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一瞥洞天(第五章 奇怪的家宴)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WhiteMC编辑:@春色满园
第六章 奇怪的家宴 在该市的中心,有一家似乎是坐落在公园中的五层建筑,与周围的摩天大楼对比,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这是全市环境最为静
第六章 奇怪的家宴

在该市的中心,有一家似乎是坐落在公园中的五层建筑,与周围的摩天大楼对比,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这是全市环境最为静谧而淡雅的酒店。小刘是这家酒店的主管。前几天她就接到周琦慧的电话,预定了一个房间,因为是老主顾,小刘特意今天留下等周琦慧过来。

“周总,您来了,房间给您都备好了。”

“多谢了小刘,你看,还劳烦你亲自等我。”

“哪的话,应该的。”小刘这话可不是凭空而说的,当年这家店因为各种原因濒临倒闭,是周琦慧在各方势力之间斡旋,才保住了这家店,所以酒店上下都对周琦慧感恩戴德。

“今天您是重要的家宴吧,我特地给您选了一个温馨的房间。”周琦慧在电话里可没说什么家宴,小刘这个全凭自己个琢磨出来的。今天周琦慧穿了一件深蓝色晚礼服,双肩处仅留几点流苏点缀,深V领已经深到肚脐上方一点,露出全部酥胸以及两个半圆的双峰。整个礼服做的得体又性感,笔直的双腿在分叉的裙摆中若隐若现。

值得一提的是饰品的挑选。今天周琦慧戴一串银色配以钻石点缀的宽项链,项链中间悬挂着蓝色的玛瑙,让领子的大开显得不那么随便。高高盘起的发髻上,戴一顶微型的钻石皇冠,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加上双耳的蓝色耳环,用一个“珠光宝气”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在小刘接待周琦慧的几年里,她只见过她这么穿过三次,前几次都是重要的商业伙伴。这次,如果不是房间里马特和孙雅君先到了,她也一准儿会以为是商业宴会。

“可能是老家的几个客人吧,可周总这么穿也太隆重了些吧。”小刘这么想着,心想一准儿是家宴,就把房间定在了最为温馨的房间里。

“周……周阿姨,您好!您今天好漂亮!魏新,你好!”马特略有些紧张地迎接着两人,今天周琦慧一出场就把自己惊艳到了,似乎她是有意这么做的,她也做到了。她的出现让整个酒店的所有人都黯然失色。

“马特,你的嘴巴太甜了,别说,你的这个劲儿啊就像魏新的爸爸一样。”周琦慧像跟老朋友的晚辈一样聊着天。

“周阿姨,这是我的妈妈,孙雅君;妈妈,这是周总。”

“您好,您好,我听新儿提起过您,今日得见,倍感荣幸。”周琦慧优雅地走到孙雅君面前,微笑着伸出右手。

“您好!今天能见到您这样的美女,我也很高兴。”孙雅君虽然一直想用些好词儿,无奈只能说些客套话。

“我说,两位长辈,咱们赶紧入座吧。”魏新在一旁催促道。

说完四人分次落座。这一晚上这顿饭吃的气氛很好,主要在于周琦慧举止的得当和对马特和孙雅君的照顾。魏新在一旁也不时插话,但心中仍免不了疑惑重重,虽说妈妈极力照顾客人已不是第一次,但像如此热情的还真不太常见,况且对方还是自己原来并不是很熟的马特一家,两家甚至之前都没有见过面。这不禁增加了他对马特的怀疑。

“周总,您多大了今年?”孙雅君冒失地问道。

“妈,您怎么能随便问周总年龄呢!”

“哎?马特,你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我今年啊,算起来也有四十六了。”

“已经四十六了啊,根本看不出,看不出。我今年四十八,真不敢想我只比你大两岁啊!”

