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闆娘~张丽如(二十一)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6 出处:网络 作者:御馬迎風编辑:@春色满园
          慧黠老闆娘~张丽如(二十一)        ******************
          慧黠老闆娘~张丽如(二十一)
       ******************
       故事是虚构的,当然……人名也是杜撰的
       作者︰御马迎风
         ******************

作者︰御马迎风
2016/02/12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赖俊伟连呼吸都疼痛,双眼感到了莫名的酸楚,喉咙如同被一根绳索勒住了
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画面突然停止不动了!原来是杨野按下了暂停键,而画面正好停在乳白色的
精液,从饱遭摧残的小嫩穴里,滴下来的一剎那。

  杨野走到牢笼前,微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精不精彩?」

  「畜牲!她是被你强迫的……我要杀了你……」赖俊伟双眼通红,咬牙切齿
地怒骂着。

  「哈!哈!哈!」杨野得意的笑道:「难道你还看不出她有多满足吗?」

  「混蛋!你不得好死……」赖俊伟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咒骂。

  「受不了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个大傻瓜,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自以
为是的不紧紧地看牢她,她现在才给你戴绿帽子,也算是对得起你了!我就不明
白,当初她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大白癡!」

  杨野的最后一句话,重重的撞击在赖俊伟的心口上,是啊,当初,张丽如为
什么会嫁给自己呢?自己在众多追求者里并不出色,她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呢?

  赖俊伟无语了,曾经自以为的幸福,曾经自以为的骄傲,到头来,却是一生
无尽的耻辱!但是,不甘心,他不甘心,他死也不甘心。

  「我看你还是放弃吧!」杨野继续说道:「签了离婚协议书,回去另外找一
个女人结婚吧。」

  「不,不可能!我死都不会签……她不走,我也绝对不会走……」赖俊伟发
疯似的喊叫着。

  「哼!随便你。」杨野无所谓地说道。

  赖俊伟咬紧牙关,犹如一头发怒的野兽般,狠狠地盯着杨野,彷彿要将他剥
皮拆骨一样。

  杨野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不想走,那……你就继续看吧!」

  话才说完,杨野便按下了遥控器的播放键。

  第二段影片开始播放……

  赖俊伟两眼通红地看着电视萤幕,死死地盯着裏面那令人血脉贲张的淫秽画
面!

  房间裏的灯光,既明亮又清晰,将其中的暧昧表露无遗。

  偌大的沙发上,只见心爱的妻子张丽如,一双柔荑正扶住杨野结实的肩膀,
跨坐在他的双腿之上,她婀娜多姿的肉体上,只有一条浅蓝色的浴巾,此时已经
半掩半露,仅堪遮住那饱满弹翘的臀肉,而裸露在外的柔嫩肌肤,此刻在灯光的
映照下,显得那么晶莹透亮。

  只见杨野一双粗糙的大手,搂着心爱妻子的细柳蛮腰,不停地来回爱抚着,
他的脸深埋在张丽如那对挺拔白皙的丰满乳房之间,下半身藉由沙发的弹力,正
一下接着一下地朝上有规律的挺动着,从电视的音箱里,忠实地呈现出男人粗重
的喘息、女人柔媚的娇吟以及肉与肉的碰撞声。

  画面中的杨野,突然一把扯落碍事的浴巾,接着他的色手,从张丽如那光滑
细嫩的大腿,逐渐抚摸上了柔腻丰腴的雪白臀肉,更时不时地伸出中指,按揉着
那朵精緻诱人的小菊花。

  「啊……」每当肛门菊穴遭受偷袭,张丽如都会难以克制地猛仰螓首,发出
一声高亢的媚啼。

  杨野一边加快了顶送的速度、一边腾出了左手,握住张丽如那饱满挺拔的乳
肉,不停地抚摸揉捏起来。

  张丽如好似波浪般的长髮,此刻也随着杨野越来越快的抽插速度,不停地四
散飘扬。

  因为张丽如是背对着镜头,所以赖俊伟根本看不到心爱妻子的表情。只能从
她激烈扭动着如水蛇般的纤腰,抵死逢迎着杨野的动作,在淌血的内心深处,勾
勒出他们此刻肉体的感觉……

  而此时,杨野早已经悄悄地离开了……

  *********************************

  张丽如独自坐在床沿,一颗芳心早已经紊乱不堪……

  这种感觉就像她的心,被人用利刃狠狠地剜出来一样,曾经,赖俊伟是她的
一切,是自己託付终身的男人!可是以后……以后自己该怎么办?

