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天上照下的绿光(28)冯江?冯江!!!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9 出处:网络 作者:siyenash编辑:@春色满园
第二十八章: 冯江?冯江!!! 二楼繁体版   我们从医院出来天已经快黑了,我有心跟婉晴聊聊刘医生给我讲的事情,但是看婉晴心情很好
第二十八章: 冯江?冯江!!!

二楼繁体版

  我们从医院出来天已经快黑了,我有心跟婉晴聊聊刘医生给我讲的事情,但是看婉晴心情很好的样子,又觉得不好开口。犹豫之下只是问了问婉晴最后说的什么生意,婉晴一听见我提起这个,马上就来了精神。她眉飞色舞的给我讲了讲程自立的事情,说一定会支持他做好这个农资收购公司的生意,重点是一定要让他再经营起一个车队。我听到这里就想起了婉晴这辈子最大的恨事,知道程自立家人的事情很可能帮助婉晴宽慰一些,于是我也表示一定会支持婉晴的决定。
  程自立的事情只是个小插曲,我们回到家里就又想起了白天在这里彼此讲述自己的心事。我开口问道:“老婆,其实你的过去我还有很多事情都不清粗,你能不能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慢慢的都告诉我,我想了解你的一切”。婉晴似乎被我话语里隐含的情绪勾起了回忆,稍微一愣神后微笑着说:“好啊,老公,那就这样,你讲讲你的,我讲讲我的,咱们都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吧。我都不知道你有哪些发小,老同学,好哥们,你也不知道我有哪些师兄师姐,导师,闺蜜。这么说起来咱们作为情侣可真是不合格啊。”于是这个周末,我和婉晴在厨房聊,在饭桌上聊,在床上聊,聊到睡着,睡醒后继续聊。聊童年,聊少年,聊青年,聊我们认识之前的经历,这短短的一天多,我们却讲了以往几个月都没有讲过的这么多的话。在周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快入睡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公,你要早点面对自己的内心,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坦诚面对彼此。我相信,这一天快来了。”
  又来到周一,又是一样的高层例会,又是一样的江湖流言。我惯例的听着李鹏飞大放厥词,也懒得跟他多辩解。就在这时候我手机收到了“rio是我老婆”的微信,上面写着“我刚才去了综管处,看见林婉晴的面首正在她的办公室呢,你现在过去正好能看见”。我看到这条信息立马准备动身上楼,路上我多了个心眼,担心他传递假消息其实是为了看我到底是谁,就给他回了一句“我现在不在公司,我尽快往回赶吧”。我把车管处累积存起来的单子一块带着去了楼上,径直就去了婉晴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时正好跟负责总部耗材用品采购分发的赵哥,赵哥正嘴里骂骂咧咧的从里面往外走,看到我愣了一下说:“小王,好久不见了。你上来有啥事儿,来来,赵哥帮你办”。我正打算推辞,赵哥嘴上又感叹道:“小王啊,真是不比不知道啊,还是你在的时候好啊,你这是啥材料?”。我说:“额,这是我们累积的用车审批单,还有一些油费发票上来申请下报销”,赵哥听完这句话皱起了眉头,往办公室努努嘴说:“这个忙我是帮不了了,现在涉及到资金往来都得那家伙审批,你去碰碰运气吧”。说完赵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就走了。
  我联想起“rio是我老婆”和以前李鹏飞说的信息,心想难道婉晴的新情人就是她在综管处留下的这位“锦衣卫”?这家伙看起来小人得志的厉害啊,心里想着我进推门进了办公室。进屋后我发现那位“锦衣卫”还不在外间办公,内外间的房门半开着,一个人影大马金刀的在婉晴的椅子上坐着,面前一个人正在弯着腰等他审核一份文件。透过门缝我看不到那个“锦衣卫”是谁,只听见他翻动文件的声音。弯着腰的那人看“锦衣卫”看完了文件却迟迟不签字,就低声下气的说:“冯,冯主任,您看这个文件……”。“锦衣卫”听见这声“主任”,慢条斯理的拿起笔“刷刷”的签上名字,就扔到了他面前的地上。弯腰那人连忙蹲下去捡,他一蹲下我就正好跟“锦衣卫”打了照面,我们两个看见彼此后都愣了起来,“锦衣卫”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那人把文件收拾妥当后连忙说着“多谢冯主任”走了出去,我看着这人离开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吃惊于看到的这一幕画面。
  冯江?冯江不是都快被排挤的干不下去了吗?而且是婉晴最讨厌的人啊,我还曾经为了他给父亲打电话让照顾他呢,他这是啥情况?带着疑问我走进了办公室内间,冯江看着我说了句:“啊,额,远程,你来啦,你办啥事儿吗”。冯江的表情有一丝慌乱、一丝不自在、一丝嫉妒、一丝得意,说完这句话他发现自己的双手都握紧成了拳头,不自然的松开了手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
  “冯江,你怎么,你这算是直接协助林主任工作?”
