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一瞥洞天(第四章 美女总裁的减压运动)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WhiteMC编辑:@春色满园
第四章 美女总裁的减压运动 魏新迷惑地回到家,家中饭已准备妥当,母亲周琦慧与佣人正等着自己去吃饭。他发现,母亲还
第四章 美女总裁的减压运动

魏新迷惑地回到家,家中饭已准备妥当,母亲周琦慧与佣人正等着自己去吃饭。他发现,母亲还是像前几天一样,有些走神,答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

“妈,妈妈,你是不是最近很累啊?”

“恩?哦啊,新儿,妈没事。这两天的……事情的确有些焦头烂额。影响你吃饭啦?”

“没有,哪的话,还有什么事比妈妈重要,你可得注意身体啊!”

“恩!有儿子这句话就够了,明天我还是得去心理理疗室去一趟,舒缓一下心情。”

“恩,是得需要去一趟。对了,妈妈,前几天我见到马特了。”

“什么?”周琦慧仿佛是被注射了药物一般,精神一震,饶有兴趣地打探道:“在哪啊?他在干嘛?”

“在郑氏集团,他说是去找郑总有点事,不知道干嘛。对了妈妈,你知道郑总这次新招的秘书是谁吗?”

“我哪知道去。”周琦慧一下又冷漠了下来。

“她啊,是马特的妈妈!”

“什么?!”

“是啊,你不知道啊妈妈,长得有些胖,也不太好看,工作能力也不怎么样,不知道为啥,郑总非选她。”

“嗨,郑总肯定有郑总的理由,你啊还是赶紧干好眼前的事情。然后再考虑一下出国读博的事情。”

“妈,我知道啦!”

“恩,另外啊,抽空你找马特,你俩好好聊聊。”

“知道啦!”

这时门响了,佣人前去开门。拿回来一个包裹,道:“夫人、少爷,这里有一个寄给太太您的包裹。”

“包裹?里面是什么啊?”

“没说,上面包装也没写。”

“来,让我看看。”魏新等不及,起身去拿包裹。

“等会!让小刘过来一趟。”周琦慧一挥手,招呼佣人。

过一会,一个戴墨镜的黑衣男子来到客厅,他是周琦慧家中的保镖,小刘。

“夫人,您喊我?”

“小刘啊,这里有一个匿名的包裹,我想请你帮我们打开。按理说不该麻烦你,但最近形势比较紧张,我……”

“夫人哪的话,这是我职责所在。包裹在哪里?夫人,麻烦您跟公子退后,我来打开它。”

众人退后,小刘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然后就呆在那里了。

“小刘?有危险吗?”

“夫人,没有,只是……”

“什么啊里面是?”周琦慧带着疑惑走近一瞧,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巨型假阳具,还有跳蛋、绳索等情趣用品。旁边的年轻女佣不由地脸红扭过头去。

“这是哪个混蛋寄来的!”魏新猛地一摔这包裹,恶狠狠地道。

“夫人,要不要报警。”

“这个……不必了,声张出去也不好。小刘,你把这个收拾收拾,扔到外面垃圾堆里吧。别让其他人看到了。”周琦慧脸上也泛出了久违的红晕,目光也没有离开这包裹半步,但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还是夫人想得周到,我这就去办。”

“好!”

“这丫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欺负人欺负到咱们家人头上了。”

“新儿,遇事可不能这么着急,可能是那些收到假货的人进行的报复。沉稳才是大将风度,明白吗?”

“明白。妈妈,咱们接着吃饭吧?”

“不了,妈妈吃饱了,我在这等一下小刘。让人把饭热一下吧。”

“好……”其实妈妈比我还急呢这件事,但妈妈果然是见过风浪的人,真是大将风度!



“夫人,东西我放好了,放心吧!”

“恩?小刘,你把东西放哪了?”

“恩?怎么了,夫人,您想拿回来?”说完这句话,小刘也觉得说错了,有些紧张,用手捂着嘴巴。

“没事小刘,不……不拿回来。我只是问一下,担……担心放的地方不对。”

“哦嗨,为不让人发现,我把它们扔到咱南边第二路口交叉口的垃圾箱里了。”

“恩,收件人信息什么的毁掉了吗?”