  突然房门打开了,只见一个男人意气风发地走了进来。

  「你到底还想怎样?」张丽如明媚的双眸,含着泪水,对着走进房间来的男
人质问道:「你已经把我从他身边夺走,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还不够吗?」

  「是他自己不放弃,关我什么事?」杨野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你就直接把他赶回去!」张丽如脑海里早已经乱成一片,对着男人吼道。

  「那怎么行!」杨野淡淡地说道:「万一他想不开跑去报警,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办?」张丽如闭上了水灵柔媚的双眸,泪水终于无声地滑落
下来。

  杨野走到了床边,在美豔人妻的身边坐了下来,搂住了她纤细的小蛮腰,说
道:「办法是有,就看妳愿不愿意配合了?」

  张丽如拭去香腮上的泪珠,急忙转头问道:「什么办法?」

  杨野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太麻烦了,直接挖个坑把他埋了,比较
快。」

  「不……」张丽如凄厉一叫:「别……别伤害他,我什么都答应你,只求你
别杀他。」

  「妳还有什么本钱跟我谈条件?」杨野斜睨着美少妇,问道。

  张丽如闻言不由得一愣,脸色凄然地想着,「是啊!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他谈
条件?」想起自己的身子,早已经被他玩遍、玩烂了,还能怎样保住丈夫的性命
呢?除非……

  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随即,张丽如一脸下定决心的表情,坚定地说道:「
只要你答应不杀他,让他平安离开……我就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杨野胜券在握地问道。

  张丽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嫁给你!」

  「真的?」杨野欣喜若狂地问道。

  「嗯!」张丽如轻轻地点了点螓首。

  「哈哈哈哈……」杨野仰头大笑,一把将张丽如的娇躯搂了过来,在她吹弹
可破的香腮上,吻了一下,「妳不是说过怎样都不会嫁给我这个二世祖吗?现在
呢?还不是乖乖就範了!哈哈哈……」

  羞愧无比的张丽如,一声不响,只是紧闭着那双美眸,任由杨野将自己的身
子搂在怀里。

  直到杨野的笑声停止,张丽如才开口问道:「你……答不答应?」

  「当然答应!不过……」杨野接着说道:「要想让他死了这条心,乖乖离开
这里,妳得完全听我的,一定能让他对妳彻底死了这条心……」

  「我需要怎么配合你?」张丽如疑惑地问道。

  杨野一边舔舐着张丽如的耳垂、一边小声的说道……

  听完杨野的话,张丽如的娇躯猛然一颤,否决道:「不!不可以,这么做对
他太残忍了……」

  「那就算了!」杨野一脸无所谓,说道:「妳自己考虑清楚。」

  张丽如不由得六神无主,一双娇嫩的小手,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其实……他受的伤害还少吗?」杨野平静的说道:「他看了那么多妳被我
干的镜头,妳那淫蕩的表情、淫妇的模样,对他的伤害还不够吗?长痛不如短痛
啊!」

  张丽如默默地承受着杨野言语上的羞辱,思绪纷乱无比,「我自己做过的事
情,我自己必须承担,不能让俊伟为我承受这一切……」

  她曾经以为自己只要默默地忍受杨野的姦辱,等到时间长了,他对自己的身
子腻了、厌了,一切就会平淡下来!就算自己受到再不堪的屈辱,那也是自己咎
由自取。

  现在的她,一心只想保住丈夫的性命!因为张丽如明白,自己带给赖俊伟的
伤害,已经太多了。

  「他说的对,长痛不如短痛。」张丽如终于下定了决心,对杨野说道:「那
好,就依你的意思。」

  杨野心中狂喜,站起身来说道:「那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进行排练,妳可要
乖乖听话,越早完成,他就越早脱离苦海!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张丽如连连点头,眸底闪烁着异样的悲伤,但是她极力
的克制自己,她不想哭出来。

