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一瞥洞天(第二章 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WhiteMC编辑:@春色满园
第二章 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第二天,马特照常来到公司,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常。但马特心中还是很兴奋,因为据他看来,昨天的催眠十分成功,并且有ż
第二章 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第二天,马特照常来到公司,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常。但马特心中还是很兴奋,因为据他看来,昨天的催眠十分成功,并且有钥匙在手,他便掌握了可以经常催眠表姐的方法了。

恰巧表姐来拿一个文件,“马特,来,把文件递给我一下。对,就是这个。”

“喔,是关于心理学理论的啊。”

“对啊,怎么啦?”

“没事嫣茹姐,看来您不光在理疗技巧上精湛,对心理学理论也很有研究啊。您可是我见过的心理学理论最强的人了。”

“哈哈,谬赞啦马特。”

“您认识的人中,还有比您厉害的人吗?”马特别有用心地问道。

“当然有啦,比如麦……不是,应该是……他是我哥大的……不是,怎么一下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哎,年纪大了。”

“啊?”对于表姐的回答,马特发现催眠的暗示很有效果,表姐现在出现了轻微的记忆混乱地症状,但……这个人不应该是自己吗?

“怎么啦?”

“没……没事,我力争成为那个人!”

“哈哈哈,人不大口气倒不小,那你可得抓紧看看书了。我昨天还做梦梦到你去了哥大呢,不过啊,你得从基础一步步来。”

“做梦?”马特皱起了眉头。



又到了令人兴奋的周四晚上,马特已经不觉得很忐忑了,但依旧小心地打开那扇门,表姐照常处在了催眠状态下。

“嫣茹姐?”

“恩……”

“前天的催眠为何会失效呢?”

“前天?催眠?”表姐似乎对这个很敏感,迅速眉头紧皱,并且情绪有些激动。

“糟糕。嫣茹姐,现在你……需要放松,放松,专注地看着这个漩涡,是的,你要跟随它越走越深,越走越深……”马特对着手抄的催眠术语一步步引导着表姐恢复了平静。

“嫣茹姐,下面是你内心的声音,它将向你询问几个问题,你要耐心地回答。”

“恩……”

“很好,在你做的催眠理疗中,有没有出现暗示不会被执行的情况?”

“恩……有时会出现。”

“我们更具体一点,比如有个人过于自卑,我们想办法将他振作起来。采取的办法一般是更改他过去的自卑的记忆,插入一段正常的记忆,但这段正常记忆有时会不会出现植入不成功的现象。”

“会的,因为催眠中的暗示只会停留在人的潜意识中,如果与正常生活反差大的话,病人的显意识,也就是理性思维就会自我否定这个想法,植入就会不成功。”

“那如何才能成功的植入呢?”

“那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从病人的生活入手,不断修改植入的记忆,让这段记忆与真实情况出入不大,这样再加上些诱导,就没问题了。”

“哦……”与现实情况出入不大……难怪,表姐一听我跟她一块去哥大,肯定就会否定这个想法了。那如何能够出入不大呢?马特陷入了思索中。

忽然,放在一边的魔方进入马特视线中,对!就是它!

原来李嫣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她的父母、祖父母都是颇有名气的知识分子,所以李嫣茹小时家庭生活十分幸福。但不幸的是,在小嫣茹3岁那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也因为支持学潮而遭到了处分,家境从此没落。曾经有段时间,为了躲避风头,一家人便搬到了马特所在的城市中。所以,在幼时马特与李嫣茹有过接触,但至今也没什么印象了。有次马特在随母亲一块去李嫣茹家中串门时看到了一个魔方,深深地被吸引,李嫣茹便将魔方的玩法告诉了马特。从此,这便成了马特的终生爱好,在无聊时马特便会摆弄一下这个五彩的立方体。

“嫣茹姐,你看这是什么?”

“是……魔方。”

“对,你会玩魔方吗?”废话!当然了。

“会……”

“那是谁教你玩魔方的呢?”

“是……当时的邻居吧,也可能不是,太小了,有些记不清了。”

太好了!记忆本来就模糊,就不必再去费力处理了!

“那你还记得是谁教给你的表弟,马特玩魔方的吗?”

“这个……更加记不清了。”

“很好。下面,我们来捋一捋这段记忆。其实你很小的时候搬到了马特家的隔壁,你们两个是邻居,你还记得吗?”

“恩……”嫣茹显然有些疑惑,皱着眉头,但可能是因为记忆确实模糊,无法反驳这些话语,也就慢慢接受了。

“很好,小时候因为你家里缺少玩具,你一有机会就会跑到马特家里找他玩,你还记得吗?”

