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一瞥洞天(第一章)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WhiteMC编辑:@春色满园
**********************************************************************************************************
**********************************************************************************************************
本人初次在四合院发文,还请各位多多关照!本文为心控文,铺垫较多,肉戏估计需要等上几章。。
**********************************************************************************************************

作者:WhiteMC

人的一生,所经历的事便如天星,杂乱繁多。但可堪回味的时刻却也是寥寥,有的甚至就是不经意的一瞥、本人为多余的一个动作,最终却是别有洞天、咫尺天涯。

第一章  惊鸿一瞥

“马特,快出来,快看谁来了!“懒散的午后,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将正在呆望着电脑的马特带回现实,马特扶了扶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伸伸懒腰,似乎极不情愿地站起身来,用一种有些不耐烦的语调吼道:“这就过去!”

    马特最近心情一直不好,他刚刚大学毕业,与很多青年人一样,虽多次尝试仍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在家里近乎发狂地投放简历。但刚刚查看邮箱时才发现,前几天投的简历又一次悲剧。马特家中并不富裕,父亲在他十岁那年便因车祸不幸去世,母亲名叫孙雅君,努力将其抚养成人,在全市最大的郑氏集团担任打字员。虽说年龄偏大,电脑技术也有些跟不上,但由于她是郑氏集团刚刚创建时的老员工,所以仍旧保留着一个职位。但老总裁退休后,新总裁郑铎年轻气盛,颇有改革之意,公司都在传言,像孙雅君这样的老员工都将被辞退,但这一流言终究仍是流言。

    马特稍稍理了理蓬松的乱发,无精打采地打开门,有气无力地走到客厅。发现略显臃肿的母亲正热情地与一个靓丽的姑娘聊天。但见这姑娘黑框眼镜后一双大大的杏眼,不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笔挺的鼻梁下红润的双唇,不时露出迷人的牙齿。未加修饰的黑色秀发如瀑布一般自然下垂,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简单的鹅黄色针织外套、配以紧身白色长裤,既不失活泼又透着典雅。

    姑娘不是别人,正是马特的表姐,李嫣茹。对于她马特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她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的典型。他的母亲经常拿嫣茹教育他,而嫣茹也的确值得这样夸奖。嫣茹一直好强,成绩也是首屈一指,她击败了几乎所有的同龄人。名牌大学毕业后,她保送去了芝加哥大学学习。马特耳闻的他的表姐的传说就到这里,没想到她已经回国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漂亮典雅。马特不觉看得呆住了。

    “马特,发什么呆,没见到你嫣茹姐吗?”雅君抬起略微发福的身体和胸前巨乳道。

    “嫣……嫣茹姐,你……你好。”马特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都盯着表姐修长的美腿。

    “马特,别客气,快坐下。刚才我还跟阿姨谈你的事情呢。”

    “是啊,马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便高兴上天了。”

    “阿姨说笑了,马特…我听阿姨说你在找工作,怎么样,找到了吗?”

    “还……还没有。”

    “恩……马特,你有兴趣来我的心理理疗室吗?”

    “理疗室?”

    “是啊,是你表姐自己开的,你看看你表姐,多向她学习你要。”

    “好……”马特一个白眼,略有些不耐烦。

    “马特,是这样的,我在国外学的是心理学,回国后发现国内的心理理疗事业非常落后,所以我就开了这一家理疗室。如果你不嫌弃,就先来我这里工作一段时间。”

    “我……”

    “马特,你还想什么!”雅君瞪起眼睛道。

    “多……多谢嫣茹姐。”马特想了想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些拒绝信,又想了想嫣茹的长腿,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好,马特,欢迎加入我们,那……下周就来上班吧。”

    “嫣茹,真是太谢谢你了,真是了了我一桩心事。在那还得麻烦你多多照顾马特。”

     "阿姨放心吧。"

    三人,准确地说是两人聊了一阵,马特尴尬地听着,不时瞄一瞄表姐曼妙的身姿,想象着下一周美妙的生活。



    “马特,来,这就是咱们公司了,地方不大,你先将就着在这干着。”

    马特跟着李嫣茹来到公司,外面虽是普通的写字楼,里面却是气派异常。从设备到人员无不透露出专业和高贵。对此马特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功课,先在网上搜寻了一下表姐理疗室的情况,一查不要紧,原来这家理疗室已是全市最大的一家理疗室,吸引了全市各界名流前来理疗,正成为一种新的时尚。

    虽说已是全市最佳,但理疗室并未有太多员工,嫣茹是公司的总经理兼首席理疗师,很多人都是慕名前来。马特作为刚刚入职的员工,只能做一些零碎的打杂工作,没过几天马特便觉有些无趣了。

    这一日,马特正在前台记录着用户名单,只见一中等身材、双目如炬男子稳步前来,操一口略有广东味的普通话道,“请问李医生在吗?”

