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天上照下的绿光(24)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9 出处:网络 作者:siyenash编辑:@春色满园
第二十四章:初探奸情 二楼繁体版   看着那辆红色奔驰绝尘而去,我马上反应了过来,婉晴的车。只是那个男人是谁呢,中午
第二十四章:初探奸情

二楼繁体版

  看着那辆红色奔驰绝尘而去,我马上反应了过来,婉晴的车。只是那个男人是谁呢,中午还要出去见客户吗?我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一个猜想浮现在我脑中,莫不是前几天工作太忙,今天终于抽出时间来就在中午出去开房?想到这里我连忙一路小跑来到我的车里,关门打火系安全带一气呵成,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了。
  运气好的是,我把车开出去后发现婉晴的车刚刚等完红灯正在转弯,我连忙在后方跟上。由于婉晴认识我的车,我不敢跟太紧,只是远远吊着,好在婉晴的车子比较扎眼也不至于跟丢。跟了大约十分钟,我就发现我们走上了周末去酒吧的那条路,我猜想这是要去宏图华悦酒店?那个张经理貌似有想投奔婉晴的意思。想明白这个,我倒也不太担心跟丢了,将车距拉的更远。不一会儿我到了酒店停车场,果然看到了婉晴的车子,我有意把自己的车停到里面一个角落里,然后来到婉晴的车子边上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座椅上散落着一条红色蕾丝内裤。想着婉晴跟奸夫在车里缠绵的场景,我的小腹就涌起一股股热流,我连忙乘坐电梯来到酒店大厅,大老远就看到了张经理在翻看账册。我向酒店吧台走去,大堂经理果然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角色,我距离吧台还有十来米时,张经理突然放下手里的工作走出吧台,来到我面前比划一个手势,引着我来到大厅角落的休息处坐下。慢慢的给我倒上茶水,递过来一张名片然后开口道:“这位先生,我们见过,我是酒店客房部经理张春辉,还想请教你怎么称呼?”
  “我姓王”,虽然着急去找婉晴,但是如果就这么上去找是没有丝毫可能找到的,既然张经理叫住我,我也想听听他有啥想说的。
  “嗯,王先生,你今天来这里,是住宿还是找人呢”,看见张经理眼神里似乎还闪过一丝笑意,我突然有一种羞耻的感觉。
  “额,我是,额,来找人,我来找我老婆”
  “你老婆,是林助理吧”
  “没错,你看见她了吧”
  “嗯,这几天中午她都有过来休息,嗯,每次都和一个男人一起来”
  我听到这句话头皮有些发麻,我还以为今天她第一次出来开房,没想到前两天她就来过了,只是不知道是她的主人还是新情人。
  “那个男人是谁?”
  “王先生说笑了,我怎么会知道他是谁呢”
  “那,他长什么样?你们不是有监控吗,给我看看”
  “这个,规定是不允许的,这么说吧,那个男人身材瘦小,在林助理面前有些唯唯诺诺的”
  哦,这么说这个人就不会是婉晴的主人了,我心里捉摸着,那一定是她新的情人,既然今天来到这里,我也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她在哪个房间?”
  “王先生,你这话的意思是要捉奸?那恕我直言,我不能告诉你”
  “你,你……”
  “王先生,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啊”
  “啥,啥心理准备”
  “就是做好老婆跟人通奸的心理准备”
  “你,你他…”
  “别别,王先生你别着急,其实知道你跟林主任在一起的人都明白,你一定是管不了她的,她以前在公司的事迹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用流行的话说你是个接盘侠,你一个刚毕业的小人物,能接盘林助理,那是你高攀了啊”
  “我,你们都是这么看我的?”
  “是的,可能有些直接。上周末林助理玩男人你不也不敢吭声吗”
  “张经理,这么说你跟我聊天是来讥笑我的?”
  “不不,王先生,其实很多人都很羡慕你,不就是老婆面首三千吗,林助理有这个地位能力,但是你忍受住这些的话,你以后就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我听完这话心里暗笑,我还需要你开导我这个?我家里的情况你更是一无所知。但是感觉张经理似乎有些善意,我也只得装作不爽的样子问他:“那你说我咋办”
  “就正常生活,答应林主任的任何要求,别让她为难。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调节好自己的心态,可别哪天一怒之下动了手,那就后果无法预料了。就像汉朝那个…,额,总之就是你要调整好心态”
  “别别,话说完,汉朝怎么了,汉朝还管得了我的事儿?”
