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马场的魔禁种马计划(四)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2 出处:网络 作者:哈哈哈2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虐腹之水事件 “什么?”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虐腹之水事件
“什么?”
束成马尾的黑色长髮垂至腰际、身材高窕,皮肤白皙,身上穿着在腰部扎起的白色T恤,露出肚脐,外头罩着牛仔布质外套,下半身是破旧的牛仔裤。但外套的右手臂的部分连肩膀一起被切断,相反地,牛仔裤则从左大腿开始整条裤管切掉,露出整条洁白的大腿。
正是英国清教的王牌,神裂火织。

“我说,五和已经被伟大的马场主人收归胯下了,而你,正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后方之水淡淡道,“不过你也不必沮丧。因为连出身罗马正教的我也已被洗脑成了变态绿帽狂。对我下手,一方面是为了保住我强大的双圣体质为主人所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三位王女在万圣节的……”
“唯闪!”神裂一瞬间就来到后方之水的身后,长刀带着开天闢地的力量,狠狠的轰在他的后背上,余力带来的刀风,一瞬间就使前方的墙壁轰然倒塌。
然而在神裂打中的一瞬间,一股莫名的巨力从神裂的长刀传递到手臂,震的神裂倒退了好几步。
“好强。不愧是全世界只有二十位的圣人。”后方之水微笑道,“但是,我不止是圣人,还是神之右席。”
话音刚落,神裂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后方之水的身子一个前倾,只见他左手抓住了神裂的左肩,右手迅速握拳,挥出了一记强有力的直拳,拳头不偏不倚地击中了神裂的小腹。
“呃啊!”神裂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她感觉对方的拳头像石头一样深深地砸进了自己毫无防备的柔软的小腹中央,一瞬间剧烈的疼痛从腹腔扩散开来。
“没想到你的小腹这么柔软呢,堂堂圣人怎么会有这么弱不禁风的小腹呢?”后方之水看着面前表情痛苦的的神裂,淡淡地笑道,“哈哈哈……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后方之水收回了陷入神裂小腹的右拳,只见神裂双腿跪倒在地上,双手捂住疼痛不堪的小腹,依然不断地呻吟着。
“怎么……可能……我的腹肌……”神裂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神裂,你听说过肌肉鬆弛剂吗?”后方之水道。
“这是学园都市的黑科技?你!”神裂咬着牙问,“你什么时候下的手?”
“就在刚才呀。”后方之水微笑道,“白井黑子已经使用空间能力将药剂注射到了你体内。现在,你的腹肌一点都用不上力气,小肚子软得像一个水袋子,简直好像扒开肚皮露出内脏任凭我打一般!”
神裂很清楚,对于眼前这个可怕的后方之水来说,刚才的一拳足以打穿坚硬的木板。未经锻炼过的少女的小腹往往柔软且没有肌肉,可以说是少女普遍的弱点。然而对于目前自己只有一件单薄的高叉紧身衣保护的小腹来说,接下对手的这一拳,无疑是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怎么了?站起来啊圣人,不会这就不行了吧。”后方之水继续嘲讽道,“刚才你不还在和你的代理教皇说什么吃甜食怕长胖的事情吗?看来你对自己苗条的身材很满意啊。的确,作为你这个年纪的少女来说,你的身材保持得很好,腰部很细,小腹很平坦也没有赘肉,但是,看来你没有身为一个女战士的自觉。”
“可恶……”神裂正试图忍住疼痛,慢慢地站起。
“作为一个圣人,有时间去想着减肥却不锻炼一下自己的腹肌,真是弱得可怜。”
“少废话!……本小姐可是圣人……我不会放弃的!我还要……继续战斗……”神裂坚强地站了起来,鬆开原本捂住小腹的双手,再一次握紧刀柄準备进行第二次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神裂已经二话不说地再次沖到了后方之水面前。这一次神裂的攻击方式似乎有所改变,她猛的丢掉了刀,用双手按住对手的双肩,然后弯曲右腿并迅速地提起,对后方之水的小腹使出了一记有力的膝顶。
也许是因为后方之水刚才只顾着说话而分散了注意力,她似乎没能料到神裂这突然的一击。后方之水轻哼了一声并退后了两步,右手捂住了被神裂击中的腹部。看来在那一瞬间后方之水的腹部并没有绷紧,着实因为神裂的膝顶受到了伤害。
“呵,还有两下子。”后方之水揉了揉被打中的部位,“居然会使出膝顶,真是出乎意料,如此娇嫩的小姐就不怕弄髒了自己的脚?”