  杨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娇滴滴的美人儿招了招手,随后向地上一指。

  张丽如明白了男人的意思,轻移莲步来到杨野的身前,盈盈地跪了下去,将
螓首缓缓地靠在杨野的大腿之上,婉如一只温驯的小猫咪!

  面对杨野的羞辱,她没有任何办法反抗,因为对手实在太过强大了。

  「乖乖的听话,才是妳唯一的选择啊……」杨野微笑地说着,接着伸出了手
臂,抚摸着跪在脚边人妻少妇的秀髮,然后轻轻地将她的螓首,移向自己的两腿
之间……

  饱经调教的张丽如,随即明白了杨野的意思,忍不住望了男人一眼,随即伸
出双手,解开了他的腰带。

  杨野也配合着略微挺起那自己的屁股,方便张丽如脱下他的裤子,然后再褪
掉他的内裤……

  那曾经带给自己无数屈辱、无尽高潮,让自己生不如死的狰狞巨棒,近距离
地跃进自己的眼里!略一迟疑,随即张丽如将螓首埋入了杨野双腿之间,尽可能
地张大自己的小嘴,将那只巨大的肉棒,温柔地含进嘴里。

  「呼……」一阵舒爽传来,杨野这才露出胜利的笑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
的髮丝,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张丽如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命运,自己是属于他所拥有的女人,命中注定无法
抗拒这个男人,唯有顺从……

  *********************************

  接下来的几天,身处牢笼之中的赖俊伟,虽然没有再遭受虐打,但是他依旧
是度日如年。

  他不知道自己这几天的平安,是妻子的牺牲换取而来的,更不知道爱妻正遭
受到最不堪的『训练』。

  这几天杨野与妻子都不曾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赖俊伟心急如焚,只想再见到
张丽如!每每想起妻子与杨野茍且的录影镜头,他的整个心脏,就彷彿被千万把
利刃狠刮猛刺,那揪心剔骨般的剧痛,漫延着每一条神经,几乎让他连话都说不
出来!

  「难道妳就这样背叛我们的婚姻,伤害我们的爱情吗?」赖俊伟每一分、每
一秒都在心里吶喊着。

  想到本应自己『独享』的一切,如今,『所有权』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他
的心中就塞满了愤怒、嫉恨,以及浓烈至极的不甘心。

  「我深爱的妻子回不去了?我的爱情失去了?我的家庭破碎了?我的世界毁
灭了?」赖俊伟痛苦的在心中哭嚎着,全身早已失去了力量,顺着倚靠的墙壁,
轰然横倒。

  那熟悉的感觉,牵引着赖俊伟的心,他在心裏呐喊着,妳是我的,永远都是
我的,任何人都不能将妳抢去,妳只属于我,只属于我一个人!

  可是……就算将妻子夺了回来,自己真的能够与她重新生活吗?妻子在杨野
的胯下婉转承欢时,那淫姿媚态、那娇声浪吟,一幕幕涌上心头,自己根本无法
阻止。

  赖俊伟感觉到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彷彿有一双无形的魔手,紧紧地扼住
自己的咽喉,使他的呼吸困难异常!他很想去问问苍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
己,而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还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不管未来如何,先将妻子夺回来再说,否则,自己死也不甘愿!