  “就是东汉有个阴城公主,是汉顺帝的姑姑,嫁了班超的后人班始。由于阴城公主身份辈分太高就十分跋扈,养了很多面首在府里昼夜寻欢,这个公主只是这样玩还感觉不过瘾,后来跟男宠在床上做爱的时候她都要命人将班始叫进来,让班始爬到床底下,在床底下感受她们的乐趣。后来班始内心积累的愤怒越来越多,当有一次阴城公主的侍从再一次催促班始进屋,聆听阴城公主和其他男人的“闺房戏”时,班始拿出了一把利剑,大步流星地冲进了帷帐,两眼冒着火光,直接杀死了阴城公主和公主的男宠。最后,阴城公主的死讯传出后,汉顺帝勃然大怒,下令将姑父班始腰斩,班始的兄弟们也因此都遭到杀戮,尸体被陈列在洛阳街头。”
  附:雄卒,子始嗣,尚清河孝王女阴城公主。主顺帝之姑,贵骄淫乱,与嬖人居帷中,而召始入,使伏床下。始积怒,永建五年,遂拔刃杀主。帝大怒,腰斩始,同产皆弃市。
  作者言:阴城公主这个故事很有扩展性,想想一个一个绿帽癖的男人穿越到驸马身上,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期待有大大写一篇文。
  “这个事跟我有啥联系吗,你还欲言又止的”
  “额,就是说有时候女人把男人逼迫的太厉害,男人万一动手杀人后果会很眼中,所以不能冲动。我也不是欲言又止,就是不想主动提起杀人这种事情。”
  听了这话我再一次对张经理有了不同的看法,这哥们心思还挺细腻,听字里行间倒是在为我考量,于是就问:“你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似乎对你并没啥好处,我也给不了你什么”
  “我就是为了给你卖个好,留个好印象。我有向上攀登的野心,但是想走林助理这条路的人太多,我觉得你这条路看起来很荒唐其实很好走,我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呵,你不是说我啥地位都没有,我能干啥”
  “林助理确实不太会让你的职位超过她,但是假如你给她推荐个什么人,说不定她还真会考察考察,到时候我提拔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我沉吟不语,看了看张经理说:“你说了这么多都是未来的事,现在我只想知道房间号,你告诉我,我保证不会做什么”
  张经理看我表情不似作伪,起身去前台一通操作,拿出一张房卡给我说:“这就是他们隔壁房间,不过我们的隔音一级棒,相信你也很难听到什么”。我接过房卡,看张经理这人也算爽快,就跟他加了微信,然后就奔电梯去了。
  我按照房卡来到指定楼层,找到对应的房间,刷开门之后想起忘了问婉晴的房间在我哪边隔壁,我就打开门出去准备听听声音。没想到刚开们出去就听见了一声呻吟声,我立马激动起来。我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原来这个房间门都没关,我假装往里面找房间的样子经过时瞥了一眼。一副让人血脉偾张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只见门口摆着一张椅子,婉晴躺在椅子上,双腿架在椅子扶手上,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在门口方向。婉晴脸上带着一个红黑蕾丝眼罩,身前半跪着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胸前啃咬,男人的右手两根手指头伸入婉晴的阴道里来回抽插,婉晴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只是这一眼我就走了过去,婉晴带着眼罩自然看不见我,男人背对着我我们互相也看不见彼此,只是男人跪趴姿势很难判断他的身材,我又转身扭头回去,悄悄地站在门前想进一步观看。没想到男人吮吸婉晴乳头的同时突然大腿一蹬就把房门给锁住了。