神裂依然没有放鬆警惕,提防着对手随时会发出的攻击。
“不过呢,你我实力的差距就是如此,即便你用尽全力的一击也对我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毕竟,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后方之水说道,“而且刚才的膝顶,力量还远远不够。就让我来给你示範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膝顶!”
只见后方之水一个大步就迈到神裂面前,神裂还没来得及做出防御,后方之水就双手抓住了神裂的腰,然后将神裂往上提起。同时,后方之水的右腿从后面蓄足了力,弯曲伸到前面并猛地抬起,迅速有力地克向神裂的腹部。
只听咚的一声闷响,后方之水坚硬的膝盖重重地顶在了神裂柔软的小腹中央。
“呃啊!!!”神裂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呻吟。这一击膝刺的威力大概是刚才那一拳的五倍,神裂似乎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自己的腹部直接穿过了身体。一小股胃液从神裂口中涌出,同时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哈哈,感觉如何!圣人!还没完呢!”后方之水紧接着就收回抬起的右腿,往后伸,再弯曲后用力提起,又是一记和刚才一样的膝刺,“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啊!!!!!”又是一声更加痛苦的呻吟。
“怎么样!圣人!腹部很痛吧!还远远不够呢!别忘了,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后方之水接着大笑着把神裂推到墙边,双手将神裂牢牢按在墙上并不断重複着刚才的攻击步骤,用强有力的膝顶和攻击神裂的小腹。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啊!!!!”
……
后方之水完全不给神裂喘息的机会,后方之水的膝顶不停地残忍地击打圣人神裂柔软的腹部中央。神裂面对如此强力的招招命中弱点的攻击,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神裂感觉自己的小腹从裏到外翻搅般的疼痛,却只能不断痛苦地呻吟着。
突然间,后方之水停止了攻击。
“圣人,这下你站都站不起来了吧。”停下攻击的后方之水放开了抓住的神裂,只见神裂双手马上紧紧捂住小腹,躺倒在地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但我可不一样。因为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看来游戏也差不多结束了,就让我爽快地给你最后一轮攻击吧。对了,上条当麻,五和,过来。杀掉这种程度的女战士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乾脆就让你们两个好好玩一下吧。”
后方之水说罢便站在一旁摆出了一副準备观赏的架子。
“明白了。”
五和抓起躺在地上的神裂的长髮将她提了起来,然后两只胳膊用力从后面架住了神裂的双臂,上条当麻站在神裂的前面。这样一来,只穿着白色高叉紧身衣的神裂身体的正面就完全暴露于对方的攻击範围之内了。
很快,站在神裂面前的上条当麻二话不说便挥出了双拳,两只拳头同时打在了神裂的胸部上。“呃!……”神裂还未从刚才小腹的剧痛中恢复过来,胸部就又遭到如此重重的一击,只感觉全身都疼得颤抖。如果是在平时,袭胸这种事情对女生是十分不礼貌的,但是在战斗中这是没办法的事,身为女战士就要有着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会被对手攻击的觉悟。
不过这一击对胸部的攻击只是一记问候,毕竟胸部就算再柔软也会有胸骨的保护,对身经百战的圣人的身体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但是作为一名少女,缺少锻炼的腹部就不一样了。上条当麻在攻击完神裂的胸部之后,趁神裂放鬆了对腹部的警惕,竟对着神裂的腹部使出了一阵疯狂的连续拳,两只拳头雨点般地打在了神裂柔软的腹部上,先是右勾拳,然后是上勾拳,接着是直拳。
别忘了,上条当麻的体术可是能一拳把成年人打飞的!