  「我不会放弃……我绝不会放弃……不会……」赖俊伟觉得自己好疲倦,意
识渐渐不清,在喃喃自语中,昏睡过去……

  *********************************

  夜已深,四周显得宁静非常,又静得令人害怕。

  一道凄婉的身影,赤裸着纤美的双足,踩在冰冷的高级地砖上,犹如不食人
间烟火的曼妙仙子,缓缓地接近囚笼……

  张丽如的身上,仅仅穿着一件杨野的长袖衬衫,遮掩住她那饱受开发调教的
诱人肉体,长袖衬衫的下摆,勉强到达膝盖,堪堪遮住了她那白皙迷人的大腿,
而下半身却是不着片缕。

  昏暗的灯光,照射在她令人窒息的娇靥上,细嫩水润的肌肤,泛着淡淡的柔
光,那一头黑亮湿润的秀髮,微微地披散在张丽如的右肩上,使得整个画面看上
去,十分的唯美动人!

  来到了囚笼前,张丽如原本平静无波的脸色,立刻变得黯淡下来。

  柔若无骨的婀娜娇躯,依靠在那一根根比她小腿还粗的不鏽钢管上,张丽如
的身子缓缓地向下滑去,直到整个人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冰冷的寒意,从她布满指痕与吻痕的臀肉上传来……不冷!张丽如一点也感
觉不到寒冷,因为她的心更冷,甚至冷到了失去知觉。

  张丽如伸长了藕白纤弱的手臂,从两根栅栏中间穿了过去,想要触摸一下牢
笼里的男人!可是不论她如何的努力,却总是差了一个手掌的距离。

  一扇栅栏,阻隔了曾经相爱的两个人。

  虽然近在咫尺,却是咫尺天涯!

  张丽如凄然一笑,觉得自己真笨,她已经是那个男人的『拥有物』,杨野又
怎么会让自己去接触到别的男人!

  「从来不曾想放手,却怕再也握不住。」螓首斜倚着栅栏,无声的泪水滑
落,张丽如痛苦哀戚地说道。

  她深情凝望着结縭三年多的丈夫,一双手抓在不鏽钢管上,从发白的指节看
来,就知道她抓得有多用力!她好恨,恨这些冷冰冰的钢铁,生生地阻断了自己
与丈夫的聚首。

  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但是……此时却又感觉到如此的遥远!

  张丽如心痛犹似刀割,她不明白苍天为什么如此残忍,让一对相爱的夫妻,
彼此的距离那么地接近,却又让他们无法触摸得到。

  一阵伤悲之后,张丽如拭去了脸蛋上的泪水,对着人事不知的赖俊伟,不管
他是否能听见、能明白,娓娓地低诉着这段时间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别再为难自己了……俊伟,放手吧!」张丽如的美靥上,散发着从未有过
的温柔,「学会了遗忘,你才能从新开始……」

  话一说完,张丽如觉得自己的心,被撕了开来,血淋淋!她努力地深呼吸了
几下,接着说道:「全新的开始,才是真正的未来……而我……已经没有那个未
来了……」

  现实无情的世界,究竟是现实无情,还是世界无情?

  张丽如无法理解,更无法抗拒,唯有承受……

  「今天,你还是我的丈夫,而从明天开始,你我再无任何瓜葛,因为……我
将成为别人的妻子……就让我再喊你一句……」张丽如忍着盈眶的泪水,那好比
白玉般的小贝齿咬着下唇,咬出了细小、整齐的齿痕。

  张丽如抚平了情绪之后,轻声地喊道:「老公……」

  声音虽轻,却是那么的惊心动魄!两个字,饱含着满满的爱意与不捨、心痛
与纠葛,令闻者动容、见者泪流。

  「夜,好宁静、好深沉……夜,能去拭我的泪,能否化去你的恨呢?俊伟
啊……」喃喃自言、凄美动人,张丽如难受地闭上深邃潋滟的美眸。

  那绝美的娇靥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却是流下了一颗凄楚的泪珠!

  泪珠滑过她的俏脸,在细嫩水润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水痕,使得她原
本精緻无瑕的脸蛋上,凭添了几许唯美的柔感。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让她得到了很多的想法。

  这几个月来,张丽如一直都在反覆地思考着一个问题!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杨
野,她可能还不会意识到自己对赖俊伟,原来已经有了这么深的感情!