“恩……”这也一半是事实吧。

“有一天下午,阳光明媚,你在马特家中发现了一个彩色的立方体,你兴奋地询问马特这是什么,他告诉你这是魔方,并且开始手把手交给你怎么玩。这些,你还记得吗?”

“这……”嫣茹眉头皱的更狠了,“记得……”

“很……很好!”马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马特当时已经玩的很好了,很快就能拼好。而你却连续学了一星期才学会,不是吗?”

“恩?”嫣茹显然对这个时间产生了一定质疑,“学了一星期……”

“对,一星期,那时你缠着马特让他把方法一遍遍教给你,最终,在一天早晨你终于学会了,这些你都忘了吗?”

“是……现在有些记起来了。”

太棒了!

马特又对这一记忆进行了深层次的诱导,马特抬头看看时间,擦擦汗珠,深呼一口气,道:“嫣茹姐,现在你可以慢慢醒来了。对了,你担心过自我催眠过程有人进理疗室吗?”

“恩……担心过,最近一直在怀疑我被某些人下了一些暗示。”

“什么?!”马特稍稍放松下来的神经立马又紧绷起来,“您……您……怀疑是谁呢?”

“吕志!现在越来越怀疑是他,但似乎又不像。等过几天调出监控录像来看看到底是谁。”

对啊,还有监控!马特竟然忘记了这一点,冷汗一下挤满了后背。

“那……那……嫣茹姐,为何不直接把吕志开除。”

“一来没有证据,二来目前看来暗示也没有什么伤害性,第三个便是吕志有很多同学资源,对理疗室的发展十分有帮助。过几天我就把催眠场地改到家中,这样就不必担心了。”

“该死!”马特一想到表姐如果回家,自己就没有机会再催眠表姐了。“不行,得想个办法……”马特一抬头,发现时间已经很晚,再这样拖延,李嫣茹醒来后可能就发现了,他匆匆下了醒来的命令便离去了。

这几日马特一直在思索如何改变困局,忽然一个“以夷制夷”、“借力打力”的法子出现在了脑中,马特不禁微微一笑。

“马特,在这笑什么呢?”

马特一转头,正是表姐,甜甜地笑着,“没……没什么。”

“哈哈,一定在想什么坏点子呢。哎?你还在玩魔方啊。”李嫣茹伸出纤细的双手,拿起桌上的魔方。自从上次暗示完毕后,马特便在桌上摆放了一个魔方,希望找机会引起李嫣茹的注意。

“说起来,还是你教给我玩的魔方呢,当时我好笨哪,足足学了一星期吧得。马特,你怎么了,怎么愣住了?”

李嫣茹岂知道,就这一句话已足以让马特震惊到颤抖,足以让马特的下体绷直。马特结结巴巴地胡乱回复着:“没……没什么。”

“好了,要好好工作哦,走了。”



转眼到了下周表姐进行自我催眠的日子,马特趁他人不注意,溜到了吕志的办公室。

“吕教授,您好!”

“哦,马特啊,请进,有事吗?”

“是这样,李医生让我告诉您,请您晚上八点左右来一下理疗室,据说有重要事情请您商议。具体您也不必再找李医生了,她今天一天都在陪客户。”

“哦……八点?没说什么事吗?好吧,我知道了。”吕教授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木讷地点点头,一副老学究的模样。



理疗室的钟表走向了八点钟的时刻,早已在办公室的吕志缓缓走出,向理疗室走来。门未锁,只留下一条缝隙。与那日的马特一样,吕志探进头去,里面的情形让他震惊不已。其程度真的不亚于当初的马特。

“嫣茹,嫣茹?不会……不会她进入了催眠状态了吧!”吕志刚要将她叫醒,忽然脑中闪过很多画面,不论是曾经在网络上看的小说也好,电影也好,现在梦寐已久的场景不就出现在眼前了吗!

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吕志喘着粗气,急促地道:“嫣茹,听到我说话了吗?”

“听到了……”

“很好,这个声音令你沉醉,让你服从,你要服从我,你要服从吕志,明白吗?”

“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志,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完全服从某个人?”

“什……什么……”



正在隔壁办公室的马特不禁捂着嘴笑了,原来他早在理疗室中安装了窃听装备,此刻他正认真听着隔壁的动向。

“什么教授,什么专家!看到这情形跟一般的屌丝没什么区别吗!”

但听得隔壁又传来了声音。

“嫣茹,听好,你现在是那么放松,那么无忧无虑,就好像是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行驶的帆船一样……”

“这才是专家!”

