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场合 (第五章+终章)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7 出处:网络 作者:kkmanlg编辑:@春色满园
日文书名:新 极上奉仕场合 中文标题:新色色傲娇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场合
日文书名:新 极上奉仕场合
中文标题:新色色傲娇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场合





---------------

第五章 跟女僕的爱爱

我躺在一间老公寓的套房里面,看着天花板。

「……唉。没钱真的很惨啊……」

真晨怎样都想变成有钱人的心情,我现在很能体会。

──两个月前,爷爷过世了。

执事副岛告诉我,澳岚家欠了很多钱。

原因在于泡沫经济时期投资的不动产,陷入衰退。

几年前,父亲继承了事业,努力想让企业组织变得健全──却导致过劳死。

爷爷再次回来经营,为了将澳岚财团完善交到我手上,努力奔波,但在达成目标之前就过世了。

结果因为我这个继承人太年轻,怎么看都不可能让家族企业状况好转,导致财团被政府管收了。

澳岚家欠下了庞大负债,以及当作担保品的宝物、屋子、不动产,所有财产都处分掉了。

我虽然不必背下负债,却也得为了往后的生活开始工作。

当然,也不可能继续上学了,只能退学。

最近好不容易才找到在便利商店的打工。

「……真晨……会怎么样……?」

发现跟七条桥家的血缘关係后,她立刻被带回去,自从澳岚财团破产后,她就完全没联络了。

这应该是七条桥家的回应吧。

七条桥家一定会让真晨招赘,我这个名门澳岚家的后代,对他们来说肯定很麻烦。

如果无法跟我结婚的话,她会离开七条桥家,恢复『日向』的姓氏嫁给我,真晨这么说过好几次。

(我想跟真晨见面……但是……)

现在我无法给她幸福了。

「仔细想想……这样才是最好的……」

我没有跟她说破产的事期。

没有跟真晨结婚。

如果真晨已经先离开七条桥家,运气也太不好了。

毕竟她的梦想就是『钓个金龟婿』,梦想才刚实现,却又会掉到地狱最底层。

如果她回去七条桥家,烦恼就只是要找谁招赘了。

「不去见她才是最好的……」

这是她的幸福。

只能得到这个结论。

(而且,我已经够幸福了……)

再次想了真晨后,为了早点休息,我关上电灯睡觉。






「我就说了!我绝对不会相亲!我已经跟少主订婚了!」

真晨被叫到祖母的房间去,看见桌上放着的一大叠相亲照片后,连看都没看就推掉了。

「又在说这种话?澳岚家已经破产了。而且,那个叫夕佑的人,不是一直没跟妳连络吗?」

「那都是奶奶的错!擅自替我的手机解约,少主家里发生大事时,都没跟我提起过!」

「当然吧!七条桥家怎么能够捲入其他家族的灾难!」

「那又不是其他家族!澳岚家是我未婚夫的家!」

「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了!妳是七条桥家的女儿!往后请妳把七条桥放在第一位!」

「不要!我最重要的人只有少主!」

真晨这么吼叫──啪!

祖母抬起右手,搧了真晨一记耳光。

可是,少女没有怕痛,反而瞪了自己的祖母。

孙女的这种态度,让祖母眼神越来越兇狠。

「那种反抗的态度是怎么回事!继承七条桥家,是妳最重要的责任!比起这个身分,男人算得上什么!」

听见祖母的话,真晨心中的某个开关打开了。

「……妈妈的想法……我现在很清楚了。」

「……什么!?」

祖母的脸出现明显动摇。

真晨刻意说得很大声。

「就是奶奶的这种作风,妈妈才会捨弃这个家,选择跟喜欢的人私奔了!」

再次响起耳光的声音。

可是,比起被打的真晨,祖母的脸色更加受伤。

「我是妈妈的女儿!我要离开这个家!」

「……随妳高兴。反正妳很快就会后悔的。」

真晨背对祖母,冲出去了。

跑回自己房间,拉开桌子抽屉,拿出两本存摺。


一本是来到这个家后,得到资助存进去的存摺。另一本是自己以前工作存款的存摺。来到这个家后,就算只有零用钱,也比自己以前拼命存的钱还要多。

(我要……做个了断。)

