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马场的魔禁种马计划(五)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2 出处:网络 作者:哈哈哈2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受虐狂抖S妹事件 “啊啊,抱歉抱歉,你手中的那个少年,可以留给我吗?”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受虐狂抖S妹事件
“啊啊,抱歉抱歉,你手中的那个少年,可以留给我吗?”
及肩的蓬鬆金髮,皮肤雪白。是个仿佛每一寸都经过精雕细琢、黄金比例的十二岁少女。身穿米色的短外套及同色迷你裙,搭配厚实的黑色长筒袜。配色让人联想到贵重的钢琴。跟人介绍说她是正经的贵族也不会惹人怀疑。


“这是……”刚将上条当麻从北冰洋中救出的后方之水,皱着眉头问。
“雷维尼亚·芭德薇。”上条当麻道,“黎明晨光的首领,上个月我们打过交道。”
“伟大的马场主人提到过她。如果故事线没有偏移,你本应被她救起,也被她利用。”
话没说完,后方之水已经扑了出去。
“真是的。一口一个马场主人,怎么感觉比我还忠诚啊?”上条当麻摇头苦笑,也扑了上去。
“轰!”几分钟后,芭德薇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随后身体直接嵌进了墙体。
下一刻,一抹魅影就沖了过来,瞬间十余拳全部揍进芭德薇的腹部。
“这小妹妹的肚子手感不错。”收手后,后方之水淡淡的道。
“可惜我刚刚下手太重了,不小心把她弄死了。”看着嵌进墙体的芭德薇,上条当麻开口道。
“就凭你们?”芭德薇突然从墙体内走出,脸上完全看不出痛苦的样子。
上条当麻和后方之水同时脸色一变。
刚刚上条当麻的攻击极重,几乎让芭德薇整个人都被打进了墙裏,而随后后方之水的攻击更是招招命中腹部的要害,此刻芭德薇应该已经肝脾破裂而死,为什么看起来像是完好无损一样?
“看来你就是后方之水。”芭德薇拍了拍腹部的灰尘。
“小妹妹,你有些本事,就算是神裂也绝对承受不住我刚才的攻击。”后方之水準静的道。
“你确实厉害,我现在还感觉胃有点难受呢~”芭德薇歪头道。
“后方之水先生,废掉她。”说着,上条当麻就继续发起了攻击。
面对两人的合击,芭德薇直接不管不问地沖了过来,在上条当麻发起正面进攻的同时,后方之水如鬼魅一般闪到芭德薇身旁,在上条当麻的拳头揍在芭德薇肚子上的同时,后方之水的拳头也狠狠的轰在芭德薇的太阳穴上。
这是人类的死穴,受到重击甚至会立刻死亡的。
芭德薇的身体踉跄了一下,随后小拳头狠狠闷在后方之水的腹部。
就连后方之水自己,都不认为芭德薇在死穴中招以后还能反击,所以芭德薇的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正中后方之水上腹中央。
虽然在击中的一刻,后方之水已经尽可能的用动作来缓解这一拳的威力,但是芭德薇这一拳简直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直接将后方之水的身体轰飞出去,恐怖的力量丝毫不弱于神裂。
“呃……”落地之前后方之水在半空中调整身体之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疼吗?”芭德薇一脸的天真。
本来还单手捂着腹部的后方之水,在强撑了几秒之后,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
这一拳对他的伤害太大了。
“就算肉体再怎么强大……穴位的脆弱也是无法改变的……为什么你……咳咳……”缓解了几秒之后,后方之水才勉强站起身来。
“我根本是不存在死穴的哦。不过你的身体真好,作为普通人挨了我全力一拳居然没死。”芭德薇还是一脸的天真相。
面前的这个魔法师,体术不知怎么强得吓人。
那一脸的天真无邪完全是她的伪装。
大意了……
上条当麻收回拳头,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我觉得应该带个沙包回去,小妹妹,你的身体比神裂更强,一定会成为主人的好玩具。”上条当麻一步步靠近,本以为自己也就这么一走了之了,但是却无意中发现了芭德薇这种怪胎。
虽然没有一丝腹肌,但是却拥有比神裂更强大的腹部抗击打能力。
“是吗?但是你的攻击也不过如此嘛。”芭德薇不屑道。
刚刚那一拳,明显上条当麻就算没用十成力也绝对有八成,然而对芭德薇并没有什么效果。
“是吗?小妹妹,你敢再用肚子接我一拳吗?”上条当麻已经走到了芭德薇面前,“左拳,没有幻想杀手的那种。”
“有什么不敢的。”芭德薇双手掐腰,微微腆起肚子。
上条当麻噗的一拳深深闷进芭德薇的肚子裏,硕大的拳头几乎涵盖了芭德薇整个肚皮。
在拳头揍进芭德薇肚子裏之后,上条当麻直接将拳力分散撞击芭德薇所有的内脏!