只听得吕志花了接近半小时,从海面的帆船到茂密的森林,再到楼梯,他用尽了招数,反复地将李嫣茹引向了一个深层次的催眠状态。

“嫣茹,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很放松……”

“对,今后你只要听到……‘南非食蚁兽’你就会陷入与现在相同的催眠状态中。明白吗?”

——“吆,还是个老MC文爱好者。”马特又一次偷偷笑了笑。

“下面,你将会感觉房间会非常热……”

——“时间差不多了!”马特听着吕志越来越过火的暗示,冲出门,快步走到理疗室门前,故意跺着脚让里面听到,用力咳嗽几声,叫道:“李医生!”

只听得理疗室中一片慌乱,吕志立刻冲出来,捂着脸冲出了公司。而马特在喊完李医生后便躲在一边的盆景旁以防被吕志看到。见他走远后,马特返回到理疗室中。

只见此刻的表姐,额头已是香汗淋漓,玉手无意识地寻找着上衣的纽扣,慌乱地解开,露出白皙的同样挂着汗珠的酥胸。马特感觉下体又是一阵绷直,但……此刻还不行。

“嫣茹姐,听到我说话了吗?”

“恩?听到了……”

“下面,你将感觉到一丝舒爽,空气并没有那么炎热,对,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清凉。”

“很好,今后……你听到‘南非食蚁兽’后不会陷入这样的催眠状态中。当你听到……有人说‘傲娇的表姐很骄傲’这句话时,你将陷入这样的状态中。明白了吗?”

“明白了……”

“下面,你将慢慢醒来,当你听到关门声后,你将会醒来。”

马特慢慢走出理疗室大门,开始对着楼梯大喊,“不要走,不要走!”

跑了一阵后,马特冲回理疗室,对着已经醒来的表姐大喊:“嫣茹姐,你,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李嫣茹下意识地捂了捂胸口,道。

“恩……那就好,刚才我看见吕志吕教授偷偷溜进理疗室,我就喊了他一声,他就跑了……”

“果然是他……”表姐若有所思地道。

“怎么?”

“没什么……那什么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马特。”

“恩……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什么……”李嫣茹眨了眨眼睛,这次并没有再去打马特,而是瘫软下来,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成功了!”

马特不禁兴奋地一喊,“嫣茹姐,听到我说话了吗?”

“听到了……”

“现在告诉我,你认为是谁催眠并给你很多暗示?”

“是……吕志……”

“你将打算怎么做?”

“吕志还是需要留在理疗室的,只需要给他一些提醒就行了;至于我自身的暗示,我将会用自我催眠的方式把它消除掉,当然,以后自我暗示的环节就放在家里了。”

表姐太善良了!“恩,嫣茹姐,你有没有想过,吕志会得寸进尺吗?”

“他……不会的,他是一个老学究,读书多,只是有些特殊的癖好罢了。”

“嫣茹姐,其实你心里一直很担心吕志的继续催眠,毕竟催眠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不是吗?”

“的确是危险……”

“对,所以你对它的恐惧感将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恩……”

“但你又无法将吕志开除,这让你很苦恼,不是吗?”

“是……”

“所以,解决方法就是,把吕志当作一个病人来看待,将他的怪癖给消除……”

“是个……好方法。”

“对,但是你自己亲自去催眠,肯定会引起吕志的不安。所以你需要另选一人来进行这个特殊任务。但选谁合适呢?最好是同一个理疗室的,可以有机会;另外是不会引起吕志怀疑的人,不是吗?”

“对……可是找谁合适呢?”

“马特,他是个合适人选。”

“对……”

“没错,就是马特,这是你心里真实的想法不是吗?”

“对……”

“很好,自明天起,你就会尽全力教马特催眠技巧,好让他成功完成那项特殊任务,明白吗?”

“明白……”

“好,那当我数到五时你就会慢慢醒来……一、二、三、四、五。”



只见得李嫣茹慢慢睁开眼睛,茫然地往四周看看。“马特?你怎么在这?”

“嫣茹姐,您忘了,刚刚吕志他……”

“哦,我想起来了,多亏了你,这件事不要往外说了,我自有办法。”

“哦……”

李嫣茹定了定神,捋了捋头发,眼珠溜溜转了几圈,微笑着对马特说道:“马特?你……想学催眠吗?”

“yeah!”马特尽力表现的不那么兴奋,但仍旧是几乎吼了出来。

“恩,那明天开始,我就正式教你催眠,中午你就不要休息了,咱们一块学习一下。”

“多谢嫣茹姐,不,是嫣茹老师!”

“哈哈好啦,哎?这么晚你怎么会在这?”

糟糕……把这茬给忘了,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哦!有了!