    “李医生她……您是郑总?”马特抬起头,略带兴奋地道。

    “我确是郑铎,只不过您是…?”

     "郑总您好,我叫马特,我的母亲是孙雅君,有幸在您公司工作。“

    “哦,原来……是孙阿姨的儿子。你好,你在这里工作吗?”不知为何,郑铎说这些话时表情竟有些尴尬,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对,李医生是我的表姐,很不凑巧,她今天刚好有事,没过来,不然我给她打个电话?”

    “啊,不必了,我改天再约她吧。我走了,小马。”说完,郑铎略带匆忙地回家了。

     奇怪,郑总这么匆忙干嘛?马特思考着。

     心中的疑惑很快就被无聊击败了,没有表姐的监督,马特更感到倦怠,一只手支着脑袋,一只手摆弄着手机,脑袋中却是空空如也,说是在冥想,却不知是在思考些什么。

    “请问李医生在吗?”忽然,一个悠扬悦耳的声音飘入马特耳中,让马特忍不住抬头来瞧这声音的主人。

     一双亮黑色高跟长筒靴,暗色花纹黑色丝袜包裹着因经常锻炼而变的细长而紧绷的美腿,满分;披一身黑色毛绒大衣,尽显高贵典雅,胸膛处露出的暗紫色紧身上衣显示出双峰的雄伟,满分;白皙紧绷的皮肤、淡淡的眼影和腮红,波浪卷发、粉色唇红,散发着成熟的风韵,满分!这是马特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马特疯狂地咽着吐沫。

     只见这个美妇人,轻摘下紫色小帽,抬起戴着黑色丝质手套的玉手,轻挥手,重新问道,“请问李医生在吗?”

     “她……她不…不在……”马特竟激动地难以说话,忽然,他似乎觉得这个美妇人有些眼熟。她是谁来着?

     “噢,原来是这样,那好,有劳了,我就告辞了。”妇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转身欲离开了。

     “您…您是周阿姨吗?”马特一下想起了什么,几乎是吼着道。

     “嗯?我是姓周,你是……?”

     “我是马特啊!高中时是魏新的同桌!有次还到过阿姨家里。”

     “噢噢,你是马特啊!我想起来了,魏新有时还提起你呢!”

     “是吗!我也很长时间没跟魏新联系了,想起高中那会可是很铁的哥们。阿姨,魏新现在去哪了?”

     “他啊,高中毕业后去国外读书了,已经回国了,自己创业去了。改天你俩联系一下,叙叙旧。”

     “阿姨想的周到。阿姨这些年您可一点没变,不,是越来越年轻了。”

     “这孩子真会说话。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我会跟魏新说你在这的。”

     “多谢周阿姨!”

     原来这个美妇人叫周琦慧,是马特高中哥们魏新的母亲。年轻时做过体育运动员,所以身形保持的很好。后来魏新的父亲不幸染病逝世,周琦慧竟接管了丈夫的公司,并且让公司蒸蒸日上,成为全市着名的企业。

     高中时马特有次见到了魏新的母亲,那时便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也曾偷偷地与同学暗地里谈论过周琦慧,琦慧显然成了大众之情人,她的倩影配马特等同学度过了不少不眠之夜。后来高中毕业后便再也没见魏新。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周阿姨更漂亮了!”马特心里想着。

     好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刻,马特脑袋中挤满了周阿姨和表姐的倩影,但也难免有些失落。

     马特回到家中,发现母亲独自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滞,不时拿一拿桌上的纸巾。

     “妈,今天回的这么早?还没做饭吧?”

     “啊?马特回来了,来,妈给你做饭去。”孙雅君仿佛受了惊吓,呼地站起身来。

     马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竟发现母亲腮上有未干的泪痕,他也感觉母亲今天不太正常。

     “妈,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没有啊,能发生什么事啊。”能看得出,孙雅君说这番话时在努力控制着心中的翻滚。

     “妈,快跟我说,到底咋了!”