把这个家给自己的一切,通通捨弃。

对于生性爱钱的真晨来说,是非常痛苦的抉择──但她把数字比较多的存摺放在桌上。

「还有……要换件衣服……」

真晨依照祖母的交代,在家里都换上和服。

打开衣柜,这里只放着和服跟外出用的洋装。

自己以前的便服,都放在孤儿院了。

「……惨了,总不可能全裸跑出去啊……」

真晨这么说的时候。

看见自己带进来的两件衣服。

「啊,对了。还有这个。」

从衣柜里拿出两件衣服,放在床上。

一件是跟少主约会时,买给真晨的红色礼服。

光是看见这个鲜红色,就想起那晚的经过。

「……不过,现在少主是个穷人了……我应该穿这件。」

真晨这么说后,拿起另一件衣服。







我躺在被窝里。

──叮咚、叮咚。

突然听见门铃声,我醒过来。

看看闹钟。

「……半夜三点……」

揉揉眼睛,门铃继续响起。

「好的!请等等!」

听到我的回应,门铃停止了。

我打个呵欠起身,走去玄关开门。

「……咦?」

那是真晨。

一个大包包放在脚边,用畏缩表情看着我。

「哈哈哈……我还在做梦啊……」

这么想也很正常吧。

毕竟,真晨身上穿着女僕服。

「……不是做梦喔。」

真晨流下泪水,用深有感触的声音说着──

「少主!」

突然抱住我。

「哇!?」

怎么看都不是梦,被女僕抱住,我睁大眼睛。

贴住身体的胸部很软,还闻到熟悉的香气。

如果是梦就太真实了,真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咦?不是梦?真、真的──咕!?」

还分不清楚梦跟现实的区别时,嘴巴被真晨塞住。

「……呜!」

贴住嘴唇的柔软触感,让我清醒。

看见了。

心爱的女僕在自己怀里。

这是──一直希望的梦想。

(不是梦……真、真晨来找我了……)

她为什么过来?我还不清楚。

在半夜三点,穿着女僕服。

(不过……怎样都好!)

看见真晨流泪了。

我放弃思考其他事情,吻了真晨。







让真晨进来房间,没有能坐的地方,只能让她坐在床上。

「真亏妳知道我的住处啊。」

「嗯。我跟回去岩手老家的佐喜女士连络上,请她告诉我住址。」

「原来如此。」

接着,她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所以离家出走了?」

「为什么少主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因为……」

好不容易成为了有钱人,却又轻易捨弃──不对,现在我的状况,比以前的澳岚家更惨啊。

「那么,少主同意我跟其他人结婚吗?」

「啥!?我才不要……不过,站在真晨的立场……」

现在,我不可能给真晨幸福。

而且真晨喜欢我的理由,一开始单纯是『有钱人的孙子』。

原本希望成为『有钱人』的梦想,却愿意为了我而捨弃──

「我已经……不是有钱人家的孙子了?现在只能在便利商店打工──」

我还没说完,真晨就竖起一根指头,贴住我的嘴巴,要我别再说下去。

接着,露出开朗微笑。

「我发现了。就算住在多大的屋子、穿着多漂亮的衣服,吃了多美味的料理──也比不过跟少主在一起的幸福。」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一直看着我后,慢慢张开嘴巴。

「我想跟少主在一起。现在只有这个希望。这是比钱更重要的……现在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想要了。需要钱的话,跟少主一起工作去赚就好。」

「真晨……」

比起她之前努力追求的『贵妇』梦想,现在认为我更重要。

这个我打从心底喜欢的女生。

想让她比任何人都更幸福的女生。

说跟我在一起,就很幸福了。

「……咕……」

难以言喻的感动,胸口发热,不自觉哭了。

「表情别这样喔。少、少主说过,等成为大人之后,就要跟我结婚的。」

她的眼眶也滚着泪水。

我吸了鼻子,用认真表情握住她的双手。

「我们要一起获得幸福。」

这等于是第二次的求婚,真晨高兴点头。

「嘿嘿嘿❤直到少主成为大人之前,我都要用女僕身分努力侍奉喔❤」

她女僕服上的蕾丝晃来晃去,露出开心笑容。

(又能跟真晨在一起了……)

这么想想,人生就变成玫瑰色。

这种兴奋,以前还在澳岚家的时候,从来未曾感受过。

比起金钱,真晨对我来说更重要。

(对了……真晨也跟我一样……)

离开七条桥家,来到我身边。

这么想想,就更喜欢她了。

我们手牵手,稍微抬起下巴,互看对方。

「……真晨。」

「……少主❤」

甜甜喊了对方的名字后,慢慢闭上眼睛,重逢后第二次亲吻了。

「嗯……嗯嗯❤少主❤」

不过,这不像是刚刚只是为了确认对方存在,单纯嘴唇重叠而已。


真晨的嘴唇很软,让我有种后脑杓发麻的刺激,一直亲她。

真晨也不讨厌,反而更增加嘴唇接触的面积,主动歪着头。

(啊啊啊啊!真晨的嘴唇!水水嫩嫩,超舒服的……)

直到我把舌头伸进真晨的嘴里,花了多久时间?