  婚前两年的交往,加上三年的婚姻,在这段坚持了五年的爱情里,她一直都
认为,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赖俊伟爱她,更胜过了自己爱他,所以,她一直
主观的以为,丈夫对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更是他应该做的。

  曾经的她,是那么地高傲、那么地强势!对家里的一切事情,都是颐指气
使,在赖俊伟和她的生活之中,她一直都觉得,他应该是多迁就自己的那一方!

  她的事业心重,所以一结婚后,在短短的三年之间,完成了生两个孩子的任
务,就急匆匆地抛下家庭的一切,重回工作岗位。

  可是自从被迫『出轨』以后,她才深深地觉得,婚姻是需要两个人共同来经
营的,并不是一个人无条件的忍让和付出,她一次次的想过将这件事儘快结束,
然后重归家庭!只要能回到过去平静、幸福的生活,她愿意放弃一切,包括她的
事业!

  可是现实总是那么不尽如人如意,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那个充满掠夺、独佔慾望的男人,对自己肉体痴迷的程度,是绝不可能放过自己
的。

  满满的愧疚、满满的不捨、满满的悔恨,布满了张丽如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她多么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却又害怕这一切的结束。

  脑海逐渐浑沌,张丽如慢慢地进入睡梦之中,娇豔欲滴的嫣红樱唇,发出了
款款梦呓:「明天……希望明天永远不会来……」

  *********************************

  终于,不愿到来的明天,还是到来了!

  一大早,杨野的手下们便忙碌起来,只见他们将一组精美的大床,搬进囚禁
赖俊伟的房间,然后忙碌地组合起来;接着又搬来一口箱子,放置在床边。

  赖俊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感觉到隐隐地不安……

  而此时,在另一个房间里面,身穿浴袍的张丽如,正端坐在化妆台前,两位
年约四十多岁的女人,一个正在为她梳头,另一个正在为她化妆。

  「夫人,妳的头髮质地真好,又柔又顺。」髮型师一边做着造型、一边讚叹
道。

  「是啊,妳看,夫人的肤质也是,又白又嫩。」彩妆师更是讚不绝口。

  「谢谢……」张丽如双眸依然轻阖,敷衍了一句。

  「是真的!」彩妆师一边上着粉底、一边说道:「我在这行也做了二十多
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皮肤呢!」

  「没错、没错,夫人真的是国色天香、貌美如花……」髮型师忍不住说道。

  「……」张丽如彷若未闻、未发一语。

  「夫人,妳的眼睫毛根根分明,而且向上微翘,比装假睫毛好看得太多了,
我看就别用假的了。」彩妆师一边端详着、一边问道。

  「嗯!」张丽如根本心不在焉。

  「夫人,妳的唇膏想用什么颜色?」彩妆师接着问道。

  「随便!」张丽如早已经有些不耐,但是又觉得自己有些无礼,于是接着说
道:「妳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我都没有意见!对不起,我的头有点疼,不想
说话。」

  「喔!知道了。」彩妆师有些自讨没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完成了妆扮。

  「国色天香……貌美如花……呵!」张丽如缓缓地睁开了美眸,看到了镜中
的花容月貌,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喃喃自语着:「美丽……是我一生中最大
的罪孽……」

  *********************************

  杨野早就西装毕挺地来到这里,面带微笑地看着牢笼里,身上一丝不挂的赖
俊伟。

  赖俊伟毫不畏惧地怒视着杨野,虽然一言不发,但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杀气,
却是无比的炽热。

  双方一直这样对峙着,时间也在无声的流逝着……直到开门的声音响起。

  房间的大门打开了,在悠扬的结婚进行曲伴奏之下,一位娇艳欲滴的新娘
子,由门外缓缓地走了进来。

  新郎的长相普通、乏善可陈!新娘就完全不同了,那豔光四射的美,使得在
场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呼吸!