芭德薇只觉得一股巨力不断撞击着自己的各个脏器,令自己有些想吐,但是这股力量只存在了一秒钟左右就消失了。
“仅此而已?”芭德薇更加不屑了。
居然无效,看来这小妹妹的内脏结实程度也很高,这样都没有被震碎。
“上条当麻,乖乖跟我回去。”芭德薇淡淡道。
“小妹妹,你衣服裏不会塞了什么东西能缓冲吧?”上条当麻开口道。
“怎么可能……这可是紧身衣……”
“让我看看,你一定动手脚了……”上条当麻坚持道。
“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芭德薇微微掀起衣的下摆,露出少女那白白嫩嫩的肚皮。
居然什么都没有,那这个小女孩是怎么把力量吸收掉的呢?
上条当麻伸手摸着芭德薇的肚皮,少女的肚子非常柔嫩,有种海绵般的柔和手感。
他可不是乱摸,而是在伺机寻找芭德薇的弱点。
从刚刚后方之水的攻击来看,体表攻击对芭德薇是完全无效的,那就只有从体内下手了……但是自己刚刚的攻击已经充分狠撞了芭德薇的内脏,却依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这种和普通少女一模一样的柔嫩腹部,是怎么吃下那么重的攻击的?
“喂,摸够了吗?好十几岁的人了这样摸一个美丽少女的肚子?”
“其实我还有一招,绝对可以对你造成很重的伤害,”上条当麻收回手,“很多人都知道我的能力是消除所有力量,但是这只是表像而已……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消除什么力量?”上条当麻收回手道。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快点束手就擒,反正你根本就伤不了姑奶奶的肚子……”芭德薇不屑的道。
“是吗……什么美丽少女,只是个没脑子的小女孩……去死吧……”上条当麻再次一拳闷进了她的肚子,虽然看起来没用太大的力气,但是拳头却顶着内脏直接从芭德薇的后背鼓出一大块!在芭德薇后背上鼓出的尖端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上条当麻拳头的轮廓!
芭德薇的眼睛瞬间瞪大……这一拳几乎贯穿了她的腹部!
“呜哇!”
芭德薇退后几步,痛苦的抱着肚子蹲了下来。
“滋味怎么样?”上条当麻面无表情的道。
“的确……很痛呢……”芭德薇的嘴角流出一丝唾液,缓解了十几秒以后才再次直起腰来。
“哦?刚刚那一拳都打到那种程度了,居然还没有受伤,真不愧是最好的沙包啊。”上条当麻嘲讽道。
他是……怎么做到的?
刚刚那一拳的威力太恐怖了……芭德薇还是第一次觉得内脏都快被顶碎了……
太疼了……直到现在,芭德薇还觉得整个腹腔如同火烧一般的剧痛。
“继续第二回合战吧,小妹妹。”上条当麻一步步走近,而芭德薇此刻一只手还紧捂着腹部,正在极力恢复自己。
“你去死吧!”芭德薇狠狠一脚踹向上条当麻的脑袋。
上条当麻随后一把抓住芭德薇的腿往自己这边一拉。
芭德薇踉跄着沖出两步,眼看就要栽进上条当麻的怀裏时,上条当麻再次一拳迎着芭德薇的腹部揍了进去。
如同场景再现一般,芭德薇的后背再次鼓出一大块拳头的轮廓。
“呵呵,小妹妹,你肚子不是很耐打么?怎么不出声了?”上条当麻扭动着拳头,充分的享受着这种被柔软的内脏包裹住拳头的感觉。
“呃……”芭德薇退了几步,将噁心感强行压下。
芭德薇的新术式【模拟原石】利用了学园都市对削板军霸的研究,以牺牲绝大部分魔法攻击为代价,换来了极强的破坏力,同时身体也被淬炼到可以抵挡任何伤害,绝对防御般的强悍肉体是她敢于对抗幻想杀手的底气所在。
但是面对上条当麻那古怪的攻击,自己那强悍的身体完全变成了脆弱的纸张,虽然挨了这两下堪称恐怖到极点的攻击后,她的身体还没有真正被伤到,但是芭德薇心裏明白,自己的身体迟早会受不了的。