“那个……我晚上回去发现没把魔方带回去,回来拿一下。”

“哦……是该回来,有空我再向你请教一下。”



接下来的一个月对于马特不禁是令人兴奋的,中午他就跟着美丽的表姐一块学习催眠,虽然自己学的很慢,但终究是技艺精湛的表姐亲自单独辅导,催眠技巧也是飞速发展。当然,在这期间,马特也没有浪费两人独处的时光。他总是利用那句稍显拗口的指令来不断向李嫣茹进行着轻微的暗示,当然,其中有一半的暗示都没有作用,但仍旧在慢慢地改变着李嫣茹的记忆。至于吕志,马特抽了一个机会向他透露了些他拥有那晚的监控录像后,这个学究竟惊慌失措了几天,后来也是战战兢兢地在上班,丝毫不必担心了。

现在在李嫣茹的记忆中,她与马特一直是邻居,直到她出国那几年母亲才搬到别处。马特逐步将李嫣茹小时对许多强大的形象(比如邻居家的哥哥、教授数学的老师、同班学神级的同学)都置换成对自己的印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是步步为营,像编一部小说一样将情节安排的没有缺漏。他的目标,就是把自己变成表姐心目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一个月中,马特能够明显感觉到表姐对自己的印象和看法正悄悄发生着变化。李嫣茹与马特的对话已不再是原本老师对学生的教导时的对话,现在更像是两个同学在探讨问题,甚至有时倒像是李嫣茹在耐心地倾听马特的讲解,就好像一个学生,或者是隔壁崇拜自己的妹妹。

“嫣茹姐,你知道弗洛伊德梦境理论的一般描述是什么吗?麻烦您给我这个学生解答一下。”马特把自己昨天刚刚看书看到的东西背了出来。

没想到李嫣茹坏笑着白了马特一眼,“考你姐呢是吗?”

“嫣茹姐,是真的请教啊!”

“嘿嘿嘿,你不早就知道了嘛,还来问我?”

“啊……”简单的对话已足以让马特兴奋地无法说话。

现在理疗室中开会马特不再是个局外人,而是被李嫣茹特别邀请进参加会议。就像之前一样,马特依旧搭不上话,经过上一次,马特也不想再丢人了,一直保持着沉默。

不过马特留意到,表姐在倾听别人发言的过程中一直有意地关注着自己的反应。如果自己皱皱眉头,做出困惑的模样,李嫣茹就会让发言人简要重复一下,或者自己亲自用另一种说法解释一遍;如果自己会心一笑,李嫣茹就立即找机会把这个方案表扬一番。马特想到此,不禁心中一笑。

“要是这么看,开会还是很有意思的。”

“好啦,刚才的问题我看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了,还有要补充的吗?恩,好。马特?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呢,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意见。”

“什……什么问题?”

“这……就是关于理疗室中长期发展的问题。”

“恩……我觉得呢,我们理疗室在对他人服务时,完全可以在初见成效后,先让患者症状严重一些,然后他就不得不来咱们理疗室,再将其治愈。”

“一派胡言!完全不顾道德准则!”一位老学者一拍桌子厉声道。随之而来的是众人之喧哗。

马特……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各位安静一下,其实呢,我觉得马特刚才的话的意思是说,我们在治疗病人时,可以采用欲擒故纵、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策略,就是先顺其势,后逆其锋,在哲学上也有从大乱到大治的思路。所以马特说的是很有道理的,刚才他是担心大家难以理解,就用通俗的话跟大家说了。”

表姐的话让一座人士渐渐平息了声讨,但仍有人愤愤不平。会议就在一种别样的氛围中结束了。但众人还是议论纷纷,表姐还是让他会议结束后来到了办公室。

“马特,今天你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讲的不错。”

表姐的表扬让马特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是嫣茹姐教导有方。”

“呵,这么快就学会拍马屁了。虽然你的心理学理论什么的已经非常强了,不过还是要加紧练习催眠技巧哦。”

“明白,只不过表姐,有句话想跟您说一下,‘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什……什么?”李嫣茹向前一怔,瘫软在椅子上,陷入了催眠状态中。

马特走到门口,确认门已锁上,走到李嫣茹身边,又照着平日的程序,将她引到了较为深入的催眠状态中。

“嫣茹姐?”

“恩……”

“下面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是……”

“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谁各个方面都比你出色?”

“有……”

“是谁呢?”

“马特……我的表弟……”

经过一个月的不断暗示,李嫣茹潜意识中已经承认了这一点,所以,马特虽然很兴奋,但并不觉得十分惊讶。“很好,事实上,在你十三岁那年,你就认为你这一生没有任何可能超过你的表弟马特,不是吗?”