“那您就是我大姐,您如果不嫌弃啊,就喊我声妹子。”

“好,好,我喊妹子都喊得心虚。”孙雅君露出略显憨厚的笑容。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时间过得很快,马特注意到,周琦慧时不时就往自己这一边偷瞄一眼,虽说是偷瞄,但也做的很端庄。

“姐姐,我这里可有个问题得请教您。”

“哎呀,姐姐我可怕答不上来啊。”

“是这样,我啊原本想让魏新出国读博,但这孩子似乎有些不愿意,我就想听听您的意见。”说这些话的时候,周琦慧一直在注意马特的表情,仿佛不是在说给孙雅君问题,反而是说给他马特的,

孙雅君不知所云地说一通,也没个准确观点。周琦慧也耐心听完,然后问马特道:“马特,你觉得呢。”

“我……我……我觉得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吧。”

“哈哈,你看,我说吧,这就是他们年轻人的想法,跟咱们是不一样了。”

晚餐一直吃到很晚,周琦慧坚持把马特一家送回家,然后才回到家中。看起来周琦慧心情非常好,一路上又跟魏新聊了一路。魏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的疑惑更深了,而且更匪夷所思的是,她妈妈竟然一个劲儿地说马特有他父亲年轻时的风采。这更加增加了他去那个理疗室一探究竟的冲动。

回到家的周琦慧似乎一下没了力气,仿佛是那场宴会耗费了自己太大的精力,她草草地与儿子告别后,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可房间关上的一刹那,周琦慧似乎一下就恢复了神采,她几乎是一溜小跑,跑到卧室里面的一个小房间中,只留下哒哒的几声回响。

自从自己从内心认可自慰可以缓解自己最近的压力之后,周琦慧对这方面也开始不那么克制,但仍旧是偷偷进行。她只盼望着这一段压力能够尽快过去。她也知道这样做十分羞耻,但也确实能够让自己每天都投入到工作中。反复权衡后,周琦慧决定每天晚上回到家看些书后就进行自己特有的“缓压活动”。

这一阵子每天的活动逐渐就养成了习惯,甚至有些上瘾,如果哪天没有进行,反而有些不习惯。而且“缓压活动”的动作和花样也是日新月异,每次换个花样都能让她感受到更强的快感。今天与马特的宴会,让原本应该进行的“缓压活动”不得不暂停,但到了那个时间点,周琦慧还是感到一股浓烈的空虚感。觥筹交错间,借着酒精的作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但凭借多年的控制技巧,她还是忍住了。等到宴会结束回到家,这种感觉似乎到达了极点,她匆忙地跑到自己活动的专用地——隔音效果很好的小卧室中。

各位读者,如果我们这时偷偷溜进周琦慧的卧室,你会在通往小卧室的路上发现一只银色高跟鞋、泛着钻石光彩的皇冠、以及几片散落的流苏,没错,这是周琦慧匆忙间散落在地上的。再往里走,里面的景象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片竖立的大镜子,两片镜子相对而立,而镜子的中间是我们年近知天命年纪的美丽女总裁周琦慧。此刻她并没有在欣赏自己靓丽的礼服,而是像一个妓女一般趴在两片镜子中间。两片镜子上各有一个逼真的巨型阳具,周琦慧一边用涂有浓艳大红唇膏的小嘴舔舐着这一边的阳具,一边努力翘起屁股,用手引导着,让自己已经很湿润的下体去迎接这一边阳具的洗礼。整个画面毫无端庄可言,只可用淫媚来形容。

如果各位觉得这些还没超出自己道德底线的话,咱们就仔细再来看看。

此刻,周琦慧正沉浸在第一波强烈的快感中。她表情陶醉地含住眼前的圣物,时而缩动脖子上下套弄,时而唇舌配合前后舔舐,透明发亮的口水也不时顺着小嘴流下,口中不时传出几声呻吟。那根阳具在周琦慧略显快速的动作下,上下颤抖,长长的纹理上也挂满了粘稠的口水和艳红的唇膏。曾精心盘起的发髻此刻已有半边已松动下来,挡住了周琦慧左边姣美的面庞,悬挂的耳环也随着动作速度的加快而叮叮作响。当然,这些周琦慧都没留意到,因为她正闭着眼睛认真地在做“缓压运动”。

如果各位还没有因为感到作者道德沦丧而拂袖而去,咱们就接着往后面看看。

此刻,原本优雅的礼服已被高高撩起,无用地斜躺在腰间。湿漉漉的青色蕾丝pants已经被拉扯到右脚脚踝处,中间似乎已经拉扯得有些毁坏,真不知道周琦慧脱它时是多么粗鲁。只见她左手撑地,右手往后摸索着,终于在保持仍能含住前面阳具的情形下握住了后面那根。她小心地移动着自己的屁股,迎合着那根已经固定的长枪。终于,两者有了第一次碰触,她不禁舒爽地呻吟一声。接着她便让长枪靠近自己的下体,不断扭动着屁股让自己的下体边缘与长枪不断磨蹭着,充足的粘稠液体包裹住了长枪。接着,周琦慧缓缓抬起屁股,让那根长枪慢慢进入。

