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渣男传说】第一章 出卖女友(十一)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9 出处:网络 作者:praligy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praligy 2020/04/14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出卖女友(十一)
作者:praligy
2020/04/14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出卖女友(十一)


  隔天早上,我被乌鸦的手机来电铃声吵醒,他的手机就丢在床上,我不耐烦地按下拒接,没几秒又打来,
只好拿起手机,下床用脚踢躺在沙发上的乌鸦。

  「干恁娘鸡掰,吵啥小啦。」他睡眼惺忪地干谯。

  「靠北你手机响了啦。」我没好气地回答,倒是乌鸦不知想起什么,一把抢过手机。

  「喂你好,是,我是,好的,是的没问题,好,谢谢您,待会儿见,byebye。」乌鸦应答的语气截
然不同,不愧是做业务的。

  挂掉电话,他急忙拾起丢在地上的衣物,一面自言自语:「干,没想到搞一整晚,今天早上要开会报,东
西都在我这。」

  我躺回他刚刚窝的沙发,事不关己地问现在几点?

  「8点了,干,9点要开会,我还要回家拿笔电,他妈的一定来不及。」他穿好衣服,在没有门的马桶前
边尿边抱怨。

  我一躺下就昏昏欲睡,用呵欠回应乌鸦的焦急。

  「干,死定了,还要叫车,先闪了啊。」乌鸦没等我回答,逕自下楼离开。

  被姦淫整晚的小恩两脚开开,全身赤裸趴在床上睡死,我拉起掉在地上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又在沙发上沉
沉睡去。



  「老公,起来了啦,怎么办?我睡过头了。」我被小恩摇醒,一张眼就看到她一脸紧张。

  「嗯?现在几点?」我一副无关紧要地伸懒腰,反正我又不用打卡,随便交代几句就没事。

  「快要9点,惨了来不及了啦。」小恩紧张个半死,握着她的手机手足无措的样子。

  「没关係啦,妳就随便想个理由请假啊。」小恩平常9点上班,不过以她一夜荒淫的狼狈模样,也不可能
就这样去上班。

  「要怎么讲呀?」小恩困扰地问我。女人就是这点麻烦,一旦依赖男人不管大小事都要问。

  「简单啦,现在又还没迟到,妳就打去说生理期来要请假就好啦。」说谎请假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拿手技能,
反而是现在的工作让我没有机会发挥。

  小恩听了我的话,恍然大悟般地释怀,接着唯唯诺诺地打电话请假。

  「还好主管没有怀疑我,只是下午有个系统会议要开,所以我只请了半天喔。」小恩怀着歉意说。

  「没关係啦。」我压根不会想到主管怀疑我的可能性,说谎最高境界就是要连自己都相信,说起来才够自然,
让听的人无从起疑。

  「老公,你好强喔,我都没想到可以这样耶。」小恩欣喜地称讚,我心想,妳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