“都去掉了,夫人放心。”

“好,小刘,你做的很好,太感谢你了。是……南边第二个路口是吧?”

“是!夫人,有事您吩咐。”



晚上,大家都差不多睡了。

“谁?夫人?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吗?”

“是的,我出去一趟,有个美国客户,非要现在谈。我去去就来,你照看好家里。”

“好的夫人!”

佣人为周琦慧打开门,看着她往南边走去。



看着眼前矗立的假阳具,周琦慧惊呆了,不单单是惊呆这个阳具的逼真程度和长度,而且还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感到惊异。刚刚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偷溜到南边第二个路口的垃圾箱旁,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个包裹。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她还偷偷地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到包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家中。她不清楚周围有没有人看到她,甚至认出她,如果被人看到瑞远公司的总裁半夜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摸出很多情趣用品拿回家,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我怎么会干这种事!”周琦慧两脸绯红,只觉火辣辣的分外难受。她表情痛苦地捂住脸,眼睛却偷瞄着竖立在桌上的阳具。上面的每一个纹理、凸起都做的那么逼真,她不禁喘着粗气,轻轻握住它。

想想这几天自己做的事情,哪一件都能让周琦慧羞愧好一阵子。除了一直的走神之外,这几天她心理上的压力似乎越来越大,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在前几天,她在上厕所时无意间碰触到了自己的下体,一阵难以言说的快感袭遍全身,她不禁颤抖了一下。说来奇怪,这样一下后,浑身似乎感觉轻松了很多,压力也小了不少。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又摸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兴奋地瘫软起来,她禁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压力又小了很多,心情也好了很多。

正当她想要再次伸手时,理智唤醒了她,告诉了她她在干嘛。周琦慧捂住已经火辣辣的脸庞,却发现,手指上已沾上了有些鱼腥味的液体。她用力一甩,一种羞愧、悔恨、又似乎有点兴奋的感情涌上心头。

她立马整理完毕,回到办公室。说来奇怪,一上午的工作效率出奇的高,脑袋也更加灵光。随之而来的是愉悦的心情,中午坐在办公室休息的周琦慧心里想,会不会是上午那次不经意间的碰触让我这么兴奋?哦,天哪,我在想什么,我哪里有这么不要脸。

但,好景不长,下午周琦慧感到压力一波又一波地来临,而且似乎更加严重。这就如同跑步训练一样,一直长途跑虽然累但可以慢慢适应。而最累的是变速跑,迅速跑一下,然后慢走,再立马速跑。周琦慧现在正像又开始加速跑的人一样,感到比以前更加强烈地压迫感。

“不如……再试一次?”周琦慧脑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行!我在想什么!多么羞耻的事情!”

但随着工作的进行,压力的热浪一遍又一遍袭来,周琦慧紧缩的眉间流下几滴汗珠。

“我只是为了工作而已,只是试一下而已。”周琦慧开始这样安慰自己,“这与那些不知羞耻的欲女不一样!”

想罢,她起身来到洗手间,脱下套装短裙和底裤。左手开始忐忑地伸向下体,右手轻捂住嘴巴,既是防止自己发出声音,也是心中不安。接着,一阵愉悦的电流传遍全身,她如同上次一般全身颤抖起来。但这次,她没有像上次一样停下来,而是接着用涂有钻石般指甲油的玉指轻按着自己的小穴边缘,另一只手也顾不上捂住嘴巴,开始匆忙的解开上衣的纽扣,伸到衬衣中去轻抚自己的胸脯。双眼紧闭,眉头微锁,仿佛在期待着什么节日来临一般。

不一会,周琦慧发出了发自内心的愉悦的声音,接着全身抽搐了两下,她自己又瘫软在马桶上。过了好一会,她摸索着找到卫生巾,无力地开始擦拭自己大腿内侧以及少数沾到底裤和丝袜上的淫水。

清醒过来的周琦慧呆呆地坐在洗手间中,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发誓,以后不论遇到多大压力我都不会再干这些了!