  “咳,冯江?嗯,呵呵,叫我冯江也行,反正也有人叫我冯主任,冯助理都行,咱们老同学,你随便叫啊”
  “嗯?那你的意思是,我叫你冯主任?”
  “不用不用,老同学啊,你就叫我冯江吧”
  场面陷入了尴尬中,我一时间不知道冯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原本李鹏飞的推理我是非常相信的,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婉晴会重用冯江,要不是我帮忙可能婉晴早就把冯江扫地出门了。一时间我还在想难道是我托父亲帮忙照顾,父亲直接给婉晴下了压力就这么给提拔了?看来这件事还是得找婉晴问清楚,权利的滋味可是能把一个人毁掉的。在我心中冯江还是大学时为了加一块钱的青菜都犹豫五分钟的人,这么淳朴的年轻人还是适合去技术岗位打拼。
  “额,那个,林主任呢,我想跟她说点事儿”。我率先打破了这片安静的场面。
  冯江听我问起问起,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说:“林主任开会去了,你有啥事可以给我说啊,我现在是林主任的全权代表”
  “我真的有些私事找林主任问一问”
  “你,你哎呀你不知道,来我跟你讲”,冯江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亲切的拉着我做到沙发上,“我跟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得罪林主任了,这段日子林主任可没少提起你。每次说起你就是一通发脾气,说你之前跟着她工作时出了不少大篓子,这段时间我的不少工作都是在给你擦屁股你知道不”,冯江一脸真诚的看着我,说话间还不忘拍拍我的肩膀。
  我静静地看着冯江表演,心中如同明镜一样清楚。冯江现在的位置相当于是接了我的班,他最担心的就是我杀个回马枪夺走现在属于他的一切。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说:“我真的找林主任有事,你看,我这一堆票据等着签字呢”。冯江连忙接过我手里这一叠文件说:“你放心,全留在这里,我全给你办了”,我看着冯江着急的表情,笑着说:“行,那现在就办吧”。冯江连忙说:“放这里就行,我给你办完就是了,你不用留下了,省的,那个,林主任看见你生气,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我也不跟冯江多说,就起身说:“那行,那我就走了”,说完也不再看他就离开了办公室。冯江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我出了办公室后,早有眼尖的同事看见了我,纷纷起身跟我打招呼。
  “远程啊,你说你咋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啊”
  “你去了车队又不是出部门,怎么也不经常回来啦”
  “你在车队那里咋样啊,一群司机好相处不?”
