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同人】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廿七)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6 出处:网络 作者:harrys编辑:@春色满园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同人】               我的真实性体验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同人】

              我的真实性体验

原作:插电娃娃
续写:harrys(杀人王)
2016/01/03同时发表于:伊莉、春满四合院、520.cc
字数:10320


***********************************
                前 言

  祝各位新年快乐哦!

  不知不觉,续写插大的神作也已经到了第廿七章,洋洋接近十六万字(如果
我写论文有这样的速度,早毕业了)。坦白讲,没想过可以续这么久,插大近来
还主动找我聊天,我想说的是,能够与偶像交流,真的很神奇,也好期待可以继
续下去。

  毕竟他创作诗凡跟佳祺(参见《女友的出轨》,同样是神文)两大美女时,
我才刚上大学,如果说更早期的《大学艳史》……那时人都还不在此地,上国中
而已,但,嗯……是的,有射出来。XD

  故此,续的过程,很多的幻想与过去属于个人,乃至一众读者的遗憾,都能
有一定的补完,这也是会补有关巧甯、芷兰(参见《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姦盛
宴》她们故事的原因)。

  在这里也透露《高中美少女》一着的进展吧,我其实还没动笔,因为要赶的
小说(不单情色的,也有与研究论文,加之期待能在剩余的岁月里续写更多的小
说,如孩提时挚爱的《女友和她姐姐被轮姦》(简直是台湾神作)、《温哥华轮
姦艳事》(美和子还没出现)、香港方面的《OL耻辱》。故此可能暂时要令各
位读者网友期待一下了,但情节上透露的是:我倾向暗黑,希望别揍我(虽说我
非常喜欢月珊跟芷兰这一类的大奶妹)。

  回顾过去一年,学业跟工作都遇到很大的瓶颈,时间,永远赶不上;胡天胡
帝多年,终于再次正式交往谈恋爱了,可是一切都是一场意外。多年以来难得遇
上,最喜欢的女孩,也只能造化弄人,一句祝福跟不作追求来云牵梦兮。也没想
过原来自己影响如此多的女孩。

  然而,不论如何,感谢网路世界的各位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与厚爱,希
望我的文章,能够让每个——不论是「毒L(是这样说吧,港仔用语)」、「鲁
蛇」、「宅女」,还是已然有伴的各位,都可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幻想与高潮,
射出我们该射的,洩出姊妹该洩的。吃该吃的,做该做的——当然,健康卫生要
顾好。虽说世纪绝症最近德国说有机会变成根治病了,但,真的出来以后再说。

  另外,最近注册了520.cc,那同样是个令人兴奋的网站,我期待能够在论坛
同样的发光发热,伊莉、春满彷彿都是我人生的阶段里程碑,希望在520里也
能取得安全同时更趋进步的快感,非常希望,三者都会是我的娘家。毕竟,这三
个地方,我都太喜欢。

  最后,我好想跟那两个女孩说,是的,我都爱,纵使我们天各一方,我也不
否认有喜欢过,甚至任性的好想和妳们在一起。但我决心对我的她负责,从此只
能有旧爱,不许有新欢,但愿上帝能给我们都有一个最幸福的结局。
***********************************

           (廿七) 天台、天体、天朝

  「今天是开学礼,妳二妹也给我『开学』中出了,今晚不要回家,在宿舍天
台等我,小乳牛会陪着她一起来呢!」从主人的研究室里被再次授精以后,被主
人的这番话一直缠绕着。

  在高潮中逐渐回复理智的自己,一边默默穿回衣服,却变得进一步的暴露,
因为内裤已经在刚才的激烈性爱中被扯成碎片。

  「哈哈,小凡今天都淫蕩到不穿胸围回学校,内裤老师就帮妳撕了,这样才
是真正的『不穿内衣』啊!兴不兴奋呢?我的小蜜糖。」老师一边犹恋床笫般的
玩弄着我仅被小可爱包裹的双峰,一边继续凌辱着已为性奴的指导学生。