“是……”

“很好,你无法超过他,你痛苦吗?”

“痛苦……”

“嫉妒吗?”

“嫉妒……”

“羡慕吗?”

“羡慕……”

“对……所有这些困扰都在你十六岁那年混合成了对马特浓浓的崇拜,是的,崇拜。从那之后,你的偶像就是你的表弟马特,还记得你的妈妈多次在你面前夸耀马特的成就吗?”

“…………记得……”虽然表情有些痛苦,李嫣茹还是接受了这一切。

“那嫣茹,请告诉我,你的偶像是谁?”

“是……是我的表弟,马特……”

“对,很对,是他。你自小就一有机会就跑到马特家中,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能够多看一眼马特,每次去你都非常紧张,生怕让马特失望,不是吗?”

“是……”

“很好,事实上这种崇拜早就变成了一种爱慕,你心里早就种下了爱慕马特的种子,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罢了。在上学期间拒绝了任何追求你的人,不是怕耽误学业,而是你早就心有所属,不是吗?”

“恩…………”

“很好,当我打一次响指后你会慢慢醒来。醒来后你不会对自己为何睡去产生异样,你只会以为自己小打了一个盹,好,醒来。”

嫣茹缓缓睁开眼睛,无神地四处看看,忽然眼睛明亮起来,喃喃道:“怎么会忽然睡过去呢!”

抬头一见马特,忽然一抹红晕出现在脸上,嫣茹目光一移,低下了头,“不好意思马特,可能……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呢,今天的确太累了。”

“谢谢……谢谢你的体谅。现在下班了,走,我送你回家吧。”

“不……不必了嫣茹姐,我自己……”

“跟我……还用客气嘛。”说这些话时,嫣茹的声音都是柔声细语的。

一路上,嫣茹虽在开车,却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瞄瞄马特,时而咬咬嘴唇,时而皱皱眉头,时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的马特心中十分欢喜。

好容易到了马特家门口,马特道:“多谢嫣茹姐送我回来,走吧,嫣茹姐,咱们一块吃晚饭。”

“好……”嫣茹一脸兴奋,却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衣服,咬咬嘴唇,道:“算了,今天时间太紧了,明天我再过来吧。”

“好……好的。那我走了。”

“恩……”

快步冲出去的马特没留意到,等他上楼很久后李嫣茹的车才缓缓开动。



回到家后,又是另一番场景,母亲为了养家糊口天天都很劳累。马特今日猛一抬头,发现母亲耳边又多了几丝白发,笑容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想到这,马特心中一酸,眼睛有些湿润了。但很快,这种伤心和酸楚被一丝仇恨所代替。仇恨就如同秋日草原上的一点星火,一旦起念,便是燎原凶焰。马特猛一起身,也不知何处来的勇气,他要让那个小个子付出代价,而此刻他连一点计划都没想过。

整整想了一天,马特都没有理清头绪,转眼间到了晚上,李嫣茹如期到来。今天的表姐显然是对穿着下了些功夫,低胸的T恤足以露出乳沟,配以红色的短裙加灰色紧身打底裤,让表姐的美腿更令人神往。

李嫣茹略微有些紧张地走进了马特家中,刚一进门,孙雅君便迎了上去,道:“哎呀,嫣茹,你可来了,来来,快请坐。”

“恩……谢谢阿姨,那个……马特不在吗?”

“在,他啊,在房间呢,我叫他出来。”

“不必了,不必了,咱们说说话也挺好。”

“那怎么能行,怎么说你也是他上司了,马特!快出来,你嫣茹姐来了。”

“说起来,马特还多亏了你操心才找到这份工作,也了了我一桩心事。”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何况,马特能够到我们理疗室,也是我……我们的荣幸。”

这时,马特徐徐赶来,懒散地道:“嫣茹姐来了。”

“你怎么才过来,还不给你嫣茹姐倒茶。”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三人简单地吃过晚饭,孙雅君到厨房收拾碗筷,李嫣茹和马特则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嫣茹姐,说起来,我还有个不情之请,需要您帮忙。”

“什么事,有什么事你尽管说,马特!”

“嫣茹姐是这样,我妈妈最近压力挺大,整体状态也不太好,我想请您给我妈妈做一下理疗,您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现在吗?”

“对,现在!”