接下来的几天,周琦慧照旧压力缠身,而且愈演愈烈,越是想克制却越是难以自已。终于,第四天,她忍不住了,又在洗手间中自己安慰了自己。

之后周琦慧似乎想开了,自己只是为了放松压力罢了,只要不让别人看到就行。为了保密,她决定每天只自慰一次,而且是在晚上的家里。就这样,每天晚上关上房门自慰成了她的必修课,一个放松压力的好方法。

虽说自从上次从理疗室回来后,自己自慰的动作愈发复杂和大了,但今天看到这个不知谁寄来的假阳具后,周琦慧心里还是十分忐忑。她想“这些东西都是男人创造出来侮辱女人的,只有那些欲女才会使用它们!”接着,她便将它们统统放到书桌中锁了起来。

第二天周琦慧在上班时一直在想那一包情趣用品,思想也发生了些转变,“其实它们对于女性缓解压力也是不错的,不如今晚就去试试。”

“不行!那是多么羞辱的事情!”

“试一试嘛,我的意志力绝对比那些女人要强得多,绝对能够控制住这些欲望!”



傍晚,魏新坐在餐桌上看一会电子书,他都习惯了,在这里等周琦慧回来一块吃完饭。这时,周琦慧回来了。

“啊,妈妈,今天你回来的好早啊。”

“是,今天快一点。”周琦慧似乎很匆忙,随便说一两句话就跑上楼,要进自己的卧室。

“妈妈,先来吃饭吧?”

“啊,一会再吃,我……我……先处理一会公司的事情。”不等他说什么,周琦慧便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今天……妈妈好奇怪。”

又过了好一会,周琦慧才从楼上下来,头发似乎有些凌乱,面带红晕,眼神有些迷离。只穿了一件衬衣,却领口大开着,里面的深绿色bra似乎已经错位,走路也有些不方便。

“怎么了妈,你今天不舒服吗?”

“没……没事新儿,咱们……咱们吃饭吧。”周琦慧还是显得有些疲惫。

“好……”

一段晚饭,母子俩都没有说什么。忽然,周琦慧说道,“新儿,让你去找马特聊一聊,你找了没有?”

“没有啊……”

“啊哦……那……没什么。”

“妈,你高考都没这么催过我,这时怎么了?”

“哦嗨,我是觉得马特这孩子不错,想你俩能聊到一块去。这样吧,你联系一下马特,看看她爸妈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块吃顿家宴。”

“啊?家宴?跟马特?妈妈,我看不必把。”

“哎,要的要的,我公司正好要跟郑氏集团谈点合作的事情,马特的妈妈不是郑总的秘书吗,说不定能够帮得上忙。”

“可,妈妈,我怎么没听说咱们要跟郑氏集团合作啊?”

“啊,这是……这是……董事会今天的决定。”

“好吧……那我问一下。”



“喂?魏新啊,什么事啊?

“什么?家宴?只有咱们两家吗?

“啊?没有,没有,这是我求之不得的。对了,周阿姨也来是吗?

“是是是,对对,是家宴,我通知我妈,好的,定好啦,这周五哦。”

挂下电话,马特一脸得意,他没想到周琦慧的行动这么快,而且还是主动行动。这两日马特略微有些清闲,手中有了郑铎给的二十万,也不去理疗室上班了,而是寻着各个自己原来不敢去的地儿好好玩了两天。轻易得来的金钱若不善加利用,增加的欲望恐怕将远远大于增加快感。

二十万虽然让马特体验了几天快乐的日子,但很快,他便发现还有更加昂贵的东西自己是根本无法拥有的。二十万实在是太少了。他开始像原本抱怨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一样抱怨这笔原本他认为的巨款。

马特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信用卡和车钥匙,晃着脑袋笑了笑。这是昨天郑铎刚给他的一百万现金和一辆宝马车,郑铎也不是傻子,马特为了这些,需要付给郑铎自己母亲穿过的内衣一套。



马特还记得昨天郑铎在咖啡厅接过装有内衣的袋子时那一脸饥渴却又假装正经的模样,但再怎么掩饰也无法盖住两腿间搞搞撑起的帐篷。

“郑总,我这里还有好货您想不想要?”