  门一关我就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了,不过这种情景我也见多了,也没有太想看的欲望。我回到房间躺下,把房门留个缝时刻监听着他们房门开启的声音。漫长的等待中我抓耳挠腮想象着这个情人到底是谁,要是我完全不认识倒也罢了,但是这个人既然是综管处老人我就觉得可能会认识,那就特别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就在这种百爪挠心中等了快一个小时,我突然听见隔壁开门的声音,我连忙来到门口猫眼处往外看。不一会儿就看见两人从门前走过,婉晴走在靠门一侧完全挡住了男人,很快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算着时间他们大概已经来到电梯拐角处,急忙走出房门冲到走廊尽头,听着婉晴打电话的声音渐渐消失在电梯里,马上狂摁另一部电梯,好容易等到电梯来到车库,婉晴的车已经没了踪影。我算着如果我抄近路先回到公司藏起来,说不定就能看到他们从车里下来。我以最快的速度发动汽车,一路以最快的速度超车甚至在没人的路口还闯了一个红灯。就在我盘算着怎么也领先他们几分钟时,只听见“咣当”一声,一个电动车在我右边摔了下去。
  我去你妈的!我心里暗暗骂着,但是既然把人碰倒了,我还是得下车看看。我来到电动车边上坐着的那个人身边,看他是一个40左右的男人,身上没有流血只是在不停的揉腿,便问他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等等。不一会儿路口执勤的警察过来了,扣了我的驾照,也是问那个男人要不要去医院,男人只是在不停抱怨说去医院耽误了他挣钱可就没法养家了。交警一听就门儿清了,直接对我说建议把人拉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另外做好破财消灾的准备,如果能私了他就不处理了。我对他们说钱都是小事只求事情快办完我还有急事处理,最终救护车把他送进了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办理入住时得知这个男人叫程自力,独自一人带着一个上中学的儿子生活,程自力一路上就给我说他现在忙着去乡下收购农作物然后再贩卖给上级采购点或者商超,这正是丰收的季节结果出了这件事,隐隐绰绰就是在说他经济损失很大。我听得有点心烦,直接开口道:“你的住院卡里我直接给你冲了5万,花不完你可以取走,你出院后我再给你五万作为经济补偿,你还有什么说的,你要需要人伺候直接请护工,我付这个钱”。程自力似乎被我的壕气给镇住了,嘴里只是讪讪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不是为了钱这样的的话。
  处理完程自力的事情,下午也过了一半。我看反正再去上班反正也迟到了,不如去买点东西。我来到Z市的一家电子商城,在一个个柜台转了一轮找到一家卖GPS定位的柜台,买了一副车辆定位的套装,可以时刻用手机APP监视车辆位置。买完之后我开车回到公司,看到婉晴的车子在车库里停着,刚出了交通事故的我也没有了再去一探究竟的兴致。
  下午下班后我们又是如往常一样在家吃晚饭,吃完晚饭婉晴又开始拿着一堆文件写写划划,时不时拿起一份报表皱着眉下楼找父亲商量。看他们忙成这个样子,我也就没告诉他们下午开车碰到人的事情。我趁婉晴和父亲忙着谈工作时,借口出去转转来到院子里把GPS定位器安装在婉晴的车底盘上。上床后我用小号惯例的跟婉晴问候几句后,想起前几天加上“rio是我老婆”的微信后还没有跟他聊过,于是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问他知不知道林婉晴的新情人是谁。半晌“rio”才回复说他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直接告诉我,除非有好处交换。我看他这幅嘴脸也就没再搭理他。
  第二天一早来到公司,我跟同样早来的司机老刘说起昨天的事情。老刘说我这个事情经济纠纷是暂时解决了,但是如果交警大队没有给出结论将来可能被再讹一笔钱。我就买了两条烟拜托老刘去帮我处理下这个事情,上午我替他顶班,幸亏他开的是7座自动挡的车我还算会开。想什么来什么,上午果然就有人要用老刘开的7座车,我只得硬着头皮顶上司机,好在手机都有导航,一路上还算没有露怯。车上坐的一群人讨论工作告一段落后,也开始说起闲话来。
  “哎,你们听说没有,新提拔的那个总裁助理,很年轻漂亮啊,据说是个女神级人物”
  “不关心,跟我们没关系”
  “据说跟王总有奸情,好多人见过他们一辆车”
  “结婚了吗”
  “没听说结婚,据说有个男朋友,也不敢管她”
  “啊?我才反应过来你们说的是林婉晴?”