     听到这话,孙雅君仿佛一下崩塌了,捂着嘴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才慢慢地说道:“妈妈……被解雇了,今后咱们可…可…可怎么办啊!”

     “什么!”马特惊叫道。他似乎一下明白了今天上午郑铎为何那么匆忙与紧张。

     马特安慰着母亲,同时也盘算着怎么办接下来。



     马特略带忧愁地来到理疗室,而年近半百的孙雅君还需要外出寻些零工以维持这个家庭。马特现在的主要工作还是打打杂活,记录一下来客,日常时他也翻一翻柜子上有关心理学上的书,虽然多是一知半解,但也有所收获。马特托起腮帮子,想起前天表姐对自己的批评,叹了口气。

     前天理疗室进行了讨论会,因为雇员除马特外皆是精英级,人数也比较少,所以会议为全员参与,由此马特也参加了讨论。但显然,话题不是马特可以驾驭的了的,不是心理学的理论问题就是商业运营方面的问题。马特无所事事,又觉得应该参与一下,便多次插了嘴,提出了很多幼稚的问题。开始时李嫣茹还可以比较耐心地给他解释,但到了后来也开始有些不耐烦,其他专家更是投以鄙夷的目光。最终半小时的碰头会硬是开了一个小时。会后,李嫣茹压着怒火,平和地跟马特说,“马特,以后开会呢,你就暂时不要参加了。马特,你要认真学习一下这里的知识,不要这么任性了。多想想你的母亲。”

     想起这些事情,马特不由得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一直熬到了晚上,马特出去遛弯回到公司准备拿一下东西回家。

     马特拿起东西,转头一瞥,却发现治疗室里还亮着灯。马特轻轻走到门边,发现门竟没有锁,只露出一条明亮的缝隙。是的,就只有一条小缝。

     这本是一个寻常不过的夜晚,一切却都因这一瞥、这一条缝而改变。

     好奇心驱使着马特贴近一瞧,里面的场景让马特惊呆了。只见美丽的嫣茹姐正静静地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目光呆滞,戴着大大的专业耳机,对面的巨型屏幕上显示着巨大的彩色涡轮,不是闪过几句话语,都是一些减压励志的话。

    “这是哪种状况?”马特心里想着。他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惊恐地站在嫣茹姐身旁。李嫣茹却毫无反应,眼睛呆滞着,红唇张开着。

    “难道……难道姐姐她被催眠了?”凭借多年混迹物恋、四合院的经验,马特脑中立马闪现了很多他只有在梦中才能出现的镜头,现在竟变成了现实。马特只觉头皮发麻,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但再一看对面的鄢茹姐,眼睛却频率很快地眨着,难道催眠要结束了?马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他迅速跑到控制电脑跟前,用颤抖的双手操作着电脑,终于又使催眠软件重新开始运行。马特忐忑地等了五分钟,发现嫣茹重新变得呆滞安静。他大胆地走到他每天垂涎已久却必须毕恭毕敬的上司姐姐面前。

    他小心地除去嫣茹的耳机,咽了口吐沫,轻声道:“嫣茹姐?”

    “恩?”嫣茹无神地抬起头。

    “嫣茹姐……你现在……现在……在干什么?”

    “我……这里怎么会……有人?”虽然处在催眠状态下,虽然此时的话语近乎梦呓,马特却是惊恐万分,他反复回忆着这两天看的书的内容,他努力镇静下来。

    “嫣茹,听我说,你现在处在一个非常放松舒服的状态下。对,非常舒服,没有烦恼,没有顾虑。这里根本没有人,你听到的是你内心自己的声音……”

     嫣茹紧张的神情似乎松弛下来,依旧呆滞地看着前面。

    “嫣茹,现在请诚实地告诉你的内心,你现在在干什么。记住,这只是你与你自己内心的交流。”

    “是…我现在在自我催眠,简单说就是通过催眠软件让自己进入催眠状态,再通过各种暗示给与自己鼓励,是自己醒来后处在一个积极的状态中。”

    “那为何开着门呢?”

