖乖地再次说出让她深感屈辱的话。

  「那么蓉儿又是我的什么吗?」在她回答了后,我再次问道。

  这一次她就没法回答我了,完全呆滞的她转头望着我,看得出她满脸疑问。虽然我已经在系统中将她转为爱奴,她也曾经自称过,不过我并没有真正确认过她对我来说实际是什么,所以她根本就无法回答。

  就在她还在迷茫当中,我再次开始抽插起来,反正她脑袋越混乱就越好,这才方便我对她进行下一步更改。

  看着这个完全不知道该要怎样回答我的可爱女人,我抱着她、从她背后,再次用手挖着她不断地流出花蜜的肉穴说道:「还记得女人的这个洞是用来做什么吗?」

  「作为一个女人,这个穴是用来给男人操、让男人干、被男人插的。」半闭着眼睛、边感受着我用手指挖着她的阴穴,黄蓉她结结巴巴地重覆着我先前灌输给她的知识。

  「然后呢?蓉儿的这个穴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这个……」受到发情与药物的影响,黄蓉的大脑应该处于未能完全运作的状态,但显然她还是在努力地在思考。这点十分重要,因为自己得出的结论远远比由我所灌输的,在心灵上会更容易接受,直到我真真正正成为她内心主宰为止。

  「蓉儿的……的……的穴……是用来给主人操、让主人干、被主人插的。」就在我一边开发着她的菊穴、另一边则揉弄着她的大奶子时,黄蓉终于从口中说出了我一直在引导她、希望她自己作出的答案。

  「说得不错,虽然还没到完全正确。」棒子与糖果的组合永远是最好用的方式,表扬她、但也同时要否定她,目的就是要一点点地将她的信心瓦解,这样她最后才会按自己的意愿,选择成为一个放弃思考,成为只是为了满足我慾望而活着的玩具。

  「你确实是说对了那个穴的用途,不过嘛,你忘了自己只是我的东西,实际上要怎样去用是由我决定,就算我要拿来当尿壶也没问题,知道了没?」

  「好的,多谢主人教导!」在我的抽插中,黄蓉也乖巧地回应着。

  在每一次的重新教育过后,就必须要再次让她不断地重覆,将一切都变成为身体的本能,没有多余的思考,变得像是狗吐舌头那样,将顺从我的命令变成为黄蓉刻在身心当中的本能反应。

  乖巧地挺着屁股,让我可以自由地进出,除了身体会有本能反应夹紧以外,在经过了我的一番调教过后,已经是顺利地初步开通了黄蓉的屁穴,更是同时刺激着她的阴核,让她开始习惯被从后进入并有所反应,能够从中品味到那份与前方不同的乐趣。

  至于那个让她怀孕的承诺,当然是要做,只是暂时找个理由先玩着她的屁股,之后就是要她挺着大肚子扮狗。作为主人,如果无法在自己的肉玩具眼中做到言出必行,那么她又如何知道该服从什么命令?当然,实行的时间,作为玩具的她没有资格去过问,只需要做好準备即可。

  同样地,在经过了这么一番言语和身体上的新体验后,黄蓉可以说是得到了一个新的开始与起点,不过接下来,才是我希望引导上的方向去。

  要知道就像之前一样,言语是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而更为大的影响,就是名字,像之前彭长老强制要她自称贱婊子、然后我则改回蓉儿去作为她的自称,这只是一个让她潜意识对我放鬆警戒的手段,真正的目标还是要做得更绝,给予她新的名字,一个有着全新含义的名字,让她甘心情愿作出新开始。

  所以,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像现在被玩到像条死狗似地躺在地上,上面的嘴巴和下面前后两个洞都被干到不断地流口水了,意识也因为药物关係被弄到不太清醒,配上刚才我特别灌输给她的使用方法,想信不久以后,她就不会再满足于继续使用黄蓉这个名字,而是渴望我给予她一个全新名字。

  至于眼下,就先让她继续使用黄蓉这个名字,反正这是一个很有趣又快乐的过程。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