“刚刚的张狂到哪里去了?咦,居然这样都没有受伤,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个妹妹,身体居然这么强壮……”上条当麻的笑容如同地狱恶魔一般,令芭德薇不寒而慄。
上条当麻的拳头再次轰向芭德薇的肚子,但是这一次芭德薇不敢再去硬接,在灵巧的躲过之后,芭德薇反手一拳轰向上条当麻的太阳穴。
在打中的一瞬间,芭德薇的拳头就被反弹的巨力挡开,然而这股力量使芭德薇的身体也受到惯性的影响,在这一瞬间可谓是破绽百出。
上条当麻瞬间三拳噗噗噗全灌进芭德薇的肚子。
拳头穿过柔嫩的肚皮,从芭德薇的后背连续鼓出三次。
这种手感太棒了,每一次出拳,上条当麻大半的手臂都会没入芭德薇的肚子,不然也不会从后背鼓出到这种程度,当第三拳再从芭德薇的后背鼓出时,衣后背的位置居然直接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随后在抽回拳头时,上条当麻一把抓住芭德薇的紧身衣。
“呜哇!”芭德薇退后几步,由于衣被攥住,腹部的布料直接被撕碎,嫩白柔软的肚皮暴露出来,但是这一刻芭德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抱着肚子趴在地上,拼命压制着呕吐感。
如果在这个家伙面前吐了的话,那简直是奇耻大辱。
硬是憋了近一分钟后,芭德薇才彻底抑制住了呕吐感,但是脸色已经无比苍白。
“这才五拳吧?小妹妹,你刚才不还掐腰让我揍肚子么?现在怎么抱的那么紧?”上条当麻嘲讽道。
虽然嘴上在嘲讽,但是上条当麻心裏也着实佩服芭德薇的肉体之强……毕竟自己的能力,可是专门克制她的……如果单纯只是力量的话,对这小妹妹根本没用……只不过,面前这小妹妹还不知道……
“姑奶奶我装一下不行啊……”芭德薇努力直起腰,刚一开口,嘴角就流出了两缕胃液。
“好强的身体,你的身体要比神裂还要强大太多了……好,很好。主人会满意的。”看着芭德薇那白白的腹部,上条当麻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那是欲望……是最原始的绿帽欲。
“你一个大叔这么看我,感觉真猥琐。”芭德薇虽然嘴上在挑衅,但是身体上确实已经撑不住了。
如果这种拳头再来一两拳的话,恐怕自己根本就站不起来了吧……可是为什么这拳头会这么重……芭德薇估计就算是金刚石也会被一拳打成碎末。
芭德薇快速思考着破解的办法。
我的肚子应该只能再挨一拳了,就算拼命去忍也最多两拳……面对他的能力,我的身体也只和普通人差不多而已……
幻想杀手……如果是从体内攻击呢……不,外力根本对他无效,更别说穿透身体了,至于下毒之类的,现在根本没那个条件……
“怎么不说话了,小妹妹,你不是想争取恢复的时间吗?”上条当麻再次嘲讽道。
“根本不疼不痒好不好,恢复什么啊。”芭德薇双手掐腰,微微腆着肚子,从衣的破洞中露出来的肚皮微微有点发红。
虽然平时芭德薇的身体已经无坚不摧了,但是尚且还有一种透支的状态可以短时间内进一步提升自己。
“哦?开始绷紧身体了?但是有什么用处呢?”上条当麻虽然表面上不屑一顾,但是心裏还是谨慎起来。
毕竟,芭德薇真的很强,虽然力量上稍逊于神裂,但是肉体比神裂强大太多了。如果是在公平对战的情况下,上条当麻实在是想不到芭德薇有什么死角。
芭德薇深吸一口气,数秒之后突然摆出格斗技的姿势,那幅认真的样子令上条当麻也小心起来。
两人再次进入对峙。
足足一分钟后。
芭德薇身形一动,娇小的身躯如闪电一般冲刺,那小小的拳头猛然袭向上条当麻的脑袋。
上条当麻躲过之后,反手一拳闷在芭德薇的肚子上。
但是这一次,上条当麻大概只有半个拳头没入芭德薇的肚子,而芭德薇在皱了下眉头之后一套组合拳毫无停顿的打出,令上条当麻本能的退出了芭德薇的攻击範围。
“哦?小妹妹,似乎我的拳力无法贯穿你的肚子了……哼哼,我喜欢。”上条当麻轻笑道,但是心裏却更加谨慎起来。
这种状态下的芭德薇,无论是力量还是出手速度都提升了近一倍!