“哦?什么货?”郑铎放下袋子,眼眉一挑,露出精明的眼神,试探道。

“我这有……我妈的……洗澡录像……”

“什……真……真的吗?”郑铎兴奋地露出笑容,搓着手,结巴道,“你……开个价吧。”

“郑总爽快。”

“都是老中医,你不必给我开这个药。说吧,要多少。”

“这次我不要钱,我是想要……南馨予……”马特环顾四周,伸出头,郑铎附耳闻之。

“马特!你放肆!你真是丧心病狂!你将我郑某人当什么了!对不起,若谈此事,恕不奉陪!告辞!”

马特现在想想当时郑铎猛一起身,欲拂袖疾走却被下身高高的帐篷扰得无法快步的模样,心中就是一阵奸笑。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这件事的担忧。当天晚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妈妈,看着这火焰……”现在马特已经可以比较顺畅地催眠自己的母亲了,孙雅君的催眠接受程度比马特原先设想的要高得多。

“妈妈,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很好妈妈,现在请你诚实地告诉我,你疼爱你的儿子马特吗?”

“疼爱,我愿为他做任何事情。”虽然这是孙雅君之前就会有的回答,但是马特明白,这里面“任何”的含义已经比之前要大得多了。

“那么,妈妈,请告诉我,你对郑铎的印象。”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每天都色眯眯的。当然对我是言听计从。”

“很好,那现在我要跟你说妈妈,今天上午你的儿子马特去求郑铎一件事情,但郑铎无情地拒绝了,让马特十分伤心。”

“竟有这种事情?那到底找郑铎是为了啥事呢?”

“这……这……”马特担心一旦说出什么事情来,孙雅君心中固有的道德准则将将其迅速否定,到时还需要再次诱导,于是,他说,“这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妈妈,事情的关键是你最疼爱的、愿意做任何事的儿子伤心了!”

“是……伤心……”

“那你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让你儿子不伤心呢。”

“对对,是应该……”

“那是不是就需要努力让郑铎答应这件事呢?”

“是……应当努力……”

“对,你需要想尽办法去让郑铎答应这件事。”

“想尽办法……”

“对,你知道什么方法最有效吗妈妈?”

“恩?”

“那就是利用郑铎对你色眯眯,又言听计从上考虑,你明白吗妈妈?”

“恩…………明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孙雅君皱着眉头点点头。

“但你不会让郑铎占到丝毫便宜,你会努力保护自己不是吗?”

“是……”

“很好……”



马特转头看着电脑屏幕,屏幕上出现很多郑氏集团的员工,正恭敬地朝镜头方向鞠躬示意。原来在孙雅君早上出门前,他将准备好的隐形摄像头搁在了孙雅君衣服上,这样他就能够看到孙雅君进入公司后的情形了。

孙雅君推开总裁的大门,简洁宽敞的办公室里,正在处理文件的郑铎猛地站起身来,待孙雅君关上门,乃轻鞠一躬,轻声道:“孙阿姨,您来了。”

孙雅君未应话,扭着肥硕的屁股绕到郑铎的后面,将他按下,道:“郑总,最近很是忙碌啊。”说着竟隔着郑铎去拿桌上的文件,因为前倾之缘故,在制服挤压下变得坚挺的双乳便压在了郑铎的后脑上,郑铎喘着粗气,心砰砰直跳,以至于孙雅君都能感受得到。而孙雅君也只是轻轻一笑,用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粗手拂过郑铎的脸庞,嘴巴凑过去吹了一口香气,道:“今天我换了款香水,你闻出来了吗?”