    “什么?开着门?可能是我太累了今天。”

    马特走到嫣茹面前,脑袋中闪过无数曾经看过撸过的H文,那些故事似乎变得那么触手可及,那么令人神往。

    “嫣茹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嫣茹姐……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马特啊,我的表弟。”

    “既然是表弟,你是不是有义务要来爱护我呢?”

    “算是吧。”

    算是?怎么跟文章里不一样?

    “那是不是马特提出的所有疑惑你都义务解答呢?”马特学着最常见的催眠文里的词语回答道。

    “的确有义务……但绝对不是全部。”

    “什么……”马特傻了,原来网上那些催眠文啥的都是在意淫!

    “那……我还是先问问吧,”马特喃喃道,”嫣茹姐,真实中,我如果在别人催眠状态下设置一个指令,他是不是会听到指令后立即回到催眠状态中?”

    “这一点上……除非进行非常深层的催眠,或者进行了多次催眠,患者有很强的接受程度。”

    好吧,这两项目前都不能达到。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马特这边却没有太多进展,马特心中十分着急。

    哎?不如让嫣茹姐每次都”忘记”关门,这样我就可以…………就这么办!

    “嫣茹姐,现在你将继续放松,放松,”马特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将嫣茹引入了更加深入的催眠状态中。”嫣茹姐,你一般什么时间进行自我催眠?”

    “周一和周四的晚上。”

    “很好,嫣茹姐,每次你进行自我催眠时,你都会不把门关死。”

    “恩……”

    “嫣茹姐,你现在将认真看着屏幕,回到你平时的自我催眠状态中。”

    马特忐忑地离开房间,飞速地跑回家。

    回到家中,马特发现母亲正在沙发上轻轻地叹气,还不时擦拭着脸上的泪水。马特在母亲旁边坐下,望着梨花带雨的母亲,马特心中不是滋味。马特从不认为自己的母亲是个美人,气质也没有那么迷人,唯一可以称道的是双峰的雄伟,但却因为臃肿的身子而大打折扣。两人相顾无言,孙雅君说一句”早点休息”便匆匆回房,只剩马特一人在客厅独自伤感。



    一下熬到了下一周的周一,马特熬到晚上,兴冲冲地跑到表姐的办公室门前,门……竟是关着的。

    又到了周四,还是关着的。

    周一,还是关着的。

    一连一个多月,门都是关着的。马特不免有些失望,这段时间他为这个机会读了不少书,也动了不少催眠的技巧。但,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一天,马特失望地熬完白天的时间,想起来,今天也是表姐自我催眠的日子,可又有什么用呢。今天理疗室中特别忙,表姐也是忙上忙下,十分劳累。正当百无聊奈之际,又是不经意的一瞥,马特惊异地发现表姐的办公室里竟然开着门!

    马特蹑手蹑脚来到表姐身旁,依旧是呆滞的眼神,令人怦然心动的容貌,马特轻声道:“表姐?”

    “恩?”

    “嫣茹姐,现在你进入了一个非常舒适的环境中。”这一次,马特运用的语言更加娴熟,很快就把表姐引入了一个比较深的催眠状态中,“嫣茹姐,下面你听到的声音都是你内心的声音,你需要如实回答。嫣茹姐,这几天你有想过自我催眠时不去关门吗?”

    “在我自我催眠前,心里的确有股冲动不关门,但都被我抑制住了。”

    “那为何今天会开着呢?”

    “因为今天特别累,所以就没去管这些东西。”

    “恩……嫣茹姐,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密闭的环境中是不是心里会产生很大的一种恐惧感?”

    “对,这在心理学上叫做密闭恐惧症,症状很严重的话会引起生命危险。”

    “恩……嫣茹姐,其实你小时不就有一段锁在自己房间里无法出来的经历吗?”作为明星表姐,她小时的一些轶闻马特还是听自己的母亲说过的。

    “是的。”

    “自现在开始,每当你开始自我催眠时,你就会想起这段经历,而且恐惧感会增加10倍,以至于你无法承受,不是吗?”