真晨像是等了很久,舌头立刻缠上来。

──啾啾。

像是为了填补这几个月的空白,舌头缠得很紧。房间响起男女喘息、以及湿润声音。

「噗哈。」

「哈啊❤」

直到舌头麻痺之前,都一直亲吻,最后放开。

「抱歉,突然失控了,可是我……」

老实说的话,就是一个星期都在打工,没打枪,性慾累积了。

而且真晨过来之前的几个小时,我都在睡觉,体力也恢复了。

「……嗯❤」

她也立刻察觉到我的状况。

害羞脸红后,点点头,而且──

「那、那个……那个呢……少主、现在工作很忙了……所、所以……我是少主的专属女僕,会努力侍奉少主的❤感觉少主变帅了呢❤」

「啥!?」

「讨厌!禁止出现惊讶的表情!」

「不过……这会麻烦妳吧……」

「姆!我比少主更害羞呢!」

真晨脸红嘟起嘴唇,手指在胸前转来转去。

「……看不到少主的这段时间……我……一直想着少主的事情……色、色色的事情也包含在内……所、所以……姆!」

女僕低头了。

(真晨。)

见不到面的这段时间,就像我思念真晨一样,真晨也在思念我。

这个心意让我很高兴,下半身出现帐篷。

「呃……那就拜託了。」

我抓抓脸颊后,这么说。

「那么……请少主命令。」

「啥?命令?」

「刚刚不是说了!禁止出现惊讶的表情!」

「抱歉。」

我连忙道歉,突然想起对她求婚的那一晚。

真晨对于工口的羞耻心过于激烈,比起情投意合,她更喜欢被人命令。

「那就进行色色的侍奉。」

我这么说。

「呜呜呜❤」

接着,真晨身体颤抖。

「好的❤少主❤」

露出害羞表情后,高兴瞇起眼睛。

(这个表情好可爱。)

已经跟真晨求过婚,发誓要共度一生了,却再次喜欢上真晨。

女僕慢慢对我伸手,温柔脱掉我的睡衣。

「那么……请躺下来,少主。」

我乖乖躺在棉被上,真晨的脸蛋靠了过来。

「呼啊啊。」

光是柔软嘴唇亲了我的锁骨,就让我爽到呻吟。

真晨瞥了我一眼后,高兴瞇起眼睛,继续亲个不停。

「啊啊。真晨只是这样亲,身体就发烫了!」

她用舌头舔了我的乳头,那瞬间出现发麻快感,我大声呻吟。

「舒服吗、少主?喜欢我怎么舔,可以儘管命令喔。」

真晨舔着我的乳头,眼神飘过来询问。

水汪汪的大眼、轻轻皱起的眉头,看起来果然很害羞。

不过,为了让我爽快,她还是乖乖舔。

(这又是另一种发现!)

之前,真晨变得听话的时候,是高潮之后理性消失的状态。

不过,现在还留有理性。

代表,她跟以前一样很害羞吧。

但是为了让我舒服,她还是听从了下流命令。

看看真晨舔我的表情,可以察觉到她的心意,让我更喜欢她。

「就这样继续……用妳可爱的舌头,舔遍我整个身体。」

「姆姆姆❤可爱什么的……这会让我更害羞的~❤」

她飘出害羞氛围,却从我的胸膛舔到锁骨,继续往下巴亲过来。

「呼啊、啊啊、好痒。」

有种浸透内脏的快感,让我扭动身体。

看见我的反应,真晨的侍奉方向往下移动──

「那个……少主,请稍微抬起腰。」

真晨打算脱掉我的睡裤。

我很快抬起腰,真晨一下子就脱掉我的睡裤跟内裤。

「……呼啊❤」

看见肉棒跑出来,真晨脸红瞇起眼睛──眼神则是再次犹豫。

想要快点舔。

想要快点侍奉。

可是,被主人看见舔肉棒的模样,真的很丢脸。

从真晨脸上的表情,可以察觉到。

(啊啊。太可爱了!跟之前的差距太大了!)

光是看着真晨就很开心。

露出肉棒,什么都没做的话也睡不着。

「主人命令。舔我的肉棒。」

我直接说了。

「好的❤少主❤」

女僕立刻点头,眼神迷濛盯着肉棒。

既然是少主的命令,就没办法了。

女僕这么解释后,慢慢张开嘴巴伸出舌头。

「喔喔!」

龟头被舔到的瞬间,火热快感从腰部涌现,让我呻吟。

真晨手指抓住肉棒根部,固定不动后,用舌头继续舔。

「哈啊❤少主的肉棒❤变得好硬、让舌头发麻的热度❤舔❤」

真晨沿着前端的尿道口来舔,接着用舌头贴住龟头冠的部分。

比起热情侍奉,这更像是在仔细体会久违的肉棒。

如果真晨背后有尾巴的话,肯定会高兴摇摆吧。舌头专心舔,让我也瞇起眼睛。

她的眼神始终迷濛,之前会观察我的反应,现在却只看着肉棒。

(喔喔!太爽了!)