  「主……主人……我先回研究室……」我强忍着眼泪,鼓起了勇气,在上下
俱「空空如也」的状态下跑出了房间,只敢一路往自己研究室的方向快步走着。

  「天啊,那个不是诗凡学姐么?今天怎么连内衣都不穿?」、「这位姐姐好
辣哦,能上她就好了。」、「肯定是个超级淫娃吧,肏起来肯定很爽。」、「真
不晓得有没有病,精神病还是性病啊?哈哈哈……」、「看什么看,走啦……」
学妹们都在窃窃私语,而男生自然是吃饱了冰淇淋,以及少不了的猥亵话语。

  在那距离三分钟的路程上,不断听着足以崩溃的声音,然而我已全然不顾自
己没有穿上内衣裤,毕竟两颗乳头已不断争相随着丰满的双峰隐现于白色的小可
爱之上。再次被「视姦」的自己,忐忑的心里只剩下主人狰狞的笑声和茫然的心
塞。

  终于回到了研究室,原来还带着大大恐惧的自己——恐惧研究室里有其他的
男生或学姐学妹,但看来刚开学,大家都还未回来,不然就是跑了出去,不在系
上。鬆一口的自己就累坐在椅子上,倒趴的自己一边忍受着性奴及暴露带来的屈
辱,可是更令自己痛苦的是,另一边竟然在期待今晚与诗婷的「相遇」。

  「好……好累……」思虑交加、纵慾过度的自己终于忍受不住强烈的睡意,
就在椅上睡去,意识逐渐迷糊起来……

  「还好么?小凡。」不晓得经过了多久,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拍打我的肩膀。

  「唔……」仍然半梦半醒的自己,睡眼惺忪的擦了擦双眼,但见外边天色已
黑,外边华灯亦已全暗——已然是打烊的时候了。

  至于从椅子后面叫醒的人,声音不晓得从哪里听过,只确定是一个女生,可
是由于研究室没有开灯,我无法看清是谁,我只好作状打开桌灯,但却被那只温
柔的手轻轻按住。

    「不用开灯了,小凡不是想见诗婷么?现在她在学院的天台啰!」女生
的声音和缓,然而却令我知晓何事……看来也是主人开发的性奴,一同準备「升
天」。

  「知道……」已然听天由命的自己,正待要跟着女生出门,然而只见女生走
近,一边轻轻的用双手将我的小可爱与牛仔裤一一脱下。

  「坏哦,小凡已经色到连内衣都不穿了,害碧筠学姐还打算想看看小凡穿内
衣的性感照呢!」女生道。这时候我才惊然发现,原来是之前负责调教诗婷的碧
筠,虽说碧筠与自己的领域相距较远,平日也较少来往,但之前的「经验」,难
怪有着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这个是妳的性奴记号,以后就要随身携带了,知道没有?」「刘奴,章诗
凡,Age23,34D、24、36,45公斤」,这个如此熟悉的项圈名牌
「啪」一声再次扣上自己最脆弱的脖子上,犹如母狗一般,并从此都需要随身携
带,成为我作为性奴的「信物」与一只母狗的凭证。

  「走吧!」碧筠将铁链扣上我的项圈后,拉我一拉道。

  「什么?」被脱得光溜溜的自己,在如此熟悉的学校里进行暴露的勾当,纵
使已接受了成为性奴的命运,但仍引起巨大的恐惧与抗拒感。

  「小凡,都这么晚了,怕什么?而且妳要记得,妳是主人的性奴哦!妳是天
生的淫蕩女生,惟有主人才可以给妳满足哦!」碧筠磁性的声音缓缓说出。在这
把迷样的声音引导下,身体竟然开始有了舒爽的反应……

  「别再装清纯了,妳的骨子里是个完全的被虐狂,把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
不正是妳的想法吗?看,小凡的身体都这么兴奋了。不用挣扎了,妳是主人的奴
隶,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快满足自己的慾望吧!」在碧筠的声线下,她
一边轻揉着我的双峰,一边轻抚起我纤细的腰腹,完全勾起了我深处的慾望,意
乱情迷的自己再次屈服在同性的调教之下,开始跟着女生的脚步向门口走去。

