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天上照下的绿光(23)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19 出处:网络 作者:siyenash编辑:@春色满园
第二十三章:婉晴的掌控感 二楼繁体版   下午五点左右,婉晴还没来得及考虑是否做父亲的晚饭时,父亲就回来了。比起昨天父亲的确是&#
第二十三章:婉晴的掌控感

二楼繁体版

  下午五点左右,婉晴还没来得及考虑是否做父亲的晚饭时,父亲就回来了。比起昨天父亲的确是换了一身穿戴,看起来父亲在朱阿姨那里还确实有一种家的感觉。婉晴看着父亲这一身新衣有些不高兴,做饭时厨房里一直传来摔摔打打的声音。看着父亲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我悄悄来到婉晴身边说:“老婆,咱爸天天在家里住,难得去跟朱阿姨相处一天,你还给臭脸看,这样可不好啊。再说了,她又不真的是我妈,她哪敢给你婆婆气受?”。听到我替朱阿姨说话,婉晴把菜刀狠狠的劈到案板上,冷冷的看着我。我被她看的有些心里发毛,只得讪讪的说,“上午还说要她给咱爸生孩子呢,这就换一身衣服都这样,哼……”,婉晴听完这句话却是露出了笑容,拿起菜刀继续切菜,倒也不再搭理我的话茬。
  不一会儿晚饭就做好了,我们来到饭桌前坐下,婉晴给父亲盛饭时却是换了一副笑语晏晏的模样,丝毫不提衣服的事,只是说着闲话趣事。晚饭进行到一半,婉晴突然开口说:“爸,白天远程给你发的微信你看到了吧,你,你是怎么想的”。我和父亲听到这句话都是一愣,我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儿子操心父亲这种事情不太好,脸有些红低着头不说话。父亲眼色复杂的看着我,慢慢咽下嘴里的饭,迟迟没有开口,似乎在斟如何措辞。婉晴看我们不搭腔,继续说道:“爸,这是我跟远程认真商量出来的结果,远程是真的希望你再有一个,嗯,孩子。远程,是吧”。既然发了这个短信,我也不能这会儿当缩头乌龟,便鼓起勇气抬起头,正视着父亲的眼睛说:“爸,婉晴说的没错,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太多,我又没有什么可报答你的,我……”
  父亲打断了我的话,“程程,我身为一个男人,养育自己的儿子要什么报答。而且,即使报答,我也没想过让你,你这样报答我,这,这个,唉,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委屈你了啊”。我连忙说道:“爸,不委屈,我同学朋友父母再要二胎的多得是,不就是多个弟弟妹妹吗,将来万一你精力跟不上了,我也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的”。婉晴这会儿笑道:“呵,明明是弟弟妹妹到你这变成孩子了。你这辈分怎么论的啊,从我这里论的吗”。我感觉婉晴是在讲个调皮话活跃气氛,虽然没听出来那里好笑但还是应景的笑着点头。父亲听完这句话看了婉晴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低头吃饭不再说话。我看这个场景,也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态度,只得也拿起筷子吃饭。接下来的晚饭我们各有心思,父亲很快吃完饭,放下碗筷就起身要上楼,我见状喊了一声:“爸,刚才说的那个事,那个,你…”。父亲也不扭头,站在原地说:“等你和婉晴结了婚再说吧,未婚先孕总是不好”,说完就蹬蹬蹬上了楼。
  父亲这话着实让我有点迷惑,这个未婚先孕怎么就跟我和婉晴的婚事搅和在一起了呢,我看了婉晴一眼摆出一副“你明白吗”的表情。婉晴却是笑了笑说:“你说说,儿子都快结婚了,爸爸抢在儿子前面结个婚生个孩子能好看吗,咱爸是在顾忌这个”。婉晴说完我恍然大悟,起身帮助婉晴收拾餐桌不提。收拾完晚饭后,婉晴说要去父亲那里谈一下明天周一的高层会议,就直接跟父亲去了书房。