女僕的侍奉,不是舔过就算了。

把整根肉棒从头到尾舔一次后,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真晨含住肉棒。

此时,胯下涌现快感。

「喔喔!真晨的嘴巴好暖和!」

之前亲吻就爽过了,那张湿润柔软的嘴唇,只是抿住肉棒,就让我爽到呻吟。

──努噜、噜噜、努噜。

女僕缩紧嘴唇,用口水当作润滑油,不断舔肉棒。

「少主的肉棒❤这就是少主的肉棒❤哈啊❤舒服吗?我的嘴巴舒服吗?噜、舔❤」

她甜甜哼着,视线没有看我,边舔边问。

(真晨……感觉舔到忘我了……)

初次见面就对我夜袭的女僕,现在专心舔肉棒。

嘴唇柔软水嫩的触感,从包皮传到神经,变成让全身发麻的快感。

而且真晨用嘴唇含住肉棒,舌头则是舔了整个龟头。

(啊啊啊!这种舔法太棒了!)

肉棒涌现具体快感,但视觉的刺激更棒。

真晨的柔软嘴唇,照着龟头的模样变形,脸颊也凹下去。

而且她的眼神,简直就是吃了禁药,舔到恍惚了。

「呜呜!?」

真晨咬着我的肉棒,表情愣住。

原本没有焦距的双眼,看着我的同时。

──抖抖抖抖。

女僕服里面的饱满肉体,突然抽搐。

「啊啊啊!?」

当然,被她含在嘴里的肉棒,也感受到震动。

突然延伸到肉棒内部的快感,让我咬紧牙齿。

直到女僕的抽搐停止之前,我都继续忍耐。

「嗯❤嗯嗯嗯───❤」

真晨含着肉棒,眼睛瞇起来看我。

身体的这种反应、这种表情,我有印象。

(高潮了!真晨舔到高潮了!)

我什么都还没做,真晨就高潮了。

注意到这个事实,就让我下半身使力。

明显达到高潮的女僕,拼命忍耐的主人,以嘴巴跟肉棒相连一起。

「噗哈……哈啊……喵啊啊~」

真晨的抽搐终于停下来,放开肉棒。

从快感解放出来,我也爽到叹气。

「……高潮了?」

「……嗯、嗯。」

女僕就算高潮也是看着我,此时羞耻心才复活,轻轻点头。

「不过……我什么都没做吧?」

舔肉棒就高潮?身体再怎么敏感,也该有个限度。

察觉到我的疑问,真晨畏缩开口。

「……舔了少主的肉棒之后……就不自觉沉迷舔下去……发现少主在看我后……感、感觉好丢脸……脑袋好像快要烧起来了……而且少主还一直看我,让我害羞超过极限……有种身体快要燃烧起来的错觉……注、注意到后……呜……呜呜呜~」

就高潮了。

真晨连耳朵都红了,低着头。

(太可爱了!)

心中涌现想要干她的冲动。

想要快点插入。

让未婚妻高潮的肉棒,现在整根往上翘。

「主人命令!现在立刻让我插!」

我腿开开躺在床上,命令害羞低头的女僕。

「咦咦!?」

真晨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间点命令吧,红着脸惊讶抬头──再次看见黏满自己口水的肉棒。

看见浮现血管的肉棒,她原本睁大的眼睛,放鬆下来。

「快点!要让主人的肉棒等多久!现在立刻捲起裙子,脱掉内裤!」

「……是、是的❤我知道了❤」

她乖乖点头,用跪下的姿势捲起裙摆。

出现纯白色内裤,跟那晚一样溼答答了。

「……那、那个……」

对女孩子来说,被人看见内裤溼透的模样,很丢脸吧。

她红着脸放下裙子。

「不行!内裤脱掉,全部都给主人看!」

「……呜呜呜~」

害羞到极限,真晨嘴唇颤抖。

但还是听从命令。

她用跪下的姿势咬着裙摆,双手伸进裙子里面,一口气脱掉内裤。

(果然……阴毛也闹洪水……)

我躺在床上,视线看着裸露出来的私处。初体验时就是黑森林的阴毛,现在贴住女僕的私处。

「失、失礼了……」

这就是女僕轻抓裙襬,念着『失礼了』的招待模式吧。

她跪着跨过我的肉棒,左手摸向自己私处。

然后用手指撑开阴唇。

──啪。

深红色的阴唇跑了出来。

我吞了口水盯着看。

她用右手抓住肉棒前端,调整好位置。

「这、这边吧……」

真晨自己把裂缝往下压。

(真晨!)