  「小凡,忘了一只母狗应该怎么走么?学姐们没有好好教妳是不是?」听到
碧筠命令自己,我马上回忆起在黑狱里的静慧学姐、宜玟学妹她们,像被训练的
宠物,马上跪了下来,臀部开始左右的摆动,跟着一步一步的往前爬,而碧筠就
像遛狗一般让我在旁引导着。

  在昏暗的小灯下,我惊然发现碧筠学姐也同样完全赤裸全身,有着一把俏脸
的她,长短适中的秀髮,配合起玲珑浮凸的身材与暗处的灯光,和同样代表性奴
身份的母狗项圈——「刘奴,贺碧筠,Age25,33D、24、35,53
公斤」,不禁令一切异性甚或是同性垂涎欲滴,欲罢不能。

  「小凡真是淫蕩,碧筠学姐的身体好看吗?这可是主人肏出来的,小凡也要
好好被肏哦……做得很好,好好的爬上天台,诗婷媚媚在期待着妳呢!」碧筠看
到我正注视着她的躯体,一边笑了一笑,然后带着我不慌不忙的说出。被鼓励的
自己竟然也慢慢习惯像狗一般在地上爬的行为,心里更开始出现异样的感觉——
我愈加认定自己是一条母狗了。

  就是这样,带着紧张与欲语还休的慾火,我终于爬到了天台,地上爬行以及
暴露的刺激感使得我已然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而阴户分泌的爱液,在这个暑气
未消的开学初秋中,早已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和全然赤裸的学姐一同散发出淫靡
的味道。

  「咿……」天台一向被锁的大门,终于打开,却见一道灯光照来。

  「要被发现了!」看到灯光的自己不禁大为恐慌,只道要被陌生人所发现,
我身为性奴与一切的都将被发现……

  「哈,小凡,这是天台自动的灯光系统罢了,看看那边吧!」碧筠一边抽动
了绑在我项圈的铁链,一边指着昏黄灯光的另一处。四具赤裸的肉体正在我的双
眼中出现:三个女生和一个男人,其中一个女生貌似拍摄着,另外一个比较矮小
的女生正亲吻着男人,最后一个女孩则跪在肥胖的男人下方——想也知道,肯定
是在进行令男性愉悦的勾当。

  在逐步走近的情况下,淫靡的画面愈加清晰,跪在男人下方的,正是我的二
妹诗婷,只见诗婷被蒙住了双眼;而不断舐弄着男人胸部的,就是小乳牛学妹佩
珊!

  「哈哈,小母狗吃鸡巴吃得爽不爽?」

  「爽……好爱吃主人的鸡巴。」

  「那要不要打开双眼,一边打开自己的小骚穴,一边看着鸡巴吃?」

  「要……」只见自己疼惜的二妹,在开学礼的第一个晚上,就要遭受非人凌
辱,全身衣物脱去,还羞耻地露出胯下的小穴,却一脸春情的看着前方比自己年
长二十多年的教授,一边跪拜在地,努力地在其指示下进行着口部的活塞活动。
我的心不禁痛如刀绞。

  「小凡,看吧,诗婷多放得开,今天开学礼的时候给主人拉去洗手间干了一
下,之后就主动要主人肏了。等下给小凡妳看录像,还有别的惊喜呢!」碧筠一
边说着,我一边更加痛苦,回忆起因为自己的慾望,导致自己两个妹妹被强暴调
教,一直到今天看着诗婷给自己的信,现在还说「主动要主人肏」,难道诗婷在
短短的半个月里,已经完全陷在性爱的快感,堕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终于,我爬到了这四具裸体的旁边。果然,分别是诗婷、佩珊以及主人,但
一旁拿着摄影机的沉默女生,却不是熟悉的仪蔓、祐瑄跟静慧学姐,是在这么多
次的调教中第一次见面的女生,然而在灯光映照下,丝毫没有影响她令人喷火的
曲线,一双巨乳和及腰的长髮,恰好的高度和纤细的蜂腰大腿,比起童颜巨乳的
佩珊和略见稚气的诗婷,在气质上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脸庞,则同样有着令人
熟悉的感觉。