更诡异的是……
芭德薇并没有腹肌,但是自己的拳头已经用出了近八成的力量,却也只是微微陷进去一些而已,要知道,之前那几拳都是贯穿芭德薇的肚子,直接从后背顶出来一大截的!
虽然刚刚那拳只是陷进去一点点,但是芭德薇在那一刻依然感受到自己的内脏痛苦的痉挛着。
好痛……在这种状态下,我的身体不应该承受不住……
芭德薇摇摇头,甩去脑中的杂念,接着和上条当麻缠斗。
在对战了十几招以后,上条当麻发现芭德薇虽然各项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但是攻击手段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砰砰砰砰砰……
上条当麻连续五拳打在芭德薇娇嫩的肚子上,但是这五拳和第一拳一样,只是稍稍陷进去一点点而已。
“你是不可能打赢我的。”上条当麻轻哼道。
芭德薇的这种状态虽然耐打,但是最多也只是短时间内能够撑住而已,面对上条当麻,芭德薇不但攻击上完全无效,而且身体上无时无刻都在遭受着猛烈的攻击。
肚子再怎么耐打,也没有打不坏的。
开始时上条当麻只是通过芭德薇动作的破绽去一拳拳进攻她的肚子,到了后来发现芭德薇根本无法伤到自己后,上条当麻攻击的频率越来越高,虽然单论硬实力,上条当麻要比芭德薇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上条当麻根本就不需要防御,一昧的攻击想要揍到芭德薇并不难。
“小妹妹,你的本事呢?”上条当麻一把揽住芭德薇纤细的腰身,直接一只手抱住芭德薇,另一只手一拳又一拳残忍的硬往肚子裏捅。
上条当麻很享受这种这种感觉,面前的少女虽然很强,但是面对自己,少女的肚子不过是容纳拳头的容器而已。
拳头一次又一次捅进芭德薇的腹腔,随着所受攻击的增加,上条当麻的拳头越陷越深……
纵使芭德薇这种高强度的状态再怎么厉害,也抵挡不了这可以无视大半能力的恶毒拳头。
连续近二十拳之后,芭德薇的脸色已经一片苍白。
“小妹妹,你好像很痛苦啊?”上条当麻将拳头抽回道。
芭德薇冷哼一声,速度反而更快了。
打的时间越长,上条当麻越心惊,虽然他的拳头已经品尝了这个少女的肚子不下于三十次了,但是芭德薇每挨一拳,力量和速度就会上升几分,儘管自己不需要去防御,但是想要击中芭德薇的难度也变得越来越高。
“真是邪门,你这小妹妹平时是不是吸毒?不然挨了那么多拳,身体的伤势应该让你的力量和速度下降才对!”上条当麻抓住破绽又一拳轰出,这一次他用出了全力。
这次整只拳头都揍进了芭德薇的肚子裏。
芭德薇退了几步,不断喘着粗气,她的内脏承受了这么多堪称致命的伤害,几乎痛苦到麻木,而这一拳又出奇的强力,强忍了几秒钟以后,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弯下腰来剧烈的干呕。
“你才吸毒呢!”缓解了一下,芭德薇不屑的将一口唾液吐在地上。
“那为什么肚子被揍的越多,你的实力提升的越多?到底是什么原理?”上条当麻虽然嘴上在问,实际上只是为了套出芭德薇的秘密罢了。
“哪有什么狗屁原理……”芭德薇又喘了一口粗气,“老娘这是骨气!骨气啊!”
“骨气?”上条当麻也蒙了,“削板老七附体?”
“当然,你以为我受虐狂吗?”芭德薇再次沖了过来,她的速度已经完全碾压上条当麻,虽然上条当麻不断的出手,但是由于速度的差距,已经再难击中芭德薇了。
虽然局势已经逆转过来,但是芭德薇的身体已经受到了巨量的损伤,上条当麻起码有近四十拳全打在她的肚子上,那都是实打实的。
现在的芭德薇,已经比一开始的时候强了近三倍!