已经干过真晨两次,却还是很期待。

「啊啊!」

「哈啊❤」

性器『啾噗』接触的瞬间,我们嘴里哼出声音。

原本被真晨咬住的裙子掉了下来,遮住结合部位。

──努、努噜噜噜。

不过,肉棒前端感觉到把潮湿肉襞分开了,插得很深。

前端达到最深处的瞬间──像是在祝福我们两人的爱能够持续到永远──女僕服胸口的铃铛,铃了一声。

「啊啊啊啊!这、这样又合而为一了!」

我这句话让女僕很感动,夹住肉棒的肉襞,似乎有些颤抖。

「嗯❤」

未婚妻的表情,有着性爱快感,以及被我干的感动。

我们互看对方后,停了下来享受这种幸福。

「真晨的里面,依旧是湿透了啊。」

光是这样插着,就够爽了。

「差不多该动了。」

「好的❤少主❤」

我命令后,女僕乖乖点头。

为了採取稍微前倾的姿势,女僕双手抓住棉被,慢慢抬高腰部。

「哈啊啊啊~❤」

肉棒埋在里面的快感,让我们嘴巴都呻吟出来。

我躺在棉被上,直达脑袋的快感,让我抬起下巴。

「好、好舒服……啊啊嗯、不行、被少主看见了❤」

真晨一开始的动作很慎重。

可是,很快就出现节奏了。

──咕啾、努啾、滋啾。

她表情害羞摇头,但腰部却是大胆摆动。

特大号胸部也跟着摇晃。

因为是胸口开开的女僕服,可以清楚看见乳沟。

(啊啊!真养眼!)

这种前倾姿势,如果没有穿着女僕服,这对巨乳肯定就贴到我脸上了。

但现在两颗乳房却互相紧靠,晃到快要蹦出来了。

这个体位,加上女僕骑乘动作的侍奉,感觉又色又新鲜。

「我要摸胸部!我要抓了!」

我隔着女僕服抓住胸部,乳房立刻满出手指,更刺激我的慾望。

「啊啊嗯❤光是跟少主爱爱,就舒服到无法思考了……胸部还被这样摸──呀啊啊!」

我隔着女僕服摩擦乳头,真晨下巴跳动。

而且,原本往前倾的身体,现在整个挺直。

「哇哇哇哇❤这个姿势,让肉棒直直进来了──哈啊啊❤比刚刚更深入了❤」

真晨的腰部摇得像是在跳舞。

──咕啾、努啾!

健康大腿为了支撑住身体,不只是上下运动,也有前后晃动。

而且动作很慢,像是在找寻自己最舒服的部位。

「哈啊啊啊!这、这样动的话──呼啊啊啊!」

湿润肉襞从各种角度摩擦肉棒,让我呻吟。

「哈啊!少主误会了!这是腰部自己……腰部自己在动了!」

她的脸越来越红,但动作停不下来。

「不行!不要看!」

即使真晨没那么害羞,被人看见腰部晃得那么淫蕩,女生都会觉得丢脸吧。

但真晨的腰部还是没有停止,变得淫乱的现实,也让我感到很充实。

(胸部也很棒!)

因为腰部动得很淫蕩,女僕服里面的大胸部也跳了出来。

毕竟,真晨的胸部就是这么大。

就算要我不要看,我也移不开视线。

「啊啊啊!不行!真的不行!主人这样看的话、我会!身体感觉好麻!」

真晨甩着头髮,腹部开始抽搐。

(而且,腰部这样动,看起来更色了!)

从这个体位一开始,我就尝试这种角度。

──咕啾、咕啾!

现在腰部顶上去,用力插入。

真晨的阴道发痒,但还是努力侍奉肉棒,贪婪摩擦。

(这实在是太色了!)

不是只有视觉。

阴道里面溼答答的。

爽到让肉棒内部都跟着颤抖,欣赏真晨的视野也忽明忽暗。

「哈啊啊!不行了!少主的肉棒让我太舒服、快要高潮了!」

真晨抢先一步说了,腰部动作变成最后冲刺,开始焦急摩擦。

「啊啊啊!我也要射了!」

真晨跟抽筋没两样的动作,让我也跟着到了极限。

我躺在棉被上,让真晨舔肉棒,还让她骑在身上──来到最后一刻。

「就这样高潮吧!全部射进去!」

「射出来!少主的精液、全部射在我这个淫蕩女僕的里面!」

真晨的长髮乱甩,要求体内射精。

「我喜欢真晨!射在里面了!」

我这么大叫的同时,原本都交给真晨侍奉的肉棒,一口气顶上去。

「哈啊啊啊!来了!好高兴!少主的肉棒、现在顶到我的最里面了!」

真晨尖叫,龟头钻进她的子宫口,快感让我全身麻痺──

──咻咻!

──噗沙沙沙沙沙!