  我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挨个回答大家的问候。要说以前我还在这里的时候没人嫉妒我那是假的,但是就怕人比人,冯江顶替我之后的所作所为让大家马上想起了当初的我。瞬间在他们的印象里我变得是那么彬彬有礼,和善待人,他们纷纷开始提起当初我还在的情景。
  “小王啊,你说说以前你跟着林主任时,我们办事是真方便啊,你从来就没给我们打过哈哈,都是公事公办啊。”
  “是啊,小王你是怎么惹林主任生气的啊。说实话啊,当时我们都以为你们在搞姐弟恋呢,怎么一转眼就把你调到车队去了呢”
  “哎呀,说不定就是姐弟恋闹的矛盾吧。”
  “那个小王啊,回头你找林主任道个歉,你们配合了那么久,配合的那么好,我觉得林主任还是想用你的”
  “就是,她是领导还是女人,你总不能让她给你服软把。你服个软就回来了,也省的我们再看那家伙的脸色”
  我不知道怎么跟大家解释,只得附和的“嘿嘿”“哈哈”应付过去。就在这时候婉晴的办公室门突然被重重推开,“你们不好好工作聊啥呢,信不信我回头让林主任把你们全开了,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众人看见冯江出现在门口,也都不再多说,纷纷对视一眼坐回自己工位。我扭头看了冯江一眼,冯江愤怒的表情中慢慢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微微给我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办公室。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准备往电梯走去。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背后冯江的声音:“王远程,你今天别离开公司,我有事儿安排你办”,我回头看见冯江又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其他同事都抬头看着我们。我回了一句“知道了”就走了。
  回到一楼车管处办公室,我想起上去的目的是看看婉晴的情人,没想到看到了冯江作威作福的模样。难道婉晴的情人是冯江,我不由得哑然失笑,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以往婉晴出去找男人做爱,那都是找的身材倍棒形象上佳的人,冯江比婉晴都快矮了一个完整的头,说是婉晴的情人那真是笑话了。看来一个个说自己消息灵通的也都是捕风捉影而已啊。从婉晴的角度来看,用冯江也是有道理的,至少冯江现在是只能站在婉晴的立场办事了。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还真不能削冯江的面子,要不然回头婉晴工作不好开展。我也不再多想,看见李鹏飞跟几个司机聊他在健身房认识的一个小姐姐聊得眉飞色舞,我也过去加入了进去。
  下午上班不久后,我看着在一边刷短视频的李鹏飞,打了个哈欠,正觉得无聊时一通公司内线电话打了进来。我接通一问原来是综管处的一个同事李姐,说冯助理让我上去一趟。我说好,然后笑着问了一句冯助理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啊。电话那边李姐的声音立马小了起来,说刚才冯助理走到办公室大厅大声对她说“给王远程打电话,让他上来一下”,然后还说冯江的原话是“现在、立刻、马上”。我笑了笑说谢谢李姐,就挂了电话乘电梯上楼。到了楼上我发现大部分人都在或明或暗的往电梯口探头探脑的瞅着,看见我出现后又马上调转视线望向婉晴的办公室。我走进婉晴办公室后看见冯江坐在婉晴的椅子上装模作样的喝茶,用茶杯盖在杯口刮了几下,轻轻吹一口茶叶看着我说:“远程,虽然我们是老同学,但是你也要懂规矩。进主任的办公室都不知道敲门吗?”。冯江看我不说话,眼神有些阴沉是,继续说:“你以前是可以随便进出这里,但是你要记得现在是我在这个位置上,记住了吗”。我看着冯江这副表情,实在有些想笑,最后只是淡淡说了句“行,我知道了”。
  冯江看我云淡风轻的样子有些不高兴,有隐隐的有些畏惧,端着茶杯站起身走出房间,看见门外的同事都在站起身往屋里看,瞪了一眼说:“都没活啦?看啥看!”。大家伙连忙坐下继续自己的工作,时不时眼角会向我们撇来。冯江踱着步子来到李姐位置前,看了跟在深厚的我说:“李XX,你现在我写一张用车申请,直接让王远程办了,我一会儿要出去办个事儿”。李姐拿出单子一边写一边问:“那,用车原因是?”冯江不耐烦的说:“林主任亲自交代下来的事情,我还要告诉你?耽误了林主任的事儿,你担得起吗”,说完喝了一口茶,感叹一声说:“这茶是好茶啊,这可是别人送王总的顶级大红袍,王总给了林主任一些。林主任没舍得喝多少,也是她看重我,剩下的让我随便喝”。我看着冯江这幅姿态,心想我爸那一大筒被我直接拿学校给宿舍分了分也要告诉你吗?我随意四周看了看,发现大家嘴角都挑出一丝不屑来,心想冯江把人得罪的越多,婉晴可能就越会用他,就是哪天他没用时可能会非常惨啊。
  不一会儿李姐开好了单子递给我,我接过来看了看说:“那行,我这就下去安排司机和车辆”。冯江说:“司机就不用了,你开就行。你现在下去把车准备好,我一会儿就下去”。我说:“我不是司机啊,现在有专职司机在候班呢”。冯江听完我的话把茶杯在李姐桌子上重重一放,杯子里的水都贱了出来,“我说让你开,你就开。你觉得你现在跟专职司机有区别吗”。同事们听见这一声“咣当”又纷纷扭头看过来,我看到几个人看我的表情还带着不忍。我用鼻孔长出一口气,开口说:“好,我知道了”,拿起单子就走了。看着我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冯江又端起茶杯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嘴里嘟囔着:“还指望王远程顶替我?也不看看林主任现在最信谁?”同事们也都不吭声,彼此目光对视交换着眼神。
  我来到一楼把单子往桌子上一扔,就随便找了一辆车发动准备好,一直等了大半个小时才看见冯江慢悠悠的走过来。冯江来到车里坐到后排说:“走吧,我给你说怎么走”。我把车开出车库,按照冯江的指挥行驶,开了一半我就觉得这条路怎么这么熟悉,直到快到目的地我才发现这车是往我家去的。什么情况?我忍不住想问,但是还是憋了回去,想看看冯江到底要干啥。
  “王远程,你是不是生气我刚才批评你?”