    “恩?”表姐一脸疑惑和紧张,眉头也紧皱着。

    马特见状又开始重新诱导,终于又经过半小时的诱导,表姐开始接受了她自小拥有轻微密闭恐惧症的事实。

    “下面嫣茹姐,你需要重新回到你熟悉的自我催眠的状态下,随着这视频的进行,你讲慢慢醒来,慢慢醒来。醒来后你会觉得精神十分舒爽。”说完,马特长舒一口气,缓缓地离开房间。

第二天,马特是怀着一种既期待又不安的心理去上班的,或者说期待更多一些。今天理疗室里人不多,但人的多少又与马特何干呢,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那美丽的表姐身上。表姐依旧如过去几天一样,在理疗室里忙碌着。

“请问,李医生在吗?我有预约。”

“啊?”马特猛一抬头,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见过的、刚刚将自己母亲开除的郑铎郑总。“郑总啊……”马特以一种十分复杂的表情看着他,“她……”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郑铎似乎一点不为所干扰,也似乎忘记了他的身份,一直带着一种职业性地微笑看着他。

“哦,郑总来了啊,我一直在等您呢。”这时,穿着一身淡紫色宽松毛衣、白色紧身裤的李嫣茹缓步走出,与郑铎握了握手。“实在不好意思郑总,您上次来时我恰巧有事。”

“哎,哪的话,李医生您可是个大忙人,我有好几个朋友都等着到您这给他们调理调理呢。”

“还不是郑总给我宣传的,好啦,郑总,这边请吧。”

两人相谈甚欢,一路说笑着走进理疗室,独留着马特皱着眉头,他们两个似乎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也是,谁会对一个“门童”多说些什么呢。但想到仍在外面找工作的母亲,马特对这个还不如表姐高的背影产生了一丝厌恶甚至是仇恨。

马特摇摇头,依旧关注着理疗室中的表姐,不断回想着自己昨天下的那些指令。但似乎……一切都太平常,平常的都如同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有个细节还是令马特有一丝兴奋,那就是表姐在与郑铎谈话时,门是关着的,但过一段时间表姐就会来把门打开;再过一会又会把门关上,而且表情略微有些烦躁。几天下来,这样的情况竟发生了好多次。

难道是昨天对表姐关于“密闭恐惧症”的暗示有效果?马特不乏兴奋地想着。那……其他指令是不是也实现了呢?马特决定试试。

“来,马特,帮我把架子上的那本心理学高阶教程拿过来,不是这边,是那边。不是跟你说了嘛,这边是催眠类的书籍,那边才是心理学理论方面的。哎!好啦,来我自己去拿吧。”表姐叹了口气,快步走到架子前,弯下腰,开始慢慢搜寻。

整个过程都被马特一丝不漏地全看到了,其实李嫣茹身材并不是特别好,有些偏瘦,由此胸部也没那么大。但却因为独有的气质,外加高挑的身材,让整个人都具有别样的美感。尤其是双腿,在她弯腰找书的时候,马特猛咽着吐沫,眼神被牢牢地钉在了那双美腿上。

“马特,你在看什么呢?”李嫣茹忽然一转头,白了马特一眼。

“没……没什么……”

“没事啊你就多看看这些理论的书,这对你……哎呀,可算是找到了。”

马特这时根本就听不到表姐在对他说什么,他决定此时试一试昨天设置的关键词,“傲娇的表姐!”马特轻声喊了一声。

李嫣茹缓缓地转过头,困惑地看着马特。

“哇,跟小说中描写的一样,困惑地抬起头,下一步该眨眼了。”马特兴奋地想着。

接着,李嫣茹眨了眨眼睛。

“对!就是这样!”

接着,“砰!”李嫣茹用书轻轻地打了一下马特的头,“说谁傲娇呢?”

“我……我是说……表姐……是我的骄傲!不是傲娇,不是傲娇……”

“哈哈,算你反应快吧,没事别光玩,多看点书。我去工作了。”

“该死,又被意淫小说给骗了。”



转眼又到了表姐自我催眠的时间,马特又一次准时守在那里。今天似乎有些反常,门一开始是关着的。但过了十分钟,又被表姐打开了,接着又关上了。就如同这几天白天的情况。一连三次后,李嫣茹夺门而出,正遇见盘算着进去的马特。

“马特?你在这里干什么?”李嫣茹仍旧皱着眉头,询问道。

“我……我这不是遵照表姐的指示,好好看书嘛。”

“哦……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没多说话,李嫣茹快步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道:“你……每天都在理疗室门口吗?”