近十分钟后。
“没用的,你的攻击根本伤不到我。”
芭德薇并不气馁,又是狠狠一脚扫向上条当麻的腰部。
“白费力气。”上条当麻无视这一击,噗的一拳直接闷进芭德薇的肚子。
这一次,上条当麻几乎连手腕都进入了芭德薇的肚子裏。
“你的力量正在衰退,看来你并不能够长时间保持这个状态。”发觉拳头陷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深,而芭德薇的速度也在不断下降,上条当麻鄙夷的道。
“喝啊啊啊啊!”芭德薇右拳收在腰间,正要狠狠出拳时,后方之水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她的身后,突然一把架住了她!
上条当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噗噗噗噗噗连续五拳轰进芭德薇的肚子裏。
每一拳都是全力一击!
“后方之水!最起码拉你死!”芭德薇的嘴角流出一丝胃液,内脏已经痛苦的缩成一团。
“你没这个机会。”还没等芭德薇挣开,后方之水就主动放开了她,在芭德薇刚刚艰难的转过身时,后方之水的双拳以极高的速度轰进芭德薇的肚子。
高速连打!
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后方之水的手上带上了纯金属的指虎,每一只指虎至少有十五斤重,配合后方之水超快的攻击速度和恐怖的力量,这对指虎至少使后方之水的连打威力提高了十几倍!而芭德薇的身体此刻也近乎跌落到正常的水準,之前所受到的重击伤害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尖锐且厚重的指虎不断的从芭德薇重伤的肚子裏进进出出,在这一刻,芭德薇感觉肚子裏所有内脏几乎都被打成了烂泥……
“呃啊啊!”芭德薇的拳头颤抖着打向后方之水的脑袋,而后方之水则毫不犹豫的退开,随后一脚狠踹在芭德薇的腹部。
而上条当麻自然也不会客气,接住芭德薇踉跄的身体后,直接将她的身体架住,幻想杀手摁住头顶,随后后方之水退后几步,双手抱拳,一个冲刺将手肘狠狠地撞进少女的肚子。
芭德薇一颤,身体瞬间变得瘫软了。
“舒服吗,小妹妹?”后方之水瞄向芭德薇的娃娃脸,挑衅地说了一句,随后退开几步,又是一个冲刺将手肘撞进芭德薇的肚子,“你不是嚷嚷着要杀我的吗,现在却对我敞开肚子真的好么?”
芭德薇奋力挣扎了几下,但是这种被幻想杀手克制的姿势本来就很难用上什么力气,再加上已经恢复了常态,之前肚子被上条当麻狠揍的各种痛感也开始袭来,就更加挣不开了。
后方之水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手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绷起青筋,随后两拳一上一下,同时轰在芭德薇上腹的胃髒和下腹的子宫。
坚硬的铁指虎撞在软软的肚子上,只下陷了一点点。
虽然芭德薇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但是后方之水却吃了一惊。
这小妹妹的肚子被上条当麻揍的这么狠,居然还没有被攻破,虽然没有任何腹肌,但是绷紧肚皮的情况下,根本坚不可摧,之前上条当麻的几拳都从后背鼓出几乎等于把肚子打穿了,这小妹妹居然还没有崩溃,之前自己的连打就算是钢板也要凹陷开裂,这小妹妹的肚子居然丝毫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
后方之水凝神集中,双手如同打桩机一般,噗噗噗的不停打在芭德薇的肚子上。
一开始的时候,芭德薇还会露出痛苦的表情,两分钟之后,后方之水感觉到铁指虎撞击在芭德薇的肚子上也无法陷入分毫了,显然是之前上条当麻对芭德薇造成的痛苦已经过去,她的肚子正在恢复,而自己的攻击所造成的伤害显然比不上恢复的速度。
后方之水将铁指虎脱下来摔在地上,随后一指直刺芭德薇那细长幽深的肚脐,这一指后方之水用出了全力,按照正常情况,这一指的力量能够刺穿人的肚脐直接捅进肠子堆裏了,但是对芭德薇来说,也只是肚子微微一颤。