  「这简单啦,我很强妳昨天讲过很多次啦。」

  小恩这才发现我的下半身兀然耸立着粗长肉棒,红润饱满的大颗龟头仰头挑衅。

  「唉唷,你怎么又硬了,明明昨天才那么多次。」小恩瞬间胀红脸,却拉着我的手、抱着我撒娇。

  「哈哈,我性慾强啊,昨天那样哪够啊。」我一把抱住小恩强行接吻,舌头一伸进嘴里,她也顺从地回应喇舌。

  我缓缓摆动腰肢,双手抱着她的屁股就往左右两边扳,让肉棒夹在她双腿之间前后摩擦。

  「嗯……」小恩忙于唇舌,又被肉棒挑弄,发出暧昧的嘤咛声。

  「妳是不是又湿了?」我悄声问。

  「嗯……人家也不知道,就感觉一直流出来。」小恩羞红了脸,我彷彿能感受到她的身体正在发热。

  「这么淫蕩呀。」也不知道她鸡掰流的是淫水还是精液,而且还有乌鸦的洨咧。

  「嗯……还不是因为你弄人家,而且……而且昨天还跟别人一起。」小恩清醒之后亲口承认3P。

  「我看妳被弄得很爽呀,有什么关係,老公让妳不够满足吗?」

  「唉唷……是……很满足呀。」小恩嗫嚅着羞于承认。

  「那就对啦,做爱就是要互相满足对方,妳不是也要满足我吗?」我讲的理直气壮。

  小恩抬头望着我,表情好像是听懂了什么,羞赧地说:「那我有满足你吗?」

  「妳说呢?」不管她领会了什么,我都没必要多做解释,留点臆测空间才能把她引导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我也不知道。」小恩犹疑地回答。

  「妳看看我现在这样。」不等她回话,我欺身压倒她在床上,顺势压开她的双脚,手扶着肉棒,龟头对
準鸡掰洞口就逕插到底。

  「又……啊……」小恩话还没讲完就被插进鸡掰深处。

  「怎样,爽不爽啊?母狗恩。」鸡掰里面果然还是湿透的,我趴在她身上,双手向下抱着她的屁股,
小恩自然抱紧我,承受肉棒打桩般的大力撞击。

  「嗯啊……啊……啊……」小恩受用地呻吟。

  小恩被干的措手不及,任凭硬挺的粗肉棒在鸡掰里搅弄捣撞,我像在当兵出操一样,陆续在床上换了
几个体位操干她。

  「干,这样才像母狗啊,叫大声一点,干恁娘鸡掰咧。」小恩趴跪着,我也跪在她屁股后挺入,她被
我跟乌鸦两人连手糟蹋一整晚,感觉鸡掰没那么紧了。

  干起来不够爽,只好另外找点乐子,所以我不悦地像赏耳光一样甩打她的屁股。

  「啪──啪啪──」丰满的臀肉响起清脆的巴掌声,随之而来的是小恩被驯服的反应。

  「嗯啊……我是母狗……啊……好,好爽啊……」被狗干式后入的小恩不知羞耻地放声大喊。

  「干,母狗恩,还要不要啊?」我话说完,继续在她屁股补上两巴掌。

  「啊啊……要,要肉棒,干我……啊……干我……」小恩不顾被打屁股的痛感,大声讨干。

  鸡掰任由我粗大的肉棒滑溜顺利地进进出出,我欣赏着小恩腰身连延丰臀的滑俐曲线,肉棒连连深插
到底,撞得她不自禁地震颤不已。

  「哼,什么肉棒,是老公的大懒叫,小恩有这么喜欢被干啊?」我语气不屑地诱导。

  「嗯啊……喜欢,喜欢被大懒叫老公……喔……干……啊啊……」小恩没忘记昨晚被干爽说的话。

  「干恁娘母狗恩,干。」我故意多讲几次,要让她习惯被这样称呼。

  「啊……好爽……我是,我是母狗恩……啊……好麻……」小恩被干得直喊爽。

  「谁是母狗恩啊?」她爽到发麻鸡掰收不紧,搞得我越干越没劲,把手指放在嘴里舔湿以后就往她的
屁眼插。

  「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玩,小恩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激得尖叫。

  「蛤?怎么啦?」我假好心问她,食指和中指已经插进一节手指。

  「不要……我,后面……啊啊……」小恩趴在床上被我狗干,同时感受鸡掰和屁眼被异物插入的酥麻
及敏感。

  「嗯?妳说啊。」我仍然装作没事,龟头却直抵鸡掰深端,大概压得她子宫又痛又麻的,手指更是破
纪录地插进到第二节。

  「啊──我说、我说,啊……许伦恩是母狗恩,喔啊……喜欢,被大懒叫干……」小恩爽得毫无矜持,
说出自己的名字跟母狗连结,音调婉转又高亢地大声叫床。

  「把话说完啊,干。」小恩的屁眼紧箍着我的手指,不过我还是很犯贱地往鸡掰的方向抠压。

  「啊啊……干我鸡掰,大懒叫干许伦恩的鸡掰,啊……好爽啊……不要挖……」

  小恩边唉边讲,讲到最后一个字特别高音,我听不清是不要「挖」还是不要「啊」,但可以确认的是,
两穴同插让小恩混淆被抽插的快感,屁眼里明显的异物感反而有种隔靴搔痒的快感,加上子宫口被撞击与屁
眼被扩张的疼痛,顿时让她从头彻尾爽到身体轻的像要升天了。