  “来来来,下面有请江湖包打听给我们科普科普”
  “去去去,我不知道林婉晴是谁,只是最近听人提起了这个名字,说她在自己管的那个什么,什么鸟毛部门跟一个很猥琐的男的好上了”
  “她男朋友?”
  “不算吧,应该只是个炮友”
  “呵,她这老板的情人当得可以啊,还敢私下再养小情人”
  “诶,老X,你刚才说的听谁说的”
  “我们一年来公司的人说的,说他们部门开会时有人看见那个男的偷偷把手伸下去摸林婉晴的大腿,还有在电梯上摸她的屁股”
  “我草,我也想摸,那娘们屁股可大了”
  “你他妈…………”,众人边说边笑,我听着他们讲的话,心情变得有些差,婉晴怎么能在大家面前对他这么放纵呢,看来得找机会敲打敲打他,只是这个机会可真不好找啊。这一整天,我都在想婉晴那个情人的事情。我隐隐总有一个感觉,婉晴这个情人会是一个让我非常难以接受的人,浑浑噩噩过了一天,又来到下班时间,这天我倒没有着急离开,只是默默地在办公室玩手机打发时间。
  “滴滴,滴滴”,手机传来一阵提示,“车辆移动”,我抬头一看原来婉晴的车开出了车库。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7点,就给婉晴发个短信说今晚有事情不回家吃饭,让他们别等我。一直等到9点半,我猜综管处应该不会有人了,就悄悄地来到了楼上。虽然是想干点偷偷摸摸的事情,但是由于我本身的身份原因,我也并不怎么害怕被人发现,心中没鬼我倒也是大摇大摆顺利的进了综管处的办公室。大厅里空无一人,四处灯都关上了,我摸到婉晴的办公室门口,掏出一直就没有交还的钥匙,悄悄地打开了门。
  好多天没来这间屋子,除了内间多了一条长沙发外,屋子的布局倒也没有太大的改变。我四处打量了一番这个房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正准备离开时我无意间一低头,看见纸篓里面有一张碎纸。我把碎纸拿出一看,这是一个快递单撕掉的一角,上面残留着人名的最后一部分,是一个“工”。我一时间没有猜出来这个“工”到底是哪个人的名字,但是无论如何不是婉晴的,外人谁会来婉晴的办公室拆快递呢,莫不是那个情人?想到这里,我又开始在办公室找寻起来,这次我把每个柜门每个抽屉都打开看看,果不其然,在婉晴的左下方抽屉里有一个黑色的袋子,里面装着一堆一看就不是办公用品的东西。
  安全套、狼牙安全套、加长型安全套、双头安全套,袋子里光是安全套就好多种,看得我眼花缭乱。里面还有一些眼罩、纱衣、内裤等衣物,此外还有跳蛋,振动棒等成人器具,贴纸,骰子等等一些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名字的东西。看到这些我不禁感叹道,玩的挺花啊,一边翻看着这些器具,一边看着一个跳蛋套装的包装盒:支持wifi联网,远程app控制。啥?意思是婉晴可能把跳蛋带回家然后让情人控制?想到这里我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原本以为婉晴找情人能对抗她主人的影响,没想到主人影都没有看到,情人的存在感倒是一天比一天强。我仔细地把这些东西按原样收好,看没啥其他发现了,就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回到家后,我看家里只有书房亮着灯,知道父亲和婉晴又在工作,我就到书房门口敲门进入。看见父亲坐在书桌前对这一份文件认真查看,婉晴坐在对面靠在凳子上,悠闲地看手机。婉晴看见我进去后给父亲说了一声“那你慢慢看”就和我回了卧室。回到卧室我和婉晴随意说些闲话,但是婉晴说话间时不时就捂嘴轻轻咳嗽一下,偶尔还发出几声闷哼。我知道这是那个跳蛋的作用,但是我故意装作不知道还认真的问她时不时哪里不舒服,非要大动干戈带她去医院。最后被婉晴拦了下来,我看着婉晴略显狼狈的模样心中暗爽,心说叫你跟别人玩这个。
  要睡觉时婉晴去卫生间洗澡,我就躺在床上看手机。这时婉晴的手机“滴滴”响了两声,我心中一动,把手机拿过来打开微信看到一条未读信息,上面写着:“行,我知道一个小河边人很少,咱们可以去那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