  「筠奴,妳来啦?小凡,欢迎来到『开学天体夜』,把乳房跟身体裸露,在
学校里爬行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让妳高潮不断呢?」主人一边享受着大一正妹
的口交,一边虐问着。而正在努力抽插的诗婷,得悉我这个姐姐的来临,竟然无
动于衷,仍然努力进行着口交,只见她熟练地张口含住鸡巴,然后手握棒身,一
边吞吐,一边用手套弄着。

  「筠奴向主人及女皇请安,小凡当然是爽到不得了啊,有这么正的学姐陪着
她一起暴露,刚才还一直盯着筠奴的胸部不放呢!希望待会主人好好的肏她哦!
诗婷,妳说是不是?」碧筠跪了下来,犹如报告一样的述报着我的状态,只是内
容淫秽到无法想像是一个注册的谘商师所说的话,只是……女皇?!莫非就是之
前闪嫁给主人的中国交换生小芮?

  「是的,诗婷待会想看贱大姐被肏,看大姐高潮的样子,但诗婷也要像大姐
那样有高潮。」吐出肉棒的诗婷说着,然后一边继续用手套弄着巨大的火炮,依
依不捨的凝视着我的她却竟然再没有之前的羞涩感,反倒是作为大姐的我,被自
己妹妹看着跪姿的裸体,弄得无地自容,满脸通红。

  「呵呵,真是姊妹情深。小凡,妳妹妹说了,妳有的她都要有,不过女皇今
天在呢!对了,筠奴妳该先问女皇给不给主人肏小凡,话说小凡都还没跟当大老
婆的学妹请安呢,待会给人电击或给诗婷打鞭可不要怪主人哦!」主人贼性大起
的说着,然后再次将诗婷的嘴巴对準自己的巨炮,按着大一美女的头不断进出。

  「是的,小凡,还不赶快给女皇请安!请女皇见谅,小凡这条母狗之前给主
人做情妇,现在还不太懂得规矩呢!」碧筠一边跪述,其后还伸出舌头,犹如母
狗一样的滴下了口水。

  「是的……小……女皇您好,小凡向您请安。」

  「没关係……诗凡学姐妳好,妳真的好美,难怪老公这么喜欢妳。」被称作
「女皇」的女孩将摄影机架好后,走到我的前面,像是欣赏宠物一样对我耳语。
此时脸庞因距离而变得更为清晰,兼之浓重的中国北方口音的国语,证实了自己
的猜想,果然是中国交换来的学妹彭芮。

  「不过啊,刚才女皇好像听到有母狗说『小』,是说女皇的奶子小,还是小
看女皇啊?」就当我放下心的时候,小芮竟然话锋一转。

  「是母狗凡说的小,可能是说自己的奶子比女皇的小,但真是不敬呢,请天
朝女皇好好惩罚这只台北母狗。」碧筠说着,看来碧筠已然熟悉调教的「规矩」
了,而跪在冰冷地板的自己,在这盛夏中亦不禁为之后的状况流出了冷汗……

  「筠奴,你们台湾的婊子也真的太多了,这么贱的贱货居然还敢上研究所,
还敢不认老娘是她的女皇,要不要好好惩罚这个婊子啊?」

  「要,当然要,肏到她有货,肏到她胸部都烂掉……」、「要……狠狠肏母
狗凡。」

  「要……」除了碧筠跟小乳牛以外,竟然还有第三把声音!

  「什么,母狗婷妳说什么?」小芮女皇进一步的问。

  「请女皇……好好的惩罚大姐,大姐是个被虐狂,最爱给人调教了。」诗婷
一边看着我,一边对着小芮女皇说。而被这番对话彻底吓傻的自己……眼前这个
曾经可爱天真的二妹,还是我的妹妹吗?