我开始中出的同时,真晨也潮吹了。

因为被裙子遮住,我无法直接目击,但感觉到腰部被热热的水滴喷撒。

「啊啊……里、里面好烫……好、好多……」

我对真晨射出一个星期分量的精液,爽到没力了。

肉棒则是继续在女僕高潮的体内摩擦。

「哈啊❤」

此时真晨也虚脱了,倒在我的身上。

高潮流泪的双眼看过来,用脸磨蹭我。

「喵~少主❤」

「真晨。」

我们的脸慢慢靠近。

──啾。

嘴唇重叠的同时,像是要体会刚刚那阵快感,开始事后的湿吻。不过。

我还很年轻,刚刚虽然射了一个礼拜的分量,但隔了几个月才见到未婚妻。肉体跟精神的感动,只射一次根本发洩不完。

「嗯❤嗯❤」

真晨的舌头缠上来,享受事后的缠绵后,开始积极寻求另一段快感。

然后──

肉棒再次变硬。

「喵?那、那个……少主在我的里面……又恢复精神了?」

真晨还在享受高潮,此时害羞低头。

我抱住未婚妻后,让她躺下来。接着彼此互换位置。

这次换成正常位了。

「可以再干一次吧?」

「咦咦?难、难道……少主还要继续──嗯嗯嗯!?」

女僕惊讶,嘴唇被我塞住。

接着把舌头伸进去。

真晨惊讶,但只有一瞬间。

舌头很快跟着我活动,快感再次提升。

──噜噜、咕啾。

刚刚才干了一次,所以没有像刚刚那样急着插。

这是对于女僕的慾望,想要跟对方继续缠绵的成熟接吻。

(喔喔!舌头爽到快融化了!)

随着舌头动作,口水也跟着交换。对于性爱过于敏感的未婚妻,光是这样接吻,就让她身体发抖了。

「噗啊。」

当我放开真晨喘气时,肉棒已经完全恢复硬度了。

就这样欣赏恋人的外表后,手抓住女僕服胸口的钮扣。

「啊……不、不行……」

原本被我亲到恍神的真晨,现在回过神,脸红抓住我的手。

「这次不是女僕跟少主,而是我跟真晨……」

脱掉女僕象徵的女僕服,进行纯粹的男女相干。

察觉到我的想法,真晨瞬间害羞低头,但接着就点点头,放开我的手。

我就这样插在真晨体内,脱掉她整件女僕服。

「……呜呜~~」

此时,真晨闭起眼睛,脸红转头。

她身上只剩圈住脖子的缎带,遮住一半大腿的吊带袜。

两颗丰满乳头,曲线滑嫩的腰部、肚脐,以及咬住整根肉棒的私处──都看得一清二楚。

「真晨的身体……真的很美啊。」

有如把男性妄想具体化的肉体,让我打从心底讚叹。

此时,原本把头歪向一边的真晨,红着脸看我。

「……少主,刚刚说我们现在不是少主跟女僕的身分……那就……喊我真晨。」

「咦?」

我不是一直念她的名字吗?

我才刚这么想。

「!」

发现她的意思了。

因为真晨大我一岁。

我没想过那么多,但是──

「……少主❤」

看着一脸认真的真晨,我决定了。

对。

之后我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负起真晨的一生。

我要做好觉悟。

「真晨。」

我直直看着未婚妻,喊了她的名字。

「啊啊嗯❤」

此时,真晨的身体跳动,夹紧我的肉棒,未婚妻的喜悦传达过来。

「听到少主这么喊……身、身体就感觉好麻──啊啊啊嗯❤」

她的颤抖没有立刻停止,以腹部为中心抖个不停。

结果,肉棒也被夹得很爽。

「真晨也喊我夕佑吧。」

之后我们要一起生活。

只有我喊真晨,不太公平。

我看着未婚妻。

「啊啊……啊啊……夕佑❤」

光是真晨这么喊,就让我很爽。

这代表她也喜欢我──涌现难以言喻的冲动。

「啊啊、真晨!」

我下意识大吼,腰部抽送。

原本贴住肉棒撒娇的肉襞,突然被用力摩擦,真晨抬起下巴尖叫。

「一下子就这么激烈、我会舒服到疯掉的!」

但我继续插。

腰部摆动,完全恢复硬度的肉棒,从内侧挖着肉襞。

「啊啊!真晨的里面又湿又热,太爽了!」

「少主的肉棒、好硬、好烫、好粗──我没办法思考了!」

真晨瞇起眼睛,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性爱上。

(这个表情太色了!而且──)

视线往下看,就能看见闪烁汗光的巨乳。

跟初体验的时候一样,因为长得太大,晃动的节奏慢了一拍。而且──

「真晨的胸部……又变大了?」

是我多心了?感觉乳肉的密度更添一分,而且绷得很紧。

「嗯❤大了一些❤被少主体内射精后,胸部就会涨得很难受──啊啊!」

在真晨说完之前,我就吸乳头。

(她的胸部竟然这么棒!)

以前诱惑我时,真晨说过『把这对胸部变成少主专用的』。

化为现实的兴奋,让我专心吸乳头。

「哈啊、不行!不能跟婴儿一样吸!」

真晨扭动上半身,用力抱住我的头。

我双手继续揉乳头,吸两边乳头。

嘴里含着颗粒状的突起,用舌头贴住,真晨像是触电似的,身体一直跳动。

(真晨很敏感啊!)