没有任何效果。
后方之水不甘心的一记全力的勾拳直接轰在芭德薇的左上腹胃髒的位置,只是微微下陷一丁点,造成的伤害并不大。
这肚子,太强了,哪怕是神裂的钢铁腹肌也无法相比,这种铁腹简直就是同好的最高追求,堪称不灭之腹。
后方之水此刻也有些累了,微微喘着气退开了几步,看来只有在上条当麻的攻击奏效的情况下,自己才能对芭德薇的肚子造成有效伤害。
真是**……
上条当麻心裏对后方之水暗骂了一句。
堂堂的双圣体质,居然破不开一个小妹妹的肚子。
上条当麻将芭德薇狠狠摔在地上,随后后方之水一脚将其踢成仰面向上,接着上条当麻一脚又一脚的对着芭德薇的肚子猛跺,毫无怜香惜玉的想法。
一脚……两脚……
足足踩了三十几脚之后,芭德薇那雪白的肚皮已经满是灰尘。
“爽!”上条当麻看着地上不断痉挛的芭德薇笑道。
此刻芭德薇已经彻底无法维持那种高强度状态,身体强度大幅度降低。
上条当麻刚刚结束,后方之水紧接着就再次开始爆踩芭德薇的肚子,不同的是,后方之水只用鞋跟去跺进芭德薇的上腹,然后将深深插进内脏裏的鞋跟用力扭动……
第一脚……第二脚……
当后方之水的鞋跟第八次踩进芭德薇的上腹中心时,芭德薇猛然喷出一大口浑浊的胃液,那暗褐色的胃液足足喷出有一米多高。
“这丫头终于吐了。”后方之水收回脚,随后按动了腿部的一处机关,顿时她的膝盖处出现了一根几寸长的尖刺。
后方之水的身体高高跃起,随后膝盖向下坠落,那尖刺直接没入芭德薇的肚子。
芭德薇只觉得自己的内脏突然被尖锐的顶端直接顶到后背,随后大口大口的胃液从胃裏直接被挤了出来,这种感觉简直痛不欲生!
“哼,就算到了这种程度,这小丫头似乎还能够扛一下……身体真是够变态的。”
虽然芭德薇口中的胃液如同井喷一般,但是后方之水根本毫不在乎。
“小妹妹,肚子真是耐打啊。”虽然芭德薇的肚子已经被蹂躏的那么惨,但是肚皮依然白嫩,没有任何淤青。
“让我练练拳吧,如果再像一开始那样的话,你还能够撑得住吗?”上条当麻将烂泥一般的芭德薇提起来,拳头对着她白嫩的肚皮不停的比划着。
一开始……那样?
想到当时几乎贯穿自己身体的一拳,芭德薇顿时紧张起来!
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的虚弱脱力状态,如果再受到那种攻击的话……
她的身体未必扛得住。
“如果再被打到那种程度的话,这小丫头会死的,”后方之水準静的道,“她的身体非常耐打,倒不如先把她带走,只要休养几天,她绝对是马场主人最好的沙包。”
“小妹妹,你刚刚的傲气呢?你不是说要来抓我的吗?”上条当麻一只手尽情抚摸着芭德薇那柔软娇嫩的肚皮,“小孩子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裏看电视……”
上条当麻的手掌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芭德薇的肚皮正在发抖。
她在害怕,害怕上条当麻突然给她来一记致命一击。
“这小妹妹的诱惑太大了,真想直接在这裏就把她杀了。”上条当麻将芭德薇甩到后方之水旁边。
“是啊……直升机应该快要準备好了,我们也是时候……”后方之水刚刚说了一半,突然吃惊的看着前方。
上条当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也瞪大了眼睛。
芭德薇摇摇晃晃的再次站了起来,虽然看起来已经十分虚弱,但是她的眼神居然比任何时候都要淩厉。
“不可能!她这种伤势怎么还能够站起来!”一向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后方之水,此刻也忍不住惊呼。
芭德薇已经狠狠一拳轰了出去。
芭德薇这已经是拿出全身力量的狂猛一击,如果正面命中的话,后方之水必死无疑。
正在这时,一只手却突然抓住芭德薇的手腕,居然硬是阻止了这一击。
上条当麻的幻想杀手。