“呃!呃!呃啊!……”
神裂瘦弱的腹部怎能经得起如此重击!由于双手被从后面架住,神裂完全无法对自己的身体採取防御措施,只能任凭自己的弱点不停地被对手攻击。在持续了两分钟的殴打后,柔软的腹部遭受了五十拳左右的攻击的圣人神裂感觉身体一软,闭上双眼昏死了过去。
这之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是圣人的同时……”
……也是神之右席。
于是她用最后的力气,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三天后,市郊的一处地下室内。
十余人不停狂殴着神裂的肚子,疯狂的拳头一次次撞在那四块腹肌上。
“真不愧是她啊,这肚子真硬,到现在还没有攻陷。”
“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可以狂揍她的肚子,简直像做梦一样。”
“总是不吐,真烦……灌她喝水,把她的胃灌满!”
几个人强行给神裂灌下几瓶矿泉水,原本平坦紧致的上腹,也因为灌了水而变得有些微微隆起。
“继续打!让她吐!”
无数的拳头狂轰着神裂的肚子,因为胃裏充满了水,拳头的余力传进胃髒的感觉十分难受。
上条当麻连续几记狠辣的勾拳拼命闷在神裂的肚子上,然而依然无法撼动神裂的腹肌。
“还得再用那一招……”上条当麻的食指猛的刺进神裂的肚脐,在神裂的肚皮发麻无力的一瞬间,狠狠一记勾拳直接闷了进去。
噗!
装满水的胃袋受到挤压,神裂条件反射的喷出一大口水。然而下一刻,神裂就腹肌就再一次绷紧,之后无论上条当麻怎么刺激穴位,都无法再次瓦解掉。
“怎么回事……”
上条当麻还没有说完,一直暗中挣扎的神裂就将身上的绳索彻底挣掉,随后一拳打在上条当麻的脸上。
强劲的力道直接将上条当麻的脖子都扭了一圈,直到倒下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满是惊讶。
见到神裂挣脱了绳索,所有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以神裂的实力,想杀他们太容易了。
但是神裂明显以逃生为第一目的,然而刚刚打开房门,一只脚就狠狠地踹在她的肚子上,让神裂的整个身体都向后飞出几米,重重的趴在地上。
“呜呃……”一口胃液从神裂的口中呕出。
“看来你恢复的很快。”后方之水缓缓走近,看着趴在地上痛苦痉挛的神裂。
“有本事杀了我……”神裂的声音有些虚弱。
“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死的……我还要在你身上将所有虐腹的方法全都尝试一遍呢……当然,如果你全力配合我的话,兴许我可以向主人求情,放过你的五和。”后方之水将神裂拉起来,一只手捧着她的下巴。
呆滞?还是挣扎?还是犹豫?
此刻神裂的表情变换不定。
许久之后……
“我愿意配合……”神裂咬牙道。
“跪下。”后方之水开口道。
神裂犹豫了一下,随后直接跪在了后方之水面前……
下一刻,后方之水的皮鞋就狠狠地踹进了神裂的肚子裏。
一脚……两脚……
几乎每踹一脚,神裂的嘴角都会流出之前灌下的水,连续十几脚过后,神裂已经开始喷出胃液……
又是几脚过后,神裂痛苦的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口中不断的流出胃液。
“表现的不错……不过我的鞋似乎被你吐髒了,舔乾净。”后方之水继续道。
神裂的全身都在发抖,那是极度愤怒的表现。
后方之水扯住神裂的头髮,将神裂强行拉起来,随后狠狠一拳深深没入神裂的肚子。
“舒服吗?”后方之水又是一拳,整只拳头都被神裂的肚子包住,四块腹肌如同不存在一般,根本无法抵御。
神裂一口胃液直接喷在地上。
“说‘很舒服!’”后方之水喝道。
“很……很……舒服……”神裂咬牙切齿的道。
“舔乾净!”后方之水将神裂的脑袋狠狠地按在自己的皮鞋上,让她的嘴巴贴在皮鞋的表面。
“快舔!”后方之水催促道。
神裂微微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哈哈哈……她也有今天!”
“这姿态真是**啊!这就是圣人?”