  我的手指感受到屁眼里的肉壁被隔壁自己的肉棒推挤,甚至好像可以摸出抽插时的龟头形状。

  「啊啊……挖……鸡掰爽死了……喔啊……第一次……啊嘶……啊啊啊……又要受不了了啊啊啊……」
小恩激动地大喊。

  「爽齁?看不出来许伦恩这么欠干啊。」恋爱往往可以改变一个人,做爱更可以作贱一个人,才会让半
年前一派清纯的小恩现在变成我胯下的淫蕩母狗。

  「啊啊啊……拱……挖……啊啊……许伦恩……干……喔啊……」小恩语焉不详地高声淫叫。

  感觉她马上又要高潮,我故意停止抽插肉棒,心想来实验玩个对照组。把她的屁眼当作鸡掰练习金手指,
明知道挖不出淫水,微弯的半截手指还是在超紧的屁眼里快速抠弄。

  「呃……啊……老公,不要……」小恩嘴上压抑地哀求,屁股却蠢动地往我身上靠。

  「蛤?不要挖还是不要停啊?母狗恩。」我意思意思顶撞试探,就激得她像被电到般惊叫。

  「啊……呃啊……不要停,不要停……嗯啊啊……」

  「嗯?」我挑衅似地闷声回应,表示我还不够满意她的回答。

  「不要停,继续用老公的大懒叫干母狗恩的鸡掰……呃啊……真的好爽喔……」小恩为了想爽,已经可以
说出不知羞耻的淫话。

  「哈哈哈,母狗恩就是欠干,这么喜欢被懒叫干。」我缓缓加快下半身的摆动,鸡掰随之发出「滋喞滋喞」
的丰沛淫水声。

  「哈啊……啊……干、干许伦恩……鸡掰好爽……喔嘶……啊啊啊……」她大口哈气,全然享受地放声淫叫。

  「喔,干、干,哪里爽啊?」我刻意测试她的能耐用力冲撞,手指在屁眼里仿照压着G点一般抠弄,同时感
受隔壁龟头来回撑胀。

  「啊啊……都好爽,好……好会干……噫啊啊啊……」小恩忍受不了,连声高音淫叫直到高潮,接着腿一软,
向前趴倒在床上。

  我心里暗骂:「干,又高潮了,林北还没爽够咧。」

  「老婆,还好吗?」我故作温柔地呼唤。

  「嗯……脑拱……尼真的好强喔。」小恩还喘着气,用嗲到不行的语调娇声回应。

  「嘿嘿。」我本想回温昨晚拍的影片,拿起手机才想起没电了,只得得意地躺靠枕头,抽起事后菸。

  小恩顺从地靠着我的胸膛喘息,昨晚的酒气已经消失,散发着女人特有的体香混合淋漓汗水和微腥的精液味道。

  「你真的好色喔。」小恩稍稍回神后,手指绕着我的奶头抚弄,有如赖床般耽溺在高潮后的舒爽感觉。

  「嘿嘿,我也没想到妳会这么色呀。」想当初小恩第二次约会就被我灌醉带去开房间,那时就知道又入手一只
好玩物,早晚跟我前面的女友一样,让我糟蹋到没有利用价值为止。

  「齁唷,你都欺负我。」小恩娇嗔轻打我。

  「因为我爱妳呀,才会对妳做这么多很色的事,而且看妳很舒服的样子,我也会很兴奋。」最后这句话倒是所
言不假。

  「真的吗?人家都没有这样过,而且……而且,你比人家以前的男友还要……唉唷,人家不会讲啦。」小恩害羞
又急促的语气欲言又止。

  「还要怎样?妳说呀。」我轻声温柔地哄她继续说下去。

  「就是……都没有你这么大又一直硬,好像做几次都不够。」她装作无辜,好像忘了自己在床上饥渴的模样。