  这个令所有人垂涎的绝色新娘,娇媚无双的俏脸上,化上了精緻的新娘彩
妆,在嫩白的香腮上,渗透出淡淡的晕红;一双美眸半开半阖着,细长向上微捲
的睫毛,正轻轻地颤动着;秀挺的小瑶鼻下,点缀着薄巧嫣红的诱人樱唇,那润
泽的鲜红唇色,勾动着每一个男人,急欲品嚐的冲动。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髮,高高地向上绾起,一只高贵脱俗的后冠,将白色的新
娘头纱,固定在螓首之上。

  修长雪白的粉颈上,戴着一条名贵的白金钻石项链;完美无瑕的耳垂上,更
是带着一对圆形的大耳环,耳环上镶嵌着两个明显的大字~『杨野』。

  露肩无吊带的纯白色低胸婚纱,将一对傲人的雪嫩乳房,温柔地托起,高挺
无瑕的酥胸上半部,裸露着令人目炫神驰的白嫩乳肉!而且除了遮住娇嫩乳头的
位置之外,酥胸的下半部,全是细緻的镂空设计,彷彿能透视到那弹手的嫩肌滑
肤,整套婚纱带给人们的感觉,有着说不出的高贵、大方、性感与魅惑。

  婚纱的下半身,更是让人拍案惊豔,前半部彷彿是迷你蓬裙的设计,材质更
是半透明的薄纱,主要是为了展示出那修长嫩滑的一双完美玉腿!精巧的细跟高
跟鞋,将裹着透明吊带丝袜的双腿,衬托得更加直挺柔美;而婚纱的后半部,则
是拖曳在地的长襬纱裙。

  薄纱就像是一层淡淡的雾气,完全遮挡不住新娘子的下半身,透明的丝袜美
腿以及丰腴弹挺的雪腻臀肉,强烈地挑逗着男人的视觉神经;更令人鼻血直流的
是,娇滴滴的新嫁娘张丽如,竟然没穿内裤,隐隐若现的一簇墨黑色,在洁白婚
纱的遮掩下,显得格外地诱人、格外地淫靡。

  豔丽无俦的新娘张丽如,就穿着这套绝无仅有的白色婚纱,戴着白纱长筒手
套的一双柔荑,轻捧着一束华贵高雅的新娘捧花,莲步轻挪地走到『丈夫』杨野
的身畔。

  杨野立即伸出手臂,紧紧地搂住『爱妻』张丽如那纤细娇美的小蛮腰。

  一个已经有丈夫的人妻少妇,穿着这样的婚纱,在自己身陷囹圄的丈夫面
前,和另外一个男人举行神圣的婚礼!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为爱而嫁、所嫁非爱!这对张丽如而言,又是何等的折磨、何等的煎熬。

  庄严的婚礼进行曲,彷彿穿脑魔咒一般,令赖俊伟头痛欲裂;而当自己的妻
子,盈盈走来的时候,高跟鞋碰撞地板的声音,每一声都重重地敲击在他正在滴
血的心脏上。

  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当年,自己与张丽如结婚那天……

  妻子一袭白色婚纱,虽然保守但丝毫不减其验豔色,她紧紧地依偎在自己的
身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她的眼眸,明亮的就像是
钻石一般,炯炯有神、深情楚楚!不断地正朝着自己温柔地笑着。

  突然,脑海中的回忆一变,浮现出自己的妻子,神色娇羞地躺在自己身下,
深情地凝视着自己,然后伸出如藕的雪白双臂,用力搂紧自己的脖颈,而自己压
在她的赤裸裸的娇躯上,一点一点地轻啄着她的薄唇,然后缓缓地将自己的肉
棒,插进了她的私密处,在妻子的娇声呼痛中,与她合为一体。

  风雨过后,留下的是一床的凌乱,那床单上的斑斑乾渍与几许暗红血迹,在
在说明了自己已经完全地拥有了她,他将成为男人们嫉妒的对象,那心中不知所
谓的虚荣感,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地优越、那么
地骄傲、那么地自豪!