“我……没有,今天第一次来。”

“哦,那……算了,我走了。”



第二天,马特依旧回味着昨天与李嫣茹的对话,早上刚到单位便发现几个修理工在理疗室门前修理着。

“嫣茹姐,嫣茹姐,他们在干嘛啊?”

“哦,他们啊,来换一下门锁,把理疗室的门锁换一下,更安全一些。”

“是……”马特疑惑着答应着。

今天工作似乎有些忙,而且马特发现,今天李嫣茹不再像前几天那样开门关门,现在门一直都是关着的。是的,关着的。

“怎么回事啊?”

“马特,我正找你呢。我们几个有事要出去一下,这里呢就得靠你照料了。一会呢瑞远公司的周总会来取一下资料,就在理疗室的柜子里,你照看一下,来,这是房间的钥匙。”

马特拿着钥匙,心里想着昨天自己的蠢行,实在觉得丢人的紧。又想到表姐就此不会再开门,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又要丢失,心中一片怅惘。

“不对啊!我直接配一把新钥匙不就行了!”马特猛一抬头,心里暗暗想到,又暗暗骂自己愚蠢,现在才想到这个好办法。事不宜迟,马特尽快跑到楼下,寻到一个配钥匙的铺子将此事搞定。

马特匆匆上楼,却发现一个身着稍没过膝盖的暗紫色呢大衣、黑色紧身丝袜的典雅女士站在公司门口,向里面瞧着什么。

“请问,您是周总吗?”

女士转过头来,摘下墨镜,道:“是我,你……哎?小马是吗?”

“周阿姨!是您啊,表姐只跟我说是周总,我还以为怎么着也得是个中年老头呢!”

“哈哈,我也是年近半百了啊,也在中年一列了。”

“周阿姨您说笑了,您要不拿出身份证,谁敢信这句话。”

“这孩子,你们年轻人就是机智的很。今天李医生还不在是吧,她让我拿样东西。”

“对对,表姐走之前跟我说好了。周阿姨随我来。”

两人来到理疗室,马特将柜中的一个档案袋取出,交给了周琦慧。

“好的,多谢了马特,那我就先走了。”

“好,周阿姨慢走,有什么事情您随便吩咐。”

“你这孩子真懂礼貌,好了,我先走了。”

马特心中一片激动,没想到周琦慧能够认出自己,他个人感觉自己在周琦慧的印象中也不会太差。马特望着手中刚刚配好的钥匙,一个想法涌上心头。



话说又到了李嫣茹自我催眠的时间,这次李嫣茹显得很怡然自得,也很放心。华灯初上,夜色渐浓,周围似乎都安静下来。在楼下等待许久的马特悄悄感到公司,望着理疗室中还亮着灯,心中一丝激动,应该是表姐!果然门是锁着的。

马特看看时间,估摸着此时正是表姐自我催眠最为投入之时,即便开门也不会引起不测。马特用近乎颤抖的手慢慢地开着门,没转动一下,就好像有人在心中锤击一下。他边开,边往四面不安地瞅着。

“没想到这个新门这么难开!”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流下来,终于,门开了。

马特看到似乎有些昏睡的表姐,咽了口吐沫,轻轻关上门,蹑手蹑脚来到表姐身旁,道:“嫣茹姐,听到我说话了吗?”

“恩……”

“嫣茹姐,告诉我,你那一天为何会不停地开门关门?”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几天只要关上门就感觉到莫名的恐惧、不安,就好像我小时候的密闭恐惧症一样。”

“那后来为何又一直关门了呢?”

“我回到家中对自己进行了一次自我催眠,暗示自己将不受这种症状的干扰,与小时候一样,我已经完全可以克服了。”

“那您想过这是为何吗?”

“考虑过,一是有可能是突然幼时心理重现;二是有可能我被下了某种暗示。”

“如……如果是第二种,您考虑过是谁吗?”

“考虑过,有可能的人是……马特。”马特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又想起表姐那晚上的话,确实是怀疑过自己。“可他太小了,还是初学者,应该不可能。还有可能的就是吕志。”

吕志是表姐公司的一名教授,非常斯文谦逊,这让马特十分意外。“为……为什么您认为是他呢?”