  「哈哈哈,我就容易硬啊,会打砲的男人才叫男人啊,不然怎么把女人干得乖乖的,而且看到妳我就想要,我还
要对妳做更多很色的事。」

  跟马子讲话,不时要掺几句男人聚在一起聊天会说的「真心话」,就算听起来再垃圾,她听久了就算没被同化也
会听懂你喜欢听的话,往后沟通才不会有「代沟」。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人前一副大言不惭,在马子面前就变成缩头乌
龟说话处处顾忌的家伙,如果连对马子都还要演个形象,那交往有什么意思,有话直说才是男人的胸襟。

  「什么事?」小恩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地小声发问。

  「就像今天这样呀,嘿嘿嘿。」我没把话说破,是想测试小恩自知到什么程度。

  玩过这么多女人的心得之一就是不要轻易把话说死,多留点让对方犹豫的时间,半推半就加上适时花言巧语,最
终往往都能让女人心甘情愿地任你摆布。

  「嗯……」小恩沉吟良久,我也不催她,等她最后既无奈又顺从地回应:「好啦……都听你的,谁叫你是我老公呢。」

  这时,小恩那侧的床边桌上电话铃响,应该是柜台提醒退房,我突然想恶作剧,于是翻身跨骑在小恩脸上,手扶
着半硬的肉棒往她嘴里塞,然后伸手接起电话:

  「您好,这里是柜台,提醒您退房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喔?剩十五分钟退房喔?喔嘶……我马子还在帮我吹,等我『爪洨』帮她敷完脸就下去了唷……喔爽要『爪』了啊
……」

  我假意受不了喊爽给柜檯听,话说完,不等她回话就挂掉电话,然后被小恩嘴含龟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我的表
情逗得哈哈大笑。

  「脑公!」小恩话音含糊地娇叱。

  「哈哈哈,没关係啦,又不会怎样,谁来开房间不是来爽的。」虽说汽车旅馆柜台应该都见怪不怪,但小小捉弄一下
柜台妹,这就是男人的恶趣味呀,女人不会懂的。

  说实在的,都干了一整晚,我也不是真的有兴致再给小恩吹,而且昨晚只在夜店随便吃点东西,肚子超饿的,便提议
退房去吃饭。

  「嗯,好呀,可是……你不是还没射?」小恩嗫嚅地问我,这点贴心真的有感动到我。

  「哈哈,没关係啦,妳有高潮比较重要,反正我已经爽到啦。」我潇洒地回答,话说的直接,但根据经验和女人之后
坦白,听在女人耳里会认定成男人不够浪漫的贴心,何况回忆会深深烙在她的记忆里和肌肤间,那种恍如灵魂抽离、全身
轻盈舒麻到无法思考,也忘了自己是谁的高潮体验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给的。

  话又说回来,我也忘记前几篇的故事有没有提过,所谓男人在床上的体贴,如果不是只想爽一炮,千万不要顾着自己
射,才能让女人记住跟你做爱的爽度,或许也留意到你是真的注重她的感受。