  「哈哈,母狗婷很乖哦,这样就要好好看住自己大姐怎样欲仙欲死吧!晓得
没有?小乳牛、筠奴,把诗凡綑起来,绑在柱子上,要好好『招待』学姐哦!」

  收到指令的佩珊,马上拿起粗大的绳索向我走了过来。

  「不……不要……主人……救……救我……」我害怕的大叫着。

  「好,老婆好好的教训这个贱货,放在我前面让我『助兴』一下。怕什么被
打,妳的母狗瑄学姐刚刚不也是被妳们的女主人弄过了,妳们就是大陆人的性奴
啊,以后说不定会爱上接陆客,捱人家的肏呢!呵呵……小蜜糖,不要走眼啰,
主人又要肏妳的好二妹了,母狗婷,知道要怎么做了吧?」主人完全无视我的哀
求,只顾一边虐笑,一边大力拍打诗婷的屁股。而我「啊」一声的就被碧筠拉动
起来,然后与坏笑着的小乳牛一起将我拉到前方。

  「小凡学姐的胸胸好美好美哦……」小乳牛一边将我的双手反绑在天台铁柱
的后面,然后用着私伙的手机将我挺起的胸部不断拍摄着照片。

  「哈……小乳牛真是的……自己都这么大的奶了,还这么爱收藏学姐们的胸
部哦……」另一旁的碧筠看着小乳牛小女孩一样却是变态至极的举动竟然无动于
衷,还一边有说有笑的戏耍着对方。

  「今晚新收小贱货妹妹的胸胸、蔓蔓姐姐的胸胸、瑄姐姐跟母狗岚姐姐的胸
胸,现在还要筠姐姐的胸部……」

  「好,待会小乳牛也要给姐姐检测哦,看是女皇的奶比较甜还是小乳牛的奶
甜。」

  「小乳牛的奶是贱货的奶,小芮女皇的才是高贵的奶……但我们都是……台
湾人……干出来……的奶。」

  「政治好正确哦……小乳牛。」

  在如此闻风色变的变态场面里,两个相隔数载的女孩,竟然还如此说笑的玩
弄着对方,以及準备受罚的自己……但更为变态的是,我却竟然感受到不断的快
感,莫非我真的是她们所说的淫娃么?

  「好啦,筠奴,给我把她的贱奶子儿绑起来,给小乳牛好好的招待,然后给
她大号的按摩棒,今天不许她给主人插儿,除非她自己可以求到主人愿意肏她为
止。」在小芮的指令下,碧筠开始綑起我的双峰,而我的胸部因为绳子的压迫,
更加地坚挺了。

  已然被慾望冲昏头脑的自己,再也顾不及伦理的规範,一边看着静静地接受
着綑缚,任由绳索在自己的腰部捆紧,并在充满淫水的阴户为其咬紧,再被碧筠
装上了淫女专属的按摩棒,按摩棒伴随着「噗滋」一声,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我的
阴道内。

  「没想到小凡湿成这样了,这么顺利的就装上去。好啦,一边享受着下体被
插,一边看着自己二妹被插吧!」碧筠拍了一拍我的脸道,而全身都被綑在冰冷
的铁柱上的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活春宫再次上演。

  「学姐,小乳牛要动手啰,看看34D的胸部打起来是什么样子……」

  「啪!啪!啪!啪!」的响声不断响起,乳球随着小乳牛的手左右开弓的搧
打着「奶光」。

  「哈哈,好有弹性哦!小凡学姐知道吗?大乳牛跟小乳牛最爱打奶光了,女
皇说台湾女生奶子大的都是贱胚,但台湾好多贱货的奶子不够大,比不上她们内
地的女生,所以要天天打、天天揉,刚才小乳牛打了仪蔓学姐的奶光,现在打凡
凡学姐的大奶……要打……要揉大……不然主人就只干大陆妹了哦……」

  「啊!!!」被綑绑的自己,一边对着小乳牛学妹以及来自中国的女皇,似
是而非的话完全无解,然后无法躲开之下,只能任由双峰被小乳牛搧打得上下翻
飞,和诗婷的屁股一样,一起很快浮现出无数红色的手印,强烈的痛楚令自己已
全然无法思考。

  「痛……啊……学妹……不要……」碧筠这时候把按摩棒往上一突,直插我
的最深处!我不禁蠕动着身体,享受着按摩棒带来的快感,嘴巴开始流洩出呻吟
的浪语,爽到再也说不出口的自己,只好任由同性的凌虐,无力地看着眼前的一
切。