“接着让这***舔一下其他东西吧?比如……嘿嘿……”
十余人一个接一个的去踩神裂的脸,踹神裂的肚子,往她的脸上吐口水,尽情践踏她的尊严。
周围的嘲笑、轻视、谩骂,一次又一次摧残着神裂,然而她没有流露出特殊的神情,只是闭着眼睛,痛苦的忍受着这一切。

几天后,学园都市据点。
“伟大的马场主人,欢迎光临。”后方之水开口道。
“我如约来了,你所说的能让我心动的礼物是什么?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心动的东西可不多。单凭你给我的那点钱,根本不痛不痒。”马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的鞋底在沙发上摩擦了几下,顿时在沙发上留下了一大团灰尘。
“跟我来。”后方之水径直往内走去。
马场吃力的挪动着一身肥膘,跟随在后方之水身后。在打开了一道又一道门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狭小的房间内。
“这是……”马场瞪大了眼睛。
房间内,神裂整个人呈大字型被铁链锁在正中央,黑色的紧身背心破碎不堪,腹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那微微发青的肚皮上隐约能够看出腹肌的轮廓。
“神裂火织。”后方之水淡淡的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女人的实力极强,是萝拉麾下的圣人!”马场失态的大喊道。
“我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
“呃……好吧。”
“而且,我知道马场主人有虐腹癖,如果是这个女人的话……我想马场主人肯定有兴趣……尤其是这个……”后方之水的手放在神裂的腹部,感受着那四块腹肌的强健,“而且还是你强大的圣人……”
“这个礼物我接受!”马场兴奋的喊道,他上前一步,抚摸着神裂的肚子,他已经可以想像以后可以玩到多尽兴了,一个强大无比的圣人,而且还是最柔软的肚子,更何况又是上条当麻的铁杆后宫之一……马场想想都觉得兴奋到想大笑!

第二天,马场私人别墅的地下室内。
这是一个极大的擂台,此刻神裂被绑在擂台的其中一根柱子上,而马场正在拼命伺候着神裂的肚子。
青紫的腹部紧紧绷着四块腹肌,虽然前一天内脏再一次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在绷紧肚子的情况下,神裂的腹肌依然不是马场所能够攻陷的。
拳头、膝盖、手肘,各种攻击砸在神裂的腹肌上。
“哈啊……不行……这肚子真硬,还是打不动。”马场喘着粗气。
“把肚子放鬆。”一旁看着的后方之水开口道。
“听到没有,把肚子放鬆,让马场主人玩玩你的内脏。”见到神裂没有反应,后方之水再次开口道。
后方之水走近之后,一只手抚摸着神裂的小腹,用英语小声在神裂耳边道:“我知道你有个朋友叫五和,你不想让你朋友和你有一样的遭遇吧?”
神裂的身体一抖,一滴汗珠顺着脖子流下,从四块腹肌的沟壑流到小腹。
“我们一般不会去为难目标的家人,但是如果逼急了的话就不好说了,你现在听话,我还不会生气,”后方之水的手逐渐上移,抚摸着那四块腹肌铠甲,“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就肯定不会为难你的朋友。”
“你听清楚了,你只是一个物品,不再是圣人了,你肚子裏的内脏就是为了给人玩的,你既然是一个沙包,就要尽到沙包的职责,现在放鬆肚子,让主人玩弄一下你的内脏……只要他玩到高兴了,说不定心情好了会放你回去和朋友团聚……”后方之水感觉到手掌下的腹肌铠甲慢慢变得不再强健,“很好,就是这样,只要主人想放你走,你就能走……到时候你也就能见到你的朋友,而且你朋友一定也很想念你吧?”