此时美丽总裁的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如洪水般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左手再也无法支撑,只能用玉肘强行支撑住,小嘴也无法再含住前方的圣物,只能嘶哑着喊出渐渐增强的快感。礼服的一条吊带已经因为身体颤抖而落下,露出早已挣脱bra束缚的双峰。

莫说是商业伙伴,就是让今晚刚刚跟周琦慧吃过饭的马特和他母亲看看此刻的情形,他们也断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前几个小时温文尔雅、举止端庄的周总啊。哦,不,马特应该相信。

好了我不得不停下这段描述了。因为很多读者已经开始抱怨我只描写周琦慧而忘记了表姐李嫣茹,那好,咱们就停下这段不再深入说了,开始说说马特和表姐。



第二天,马特来到了理疗室,一来是看看多日不见的表姐,二来是为了等待马上也要来到的郑铎。昨晚周琦慧的疯狂马特是不知道的,但是周琦慧主动提议拉近两家人的关系本身就足够让人兴奋了。所以,他今天心情很好。

来到理疗室后,他一下就惊呆了。他发现表姐此刻正与一个西服革履的男子相拥在一起,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喊道:“嫣茹姐,我来了!”

两人闻声迅速分开,李嫣茹撩了撩垂下的秀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来啦,来了,来了就好。”

马特这才开始旁边的男子,面目清秀俊朗,一副颇为庄重的眼镜显示出眼镜主人的学识,身材也是魁梧健壮,如果不是刚才看到他与自己的表姐李嫣茹拥抱,大概马特对他的第一印象也不会差。

李嫣茹似乎也察觉出马特的异样,匆忙道:“马特,这是我……我……男朋友,高鹏川,今天刚从美国回来;鹏川,这是我的表弟马特。”

“你好马特,嫣茹时常跟我提起你,你可是他的偶像啊。”

“瞎说什么呢。”李嫣茹佯装生气地一打高鹏川,娇嗔道。

“噢噢,你就是鹏川哥,你好,你好。”

两人相互握手寒暄,不在话下。李嫣茹却找个理由匆匆让男朋友离开了。

“马……马特,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啊?”李嫣茹似乎有些尴尬,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

“哦,这几天有个学术会议需要参加,事情紧急就没跟你说。”在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后,马特说话愈发厚颜无耻了。

“原来……原来是这样。鹏川他……他……他是今天刚刚回国,之前在美国读博士,刚刚毕业……”李嫣茹原本想多跟马特解释一下,却又不知多说些什么。

“哦。”马特故意冷冷地回答了一声。“嫣茹姐,今天郑铎郑总会来吗?”

“他……他……我看看预约表,恩……是的,他说来的。今天下午,怎么了?”

“嫣茹姐,我妈妈最近不是在郑氏集团嘛,发生了一点事,我担心郑总见我会尴尬,这样,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我不在。”

“啊?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

“好……好吧。”

到了下午,郑铎果然如期到来,果然第一句话就是问李嫣茹马特在不在。李嫣茹照马特的话说了,便领郑铎来到理疗室。这时,藏在一边的马特才慢慢出来,等了半小时,才慢慢进入理疗室。

“马特?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跟你说了我在理疗时你不能进来吗!”

“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什么……”看到瘫软的表姐,马特脸上无太多表情,他冷漠地看着已经进入催眠状态的郑铎,复仇之火在胸中燃烧。

“郑铎,能听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

“你对前几天在你办公室中发生的关于孙雅君的事情是怎么想的?”

“恩……很愧疚……同时也很纠结,我不愿答应马特无耻的要求,但又无法忍心失去孙阿姨……”

“恩,为什么你无法答应马特的要求?”

“因为我爱着馨予,她是我的妻子。”

“那你觉得她美吗?”