  「主人……插深点,妹妹的骚屄痒好久了……啊……主人刚刚看着我大姐难
受吧……主人用力地干我吧……发洩在妹妹身上……啊……我最喜欢主人了……
用力干妹妹的……骚屄……」这时候,另一边被主人拍打屁股的诗婷,顺从地将
自己诱人的花园转到男性阳具的前方,然后脸往下方贴近着冰冷的地砖,把丰满
的臀部像母狗一样淫蕩地挺起,拨开阴户,以跪趴的姿势迎接着巨物的插入。

  满意的主人就此狠狠一挺,开始了「啪啪」作响的活塞活动,只见诗婷不单
没有任何的反抗,还不断主动地扭动着臀部,迎合着巨物的入侵。而不断用巨棒
在小穴里抽动着的主人,明显也被美少女的勾引弄得慾火大盛,不停地抓住诗婷
的细腰,认真兇狠地抽插着。被插到小穴突然一阵又一阵紧缩的诗婷,只令肉棒
被夹得更为爽快万分,吐出令自己姐姐及一众女体虐感下贱的字句。

  「真是个贱货,贱货姐姐出一个贱货妹妹,是不是一家都这么贱啊?」小芮
一边看着被按摩棒折磨着双洞的我,一边淫笑着问被自己老公肏到升天的诗婷。

  「是……是的……爸比妈咪都不管我们……大姐骚……我们就一起骚……妈
咪……一起骚……」诗婷淫秽的说着,主人胯下的肉棒也因此更加快速猛烈地抽
插,让诗婷的一双大奶也跟着晃动,在下方游出更大的乳波。

  这时候小芮走到诗婷身旁,跪在旁边的她一边在诗婷的耳边吹气,一边对她
说:「妳看,大姐现在还没被男人插入就兴奋到不得了,她是不是很淫蕩呢?」
只见诗婷轻轻地点点头,不晓得已被肏到高潮迭起的她,还有没有听清楚小芮说
的话,然而已媚眼如丝的诗婷,竟然流露出羡慕的光芒。

  「呵呵,那要不要看自己的大姐高潮的样子?」小芮问着诗婷,只见诗婷轻
轻地咬着下唇并点了下头。

  「好……筠奴、小乳牛,拿精油过来,女皇今天和妳们一起好好玩玩这个连
自己二妹都卖成性奴的婊子。」小芮指令着已成女奴的学姐学妹盘来了道具,先
是吐了一口水到我已被小乳牛打得红肿的双峰,然后一边用右手食指挖了一点甘
油,一边将甘油涂在我的屁眼上,然后轻轻地将食指插进我的屁眼里,好像要使
得甘油里外都能涂满我的屁眼。而碧筠跟小乳牛则倒起了精油,按摩抚揉着已然
红得发痛的双乳,同时将按摩棒固定在阴道里,持续不断地插动着。