“因为他虽然心理学上造诣很深,但他竟然爱看有关催眠的成人视频,并且还收集了大量的催眠情色文章。有的文章竟还是他自己写的。真是不可理喻。”

“这些……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有次公司举行活动,我误拿了他的电脑,晚上开机后,竟发现了那些内容,实在令人尴尬。”

“好……嫣茹,听好,等你醒来后,你如果在现实中怀疑你被暗示了内容,你将越来越怀疑是吕志捣的鬼,这将存在你的潜意识中。记住,你会越来越怀疑。”

“恩……”

“好,嫣茹姐,下面我作为一个初学者,要向您讨教几个问题,”马特心里盘算着,利用表姐好为人师、永不服输的性格,让技艺精湛的表姐为他设计一个改造她自己的方案,这是一个大胆的举措,也是十分危险的,“嫣茹姐,比如你遇到一个十分优秀,各项事情都做的很出色的人,想将她的自信心变小一点,会怎么做?”马特注意自己的措辞。

“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理疗室的目的在于让人的心理更加健康,这个人的心理本身就很健康,如果将她变得不自信是违反行业道德准则的行为,是决不允许的。”

“什……什么?”为什么每次一开始就被打断呢!马特懊恼之余更显慌乱,因为他确实没有准备plan B,他没想到表姐会如此回答,这可怎么办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时,马特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对了,正面不行,我可以从反面进行询问啊!

“嫣茹姐,你听好,如果有位患者,他自小自卑,一直都比不过别人,性格十分危险,来到咱理疗室,您将怎么解决呢?”

李嫣茹思考片刻,缓缓地道:“这种情况呢,首先我们要分析,他自卑的原因,极有可能是童年的某些事情给心理造成了某些阴影,可以采取措施改变这些记忆。”

马特慢慢将每句话都转化成表姐的情况:表姐骄傲的原因……因为她很优秀啊,这算哪门子突破口?因为什么事情形成的?很多事情啊,很多值得骄傲的事情。哎?等等,改变记忆,对,就从这些事情入手。

“那嫣茹姐,如果患者对某段记忆十分深刻,如何能够改变呢?”

“这种情况呢,可以采取,让患者思考很多类似的事情,从中模糊他对这段记忆的清晰度。换句话说,就是让他对这段记忆有些记不清。这样造成了某种大乱,然后再通过暗示、疏导,换成我们设定好的记忆。这样就能够很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了。”

“原来是这样……”马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转化成表姐的情况就是……我需要找到那些值得表姐骄傲的事情。

“嫣茹姐,在你的记忆中,在心理学理论方面有没有比你强的人?”

“恩……有吧,麦克,他是我在芝加哥大学读书时的同学,非常聪明,而且勤奋,我在几次考试和讨论中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

“还有吗?”

“恩……还有,算一个吧,孙海,这是在国内读书的同学,非常刻苦,对基础知识掌握的非常牢固。”

“很好,下面嫣茹姐,其实麦克是在国内读书的外国同学,他的基础非常扎实;而孙海是个哥大同学,非常聪明……不是吗?”

“是……不是……”李嫣茹皱着眉头,似乎在理清某些东西,却很混乱。

“好……嫣茹,我们再来理清一遍……”

就这样,马特反反复复地将很多人名和经历都混乱地排序,现在李嫣茹脑袋中对自己在心理学理论方面的记忆是异常的混乱。

“好……嫣茹,告诉我,在心理学理论方面,有没有胜过你很多的?”

“有……麦克,不,是史蒂夫,不,是勒夫……哦,天哪,我真的记不清了……我怎么会记不清呢?”

“好,好,嫣茹,听我说,你不必着急,不必心慌。我来帮你理清思路。”

“恩……”

“听好,其实在心理学理论方面胜过你的只有一个人,是你的表弟,马特。”

“恩?”

“对,是他,你还记得,是他与你一同去哥大,但他非常聪明,也很刻苦,以至于,他的基础知识非常雄厚,并且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胜过你。你还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他将你远远甩在身后,你回到家默默地哭了……………………”马特将刚才李嫣茹回忆的很多细节,都换成了自己的名字。

又经过了多次诱导,李嫣茹终于形成了比较清晰的记忆。

“嫣茹,告诉我,有没有人在心理学理论方面胜过你?”

“有……”

“是谁?”马特几乎是吼着喊出来了。

“是……我的表弟,马特。”

“能讲讲他的事情吗?”

“好……那一年,他跟我一块去了哥大,虽然他比我小几岁,但是我们在一块学习…………”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