“不……虽然她的胸脯还算饱满,但太瘦了,浑身没有丰满的感觉。而且两腿太细,根本没有成熟女人应该具备的粗腿。她的身材太像世俗眼光的美女,但对于我而言,不美。”

“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你自小就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恋母狂呢,你对世俗的美女一点都提不起兴趣,因为你心理自小就不正常,不是吗?”

“恩……是……是……”一瞬间,郑铎表情似乎非常痛苦。

“对,没错,你自小就是。你为了让自己满足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你对你的妻子,南馨予,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趣。甚至一点欲望都没有!对了,你跟南馨予结婚度蜜月去的哪里?”

“去的……爱琴海……待了一个星期左右。”

“幸福吗?”

“幸福……”

“但,你跟一个你一点都提不起兴趣的人一起,怎么会幸福呢?”

“这……这……”自造的逻辑在郑铎脑中正激烈的交锋,南馨予的微笑以及她过瘦的身材交织在脑中。

“是的,你感到很幸福,因为在去爱琴海的一周内,根本没有跟南馨予发生任何关系,你每天晚上都是靠去当地的红灯区来解决问题的。而在那里,你是专找那些中年胖女人的是吗?”

“这……这……不是的,绝对不是的!”郑铎似乎有些激动,马特立马给他注射了一阵镇定剂,同时让他进入了更深的催眠状态。此时的马特已被自己的冲动控制,他也不管什么循序渐进了,只是通过最为直接猛烈的方式进行改造。

“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吗?”

“是……是……”郑铎木讷地回答,张着嘴巴如同痴呆一般。

“是的,你根本对自己的妻子没有兴趣,每次看到孙阿姨时你都会受不了,但你要努力克制,努力克制,因为像你这种心理变态的人是不配跟孙阿姨发生关系的,不是吗?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晚上受不了时去各种娱乐场所寻找那些中年骚鸡为你服务,为你泻火!”马特最后几乎是吼着说出这些话的。或许,过些时候,他再回头听,自己都会觉得害怕和恐惧,这些指令太过黑暗。

下打完指令,马特舒了口气,转过头来对表姐说,“嫣茹姐,你……”

这时理疗室门外开始出现喧哗声,似乎是有人来了,为了保险起见,马特只能匆匆下达了醒来的指令,慌忙离开。



匆匆回到家的马特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并非还未从对郑铎的愤恨中摆脱出来,而是无法释怀表姐与高鹏川的拥抱。本来嘛,表姐与他恋爱那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但自从那不经意的一瞥之后,他似乎有意无意间已经将她视作自己的私有财产,虽然这个私有财产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他有些窝火,但也无计可施,因为毕竟高鹏川是表姐的正牌男朋友。现在的马特可不同于一年前的屌丝,经过这一年,他的胃口被吊的十足,稍有不顺便心中郁结难耐。无可奈何之际,他打开电脑,恰巧表姐写的文章有更新,他迅速打开,立马惊呆在屏幕前。

且看李嫣茹是怎么写的。

“柔风淡月,残星暗云。未开灯的办公室因为不知是霓虹灯还是月光的缘故,显得并不昏暗。此刻的她坐在窗台上,心里还是乱的,但却增加了多重期待。窗外的凉风撩动了她的秀发,也撩动了她身上仅有的白色薄纱。

“‘晚上八点你会到办公室来。’她忽想起她面对着目光呆滞的表弟所说出的指令。

“时钟悄悄走过八点,一个暗影出现在了门口。有一丝木讷,也有一丝慌张,他就那样眼睛直勾勾地站在那,活似一尊雕像。

“她笑了。她只给了他到来的行动,却没有给他到来的目的。她缓缓地走过去,薄纱随风飘落,在月光下闪出微弱的光彩。她搂住了他的脖子,试图勾住他的灵魂。她紧贴着他的身子旋转着,摩擦着。而他,与其说是个男人,倒不如说是根木桩,除了目光无法离开美丽的表姐外,他没有任何动作。

“她不想耽搁太多时间,男子的衣物已经被悄悄除去,这根木桩上忽然‘喷出’一根粗枝。她注视着似乎紧张到死的他,轻轻跨过他的长枪,一双玉腿缓缓夹住,用已是完全湿润的下体用力摩擦着……”