  「啊……」我感受到小芮慢慢地抽动着食指,不断地在屁眼中旋转着,屁眼
本来就异常敏感的我,在感受到来自肛门、阴户及双乳的三重刺激下,呻吟也因
此愈发急促起来。

  「嗯……两个洞……都插得满满的……胸部都在揉……」

  「主人……老师……好棒……大鸡巴……又粗又长……啊……把骚屄塞得好
涨……骚屄都被……大鸡巴撑开了……啊……骚屄好痒……快用……大鸡巴……
止止痒……啊……」

  被肏弄跟同性调教的两姊妹,只顾及爽到翻天的感觉,全然忘了自己作为性
奴的屈辱事实。

  「哈哈,母狗凡爽吧?一边看自己妹妹跟主人演A片,一边自己给女主玩菊
花、给学姐学妹揉奶子,真是贱货!」小芮进一步的凌虐着。

  「请……主……人……准……许……」已被慾望冲得翻天的自己,另一边又
看着诗婷将主人弄得如此狂飙,终于发出了哀求。

  「哦,母狗凡要主人做些什么啊?」正用按摩棒不断上下抽动、小舌细舐的
碧筠学姐,哈哈大笑的问道。

  「母……母狗凡想……给……主人……中出……」被绑在柱子上的我,用尽
全力哀求着,还挣扎挺起自己的阴道,只求能够得到肉体的慰藉——以及自己亲
妹妹免被成孕的发生。

  「呵呵,小芮说的,主人今天可不能肏妳呢!虽然母狗凡已经发话求肏了,
但就是不能肏,妳就準备看着诗婷妹妹中出吧!母狗婷,要不要子宫里都是主人
的精液啊?」

  「要,大姐被射在里面高潮,我也要被射在里面……高……潮……好爽……
骚屄想吃……大鸡巴的精液……主人快射进来吧……给大姐看……高潮……」诗
婷进一步翘起屁股,主动地接受被干的命运,还努力地接受前后插动,只想早点
达到快乐的巅峰,得到高潮与授精的快感。

  「我……不行了……」看着如此的场面,加上被双通的自己,随着碧筠按下
了遥控,肉体终于崩溃,快感将站立的身躯弓挺起来,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
弧度,一对乳房上下颤抖,长髮也动人的甩开,张开嘴巴的自己只能翻动眼白,
而弓起过度的双腿马上引来极端痛楚的抽筋。

  「啊!!!!」另一边厢的诗婷,也在主人的插动下终被授精高潮。我们两
个女孩,最终用力地抬起了头高声尖叫,在空旷的环境里,让我们的淫叫声显得
特别响亮。诗婷无力的躺在地上喘气,而我则在抽筋的痛楚中曲下一双长腿,完
全无视行将清晨的校园是否有人注意。

  我无力地看着被主人转放的诗婷,只见被暴插上千下的诗婷,甚少阴毛的阴
户红得发亮,而伴随的是不断流出的白色精液——彷彿再次预示着这具肉体所属
的主人,即将成孕及终生为奴的悲剧。被肏到翻了白眼的她,还一边吐出舌头怪
笑着……而我们几个已被洗脑成奴的美女大学生,甚至还助纣为虐,我们都已彻
底在地狱中堕落,只剩下没有尽头的背叛、淫蕩与性爱。

  「老公,今晚的节目爽吗?」小芮走到主人的旁边,一边帮忙推拿着肥胖的
肉体,一边不慌不忙的用手沾上了精油去「乾净」男体的炮身。

  「当然爽啊,可是刚才妳把母狗瑄她们都玩得欲仙欲死,还不让她们穿衣服
到处跑,老婆现在打算要怎样对待这几只母狗呢?」主人一边拥着赤裸的幼妻,
而将「炮身」打扫得乾净的幼妻则温柔的鬆开男人的怀抱,一旁拿起了麦克笔,
走到我们的前面,在两具赤裸淫秽的胴体上写上了字(PS:徵求读者意见,看
大家想在这两个性奴姊妹身上写些什么?祝各位新年快乐)。

  这时候的我才真正看清楚这具美丽的胴体:长髮适中的小芮,右手无名指佩
戴着硕大钻戒的气质幼女,纤细的双腿配合着丰满的臀部。人家常说中国东北的
美女都比较高大,小芮相对祐瑄及毓洁而言就不算特别高佻,但她继承的可能是
满洲人的「奶油」,会说是奶油,肇因她的双乳以及羡煞旁人的肤色,蜂细的纤
腰却有着异常巨大的双峰。

  她有接近完美的圆盘形双乳,乳晕异常大,乳头也比一般女生大,像一个大
木瓜一样,绝对不输另一个巨乳童颜的小乳牛佩珊,而且坚挺度比起佩珊那极有
份量、果冻般QQ软软的挺着的G奶还要更胜一筹,不愧在所上被称为有33E
的厉胸美女。另一方面,小芮相对高佻的身材以及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属于通
古斯民族独有的内双美目,都跟佩珊截然不同。

  漫步过来的小芮,丰满双乳的摇动更使得人血液沸腾,同时坚挺的乳峰高高
地耸立在她的胸前,而长髮下的脖子并不像我们这些性奴佩带的狗圈,而是一条
白金项链,另外吊着一个看似是记忆体的蓝色透明小棒,双腿之间的阴户覆盖着
一层薄薄的阴毛,若隐若现,无比诱人……可是令人奇怪的是,纤细的蜂腰竟然
有着小小的涨起——难道中国北方女生的营养,真的比我们要好么?