虽然早已闻出,但郑铎还是用力一吸,“闻……闻出来了。”

孙雅君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推开郑铎,径直走到一旁的黑色沙发上斜躺下来,她缓缓抬起右腿,故意在空中转了一圈,露出渔网丝袜下酒红色的蕾丝内裤。然后魅惑地用手勾了勾已经看呆的郑铎。

郑铎便如同被赶的僵尸,张着嘴巴飘到孙雅君跟前。孙雅君一抬腿,用仍穿着高跟鞋的脚磨蹭着郑铎已经绷直的下体。此时郑铎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虽说在鞋跟挤压下,下体有些疼痛,但仍旧是快感一遍遍传来,让他整个身体都不住地颤抖起来。

“怎么样,舒服吧?”

“恩……恩……”

孙雅君说着加快了摩擦的频率,也让郑铎皱着眉头呻吟起来,忽然,他高高的帐篷处露出一个深点,然后开始向四周蔓延。郑铎也如同释放般浑身松弛下来。但孙雅君却没有因此收手的意思,反而伸出另一条腿一块进行。

“郑总,听说马特最近找你了。”

“是……是……”

“我还听说,你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孙雅君说到最后,力度更加一重,郑铎禁不住后退两步,跌倒在地。正欲起身,孙雅君脱下鞋子,又一脚踩在郑铎的下体上,来回滚动。

“是不是这样啊?”

“没……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你不答应他?”

“是……是……他说的……太……”

“我不管他说了什么,我只关心你是不是答应他。如果……你答应了,将来我会让你更爽;如果……你不答应,我明天就辞职!”说完,孙雅君将脚一收,仍旧坐在沙发上。

闻听辞职,郑铎蹭一下就爬起来,跪在地上,乞求道:“孙阿姨,您可别再走了,我求您了。”

“那……你是答应了?”

“这……”

孙雅君听着郑铎在犹豫,立马起身,佯装要走。

“孙阿姨,孙阿姨,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

“好,看你这小子还有点眼色,为了奖励你,允许你舔我的右脚。”

孙雅君傲慢地伸出套着渔网丝袜的右脚,郑铎像如同接过宝物一般双手捧着这只胖脚,似乎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贪婪地粗鲁地用脚来回地在自己的脸上践踏。如同一只哈巴狗,用力地吸着气,仿佛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气味的分子。接着便开始从脚趾开始细细地陶醉地开始舔舐,他不时听到孙雅君咯咯的笑声,但现在他只想好好享受这份馈赠。

这一切都被电脑前的马特看在眼里,他邪恶地笑着,前几天还傲慢地对他不理不睬的郑铎,现在却为了自己的母亲而要献出自己的妻子。这一切的快感令马特更加兴奋。

这时,马特发现镜头前郑铎正直勾勾地看着,仿佛是一头饥饿的野兽发现了猎物。他感觉有些异常,却不知如何做。

正在此时,郑铎猛一起身,向孙雅君猛扑过来,他强行压在她身上,如同野兽般吮吸着孙雅君的脸、脖子、胸脯。孙雅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蒙了,她想用力推开郑铎,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办到。

镜头前的马特更是着急,他没想到郑铎的欲望会在这一刻爆发,他一下蒙了。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开了。

“郑总,这是今天的文……”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正在集团实习的魏新,他刚一推开门,立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郑铎压在肥硕的孙雅君身上,仿佛是要强暴于她。他也惊呆了,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郑铎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整了整衣领,色厉内荏地道:“把……把它放……放门口吧。”

“好……好……”魏新匆匆放下文件走了。这时孙雅君夺门而出,猛冲回家。



郑氏集团里面员工开始纷纷议论,刚才孙雅君光着脚跑出公司是为什么,大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只有魏新一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却如同一个老练的政客一般,三缄其口,任何关于这件事的细节都不肯透露。

虽说不说什么,但脑袋中一直盘旋着刚才看到的画面。直到现在魏新也不敢相信,那位干练的郑总裁会为着一个胖老女人而疯狂,但刚才的情景似乎让他不得不相信。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魏新皱起眉头,思索着各种可能的答案,但不论哪一种解释似乎都经不住自己的推敲。晚上回到家,妈妈照常似乎有些劳累,一下班就跑到自己房间中去,直到吃饭时才下楼。不知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其他,妈妈在家穿着有些随意,并且脾气变得有些暴躁,而且对自己是否出国的事情愈加在乎,追问自己是否决定好了。