“好,没问题,阿姨正好过来了。”

“嫣茹你可帮我好好管管这孩子,从小懒惯了,不过自从去了你那,好多了。”雅君边说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了。

“阿姨说笑了,是马特本身就不错。”

“妈!我看你最近心情也不太好,刚才我拜托表姐给你做一下心理理疗。”

“啊?给我吗?不用,我哪用得着这个,不用麻烦你了嫣茹。”

“哎,可不是这样阿姨,有时候可能就是那么一个心结让我们心情不佳,我们理疗室的作用呢,就是帮您心情舒畅。即便马特不提,我也准备给您做一下理疗呢。”

“那……那……那就麻烦你了嫣茹,那需要我怎么做呢。”

“什么都不需要,您坐在这里就行了。马特,家里有……”

“怀表?项链?”马特抢先说道。

“不用,打火机就可以了。”

“打火机?”

“对,没错,拿一个火焰持久的就好。”

“好……”马特拿来一个火机,顺道把电视关掉。

“恩,好,马特,你要用心看哦,学习一下催眠技巧。来,阿姨,请您专心看着这个火焰,它的外围是红色是吗?”

“是……”

“再往里是黄色……然后是……蓝色”

“是……”

“用心地看着这个火焰,它仿佛在变化,在旋转,在飘动……”

…………

时间不觉间过去了半小时,此刻君如已经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头斜耷拉着,嘴巴微张,两眼呆滞,进入了一个比较深的催眠状态中。

“呼,阿姨比我想象的还容易接受催眠。”说着李嫣茹擦了擦脸上的汗。

“表姐辛苦了,您喝点水。”

“好,谢谢马特,还没有完成。阿姨,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很好,您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安静舒适的环境下,没有烦恼,没有压力,不是吗?”

“是……”

“我知道你是为被解雇而伤心,为马特未来担心,不是吗?”

“是……”

“你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工作,你不必再为原来的工作而忧愁。现在你需要想出十条现有工作的优点,现在开始思考,慢慢地想,现在的工作……是的,它有很多优点……努力,努力想出十条……”

“是……十条……”

“好,完成了吗?”

“是……”

“好,现在把它扩大十倍,在你心里,这十条的重要程度扩大了十倍,不是吗?”

“是……”

“那你现在还不满意现在的工作吗?”

“不……”

“今后呢,如果你心情不佳,或者压力很大时,你就会……玩一下魔方,魔方每转动一下,你的心情就会放松一些,明白吗?”说这些话时,李嫣茹扭过头去,朝着正在皱眉倾听的马特做了一个鬼脸。

“明白……”

“很好,下面我将要叫醒你,你……”

“等一会,嫣茹姐。”

“怎么了马特?”

“嫣茹姐,不知道你听过,‘傲娇的表姐很骄傲’没有?”

“什……么……”

现在可以说两个与自己最为亲近的两个女人都躺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是都处在了催眠状态之下。

“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听到……”

“妈妈,你现在处在一种非常舒适的状态中,没有任何忧虑,没有任何烦恼,今后你会非常爱护这个家,但不必为它伤心,也不必为工作伤心。你有烦恼时除了玩魔方外,也会找你儿子马特倾诉,明白吗?”

“明白……”

“好,今后妈妈,你只要听到‘心情舒畅的母亲’这个关键句,你就会进入这样的催眠状态中,明白吗?”

“明白……”

“很好,嫣茹姐?”

“恩?”

“嫣茹姐,现在我需要你把郑铎郑总的治疗信息跟我透露一下。”马特心想,既然想不出点子,不如从郑铎的心理治疗方面入手。

“恩……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不能跟你说……”

“啊……”马特没想到表姐会如此拒绝,他转转眼珠,计上心来,道:“嫣茹姐,现在是不是教马特学习催眠很重要呢?”

“是……”

“这也是展示你高超催眠技巧的时候,毕竟你只有这一方面比马特要强,不是吗?”

“是……”

“很好,而教育技巧最为直观和方便的便是举例说明不是吗?”

“对……”

“所以,为了让马特尽快学会催眠技巧,举比如郑铎的例子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对……这样是会快一点。”

“对,所以,首先就需要让马特了解郑铎现在的情况。”

“是……”

“那现在,嫣茹姐,能把郑铎的治疗信息说一下吗?”

“可以……郑铎郑总是郑氏集团的总裁,很有能力,但是小时家庭生活却不甚幸福。他的父亲在白手起家、出人头地之后,渐渐对他的母亲疏远了,以至于后来他父亲有了外遇,与母亲离婚。母亲为了让他获得更好的生活工作机会,便同意他的父亲抚养郑铎。自己则在这个城市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郑铎的父亲去世,他对自己母亲的思念也很重,但也深爱自己的父亲,心中时有怅惘。来这里呢,就是舒缓一下思念和愧疚之情。”

“喔……原来是这样。”

马特思考了十分钟,仍旧没有任何思路可言,眼看时间过去,马特担心时间过长让他们产生怀疑,便匆匆喊表姐和母亲醒来。

将来该怎么办呢,这一个夜晚,马特也在思考。



“嫣茹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在与表姐吃完午饭后,马特看周围无人,就让李嫣茹进入了熟悉的催眠状态中。

“嫣茹姐,我一直也没想到如何处理郑铎,我想让你帮一下忙。我的最终想法是,让他……”马特简略地将自己对郑铎最终的规划说给了李嫣茹,“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很好,那我想让你帮我把郑铎变成这样……”

“No!不行,不行!”