  蜜色童颜巨乳的小乳牛、白皙慧黠盘乳的碧筠、新鲜火辣的绝色姊妹,与女
神级别的东北女皇,在这个天台上演着不夜天空的狂乱世界,淫靡而无法自拔。

  「婊子,很好奇女皇的肚子吧?跟小乳牛一样,我已经怀上妳主人我老公的
种三个月了,之后还有得玩呢!给我尽可能淫蕩一点,像妳的小妹那样,知道没
有?不然我就叫老公将妳们三姊妹通通肏到变大肚婆,再叫人把妳卖到内地去当
婊子。」注意到我在看着自己肚子的小芮,话锋进一步厉声说着。

  此时我将眼光转向小乳牛,只见戴着项圈名牌的大奶学妹,肚子也同样微微
隆了起来……佩珊则看着我一边满足的笑着,一边摸着自己小小的肚子。我的天
啊……这一帮到底都是怎么样的人,难道我也是这样的变态么?

  「母狗凡、母狗婷,我们要先走啰,至于妳们什么时候回去,就看妳们啰!
哈哈……不过呢,小芮说为了惩罚母狗凡,所以要锁好门,这里只会给妳们两只
母狗姊妹一瓶防蚊液。五点半左右就会有人来开门的,那时候就看妳们自己有没
有能力逃出去啰,希望妳们的天体游校园玩得开心啊!忘了告诉妳们,妳们的母
狗瑄、母狗慧、母狗蔓她们刚才都在玩这个游戏哦,大乳牛嘉甄疯疯癫癫了,但
还上演搜查官真人版,玩得真开心呢,看看她们之后会有什么报告吧!哈哈。」
主人看着这样的场面,不禁得意的拍拍我的脸。

  我看着门口旁边的一堆内衣,不难想像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事,看来今晚所
有的学姐跟学妹都要玩起天体营,好可怕。如果没有记错,其中像静慧学姐是台
北人,都没有宿舍可住的,要怎么跑回景美的家啊?但其中一套是白色的小可爱
内衣……莫非小妹诗涵也在其中吗?我只能之后才有办从她们口中法知悉是什么
事了,但……诗婷会告诉我吗?

  此时,碧筠拿起了防蚊液喷在我们软瘫的身躯上,一边沉默的看着我们每一
寸被蹂躏的肌肤,一边温柔的擦拭着。而被弄到只能喘气的两姊妹,彷彿又再一
次被启动了淫秽的胴体,冰凉的防蚊液还带着一种令人奇怪的感觉……

  「主人、女皇,筠奴已经擦好了,请主人起驾,把筠奴跟小乳牛牵走,明天
晚上将报告统整好给主人过目。」只见碧筠再次跪下,然后各同样以四肢行动的
小乳牛爬到小芮跟主人的面前。

  「嗯,小乳牛跟筠奴今晚都做得很好,小乳牛的话要继续上课哦,至于筠奴
嘛,过两天再给妳播种。最近主人很爱肏谘商师,到时候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是的,筠奴知道。」我无力地看着这个拥有着诱人曲线、臀部及阴穴令人
血脉贲张的专业美女,另一个是如此天真可爱方面不输诗婷、在宏伟巨乳上更胜
一筹的小美女,竟在上演着如此变态的戏码。在这厌中至极的国度里,跪拜着厉
行天朝的中国人女皇,还信誓诺诺的答应雄性的播种指令,画面是如此的颓废而
淫靡,然而在昏黄的灯光下进一步增加了令人目昏的美感,随着淫慾的延续而走
出这座大门,全然不顾楼下是否有人看到。

  「母狗婷,有机会好好告诉妳那婊子姐姐,在她来之前还有过些什么,让她
再高潮几下,不过,时间不等人哦!」

  小芮嬉皮笑脸的看着我们,然后牵起已成狗奴状的碧筠与小乳牛,一同赤裸
的打开了大门,向黑暗的一方走去。而已经被糟蹋得根本动弹不了的两姊妹,就
这样绝望地等待着下一个天亮的来临……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