  书房里,婉晴看着父亲微微蹙起的眉头说:“爸,你一直怀疑我跟你说过的他的推特里的那些事,现在,现在你信了吧”。父亲看着婉晴,“可是,我没想到他怎么会突然当面提起来,还是直接说的生孩子的事,这个,这个太反常了,他,他知道我们的事儿了?”婉晴真真假假地说:“他知道啊,我早就告诉他了。我们现在感情好的很,我什么都不会隐瞒他。他其实也是怕你们父子不好相处,所以没有挑破。你可注意千万别提这件事啊,尤其是他的淫妻癖这件事,你要跟他挑明他就没脸见你了。你想想,那天我把他捆起来遮住眼,我们在床上做爱那么大动静,你以为他真不知道真的有个人?他那是故意装不知道”。父亲沉默不语,手指慢慢的敲击在书桌上,缓缓的说:“你让我缓缓,今天你们给了我太大的冲击,我得消化消化,我还是得回头跟程程好好谈谈”。“爸,千万别,我跟你说了,远程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个嗜好很羞耻,你要是真的跟他提起,那,反正是你儿子,你要是不怜惜他,我也没办法”。婉晴说完,看父亲久久不语,继续说道,“你要是有什么想跟远程谈,就让我传达吧,这个话题还是更适合我来讲”。
  婉晴看父亲心事重重,也不再多说起身准备离开,这时父亲的声音传来:“程程是个好孩子,男孩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很正常,是你,唉,我有什么资格说你呢,是我们,我们把他变成啥样啦,唉~”。婉晴听完这句话,嘴角拉起一丝冷笑:“你不是有很多女人吗,你要是真的对他愧疚,就送给他一个作为弥补吧”。父亲眼中精光一闪,沉声说:“你打了程程的主意我没办法,但你休想打星华(朱阿姨)的主意”。婉晴笑了笑说:“我没打任何人的主意,这只是个建议,做不做、怎么做还不是你说了算,晚安,爸~~~~~~~~~~~~~~~爸!”说完婉晴就拉开门出去,留下脸色复杂的父亲在原地陷入沉思。
  到了睡觉时我们上床后,我心里开始有些蠢蠢欲动,想象着昨晚婉晴那风情万种挑逗几个男人的模样,就心痒的难受。我慢慢伸出一只手在她身上来回游走,婉晴也在我的抚摸下开始有些身体发烫,乳头也翘了起来,嘴里时不时哼哼一声。我耳边仿佛回响起昨晚婉晴那堪称疯狂地叫床声,心里一热就翻身来到婉晴身上,只想翻身上马,纵情奔腾。没想到婉晴的态度是摸你随便摸,想要做什么却不让,理由是昨晚做得太多下体都肿了。婉晴这个理由我还真没法反驳,我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以免引起更大的欲火,翻过身背对着婉晴不再搭理她。
  没躺多久我的手机却是来了一条消息,打开一看是婉晴给我微信小号发的。我先是一怔,随机想起来我这次活动的一个小失误,按理说我的小号给婉晴出了这么大一个主意,应该实时跟她联系沟通,结果我昨晚不方便联系也就罢了,今天一天居然都没问问活动效果,实在是不符合常理。我打开微信看到婉晴表示这次活动很成功,第一次活动发在推特上引起了非常热烈的反响,让我去看看。既然婉晴都说了,那我就打开推特去看评论,点开婉晴的主页就看见婉晴转发了好几条长评论,我一边看一边心理活动着。
  “我觉得吧,其实你未婚夫已经默认你的一切所作所为了,目前来说他的伪装或者说装聋作哑只是想维持最后一丝尊严,他要绿奴之实,却不要绿奴之名。我觉得如果未婚夫不妨碍你的这种生活方式似乎没必要太过逼迫他非要明着做绿奴”。
  这条写的好,点赞。
  “你未婚夫明显是在暗爽,说不定他就是在享受这种被攻略的感觉,他想看看你在把他调教成绿奴的路上能使出什么招数。可能这就是他的爽点,一旦他真的被调教成功,推主就需要尽早考虑发掘他的下一个爽点,否则就会引起家庭矛盾”。
  这条,嗯,下一个爽点?暂时没有考虑过。
  “如果不看推主的文案,只看这两段视频我会觉得推主的未婚夫已经算是一个非常资深,经受过很好的调教的绿奴了。现在我想知道你是否与未婚夫真诚的面对面沟通过这个问题,而不是暗示来暗示去,有时候男人主动说出来可能不好意思,但是心里早就做好了做绿奴的准备了。从视频来看未婚夫不像是强势的男人,说不定他就在等着你对他粗暴的说,你,从现在开始就是绿帽奴了”。
  操,你才是非常资深的绿奴呢,跟我主动沟通?我才不和你沟通呢。
  “他还没体验过做绿奴的生活,推主有没有考虑过来一个见习期,约定做一个月绿奴,相信未婚夫体验过这种生活后就会主动要求转正了”。
  见习一个月?嗯,如果婉晴能找到一个好理由我倒是可以试试。