“为……为什么?”

“这严重违反了一个心理医生的基本道德准则,道德准则包括……”

“好,好,我知道了,嫣茹姐你不必说出来……”这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作为一个资深的心理学家,基本的道德准则已经在她的脑中根深蒂固。

“嫣茹姐,我是谁?”

“你……是马特……”

“我是你最崇拜的人吗?”

“是……”

“是你最亲近的人吗?”

“是……”

“那对于最亲近的人的要求你是不是应该答应呢?”

“恩……”

“那我想请求你把郑铎变成……”

“恩……不行,额,不行……这是不对的……”表姐紧皱着眉头,斗大的汗珠出现在额头上,整个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马特一看形势不好,立马说,“嫣茹姐,你现在……现在要放松……”

但话还没说完,李嫣茹惊恐地睁开眼,不知所措地看着马特,“刚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比她更惊慌失措的,是对面的马特,他做梦也没想到表姐会在催眠到一半的时候会醒来,他张着嘴巴,不知该怎么办。

“马特?你刚刚做了什么?”虽然还有些恍惚,但表姐依然开始发问。

“刚……刚才……刚才……”马特在脑中飞快地搜索着词汇,但下意识地说出了真话,“刚才我……我……把你催眠了。”

“什么?你把我催眠了?”表姐惊异地一下站起来。

“是……是……”马特万分懊悔着自己没找好合适的理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形势已经如此,只能……哎?对了,可以这样!

“对……嫣茹姐,你……你忘了,刚……刚刚我在练习……练习你刚刚……教我的催眠方法啊。”马特说完紧张地看着李嫣茹的表情。

“啊?我刚刚教你的?”

“对啊,就是今中午啊,哦,当然,刚刚我下指令让你忘掉这些事了。怎么样,效果还不错吧。”马特故作轻松地说着似乎很自信的话语。

若是换做平时,李嫣茹肯定不会相信马特这一席漏洞百出的托词,但心中早已种下的“马特能力超强”的印象让她不由地相信马特已经将她成功催眠。

“是……是吗!马特你真的进步很快呢,我都丝毫没有察觉。真是不错,比我那时候强多了。”没有怀疑的话语,充满的确是欣慰的,不,准确地说里面还带着很多敬佩的话语。

“哪里,都是嫣茹姐指导有方。”

“哎?你小子没有下什么坏指令吧?”

“没……没有,我哪敢啊!绝对没有。”

“好啦,跟你开玩笑呢,谅你也不会。”

“恩……傲娇的表姐很骄傲。”马特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说出了关键句。

“嫣茹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很好,嫣茹姐,现在你全身放松,放松……对,放松,你面前是一片大海,你在一艘帆船上,阳光不刺眼,海风时时吹来,海面如此平静。你看到那片海了吗?”

“恩……”

“对,船缓缓地前行,前行,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岛,小岛就在海天相接的地方,那么近,那么远……”马特挪用了很多不久前吕志的催眠用词,让李嫣茹进入更深一层的催眠状态中。

“很好,嫣茹姐,你听我说,现在你处在一个竞技场中,在这个竞技场中,比拼的是心理学的知识和催眠改造的技巧。因为这里纯粹是催眠技巧的比拼,所以关于道德准则等都不是考量的范畴,所以在回答时就完全可以不考虑他们,不是吗?”

“恩……?”李嫣茹还是有些抵触。

“是的,比如很多机构,如FBI、克格勃等在考察时为了选拔技术最为高超的,就会进行一个纯技巧的比赛,所以这个方法在心理学界也同样适用。在这里,只有技巧,没有道德。不是吗?”

“是……”

“你会努力获胜吗?”

“会……”马特仍然利用了表姐胜强好胜的性格。

“很好,那请听我说,你有一位病人,他父亲白手起家,终成大器,但成名后就抛弃了他的母亲,他一直跟父亲成长。母亲不知所在。但心里依旧很怀念自己的母亲。现父亲过世,心中愧疚思念。请问,我要把改造成……如此如此……的人,该如何做?”

“恩……首先呢,应该改造他的审美观,逐步修改,等全部修改后,进行第二步;然后改造他的童年记忆,使其加深印象;最后……”

“很好,很好,那在改造审美观上,需要怎么做呢?”