我用力吸乳头,夹住肉棒的肉襞就跟着收缩。出现强烈快感,让我更用力揉乳房,腰部加速摆动。

(我爱真晨!)

嘴巴、双手、肉棒──用全身享受真晨后,这么想着。

为了让真晨幸福,我什么都愿意做,有种想要独佔真晨的慾望。

这种感情,用『喜欢』也无法表达。

只能用『爱』这个字了。

「呜呜呜!」

再次确定自己对真晨的想法后,脑袋突然走过之前跟真晨分开一段日子的跑马灯。

我家没落了,申请休学,穷到必须打工。

相对的,真晨则是从女僕变成名门的大小姐。

所以,才不想再次跟真晨扯上关係。

然而,真晨捨弃长年希望成为有钱人的梦想,来到我这个穷人的身边。

这就是爱。

就像我爱真晨一样,真晨也爱我。

这么确定后,全身感到一阵温暖。

「啊啊!真晨!真晨!」

我抬起头,看着未婚妻。

真晨被肉棒插入,不停呻吟,用爽到流泪的眼神看我。

(喔喔!)

这个表情,就是被心爱之人抱在怀里的满足表情。

对真晨的爱情,以及对女僕的肉慾,在我体内掀起漩涡。

「真晨是属于我的!」

这么大叫。

「喵!?」

因为过于突然,真晨睁大双眼。

这个表情很可爱,更刺激我的慾望。

「这个可爱脸蛋、大胸部、美腿、子宫,全部都是我的!能够看见真晨淫蕩表情的人,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

把心中的感情全部说出来,用力插入。

接着,全身细胞都出现快感跟兴奋。

「啊啊啊啊!对喔!我的全部……不是只有身体,全部都是属于少主的!」

真晨用感动至极的表情尖叫后,头髮乱甩。

「又高潮了!少主说了让人很高兴的话!肉棒让我太舒服了!」

一直被肉棒插着的蜜壶,现在出现高潮之前的收缩,我也收到快感。

「啊啊啊!我也是!射在真晨的里面!」

我像是动物似的,开始最后冲刺。

这阵猛烈抽插,让真晨的胸部也从上下晃动,变成小幅摇晃。

「可以喔!射出来!全部射在我的里面!我的全部、都是少主的、少主的一切、也全部给我!」

听见未婚妻要求体内射精之后──为了把心中的感情喷发出来,用力抽插。

「射了!射进真晨的里面!」

接着,不像是第二次的大量精液,从尿道涌出。

──咻咻!

肉棒前端卡住子宫口,开始激烈震动。

「好烫!精液又射进肚子里了──哈啊啊啊!高潮了!精液射出来第二次了!」

真晨晃个不停的胸部,也朝我挺过来。

接着──噗沙。

再次潮吹。

刚刚才潮吹过,这次又喷出跟雾气没两样的大量潮吹。

(喔喔!又一起高潮了!)