  当她一进门,看到牢笼里赤身露体的『前夫』,那双冰冷地毫无感情色彩的
眼神,使得张丽如的芳心,感到一阵无比的刺痛。

  美豔无俦的新娘张丽如,缓缓地闭上绝望的双眸,在心中对着赖俊伟说:「
俊伟,请你原谅我,这是唯一能让你死心,能让你活下去的办法,我不能再连累
你了,因为我不想你遭遇生命危险,杨野实在太可怕、太强大了!我不能让你有
一点闪失,我们的孩子还需要人来照顾!他们已经注定要失去母亲,我不能让他
们再没了父亲!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吧!即使因为这件
事情,必须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我爱你!俊伟,请你好好活下
去!答应我,好吗?」

  「老婆,妳还有话要对他说吗?」杨野得意地问道。

  「嗯,请……请夫君允许……」张丽如羞不可遏地轻声道。

  「没问题!」杨野吻了一下新娘子晕红的香腮,大方地说道:「但是要长话
短说,我已经快忍不住想要跟妳洞房了。」

  「多谢夫君允许!请夫君……忍耐一下。」张丽如声如蚊蚋地说道。

  「去吧!」杨野放开了娇滴滴的新娘子。

  张丽如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俊伟,我能感受到你的痛,紧紧按住你的心窝吧……」对着眼前的丈夫,
张丽如在内心里悲苦地说道。

  张丽如接着走出了第二步……

  「一个女人能被一个男人深爱是幸福的,但是……命运却注定让两个男人深
爱着我,让我属于这两个男人,却不允许我有选择的权力……是悲哀……是不
幸!」张丽如悲痛地继续在芳心深处,对着他泣诉:「你温柔的爱……他霸道的
爱……对我有着两种不同的意义,但……都是爱,都是我无法承受的爱……」

  千言万语,只能在心中低吟,是不愿更是不能,她知道自己虽然苦,但
是……丈夫比自己更苦!

  终于,来到牢笼前,张丽如深吸一口气,平静地开口说道:「你现在应该死
心了吧,我已经是杨野的妻子,我已经不再爱你,也请你忘了我。」

  赖俊伟咬牙切齿地问道:「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爱情就
这么脆弱,妳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想得到一个答案。」

  张丽如心如刀割,凄然笑道:「你不是想得到一个答案,你只是想得到一个
理由,一个保住你最后一丝尊严的理由……」

  「不!」赖俊伟冷静下来,说道:「只要妳跟我回去,我什么都不问,一切
都当作没发生过,好吗?」

  「不可能!」张丽如粉颈低垂,语气冷淡地说道:「就算你可以当作一切都
没发生过,我却不行!更何况,我不相信有男人会不介意这种事,你现在会这么
说,只因为你不甘心,不甘心有人将我夺走。」

  「不,不!我没有不甘心。」赖俊伟连忙说道:「妳跟我回去,我陪妳去医
院将肚子里的孩子拿掉,我们就可以恢复从前的生活。」

  听见要她拿掉孩子,张丽如惊慌地退了一步,「好了,不管你有没有不甘
心,那是你的事情,不关我的事!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丈夫杨野的骨肉,
留不留只有他能决定!」

  「丽如,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家,我们可以重头再来。」赖俊伟苦
苦央求道。

  「不可能的。」张丽如表情淡漠,眸里却充满了悲伤。

  「我不能没有妳,孩子也不能没有妳!丽如,跟我回家吧。」赖俊伟依旧不
愿死心。

  「别再说了,签了协议书,你快走吧!」张丽如一边说着,一边走回了杨野
的身边。

                《未完待续》

  *********************************

  作者按:

  一、谢谢大家的回覆,你们的心意,小弟都铭记在心。

  二、最后的一场肉戏飨宴,搞得我头痛欲裂、肠枯思竭,至今才写完一万多
字,修修改改总是不满意,也不知何时能写完。

  三、结局已经完成,看来再两到三回便能完结篇了。

  四、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