“真是可惜啊……居然没能杀你……”芭德薇突然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气若游丝,能够打出这一拳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马场!!你杀了我吧!只要我不死,未来我就一定要弄死你!!”芭德薇声音嘶哑的大吼道。
“我很想在这裏就玩死你,但是像你这么好的玩具,我要好好的折磨一段时间……”马场一只手放在芭德薇的腹部,“不要再想着反抗我,你的诱惑很大,作为男人,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尤其是面对美女。”
马场抚摸芭德薇腹部的手逐渐下移,已经到了小腹的位置后还在一直向下……
芭德薇的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羞怒,但是已经不敢再破口大骂。
她心裏怕了,知道如果再继续反抗,马场真的会侵犯她的身体。
“安安静静的,这就对了。我只是想玩玩你的肚子,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证你的身子一直会是清白的。”
芭德薇的心中满是恐惧。
相比于生命,所有女孩子,更在意这个……
这个该死的家伙……
芭德薇心裏暗暗咒骂。
一个上午的时间,马场半歇半打的足足对芭德薇的肚子打了不下上百拳,但是对芭德薇根本构不成威胁,直到他实在打累了才用这种方式来放鬆一下。
“真是奇特,这小小的肚子居然这么耐玩。”又射了几箭之后,马场把枪丢开,上前慢慢抚摸着那白皙稚嫩的肚皮,脸上露出病态的陶醉。
“想好了么?要么归顺我,要么恐怕你的身子就不保了……”马场走上前来摸着芭德薇的肚子,随后手逐渐上移,先是在上腹停留了一下,随后继续向上,不断揉捏着那稍有坚挺的胸部。
“你……”芭德薇虽然脸上发红,但是眼中简直要喷出火来。
“你这小妹妹倒还有点料,虽然小但是揉起来手感真好……”马场毫不客气的使劲揉捏芭德薇的胸部,让那小小的馒头在他的手掌裏不停变幻形状。
“我只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不然的话你这辈子的处女生涯就结束了……”
马场的手从芭德薇的胸口移开,随后拍了拍芭德薇的脸颊,眼中满是轻蔑之色。
芭德薇当然不想和马场同流合污。
但是眼下如果自己不妥协的话,或许他真的会要了自己的身体,如果更丧心病狂一点的话,说不定还不止他一个人……
“在这段时间以内你可以考虑一下,不过我向来信奉两句话为名言……第一,识时务者为俊杰;第二,如果得不到,就彻底毁掉!对付一个女人,我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去毁掉她,让她哭喊着主动求死也死不成!”说完,马场狠狠一拳闷进芭德薇那白皙的腹部,震撼中的芭德薇丝毫没有防备,足以破开一切的拳头深深陷进她的肚皮。
“呜哇!!”芭德薇感觉到自己的内脏都要被拳头捅烂了,不断干呕的同时,视线也模糊起来。
此刻芭德薇眼神迷离,嘴边还有流出的一缕唾液,因为腹痛而带来的病态的脸红,看起来简直妩媚极了。
马场兴奋的舔了舔舌头,对着芭德薇的肚子噗的一拳。
和之前那种打不进去的感觉不同,这一次马场的拳头直接顶着芭德薇的胃就进去了。
因为芭德薇个头较矮,各方面都和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相当,所以肚皮也非常的薄,马场的拳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芭德薇的内脏正在发抖!
随后马场连续一阵组合拳揍在芭德薇的小腹,他并不想看到这种萝莉吐出胃裏污秽物的场景,相比之下,他更喜欢虐待这种小女孩体型的小腹,想想那种未发育成熟的子宫在自己的拳下扭曲,马场就感觉到有一种病态的快感。
“死啊!死啊!!”马场死命用拳头狠揍芭德薇的小腹,恨不得直接将芭德薇的子宫用拳头凿碎。
随着一拳又一拳的轰击芭德薇的小腹,马场越来越兴奋,似乎已经看到面前这个萝莉子宫爆碎的场景。
“好玩么?变态!”