  「嗯?真的不用帮你吗?」小恩边说,手握住我依然昂立且被淫水湿漉的肉棒,慢慢打起手枪。

  「真的啦,时间不多,我们先退房吧。」我抱着小恩深情一吻。

  「嗯好,都听你的。」小恩乖巧地答应。

  「对呀,快快快,走吧走吧。」我故意不放她去沖澡。

  「啊,人家的衣服呢?」全身赤裸的小恩这才尴尬地抱着胸,遍寻不着衣物。

  「这里没有的话,去车上找找看好了。」

  我穿好自己的衣裤,然后半哄半拉她,一下楼就在墙边地上看到她的白色背心,但附近跟后座都找不到她的紫色丁字
裤,我趴下去看车底也没看到。

  「怎么办?」小恩穿上背心,努力想拉低衣角遮掩。

  「怕什么,妳上车就没人看得到了,等下先回去换衣服就好啦。」我一派轻鬆地安慰她。

  女人就是容易纠结在某个点上紧张兮兮的,附和她的情绪只会让她更焦急,这时要表现出冷静宽容的态度才会让她觉
得可靠,自然就成为她日后遇事投靠的对象,根据经验,这点对于非女友的「女性友人」特别受用。

  小恩莫可奈何地上车,我把车开到出口柜台还钥匙报房号的时候,柜台小姐还刻意抬头瞄向小恩,小恩对上她的眼神,
肯定是想起我刚刚在电话里说的话,赶紧两手摀着脸别向另一边。

  我憋笑心想,妳这样不就欲盖弥彰,真让她以为妳刚刚被我喷个满脸洨才赶着退房了吗?

  开出旅馆后,小恩又亲暱地倾身靠过来,头枕在我的手臂上,两手还是紧紧扯着背心遮掩。

  「老公,你真的好厉害喔。」她不知沉溺在什么情绪之中,突然有感而发地说。

  「嗯?怎样?」我敷衍回应,让她继续接话。

  「我老公最棒了,你是我的。」小恩用头磨蹭表示撒娇。

  「妳也是我的。」我态度坚定地说。

  「嗯,我是你的。」小恩顺从地应声。

  车开到小恩家楼下门口,她踌躇了半天,东看西望的,才敢捏着钥匙下车冲到门口。

  越怕越会遇到,莫非定律通常就在这种时刻发生,小恩开了门,有个阿伯正要出来,小恩遮也遮不住,只得让我目送
她赤条条的下半身弓着腰箭步抢进门,还有阿伯回头死盯不放的色胚视线。

  等我停好车,按门铃放我上楼,进了门,才听小恩娇嗔抱怨。

  「吼唷,好烦喔,刚好被邻居看到,我倒垃圾常常遇到他耶,这样我以后怎么去啦。」小恩盘起头髮,白色背心还没
脱,只穿上黑色缎面内裤。

  「有什么好怕的,就装死到底呀,反正妳又不会跟他多聊。」不要脸的技巧我最在行。

  「唉唷。」小恩不情愿地嘟囔。

  「妳昨天被干成那样,还怕人家看呀。」我挨近贴着小恩,一把抓住她的奶子。

  「齁……那不一样啦。」儘管嘴硬,听得出奶子被揉的快感让她态度软化。

  「哪有不一样,被看才有快感呀。」我加大捏揉的力道。

  「嗯……你还要喔?」看来她是被干上瘾了,稍微弄一下就发情。

  「我好饿唷,先吃饱才有力气继续玩妳。我们叫外送吧,我有点累,而且我手机没电,妳线借我充喔。」我放开手,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逕自走进她房间找充电插座。

  「唉唷,你也会累唷。啊,都已经12点半啰!我来不及上班了,你自己叫外送,在家等我好不好?」小恩淘气地挖
苦我,才发现午休时间剩一个小时。

  「啊,是唷,要不要我载妳?」

  「不用啦,我自己搭计程车去,顺便在公司楼下买吃的,你昨天都没有好好睡觉,在家休息吧。」小恩变回善解人意
的体贴女友,一面打开衣柜挑衣服。

  「真的吗?我载妳比较快啊,这样妳才有时间吃饭。」我边说边把充电线插上手机。

  「真的不用啦,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来不及洗澡了,我先出门啰,老公爱你。」小恩换穿一身衬衫窄裙,喷上CHANEL
的CHANCE香水,对我深吻后留下满室浓厚的香味离开。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