  “推主之前提过想让未婚夫接受前锁后塞所以需要把他调教成绿奴,但是我想说的是贞操锁未必是绿奴的结果,也可以变成调教的手段。推主可以使出一个小诡计骗未婚夫带上一阵贞操锁,阴茎作为男人最重要的象征,被你锁住是有强烈的认知作用的,你控制了他的阴茎你就控制了他,男人在长时间佩戴贞操锁后奴性会成倍增加,建议推主考虑这个建议”。
  贞操锁?没带过,都说的那么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
  “我总觉得你未婚夫对于你们发生的事情早有了心理准备,好处是你做什么事情都是可控状态不用担心未婚夫暴走,坏处是对未婚夫没有额外的刺激,建议时不时搞一些突然袭击,要毫无征兆的突然袭击,这样能让你未婚夫得到更多的刺激的同时,也能更好的看清楚自己的内心”。
  这条建议很好,但是对我不适用,我就是婉晴的策划师啊,哈哈。
  
  看完这些评论后,我给婉晴发微信:“推友的意见都很中肯啊,回头我会结合他们的意见有话活动策略的”。
  “你觉得我老公现在做好了做绿奴的准备了吗”
  “我觉得可能还没有吧,我也觉得你老公可能已经暗暗接受了绿奴的生活定位,但是真的挑明还没准备好”
  “我希望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做绿奴是迟早的,没有商量余地的”
  “啊,我?”,我心里一慌。
  “我是说我老公,你说我现在就去跟他挑明怎么样,他要么同意,要是不同意我们趁早分手”
  我看到这里还真有点害怕,怕婉晴一个冲动真的逼我做出选择,而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跟婉晴分手,连忙拦住说“先别,分手之后你找的下一个就能愿意做绿奴吗,还是再等等吧,我想想,我一定帮你潜移默化的改造你老公的”。
  “嗯,那好吧,你别让我等太久”
  “嗯嗯,我建议你去跟你老公亲热一下,别让他,额,别让他恐慌”,我随口扯了一个理由。
  “不了,我下面都肿了,今天再做明天都恢复不了了,我明天还得跟情人做爱呢,我的这种事你别管,拜拜”
  “拜拜”,我看着婉晴最后一句话,心中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词“恋奸情热”,先让你嘚瑟着,回头再去揪出来你的情人是谁。
  第二天是周一,我们起的比往常要早很多,早早地吃过早饭后,我们又开始了繁忙的工作中。我所在的车管处远离权利中心,但是由于有大量的用车的人来来往往于车队,这里可以算得上实实在在的流言中心。上午开完高层会议后,我就不间断地听见大家讨论婉晴已经正式开始介入高层决策了,将来很可能成为公司的一个巨头,要提前了解她的爱好,为将来做准备。还有诸如“这个女人可是非常厉害,她当年做什么什么的时候怎么怎么样”、“她来公司第三年就如何如何”,我听到这些大家背后对婉晴的评论时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婉晴不仅仅是在她的主人年前那个怯懦的女m、跟我日常相处时温婉的女性、推特或线下活动时淫荡的性感少妇,她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女强人,一个有了自己的目标后就一定会做到的人。想到这里,我就觉得用小号继续跟她沟通交流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
  婉晴地位的提升并没有影响李鹏飞的臭嘴,可能是为了安慰我这个“被发配者”,每次我们听到有人讨论婉晴他就会在一边跟我说“这个骚货就是卖逼上位的”,“比起其他卖逼的,她不过是卖了个好人家,让王总买了她的逼而已”,“她卖逼上去了现在开始玩男人了”之类的话。李鹏飞最后一句话让我有些讶异,原本李鹏飞口吐芬芳时我都沉默不搭讪,毕竟这个话题涉及到父亲我不方便开口。但是我的沉默在他看来却更是坐实了我得罪了婉晴的说法,于是他嘴里的话更是脏到没边。我在无奈甚至有些厌烦之余,也觉得这个哥们还真是有些仗义,回头有机会还是得报答一下,例如让婉晴提拔他一下?想到这里我突然心中一动,一个想法隐隐在心中浮现。然而他最后那句“开始玩男人”却是硬生生打断了我的想法,连忙问道:“你是说最近开始玩男人了?你确定不是一直都在公司有情人?”