马场刚刚把拳头再一次闷在芭德薇的小腹,听到这冰冷的声音后,目光才转到芭德薇的脸上。
眼神清明的芭德薇明显已经从马场那一拳中恢复了些许,那厌恶的表情令马场的心裏升起一股无名火。
虽然芭德薇的意识不再模糊,但是马场知道刚刚那一拳对芭德薇的内脏造成的伤害,绝对不是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缓解的……换句话来说,现在芭德薇无论是腹部防御还是内脏都处于最弱的状态。
“你再怎么样都没用,”马场托着芭德薇的下巴,“既然你现在很清醒,那就能更清楚的感受到痛苦了……”
说着,马场开始不断的用拳头去狠揍芭德薇的上腹,因为之前马场打的就是这个位置,所以马场只有继续揍上腹才能给芭德薇带来更大的伤害,只有让芭德薇的肚子越来越软,自己才能实施一下那个刺激的玩法……
之前马场的拳头只能陷入一点点,而现在几乎能够陷进大半个拳头,相对那本来就很薄的肚皮,马场的拳头等于直接打在芭德薇的内脏上。
虽然芭德薇的胃髒还在不断的抽痛,但是这种打击还可以承受,只是马场的拳头有时候总会直接揍在肝脏上,这种难受的感觉让芭德薇在不知不觉中香汗淋漓。
芭德薇那小小的肚皮被汗水覆盖,微微发亮的皮肤令马场更加卖力。
但是不到两分钟,马场的拳头再次揍在芭德薇的上腹时,居然完全没有下陷。
“死老头,你再继续啊……”芭德薇吸了口气,随后微微皱眉,似乎在忍受某种痛苦。
马场不死心的又是五拳揍在芭德薇的胃部,拳头依然没有陷进去。
“你的肚子很有趣。喂,我说,只要你说出越挨打实力越强的秘诀,我立刻就放了你,”马场的右手抚摸着芭德薇那白白的肚子,尤其是上腹中央那发紫的一处印记,“我说到做到,给你三十秒的时间考虑。”
说完,马场不再开口,只是用手掌近乎迷醉的抚摸着芭德薇的肚子,等待她的答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场渐渐停止了抚摸,食指轻轻插进芭德薇那稚嫩的肚脐裏。
“我说,”芭德薇突然服软,“因为我是同好。”
“就这么简单?”马场万万没想到让他想破脑袋都得不出答案的问题居然这么简单。
“因为……对于同好来说,肚子被揍的话,如果快感大于痛感,那么身体就会很快攀升到一种轻微的兴奋状态,而我的这种术式正是因为大大提升了肚子的防御性,所以痛感几乎是没有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肚子被持续的狠揍,就会……很有……快感……”说到最后,芭德薇觉得已经实在说不下去了。
无论是谁,有sm倾向都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接着说。”
“当身体进入轻微的兴奋状态时,作为同好,如果肚子继续这样被揍下去,这种兴奋就会扩大,身体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会因为神经的亢奋而得到很大的提升……就好像注射了肾上腺素的那种神经活跃……当这种兴奋消退的时候,就是术式慢慢散掉的时候……”芭德薇扭过头去不再言语。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同好,就算练了术式,肚子哪怕被打穿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提升?就因为她无法从虐腹中获取快感和兴奋?”马场继续问道。
芭德薇微微点头。
“哼,还以为有什么有趣的情报呢。”
在获取了这种术式的练习方法后,马场突然一拳闷在芭德薇的肚子上。
这一拳并不是非常重,但是对于毫无防备的芭德薇来说,这一拳就直接把她给揍的抱着肚子趴下了。
“你走吧,已经不需要你了。”马场不屑的道,“刚刚那一拳是不是也让你很有快感?同好在被揍肚子的时候,快感和兴奋是本能性的吧?也就是说这两天的虐腹,你心底裏也是在享受的啊。”
芭德薇没有说话,但是心裏默认了。
“肚子被揍也能产生快感,你还真是贱啊,那么在你走之前,还是让你再享受一下吧。”马场抓住芭德薇的头髮,将她提了起来,右拳不断的轰向她的肚子,“不要用术式抵挡,除非你不想让肚子享受一下拳头,你要知道只有我的攻击才能对你有效,才能让你的快感达到最大。”
本打算运起术式的芭德薇鬼使神差的将这口气散掉,此刻肚子简直比水还软,肚皮一次又一次吞噬着铁拳,似乎永远都喂不饱一般。
但是血肉之躯终究是血肉之躯,在没有提起任何抵抗意识的时候,面对马场的拳头,芭德薇的肉体防御可以说已经下滑了无数个档次,仅仅几拳以后,她的内脏就传来了痛感,但是与此同时也传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儘管口中开始吐出血来,但是肚子裏传来的感觉却越来越舒服。
再来一些吧……再快一些吧!把我的身体彻底摧毁吧!再……揍的更深更狠吧!!
连芭德薇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现在已经无意识地调整自己的身形,令拳头更容易突进她的肚子,虽然明知道内脏会因此伤损得更严重,但她还是想被这样疯狂地被虐待着,哪怕是……死!
连芭德薇自己都没有发现,她体内长期以来强行抑制的“种子”,已经开始开花结果。没有“忠诚”,没有“顺从”,唯一的果实的名字,叫“受虐”。
她没有失去神智,却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在她被马场如约放回后,又传染给了她那些美貌的同伴们。黎明晨光的魔法师们在战场上,居然会为了获得那病态的快感,故意挨敌人的打不还手,直到死亡。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