  “你别不吭气儿,我也没办法啊,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老同学,你公然顶撞我,我要是不批评你那可怎么保持威严啊”
  我嘴角微微上扬,公然顶撞?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上级了?还保持威严?就你?
  “你知道我们来的地方是哪吗,这是林主任家。她让我帮她来拿一份文件,你看这是林主任的钥匙,这都交给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信任,我现在是林主任最信任的人,她家里我来过无数次了你知道吗。”
  “嗯”
  “你放心吧,你先在车队干一段时间,回头我跟婉晴美言几句,给你换换位置”冯江故意在“婉晴”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听得我心里非常不舒服,好像是一个只属于我的宝贝被分给别人了一块。
  我们到了门口,冯江下车后掏出钥匙开门。我看他开门地动作不是很熟练,客厅大门比较复杂的还研究了一会儿才打开,开口问道:“你是第一次来把?”冯江听完这句话有些慌乱,然后说:“我,我那是,以前,这两天林主任家刚换了门锁,这些事儿你都不清楚”。进了客厅冯江打量着里面的布置,一时间被内部豪华气派的装潢闪住了眼。我不动声色的问:“不是要拿文件吗,去哪拿”,冯江迟疑了一阵说“就在二楼”。然后我就引着他来到二楼,假装随便找找直接推开了书房,说:“是这里吧”。冯江连忙说:“对,就是这,昨天我还在这给林主任汇报事情”,然后冯江在桌子上翻了几下拿起一份文件说“就是这个了”。我看了看应该不是父亲的资料,也就随他拿走。
  从书房出来冯江看着楼梯说:“要不要我带你参观一下婉晴的卧室?”,我配合的说:“好啊,我还真想看看主任的卧室啥样”。于是冯江和我上了楼找到卧室,直接打开衣柜,我指着里面男人的衣服大惊小怪的说:“哇,主任结婚了吗,这里怎么有男人的衣服”。冯江看着里面的男装也有些惊讶,隐隐还有些害怕,然后随意拿出一件婉晴的内裤说:“你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林主任都隐婚好几年了”。说完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用婉晴的内裤包住他的鸡巴,对我说:“让你看看我要干什么”,然后就开始撸了起来。我看着冯江这么大胆,又觉得可能婉晴找的情人真的是他,只是现在冯江是站立姿势跟那天河边看到的情景角度不一致,一时间我也无法准确判断。我忍不住问他:“你不怕林主任知道吗”,冯江一边撸的自己低喘阵阵,一边说:“一条内裤怕啥,婉晴都是我的人啦,她老公都被瞒在鼓里。婉晴说了,她老公就算知道也不敢怎么样”。
  冯江的这句话重重的敲打在我的心头,我已经基本上相信了这一切,婉晴的新情人就是冯江。看着冯江与身高完全不匹配的大鸡巴在婉晴的内裤上耸动着,我忍不住又说:“我不信,都是一个人在说,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冯江笑哈哈说:“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证明吗,你等着”,说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打开免提把手机扔到床上。
  “喂,材料没找到吗”婉晴的声音传来。
  “找到了,我现在在你卧室”
  “嗯?你去我卧室干嘛”
  “用你的内裤打飞机呢,你同意吗”
  “哼,随你的便。只要你面对我时能硬起来,我才懒得管你”
  “嗯,好我马上回去,挂了啊”
  冯江挂断手机,得意的看了我一看,然后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不一会儿就一股浓精射到了婉晴的内裤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