哇哦,没想到表姐的文笔如此了得,马特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他也不知怎的,似乎是脑中一个声音在盘旋,催促着他到办公室去。他没有多想,开着入手不长的宝马车来到办公室。

马特来到办公室一瞧,宽大的窗台上,一个安静的女子,头发如同瀑布一般垂下。明显大一号的宽大白色衬衣围在她的身上,如水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她在笑,又似乎不在。这一切都分毫不差地映入马特的眼帘。

这一年,美女见了也不少,令他兴奋的也不少,但像今天这样打动马特心扉的还真就这一例。或许过一天,换个装束,哪怕少些月光,估计结果都不一样。但此刻,在马特心中,面前的表姐,那沐浴在月光下的恬静美人是最美的。

李嫣茹转过头,没有惊讶,只是微微一笑,她想起了自己写的文章。“是啊,这时我该朝他走去的。”李嫣茹扭过身子,准备走下窗台。

马特却不是那根木桩,他飞快地跑到窗台边,如同一个刚刚凯旋的将军,雄壮地走到李嫣茹面前。近处的表姐在月光下显得有些吃惊,虽然她的眉头还是皱着的,但眼神中却透出了些许期待。

他不由分说,一把抱住窗台上的美人,喘着粗气的嘴巴终于找到了令人垂涎的红唇。接着,就好像迅速开动的马达一般,两人的唇、舌都开始肆意地搅拌在一起,间歇时拉出的口水在月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他还真是主动呢!)

李嫣茹心里想着,双手在马特的背上来回抚摸,接着一只手轻轻撩起马特的T恤,悄悄探入怀中,开始在里面抚摸马特的略微贫瘠的胸脯。那双白皙笔直的双腿用力地夹住了马特的腰,似乎是在推着他更加靠近,又似乎是怕他逃走。

马特一起身,将盘在自己身上李嫣茹一并抬起,两人就这样在激吻中移动到了旁边的沙发上。马特也不知何来的勇气与气力,他轻轻一推,几乎是将嫣茹摔到了沙发上,留下她充满期待的眼神。

此刻两人四目相对,没有调情的言语,没有多余的声响,两人都想要说些什么,却似乎都不必说些什么。马特心中有些激动,也似乎有些愤懑。李嫣茹心中还是乱的,刚才激吻的快感让她对之后有了更多的期待,但高鹏川的身影不时出现在脑海,否定着她现在的举动。但在她心中,性与爱似乎愈加泾渭分明,或者说,她根本无法将他俩融合,她无法将来自马特的充满崇拜感的欲望转移到男友身上,正像她无法把爱转移到马特身上一样。

但在此时,李嫣茹心里想到的更多的是马特,高鹏川的身影正在逐渐模糊,甚至消失。她舔着挂有些许口水的双唇,轻轻地慢慢地一个个解开上衣的纽扣,却没有把它脱下,露出黑色的性感bra,销魂的小腹以及黑色镂空丁字裤。

这边的马特张着嘴巴,笨拙地脱掉T恤,如同一头猛兽,猛扑过去。他双手抓住那对双峰,隔着bra用力地揉搓,同时整个头部都深深埋在她的玉颈上,他亲吻着她的锁骨,吮吸着她的体香,如同一个看到宝藏的强盗,肆意地游走。

这边表姐的激情也似乎被引燃,她又一次夹住他的虎腰,双手抱住他的头颅,身子上下扭动着,似乎是快感太烈的颤抖,又似乎是勾人的迎合。

黑色的bra终被扯下,迷人的双峰此刻正被一双大手无情地挤压着,挺立的乳头也开始被马特的舌头侵袭着。李嫣茹开始忘情地呻吟,她的意识似乎开始迷失,她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此刻她只想拥抱着这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她不由地夹紧了双腿,摇动着蛮腰,在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间歇不住地舔舐着马特的耳朵。

双峰上的头颅似乎并不安分,它很快游走到了那双玉腿中间,他没有任何迟疑,开始使出平生的技巧来享受着难得的盛宴。李嫣茹也迎合地扭动着蛮腰,引导着他找到真正合适的位置。粘稠的液体开始如同泉水一般涌出,马特却突然停止了动作,如同帝王一般端坐在沙发上。