(可能是妈妈最近压力大,我这件事也是妈妈心里的一大块心病吧。)

魏新把今天在公司的所见所闻跟妈妈说了,没想到周琦慧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只是淡淡地道:“看来这个社会上,有怪癖的人越来越多了。”

“可,妈妈,您不觉得这也太奇怪了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管他呢。”

“可,妈妈,你们不是要跟郑氏集团合作吗?”

“啊?”周琦慧忽想起自己曾跟儿子这样提起过,“是啊,不过这都是他们董事会的决定,无碍的别担心。对了,你跟马特约好了吗?”

“约好了,这周五,妈妈,您有时间吗?”

“有!”周琦慧没有丝毫之犹豫,似乎忘记了周五她还有一个重要的磋商会要参加。

妈妈的快速反应让魏新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妈妈很少像这样不假思索,而是反复思量后再做决定。

(怎么妈妈对马特这样重视?对了,孙秘书是马特的妈妈!怎么这一切都与马特有关?难道这里面有玄机?不行,我得去那个理疗室去调查一番。)

“妈妈,你什么时候再去理疗室啊?”

“恩?下周一吧,怎么啦?”

“我也跟您一块去吧。”

“你?你去干嘛……好啊,行啊。”周琦慧一开始比较诧异,但随即一想,可以借此探出魏新对出国读博的真实想法,所以也欣然接受了。



话分两头,这边的郑铎正捂着自己有些潮湿的裤子发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有这样的兽性冲动想要去强暴孙雅君,他更不知道这一阵子自己是怎么了,对这个中年妇女产生了无法抗拒的欲望。

自小就有恋母癖,这一点他承认,他至今思念着他的母亲。但,对孙阿姨,那是另一种无法阻挡的强烈的情感。强烈到他觉得有些不真实。原本只是去理疗室中进行的心理放松、心理减压,现在却成了必须品,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理愈发匪夷所思了。

他甚至答应马特,这个有些卑鄙的、不思进取的小青年跟他合作,用自己的资产来换取孙阿姨的内衣。这么龌龊猥琐地交易是他之前联想也不敢想的,现在却是如同鸦片烟一样令人上瘾。每次他拿着换来的内衣,总是兴奋地闻了又闻。但到了晚上,特别是见到自己美丽的妻子,原来的当红影星,南馨予时,一种巨大的羞耻感就涌上心头。

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但当那股欲望袭来的时候,他甚至连抵抗的想法都没有,只能顺着这个漩涡越陷越深。

他想不通,也无法解决,只能寄希望于理疗室,于是乎,他跑理疗室的频率更大了,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

其实,对于他而言,公司现在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区区几十万、几辆豪车并不算什么,但昨日马特竟然无耻地提出要拿自己的妻子,南馨予作为交换,这就让他难以忍受了!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有什么脸面存活于世?

但为何今天在孙雅君面前,自己还是答应了马特那无耻的交易?那一刻可能就真的是精虫上脑,色令智昏吧。

多想这个是没用的,关键的在于现在怎么办。刚才自己的不冷静已经让自己处在了这场事故中不利的位置。如果他向孙雅君道歉,那么最终肯定要答应他们的条件;那如果不道歉呢,他这一生可能都与孙阿姨无缘了。有这么歹毒无耻的儿子,还不加劝导,我为何要见她?

郑铎恨恨地想着,往地上啐了口痰。但很快一种空虚感就笼罩全身,一辈子都见不到孙阿姨,见不到她的美腿,见不到她的面庞,见不到她的胸脯。天哪,这惩罚未免太惨烈了些。但要为了这个而放弃馨予……我委实做不出。

郑铎这几天就在这样的纠结和不解中度过。是不是该去理疗室看一下,郑铎在混乱之际,想到了似乎可以“救命”的理疗室。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