“马场主人,继续下一轮吧。”感受到神裂的肚子已经软了,后方之水开口道。
马场一记勾拳,硕大的拳头直接揍进了神裂的肚子裏。
“呃!!”神裂痛苦的低吟。
如果平时的话,像马场这种攻击很难伤到神裂的内脏,但是此刻神裂的内脏已经受到了重创,马场的每一拳都会给内脏带来极大的痛苦。
“咦?你刚刚向她说了什么?这肚子居然变得这么软?”马场惊奇的道。
“我说:我在是圣人的同时,也是神之右席。”后方之水回答道。
“真有你的……哈哈哈……圣人的内脏!我的拳头居然直接顶进了圣人的内脏裏面!”马场疯狂的大笑,又是连续数拳闷进神裂的肚子裏。
“呜哇!”神裂痛苦的微微弯腰,唾液和一部分粘液从口中流出,让马场更加兴奋。
连续数拳和手肘砸进神裂的肚子之后,马场直接又补上一脚将神裂的肚子完全踹成一张纸。
“呜哇啊!呜噗!呜呕……”一大口带血的胃液从神裂的口中喷出。
“哈哈哈!她吐了!圣人被我揍吐了!她钢铁一样的肚子被我马场攻陷了!”见到神裂吐了,马场病态的大喊道。

当天下午。
“恢复的很快嘛……真不愧是圣人阁下,肚子确实堪称铁腹……可是……”马场摸着神裂那绷紧的肌腱,脸上满是烦恼。
他并不想白白浪费力气在这钢铁腹肌上,虽然神裂的肚子伤的很重,但是一旦绷紧,马场的拳头完全无法撼动这面钢铁。
他想要的,是玩弄神裂肚子裏的内脏!拥有钢铁般腹肌的圣人、从来没有被攻陷过的铁腹以及那面铁腹的后面,从来没有被侵犯过的圣人的内脏……
能够用拳头轰击这个圣人的肚子算什么?能够肆意玩弄这种人肚子裏面的内脏才是最让人兴奋的!
看着马场那扭曲变态的眼神,神裂噁心的扭过头去。
“小宝贝,上次的体验让我睡觉都睡不好……太棒了,没想到圣人的内脏玩起来手感那么柔嫩,和你的铁腹完全不同……”马场病态的摸着神裂的腹肌,“让我再征服一次铁腹裏面的美好世界吧……”
“死胖子,不要碰我……”神裂噁心的骂道。
“马场主人是你这个沙包能骂的吗?”门口的后方之水瞬间沖过来,一只手捂住神裂的嘴巴,另一只手带着极限的速度冲击在神裂的肚子上。
“不不不,后方之水先生,我就喜欢看她骂我,这种只能骂却改变不了事实的做法,我最喜欢了。”看着神裂的嘴角流出的胃液,马场故作心疼的道。
“放鬆腹肌!”后方之水噁心的甩着手上的胃液,“能够伺候马场主人是你的荣幸!如果是别人的肚子,马场主人根本没有兴趣!”
“后方之水先生……”
马场刚刚开口,后方之水就突然递上一对铁指虎:“马场主人,我觉得这一次您可以用这个体验一下……刚刚您还说她的内脏很柔嫩,为了让圣人没有弱点,马场主人可以用这个来帮助圣人好好锻炼一下,不然要是哪一次失去了腹肌,我们的圣人不就死定了吗?”
马场接过铁指虎戴在手上,兴奋的连连点头。
“放鬆腹肌,现在马场主人好心要帮你锻炼一下内脏,圣人不但要有铁腹,内脏也要充足的锻炼一下才行……”后方之水拍了拍神裂的肚子,“放鬆,然后讨好一下马场主人!兴许第一次的锻炼,马场主人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能给你降低一点锻炼强度!不然你可能直接就会被打死的哦?作为女人,你不懂什么叫讨好吗?要像奴隶称呼主人一样!”
“请……尽情玩我……玩我肚子裏的内脏吧……”神裂闭上眼睛咬牙道。
噗!
戴着铁指虎的拳头狠狠闷进那完全放鬆的肚子裏……
“呜哇!!!”神裂痛苦的瞪大了眼睛,胃液止不住的从嘴裏流出。
坚硬的铁指虎完全捅进那伤痕累累的内脏裏,太疼了。
“我的拳头又一次进入这无人能攻陷的铁腹裏面了!我又一次征服了圣人的肚子!”马场兴奋的道。
“什么圣人……面对马场主人的拳头,根本不值一提。”后方之水淡淡的道。
马场狠狠地扭曲着拳头,用铁指虎的前端恶毒的蹂躏神裂的内脏……
虚弱至极的内脏根本受不了这种攻击,长期以来积攒的内伤瞬间全面爆发!