强烈高潮,让精神都感到满足,肉棒一直震动。

「啊啊……」

射光弹药之后,我全身无力,趴在真晨的巨乳上。

「哈啊……哈啊……哈啊❤」

真晨像是身心都进入了官能世界,闭着眼睛,全身还在发抖。

我努力撑起上半身后,看着真晨。

真晨也发现到了,慢慢张开眼睛,用发情的眼神看我。

「喵~……不能这样看~」

但视线跟我对上后,真晨的脸变得更红,害羞转头。

她的高潮还未停止,下巴跟身体还在跳动。

这种过于刺激的模样,让我感到幸福。

「真晨,看我这边。」

「……讨厌……好、好丢脸……」

真晨脸红的侧脸太过可爱,让我背部发麻,然后──

「嗯❤」

才刚射过第二次的肉棒,又在她的体内出现反应。

此时,真晨的侧脸浮现惊讶表情,让我身体发热。

我抓住她的下巴,把脸扭过来。

「啊啊❤不行❤」

我这种强硬行动,真晨虽然嘴巴说不行,眼神却更沉迷了。

我欣赏她的淫蕩神情后,认真开口。

「我不会离开真晨了。无论如何。」

「嗯嗯❤我、我也是❤我也会一直──嗯嗯嗯❤」

打断真晨接下来的话,直接吻她。

对她的感情,光是射两次也还没结束。

真晨也跟着亲吻,抱住我的背部。

「我爱妳。」

「我也──啾嗯嗯❤」」

我们两人的火热感情,不是用言语,而是用舌头缠绕当作表达。

接着──

直到黎明,这间套房一直响起女僕的呻吟声。






-----------

终章 结婚吧

我跟真晨开始同居的两年后。

差不多该搬家了。

我成为上班族,跟真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

「……打扰了。」

她的祖母──穿着和服的七条桥夫人,来到我们住处的小套房。

「……现在还想说些什么?」

我跟真晨重逢后,很快辞掉打工,经营一间小型的网路衣服拍卖公司。这是跟老家、之前经历完全无关的世界。

因为没有可以拜託的朋友跟家人,一开始完全卖不出去。

但是,半年后卖出第一件,然后营业额慢慢提升。

以前为了继承澳岚家的缘故,从小就钻研经营学。现在工作量变得很大,还必须雇用人手。

前半年是靠真晨的收入跟存款来过活,但现在光靠我自己的收入,就能过得很不错了。

顺带一提,在我僱用员工之前,真晨对我的称呼改成『夕佑』。

「房间很小,但还是请进来吧。」

七条桥夫人在这种时间点来访。平常总是开朗欢迎客人的真晨,完全没有迎接的意思,我只好自己请七条桥夫人进来──接着。

「没那个必要!我跟她没什么好讲的!回去!」

真晨突然大声抗拒,老夫人的表情惊讶又后悔。

不过,还是没有失去足以威吓孙女的威严。

「真晨。」

我冷静安抚未婚妻。

一直没有看向祖母的真晨,朝我看过来。

「因、因为,她要我忘了夕佑,还有──」

「真晨。」

未婚妻继续说祖母的坏话,我则是用比刚刚更低沉的声音制止。

好不容易,真晨才闭上嘴巴。

我原本生活无忧无虑,但自从开始工作后,现在也算是一个男人了。

「请进吧。」

七条桥夫人用充满兴趣的表情看着我们后,走进房间。

「……真晨,我求求妳……」

她站在狭窄的玄关,把头低下来。

行动太突然了,让我跟真晨都傻住。

「回家吧……回来继承七条桥家。」

她只让我们看见那头白髮,继续说着。

「现在又说这种话!我绝对不要!这两年我跟夕佑努力工作赚钱,还要準备搬家了!而且,我从很久以前就是夕佑的未婚妻!我不要嫁给其他人!」

「我知道。我是来接妳回家的……澳岚家的少主,请您入赘到我家。」

出乎意料的提议,我跟真晨都傻住了。

「可、可是……这样……澳岚家的家名就消失了……」

真晨浮现疑惑表情,看向我。

她离开七条桥家的理由,只有一个。

就是跟我的结婚不被认同。

如果没有这个问题,状况就不同了。

(麻烦了……)

不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入赘到七条桥家,代表以后我要负责扛起七条桥家。

但我必须维持澳岚家的家名,家族没落,工作也才刚上轨道。

有没有能力扛起一个财团,还是未知数。

我们迷惑时──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妳,真晨!」

站在玄关一直低头的七条桥夫人,突然下跪了。

「我没想过妳的心情──不对,我明明知道,却还是要勉强妳!因、因为……我是这样活下来的……在妳跟妳的母亲、接连私奔离开家族的这个年纪……当时是不被允许这么做的时代……」

详细事情我并不清楚。但这个夫人结婚时,应该也发生过很多事吧。

可能有喜欢的人。

但是,为了守护家名,还是必须压抑自己,跟其他人结婚。

我身为名门的唯一独子,这种切割自我情感,无法决定自己人生的待遇,我很清楚。

「所以,回家吧……回来继承七条桥家……」

所以,自己付出所有人生守护的家族,绝对不能在自己这一代断绝吧。

(我很清楚……)

毕竟,我也有过相同经验。

家族消灭的失落感,我很清楚。

「请抬起头吧。」

我握住老夫人的手时,她抬起头。

「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

「夕佑!这样澳岚家的家名就会消灭了!」

「不过这样下去,真晨老家也会消失啊。比起我这个家道中落的家名,真晨繁荣的家名更重要。」

「可、可是……」

真晨看着我,难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有话想在祖母的面前说吧?」

「……不……不是那样……那、那个……如、如果……夕佑愿意接受刚刚的提议……是因为我以前的梦想……就不必了……」

如果说我没这么想过,是骗人的。

我之所以努力工作,也是为了实现真晨『想成为有钱人』的梦想。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真晨能够获得幸福啊。真晨能够回到祖母的家族,而且还能实现以前的梦想,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夕、夕佑。」

「我接受这个提议的话,也能帮助七条桥家。在各种意义上,都能给真晨幸福。真晨幸福的话,我也一样幸福。不会有人不幸了。」

真晨的表情豁然开朗,就这样抱住我,肩膀颤抖『嗯』小声回答。

我什么都没说,抱住真晨,摸摸她的头。

七条桥夫人看着我们两个,瞇起眼睛。

「……源一郎……那个时代不被允许……但我们的孙子……能够结合了。」

但她这段充满感慨的言词,没传到我们耳里。

「我会比现在更努力,努力不让真晨的家族,变得跟我家一样。真晨就跟至今一样──不对,至今虽然是个女僕,但往后要成为我的妻子,继续支持我。」

真晨慢慢抬头。

我看着真晨被泪水浸湿的双眼,再次开口。

「真晨,结婚吧。」

「嗯❤夕佑❤」

我吻了接受求婚的未婚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