意犹未尽的李嫣茹稍稍回过神来,她扭动着屁股爬到马特两腿之间,未待气息喘匀,便开始卖力地套弄着那根逐渐增强的分身。她时而舔舐着凸起的青筋,时而用香舌在龟头上打着圈子,时而吮吸着沉甸甸的睾丸。

坐在宝座上的马特,此刻正像抽着鸦片烟一般,仰着头呻吟着。他猛一起身,拉起正在重新搜寻圣物的嫣茹,强行扭过她的身子,抬起她的翘臀。没有前戏,没有迟疑,也没有调情的话语,他抬起长枪直刺入花心。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李嫣茹猝不及防,支撑的双手瞬间失去了力气,屁股却撅的更高了。

马特抓起李嫣茹的双臂,开始激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虎腰,底下的长枪好似吹响了冲锋号一般,开始猛烈地冲击,冲击,在冲击。

李嫣茹此刻却感觉自己就如同一页在水中的小舟,漫无目的,水中风浪很大,一波又一波的水浪不断击打着小舟的船壁,而且似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小舟在这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迷失了,它不知道自己要飘到哪里,或许,听从这大浪的安排才是最佳的选择。

随着一声划破寂静的嚎叫,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马特无力地推开李嫣茹,他顺势坐在了沙发上,喘着粗气。而李嫣茹在被马特放开的一刹那便瘫软到地上。两人都在一种沉默中结束了这场性爱的旅程,没有任何的征兆,也没有任何的前戏,两人就这样突破了爱的禁区。一切都宛如在梦中。

“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呼……呼……嫣茹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呼……恩……”

“很好,告诉我,刚才的感觉爽吗?”

“爽,平生未遇。就像是在梦中。”

“记住,这种快感将牢牢地记在你的脑海中,每当你想到你的表弟时你就会有这样的感觉,你十分渴望得到这种快感不是吗?”

“是……”

“很好,嫣茹姐,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

“是……是……高鹏川。”

“什么?那……马特呢?”

“他……他……”说到马特,李嫣茹脸上泛起了浓重的红晕,“他是我的偶像,我很崇拜他,而且……而且……希望跟他……跟他……结合。”

“那马特是不是能够给你很大的快乐?”

“是……”李嫣茹的脸更红了,直接红透到耳朵根。

“那你是不是应该更喜欢马特?”

“恩……恩……”表姐陷入一种犹豫之中,“不!不是的!我爱的是高鹏川!”

这大大出乎马特的意料,一种嫉妒和愤恨充斥在脑中,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马特这样无理地呼喊着。但回想起来,马特拥有表姐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在他心里,似乎早就把表姐当做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所以那种令人恐惧的愤恨正催生着更加邪恶地念头。

“你现在把高鹏川的经历告诉我!”马特朝着呆滞的表姐吼叫着。

李嫣茹木讷地说出了自己男朋友的经历。原来,高鹏川出身贫寒,父母不仅不富裕,可以说是一贫如洗。他自小便努力学习,一直名列前茅,高考时以全省状元的身份进入国内顶尖学府。而这期间他都是靠学习成绩优越获取奖学金、助学金来维持学业的。

“哦,原来是这样。”一个计划在马特发热的脑袋中逐渐萌发。

“嫣茹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你心里还是爱着高鹏川,但对马特却有着强烈的欲望,对吗?”

“是……”

“现在我要你回想起你为了对马特的欲望做的所有事情,所有事情……一件一件,如同发生在眼前……嫣茹,想起来了吗?你是那么的崇拜着马特,自你很小的时候起便是这样。之后这种崇拜变成了畸形的欲望,你想起来了吗?”

“想……想起来了。”李嫣茹脸上浮现了一片羞愧的红晕。

“对,很丢人对不对,很让人羞耻对不对,但这一切都是你亲自做出来的。将来,你跟高鹏川越亲密,你就越会想起这些事情,你就会越羞耻。以至于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跟高鹏川相处,知道吗嫣茹?”

“是……”

马特低头一看,月光正好洒在表姐美丽的胴体上,身上不知是淫水还是汗水,闪着亮光。她无力地躺在那里,目光呆滞,毫无防备。他真想再抱着她再云雨一番,再去享受一下那销魂的香唇。但,这毕竟是马特这个屌丝的第一次,刚才的那番雄壮毕竟无法持续太久。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