“这方面,可采用类似生物学上的条件反射技巧。即,在他看到我们设定的图片或物体时,进行积极的刺激;反之则进行消极刺激。如此反复进行,他的审美观就会在潜意识中出现更改。在这方面可以借助药物进行。”

“恩……很好。”马特听着李嫣茹的计划,心里盘算着如何进行实施。

“嫣茹姐,需要购买哪些药物呢?我们理疗室有吗?”

“有……在保险柜中,轻易不会使用,只有在非常时候才会拿出来。”

“恩……嫣茹,听好,当下次郑铎再次前来并进入催眠状态时,你会想到让马特前来实地看看你的催眠,因为这样会……”

“不行……不行,我们要尊重患者的隐私……不能这样!”

Oh,shit!又不行!

“嫣茹,听好,马特是不是十分聪明?”

“是的,异常聪明。”

“恩,他在催眠技巧方面是不是进步很快,甚至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催眠你了。”

“是……”刚才那一步坏棋,现在倒成了一步妙招。

“所以,你能够教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是……”

“如果你不将你的所有技巧教给他时,以他的聪明程度,他一定会知道的。不是吗?”

“是……”

“那样的话,他会生气,会不再与你交往,不是吗?”

“是……”李嫣茹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

“为了维持他对你的依赖,你要努力地展示出自己催眠上的技巧,不是吗?”

“是……”

“所以,你要把马特实地带到郑铎的实际治疗中去,因为郑铎也是一个典型的患者,不是吗?”

“是……”

“很好,那请你告诉我,当下次你将郑铎催眠成功后你将怎么做?”

“我将将马特带到理疗室,来看我如何进行催眠的诱导。”

“很好,你做的很好嫣茹。”马特微微一笑,一切似乎都很顺利,“那咱们接下来谈谈你的事情吧。”

“嫣茹,你自小最崇拜的人是谁?”

“是……是马特。”

“很好,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在你面前,而且你根本无法翻越他,不是吗?”

“是……”

“那你最爱的人是谁?”

“是……是……”李嫣茹眉头开始紧皱,身子又开始颤抖开来。

“嫣茹,你要放松,放松……”由于制止比较及时,这次李嫣茹没有再次醒来。

“是马特是吗?”

“不……不……不是。”

“恩?那是谁?”

“是我的男朋友……”

表姐的男朋友,额,这是我没想到的对手。“其实,在你不认识你的男朋友之前,你一直暗恋着马特不是吗?”

“是……”

“事实上,自你十六岁开始,你就开始有各种不切实际的性幻想,每当你学习劳累时你都会不自觉地想到性上。而你的性幻想对象只是你最崇拜的马特,这些你都记得吗嫣茹?”

“记得……”

“很好,十六时你就开始观察马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每次与他对话都让你兴奋,让你发热,每次与他进行身体接触都让你能够享受触电般的快感,而且更加强烈。你渴望与马特对话,渴望与他进行身体接触,渴望抚摸他的手背,渴望亲吻他的脸庞。是吗嫣茹?”

“恩……?是……是……”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对性的认知更加具体,你对马特的性幻想也更加真实清晰。你甚至会在上课时的间隙想象马特粗壮的下体,而在晚上,你总是假托作业多为由晚睡一会,等到母亲睡后,开始想象着马特自慰。事实上,这是你一直以来的习惯,从十八岁开始,每天都如此,没有一天间断过。即使在你找到男朋友之后,这些你都还记得吗?”

“这些……我……啊……”李嫣茹两腮开始绯红,呼吸变得急促,对面的马特正在焦急地等待着答案,“是……我记得……”

“随着你的幻想越来越强烈,有时你会费好大力气才阻止自己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在马特面前,尤其如此。有一天,你终于鼓起勇气,趁马特不注意,偷走了马特将要换洗的内裤。那天晚上,你用这内裤完成了你各种各样的性幻想,达到了至少十次高潮。这些……你……都还记得吗?”马特说着自己都感到无比羞耻的话语,心里竟感到一丝兴奋,下体也绷的直直的。

“啊……啊……记得……”李嫣茹已经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很好,从那之后,你每年都会偷一条马特的内裤或者内衣回家,这是你自己最大的秘密,你谁也没有告诉过,不是吗?”

“是……”

“但是,很不幸,今晚你回去后,你会发现家里失窃了。你收集多年的内裤不见了……”马特考虑到了李嫣茹回到家中看不到这些东西的情形。

“好……嫣茹,请听好……”

接着,又是一连串加深印象的指令,之后马特才唤醒了李嫣茹。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