  我问情人其实是想问婉晴的主人,因为我突然发现车队这里其实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有很多信息可以发掘,这时问起李鹏飞还真是带着期待想知道婉晴和她主人的信息。李鹏飞却没有这种自觉,只是说:“就是最近,就是她当上助理后就开始了,林婉晴成为总裁助理后没有太多功夫打理综管处的事情了,就把很多权利下放给各个小主管,那你觉得这时她需要什么?”我还在认真听李鹏飞分析,这时他一反问,我只能跟着说:“那你说她需要什么?”李鹏飞撇撇嘴说:“皇帝管理大臣靠什么,锦衣卫啊,东厂西厂啊,她现在就需要一个人给她监管那些小主管的决策,经常把处里发生的事汇报给她,这权利几乎等于是主任助理了”。
  我一听主任助理,这个我熟啊,我以前跟着婉晴当跟班其实就有些类似这个角色啊,于是我就笑呵呵说:“这个我知道,我就做过”。李鹏飞摇了摇头说:“完全不一样,你跟着她的时候她就直接掌控着综管处,有你没你都一样。但是现在她升迁了,等于诸侯进了中央,没工夫照看自己的封地了,这时候这个助理就重要了”。我心想这个李鹏飞看起来不太靠谱,权利斗争还真是挺清楚,眼看有些要跑题我就问:“这,这跟玩男人有啥关系”。李鹏飞继续分析:“你说万一她留下来的这个助理跟那些小主管沆瀣一气那不就彻底失控了吗,所以林婉晴要付出一些特别的利益给他”,“特别的利益?什么是特别的利益”,“除了自己的身体,还有什么是特别的利益呢!”。
  原来李鹏飞的逻辑在这里绕了回来,我忍不住反驳到:“说的就跟那些人找不来女人一样”。李鹏飞听到这句话就来劲了:“那你就继续听我分析,首先同样是玩女人,一个是上司同意的一个是背着上司偷偷搞,这个区别你要搞清楚。其次来说,征服一个女上司可比玩一个外围女要刺激的多啊,何况这位女上司就是去当外围女那也是最顶级的外围女”,李鹏飞说的口飞白沫,继续说“这就是秦始皇她妈和嫪毐的关系啊,可不仅仅是男女乱搞而已,可是有实实在在的政治考量啊,我猜她找的那个男人估计在部门里也没啥好友,说不定还是备受冷眼的存在,一朝得势自然要好好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这样平衡宠臣和各个山头大王的关系,手腕还真不错”。
  听完李鹏飞的分析,我突然觉得十分有道理,可笑我还以为婉晴找情人是因为我在她推特上给的建议,现在看来有没有我的建议她都会这么做,这简直就是吕后、武则天再世啊。这时候我再次觉得低估了婉晴,在我的眼里婉晴只是在跟一个又一个男人做爱,现在看来她可完全没有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她做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想到这里我再往深想一层,那么会不会她一定要我变成绿奴也是为了获得公司的掌控权呢?这个想法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我现在并没有掌握公司的任何权利,绝大部分股份和权利都在父亲那里,她要真的这么有心机应该去攻略父亲去啊。不过想起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个个对中央的权利斗争如数家珍,我又觉得李鹏飞有点过分解读了,附和他几句,也不再继续发散这个话题。
  闲聊打屁过了一天,晚上看着浑身疲惫的父亲,手里拿着一沓资料到家里电话就没停过的婉晴,知道她被忙碌占据了心神,我也没有了求欢的想法。
  这周前两天就这么过去了,时间来到周三的中午。吃完午饭的我刷刷推特,看看QQ群,正在无聊时,听到一声油门轰鸣声,抬头一看发现是一辆红色的轿车从车库开出。我心里一动,婉晴的车不也是这个颜色吗,我连忙冲出去一看,只看到一辆红色奔驰的车屁股渐渐远去,副驾驶上似乎坐着一个男人。
  
  
  ps:大家给下建议,是不是加入一个远程和朱阿姨的故事,当然也不一定是朱阿姨,也可以是父亲的其他情人,例如那个把老婆送给父亲睡的中层干部,是不是父亲也可以让儿子也睡一睡。不过让远程有其他女人可能会破坏绿文的气氛,想听听大家的建议。
  多说一句,婉晴对公司想要的其实是决策掌控而不是产业掌控,她就是喜欢掌握一切的感觉,但是并不是贪图什么财产,我小说开篇时就说过这个小说是爽文,不会涉及到商业内斗争夺家产的情节。

    后面可能会慢一些,前些天是清明节在家没事儿一直写,上班后时间少很多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