大口大口的血突然从神裂的口中喷出,同时她眼中的光芒迅速暗淡下来。
“住手。”后方之水突然开口道。
“我还没玩够呢……”马场下意识的道。
“再不住手的话,她就会死了哦?”后方之水的嘴角微微上翘。
“啊?嗯,差不多了。”马场注意到神裂此刻的状态后,才悻悻的收回了拳头。
后方之水手中银光一闪,瞬间捆绑住神裂的绳子被割断。
失去了绳子的支撑,神裂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
马场粗暴的一脚将神裂踢成仰面向上,那裸露的肚皮已经被折磨的不像样子,上腹四块腹肌的位置完全是紫色的了,根本看不出一点点腹肌轮廓。
“唉,这圣人已经被玩的不行了……”看到这个场景,马场自然明白这铁腹暂时已经被玩废了,“但是还没有尽兴啊,她至少也要一两天才能恢复一些吧……”
“啊,对了!圣人不是有个朋友叫五和吗?她朋友的肚子也可以玩的很尽兴吧?”
“不要!求求你……我还可以坚持,请继续玩我的肚子吧!”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神裂硬是一把抱住了马场的腿。
“哦?居然还有力气啊,圣人阁下。”马场不屑的瞥了一眼神裂,“但是你肚子已经不行了哦?”
“我还可以的!”神裂哀求道,同时努力绷紧身体,那完全变成紫色的上腹再次浮现出了浅浅的腹肌轮廓。
“哦,一向冷漠的圣人居然也会这么求人啊?”马场继续道。
“刚刚我的内脏很舒服很享受……请继续……满足我吧……”神裂轻声道。
“原来你很享受内脏被虐的感觉啊?”马场阴阳怪气的道。
神裂连连点头。
“跪下。”马场突然道。
神裂顿了一下,随后跪在马场面前。
然而下一刻,马场就狠狠一脚,如同大力抽射足球一般踢在神裂的肚子上,尖尖的皮鞋直接没入内脏裏。
“呜哇!”神裂痛苦的抱着肚子,脑袋耷拉到地上。
“如果现在你的肚子能够硬扛我十脚还不吐的话,我就继续和你玩,不然我怎么相信你的铁腹还完好无损呢?只要你的肚子满足不了我,我自然会去找你的朋友,”马场冷笑道,“当然,刚刚那脚不算。”
“没……问题……请继续……”神裂说话都有些困难。
“绷紧腹肌,如果我的脚踢进你的肚子裏面,也证明你的铁腹已经完全不行了。圣人的肚子,没那么容易被攻陷吧?”马场继续道。
“当……当然……”神裂努力绷紧腹肌,紫色的上腹浮现出的四块腹肌如磐石雕琢般整齐清晰。
“马场主人,我最后再提醒一句,再打下去,她必死无疑。”后方之水道。
“闭嘴……你没看见她肚子上的腹肌还在吗!”马场一脚抽射踹在神裂的肚子上,这一次,神裂的腹肌将马场的鞋尖牢牢的阻挡在肚皮外,但是挨了这一脚之后,神裂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接着第二脚,第三脚……
一直到踹完九脚以后,神裂全身已经满是流出的虚汗,汗珠完全打湿了全身,但是唯有那四块腹肌因为她坚定的信念,一直在牢牢的守护着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内脏。
“友谊真是伟大啊,但是这个视频想必你没有看过吧?这上面所拍的,似乎并不是你吧?”马场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
神裂努力的抬起头,然而下一刻她就愣住了。
视频上面,赫然是五和在被囚禁期间所遭遇的惨烈虐腹,无数次肚子都已经承受不住,但是还在继续被虐打,到最后的一拳几乎贯穿五和的肚子,然后就是五和吐血倒下的场景。
“不……不会的!”神裂喃喃道。
“圣人,你的注意力在哪里?还剩下一脚呢,但是你的肚子上已经看不到腹肌了啊?”马场邪笑道。
神裂这才反应过来马场的险恶用心,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那凭藉意志支撑的腹肌瓦解。
没等神裂再次绷紧腹肌,马场就已经狠狠一脚将鞋尖完全送进了神裂的肚子裏,隔着肚皮直接刺进那伤痕累累的内脏……
“呜噗!”一大口浓黑的血从神裂的口中喷出。
“已经吐了,那么按照约定,你的朋友……”马场刚刚说到一半,神裂就倒在了地上,口中不断流出丝丝的黑血。
“嗯?又昏了?算了算了,后方之水,把她带下去治疗吧,该去收拾新的女奴了,哈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